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德天皇實錄/卷第十

 卷第九 文德天皇實錄
卷第十
 

日本文德天皇實錄卷第十 文德紀十编辑

文德天皇

  起天安二年正月,盡九月

右大臣-正二位臣-藤原朝臣-基經等,奉敕撰

一、公卿上奏議停皇后國忌编辑

 文德天皇

 二年,春正月,甲午朔 ,天皇不聽朝賀。以陰雪也。

 戊戌 ,陰陽寮漏剋鼓,不擊自鳴。

 庚子 ,天皇不幸豐樂院,唯御南殿而觀青馬。賜宴群臣,即如常儀。

 無位-忠貞王,授從四位下。無位-住世王,從五位下。從四位下-春澄朝臣-善繩,從四位上。正五位下-源朝臣-興、南淵朝臣-年名,並授從四位下。從五位上-藤原朝臣-氏雄、橘朝臣-清蔭,並正五位下。從五位下-百濟王-淳仁、橘朝臣-貞雄、藤原朝臣-有貞、大和真人-吉直、藤原朝臣-基經等,並從五位上。正六位上-源朝臣-雙、坂上大宿禰-高道、良岑朝臣-經世、紀朝臣-恒身、文室真人-高岑、橘朝臣-朝雄、藤原朝臣-廣守、藤原朝臣-春江、藤原朝臣-大野、都努朝臣-清貞等,並從五位下。正六位上-興道宿禰-名繼、讚岐朝臣-當世、上毛野朝臣-永世等,並外從五位下。

 辛丑 ,紀朝臣-靜子,授正五位下。安倍朝臣-永子,從五位上。藤原朝臣-丹生子、藤原朝臣-禹能子、藤原朝臣-同子、池田朝臣-宅繼子、甘南備真人-清子等,並從五位下。大和真人-繼子,外從五位下。

 己酉 ,四品-惟喬親王,為大宰權帥。參議-從四位上-源朝臣-多,為信濃守,左兵衛督如故。外從五位下-家原宿禰-繩雄,為主稅頭。從五位下-飯高朝臣-永雄,為大藏少輔。滋野朝臣-善根,為河內守。從四位下-菅原朝臣-是善,為伊勢守,文章博士如故。從五位上-良岑朝臣-長松,為武藏守。從五位下-橘朝臣-最雄,為安房守。從五位上-良岑朝臣-清風,為美濃介,左近衛少將如故。從五位下-田口朝臣-統範,為信濃權介。正四位下-豐江王,為下野守。從五位下-坂上大宿禰-高道,為陸奧介。藤原朝臣-備雄,為越後守。從四位上-清原真人-岑成,為因幡守,大藏卿如故。從五位下-賀茂朝臣-弟岑,為出雲守。從五位上-清原真人-利見,為石見守。從五位下-大中臣朝臣-真主,為美作介。菅野朝臣-繼門,為備前權介。從五位上-百濟王-安宗,為安藝守。從五位下-藤原朝臣-三直,為介。在原朝臣-善淵,為紀伊守。藤原朝臣-春江,為阿波介。從四位下-藤原朝臣-良繩,為讚岐守,右大辨、左近衛中將、勘解由長官如故。從五位下-紀朝臣-本道,為伊豫權介。從五位下-橘朝臣-三夏,為大宰少貳。正五位下-藤原朝臣-興邦,為筑後守,內藏權頭、右衛門佐如故。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正岑,為肥後介。從五位下-藤原朝臣-秀道,為左兵衛佐。

 庚戌 ,停觀大射。命公卿於豐樂殿下,令諸衛府次射之。

 辛亥 ,亦停賭射。

 壬子 ,參河國上言:「木連理。」

 乙卯 ,新成殿內宴如常。

 丙辰 ,從五位下-橘朝臣-良枝,為內匠助。橘朝臣,甘南備真人同祖。葛城王更名橘宿禰諸兄,其裔是也。丹墀真人-貞岑,為民部少輔。菅野朝臣-繼門,為備前介。

 丁巳 ,散位-從五位上-文室朝臣-海田麻呂,卒。海田麻呂者,大納言-從二位-智奴王之孫,從四位下-勳三等-大原之第五子也。弘仁中,入仕校書殿,俄而為常陸大掾,後為主水正。天長始,遷為左馬大允,頻遷為民部大丞。八年正月,敘從五位下,為紀伊守,更遷為伊豫介,還為彈正少弼。承和三年,敘從五位上,後為石見守。卒時年六十九。

