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志第三 天文三 明史
卷二十八
志第四 五行一
志第五 五行二 

志第四 五行一(水)

  史志五行,始自《漢書》,詳錄五行傳說及其佔應。後代作史者因之。粵稽《洪範》,首敘五行,以其爲天地萬物之所莫能外。而合諸人道,則有五事,稽諸天道,則有庶徵。天人相感,以類而應者,固不得謂理之所無。而傳說則條分縷析,以某異爲某事之應,更旁引曲證,以伸其說。故雖父子師弟,不能無所牴牾,則果有當於敘疇之意歟。夫苟知天人之應捷於影響,庶幾一言一動皆有所警惕。以此垂戒,意非不善。然天道遠,人道邇,逐事而比之,必有驗有不驗。至有不驗,則見以爲無徵而怠焉。前賢之論此悉矣。孔子作《春秋》,紀異而說不書。彼劉、董諸儒之學,頗近於術數禨祥,本無足述。班氏創立此志,不得不詳其學之本原。而歷代之史,往往取前人數見之說,備列簡端。揆之義法,未知所處。故考次洪武以來,略依舊史五行之例,著其祥異,而事應暨舊說之前見者,並削而不載云。

  《洪範》曰:「水曰潤下」。水不潤下,則失其性矣。前史多以恆寒、恆陰、雪霜、冰雹、雷震、魚孽、蝗蝻、豕禍、龍蛇之孽、馬異、人痾、疾疫、鼓妖、隕石、水潦、水變、黑眚黑祥皆屬之水,今從之。

  ▲恆寒

  景泰四年冬十一月戊辰至明年孟春,山東、河南、浙江、直隸、淮、徐大雪數尺,淮東之海冰四十餘里,人畜凍死萬計。五年正月,江南諸府大雪連四旬,蘇、常凍餓死者無算。是春,羅山大寒,竹樹魚蚌皆死。衡州雨雪連綿,傷人甚多,牛畜凍死三萬六千蹄。成化十三年四月壬戌,開原大雨雪,畜多凍死。十六年七八月,越巂雨雪交作,寒氣若冬。弘治六年十一月,鄖陽大雪,至十二月壬戌夜,雷電大作,明日復震,後五日雪止,平地三尺餘,人畜多凍死。正德元年四月,雲南武定隕霜殺麥,寒如冬。萬曆五年六月,蘇、鬆連雨,寒如冬,傷稼。四十六年四月辛亥,陝西大雨雪,橐駝凍死二千蹄。

  ▲恆陰

  洪武十八年二月,久陰。正統五年七月戊午、己未及癸亥,曉刻陰沉,四方濃霧不辨人。八年,邳、海二州陰霧彌月,夏麥多損。景泰六年正月癸酉,陰霧四塞,既而成霜附木,凡五日。八年正月甲子,陰晦大霧,咫尺不辨人物。成化四年三月,昏霧蔽天,不見星日者累晝夜。九年三月甲午,四月丁卯,山東黑暗如夜。二十年五月丙申,番禺天晦,良久乃復。二十三年十二月辛卯,大霧不辨人。弘治十五年十一月,景東晝晦者七日。十六年四月辛亥,甘肅昏霧障天,咫尺不辨人物。十八年秋,廣昌大雨霧凡兩月,民病且死者相繼。正德十年四月,鉅野陰霧六日,殺谷。十四年三月戊午,陰晦。嘉靖元年正月丁卯,日午,昏霧四塞。三年,江北昏霧,其氣如藥。天啓六年六月丙戌,霧重如雨。閏六月己未,如之。

  ▲雨雪隕霜

  洪武十四年五月丁未,建德雪。六月己卯,杭州晴日飛雪。二十六年四月丙申,榆社隕霜損麥。景泰四年,鳳陽八衛二三月雨雪不止,傷麥。天順四年三月乙酉,大雪,越月乃止。成化二年四月乙巳,宣府隕霜殺青苗。十九年三月辛酉,陝西隕霜。弘治六年十月,南京雨雪連旬。八年四月庚申,榆社、陵川、襄垣、長子、沁源隕霜殺麥豆桑。辛酉,慶陽諸府縣衛所三十五,隕霜殺麥豆禾苗。九年四月辛巳,榆次隕霜殺禾。是月,武鄉亦隕霜。十七年二月壬寅,鄖陽、均州雨雪雹,雪片大者六寸。六月癸亥,雨雪。正德八年四月乙巳,文登、萊陽隕霜殺稼。丙辰,殺谷。十三年三月壬戌,遼東隕霜,禾苗皆死。嘉靖二年三月甲子,郯城隕霜殺麥。辛未,殺禾。二十二年四月己亥,固原隕霜殺麥。隆慶六年三月丁亥,南宮隕霜殺麥。萬曆二十四年四月己亥,林縣雪。二十六年十一月辛亥,彰德隕霜,不殺草。三十八年四月壬寅,貴州暴雪,形如土磚,民居片瓦無存者。四十四年正月,雨紅黃黑三色雪,屋上多巨人跡。崇禎六年正月辛亥,大雪,深二丈餘。十一年五月戊寅,喜峯口雪三尺。十三年四月,會寧隕霜殺稼。十六年四月,鄢陵隕霜殺麥。

  ▲冰雹

  洪武二年六月庚寅,慶陽大雨雹,傷禾苗。三年五月丙辰,蔚州大雨雹,傷田苗。五年五月癸丑夜,中都皇城萬歲山雨冰雹,大如彈丸。七年八月甲午,平涼,延安綏德、米脂雨雹。九月甲子,鞏昌雨雹。八年四月,臨洮、平涼、河州雹傷麥。十四年七月己酉,臨洮大雨雹,傷稼。十八年二月,雨雹。

