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方望溪先生全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一

卷第十 方望溪先生全集 卷第十一
清 方苞 撰清 蘇惇元 撰年譜 景上海涵芬樓藏戴氏刊本
卷第十二

望溪先生文集卷十一

 墓誌銘

  尹元孚墓誌銘

蠡吾李塨剛主嘗言北方少俊不肎自混於俗者博野

有尹元孚余心識之而無因緣會合乾隆二年春元孚

自淮南入覲再過吾廬終未得面以

聖天子大孝實行三年之喪余時領

武英殿修書事請於二親王就直廬持服時未再期余

不出元孚無公事不得入也五年春自河南入爲副都

御史始得相見方是時元孚通籍已十餘年顯功名於

襄漢兩淮開府河南海內賢士大夫計數大府中人物

指再三屈則必及焉而元孚深愧不能有所樹立以負

天子特達之知蓋少孤貧太夫人口授論語卽知孔子

之言不可違悖旣長篤信程朱之書謂治法不本於三

代皆苟道故自服官日取漢唐以來代不數見之人以

自律故自視(⿱艹石)粥粥無能者一旦入長御史爲耳目之

司竊幸得自展布而太夫人老疾不能就養京師未數

月卽以終養吿歸居五年太夫人考終服未闋

天子豫虛少司空職以待之及赴

闕未踰旬

特命視學江南十二年秋涖金陵八月朢前六日諸生

旣入棘闈質明操几席杖屨徒步造淸涼山下潭亭余

尙未起童奴白有客徑入不知其爲大人也及相見北

面再拜曰曩在京師母命依門牆先生固執不宜使眾

駭遽今里居無嫌且身未及門心爲弟子久矣𫎇授喪

服或問吾母之終寢處食飮言語得無大悖成身之德

豈有旣乎時余治儀禮因以相屬欲共成一書作而曰

生未暇及此也往者巡撫河南會凶饑未遑敎治居臺

四涉月而聞母病今使事畢歸厠九卿陪奉廷議非忘

身忘家不足以答主知(⿱艹石)不能自樹立徒附先生經學

以垂名抑微矣必衰老或以不職罷歸然後可卒先生

之業越日又獨身前來從者一人余畏邦人疑詫乃掃

墓繁昌入九華山以避之而私心竊幸吾

君求賢若渴又得一支柱名敎之人也未幾有

旨復掌江南學政逾歲七月按試至松江遘瘧寒疾卒

於官前是月特晉少宰人皆曰

上之信用益切矣嗚呼惜哉元孚始以吏部郞中出守

襄陽漢水暴上壞護城石堤修建萬山至長門近十里

分植巡功民忘其勞已調揚州適荆州都統西征取道

漢江飭造浮橋吏民惶急乃竭誠修禮卒改令以船濟

凡利害切民未有聞而不諮知而不行者所屬皆羣聚

而禱祠焉其治揚州亦然就遷鹽運使尋擢巡鹽御史

晉中丞積𡚁一淸導商民以節儉而身先之及開府河

南開歸諸郡大水上章自劾列賑恤之宜

天子一切報可約法十六條兼用北宋富公弼趙公抃

救灾事宜而令離鄕求食者有司隨在廩給開以作業

俟改歲東作資送還鄕則古法所未備也以是災民無

一出河南境內者元孚性淳曰坦易遇事必行其心之

所安少時授經祁州語生徒假館於張氏以奉母凡七

年不忍一日離也其居官每夕必以所措施詳吿太夫

人意或未愜則跪而請罪不命之起不敢起官中祿賜

出入壹稟於毋非請命妻子不得取尺布錙金日用之

外多布之治所爲揚州兩營河南撫標置舉本各二千

金曰凡卒伍必使衣食得自適乃可以法繩完城濬河

建橋梁設津渡修學校立書院創蜡祠表前賢舊蹟賜

高年布帛寒者衣之疾者藥之故民皆感興政敎信從

其在鄕則族人皆授以田使自耕以食而執其契立義

倉義學拯危濟困不可勝紀用此仁聲義聞播流海內

顧公用方久任督府再舉以自代高公東軒以宗程朱

志相得總督畿輔嘗以公事過博野登堂拜母孝德上

乾隆八年冬十有一月

天子特賜太夫人

御製詩及楹聯天下傳爲美談最其生平以與眾人絜

度則行旣成名旣立功業亦有所表見矣而每爲余言

其胸中所藴蓄尙未見其端倪此余所以心孤氣結涉

月踰時而不能自克也其入覲初

命巡撫廣東

陛見陳毋老不能遠行故有河南之命禦灾捍患日不

暇給尙於其隙布周官溝樹之法編甲戸以詰盜命州

縣皆分四鄕立社學𥳑有德行者爲社長朔月月半書

其孝弟敬敏任恤者與其放逸奇衺爲患於鄕里者有

司巡問觀察因事而勸懲之行之數月罷民竦惕禮俗

烝變而尋內

召始入臺卽奏人主一言天下屬耳目焉今方甄别年

老不勝任之員而知饒州府事張鍾又以年老命改部

司旬日閒前後頓殊恐羣下無所法守

上嘉納之其在河南嘗奏睢州湯文正公宜從祀孔廟

視學三吳首謁東林道南祠舉舊典答諸生再拜凡試

畢士旅見皆然頒小學以明程朱本意聞隱士是鏡廬