 庚申 ,常住寺西南別院火。

 辛酉 ,暴風大雨。

 壬戌 ,前長門守-從五位下-真貞王,弟-正六位上-清貞王等,賜-清原真人姓。

 二月,甲子朔戊辰 ,從五位下-正岑王,為少納言。從四位下-在原朝臣-行平,為中務大輔。從五位下-都努朝臣-清貞,為大監物。正五位下-藤原朝臣-氏雄,為治部大輔。從四位下-藤原朝臣-良仁,為兵部大輔。從五位下-安倍朝臣-良行,為刑部少輔。外從五位下-讚岐朝臣-當世,為大判事。正五位下-高階真人-岑緒,為大藏大輔,左中辨如故。從五位下-橘朝臣-貞雄,為宮內大輔。從五位上-濂原真人-利見,為大膳大夫。從五位下-紀朝臣-春枝,為木工頭,左衛門權佐如故。從五位下-有宗宿禰-益門,為助,主計頭、笇博士如故。文室朝臣-墾田麻呂,為正親正。大神朝臣-宗雄,為彈正少弼。外從五位下-御輔朝臣-永道,為勘解由次官。從五位上-藤原朝臣-有貞,為伊勢權介。從五位上-物部朝臣-廣泉,為參河權介,內藥正、侍醫如故。從四位下-房世王,為武藏權守。從五位上-大和真人-吉直,為權介。外從五位下-廣階宿禰-貞雄,為美濃介。從五位下-良岑朝臣-經世,為越前介。從五位上-良岑朝臣-清風,為播磨權介,左近衛少將如故。從五位下-坂上大宿禰-當道,為備前權介,左近衛少將如故。從五位上-紀朝臣-有常,為肥後權守。從五位上-藤原朝臣-有貞,為右近衛少將,伊勢權介如故。從五位下-紀朝臣-恒身,為右衛門權佐。從五位上-坂上大宿禰-貞守,為左馬頭。從五位下-坂上大宿禰-瀧守,為助。佐伯宿禰-雄勝,為右馬頭。

 辛未 ,公卿上奏曰:「謹檢往事,後太上皇,德崇謙光,不存國忌。而獨留皇后之忌也。勘之禮經,義乖相配。伏請,一准舊典,式從停廢。謹錄事狀,伏聽天裁。」制曰:「可。」

 壬申 ,越後國上言:「木連理。」

 癸酉 ,天皇別召四衛府射手等,令賭射之。前日廢觀,今日更射。

 日暮陰雨,入夜風雨。

 甲戌 ,大雪。

 戊寅 ,修仁王會百高座。

 己卯 ,在周防國正六位上-仁壁神,授從五位下。

 庚辰 ,請僧五十七人於冷然院南殿,限三箇日,轉讀大般若經。

 是日 ,在筑後國高良玉垂神社,火。

 乙酉 ,遣左近衛少將-從五位下-坂上大宿禰-當道,右近衛少將-從五位上-藤原朝臣-有貞等,率左右馬寮官人并近衛,搜捕京中群盜。

 丙戌 ,在伊勢國正六位上-葭原神,預官社。

 己丑 ,在河內國從五位下-伯太彥、伯太姬神,並預官社。

 辛卯 ,從五位上-安倍朝臣-貞行,為右中辨。豐階真人-安人,為大學頭。從五位下-清原真人-道雄,為兵部少輔。從五位下-山田連-春城,為左京亮。正五位下-藤原朝臣-氏雄,為大和守。從五位下-大和真人-吉直,為常陸權介。紀朝臣-本道,為筑前權守。

