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三 新唐書糾謬 卷四
宋 吳縝 撰 江安傅氏雙鑑樓藏明刊本
卷五

新唐書紏謬卷第四

           宋咸林吳縝纂

 四曰自相違舛

  王瓌恭憲太后弟乃以爲惠安太后弟

  以三月二日爲中和日

  太宗紀享年差三歲

  杜佑所終之官與桑道茂傳不同

  明皇帝公主數多一人

  穆宗紀始封與憲宗紀異

  建王巳改名而薨時猶書故名

  謂八王史失其薨年而自有薨年可見者

  謂九王史失其系胄而自有系胄可見者

  韋雲起嘗爲麟州刺史而本傳不載且是

   時未有麟州

  虞世南傳及天文志叙星變災異事與紀

   志不同

  李源年七十四而傳以爲八十

  王同皎李多祚傳討二張處所與桓彦範

   及皇后等傳不同

  獨孤懷恩獻后之弟而以爲姪

  張鷟貶官年世相逺

  本紀書渾釋之死與傳不同

  杜求仁傳舛悮

  賢妃徐惠爲齊聃姉又爲姑

  蕭至忠傳叙蕭德言世次未明

  徐州戍兵龎勛等擅還

  誅張昕三傳各異

  劉禹錫得志時三事與别傳皆差

  張廵用兵人數悮

  王燾等世次不明

  裴寂字不同

  劉審禮傳與表不同

  虢王子次序不同

  館陶公主所尚不同

  崔良佐傳

  武攸曁傳誤

  兩傳載周䞇安太清不同

  郝玭馬璘傳不同

  蘇定方傳誤

  江夏王道宗李靖等傳不同

  劉澭入朝紀傳不同

  孔戢傳誤

  劉弘基殷開山傳誤

   王瓌恭憲太后弟乃以爲惠安太后弟

䆠者楊復恭傳云王瓌者惠安太后之弟也

 今案后妃傳懿宗凡二后一曰惠安皇后王

 氏一曰恭憲皇后王氏惠安傳則不載有弟

 瓌事至恭憲傳則載弟瓌事甚詳且又述其

 被害事與復恭傳正合然則瓌乃恭憲弟非

 惠安弟也

   以三月二日爲中和日

方技桑道茂傳云李泌病篤以三月二日中和

日强入見不能歩歸而卒

 今案李泌請以二月朔爲中和節帝悅又案

 本紀泌以三月甲辰薨是歲正月甲辰朔而

 鄴侯家傳以爲三月二日寒食而泌力疾赴

 内宴不能歩歸而卒然則泌以三月二日甲

 辰寒食日薨而道茂傳以爲中和節日則誤

 也

   太宗紀享年差三歲

太宗本紀貞觀二十三年五月己巳皇帝崩于

含風殿年五十三

 今案虞世南傳叙太宗語曰吾年十八舉義

 兵二十四平天下未三十卽大位且太宗以

 隋煬帝大業十三年起義兵是歲丁丑而太

 宗自謂年十八則是庚申歲生又太宗紀云

 大業中突厥圍煬帝鴈門詔書募兵赴援太

 宗時年十六往應募案隋書紀突厥以大業

 十一年圍煬帝于鴈門是歲乙亥而太宗年

 十六則亦是生于庚申歲以二者推較則太

 宗以庚申生無疑矣貞觀二十三年歲在己

 酉自庚申至己酉止是五十年而本紀以爲

 年五十三則悮也

   杜佑所終之官與桑道茂傳不同

桑道茂傳云杜佑終於司徒

 今案佑傳以太保致仕而終非司徒也

   明皇帝公主數多一人

公主傳明皇帝二十九女

 今案其名數乃有三十人卽不知其總凡之

 悮邪名數之悮邪然脩書而至於如此亦可

 謂疎謬矣

   穆宗紀始封與憲宗紀異

穆宗紀云始封建安郡王進遂王

 今案憲宗紀元和元年八月丁卯進封子延

 安郡王宥爲遂王卽穆宗也穆宗紀以爲建安憲

 宗紀以爲延安二者必有一悮

   建王已改名而薨時猶書故名

穆宗紀長慶元年五月丙辰建王審薨

 今案十一宗諸子傳云憲宗二十子内澧王