墓三年親訪於舜山薦舉以礪士行旣遘疾自知不起

草遺疏言任賢納諫始終一意以立誠爲本旬日中無

一語及家事卒之日晨興盥漱扶杖至東齋郡守入見

子嘉銓侍尙爲辨人心道心汗出霑衣請解衣少偃息

不可扶翊入寢移時危坐而逝時年五十有八所述君

鑑臣鑑士鑑女鑑增定洛學編北學編已鋟版居憂讀

禮作從宜錄侍養五年讀三禮筆記及與師友論學語

藏於家嘉銓承父學欲繼其志事水漿不入於口者三

日朝夕米飮不過一溢淮商致五千金曰大人生不取

一錢今以此賻堅拒之曰受一錢何以對大人之靈聞

者莫不感動以爲君子有子元孚名會一雍正癸卯

士先世山西洪洞人遷保定至曾祖諱先知始爲儒祖

諱澤皆邑庠生父諱公弼早世並

贈河南巡撫母李氏庠生諱宗白女

旌節孝累

封太夫人視妣某氏曾祖妣某氏

贈夫人妻蘇氏處士昂女以貤

贈未受巡撫時

封而前巡鹽用御史中丞所加級

封一品夫人子二人長嘉銓雍正乙卯科舉人次永銓

早殤次啟銓承蔭女二人以某年月日葬於某鄕某原

銘曰

以人視子所受於天實厚且全而子自視則終其身而

缺然子志方盛道(⿱艹石)可達而不假以年有子𧰼賢尙無

恨於幽埏

  沈孝子墓誌銘

沈編修淑請假歸踰年以書來曰先大父誌銘先生前

則諾矣卜十月上旬兆從敢請又曰淑逮事尙幼事迹

不敢妄述所據旌孝錄及鄕里之公言也按孝子之行

尤著者鼎革時負母而行於野遇盜奪其糒母固不與

盜怒將殺之泣而求代並舍之鄰失火延毋寢毋疾方

劇不可以變孝子號痛呼天風反火息母八十餘疾危

篤醫者皆曰法不可治割股以進弗瘳夢神緋衣吿曰

疾非五藥所治醫淩某在雙林速致之淩至以針達之

脫然愈余嘗怪書傳所記以孝感鬼神而得異徵者大

抵皆獨行之士而聖賢則無之蓋聖賢之學至於知命

而不惑雖事父母亦盡其心與力之當然而止耳獨行

之士悲憂感發若焦若熬常欲殉以身命故精氣之積

而鬼神爲之通理或然也余生平非所識不見於文惟

節與孝則無分於聞見然人之情務崇其親而不度於

義則事有傅會增加而非其實者矣故必得其所徵始

傳信焉古之能以學行自振者其先世必有濳德隱行

淑年少氣銳乃能不篤於聲利而以養毋治經爲事其

志固與眾人異矣淑之終有立也吾於孝子之行信之

孝子之行之非虛構也吾卽於淑徵之孝子諱育年九

十有四卒於康熙四十九年先世居浙之苕溪十世祖

秀明初以平吳功授侍駕親軍都指揮使特進榮祿大

夫子永卿承嗣五傳至挍嘉靖中爲江南常熟縣福山

營遊擊卒於官遂家焉子繁繁生生文瀧配周氏

子二人孝子其長也娶吳氏子六人錫裕庠生錫祚康

熙已酉舉人錫祉錫某並太學生錫祐歲貢生錫禧早

卒女二人俱適士族淑錫某出也以雍正五年葬於先

兆慶安阡側銘曰

歷艱危終坦夷毋及身皆耄期名廣揚後蕃昌所受於

天兹乃得其正而常

  廣文陳君墓誌銘

君姓陳氏諱鶴齡字鳴九直隸安州人父諱浵從容城

孫徵君講學河漳義俠著州部君旣冠亦好陽明氏及

其鄕鹿忠節公論學之書而踐行之父歿故舊巧奪其

產弗與爭高陽李相國嘗延至京師一日念母謝歸設

敎於家塾從者數十人每秋冬生徒夜誦燈火相聯聲

滿里巷母歿以鄕舉次選正定縣敎諭設條約敎諸生

孝弟力田治經史暇則習射屬府三十二城之士多聞

風而至君精制舉業其爲敎雖以力行爲宗而常因文

術以誘進之凡經君指畫輒籍于庠序升京兆禮部者

相踵故士爭湊焉其在正定嘗奉檄視蕭家營水灾在

事者陰授意以未成灾報不爲奪太守命督隆平甯晉

諸邑民捕蝗歸報曰民不畏蝗捕蝗令屢下官屢至則

苗盡矣一時士民咸載其言余聞古之學術道者將以

得身也陽明氏爲世詬病久矣然北方之學者如忠節

徵君皆以陽明氏爲宗其立身旣各有本末而一時從

之遊者多重質行立名義當官則守節不阿如君又私

淑焉而有立者也用此觀之學者苟能以陽明氏之說

治其身雖程朱復起必引而進之以爲吾徒若嚾嚾焉

按飾程朱之言而不反諸身程朱其與之乎然則尙君

之行者蓋不必以其學爲疑也忠節之後人多與余往

還故余習知君之爲人君歿踰年次子悳華奉冢子悳

榮命來請銘固辤不獲乃述而志焉君康熙甲子舉人

官止順天府武學敎授以雍正四年六月卒於京邸年

六十有五母某氏世儒家妻鹿氏忠節公其曾大父也

子三悳榮康熙壬辰進士黔西州知州悳華雍正甲辰

一甲進士翰林院修撰季悳正雍正甲長舉人女三皆

適士人以某年月日葬於某鄕某原銘曰

聞之尊行無㥏敎之行學亦顯惟用不施後昆之遺

  程贈君墓誌銘

君諱增字維高徽州府歙縣人也程氏自晉梁爲歙名

族譜牒具存衣冠甚盛至明中葉河南道御史材以名