  永樂七年秋,保定、浙東雨雹。十二年四月,河南一州八縣雨雹,殺麥。

  正統三年,西、延、平、慶、臨、鞏六府及秦、河、岷、金四州,自夏逮秋,大雨雹。四年五月壬戌,京師大雨雹。五年四月丁酉,平涼諸府大雨雹,傷人畜田禾。六月壬申至丙子,山西行都司及蔚州連日雨雹,其深尺餘,傷稼。八月庚辰,保定大雨雹,深尺餘,傷稼。

  景泰五年六月庚寅,易州大方等社雨雹甚大,傷稼百二十五里,人馬多擊死。六年閏六月乙巳,束鹿雨雹如雞子,擊死鳥雀狐兔無算。

  天順元年六月己亥,雨雹大如雞卵,至地經時不化,奉天門東吻牌摧毀。八年五月丁巳,雨雹。

  成化元年四月庚寅,雨雹大如卵,損禾稼。五月辛酉,又大雨雹。五年閏二月癸未,瓊山雨雹大如鬥。八年七月丙午,隴州雨雹大如鵝卵,或如雞子,中有如牛者五,長七八寸,厚三四寸,六日乃消。九年五月丁巳,雨雹如拳。十三年春,湖廣大雨冰雹,牛死無算。十九年六月乙亥,潞州雨雹,大者如碗。二十年二月丙子,清遠雨雹,大如拳。丙戌,大雷電,復雨雹。二十一年三月己丑夜,番禺、南海風雷大作,飛雹交下,壞民居萬餘,死者千餘人。二十二年三月甲寅,南陽雨雹,大如鵝卵。

  弘治元年三月壬申夜,融縣雨雹,壞城樓垣及軍民屋舍,死者四人。二年三月戊寅,賓州雨雹如雞子,擊殺牧豎三人,壞廬舍禾稼。庚辰,貴州安莊衛大雷,雨雪雹,壞麥苗。四月辛卯,洮州衛雨冰雹,水涌三丈。四年三月癸卯,裕、汝二州雨雹,大者如牆杵,積厚二三尺,壞屋宇禾稼。四月己酉,洮州衛雨雹及冰塊。水高三四丈,漫城郭,漂房舍,田苗人畜多淹死。五年四月乙丑,莒、沂二州,安丘、郯城二縣,雨雹大如酒杯,傷人畜禾稼。六年八月己巳,長子雨雹,大者如拳,傷禾稼,人有擊死者。辛未,雨雹,大如彈丸,平地壅積。八年二月壬申,永嘉暴風雨,雨雹,大如雞卵,小如彈丸,積地尺餘,白霧四起,毀屋殺黍,禽鳥多死。三月己亥,桐城雨雹,深五尺,殺二麥。己酉,淮、鳳州縣暴風雨雹,殺麥。四月乙亥,常州、泗、邳雨雹,深五寸,殺麥及菜。丙子,沂州雨雹,大者如盤,小者如碗,人畜多擊死。六月乙卯,雨雹。七月乙酉,洮州衛雨冰雹,殺禾。暴水至,人畜多溺死者。丙戌,甘肅西寧大雨雹,殺禾及畜。九年五月丙辰,雨雹。十年二月己卯,江西新城雨冰雹,民有凍死者。三月丁卯,北通州雨冰,深一尺。十三年八月戊子,雨雹。丙午,又雨雹。九月壬戌,又雨雹。十四年四月丁酉,徐州、清河、桃源、宿遷雨冰雹,平地五寸,夏麥盡爛。五月乙亥,登、萊二府雨雹殺禾。七月辛卯,雨雹。

  正德元年六月戊辰,宣府馬營堡大雨雹,深二尺,禾稼盡傷。三年四月辛未,涇州雨雹,大如雞卵,壞廬舍菽麥。四年五月甲午,費縣大雨雹,深一尺,壞麥谷。八年十月戊戌,平陽、太原、沁、汾諸屬邑,大雨雹,平地水深丈餘,沖毀人畜廬舍。十一年六月甲戌,宣府大雨雹,禾稼盡死。九月丙申,貴州大雨雹。十二年五月己亥,安肅大雨雹,平地水深三尺,傷禾,民有擊死者。十三年四月壬午,衡州疾風迅雷,雨雹,大如鵝子,棱利如刀,碎屋,斷樹木如剪。

  嘉靖元年四月甲申,雲南左衛各屬雨雹,大如雞子,禾苗房屋被傷者無算。五月己未,蓬溪雨雹,大如鵝子,傷亦如之。二年五月丁丑,大同前衛雨雹。四年四月丁未,大同衛雨雹。五月戊子,固安雨雹。五年五月甲辰,滿城雨雹。六月丁巳,大同縣雨冰雹,俱大如雞子。丁卯,萬全都司及宣府皆雨雹,大者如甌,深尺餘。七月癸未,南豐雨雹,大如碗,形如人面。遂昌雨雹,頃刻二尺,大殺麻豆。六年六月癸丑,鎮番衛大雨雹,殺傷三十餘人。十四年三月辛巳,漢中雨雹隕霜殺麥。四月庚子,開封、彰德雨雹殺麥。十八年五月壬辰,慶都、安肅、河間雨冰雹,大如拳,平地五寸,人有死傷者。二十八年三月庚寅,臨清大冰雹,損房舍禾苗。六月丁卯,延川雨雹如鬥,壞廬舍,傷人畜。三十四年五月庚子,鳳陽大冰雹,壞民田舍。三十六年三月癸未,沂州雨雹,大如盂,小如雞卵,平地尺餘,徑八十里,人畜傷損無算。四十三年閏二月甲申,雨雹。四月庚寅,又雨雹。

