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語 (四部叢刊本)/卷下

卷上 新語 卷下
漢 陸賈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弘治刊本

新語卷下

       漢中大夫陸 賈 撰

  資質第七 至徳第八 懐慮第九

  本行第十 明誡十一 思務十二

   資質第七

質羙者以通為貴才良者以顯為能何以言

之夫楩柟豫章天下之名木生於深山之中

産於溪谷之傍立則為太山衆木之宗仆則

為萬世之用浮於山水之流出於㝠SKchar之野

因江河之道而逹扵京師之下因於斧斤之

功舒其文彩之好精捍直理宻緻博通䖝蝎

不能穿水濕不能傷在髙柔軟入地堅彊無

膏澤而光(⿰氵閠)生不尅畫而文章成上為帝王

之御物下則賜公卿庶賤不得以備噐械𨳲

絶以闗梁及隘於山阪之阻隔於九𡵻之隄

仆於嵬崔之山頓於窅SKchar之溪𣗳䝉籠蔓延

而無間石崔嵬嶄岩而不開廣者無舟車之

通狹者無步檐之蹊商賈所不至工匠𠩄不

窺知者所不見見者𠩄不知功弃而徳亡腐

朽而枯傷轉於百仞之壑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然而獨僵當斯

之時不如道傍之枯楊𡻭𡻭詰屈委曲不同

然生扵大都之廣地近扵大匠之名工則材

噐制斷規矩度量堅者𥙷朽短者續長大者

治罇小者治觴飾以丹漆斁以明光上備太

牢春秋禮庠褒以文彩立禮矜荘冠帶正容

對酒行觴卿士列位布陳宫堂望之者目眩

近之者鼻芳故事𨳲之則絶次之則通抑之

則沉興之則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䖏地楩梓賤扵枯楊徳羙非

不相絶也才力非不相懸也彼則槁枯而逺

弃此則為宗廟之器者通與不通亦如是也

夫窮澤之民㩀犂嗝報之士或懐不覊之才

身有堯舜臯陶之羙綱紀存乎身萬世之術

蔵於心然身不用扵世者缺二之通故也夫

公卿之子弟貴戚之黨友雖無過人之才然

在尊重之位者輔助者强餙之者巧靡不逹

也昔扁鵲居宋得罪於宋君出亡之衛衛人

有病将死者扁鵲至其家欲為治之病者之

父謂扁鵲曰吾子病甚篤将為迎良醫治非

子所能治也退而不用乃使靈巫求福請命

對扁鵲而呪病者卒死靈巫不能治也夫扁

鵲天下之良醫而不能與靈巫争用者知與

不知也故事求逺而失近廣蔵而狹弃斯之

謂也昔宫之竒為虞公畫計欲辭晉獻公璧

馬之賂而不假之夏陽之道豈非金石之計

哉然虞公不聴者惑於𭹀恠之寳也鮑丘之

徳行非不髙於李斯趙髙也然伏𨼆於嵩廬

之下而不録扵世利口之臣害之也凢人莫

不知善之為善惡之為惡莫不知學問之有

益扵已怠戯之無益扵事也然而為之者情

欲放溢而人不能勝其志也人君莫不知求

賢以自助近賢以自輔然賢聖或𨼆扵田里

而不預國家之事者乃觀聴之臣不明扵下

則閉塞之譏歸於君閉塞之譏歸於君則忠

賢之士弃扵野忠賢之士弃於 野則佞臣

之黨存扵朝佞臣之黨存扵朝則下不忠扵

君下不忠扵君則上不明扵下上不明扵下

是故天下所以傾覆也

   至徳苐八

夫欲建國疆威辟地服逺者必得之扵民欲

立功興譽垂名流光顯榮華者必取之扵身

故㩀萬乗之國持百姓之命苞山澤之饒主

士衆之力而功不在扵身名不顯於世者乃

統理之非也天地之性萬物之𩔗儴道者衆

歸之恃刑者民畏之歸之則附其側畏之則

去其域故設刑者不厭輕為徳者不厭重行

罰者不患薄布賞者不患厚所以親近而致

