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書紀/卷第十六

日本書紀卷第十六 小泊瀬稚鷦鷯天皇 武烈天皇

小泊瀬稚鷦鷯天皇、億計天皇太子也。母曰春日大娘皇后。億計天皇七年、立爲皇太子。長好刑理。法令分明。日晏坐朝、幽枉必達。斷獄得情。又頻造諸惡。不修一善。凡諸酷刑、無不親覽。國內居人、咸皆震怖。

十一年八月、億計天皇崩。大臣平群眞鳥臣、專擅國政、欲王日本。陽爲太子營宮。了卽自居。觸事驕慢、都無臣節。於是、太子思欲聘物部麁鹿火大連女影媛、遺媒人、向影媛宅期會。影媛會姧眞鳥大臣男鮪。鮪、此云茲寐。恐違太子所期、報曰、妾望、奉待海柘榴市巷。由是、太子欲往期處。遣近侍舍人、就平群大臣宅、奉太子命、求索官馬。大臣戲言陽進曰、官馬爲誰飼養、隨命而已、久之不進。太子懷恨、忍不發顏。果之所期、立歌場衆、歌場、此云宇多我岐。執影媛袖、躑躅從容。俄而鮪臣來、排太子與影媛間立。由是、太子放影媛袖、移𢌞向前、立直當鮪。歌曰、

之裒世能、儺鳴理鳴彌黎麼、阿蘇寐倶屢、思寐我簸多泥儞、都摩陀氐理彌喩。一本、以之裒世易彌儺斗。

鮪答歌曰、

飫瀰能古能、耶陛耶哿羅哿枳、瑜屢世登耶瀰古。

太子歌曰、

飫裒陀㨖鳴、多黎播枳多㨖氐、農哿儒登慕、須衞婆陀志氐謀、阿波夢登茹於謀賦。

鮪臣答歌曰、

飫裒枳瀰能、耶陛能矩瀰哿枳、哿々梅騰謀、儺嗚阿摩之耳彌、哿々農倶彌柯枳。

太子歌曰、

於彌能姑能、耶賦能之魔柯枳、始陀騰余瀰、那爲我與釐據魔、耶黎夢之魔柯枳。一本、以耶賦能之魔柯枳易耶陛哿羅哿枳。

太子贈影媛歌曰、

舉騰我瀰儞、枳謂屢箇皚比謎、拕摩儺羅磨、婀我裒屢柁摩能、婀波寐之羅陀魔。

鮪臣爲影媛答歌曰、

於裒枳瀰能、瀰於寐能之都波拕、夢須寐陀黎、陀黎耶始比登謀、阿避於謀婆儺倶儞。

太子甫知鮪曾得影媛。悉覺父子無敬之狀、赫然大怒。此夜、速向大伴金村連宅、會兵計策。大伴連、將數千兵、傲之於路、戮鮪臣於乃樂山。一本云、鮪宿影媛舍、卽夜被戮。是時、影媛逐行戮處、見是戮已。驚惶失所、悲淚盈目。遂作歌曰、

伊須能箇瀰、賦屢嗚須擬底、舉慕摩矩羅、柁箇播志須擬、慕能娑幡儞、於裒野該須擬、播屢比、箇須我嗚須擬、逗摩御暮屢、嗚佐裒嗚須擬、拕摩該儞播、伊比佐倍母理、拕摩暮比儞、瀰逗佐倍母理、儺岐曾裒遲喩倶謀、柯㝵比謎阿婆例。

於是、影媛收埋既畢、臨欲還家、悲鯁而言、苦哉、今日、失我愛夫。卽便灑涕愴矣、纏心歌曰、

婀嗚儞與志、乃樂能婆娑摩儞、斯々貳暮能、瀰逗矩陛御暮梨、瀰儺曾々矩、思寐能和倶吾嗚、阿娑理逗那偉能古。

冬十一月戊寅朔戊子、大伴金村連謂太子曰、眞鳥賊、可擊。請討之。太子曰、天下將亂。非希世之雄、不能濟也。能安之者、其在連乎。卽與定謀。於是、大伴大連、率兵自將、圍大臣宅。縱火燔之。所撝雲靡。眞鳥大臣、恨事不濟、知身難兔。計窮望絶。廣指鹽詛。遂被殺戮。及其子弟。詛時唯忘角鹿海鹽、不以爲詛。由是、角鹿之鹽、爲天皇所食、餘海之鹽、爲天皇所忌。十二月、大伴金村連、平定賊訖、反政太子。請上尊號曰、今億計天皇子、唯有陛下。億兆欣歸、曾無與二。又頼皇天翼戴、淨除凶黨。英略雄斷、以盛天威天祿。日本必有主。主日本者、非陛下而誰。伏願、陛下仰答靈祗、弘宣景命、光宅日本。誕受銀郷。於是、太子命有司、設壇場於泊瀬列城、陟天皇位。遂定都焉。是日、以大伴金村連爲大連。

元年编辑

元年春三月丁丑朔戊寅、立春日娘子爲皇后。未詳娘子父。是年也、太歲己卯。

二年编辑

二年秋九月、刳孕婦之腹、而觀其胎。三年冬十月、解人指甲、使掘暑預。十一月、詔大伴室屋大連、發言濃國男丁、作城像於水派邑。仍曰城上也。是月、百濟意多郎卒。葬於高田丘上。

四年编辑

四年夏四月、拔人頭髮、使昇樹巓。斮倒樹本、落死昇者爲快。是歲、百濟末多王無道、暴虐百姓。國人遂除、而立嶋王。是爲武寧王。百濟新撰云、末多王無道、暴虐百姓。國人共除。武寧王立。諱斯麻王。是混支王子之子。則末多王異母兄也。混支向倭。時至筑紫嶋、生斯麻王。自嶋還送、不至於京、産於嶋。故因名焉。今各羅海中有主嶋。王所産嶋。故百濟人號爲主嶋。今案、嶋王是蓋鹵王之子也。末多王、是混支王之子也。此曰異母兄、未詳也。

五年编辑

五年夏六月、使人伏入塘楲。流出於外、持三刃矛、刺殺爲快。六年秋九月乙巳朔、詔曰、傳國之機、立子爲貴。朕無繼嗣。何以傳名。且依天皇舊例、置小泊瀬舍人、使爲代號、萬歲難忘者也。冬十月、百濟國遣麻那君進調。天皇以爲、百濟歷年不脩貢職。留而不放。

七年编辑

七年春二月、使人昇樹、以弓射墜而咲。夏四月、百濟王遣斯我君進調。別表曰、前進調使麻那者、非百濟國主之骨族也。故謹遣斯我、奉事於朝。遂有子、曰法師君。是倭君之先也。

八年编辑

八年春三月、使女躶形、坐平板上、牽馬就前遊牝。觀女不淨、沾濕者殺。不濕者沒爲官婢。以此爲樂。及是時、穿池起苑、以盛禽獸。而好田獵、走狗試馬。出入不時。不避大風甚雨。衣温而忘百姓之寒、食美而忘天下之飢。大進侏儒倡優、爲爛漫之樂、設奇偉之戲、縱靡々之聲。日夜常與宮人沈湎于酒、以錦繡爲席。衣以綾紈者衆。冬十二月壬辰朔己亥、天皇崩于列城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