  隆慶元年七月辛巳,紫荊關雨雹,殺稼七十里。三年三月辛未,平溪衛雨雹。平地水涌三尺,漂沒廬舍。四月己丑,鄖陽縣雨雹。平地水深二尺。五月癸丑,延綏口北馬營堡雨雹,殺稼七十里。四年四月辛酉,宣府、大同雨雹,厚三尺餘,大如卵,禾苗盡傷。五年四月戊午,大雨雹。六年八月乙丑,祁、定二州大雨雹,傷損禾菽,擊斃三人。

  萬曆元年五月辛巳,雨雹。四年四月丙午,博興大雨雹,如拳如卵,明日又如之,擊死男婦五十餘人,牛馬無算,禾麥毀盡。兗州相繼損禾。五月乙巳,定襄雨雹,大者如卵,禾苗盡損。九年八月庚子,遼東等衛雨雹,如雞卵,禾盡傷。十一年閏二月丁卯,泰州、寶應雨雹如雞子,殺飛鳥無算。五月庚子,大雨雹。十三年五月乙酉,宛平大雨雹,傷人畜千計。十五年五月癸巳,喜峯口大雨雹,如棗慄,積尺餘,田禾瓜果盡傷。十九年四月壬子,雨雹。二十一年二月庚寅,貴陽府大雨雹。十月丙戌,武進、江陰大冰雹,傷五穀。二十三年五月乙酉,臨邑雨雹,盡作男女鳥獸形。二十五年八月壬戌,風雹。二十八年六月,山東大風雹,擊死人畜,傷禾苗。河南亦雨冰雹,傷禾麥。三十年四月己未,大雨雹。三十一年五月戊寅,鳳陽皇陵雨雹。七月丁丑,大雨雹。三十四年七月丙戌,又大雨雹。平地水深三尺。三十六年五月戊子,雨雹。四十一年七月丁卯,宣府大雨雹,殺禾稼。四十六年三月庚辰,長泰、同安大雨雹,如鬥如拳,擊傷城郭廬舍,壓死者二百二十餘人。十月壬午,雲南雨雹。

  天啓二年四月壬辰,大雨雹。

  崇禎三年九月辛丑,大雨雹。四年五月,襄垣雨雹,大如伏牛盈丈,小如拳,斃人畜甚衆。六月丙申,大雨雹。七年四月壬戌,常州、鎮江雨雹,傷麥。八年七月己酉,臨縣大冰雹三日,積二尺餘,大如鵝卵,傷稼。十年四月乙亥,大雨雹。閏四月癸丑,武鄉、沁源大雨雹,最大者如象,次如牛。十一年六月甲寅,宣府乾石河山場雨雹,擊殺馬四十八匹。九月,順天雨雹。十二年八月,白水、同官、雒南、隴西諸邑,千里雨雹,半日乃止,損傷田禾。十六年六月丁丑,乾州雨雹,大如牛,小如鬥,毀傷牆屋,擊斃人畜。

  ▲雷震

  洪武六年十一月戊申,雷電交作。十三年五月甲午,雷震謹身殿。六月丙寅,雷震奉天門。十月甲戌,雷電。十二月己巳,廣州大風雨雷電。十八年二月甲午,雷電雨雪。二十一年五月辛丑,雷震玄武門獸吻。六月癸卯,暴風,雷震洪武門獸吻。

  宣德九年六月甲子,雷震大祀壇外西門獸吻。

  正統八年五月戊寅,雷震奉天殿鴟吻。七月辛未,雷震南京西角門樓獸吻。是日,大同巡警軍至沙溝,風雷驟至,裂膚斷指者二百餘人。九年正月辛亥朔,雷電大雨。閏七月壬寅,雷震奉先殿鴟吻。十一年十二月壬寅,大雨雷電,翼日乃止。十四年六月丙辰,南京風雨雷電,謹身殿災。

  景泰三年六月庚寅,雷擊宮庭中門,傷人。

  天順二年六月己卯,雷震大祀殿鴟吻。四年六月癸丑,雷毀薊州倉廒四。

  成化三年六月戊申,雷震南京午門正樓。五年二月乙卯,又震山川壇具服殿之獸吻。八年四月辛未,始雷。十二年十一月癸亥,南京大雷雨。十三年二月甲戌,安慶大雪,既而雷電交作。十一月辛未冬至,杭州大雷雨。戊寅,荊門州大雷電雨雪。十七年七月己亥,雷震郊壇承天門脊獸。十一月丁酉,江南大雷雨雪。

  弘治元年五月丙子,辰刻,南京震雷壞洪武門獸吻。巳刻,壞孝陵御道樹。六月己酉,又壞鷹揚衛倉樓,聚寶門旗杆。二年四月庚子,又毀神樂觀祖師殿。三年七月壬子,又壞午門西城牆。六年閏五月丁未,薊州大風雷,拔木偃禾,牛馬有震死者。十二月壬戌,南京雷雨,拔孝陵樹。七年六月癸酉,如之。七月丙辰,福州雷毀城樓。八年十二月丙子,長沙大雷電雨雪。丁丑,南昌、彭水俱大雷電,雨雪雹,大木折。十年四月,雷震宣府西橫嶺之南山,傾三十餘丈。七月乙卯,雷擊吉王府端禮門獸吻。十二年四月丙午,雷震楚府承運殿。十四年閏七月庚辰,福州大風雷,擊壞教場旗杆、城樓、大樹。

  正德元年五月壬辰,雷震青州衣甲庫獸吻,有火起庫中。六月辛酉,雷擊西中門柱脊,暴風折郊壇松柏,大祀殿及齋宮獸瓦多墮落者。丙子,南京暴風雨,雷震孝陵白土岡樹。十二月己巳朔,南通州雷再震。四年十二月壬寅,杭州大雨雷電,越二日復作。五年六月丙申,雷震萬全衛柴溝堡,斃墩軍四人。七年五月戊辰,雷震餘干萬春寨旗杆,狀如刀劈。閏五月丁亥,雷震成都衛門及教場旗杆。十年閏四月甲申,薊州賺狗崖、東墩及新開嶺關雷火,震傷三十餘人。十二年八月癸亥,南京祭歷代帝王,雷雨大作,震死齋房吏。十二月庚辰,瑞州大雷電。十六年八月,雷擊奉天門。

