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書糾謬/卷18

卷十七 新唐書糾謬
卷十八
吳縝 北宋
卷十九

十八曰與奪不常编辑

建定邊軍之策编辑

  《路巖傳》云:「巖為劍南西川節度使,承蠻盜邊後,巖力拊循,置定邊軍於卭州,扼大度,治故闗,取壇丁子弟教擊刺,使補屯籍。由是西山八國來朝,以勞遷兼中書令,封魏國公。」今案《南蠻傳》云:「初,李師望建言:『成都經總蠻事,曠日不能決,請析卭、蜀、嘉、眉、黎、雅、巂七州為定邊軍,建節度,制機事近且速。』天子喟然,即詔師望為節度使,治卭州。」卭距成都才五舎,巂州最南,去卭乃千里,緩急首尾不相副,而師望利專制,諱不言。此二《傳》言定邊軍利害自不同,而各載之,使後世何以取信歟?

論封建事编辑

  《宗室傳》贊云:「唐興,疏屬畢王,至太宗,稍稍降封。時天下已定,帝與名臣蕭瑀等喟然講封建事,欲與三代比隆。而魏徵、李百藥皆謂不然。百藥稱帝王自有天命,厯祚之短長,不緣封建。若乃百藥推天命,乃臆論也。」今案此贊意,蓋短百藥,以為國祚短長,本諸天命,不在乎封建之與郡縣。以為臆論,不足取也。然至於《十一宗》諸子贊,則曰:「厯數短長。自有底止。彼漢七國。晉八王。不得其效。愈速禍云。」斯言也。亦何異於百藥之論歟。

李愬李光顔平蔡之功编辑

  《李愬傳》賛曰:「平蔡功,愬為多。」今案《李光顔傳》賛曰:「世皆謂李愬提孤旅入蔡縛賊為竒功,殊未知光顔於平蔡為多也。」此二人平蔡之功皆為多,則與奪果安在乎?

韓臯有大臣器编辑

  《韓臯傳》云:「臯資質重厚,有大臣器。」今案《臯本傳》,臯為京尹,而用小人,言掊歛亟進,以希時邀寵,及百姓以旱灾受弊,則喑嘿不言。德宗,庸闇之主也,猶知其非而逐之于外。今史氏乃以為有大臣器,則古之以道事君者,固如是乎?

憲宗罷韓全義编辑

  《韓全義傳》云:「全義討蔡無功,班師過闕下,託疾不入謁,卒不見天子。去時恨帝失政,使姦人得自肆,云憲宗在藩,疾之。既嗣位,全義大懼,願入覲,不復用,以太子少保致仕卒。」今案《杜黄裳傳》云:「於是夏綏銀節度使韓全義憸佞無功,因其來朝,白罷之。」以《全義傳》言之,則是憲宗素已疾全義之姦妄,雖不因黄裳之白,亦必罷去,而《黄裳傳》則又全歸功於黄裳,而隱憲宗之疾惡,明斷史筆,與奪豈當如是乎?

嚴綬治太原事编辑

  《裴垍傳》云:「嚴綬守太原,政一出監軍李輔光,垍劾其懦,以李鄘代之。」今案《嚴綬傳》云:「綬為河東節度使,在鎮九年,尚寛惠,治稱流聞,士馬孳息,入為尚書右僕射。」然則綬治太原,在本傳則為有治迹可取,在《裴垍傳》則為無治狀而可罪。二者是非孰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