 閏二月,癸巳朔 ,從五位下-橘朝臣-最雄,為石見守。

 乙巳 ,雨雹。

 正六位上-藤原朝臣-有蔭,授從五位下。

 從五位上-藤原朝臣-本雄,為治部大輔。從五位下-橘朝臣-岑雄,為左京權亮。巨勢朝臣-河守,為右京權亮。從五位下-藤原朝臣-有蔭,為肥前守。

 壬子 ,從五位下-家原宿禰-氏主,為玄蕃頭,笇博士如故。藤原朝臣-興邦,為春宮大進,右衛門佐、筑前守如故。藤原朝臣-廣基,為右馬助。

 是日 ,雨下。通宵不止。

 甲寅 ,前越後守-從五位上-伴宿禰-龍男,被告故殺。下獄。

 丙辰 ,肥後國言:「菊池城院兵庫,皷自鳴。」

 丁巳 ,又鳴。

 戊午 ,在筑前國正四位下-勳八等-田心姬神、湍津姬神、市杵嶋姬神,並授正三位。

 庚申 ,對馬嶋百姓殺守-正七位下-立野連-正岑,并燒官舍民宅者等,下刑官而鞫讞其罪也。


二、遣使鎮謝仁明天皇深草山陵编辑

 三月,壬戌朔丙寅 ,雷雨。

 囚獄司正-正六位上-飯高朝臣-氏文、少令史-從六位下-中臣習宜朝臣-弘門等,下刑官而斷其罪也。

 丁卯 ,請僧卅二人於內裏,轉讀大般若經。

 己巳 ,式部少丞-伴宿禰-春宗,授從五位下。

 外從五位下-占部宿禰-業基,為神祇權大祐。從五位下-伴宿禰-中庸,為侍從。源朝臣-穎,為宮內少輔。從五位上-藤原朝臣-貞敏,為掃部頭。從五位下-淡海朝臣-豐庭,為河內權守。藤原朝臣-大瀧,為陸奧權介。從四位下-房世王,為越中權守。從五位下-伴宿禰-春宗,為出雲守。

 癸酉 ,宣命曰:「天皇恐見毛みも,掛畏深草山陵奏賜部止べと。頃年,恠異屢示,其由卜求,掛畏山陵御在所近地,污穢事觸行己止こと不止之所致卜申世利せり。因茲,參議-左大辨-從四位上-藤原朝臣-氏宗、右大辨-從四位下-藤原朝臣-良繩等差使奉出。此狀且聞食,無咎祟志女しめ倍良波へらば,使等,污穢事可令糾潔見毛みも奏。」

 甲戌 ,公卿上奏曰:「謹勘禮經,天子七廟,舍故而諱新。縘是言之,五月四日贈皇太后國忌,宗親理盡,昭穆疏遠,禮典所宜,須從省除。謹錄事狀,伏聽天裁。」制曰:「可。」

 在周防國二俣神,預官社。

 從五位上-安倍朝臣-貞行,為刑部大輔。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備雄,為少輔。安倍朝臣-良行,為大藏權少輔。藤原朝臣-興邦,為春宮亮,右衛門佐如故。從五位上-藤原朝臣-常永,為尾張權守。清原真人-利見,為越後守。

 乙亥 ,丹波守-從五位上-文室朝臣-助雄,卒。助雄者,中納言-從三位-直世王之第二子也。字王明。少遊大學,略涉經史。未及成名,出就官途。承和元年正月,敘從五位下。十二年八月,為齋宮頭。十四年二月,為大藏少輔。四月,為左少辨。嘉祥三年四月,敘從五位上,為遠江守。仁壽三年正月,為右中辨。齊衡三年正月,為丹波守。卒時年五十二。

 丙子 ,有敕:「令相模介-從五位下-滋野朝臣-安成,講老莊於侍從所。令文章生、學生等五人預聽之。」

 是日 ,召會諸司諸別所能書者,於常寧殿,初令寫般若波羅蜜多理趣經百卷。于時皇子-源-每有、時有,於殿上落髮入道。此夜,有灌頂之事。二人者皇子之得姓者也,每有母多治氏,時有母清原氏。

 庚辰 ,從五位下-丹墀真人-貞峰,為左少辨。從五位下-山田連-春城,為大學助。從五位下-淡海真人-弘岑,為民部少輔。從五位上-豐階真人-安人,為東宮學士,大學頭、美濃權介如故。大枝朝臣-音人,為丹波守。

