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日内瓦公约/1949年/第三公约/附件一

关于战俘待遇之日内瓦公约
附件一
关于直接遣返及中立国收容伤病战俘之示范协定 
1949年8月12日
附件二
(见《公约》第一百一十条

目录

一、直接遣返及中立国收容之原则编辑

甲、直接遣返编辑

  下列战俘应直接遣返:

  (一)凡因创伤而残废之战俘:丧失肢体、瘫痪、关节的或其他残废,其残废至少丧失一手或一足,或相当于丧失一手或一足者。

  在不妨碍更宽大解释下,下列病情均应视为相当于丧失一手或一足:

  1.丧失一手或全部手指,或丧失一手之姆指及食指;丧失一足,或一足之全部足趾及蹠骨。

  2.关节强硬,骨组织消失,瘢痕性收缩妨碍某一大关节机能,或一手之全部指关节机能者。

  3.长骨成假关节。

  4.因骨折或其他创伤严重妨害机能或荷重能力之畸形。

  (二)凡受伤之战俘,其伤势转为慢性,自受伤日起一年内虽经治疗,而似无法恢复者,例如:

  1.心脏中的外物如弹片等,虽经混合医务委员会检查,当时未能查出任何严重病情者。

  2.脑部或肺部中的金属碎片,虽经混合医务委员会检查,当时未能查出任何局部或全身反应者。

  3.骨髓炎,自受伤时起一年中未能预期其恢复,并可引起关节强硬者,或其他相当于丧失一手或一足之损害者。

  4.大关节穿通其化脓性损伤。

  5.颅骨损伤,并有骨组织的损失或错位。

  6.面部损伤或烧伤,并有组织损失及官能损害。

  7.脊髓损伤。

  8.周围神经损伤,其后患相当于丧失一手或一足,且自受伤日起需时一年以上之治疗者,例如:损伤臂丛或腰骶丛,正中神经或坐骨神经,并损伤桡神经及肘神经,或损伤腘外侧神经(腓总神经)及腘内侧神经(胫神经)等。桡神经,肘神经,腘内外侧神经等单独损伤,除因收缩或严重神经营养的妨害外,应不予以遣返。

  9.尿系统损伤,并有功能不全者。

  (三)凡患病之战俘其病情转为慢性,自患病日起一年内虽经治疗而似无法恢复者,例如:

  1.任一进行性器官结核,据医生诊断,在中立国治疗不能治愈,或至少不能有大进步者。

  2.渗液性胸膜炎。

  3.认为不能医治之非结核性病原之呼吸器严重病,例如:严重性肺气肿不论有无支气管炎者;慢性气喘(注);慢性支气管炎在俘时持续一年以上者(注);支气管扩张病(注)等。

  4.循环系统之严重慢性病,例如:心瓣膜损害及心肌炎(注);而其在被俘期间曾呈现循环衰竭征状,虽经混合医务委员会检查,当时并未查出任何此种征状者;心包病及血管病(闭塞性血栓性血管炎,大血管动脉瘤)等。

  5.消化器之严重慢性病,例如:胃溃疡或十二指肠溃疡;被俘期间实行胃手术之后患;曾患一年以上并严重影响身体健康之慢性胃炎,肠炎或结肠炎;肝硬变;慢性胆囊病等(注)。

  6.泌尿器之严重慢性病,例如:肾脏慢性病与不良之后果;肾结核而实行肾截除术者;慢性肾盂炎或慢性膀胱炎;肾盂积水或肾盂积脓;严重慢性妇科病;正常妊娠及产科病而不可能在中立国收容者等。

  7.中枢及周围神经系统之严重慢性病,例如:一切显著之精神病及精神神经病,如:曾经专家(注)证明之严重性癔病、严重性被俘精神神经病等;曾经俘虏营医师证明之任何癫痫(注);大脑动脉硬化症;持续一年以上之慢性神经炎等。