 惲傳末云初惲名寛深王察洋王寰綘王寮

建王審元和七年並改今名則是寛以下其

名皆改從心故審改名恪而本傳書爲建王

恪也旣於元和七年改爲恪至長慶元年

薨時猶書爲審其悮可見也

   謂八王史失其薨年而自有薨年可見

   者

十一宗諸子傳内憲宗二十子宋云凡八王史

失其薨年

 今案所謂八王者深王悰瓊王恱沔王恂㜈

 王懌茂王愔衡王憺澶王㤝榮王㥽也然案

 僖宗紀廣明元年八月癸卯榮王㥽爲司空

 是月㥽薨則是此一王薨年亦自可見而本

 傳亦謂史失之者悮也

   謂九王史失實其系胄而自有系胄可

   見者

宣宗諸子通王滋傳末云濟韶彭韓沂陳延覃

丹九王史逸其系胄云

 今案昭宗紀乾寧四年韓建所害九王内彭

 王名惕卽憲宗子沂王名禋卽昭宗子此二

 王舉其名而考其傳則皆見系胄安得一槩

 云史逸之也

   韋雲起嘗爲麟州刺史而本傳不載且

   是時未有麟州

裴寂傳云麟州刺史韋雲起告寂反

 今案雲起傳雲起未嘗爲麟州刺史亦無告

 裴寂反之事且又按地理志麟州乃開元十

 二年始置則方武德時固未有麟州也

   虞世南傳及天文志叙星變災異事與

   紀志不同

虞世南傳云貞觀八年進封永興縣公㑹隴右

山崩大虵屢見山東及江淮大水後星孛虚危

歷氐餘百日帝訪羣臣世南曰云云又天文志

貞觀八年八月甲子有星孛于虚危歷玄枵

乙亥不見

 今案帝紀貞觀八年七月隴右山崩八月甲

 子有星孛于虚危五行志云貞觀八年七月

 隴右山摧又云八年七月山東江淮大水又

 云隴右大虵屢見凡此所云卽虞世南傳及

 天文志所書之事也其大節如山摧虵見大

 水星變雖巳僅同至於間有違舛則不能使

 人無疑何者如世南傳云星孛虚危歷氐餘

 百日而天文志云甲子星孛于虚危至乙亥

 不見則止十二日爾此一可疑也自氐至虚

 危凡歷大火析木星紀玄枵四辰卽未知十

 二日之間果能徧歷歟此二可疑也又云星

 孛虚危歷玄枵夫虚危卽玄枵之次今云孛

 虚危又云歷玄枵此三可疑也以是觀之則

 志傳必有誤者矣

   李源年七十四而傳以爲八十

李源傳略云源八歲家覆俘爲奴轉側民間長

慶初年八十矣御史中丞李德裕表薦源絶心

禄仕五十餘年

 今案明皇帝本紀天寶十四載十二月丁酉

 安禄山䧟東京留守李憕死之是歲乙未而

 源年八歲則是生于天寶七年戊子也至長

慶元年辛丑止七十四歲爾其長慶盡四年

 又歷敬宗寶歷元年二年文宗太和

 元年源始八十歲然則旣云八歲家覆又

 云長慶初年八十此二者必有一誤况德裕

爲中丞正長慶時時源實未八十矣

   王同皎李多𧙓傳討二張處所與桓彦

   範及皇后等傳不同

王同皎傳云趨長生殿太后所李多𧙓傳亦同

 今案桓彦範傳云時武后處迎仙宮之集仙

 殿又武后及張易之傳皆云迎仙院未知孰

 是

   獨孤懷恩獻后之弟而以爲姪

孤懷恩傳云元正皇后弟也懷恩之㓜隋文

帝獻皇后以姪養宫中

 今案元正皇后卽高祖之母而高祖紀云隋

 文帝獨孤皇后高祖之從母也由此言之則

 元正后與隋文獻后乃姉妹而懷恩則弟也

 安得謂之姪哉

   張鷟貶官年世相逺

張薦傳略云鷟字文成證聖中天官侍郞劉竒

以鷟及司馬鍾爲御史開元初御史李全劾鷟

多口語訕短時政貶嶺南武后時中人馬仙童

䧟黙啜問文成安否答曰近自御史貶官曰國

有此人不用無能爲也

 今案武后證聖元年乙未明皇帝開元元年

 癸丑相去一十九年而鷟仍爲御史此巳可

 疑且又鷟旣於開元初以御史貶官矣何縁