䟱逺也夫形重者則身勞事衆者則心煩心

煩者則刑罰縦横而無所立身勞者則百端

廽邪而無所就是以君子之為治也塊然若

無事𡨜然若無聲官府若無吏亭落若無民

閭里不訟於巷老㓜不愁扵庭近者無所議

逺者無𠩄聴郵驛無夜行之吏郷閭無夜名

之征犬不夜吠烏不夜鳴老者息於堂丁壮

者耕耘於田在朝者忠扵君在家者孝於親

於是賞善罰惡而(⿰氵閠)色之興辟雍庠序而教

誨之然後賢愚異議㢘鄙異科長㓜異莭上

下有差強弱相扶小大相懷尊卑相承鴈行

相随不言而信不怒而威豈恃堅甲利兵深

刑刻法朝夕切切而後行哉昔晉厲齊荘楚

靈宋襄秉大國之權杖衆民之威軍師橫出

𨹧轢諸侯外驕敵國内克百姓隣國之讐結

於外臣下之怨積扵内而欲建金石之功終

傳不絶之世豈不難哉故宋襄死於泓水之

戰三君弑於臣子之手皆輕用師而尚威力

以至扵斯故春秋重而書之嗟嘆而傷之是

三君皆強其盛而失國急其刑而自賊斯乃

去事之戒来事之師也魯荘公一年之中以

三時興築作之役規固山林草澤之利與民

争田漁薪菜之饒刻桷丹楹昡曜靡麗𭣣十

二之稅不足以供囬邪之欲饍不用之好以

缺一婦人之目財盡扵驕滛人力罷於不急上

困扵用下飢於食乃遣臧孫辰請缺二於齊

倉廪空匱外人知之於是為宋陳衛所伐賢

臣出叛臣亂子般殺而魯缺二公子牙慶父

之属敗上下之序亂男女之别継位者無所

㝎逆亂者無所懼扵是齊桓公遣大夫髙子

立僖公而誅夫人逐慶父而還季子然後社

稷復存子孫反業豈不謂㣲弱者哉故為威

不強還自亡立法不明還自傷魯荘公之謂

也故春秋榖

   懐慮苐九

缺二慮者不可以立計持两端者不可以定

威故治外者必調内平逺者必正近綱缺一

下勞神八極者則憂不存扵家養氣治性思

通精神延夀命者則志不缺一扵外㩀土子民

國治衆者不可以圖利治産業則教化不

行而政令不従蘇秦張儀身尊扵位名顯扵

世相六國事六君威振山東横說諸侯國異

辤人異意欲合弱而制彊持横而御縦内無

堅計身無定名功業不平中道而廢身死扵

凢人之手為天下所笑者乃由辭語不一而

情欲放佚故也故管仲相桓公詘莭事君專

心一意身無境外之交心無欹斜之慮正其

國如制天下尊其君而屈諸侯權行扵海内

化流於諸夏失道者誅秉義者顯舉一事而

天下従出一政而諸侯靡故聖人執一政以

繩百姓持一槩以等萬民所以同一治而明

一綂也故天一以大成數人一以缺一成倫楚

靈王居千里之地享百邑之國不先仁義而

尚道徳懐竒𠆸缺四隂陽合物恡作乾谿之

䑓立百仞之髙欲登浮雲窺天文然身死扵

缺三魯莊公㩀中土之地承聖人之後不

脩周公之業継先人之體尚權杖威有萬人

之力懐兼人之强不能存立子紏國侵地奪

以洙泗為境夫世人不學詩書行仁義缺一

人之道極經藝之深乃論不驗之語學不然

之事圖天地之形說灾變之異缺二王之法

異聖人之意惑學者之心移衆人之志指天

畫地是非世事動人以邪變驚人以竒恠聴

之者若神視之者如異然猶不可以濟扵厄

而度其身或觸罪缺二法不免扵辜戮故事

不生扵法度道不本扵天地可言而不可行

也可聴而不可傳也可缺一翫而不可大用也

故物之𠩄可非道之𠩄宜道之𠩄宜非物之

𠩄可是以制事者不可缺一設道者不可通目

以精明耳以主聴口以别味鼻以聞芳手以

之持足以之行各受一性不得两兼兼則心

惑二路者行窮正心一堅乆而不忘在上不

逸為下不傷執一統物雖寡必衆心佚情散

雖髙必崩氣泄生疾夀命不長顛倒無端失

道不行故氣感之符清㓗明光情素之表恬

暢和良調宻者固安静者祥志定心平血脉

乃彊秉政圖缺一两失其中方戰士不耕朝士

不啇邪不奸直圎不亂方違戾相錯撥㓨難