  嘉靖二年五月丁丑,雷擊觀象臺。四年七月己丑,雷擊南京長安左門獸吻。五年四月戊寅,雷擊阜城門城樓南角獸吻及北九鋪旗杆。十年六月丁巳,雷擊德勝門,破民屋柱,斃者四人。癸亥,雷擊午門角樓及西華門城樓柱。十五年六月甲申,雷擊南京西上門獸吻,震死男婦十餘人。十六年五月戊戌,雷震謹身殿鴟吻。二十八年六月丁酉朔,雷震奉先殿左吻及東室門槅。三十三年四月乙亥,始雷。三十八年六月丙寅,雷擊奉先殿門外南西二牆。

  隆慶元年八月,大暑雷震。次日,大寒,如嚴冬。是夕,雷震達旦。四年六月辛酉,雷擊圜丘廣利門鴟吻。

  萬曆三年六月己卯,雷擊建極殿鴟吻。壬辰,雷擊端門鴟尾。六年七月壬子,雷擊南京承天門左檐。十三年七月戊子,雷震郊壇廣利門,震傷榜題「利。」字及齋宮北門獸吻。十六年八月壬午,雷震南京舊西安門鐘鼓樓獸頭。十九年五月甲戌,太平路、喜峯路並雷擊,墩臺折,傷官軍。二十一年四月戊戌,雷震孝陵大木。二十二年六月己酉,雷雨,西華門災。七月壬辰,雷擊祈谷壇東天門左吻。二十四年二月己酉夜,酃縣大雷雨,火光遍十餘里。二十五年七月庚寅朔,雷毀黃花鎮臺垣及火器。三十二年五月癸酉,雷毀長陵樓,又毀薊鎮鬆棚路墩臺。三十三年五月庚子,大雷電,擊毀南郊望燈高杆。三十七年八月甲寅,雷劈西城上旗杆。

  泰昌元年十月己未,雷毀淮安城樓。

  崇禎六年十二月丁亥,大風雪,雷電。九年正月甲戌,雷毀孝陵樹。十年四月乙亥,薊州雷火焚東山二十餘里。十二年七月,雷擊破密雲城鋪樓,所貯砲木皆碎。十月乙未立冬,雷電大作。十四年四月癸丑,雷火起薊州西北,焚及趙家谷,延二十餘里。六月丙午,雷震宣府西門城樓。十五年四月癸卯,雷震南京孝陵樹,火從樹出。十六年五月癸巳朔,雷震通夕不止。次日,見太廟神主橫倒,諸銅器爲火所鑠,熔而成灰。六月丙戌,雷震奉先殿鴟吻,槅扇皆裂,銅鐶盡毀。

  ▲魚孽

  嘉靖四十一年二月乙亥,德州九龍廟雨魚,大者數寸。崇禎十年三月,錢塘江木鏚化爲魚,有首尾未變者。

  ▲蝗蝻

  洪武五年六月,濟南屬縣及青、萊二府蝗。七月,徐州、大同蝗。六年七月,北平、河南、山西、山東蝗。七年二月,平陽、太原、汾州、歷城、汲縣蝗。六月,懷慶、真定、保定、河間、順德、山東、山西蝗。八年夏,北平、真定、大名、彰德諸府屬縣蝗。建文四年夏,京師飛蝗蔽天,旬餘不息。永樂元年夏,山東、山西、河南蝗。三年五月,延安、濟南蝗。十四年七月,畿內、河南、山東蝗。宣德四年六月,順天州縣蝗。九年七月,兩畿、山西、山東、河南蝗蝻覆地尺許,傷稼。十年四月,兩京、山東、河南蝗蝻傷稼。正統二年四月,北畿、山東、河南蝗。五年夏,順天、河間、真定、順德、廣平、應天、鳳陽、淮安、開封、彰德、兗州蝗。六年夏,順天、保定、真定、河間、順德、廣平、大名、淮安、鳳陽蝗。秋,彰德、衛輝、開封、南陽、懷慶、太原、濟南、東昌、青、萊、兗、登諸府及遼東廣寧前、中屯二衛蝗。七年五月,順天、廣平、大名、河間、鳳陽、開封、懷慶、河南蝗。八年夏,兩畿蝗。十二年夏,保定、淮安、濟南、開封、河南、彰德蝗。秋,永平、鳳陽蝗。十三年七月,飛蝗蔽天。十四年夏,順天、永平、濟南、青州蝗。景泰五年六月,寧國、安慶、池州蝗。七年五月,畿內蝗蝻延蔓。六月,淮安、揚州、鳳陽大旱蝗。九月,應天及太平七府蝗。天順元年七月,濟南、杭州、嘉興蝗。二年四月,濟南、兗州、青州蝗。成化三年七月,開封、彰德、衛輝蝗。九年六月,河間蝗。七月,真定蝗。八月,山東旱蝗。十九年五月,河南蝗。二十二年三月,平陽蝗。四月,河南蝗。七月,順天蝗。弘治三年,北畿蝗。四年夏,淮安、揚州蝗。六年六月,飛蝗自東南向西北,日爲掩者三日。七年三月,兩畿蝗。嘉靖三年六月,順天、保定、河間、徐州蝗。隆慶三閏六月,山東旱蝗。萬曆十五年七月,江北蝗。十九年夏,順德、廣平、大名蝗。三十七年九月,北畿、徐州、山東蝗。四十三年七月,山東旱蝗。四十四年四月,復蝗。七月,常州、鎮江、淮安、揚州、河南蝗。九月,江寧、廣德蝗蝻大起,禾黍竹樹俱盡。四十五年,北畿旱蝗。四十六年,畿南四府又蝗。四十七年八月,濟南、東昌、登州蝗。天啓元年七月,順天蝗。五年六月,濟南飛蝗蔽天,田禾俱盡。六年十月,開封旱蝗。崇禎八年七月,河南蝗。十年六月,山東、河南蝗。十一年六月,兩京、山東、河南大旱蝗。十三年五月,兩京、山東、河南、山西、陝西大旱蝗。十四年六月,兩京、山東、河南、浙江大旱蝗。