 復云武后時馬仙童曰近自御史貶官歟此

 一節前後乖舛全不可考

   本紀書渾釋之死與傳不同

渾瑊傳云父釋之有才武從朔方軍積戰多累

遷開府儀同三司試太常卿寧朔郡王廣德中

與吐蕃戰没

 今案代宗紀廣德二年二月辛未僕固懷恩

 殺朔方軍節度留後渾釋之又釋之本傳云

 李光弼保河陽釋之以朔方都知兵馬使爲

 禆將進寧朔方節度留後僕固懷恩之走聲

 爲歸鎭釋之曰是必衆潰將拒之其甥張韶

 曰彼如悔禍還鎭渠可不納釋之信之乃納

 懷恩懷恩巳入使韶殺釋之牧其軍紀傳所

 載如此而與瑊傳不同未知孰是

   杜求仁傳舛誤

杜求仁傳云求仁與徐敬業舉兵爲興復府左

長史死于難

 今案徐敬業傳求仁爲匡復府右長史與求

 仁傳不同未知孰是

   賢妃徐惠爲齊聃姉又爲姑

徐齊聃傳云高宗時姑爲帝婕妤子堅傳末又

云齊聃姑爲太宗充容仲爲高宗婕妤

 今案后妃傳云太宗賢妃徐惠太宗召爲才

 人再遷充容卒贈賢妃惠之弟齊聃子堅皆

 以學聞女弟爲高宗婕妤然則徐齊聃在本

 傳則爲賢妃婕妤之姪而堅爲姪孫在賢妃

 傳則齊聃乃賢妃婕妤之弟而堅乃姪也未

 知何者爲是

   蕭至忠傳叙蕭德言世次未明

蕭至忠傳云祖德言祕書少監

 今案宰相世系表德言乃忠之曽祖其世次

 甚明又德言傳亦謂至忠爲曽孫此必可信

 今至忠傳止以德言爲祖則誤也

   徐州戍兵龎勛等擅還

康承訓傳云咸通中南詔復盗邊武寧兵七百

戍桂州六歲不得代列校許佶趙可立因衆怒

殺都將詣監軍使丐糧鎧北還

 今案崔彦曾傳云初蠻㓂五管䧟交趾詔節

 度使孟球募兵三千徃屯以八百人戍桂林

舊制三年一更至期請代而彦曾親吏尹戡

徐行儉貪不恤士乃議廪賜乏請無登兵復

 留屯一年戍者怒殺都將王仲甫脅糧料判

 官龎勛爲將取庫兵剽湘衡虜丁壯合衆千

 餘北還然則康承訓傳以爲武寧兵七百戍

 桂林六歲不得代而作亂崔彦曾傳則以爲

 八百人戍三年請代以復留一年故怒而作

 亂此二者所載不同未知孰是

   誅張昕三傳各異

高固傳云李懷光反使邠寧留後張昕將兵萬

人先趣河中固在行乃伺間入帳下斬昕首以

徇拜檢校右散𮪍常侍前軍兵馬使

 今案楊朝晟傳云李懷光反韓㳺瓌退保邠

 寧賊黨張昕守邠州大索軍實多募士欲潜

 歸之朝晟父懷賓爲㳺瓌將夜以數十𮪍斬

 昕及同謀者㳺瓌遣懷賓告行在德宗勞問

 授兼御史中丞又案韓㳺瓌傳云懷光檄假

 㳺瓌邠州刺史欲因張昕殺之㳺瓌旣失兵

 不知所圖有客劉南金說之㳺瓌馳入邠說

 昕昕不聽㳺瓌移疾不出隂結其將高固等

 㳺瓌伏甲先起高固等應之斬昕首以聞且

 張昕之死不過止在一人之手又其先必有

 主其謀者今此則不然在高固傳則以爲固

 伺間斬昕在楊朝晟傳則以爲楊懷賓以夜

斬昕在韓㳺瓌傳則以爲㳺瓌伏甲先起而

高固應之乃斬昕其主謀及致殺者果在何

 人爲史如此使後人何所信乎

   劉禹錫得志時三事與别傳皆差

劉禹錫傳云王叔文引禹錫及柳宗元與議禁

中所言必從擢屯田貟外郞判度支鹽鐵案頗

憑籍其𫝑多中傷士若武元衡不爲宗元所喜

下除太子右庶子

 今案武元衡傳云爲御史中丞順宗立王叔

 文使人誘以爲黨拒不納俄爲山陵儀仗使

監察御史劉禹錫求爲判官元衡不與叔文

滋不恱數日改太子右庶子然則元衡下遷

庶子乃以忤叔文禹錫之故非爲柳宗元不

 喜此其事與禹錫傳不同者一也

又云御史竇羣劾禹錫挾邪亂政羣卽日罷

 今案竇羣傳云德宗時遷侍御史至順宗時

 羣不附王叔文欲逐之韋執誼不可而止憲