匡故欲理之君閉利門積徳之家必無災殃

利絶而道著武讓而徳興斯乃持乆之道常

行之法也

   本行苐十

缺二徳為上行以仁義為本故尊於位而無

徳者黜富於財而無義者刑賤而好徳者尊

貧而有義者榮叚干木徒步之士脩道行徳

魏文侯過其閭而軾之夫子陳蔡之厄豆飯

菜𦎟不足以接餒二三子布𡚁褞𫀆不足以

避寒倥𬾠屈厄自䖏甚矣然而夫子當於道

二三子近扵義自布衣之士上缺一天子下齊

庶民而累其身而匡上也及閔周室之衰㣲

禮義之不行也厄挫頓仆厯說諸侯欲匡帝

王之道反天下之政身無其立而世無其主

周流天下無𠩄合意大道𨼆而不舒羽翼摧

而不申自缺三深授其化以厚終始追治去

事以正来世案紀圖録以知性命表定六藝

缺三善惡不相干貴賤不相侮強弱不相

SKchar賢與不肖不得相踰科苐相序為萬缺三

而不絶功傳而不衰詩書禮樂為得其𠩄乃

天道之𠩄立大義之𠩄行也豈以缺二威耶

夫人之好色非脂粉𠩄能餙大怒之威非氣

力所能行也聖人乗天威合天氣承天功象

天容而不與為功豈不難哉夫酒池可以泛

舟糟丘可以望逺豈貧扵財哉統四海之權

主九州之衆豈弱於力哉然功不能自存威

不能自守非為貧弱乃道徳不存乎身仁義

不加於天下也故察扵財而昬扵道者衆之

𠩄謀也果於力而寡扵義者兵之𠩄圖也故

君子篤於義而薄扵利敏扵事而愼扵言所

缺三功徳也故曰不義而富且貴扵我如浮

雲夫身帶璧玉庸環佩服府蔵珍缺四酌舍

銀刻鏤可以夸小人非所以厚扵已而濟扵

事也髙臺百仞金缺四𬖄雕飾𠩄以疲百姓

之力非𠩄以扶弱存亡者也故聖人卑宫室

而髙道徳缺二服而謹仁義不損其行以増

其容不SKchar其徳以飾其身國不興無事之功

家不蔵無用之器𠩄以稀力𭛠而省貢獻也

璧玉珠璣不御扵上則翫好之物弃於下雕

刻綪𦘕不納扵君則滛伎曲巧絶扵民夫釋

農桑之事入山海採珠璣求瑶琨探沙谷捕

翡翠 缺一字瑇𤦛搏犀象消䈥力散布泉以極耳

目之好以快滛邪之心豈不謬哉未見先道

而後利近徳而逺色者也

   明誡苐十一

缺二政可以及逺臣䔍扵信可以致大何

以言之湯以七十里之封而升帝王之位周

公以缺四比徳扵五帝斯乃口出善言身行

善道之𠩄致也安危之効吉㐫之缺一一出扵

缺二之道成敗之驗一起於行堯舜不易

日月而興桀紂不易星辰而亡天道不改而

人道易也夫持天地之政操四海之綱缺二

不可以失度動作不可以離道謬誤出扵口

則亂及萬里之外况刑及無罪於獄而殺及

辜於市乎故世衰道亡非天之𠩄為也乃

國君者有𠩄取之也惡政生扵惡氣惡氣生

扵災異蝮虫之類随氣而生虹蜺之属囙政

而見治道失扵下則天文度於上惡政流於

民則䖝災生扵地賢君智則知随變而改縁

𩔗而試思之於缺三變聖人之理㤙及昆䖝

澤及草木乗天SKchar而生随寒暑而動者莫不

缺四傾耳而聴化聖人察物無𠩄遺失上

及日月星辰下至鳥獸草木昆䖝缺三鷁之

退飛治五石之𠩄隕𠩄以不失纎㣲至於鴝

鵒来冬多麇言鳥獸之類缺三也十有二月

李梅實十月殞霜不煞菽言寒暑之SKchar失其

莭也鳥獸草木尚欲各得其𠩄綱之以法紀

之以數而况扵人乎聖人承天之明正日月

之行録星辰之度因天地之利等髙下之宜

設山川之便平四海分九州同好惡一風俗

易曰天垂象見吉㐫聖人則之天出善道聖

人得之言御占圖暦之變下衰風化之失以

匡衰盛紀物定世後無不可行之政無不可

治之民故曰則天之明囙地之利觀天之化

推演萬事之類散之於缺二之間調之以寒

暑之莭養之以四時之氣同之以風雨之化

故絶國異俗莫不知缺三樂則歌哀則哭盖

聖人之教𠩄齊一也夫善道存於身無逺而