 癸未 ,在河內國天夷鳥命神,授從五位下。

 甲申 ,地震。

 乙酉 ,從五位下-佐伯宿禰-雄勝,卒。雄勝者,從五位上-勳五等-大野之子也。仁明天皇在東宮之時,殊所親愛。踐祚之日,頻歷數官。承和十五年正月,敘從五位下。天安元年五月,為右近衛少將。六月,兼為但馬權介,後遷為右馬頭、近江權介。卒時卌三。

 從四位下-南淵朝臣-年名,為右京大夫,式部大輔、春宮亮如故。從五位上-坂上大宿禰-貞守,為丹波介。坂上貞守者,坂上鷹主之子。從五位下-坂上大宿禰-瀧守,為伯耆介。坂上瀧守者,坂上鷹養之孫。從四位上-正行王,為美作權守,彈正大弼如故。

 己丑 ,在大和國從五位下-波寶神、波比賣神,並預官社。

 是日 ,無雲而雷。

 辛卯晦 ,雨,請僧百人,相分七十人在內裏,三十人在八省院,三日間,轉讀大般若經。

 夏四月,壬辰朔 ,日有蝕之。

 癸巳 ,從五位下-源朝臣-舒,為雅樂頭。從五位下-在原朝臣-守平,為大膳大夫。從四位下-在原朝臣-行平,為左馬頭。

 先是,刑部大丞-正六位上-石川朝臣-宗主,大錄-正七位上-難波連-清宗等,詐稱官宣作省苻,放免罪人佐伯官人等。是日,下兩人於刑官,鞫定其罪也。

 丁酉 ,伊勢太神宮禰宜-正八位下-神主-河繼,授外從五位下。

 天陰雷雨。夜雨雹,大如碁石,須臾而止。通夜快雨。

 戊戌 ,充越前國氣比神宮寺稻一萬束,為造佛像之料。

 庚子 ,天晴。自今月壬辰,至于己亥連雨。今日初霽。

 是夜 ,寶皇寺,火。俗名鳥戶寺。金堂、禮堂,盡為灰燼。

 辛丑 ,於冷泉院南路,大祓。為遣諸名神社奉幣帛之使也。

 是日 ,宮主-外從五位下-占部宿禰-雄貞,卒。雄貞者,龜策之倫也。兄弟尤長此術。帝在東宮時,為宮主。踐祚之日,為大宮主。齊衡二年正月,敘外從五位下。雄貞本姓卜部,齊衡三年改姓-占部宿禰。性嗜飲酒,遂沈湎卒。時年卌八。

 壬寅 ,終日雨。空中有聲,如雷一度。

 安藝國言上:「守-從五位上-百濟王-安宗,卒。」

 是日 ,遣從四位下-右近衛中將-源朝臣-興,散位-時宗王,從四位上-伊豫守-春澄朝臣-善繩,從五位下-右馬助-藤原朝臣-廣基,陰陽頭-從五位上-藤原朝臣-三藤,散位-從五位下-源朝臣-雙,從四位下-忠貞王,侍從-輔世王,民部大輔-藤原朝臣-仲統,雅樂頭-從五位下-源朝臣-舒,縫殿頭-伴宿禰-須賀雄,散位-從四位下-棟貞王,從五位下-源朝臣-包,從四位上-越中守-源朝臣-啟,從五位下-源朝臣-同,高橋朝臣-淨野等,於諸大神社。宣命曰:「天皇詔旨,恐美毛みも申給倍止べと。御心有所念行天那毛てなも差使,宇豆大幣帛令捧持奉出。此狀聞食,安幣足幣受賜,天皇寶位無動,常磐堅磐護賜助賜,思食御志乎毛をも如御意,天下平安護給矜給倍止べと。恐美毛みも申給波久止はくと申。」

 丙午 ,置下野國大少掾各一員。先是,國上請:「地勢曠遠,人居懸隔,巡檢部內,官員數少。懸,或本作縣。今依諸本定之。」仍許之。

 是夜 ,月蝕。

 丁未 ,尾張國言上:「守-從五位上-藤原朝臣-宗善,卒。宗善,大納言-正三位-真楯之曾孫,山城守-從五位上-永貞第四子也。天長十年三月,敘從五位下。承和四年,為長門守。十一年,為美作介。仁壽二年二月,為左衛門權佐。齊衡二年正月,敘從五位上,為尾張守。卒於任,時年六十四。」