 宗立轉膳部貟外郞兼侍御史知雜則當

 王叔文禹錫等黨方盛時羣亦未嘗罷御史

 此其事與禹錫傳不同者二也

又云韓臯素貴不肯親叔文等斥爲湖南觀察

使

 今案韓臯傳云入拜尚書右丞王叔文用事

 臯嫉之謂人曰吾不能事新貴從弟曅以告

 叔文叔文怒出爲鄂岳蘄沔觀察使觀此則

 臯所忤者叔文及其一黨之人不獨止禹錫

 而已此事當載之叔文傳中乃可非禹錫傳

 之所當書也且臯之岀自爲鄂岳蘄沔觀察

 又非湖南此其事與禹錫傳不同者三也噫

 如禹錫者固非良士而又朋附小人竊弄威

 柄方其得志之秋朋黨構扇變故易常妄相

 進擢旣不叶天下之望宜爲正人之所疾惡

 意其當日施爲恣橫者不止此數事而已然

 當時史臣不能摭其信實之事筆之簡策止

 綴拾微末一二且又差舛不同不唯無以見

 其過惡之迹而又使後世疑其事之不然此

 最爲可惜也

   張廵用兵人數誤

忠義張廵傳贊云以疲卒數萬

 今案廵所用戰兵止數千不滿萬人贊之所

 云誤矣

   王燾等世次不明

王珪傳及酷吏王旭傳皆云燾及旭乃珪之孫

 今案宰相世系表則二人皆珪之曾孫未知

 孰是

   裴寂字不同

裴寂傳云寂字玄眞

 今案宰相世系表則字眞玄未知孰是

   劉審禮傳與表不同

劉審禮傳云子殆庶又云易從爲彭城長史

 今案宰相世系表殆庶易從爲漢州長史未

 知孰是

   虢王子次序不同

虢王鳯傳云七子次子茂融

 今案宗室世系表鳯止六子而茂融第四未

 知敦是

   館陶公主所尚不同

酷吏崔器傳云曾祖恭禮尚館陶公主

 今案公主傳高祖女眞定公主嫁崔恭禮又

 館陶公主下嫁崔宣慶今器傳乃云恭禮尚

 館陶未知是孰

   崔良佐傳

藝文志崔良佐三國春秋注云良佐深州安平

人日用從子

 今案崔日用傳乃滑州靈昌人而又崔元翰

 傳述良佐云與日用從昆弟也此二傳鄕里

 宗族與藝文志不同未知孰是然以宰相世

 系表考之則良佐乃日用之再從姪以是言

 之則從子者是而從昆弟者誤歟

   武攸曁傳年號誤

武攸曁傳云中宗時拜司徒復王定延秀之誅

降楚國公景龍中卒

 今案武延秀傳延秀以韋后敗時與安樂公

 主同斬則是景龍四年六月中事也是歲六

 月壬午韋后殺中宗甲申改元唐隆庚子臨

 淄王以兵誅韋氏及安樂公主武延秀等甲

 辰睿宗卽位七月己巳改元景雲由是言之

 延秀旣誅之後何縁復有景龍年號乎

   兩傳載周贄安太清不同

李光弼傳河陽北城之戰賊衆奔敗禽周摯

 今案史思明傳云時周贄以後軍屯福昌駱

 恱惡其貳乃殺䞇䞇摯雖不同其實一人也且周䞇已爲

 光弼所禽何縁復從思明領軍屯福昌而爲

 駱恱所殺歟

又光弼傳云安太清襲懷州守之光弼令郝廷

玉由地道入懷州得其軍號登陴大呼王師乘

城禽太清楊希仲送之京師獻俘太廟侯仲莊

傳亦云禽安太清

 今案史思明傳云使安太清取懷州以守光

 弼攻之太清降又案哥舒曜傳亦云降安太

 清光弼仲莊傳言禽而思明曜傳言降未知

 孰是

   郝玼馬璘傳不同

郝玼傳云貞元中爲臨涇鎭將常從數百𮪍出

野還說節度使馬璘曰臨涇扼洛口其川饒衍

利畜牧其西走戎道曠數百里皆流沙無水草

願城之爲休養便地玼出或謂璘曰玼言信然

公所以蒙恩大幸以邊防未固也上心日夜念

此故厚於公若用玼言則邊巳安尚何事爲璘

遂不聽

 今案馬璘傳云徙涇原節度使大曆八年

 蕃内㓂璘與渾瑊擊破之十二年卒於軍是

 歲丁巳今玼傳云貞元中說馬璘而貞元元