節顯而御史之子孫爲淸門御史當武宗時劾劉瑾不

法奏畱中巡按浙江卒於官瑾誣以九庫贓追論合家

徙海南瑾敗始歸鄕里子二人曰默曰然先後以禮經

舉乙科君爲默五世孫君父自歙遷淮之漣邑歸展墓

遘疾厲君方與二弟從師受書聞之冐惡風渡江舟幾

覆相去千五百里六日夜而至而父已歿未逾月母唐

孺人疾作遄歸不及含斂自是遂絕意進取漣地窪下

母柩在堂水驟漲倉卒號呼與僕一人升柩于木案旣

而下之非多人莫能勝旣營兆域合葬於休甯之蓀田

山乃移家山陽使二弟學儒而身懋遷家遂饒父族四

母族三死而無歸者畢葬焉餘皆定其居使有常業設

義田義學以養疏族人而聚敎之鄕人叩門吿請未嘗

有難色或急難以千金脫之後更相背造怨騰謗窮而

自解則待之如初由是名著江淮閒康熙■十■年淮

黃汜溢數百里內民皆露處隄上君出家財修邗溝兩

岸險工十里總督河道張公鵬翮以聞康熙四十四年

聖祖仁皇帝南巡閱芒稻河

召見

御書旌勞二字以賜先是于淸端公總制兩江時微服

濳行察疑獄求民隱姧人因造言散布以傾怨家或因

之失入屬吏雖灼知而不敢言君進見直陳其𡚁且指

目擊一二事爲徵公𢙀然曰微子言吾安知人心抏敝

至此君以布衣得近

天顏者三長子鋈爲浙江糧道攝布政使每以公事道

淮揚覲省夾道聚觀人皆以是爲美談詎知君之忼直

不欺言人所不能言而不爲威惕如此君嘗因吾友吳

東巖見余于河干野寺樸質如老諸生厥後東巖總其

門生所爲文隱其名俾余甲乙所取二篇皆君叔子崟

作也東巖乃詳述君之生平而使崟從學於金陵及余

以南山集牽連赴詔獄親故蕩恐不敢通問惟崟以計

偕入獄視余卽此可徵義方之敎而御史之風規所漸

摩者遠矣君旣卒三十有一年余吿歸崟始以君詩請

序格韻甚老余夙有戒不能爲生破也又五年卜宅始

定葬有期來乞銘嗚呼君才足以立事而不求仕詩足

以達情而不以爲名其用心爲不苟矣是宜銘君父諱

朝聘祖諱必忠皆      君卒於康熙四十九

年十月某日年■十有■以鋈

誥封工部虞衡淸吏司主事以崟

誥贈奉政大夫兵部郞中元配唐氏

贈恭人繼室童氏

封恭人鋈唐恭人出次振箕候選知州次崟次鍾庠生

並童恭人出孫三人長揚宗次春浩次某以乾隆十一

年五月某日葬君於歙縣之某鄕某原二恭人祔銘曰

義正大府乃夙昔之惇誠聞正言而不怒惟聽者之賢

明使君而謀仕安能詭隨屈諂以自毀其操行

  通議大夫江南布政使陳公墓誌銘

公姓陳氏先世浙江秀水人明永樂初遷安州五世祖

始爲儒官遂世其業祖若父皆舉乙科敎授鄕邑連州

比郡秀傑之士多從遊公成童補博士弟子嶤然出儕

輩甫弱冠卽佐父爲諸弟師學使者課試壓其曹者必

公兄弟也而公自視缺然陰與博野尹元孚思古處務

檢身制事之學壬辰登進士年二十四座師爲趙公松

五徐公蝶園皆器公榜下卽充

武英殿纂修時滄洲陳公掌殿中修書事常語余後進

有守有爲者以公爲首故公詣余一見如舊識初授湖

北枝江令鄰省大府卽思得公守巖州劇郡旣典郡卽

思得公爲監司故論薦者如爭其以黔西州服闋引見

世宗憲皇帝卽命赴貴陽以牧守補用其守大定以江

西巡撫薦遂命補道府皆前此所罕見也公任官二十

餘年皆在西南而勳績尤著於滇黔其爲政急民之病

如其私而務以殖其衣食爲本始令枝江修百里洲隄

除解餉入川雜派攝饒九道剷去潯陽大孤兩關錮𡚁

辨誣獄出無辜者七人未數月經略張公以貴州按察

使保奏方是時羣苗交煽軍旅四出古州姑盧朱洪文

諸叛案以爲非公莫定也公至出入重輕咸稱其情眾

心始安逾年春攝布政使黔地多山砠少穀土兵餉半

移調於鄰省民尤貧瘠公奏給工木築壩堰引山泉以

治水田導以含洩涉揚之法貴筑貴陽開州威甯餘慶

施秉閒不數年報墾升科者三萬六千餘畝課種桑募

蠶師敎蠶出署內所登繭於大興寺繅絲織作使𧰟其

利開野蠶山場百餘所比戸機杼聲相聞又以其閒大

修城郭廟壇學舍廣置栖流所以收行旅之疾病者益

囚食方冬寒恤老疾嫠孤之無衣者親課諸生開以立

志爲己之學立義學二十四於苗𭛌蓋惟公志廣而才

足以達之故於艱難倥傯中庶政並興而曲得其次序

也其尤爲遠近所傳述者公始至貴陽委署威甯府踰

年威甯改州大定改府㑹烏𫎇土司謀叛東川鎭雄附

之威甯爲夷猓出入要綰地仍命公馳赴威甯督州牧


完守公至城西陴頽舉步可踰乃聚民閒米桶實土石

層累丈餘然後比次甃築墉堞屹然羣夷縱火牛街鎭


去城三十餘里火光燭天公言笑自如日夜爲守戰計


賊不敢逼㑹哈元生兵至賊敗時鄂少保總制滇黔公

其所舉任也常以此自喜知人之明張經略引公自助