 戊申 ,在大和國從五位上-高屋安倍神,授從四位下。

 庚戌 ,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家宗,為造東大寺大佛長官。

 癸丑 ,在大和國從五位下-波寶神、波比賣神,並授從四位下。

 甲寅 ,地震。

 乙卯 ,夜,大舍人寮,火。追儺方相氏裝束一時滅卻。

 丙辰 ,雷雨。

三、京畿被水害與大學助山田春城卒编辑

 夏五月,辛酉朔壬戌 ,常陸國筑波山神二柱,授四位。

 癸亥 ,陰陽寮率漏刻博士等,於侍從殿,始置漏水。糾院外漏刻之誤。但無金鼓。

 乙丑 ,停騎射走馬之觀,不幸武德殿。

 戊辰 ,有敕:「公卿於武德殿馬場令角走左右馬寮御馬各十疋,令左右近衛各十六人,左右兵衛各三人,春宮坊帶刀舍人三人而騎射。」

 辛未 ,從四位上-清原真人-瀧雄,為中務大輔。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忠宗,為少輔。源朝臣-直,為兵部少輔。源朝臣-穎,為刑部少輔。高橋朝臣-淨野,為宮內少輔。飯高朝臣-永雄,為尾張守。清原真人-清海,為駿河守。清原真人-秋雄,為豐前守。

 是日 ,八幡比咩神,授一品。

 侍從殿漏刻從停止。

 甲戌 ,雨終夜不止。

 先是,高良玉垂神,及比咩神等正殿,遇失火。位記皆被燒損。仍今日勘舊文案,更令書之。但彥神本位從三位,今授正三位。比咩神本位從五位下,今授從四位下。又同神殊授封廿七戶。

 乙亥 ,陰雨不止,洪水汎溢。東西兩河,人馬不通。

 是日 ,宮內卿-從三位-高枝王,薨。高枝王,四品-中務卿-伊豫親王第二子也。為人寬弘,頗習文書。大同初,親王遭害,三子遠配。辛苦流離,不知生計。弘仁改曆,聖皇踐祚,哀親王無辜諸子窮毒,殊降恩赦,免罪入京。返給前年被沒資財田宅。高枝與兄弟相議,均分男女。時人悲歎之。天長三年正月,敘從四位下,為因幡守。承和七年十月,為大舍人頭。嘉祥二年正月,敘正四位下。仁壽四年正月,敘從三位。八月,除大藏卿。天安元年,拜宮內卿。高枝學沙門-空海之書跡,習沙良真熊之琴調,未得其一道,遂至終身。時五十七。不蓄財產,遺令薄葬。

 己卯 ,近江國夷-外從八位下-爾散南公-澤成,為夷長,令把笏。先是,國上請:「俘夷之徒,老少無別,放縱為事,暴亂任意。不加教喻,無人統攝。往年國司等擇勇健者,私置其長。而夷等不服,猶行狼戾。望請,置件夷長,以澤成任之。即預把笏。」仍許之。

 庚辰 ,雨下如注,通宵不止。

 辛巳 ,大雨。

 正五位下-高階真人-岑緒,為左京大夫,左中辨、大藏大輔如故。從四位下-南淵朝臣-年名,為春宮權亮,右京大夫、式部大輔如故。從五位下-坂上大宿禰-瀧守,為駿河介。從四位下-菅原朝臣-是善,為備前權守。從五位下-坂上大宿禰-當道,為介,左近衛少將如故。

 壬午 ,大雨,洪水汎溢,河流盛溢。水勢滔滔,平地浩浩。橋梁斷絕,道路成川。東堀川水入冷然院,庭中如池。左衛門陣直廬浮流,公卿諸司百寮,各率僚下,或草履,或徒跣,競赴水畔。堀決禦流,池魚浮蕩,頳尾甚多。亦左右京被水害,流死者眾矣。

 甲申 ,霖雨初止,天景新晴。

 丙戌 ,地震。

 無雲而雷。

 丁亥 ,夜有流星。入天,長一丈許。

 遣敕使,令巡檢兩京洪水之害。

 于時,散位-從五位上-藤原朝臣-宗成,卒。宗成,參議-從三位-兵部卿-家依之孫,從五位下-三起之長男。宗成,素無才學,頗近邪佞。大同二年,連及伊豫親王事,久棄于世。時人以為事檗此人。右大臣-清原真人-夏野微時,曾為眤友。遭大臣用事。天長六年正月,敘從五位下。九年正月,敘從五位上。家貧窮困,日夕不給而卒。時年七十四。