 年歲在乙丑則是時璘卒巳九年矣玼安得

 與璘有言哉此可疑者一也案璘傳云在涇

 八年繕屯壁爲戰守具令肅不殘人樂爲用

 虜不敢犯今郝玼傳所言乃如此則正與璘

 傳相反此可疑者二也案舊書玼傳則云臨

 涇地居險要當虜要衝白其帥帥不從則是

 舊史未嘗以爲馬璘未審新書何由指以爲

 馬璘此可疑者三也

   蘇定方傳悮

蘇定方傳云至恒篤城欲殺降胡取貲定方一

不取太宗知之

 今案本紀此乃高宗顯慶元年九月事今云

 太宗則悮也

   江夏王道宗李靖等傳不同

江夏王道宗傳云助李靖破虜親執頡利可汗

 今案李靖及突厥傳禽頡利者張寶相也而

 道宗傳以爲道宗親執未知孰是

   劉澭入朝紀傳不同

德宗本紀貞元八年十一月幽州盧龍軍節度

使劉濟及其弟瀛州刺史澭戰于瀛州澭敗奔

于京師

 今案澭傳云澭怦次子濟母弟怦得幽州病

 且死澭輙以父命召濟於莫州濟嗣總軍事

 德澭之讓以爲瀛州刺史有如不諱許代巳

 乆之濟自用其子爲副大使澭不能無恨因

 請以所部爲天子戍隴悉發其兵千五百馳

 歸京師無一卒敢違令者其事與紀全異未

 知何者爲是

   孔戢傳悮

孔戢傳云初父死難詔與一子官補修武尉不

受以讓其兄戡

 今案死難者巢父傳則以戣戡戢爲從子又

 案宰相世系表戣戡戢實巢父兄岑父之子

 是則非巢父之子審矣今戢傳乃指巢父爲

 父則甚悮矣

   劉弘基殷開山傳誤

劉弘基傳云討薛舉戰淺水原八緫管軍皆没

唯弘基軍戰力矢盡爲賊拘仁杲平乃克歸

殷開山傳云從秦王討薛舉會王疾甚臥營委

軍於劉文靜誡曰賊方熾邀速戰利公等母與

爭糧盡衆枵乃可圖開山銳立事說文靜曰王

屬疾憂公弗克濟故不欲戰今宜逗機制敵無

專以賊遺王也請勒兵以怖之遂戰析墌爲舉

所乘遂大敗下吏當死除名爲民

 今案析墌城名也殷開山傳及地理志以爲

 析墌而薛舉及仁杲傳則以爲高墌未知孰

 是今以紀傳考之薛舉自唐得長安之後至

 於仁杲降太宗之時與唐兵前後凡五戰雖

 紀傳多不載其地名然徐叅考亦可槩見自

 高祖初入關義寧元年舉入㓂扶風爲秦王

 所破此第一戰也此不書于高祖紀而見于太宗紀并舉本傳

 德元年六月舉又㓂涇州秦王西討屯于高

 墌王臥疾而長史劉文靜殷開山等觀兵於

 高墌爲舉所大敗死者十六大將募容羅睺

 李安逺劉弘基皆没王還京師舉抜高墌將

 趨長安而病死此第二戰也此見于高祖太宗紀及薛舉傳

 是年八月辛巳舉卒己丑秦王復西討屯于

 高墌相持六十餘日九月甲寅秦州揔管竇

 𮜿及仁杲戰敗績此第三戰也此見于高祖太宗紀

 與長平王叔良戰于百里細川而執劉感此

 第四戰也此見于叔良及劉感傳十一月己酉秦王敗

 仁杲於淺水原徑圍其城遂降之此第五戰

 也此見于高祖太宗紀仁杲傳此五戰地名人名及勝負

 粗可考矣若劉文靜殷開山之敗乃高墌也

 而開山傳則以爲折墌悮矣淺水原之戰仁

 杲將宗羅睺敗走太宗急追夜半圍之遲明

 而仁杲降而弘基傳乃以爲八揔管軍皆没

 一何舛謬之甚乎此最爲大悮也案薛舉傳

 則弘基之没亦高墌之戰耳夫淺水原乃太

 宗戰勝之地遂追奔逐北使仁杲不及計而

 降SKchar嘗有八揔管敗没者乎此史氏殊不考

 究之故也高墌析墌皆城名高墌屬寧州定

 平縣析墌屬涇州安定縣地旣近而名相𩔖

 故易於舛悮唯弘基傳有淺水原戰没之說

 爲謬最甚矣

新唐書紏謬卷第四   海虞趙開美校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