亦職此之由而余與尹元孚平生重公則在志行之不

苟方威甯危急公慮賊兵趨大理屬州牧陳嘉會分守


大理執其手曰吾死於此分也但遺老母憂賷志窮泉

矣及公陳臬於黔苗疆初定方興屯以蹙扼之將吏多

欲以刻急見其能謂此異類𠞰絕不足惜也丁巳正月

朢省城大火公入見張經略曰天意如此當設誠修省


雖羣苗亦人類也張公大爲感動以申戒承事者公之

一於義理而不雜以世情如此昔滄州政績惟著於郡


縣與攝江蘇方伯時及踐大府河決武陟以死勤事而


功不成海內惜之公之才識與滄州相近而遭遇亦略


同自爲三司天下皆望爲大府近十年矣大府多舉以

自代而竟終於此然滄州攝監司日淺又不(⿱艹石)公之久


於其任而實德及人良法垂於後世然則在公亦可以

無恨矣公自黔調移安徽未一年會徐鳳水災民流於


金陵地非公治也而竭俸賜編棚苫蓋布席以栖災黎

重建陽明書院以實學開羣士其卒也官吏士民皆爲

嗚咽生平孝親友弟睦婣任恤仁於故舊僚友不可備

書書其志事之卓卓者公諱德榮字廷彥號密山康熙

辛卯科舉人

誥授通議大夫生於康熙二十八年正月十六日卒於

乾隆十二年八月二十七日年五十有九曾祖諱所聞

歲貢生祖諱浵順治庚子舉人父諱鶴齡康熙甲子

人以公及仲弟德華累

贈通奉大夫曾祖妣潘氏姜氏張氏祖妣王氏吳氏妣

鹿氏並

贈夫人娶辛氏浙江分水縣令禹奕女

誥封淑人子四人長策乾隆丙辰進士江南宜興縣知

縣次筠雍正乙卯舉人候補內閣中書次筌乾隆甲子

舉人皆辛夫人出次籓側室黃氏出女四人孫四人以

某年月日葬於某鄕某原銘曰

古賢之生各有志事雖遇於時難滿其器與其遇隆而

施則匱孰若中閎用有未致公如金玉韞則有輝爭先

欲覩眾心所希蹇然當官藹然近人雨膏霑被物𧰼皆

新事至立剖光融如煜表裏洞然蠹祛姧伏中經畏塗

進退維谷國爾忘身如行平陸誰謂文儒絀於武守持

危濟變左宜右有信道不移行身無倚諤諤危言以報

知己獲上以誠師中有喜異類同仁德施無比海隅蒼

生望公秉鉞中朝良士佇眙北闕謂承天休如枹與鼓

年未及耆忽焉終古愛已遺民迹當見史無爲公悲公

長不死

  葛君墓誌銘

江都顧友于兩歲四通書於余皆以葛氏誌銘爲言丁

酉七月余在塞上同里胡襲參復自京師以友于之書

幷葛氏子宏文之狀來且日子之師書宣先生蓋受宏

文之贄因與友于有連而某亦嘗定交焉其乞銘辭甚

哀且所狀皆近事實可知矣願子勿卻也據狀君諱士

巽字大生揚之邵埭人少學書少長慨然曰吾見爲士

者不遇則羸其躬以及其親幸而第浮客遠宦長離親

側非吾志也因棄書行賈淮南吳楚閒果大贏承親之

志姊妹諸甥無不資給也兄早卒撫其子猶子兄之子

又卒愛其子有加於孫君家旣饒因大治塋墓經田疇

建廬舍而求名師以課諸子甚嚴曰吾廢學以養吾親

今吾無仰於(⿱艹石)(⿱艹石)甘食美衣而不幅以學且生邪心其

所狀大略若此實其言亦近於古者閭胥族師所書孝

弟敬敏者矣予平生非親懿故舊未嘗一與之銘蓋銘

者諡誄之遺也古者非貴而有功德不爲誄而諡則雖

君父不敢有私焉今於素所不識之人而興之銘設實

背於所稱是讆言也於吾爲贅行矣用此謝不爲銘而

生怨嫌者蓋累累焉今乃爲葛君剙爲之蓋念胡顧二

君子誼不宜欺余且以其素行爲質而非徒重其請也

君卒於康熙乙未四月享年七十元配姚氏繼配蔣氏

子三長宏文歲貢生次宏友國子生次宏毅郡學生女

子三以某年某月葬於某鄕某原姚氏祔銘曰

維君之行不求顯於俗而自得其情二賢爲徵吾與之

  劉篤甫墓誌銘

君姓劉氏諱德培字篤甫河南商邱人也劉氏世有聞

人君之父諱伯愚以學行顯君旣沒之明年其子韋來

省其從父上元邑侯某而介侯以乞銘於余韋之言曰

吾父事親以孝而與朋友以誠其處身也儉以勤其嗜

學也老而不衰少孤所以事吾王母者細大無違先王

父之遺文得復出於患難兵火之後者吾父好學求友

之力也自鄰州比郡以及齊魯吳越有道而文之士無

不交也於書無不好尤篤於詩騷鷄初鳴起漱盥端坐

誦吟至日夕不倦數十年如一日也故吾父之終也里

中士友皆驚悼以爲典型之失焉田君簣山者中州之

賢者也其序君之詩曰篤甫之詩至性之所結也自吾

與篤甫交而半生爲梁園之遊夷險悲愉無不共也夫

道之不明久矣士非有瑰怪非常之行則不爲世俗所

稱道而不知是皆緣所遇之變以生自君子觀之則循

循於父母兄弟朋友之閒而久不失道者其難倍於偶

然之所發也吾聞明之衰也士大夫雖行過乎中或不

能盡出於中心之誠然而無不知氣節之可貴者當江

右吳中以文章角立爲社而君之父亦起於北方以應