  ▲豕禍

  嘉靖七年,杭州民家有豕,肉膜間生字。萬曆二十三年春,三河民家生八豕,一類人形,手足俱備,額上一目。三十八年四月,燕河路營生豕,一身二頭,六蹄二尾。六月,大同後衛生豕,兩頭四眼四耳。四十七年六月,黃縣生豕,雙頭四耳,一身八足。七月,寧遠生豕,身白無毛,長鼻象嘴。天啓三年七月,辰州玩平溪生豕,豬身人足,一目。四年三月,神木生豕,額多一鼻逆生,目深藏皮肉,合則不見。四月,榆林生豕,一首二身,二尾八足。六月,霍州生豕,二身二眼,象鼻,四耳四乳。崇禎元年三月,石泉生豕類象,鼻下一目甚大,身無毛,皮肉皆白。六年二月,建昌生豕,二身一首,八蹄二尾。十五年七月,聊城生豕,一首二尾七蹄。

  ▲龍蛇之孽

  成化五年六月,河決杏花營,有卵浮於河,大如人首,下銳上圓,質青白,蓋龍卵也。弘治九年六月庚辰,宣府鎮南口墩驟雨火發,龍起刀鞘內。十八年五月辛卯,日午,旋風大起,雲翳三殿,若有人騎龍入雲者。正德七年六月丁卯夜,招遠有赤龍懸空,光如火,盤旋而上,天鼓隨鳴。十二年六月癸亥,山陽見黑龍,一龍吸水,聲聞數里,攝舟及舟女至空而墜。十三年五月癸丑,常熟俞野村迅雷震電,有白龍一、黑龍二乘雲並下,口中吐火,目睛若炬,撤去民居三百餘家,吸二十餘舟於空中。舟人墜地,多怖死者。是夜紅雨如注,五日乃息。十四年四月,鄱陽湖蛟龍鬥。嘉靖四十年五月癸酉,青浦佘山九蛟並起,涌水成河。萬曆十四年七月戊申,舒城大雷雨,起蛟百五十八,跡如斧劈,山崩田陷,民溺死無算。是歲,建昌民樵于山,逢巨蛇,一角,六足如雞距,不噬不驚,或言此肥遺也。十八年七月,猗氏大水,二龍鬥於村,得遺卵,尋失。十九年六月己未,公安大水,有巨蛇如牛,首赤身黑,修二丈餘,所至堤潰。三十一年五月戊戌,歷城大雨,二龍鬥水中,山石皆飛,平地水高十丈。四十五年八月,安丘青河村青白二龍鬥。

  ▲馬異

  永樂十八年九月,諸城進龍馬。民有牝馬牧于海濱,一日雲霧晦冥,有物蜿蜒與馬接。產駒,具龍文,其色青蒼,謂之龍馬云。宣德七年五月,忻州民武煥家馬生一駒,鹿耳牛尾,玉面瓊蹄,肉文被體如鱗。七月,滄州畜官馬,一產二駒,州以爲祥,獻於朝。宣宗曰:「物理之常,何足異也。」

  成化十七年六月,興濟馬生二駒。弘治元年二月,景寧屏風山有異物成羣,大如羊,狀如白馬,數以萬計。首尾相銜,迤邐騰空而去。嘉靖四十二年四月,海鹽有海馬萬數,岸行二十餘里。其一最巨,高如樓。

  ▲人痾

  前史多志一產三男事,然近歲多有,不可勝詳也,其稍異者志之。洪武二十四年八月,河南龍門婦司牡丹死三年,借袁馬頭之屍復生。宣德元年十一月,行在錦衣衛校尉綦榮妻皮氏一產四子。天順四年四月,揚州民婦一產五男。成化十三年二月,南京鷹揚衛軍陳僧兒妻硃氏一產三男、一女。十七年六月,宿州民張珍妻王氏臍下右側裂,生一子。二十年十二月,徐州婦人肋下生瘤,久之漸大,兒從瘤出。二十一年,嘉善民鄒亮妻初乳生三子,再乳生四子,三乳生六子。弘治十一年六月,騰驤左衛百戶黃盛妻宜氏一產三男一女。十六年五月,應山民張本華妻崔氏生須長三寸。是時,鄭陽商婦生須三繚,約百餘莖。嘉靖二年六月,曲靖衛舍人胡晟妻生一男,兩頭四手三足。四年,橫涇農孔方協下產肉塊,剖視之,一兒宛然。五年,江南民婦生妖,六目四面,有角,手足各一節,獨爪,鬼聲。十一年,當塗民婦一產三男一女。十二年,貴州安衛軍李華妻生男,兩頭四手四足。二十七年七月,大同右衛參將馬繼舍人馬錄女,年十七化爲男子。隆慶二年十二月,靜樂男子李良雨化爲婦人。五年二月,唐山民婦生兒從左脅出。萬曆十年,淅川人化爲狼。十八年,南宿州民婦一產七子,膚髮紅白黑青各色。三十七年六月,繁峙民李宜妻牛氏一產二女,頭面相連,手足各分。四十六年,廣寧衛民婦產一猴,二角四齒。是時,大同民婦一產四男。崇禎八年夏,鎮江民婦產一子,頂載兩首,臀贅一首,與母俱斃。十五年十一月,曹縣民婦產兒,兩頭,頂上有眼,手過膝。