 戊子 ,無雲而雷。遲明有星,入月魄中。

 己丑 ,出穀倉院穀二千斛,民部廩院米五百斛,大膳職鹽廿五斛,賑給左右兩京苦霖之窮民。

 是日 ,於南大庭大祓。

 六月,庚寅朔辛卯 ,陸奧權介-從五位下-藤原朝臣-大瀧,卒。大瀧,從四位下-今川之孫,正六位上-濂名之長男也。少遊大學,為文章生。承和十五年,為民部少丞。齊衡三年正月,敘從五位下,為武藏介,為刑部少輔。天安元年,為大學頭,遷為宮內少輔。天安二年三月,遷為陸奧權介,不之任卒。時年五十六。

 壬辰 ,雷雨。

 此夜 ,左近衛大宅-年麻呂,於北野見之:「當稻荷神社空中,有兩雞相鬥,其色似赤。相鬥之間,毛羽散落。地雖相隔,見似眼前。良久而止。」此語類妖妄,而記恠也。

 甲午 ,雷雨。

 丙申 ,和泉國言:「霹靂。破官舍六十餘宇,民室屋卅宇,被震死者二人,傷支體者三人,拔折十圍木十九株,殘廢田苗廿許町。」

 己亥 ,夜,有如流星者,經天西落。大如月,光青赤。其後,西方空中有聲,如雷二度。

 庚子 ,早旦有白雲,自艮亙坤。時人謂之旗雲。

 壬寅 ,地震。

 癸卯 ,參議-從四位上-源朝臣-多,為伊勢守,左兵衛督如故。從五位下-坂上大宿禰-岑雄,為侍從。大神朝臣-宗雄,為大監物。都努朝臣-清貞,為大藏少輔。朝原宿禰-良道,為左京亮。藤原朝臣-宜,為勘解由次官。當麻真人-真道,為大和介。紀朝臣-全吉,為美濃權介,右近衛少將、主殿頭如故。從五位上-大和真人-吉直,為安藝守。從五位下-山口伊美吉-西成,為紀伊介。橘朝臣-岑雄,為豐後守。

 甲辰 ,參河國言:「守-從五位下-安倍朝臣-氏主,卒。」氏主,父-散位正六位上友上,少為遊俠,交友博徒。氏主頗善騎射,輕捷如飛。夜追捕偷兒,還為傷胸。明日尋逐,捕賊山真山。仁明天皇在東宮,徵為帶刀舍人。承和十一年二月,敘從五位下,為遠江守。被官使勘責解卻。仁壽三年正月,為參河守。秩滿後,天安元年,更復參河守。卒時年六十五。