之雅爲艾南英楊廷樞諸公所推其後明亡艾楊諸公

致命以成其仁而君之父亦捍鄕里之患以死蓋其一

時因敎化而成習尙者如此然則君之近文章而重氣

類其來有自也君卒於康熙壬午十月二十日以癸未

十一月朔葬於某鄕某原娶侯氏子三人長韋拔貢生

次韞太學生次韓邑庠生女子三皆適士人子銘曰

前爲良子後壽耇行比於鄕學信友事則未施道可久

  龔君墓誌銘

君諱聲振字以成先世江西進賢人遷金陵余里居友

其世父孝水至京師與其父于路遊君總角余過孝水

見之門塾中其後余行四方孝水客大名而于路官京

師不見君者十餘年矣余遘患吾母北上載椑以從爲

關吏所扼置天津踰歲而吾母疾大劇椑不可致計其

費當三十千南昌彭尹作曰于路使粤西其子在是吾

爲子語之其半可任也越日君具以來事遂集旣而聞

之乃貸於金陵賈人也余多年不見君叩曰猶務學乎

曰未廢也曰曾試於有司乎曰爲是北來其不遇柰何

曰已舉於京兆矣其貌慤而辭質不異在門塾時余閱

世久見齒與余若者其設心及容貌辭氣已不若長老

之篤而後於余者則少異焉又其後則又異焉每以爲

非世敎之細憂君稚齒而聞父之友之急無難辭其將

之也無德色少而得舉無寛容其性資有大過人者而

竟夭死嗚呼是豈獨龔氏之慼邪君卒於金陵家人秘

之余與于路屢見而不敢言訃旣至乃唁而爲誌以歸

焉君卒於康熙丁酉某月某日年二十有三以某月某

日葬於某鄕某原銘曰

胡混叢眾萬而獨秉其英芒乎芴乎遽返乎幽冥吾求

之播物者而不得其情

  佘君墓誌銘

君諱兆鼎字季重世爲歙西巖鎭人父及伯兄行賈母

遘厲疾仲出求醫藥君獨在側疾中言動異常人不敢

近或叩曰爾懼乎對曰病者吾毋也何懼弱冠後爲人

賈宣城每三歲一歸省一日心動遽馳歸則毋臥疾已

三日矣時伯客金陵後二日不期而至叩之其心動就

道之日同也其後伯病於金陵君馳視求醫於揚州跪

泣於其庭三日始肎偕然終不能療也少廢書讀大學

未半行賈後益好書日疏古人格言善事而躬行之其

在宣城有畢某負百金所居與君夾河一日託賈事迎

至其家將夕命其女靚妝出拜曰君旅居願以女奉箕

帚償宿負君奪戸而出則河無舟其人尾而至喻以理

且要言所負終不收乃感泣具舟以渡明末鄕里阻饑

君十歲與羣兒樵蘇山中籬閒有果爭取啗獨君不給

視有子華瑞以文學知名與予爲執友康熙丁酉來京

師館余家述其事以乞銘距君之卒十有三年矣蓋徽

俗葬地難購而華瑞貧故久而不能舉也君卒於康熙

乙酉享年七十有三娶江氏繼娶方氏子二長華瑞次

關瑞早卒以某年月日葬於某鄕某原銘曰

嗟嗞乎君抱儒之質以美其身獨畱其文以遺後之人

  尹太夫人李氏墓誌銘

太夫人姓李氏博野儒生諱宗白季女也少時聞父夜

讀書卽能暗誦年十九歸贈公七年而嫠子會一經書

皆太夫人口授自贈公之沒逮會一未遇家窶艱舅姑

老父母衰疾無子養生送死不惟心瘁力殫資用半手

所拮据自會一出守襄陽至開府河南所以忠國利民

濟艱銷萌拯凶饑正禮俗不惟朝夕訓誨且多出於太

夫人之規畫會一之守襄陽也三攝荆州九赴鄂城每

遇水旱太夫人必跪烈日甚雨中家眾恐致疾羅跪挽

掖終不起常應時而得所求雍正九年荆州都統將兵

西征命造浮橋吏民惶急太夫人曰凡人必曲致其情

而復可以理喻會一從之乃次第以舟渡時又調綠旗

兵馬會集襄陽供具夙辦軍憙而民不擾未幾移守揚

州襄陽樊城宜城並建賢毋祠不可抑止乾隆四年

歸諸郡大水會一懇陳民瘼流民所至命有司隨地廩

給而籍之踰歲資送還鄕無一流亡於他省者民皆曰

豈獨大府之明太夫人爲吾民廢寢與餐大府安得不

竭心與力乎始會一入覲已

命攝廣東巡撫以母老不能赴任辭遂改河南及自河

南內

召授副都御史未數月聞太夫人疾乞終養得

兪旨皆數十年中大臣所未有也八年春

特賜太夫人

御製五言律詩一章堂額一楹聯一時爭傳謂前古邀

此異數者亦罕云會一雖洗手奉職而自遷兩淮鹽運

司晉巡鹽御史秩賜皆豐太夫人節儉治家嚴子婦非

請命銖金尺帛不得專取並蓄以待大用其在官中救

水火之災給師旅立營倉置舉本以恤卒伍建禮祠修

橋梁津渡施濟窮民見治所德政碑家居睦婣任恤分


田贍族立義倉義學以及道路倉卒拯救急難具載會


一所編年譜余前已入聞見錄賢母類中而太夫人卒

會一復以狀介余族子觀承請銘余苦辭之難更設也

旣而思之古稱女士謂女子而有士行也不爲一身之

謀而有天下之慮今之士實抱此志者幾人哉而太夫


人則志與事皆有焉故更摭前錄所未及而敘論之俾

吾儕有所愧恥而興起焉太夫人雖通文史而不爲詩