  ▲疾疫

  永樂六年正月,江西建昌、撫州,福建建寧、邵武自去年至是月,疫死者七萬八千四百餘人。八年,登州寧海諸州縣自正月至六月,疫死者六千餘人。邵武比歲大疫,至是年冬,死絕者萬二千戶。九年七月,河南、陝西疫。十一年六月,湖州三縣疫。七月,寧波五縣疫。正統九年冬,紹興、寧波、台州瘟疫大作,及明年,死者三萬餘人。景泰四年冬,建昌、武昌、漢陽疫。六年四月,西安、平涼疫。七年五月,桂林疫死者二萬餘人。天順五年四月,陝西疫。成化十一年八月,福建大疫,延及江西,死者無算。正德元年六月,湖廣平溪、清涼、鎮遠、偏橋四衛大疫,死者甚衆。靖州諸處自七月至十二月大疫,建寧、邵武自八月始亦大疫。十二年十月,泉州大疫。嘉靖元年二月,陝西大疫。二年七月,南京大疫,軍民死者甚衆。四年九月,山東疫死者四千一百二十八人。三十三年四月,都城內外大疫。四十四年正月,京師飢且疫。萬曆十年四月,京師疫。十五年五月,又疫。十六年五月,山東、陝西、山西、浙江俱大旱疫。崇禎十六年,京師大疫,自二月至九月止。明年春,北畿、山東疫。

  ▲鼓妖

  洪武五年八月己酉,徐溝西北空中有聲如雷。十一年,瑞昌有大聲如鍾,自天而下,無形。天順六年九月乙巳夜,天無雲,西北方有聲如雷。七年二月晦夜,空中有聲。大學士李賢奏,無形有聲謂之鼓妖,上不恤民則有此異。成化十三年正月甲子,代州無雲而雷。十四年八月戊戌,早朝,東班官若聞有甲兵聲者,辟易不成列,久之始定。弘治六年六月丁卯,石州吳城驛無雲而震者再。十七年六月甲申,江西廬山鳴如雷。嘉靖二十九年二月甲子,隆慶州張山營堡山鳴。萬曆十二年十二月己未,蕭縣山鳴如驚濤澎湃,竟夜不止。二十八年八月戊戌,西北方有聲如雷。天啓七年八月丁巳,莊烈即位,朝時,空中有聲如天鼓,發於殿西。崇禎十二年十二月乙未,蕭縣山鳴。是月,西山大鳴如雷,如風濤。十三年二月壬子,浙江省城門夜鳴。十六年冬,建極殿鴟吻中有聲似鵓鳩,曰:「苦苦」,其聲漸大,復作犬吠聲,三日夜不止。明年三月辛丑,孝陵夜有哭聲,亦鼓妖也。

  ▲隕石

  成化六年六月壬申,陽信雷聲如嘯,隕石一,碎爲三,外黑內青。十四年六月辛亥,臨晉天鳴,隕石縣東南三十里,入地三尺,大如升,色黑。二十三年五月壬寅,束鹿空中響如雷,青氣墜地。掘之得黑石二,一如碗,一如雞卵。弘治三年三月,慶陽雨石無數,大小不一,大者如鵝卵,小者如芡實。四年十月丁巳,光山有紅光如電,自西南往東北,聲如鼓,久之入地,化爲石,大如鬥。十年二月丙申,修武黑氣入地,化爲石,狀如羊首。十二年五月戊寅,朔州有聲,如迅雷,白氣騰上,隕大石三。正德元年八月壬戌,夜有火光落即墨,化爲綠石,圓高尺餘。九年五月己卯,濱州有聲隕石。十三年正月己未,鄰水隕石一。嘉靖十二年五月丁未,祁縣有聲如鼓,火流墜地爲石。四十二年三月癸卯,懷慶隕石。隆慶二年三月己未,保定新城隕黑石二。萬曆三年五月癸亥,有二流星晝隕景州城北,化爲黑石。十七年九月戊午,萬載黑煙騰起,隕石演武廳畔。十九年四月辛酉,遵化隕石二。四十四年正月丁丑,易州及紫荊關有光化石崩裂。崇禎九年九月丁未,太康隕石。

  ▲水潦

  洪武元年六月戊辰,江西永新州大風雨,蛟出,江水入城,高八尺,人多溺死。事聞,使賑之。三年六月,溧水縣江溢,漂民居。四年七月,南寧府江溢,壞城垣。衢州府龍遊縣大雨,水漂民廬,男女溺死。五年八月,嵊縣、義烏、餘杭山谷水涌,人民溺死者衆。六年二月,崇明縣爲潮所沒。七月,嘉定府龍遊縣洋、雅二江漲,翼日南溪縣江漲,俱漂公廨民居。七年八月,高密縣膠河溢,傷禾。八年七月,淮安、北平、河南、山東大水。十二月,直隸蘇州、湖州、嘉興、松江、常州、太平、寧國,浙江杭州俱水。九年,江南、湖北大水。七月,湖廣、山東大水。十年六月,永平灤、漆二水沒民廬舍。七月,北平八府大水,壞城垣。十一年七月,蘇、鬆、揚、臺四府海溢,人多溺死。十月丙辰,河決蘭陽。十二年五月,青田山水沒縣治。十三年十一月,崇明潮決沙岸,人畜多溺死。十四年八月庚辰,河決原武。十五年二月壬子,河南河決。三月庚午,河決朝邑。七月,河溢滎澤、陽武。是歲,北平大水。十七年八月丙寅,河決開封,橫流數十里。是歲,河南、北平俱水。十八年八月,河南又水。是年,江浦、大名水。二十三年正月庚寅,河決歸德。七月癸巳,河決開封,漂沒民居。又海門縣風潮壞官民廬舍,漂溺者衆。是歲,襄陽、沔陽、安陽水。二十四年十月,北平、河間二府水。二十五年正月,河決陽武,開封州縣十一俱水。二十六年十一月,青、兗、濟寧三府水。二十七年三月,寧陽汶河決。二十八年八月,德州大水,壞城垣。三十年八月丁亥,河決開封,三面皆水,犯倉庫。