 丁未 ,雷雨。近來陽旱,炎氣盛蒸。是日加雨,河水頗溢。

 己酉 ,從五位下-安倍朝臣-良行,為參河守。

 大宰府言:「去五月一日,大風暴雨。官舍悉破,青苗朽失。九國二嶋,盡被損傷。又肥後國菊池城院,兵庫皷自鳴。同城不動倉十一宇,火。」

 大學助-從五位下-山田連-春城,卒。春城,字連城,右京人也。曾祖-白金,為明法博士。律令之義,無所不通。後言法律者,皆咸資准的。春城,年十五入學,依未成人,於堂後聽講晉書。後嵯峨太上天皇欲令皇子-源朝臣-明成大業,而求大學生志學者,將為同學。時春城應徵,與明同房。閱覽諸子百家,遙授丹波權博士,為勉學之資。俄而太上天皇崩,春城失塗悲歎。仁明皇帝欲令春城遂本業,詔侍校書殿,賜閱御書。內藏寮日給其食,即遙授備後權少目。明年春,遷備中權少目。承和十二年夏,對策,下科。明年春,拜少外記,備中權少目如故。帝踐祚,仁壽元年,大嘗會,授外從五位下。二年正月,遙為駿河介。三年春三月,自請之任。傍吏百姓嫌其清察。時部下駿河郡有自伊豆新移神,名阿氣大神國司申官建新社,以祭祀。而禰宜祝等,增以奇異之事,詿誤國司庶人。春城到任,登時考訊,糾其訛偽。自此以後,妖言永絕。歲時祭祀而已。傍吏諸人,服其聰察。其年秋,奉使入京。明年春正月四日,諸儒改判。對策云:「尺木寸玉,非無瑕節。況於大才,古人猶泥。」仍置丁第。齊衡三年正月七日,授從五位下。天安元年二月,拜勘解由次官。同年十二月,遷玄蕃頭。天安二年二月,寢疾。病中遷任左京亮,即拜大學助,左京亮如故。京職匆劇,病不理事。因罷左京亮,以大學助卒。時年卅九。春城,雖長自寒門,而性甚寬裕,言詞正直,無所阿枉。無好小藝,不拘忌祟,頗得儒骨也。

 庚戌 ,遲明。濁霧濛濛,無雲而雷。大風。


四、文德天皇崩御與葬諸田邑山陵编辑

 秋七月,庚申朔甲子 ,從四位上-源朝臣-勤,為宮內卿。外從五位下-御船宿禰-佐世,為大學助。從五位下-清原真人-真貞,為內膳正。平朝臣-實雄,為彈正少弼。

 是日 ,武藏國,上白雌雉一。

 己巳 ,正四位下-彈正大弼-兼美作權守-正行王,卒。正行王者,贈一品-萬多親王第二子也。初與兄-正躬王,受業大學。初太上天皇有詔,徵之命直嵯峨院。天長十年三月,授從四位下,為侍從。時年十八。天皇甚寵遇之。承和五年,兼越中守。九年,遷為左馬頭。十三年,敘從四位上,轉為左京大夫。仁壽元年,除加賀守。齊衡二年,為彈正大弼。天安二年,兼為美作權守。其年,卒於官。正行性,耽文酒,日夕無怠。鷹馬之類,愛翫殊甚。

 辛未 ,宣命雨師、乙訓、水主、貴布禰神等。為祈雨也。入夜,天陰小雨。

 甲戌 ,小雨,良久而止。入夜亦雨。

 丙子 ,天陰微雨,通宵不止。

 是日 ,神祇權大祐-外從五位下-占部宿禰-業基,兼為宮主。

 戊寅 ,雷雨。

 庚辰 ,左右相撲司率樂人,於新成殿前,盛奏亂聲。即使左右相撲。

 甲申 ,小雨。

 丙戌 ,大雨。

 白鷺集太政官廳版位間。記異也。

 丁亥 ,陰霧。

 八月,己丑朔 ,早旦陰霧,須臾天晴。

 是日 ,有敕:「親王公卿及侍從,令陪於東釣臺飲宴,左近衛府間奏音樂。」酣暢之後,或起愉舞,賜祿有差。

 壬辰 ,若狹國言:「兵庫鳴,如振鈴。」

 丙申 ,敕賜二品-賀陽親王,帶劍。

 丁未 ,右大臣-從二位-藤原朝臣-良相侍,言議於帳中。良久,賜御衣罷出。

 是日 ,釋奠。殊有敕,令大學助-外從五位下-御船宿禰-佐世,為座主。

 在山城國從五位下鴨川合神,預名神。

 是夜 ,有雲竟天,自艮至坤,人謂之旗雲。

 戊戌 ,內供奉十禪師-傳燈大法師位-光定,卒。光定,俗姓-贄氏,伊豫國風早郡人也。及至弱冠,遭父母喪,服闋離俗,隱居山林。大同初,向京輦。于時有聞,叡山-最澄大師,心持慈悲,傳止觀宗。三年攀陟,住止觀院。值徒眾屈義真和尚,以為座主,令講摩訶止觀。幸得預聽。最澄大師相悲慰勞。五年春正月十四日,宮中齋會,蒙制得度。天台之度者,從此為濫觴。弘仁三年夏四月十八日,東大寺戒壇受持具足戒。其後敬問大師,學習宗義。五年,至興福寺,與義延法師,共論本宗義,頗有優美之稱。帝屢令光定,與散位-從五位下-真苑宿禰-雜物,對論經義。彼此相難,頗致俳優。帝時以為戲弄之事。最澄上建大乘戒壇之奏,僧綱相共難論,仍付光定返卻。十三年六月四日,最澄卒。後殊被許傳戒,此光定內供奉之力也。帝聞光定在山,資用絕乏,別賜乞食袋,濟山中之急。承和五年四月二日,敘傳燈大法師位。仁壽四年,奉制,起四王院。天安二年秋七月,帝聞年滿八十,恩賞殊異,施度者八人,縑八十疋,調布商布交易布各八十段,綿八十斤,錢八萬貫,米八十石。病卒,時年八十,臈卌七。光定,為人質直,不事服餝。帝悅其質素,殊加憐遇。