辭其在廣陵憫民俗怙侈縱逸由近盬多商作女訓質

言十二章以劼毖之每閱邸報至

聖制惇大必三拜稽首以慶羣下有讜論訏謨亦再拜

稽首偉哉淵乎其宅心也用此觀之則所見於行事抑

又其淺焉者矣始贈公沒將卜於祖兆族人隘之太夫

SKchar然曰宅東有田孤嫠便祭掃遂定窆是爲東章新

阡越五十有一年而太夫人祔焉贈公諱公弼卒於康

熙三十二年六月朔日年二十有七乾隆二年

誥贈資政大夫河南巡撫太夫人卒於乾隆九年七月

朔後一日享年七十有八

誥封夫人祔以十一月十一日孫男三人長嘉銓雍正

乙卯舉人次永銓殤次啟銓承蔭女孫二人銘曰

古之貞婦守節閨房夫人義事實播家邦古之賢母義

方是帥夫人德心曲成民物克己裕人恩周六親禳災

弭患誠動鬼神

九重襃嘉萬眾稱美福德之全在古無比天實光啟以

昭女儀豈惟女儀志士之師

  大司寇韓城張公繼室王夫人墓誌銘

夫人姓王氏宛平人大司寇韓城先生繼室中允兼翰

林院編修縉之母也夫人之卒苞以門生卽事喪所讀

先生所述夫人之行䀌然增哀敬先是夫人遘疾類痺

痿及先生得末疾夫人舍其疾而惟先生之疾是憂遂

浸加至不可療苞居先生之門最久而親族姻黨道夫

人之賢如一口蓋不獨家事治其輔成先生之德義有

爲行述所未及者夫人旣卒數月而先生病不能興苞

每往視疾未嘗不傷先生之衰困而不獲夫人相左右

也及先生歸田逾歲而疾漸平視聽不衰喜過余望而

又痛夫人不𫉬與先生偕老而從容於林泉也丙午秋

縉以書來徵銘乃質言而係以辭夫人卒於雍正元年

正月享年六十有二長子綖元配李夫人出與縉同登

癸巳甲科女一適士人孫四長祇公早殤次民先嗣綖

次立先次因先俱縉子於某年月日葬於某鄕某原銘

起家編展惟福之綏作嬪賢達惟德之宜生有令聞女

婦所儀沒有遺施君子所悕年逾六甲子姓兹兹兆云

孔安庶無顧思

  工部尙書熊公繼室李淑人墓誌銘

淑人江西南昌人明兵部侍郞元鼎之女

淸故禮部尙書諱振裕之妹工部尙書熊公諱一瀟之

妻翰林院編修本之母也母朱氏號遠山夫人以詩名

淑人幼稟母敎好讀書識大義而不事吟詠其繼室於

熊熊公已貳夏官矣尋遷大司空㑹淮黃閒議有興作

命往視旣行數日或因戚屬以重貲叩門曰中途旣與

公成言囑家人驗受淑人曰此詐也速持去少延當執

送法司蓋公素方嚴中立不可脅持故操事構門戸者

欲假是以相傾也其後公卒以視河罷官久之

聖祖仁皇帝具見其表裏復召用公再長冬官以疾吿

休時人皆多公能勇退而意之決半由淑人余與本爲

同年友公歸流寓金陵特重余余時過從淑人使人進

飮必會余寒進食必會余飢余遘難在獄踰年本自天

津再至京師候於獄門外曰子毋憂

天子仁聖子之罪及遠投而止耳吾母已罄衣裘使持

而來爲子道齎矣用此觀之凡本所稱淑人以大義佐

公及幼事父母治家敎子曲得其次序皆無溢美可知

矣淑人之沒也本適游秦中而淑人畱京師余嘗拜於

北堂旣彌畱入視於寢迫公事未得與殯斂越十有一

年本自金陵以書來速銘曰葬有日矣嗚呼余忍不銘

淑人卒於康熙壬寅年七月朢後三日享年六十有三

長子大彬及女四人皆前淑人魏氏出淑人視之不異

於本大彬子學熹學烈本子學鵬皆登甲乙科公及魏

淑人先葬異壠各有誌淑人以雍正某年某月某日葬

於某鄕某原銘曰

淑人之生顯光尊遂乃遇則榮而躬實瘁少罹閔凶心

摧考妣歸妹愆期年踰再紀翼翼熊公共恪表著淑人

櫛縰鷄鳴戒曙公在林泉士友時式淑人治具夜分莫

息每視公疾無昏與晨巾帶不弛涉月兼旬旣艾而嫠

且屯且邅有子早達方陟而顚惟是仁賢履艱益著兹

銘不磨終古有譽

  謝母王孺人墓誌銘

康熙五十七年夏四月余將行塞上妹夫謝天寵聞其

生母王孺人之喪泣而言必得誌銘乃歸孺人之歸謝

氏也年十有八其卒也六十有一而爲嫠者三十有六

年始新津縣令謝君仁趾聘孺人爲側室踰年而嫡死

遂攝內事自孺人始歸新津君已遘心疾惑易無常孺

人與生三子一女皆在憂懼中自新津君沒家益落諸

子皆窶艱孺人有弟客死於非命積軫鬱癰發於乳醫

者求索不稱意投惡石以反之遂成錮疾二十餘年不

瘳計孺人之在謝氏自少而壯而老未嘗有一日恬安

其怐愗自苦不獨以爲嫠也往歲孺人六十天寵歸爲

壽舊所患良減其家人之訃云乃者孺人時自寬食飮

有加其疾以卒旬日閒事耳嗚呼此昔之仁人所以不

肎一夕離親而宿於外也天寵之依余於北也以余北

遷女弟御吾毋以行乃用此不得親毋之含斂以余之

恨於天寵固不能已於言况重以孺人之節乎王氏江

甯故家其先世有官指揮使者孺人卒於二月十日以

某月某日祔於新津君之兆在江甯縣某鄕某原銘曰

