新唐書糾謬/卷17

卷十六 新唐書糾謬
卷十七
吳縝 北宋
卷十八

十七曰編次未當编辑

蕭瑀傳書太子師保等事编辑

  《蕭瑀傳》云:「晉王為皇太子,拜太子太保、同中書門下三品。帝曰:『三師以德導太子者也,禮不尊則無所取法。』乃詔師入謁,太子出門迎拜。」今案晉王之為皇太子也,太宗以司徒長孫無忌為太子太師、同中書門下三品。同三品自此始,此見於《長孫無忌傳》。以司空房喬為太子太傅,知門下省事。此見於《房喬傳》而瑀自特進為太子太保,李勣自兵部尚書為特進、太子詹事,並同中書門下三品。此見於《李勣傳》乃一時之所謂妙選者。今史欲著其事,宜於《無忌傳》備書所命師、傅、保、詹事等姓名及所除之職,次載帝所言尊敬師傅之意。至於喬、瑀、勣傳,則略陳其事,仍指諸傳以相援證,庶後世備見一時之事,此亦史體當然者也。今則太師傳内既不具載始末,而太傅、詹事傳内但各述拜官,至《太保傳》内始書其事,又不云同時拜師、傅、詹事者何人,使覽者不能推見更有師、傅、詹事,此亦記述之未允者也。

太子三太三少次序编辑

  《食貨志》:「唐世百官俸錢,會昌後不復增,今著其數,太師、太傅、太保錢二百萬,太尉、司徒、司空一百六十萬,太子太師、太保、太傅一百四十萬,太子少師、少保、少傅百萬。」今案《百官志》云:「太師、太傅、太保各一人,是為三師;太尉、司徒、司空各一人,是為三公。」;又《東宫官》:「太子太師、太傅、太保各一人,從一品;少師、少傅、少保各一人,從二品。」其次序皆如此。獨《食貨志》太子太傅、少傅反居太保、少保之下,何也?

孟詵無隱概而入隱逸傳编辑

  今案孟詵本方術養生之士也,舊書止列于《藝術傳》,且未嘗有隱概。今書乃入《隱逸傳》,莫諭其説。

李栖筠傳方清事编辑

  《李栖筠傳》云:「出為常州刺史。蘇州豪士方清因歲凶誘流殍為盜,積數萬,依黟、歙間,阻山自防,東南厭苦。詔李光弼分兵討平之。」今案方清阻亂事,《本紀》及《李光弼傳》皆不載,惟《栖筠傳》有之,及劉晏、李芃傳,略見姓名。然栖筠方是時止為常州刺史,且無討伐之職,而方清自是蘇州士豪,依阻黟、歙,詔自委李光弼討平,與栖筠無所干預,何為乃見於《栖筠傳》乎?此當載之《光弼傳》也。

僕固懷恩馬存亮賛失所附编辑

  僕固懷恩賛,而列于《陳少游傳》後,馬存亮賛而列于仇士良、楊復光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