  永樂元年五月,章丘漯河決岸、傷稼。南海、番禺潮溢。八月,安丘縣紅河決。二年六月,蘇、鬆、嘉、湖四府俱水。七月,湖廣、江西水。九月,河決開封,壞城。三年三月,溫縣水決堤四十餘丈。濟、澇二水溢。八月,杭州屬縣多水,淹男婦四百餘人。七年五月,安陸州江溢,決渲馬灘圩岸千六百餘丈。六月,壽州水決城。是歲,泰興江岸淪於江者三千九百餘丈。渾河決固安。八年五月,平度州濰水及浮糠河決,浸百十三所。七月,平陽縣潮溢,漂廬舍。八月庚申,河溢開封。十二月戊戌,河決汴梁,壞城。九年正月,高郵甓社等九湖及天長諸水暴漲。六月,揚州屬州縣五江潮漲四日,漂人畜甚衆。七月,海寧潮溢,漂溺甚衆。八月,漳、衛二水決堤淹田。九月,雷州颶風暴雨,淹遂溪、海康,壞田禾八百餘頃,溺死千六百餘人。是歲,湖廣、河南水。十年七月,廬溝水漲,壞橋及堤岸,溺死人畜。保定縣決河岸五十四處。十一月,吳橋、東光、興濟、交河、天津決堤傷稼。十二月,安州水決直亭等河口八十九處。十二年十月,臨晉涑河逆流,決姚暹渠堰,流入硝池,淹沒民田,將及鹽池。崇明潮暴至,漂廬舍五千八百餘家。十三年六月,北畿、河南、山東水溢,壞廬舍,沒田禾,臨清尤甚。滏、漳二水漂磁州民舍。十四年夏,南昌諸府江漲,壞民廬舍。七月,開封州縣十四河決堤岸。永平灤、漆二河溢,壞民田禾。福寧、延平、邵武、廣信、饒州、衢州、金華七府,俱溪水暴漲,壞城垣房舍,溺死人畜甚衆。遼東遼河、代子河水溢,浸沒城垣屯堡。十八年夏秋,仁和、海寧潮涌,堤淪入海者千五百餘丈。二十年五月,廣東諸府潮溢,漂廬舍,壞倉糧,溺死三百六十餘人。夏秋,湖廣沔陽江漲,河南北及鳳陽河溢。二十一年五月,峨眉溪水漲,溺死百三十人。八月,瓊州府潮溢,漂溺甚衆。二十二年七月,黃岩潮溢,溺死八百人。九月庚辰,河溢開封。

  洪熙元年六月,驟雨,白河溢,沖決河西務、白浮、宋家等口堤岸。臨漳漳、滏二河決堤岸二十四。真定滹沱河大溢,沒三州五縣田。七月,容城白溝河漲,傷禾稼。渾河決廬溝橋東狼窩口,順天、河間、保定、灤州俱水。

  宣德元年六七月,江水大漲,襄陽、谷城、均州、鄖縣,緣江民居漂沒者半。黃、汝二水溢,淹開封十州縣及南陽汝州、河南嵩縣。三年五月,邵陽、武岡、湘鄉暴風雨七晝夜,山水驟長,平地高六尺。永寧衛大水,壞城四百丈。六月,渾河水溢,決廬溝河堤百餘丈。七月,北畿七府俱水。五年七月,南陽山水泛漲,沖決堤岸,漂流人畜廬舍。六年六月,渾河溢,決徐家等口,順天、保定、真定、河間州縣二十九俱水。河決開封,沒八縣。七年六月,太原河、汾並溢,傷稼。八年六月,江西瀕江八府江漲,漂沒民田,溺死男婦無算。九年正月,沁鄉沁水漲,決馬曲灣,經獲嘉、新鄉,平地成河。五月,寧海縣潮決,徙地百七十餘頃。六月,渾河決東岸,自狼河口至小屯廠,順天、順德、河間俱水。七月,遼東大水。

  正統元年閏六月,順天、真定、保定、濟南、開封、彰德六府俱大水。二年,鳳陽、淮安、揚州諸府,徐、和、滁諸州,河南開封,四五月河、淮泛漲,漂居民禾稼。九月,河決陽武、原武、滎澤。湖廣沿江六縣大水決江堤。三年,陽武河決,武陟沁決,廣平、順德漳決,通州白河溢。四年五月,京師大水,壞官舍民居三千三百九十區。順天、真定、保定三府州縣及開封、衛輝、彰德三府俱大水。七月,滹沱、沁、漳三水俱決,壞饒陽、獻縣、衛輝、彰德堤岸。八月,白溝、渾河二水溢,決保定安州堤。蘇、常、鎮三府俱決,款饒陽、獻縣、衛輝、彰德堤岸。九月,滹沱復決深州,淹百餘里。五年五月至七月,江西江溢,河南河溢。八月,潮決蕭山海塘。六年五月,泗州水溢丈餘,漂廬舍。七月,白河決武清、淳阝縣堤二十二處。八月,寧夏久雨,水泛,壞屯堡墩臺甚衆。八年六月,渾河決固安。八月,台州、鬆門、海門海潮泛溢,壞城郭、官亭、民舍、軍器。九年七月,揚子江沙洲潮水溢漲,高丈五六尺,溺男女千餘人。閏七月,北畿七府及應天、濟南、岳州、嘉興、湖州、台州俱大水。河南山水灌衛河,沒衛輝、開封、懷慶、彰德民舍,壞衛所城。十年三月,洪洞汾水堤決,移置普潤驛以遠其害。夏,福建大水,壞延平府衛城,沒三縣田禾民舍,人畜漂流無算。河南州縣多大水。七月,延安衛大水,壞護城河堤。九月,廣東衛所多大水。十月,河決山東金龍口陽谷堤。十一年六月,渾河溢固安。兩畿、浙江、河南俱連月大雨水。是歲,太原、兗州、武昌亦俱大水。十二年春,贛州、臨江大水。五月,吉安江漲淹田。十三年六月,大名河決,淹三百餘里,壞廬舍二萬區,死者千餘人。河南、濟南、青、兗、東昌亦俱河決。七月,寧夏大水。河決漢、唐二壩。河南八樹口決,漫曹、濮二州,抵東昌,壞沙灣等堤。十四年四月,吉安、南昌臨江俱水,壞壇廟廨舍。