命之𢝼節以亨載此貞名尙何憫於其生

  少司農呂公繼室王夫人墓誌銘

呂氏自明大司馬忠節公家法爲中州士大夫宗而奕

世多賢婦人少司農坦菴公未與余相見卽因吾友崑

繩通問以索交及余與宗華同會試榜光祿好余尤篤

由是兩支子弟往來京師鮮不過從而意相鄕者乾隆

二年春岳池令憲曾以母王夫人狀因宗華以求銘夫

人司農繼室也始歸憲曾將冠而宣曾生五齡新喪其

母女子子五人未逾旬而司農之官甯鄕夫人居守撫

慰勤恤男女長幼咸安焉其後憲曾再喪偶遺子女數

人夫人鞠育一如宣曾及諸女弟而兩女早出室者皆

寡外孫窮無依爲紀衣食月要旬致延及支庶夫人隨

司農仕宦數十年諸子皆通籍而夫人所出守曾尤早

達顯榮舄奕乃世所謂難逢而可羨者然其拮据勞瘁

視貧家婦有甚焉守曾爲宣化太守憲曾令岳池每戒

之曰汝父常語家人居官而求便於身則不便於民者

多矣又曰吾私親兄弟各食力無憂寒飢毋以我故餽

遺惟妹適陳氏者及憲曾舅氏甚窶艱勤周䘏可也買

婢而還其家不責以値者凡三人其一大父爲諸生立

遣之父母不受曰還則莩矣乃善養視歲熟而歸之嗚

呼信如憲曾所述古之所謂婦順者其備乎詢於宗華

曰是吾先人家法世母敬帥而行之者也惟始至吾家

曲囏隱愍有人情所尤難者狀蓋未之能具焉嗚呼若

是則銘其可辭王氏河南新安人父養林鄕里稱長者

母牛氏夫人其仲女也司農爲僉都御史

誥封恭人

今上御極覃恩自齒朝以上均得以父職官所極品階

請封遂晉夫人以乾隆元年正月疾卒享年五十有五

長子憲曾前夫人徐氏出康熙戊子舉人次宣曾王氏

康熙甲午舉人次守曾雍正癸卯舉人甲辰進士授

四川驛鹽道按察司副使以夫人疾革未赴任孫男八

人以某年月日葬於某鄕某原銘曰

女敎之明嫡媵恩隆同氣之愛下型於所生及俗之傾

繼室有涼德而父子兄弟咸不得其情有碩夫人秉德

之貞盡室和甯有孚以光亨及而雲仍家則是承

  光祿卿呂公宜人王氏墓誌銘

宜人姓王氏孟津王文安公諱鐸之孫太常寺少卿

無咎之女明大司馬忠節公之孫婦監察御史贈僉都

御史諱兆琳之子婦光祿卿諱謙恆之妻承曾光曾耀

曾之母也年十五歸於呂幼稟母敎通詩禮其爲婦宗

婦之長者皆羨焉其爲毋宗婦之少者皆師焉與光祿

相愛敬以成厥家族姻鄕黨有述焉余爲耀曾同年友

而光祿信余最篤以文學禮義相正嘗語余曰吾生平

無媵侍或疑吾妻不能容非也家事治子孫成行吾自

謂可無此耳宜人與光祿生同年卒後一歲爲夫婦者

六十有一年逮事舅姑並越二紀子三人伯仲舉乙科

耀曾歷官四川按察使所至獲民譽孫曾繩繩耳目髮

齒至耄不衰卒之日言動如平時以余所聞見婦人之

德與福兼蔑與宜人匹者宜人生於順治十年六月卒

雍正七年十月余旣誌光祿矣故子姓戚屬不具銘

曰豫曰豊民生所善布列六位憂虞過半有碩宜人得

天獨贏美合令終爲咸爲恆族姓素貴夫家世隆所儀

則賢盡室融融上學舅姑下儀子婦有孫有曾康强夀

耇在生疇榮考終相次憺此幽宮永蘟世嗣

 趙孺人翟氏墓誌銘

孺人姓翟氏涇縣趙贈君濬之繼室御史靑藜之母也

少歸贈君順於姑宜其家人家素封執婦事如寒素其

後中落處之泰然前孺人左氏子一女三孺人子女各

二數十年無閒言姑旣歿迎姑之女兄於家忠養久而

不怠贈君歿盡蓄藏以付長子預俾秉家政預爲縣令

浙東靑藜入翰林迎養於京師乾隆八年夏孺人思歸

少子希文侍五月朔日於潞河登舟是月晦前二日遘

微疾卒於德州舟次靑藜悔痛再以書請銘述孺人勤

家敎子語甚詳兼及贈君義事余按銘者誄之遺也非

於德於功於言有立或有奇節義烈無以舉其辭據狀

孺人乃履順而持家有法度者贈君則富而好行其德

於法尙未可以銘然及吾門者有所祈嚮而可信其操

行之終不迷靑藜其一焉古之人善善及其子孫况父

母乎故援斯義而爲之銘使靑藜知成親之名在自敬

其身而後此所宜自奮厲者甚重且遠也贈君貢生候

選訓導預邑庠生以薦舉知浙江餘姚嘉興二縣靑藜

壬子中順天鄕試丙長舉進士第一授翰林院編修改

江西道御史著直聲希文丙辰中本省鄕試女五人皆

適士族孫八人翟氏邑舊族孺人生於康熙二十三年

卒年五十有九以某年月日祔於贈君之兆在某鄕某

原銘曰

爲婦爲母可富可貧以睦以婣內和外親貴而思約老

而益勤德言諄諄孫曾永循

  王孺人墓誌銘

康熙五十八年冬吾友朱君履安嬰疾沈痼動息不自

由余心憂之而竊幸其有良妻余里居時過履安食飮

盤匜杯斝必潔修而家無女奴今履安疾雖困孺人左

右焉必能自苦以適履安踰歲而履安以書來曰吾妻

死矣吾憫其生之勤也欲丐子文以列幽墟且子在難