 庚戌 ,真言宗始准諸宗,補任諸國講讀師。

 辛亥 ,今宵,天皇倉卒有不豫之事,近侍男女騷動失精。

 壬子 ,帝病劇彌加,言語不通。皇太子侍於嘗藥,公卿大夫候于陣頭。入夜,召文章博士-從四位下-菅原朝臣-是善,令草詔書。太政大臣-從一位-藤原朝臣-良房奉敕,召左右檢非違使,除常赦所不免之外,大辟已下罪人,咸從赦免。雖事觸強竊,而非分明者,同從赦例。

 是夜 ,歲星守牽牛。

 癸丑 ,親王、公卿,候東釣臺。有護夜之事。

 甲寅 ,詔曰:「皇天無親,惟德是輔。人心有鄰,惟惠是懷。朕以寡薄,忝臨太階,豈將巖廊為逸,恒以億兆為念。而人澆俗薄,誠淺偽深。故知方者尠,趣辟者繁。不能以仁義浸漉,以禮讓甄陶,秋典日聞於帷幄,幣罪相係于圜室。觸網履校,既可矜傷。宥過崇恩,彌切心慮。宜洽此愷澤,暢彼甿欝。可大赦天下。天安二年八月廿六日昧爽以前大辟已下,罪無輕重,已發覺、未發覺,已結正、未結正,繫囚、見徒,咸從免除。但八虐、故殺、謀殺、強竊二盜、私鑄錢,常赦所不免者,不在赦限。布告遐邇,俾知朕意。」

 是日 ,薦藥無驗,騷動殊切。諸公卿侍殿上行事,屈名僧五十人於冷然院,令讀大般若經,限以五箇日。入夜,遣諸國固關使,賜敕苻木契。即遣敕使於左右兵庫、左右馬寮,令警固甚嚴。

 乙卯 ,帝崩於新成殿。左右近衛少將率近衛等,陣於東宮直曹西方。大納言-安倍朝臣-安仁,率少納言、近衛少將、主鈴等,令齎璽印樻等,奉入直曹。公卿於藏人所,議御葬事。

 丁巳 ,大納言-安倍朝臣-安仁,於左近衛陣,仰左右近衛、左右兵衛,令著鎧甲。

 皇太子與皇后同輦,移幸於東宮。儀同行幸,但無警蹕。

 九月,己未朔庚申,大納言-安倍朝臣-安仁等,率陰陽權助-滋岳朝臣-川人,助-笠朝臣-名高等,至山城國葛野郡田邑鄉真原岳,點定山陵。按,底本無「九月」云云,僅書「庚申」二字。然據《日本三代實錄》,則事在九月明矣。或有所脫文乎,亦或有意不錄乎。

 辛酉 ,夜,月蝕。

 壬戌 ,始著素服。

 甲子 ,夜葬大行皇帝於田邑山陵。殯葬之禮,一如仁明天皇故事。仁明天皇葬儀,俱見續後紀、文德實錄嘉祥三年三月條。但有方相氏。帝初自登宸極,垂心政事,性甚明察,能知人奸。專思天下昇平之化,不好巡幸遊覽之事。仁壽齊衡之間,頻得嘉瑞,以薦陵廟。至于禁網漸密,憲法頗峻,天下以為明。帝察察官署,屢聞補替遷除之事,吏人還懷廢罷解散之憂。又聖體羸病,頻廢萬機。撫運不長,在位已短。天之降命,蓋有數歟。于時春秋卅有二。

日本文德天皇實錄卷第十 終
 卷第九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