不至惡行著扵缺三而不去周公躬行禮義

郊祀后稷越裳奉貢重譯而臻麟鳯草木縁

化而應殷紂缺二㣲子弃骨肉而亡行善則

鳥獸恱行惡則臣子恐是以明者可以致逺

鄙者可以缺一近故春秋書衛侯之弟鱄出奔

晉書鱄骨肉之親弃大夫之位越先人之

境附他人之域窮渉寒飢織履而食不明之

効也

   思務第十二

夫長扵變者不可窮以詐通於道者不可驚

以恠審扵辭者不可惑以言逺扵義者不可

動以缺一是以君子廣思而愽聴進退循法動

作合度聞見欲衆而采擇欲謹學問欲缺四

欲敦見邪乃知其直觀花乃知其實目不滛

炫燿之色耳不亂阿缺六字之以晉楚之富

而志不回談之以喬松之夀而行不易然後

能一其道而定其操缺六字功凢人則不然

目放於冨貴之榮耳亂於不死之道故多弃

其𠩄長而求其所短得其𠩄亡而失其𠩄有

是以吳王夫差知度艾𨹧之可勝而不悟勾

踐将以破㐫也故缺二或見一利而䘮萬機

求一福而致萬禍夫學者通於神靈之變化

曉於天地之開闔缺三弛張性命之短長冨

貴之𠩄在貧賤之𠩄亡則手足不勞而耳目

不亂思慮不缺一計策不誤上訣是非扵天文

其次定狐疑於世務興有𠩄㩀轉移有𠩄守

故道缺五字事可法也昔舜禹囙盛而治世

孔子承衰而作功聖人不空出賢者不虗生

缺六字而歸於善斯乃天地之法而制其事

則世之便而設其義故聖人不必同道缺六

好者不必同色而皆羙醜者不必同状而

皆惡天地之数斯命之象也日缺八字 八

宿並列各有𠩄主萬端異路千法異形聖人

因其勢而調之使小大不得相缺一方圓不得

相干分之以度紀之以莭星不晝見日不夜

照雷不冬發霜不夏降臣不SKchar君則隂不侵

陽盛夏不暑隆冬不霜黒SKchar苞日彗星揚光

虹蜺冬見蟄虫夏蔵熒惑亂宿衆星失行聖

人因天變而正其失理其端而正其本堯承

蚩尤之失而思欽缺三字君子見惡扵外則

知變於内桀紂不 缺一字則湯武不仁才惑於衆

非者而攺之於缺七字 亂 之扵朝廷而匹

夫治之於閨門是以接輿老菜𠩄以避世於

缺五字而逺其尊也君子行之於幽閒小

人厲之扵士衆老子曰上徳不徳缺六字

也夫口誦聖人之言身學賢者之行乆而不

弊勞而不廢雖未為君缺六字已孔子曰行

夏之時乗殷之輅服周之冕樂則韶舞放鄭

聲逺佞人缺三道而行之於世雖非堯舜之

君則亦堯舜也今之為君者則不然治不法

缺三而曰今之世不可以道徳治也為臣者

不師稷契周公之政則曰今之民不可以

為子者不執曽閔之賢朝夕不休盡莭不

倦則曰家人不敦也學者無缺四晝夜不懈

循禮而動則曰世𠩄不行也自人君至于庶

人未有法聖人缺五字為善者寡為惡者衆

易曰豐其屋蔀其家闚其户閴其無人缺四

治之耳故仁者在位而仁人来義士在朝而

義士至是以墨子之門多缺四之門多道徳

文武之朝多賢良秦王之庭多不祥故善者

必有𠩄缺三惡者必有𠩄因而来善惡不空

出禍福不妄作唯心之𠩄向志之𠩄行而已


新語卷下

  新語三卷凡十二篇漢大中大夫楚人

  陸賈譔賈以客従髙帝定天下名有口

  辨其論秦漢之失得古今之成敗尤為

  明備髙帝雖輕士善罵不事詩書而獨

  於賈之語毎奏稱善盖前此固帝之𠩄

  未聞也惜其書歳乆殘闕人間少有蔵

  者予同年李君仲陽宰淛之桐郷嘗得

  其本鋟之扵木昔人謂文章與時髙下

  質而不俚必曰先秦西漢此書殆其一

  也然則李君之行之者豈直取其文辭

  之古而其失得成敗之論固有國有家

  者之當鍳也弘治壬戌九月十有一日

  前進士吴郡都 穆 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