吾妻能與吾同憂其垂死時吾謂必得此於子矣昔辛

卯之冬余以南山集牽連被逮下江甯縣獄同學二三

君子朝夕㑹履安所履安或以事出諸君子頻去來孺

人必先爲具以時候問無使渴飢方是時大府命吏迹

與余往來者甚嚴一日縣令以他事入履安門巷或吿

曰履安亦相隨入獄矣孺人驚悸成疾久而不瘳今其

死猶緣故疾動也嗚呼余以昬愚不能自敬戒以卽於

罪戾而累於朋友一至此乎非孺人旣死而履安自言

之余不知也履安徵銘之書一歲六七至旣而曰速爲

之及吾之見也余心隱焉夜不能寐晨起而志之孺人

姓王氏江甯縣人享年五十有五子三人女二人以某

年月日葬於某鄕某原銘曰

長子老身苦辛以有年疾則莫養而死獨先命乎命乎

永賷志於窮泉

  許昌禎妻吳氏墓誌銘

康熙辛卯九月歙縣許起昆持其母行狀因吾友吳君

東巖來乞銘東巖於其母爲族子而狀卽東巖所作也

余旣許諾踰月而被逮又二年出獄東巖適在京師復

以爲言余曰吾非敢負諾責也恐爲僇人其言不足以

列幽墟曰子淺之乎視許生也因復以狀來諦觀之辭

達而事信余無以易焉因摭其語而係以銘狀曰爲人

婦而以衰絰終其世者惟吾族姑許節母節母幼時父

客死輿櫬歸衣衰泣血哀動族黨年十六歸同邑許昌

禎入門姑寢疾已六月餘矣厥明卽解妝侍湯藥動息

扶將姑將瞑泣曰吾生不與若久處吾魂魄猶相依居

姑喪與祖姑臥起祥禫畢踰歲生男未彌月夫驟病强

起在視足弱常匍匐戸榻閒夫不起卽絕食飮祖姑泣

納兒懷中久之乃乳兒居無何祖姑卒依繼姑繼姑又

卒其生而忠養死喪以禮一視姑節母曡遭閔凶及繼

姑死益自傷嘔血寢疾數歲而卒年四十有三其歸許

近三十年爲嫠凡二十三四年而服苴菅及羣喪不下

二十年艱貞苦恨自節毋而外蓋未之見也卒之後家

人啟篋笥嫁時衣物如新蓋終其身未御云起昆爲邑

諸生以文藝稱於時儕行身謹飭東巖云皆節母之敎

也以某年月日奉母柩合葬父墓某鄕某原銘曰

煢煢三世嫠仔肩病姑呻吟兒欒欒死之不得生憂纏

天以百罹襮貞賢蛻此短晷何恨焉

  高善登妻方氏墓誌銘

四川夔州府學增廣生梁山高善登妻方氏工部主事

諱登嶧之女己丑進士式濟之妹也於余爲妹之無移

服而未遠者工部居近吾家式濟童稚視余如嚴師至

其家必從問經書古文妹常在旁高氏故華族流寓金

陵甚貧妹歸不逮舅姑能忠養祖姑兼奉尊嫜之嫠自

工部父子以家禍謫戍黑龍江族眾北徙善登餬口四

方妹獨持門戸忍飢寒課子吾宗在金陵者或窶艱自

顧不暇或不相往來惟歲時一返余家視道希兄弟如

近親喜憂必吿時通有無然逾時閱歲必歸之以爲信

不可曲止其後年餘絕無假貸道希兄弟時候問門者

每以他出辭入視戸果外鍵雍正己酉秋疾旣亟道希

始聞奔視臥蒯席別無覆薦惟少子在側急購衾茵進

藥物越二日而卒老婢曰年來以假貸不能歸衣敝履

穿戒姪輩至卽鍵戸堅辭曰無爲使忡忡也時長子允

從父歸西川應鄕試道希道永道章親含斂以書來吿

嗚呼先王制禮小功皆在他邦加一等其此故也夫余

與道希兄弟悔痛不可追矣然其性行之艱貞不可使

終冺也故質言之俾異日以奠於幽宮妹諱敷年五十

有一子二人允乾隆元年

恩科舉人暉縣庠生銘曰

假而非女士遭變砥節志事當如何吁悕乎隱愍而莫

之恤惟生者之瘥

  贈孺人鄒氏墓誌銘

孺人姓鄒氏友人余東木之妻學子焈之母也世儒族

家宜黃之潭溪幼通詩書流覽傳記東木垂髫以試事

過潭溪孺人之父偉其容貌請於親字焉及嫁宮事無

違娣姒皆宜之暇時喜吟詠姑止之遂不復爲焈稚齒

經書皆孺人所授東木爲諸生歲授經鄰邑孺人紡績

苦辛勤養及成進士館選人

上書房課讀而孺人卒於家始焈之從余遊也能倍誦

十三經絶意進取思力踐古人之學旣而以族人陵侮

就有司求試舉於鄕及毋歿痛生養未致請余爲銘幽

之文余吿之曰非文之難而義無以立之難姑卑之毋

高論曩子能定心廣志而學有所成則亦如曾氏鞏銘

其母者得據以爲辭矣雷同敘次婦事之常覽者欲臥

將焉用此孺人旣歿且十年焈以余卜宅改葬先祖曁

亡兄弟自京師跋涉來承事必得余文然後歸乃舉其

崖略幷述前言使焈怵然於往不可追而來者猶可自

𡚒厲也孺人卒於雍正癸丑十有一月年四十有二以

乾隆元年

覃恩贈孺人祖誾鄕貢士湖廣臨武縣令父用揆國學

生子二焈壬子舉人光縣學生女二俱幼以某年月日

葬於某鄕某原銘曰

夫之榮命不延名彰徹在子賢銘爲德輿使國人稱願

是爲君子之母焈與光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