  8.自主神经系统之严重慢性病,并大大削弱精神或身体健康,显有体重减轻,及体力衰弱。

  9.双目失明,或一目失明,而另一目之视力虽配用矫正眼镜仍不及1者;视力敏度衰退,如经矫正仍不能至少使一目之敏度恢复二分之一者(注);其他重眼病,例如:青光眼;虹膜炎;脉络膜炎;沙眼等。

  10.听觉病,如一耳全聋,而另一耳距离一米即不能辨明普通谈话者(注)等。

  11.严重性代谢机能病,例如:糖尿病需用胰岛素治疗者等。

  12.内分泌腺之严重病,例如:甲状腺中毒症,甲状腺机能迟钝症,阿狄森氏病;垂体病性恶病质,手足搐搦等。

  13.造血器之严重慢性病。

  14.严重之慢性中毒症,例如:铅中毒,汞中毒,吗啡中毒,古碱柯中毒,醇中毒,气体或放射线中毒等。

  15.运动器慢性病显有官能失调,例如:畸形性关节炎,原发性及继发性进行的慢性多关节炎;风湿症并有严重之临床症候等。

  16.难于治疗之严重慢性皮肤病。

  17.任何恶病瘤。

  18.曾患一年之严重慢性传染性病,例如:疟疾显有器官损害阿米巴或杆菌痢疾并有严重的病患;三期内脏梅毒难于治疗者;麻风等。

  19.严重之维生素缺乏病或严重的营养缺乏病。

乙、中立国收容编辑

  下列战俘得送往中立国收容:

  (一)凡受伤之战俘在俘中不象能恢复,但由中立国收容则或可获痊愈或可获相当好转者。

  (二)无论身患任何器官结核之战俘,其在中立国治疗或可获得恢复或至少获得相当好转者,但在被俘前曾被治愈之原发性结核病除外。

  (三)凡战俘患呼吸器,循环器,消化器,神经系统,感觉器,泌尿器,皮肤,运动器等病而需要医治者,若在中立国医治较比在俘中医治显然可有更良好结果者。

  (四)凡战俘在被俘期间因患非结核性肾脏病,曾经施行肾截除术者;患骨髓炎之在恢复期或潜伏期者,患糖尿病无需施行胰岛素治疗者等。

  (五)凡患战争神经病或被俘神经病之战俘。

  患被俘神经病之战俘,在中立国收容医治三个月未见治愈或经过那个时期未显然走上完全治愈之途上者,应予遣返。

  (六)凡患慢性中毒(气体、金属、膺碱等)之战俘,而在中立国治疗特别有利者。

  (七)凡妊娠之女俘,或有婴儿或小孩之女俘。

  下列病例均不得送往中立国收容:

  (一)一切正式证明之慢性神经病。

  (二)一切认为无法医治之器官性或机能性神经病。

  (三)除结核病外,一切易于传染之接触传染病。

二、守 则编辑

  (一)所列之病情一般应尽可能从广义予以解释及适用。因战争或被俘而引起之神经病及精神病病情以及各期结核病,尤应享受此项从宽解释的利益。凡受伤多处之战俘,而无一处伤势足资使其遣返者,亦应本此同一精神予以检查,并适当顾及因受伤多处而引起之精神创伤。

  (二)凡具有直接遣返权利之无疑问的病者,截肢,全盲或全聋,开放性肺结核,精神病,恶性瘤等应由战俘营医生或拘留国指定之军医委员会尽速予以检查遣返。

  (三)凡于战前已有的而迄未转剧之损伤与疾病,以及不妨碍嗣后军役之战伤,均不得享有直接遣返之权。

  (四)本附录之规定应在冲突各国内同样予以解释与适用。各有关国家与当局应予混合医务委员会以一切完成其工作必要的便利。

  (五)上述(一)项内所举之实例仅代表与典型病例。凡与上述规定之病例不完全相符合者应根据本公约第一百一十条之规定及本协定所包含之原则之精神判定之。


  注: 混合医务委员会之决定应大体根据与此等战俘同一国籍之战俘营医生及外科医生所保存之记录,或拘留国医学专家之检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