  景泰元年七月,應天大水,沒民廬。三年六月,河決沙灣白馬頭七十餘丈。八月,徐州、濟寧間,平地水高一丈,民居盡圮。南畿、河南、山東、陝西、吉安、袁州俱大水。四年春夏,河連決沙灣。五年六月,揚州潮決高郵、寶應堤岸。七月,蘇、鬆、淮、揚、廬、鳳六府大水。八月,東、兗、濟三府大水,河漲淹田。六年六月,開封、保定俱大水。閏六月,順天大水,灤河泛溢,壞城垣民舍,河間、永平水患尤甚。武昌諸府江溢傷稼。七年六月,河決開封,河南、彰德田廬淹沒。是歲,畿內、山東俱水。

  天順元年夏,淮安、徐州、懷慶、衛輝俱大水,河決。三年六月,谷城、景陵襄水涌泛傷稼。四年夏,湖北江漲,淹沒麥禾。北畿及開封、汝寧大水。七月,淮水決,沒軍民田廬。五年七月,河決開封土城,築磚城御之。越三日,磚城亦潰,水深丈餘。周王后宮及官民乘筏以避,城中死者無算。襄城水決城門,溺死甚衆。崇明、嘉定、崑山、上海海潮沖決,溺死萬二千五百餘人。浙江亦大水。六年七月,淮安大水,潮溢,溺死鹽丁千三百餘人。七年七月,密雲山水驟漲,軍器、文卷、房屋俱沒。

  成化三年六月,江夏水決江口堤岸,迄漢陽,長八百五十丈有奇。五年,湖廣大水。山西汾水傷稼。六年六月,北畿大水。七年閏九月,山東及浙江杭、嘉、湖、紹四府俱海溢,淹田宅人畜無算。九年六月,畿南五府及懷慶俱大水。八月,山東大水。十一年五月,湖廣水。十二年八月,浙江風潮大水。淮、鳳、揚、徐亦俱大水。十三年二月甲戌,安慶大雪。次日大雨,江水暴漲。閏二月,河南大水。九月,淮水溢,壞淮安州縣官舍民屋,淹沒人畜甚衆。十四年四月,襄陽江溢,壞城郭。五月,陝州大水,人多淹死。七月,北畿、山東水。九月,河決開封護城堤五十丈。十八年七月,昌平大水,決居庸關水門四十九,城垣、鋪樓、墩臺一百二。八月,衛、漳、滹沱並溢,自清平抵天津。

  弘治二年五月,河決開封黃沙岡抵紅船灣,凡六處,入沁河。所經州縣多災,省城尤甚。七月,順、永、河、保四府州縣大水。八月,盧溝河堤壞。四年八月,蘇、鬆、浙江水。五年夏秋,南畿、浙江、山東水。七年七月,蘇、常、鎮三府潮溢,平地水五尺,沿江者一丈,民多溺死。九年六月,山陰、蕭山山崩水涌,溺死三百餘人。十四年五月,貴池水漲,蛟出,淹死二百六十餘人,旁邑十二皆大水。七月,廉州及靈山海漲,淹死百五十餘人。閏七月,瓊山颶風潮溢,平地水高七尺。八月,安、寧、池、太四府大水,蛟出,漂流房屋。十五年七月,南京江水泛溢,湖水入城五尺餘。十七年六月,廬山平地水丈餘,溺死星子、德安民,及漂沒廬舍甚衆。

  正德元年六月,陝西徽州河溢,漂沒居民孳畜。二年六月,固原河漲,平地水高四尺,人畜溺死。三年九月,延綏、慶陽大水。五年九月,安、寧、太三府大水,溺死二萬三千餘人。十一月,蘇、鬆、常三府水。六年六月,汜水暴漲,溺死百七十六人,毀城垣百七十餘堵。十二年,順天、河間、保定、真定大水。鳳陽、淮安、蘇、鬆、常、鎮、嘉、湖諸府皆大水。荊、襄江水大漲。十五年五月,江西大水。十六年七月,遼陽湯跕堡大水決城。

  嘉靖元年七月,南京暴風雨,江水涌溢,郊社、陵寢、宮闕、城垣吻脊欄楯皆壞。拔樹萬餘株,江船漂沒甚衆。廬、鳳、淮、揚四府同日大風雨雹,河水泛漲,溺死人畜無算。二年七月,揚、徐復大水。夏、秋間,山東州縣俱大水。八月,蘇、鬆、常、鎮四府大水,開封亦如之。五年六月,陝西五郎壩大水三丈餘,沖決官舍。徐、沛河溢,壞豐縣城。六年秋,湖廣水。十六年秋,兩畿、山東、河南、陝西、浙江各被水災,湖廣尤甚。二十六年七月丙辰,曹縣河決,城池漂沒,溺死者甚衆。二十七年正月,氵幵陽大水沒城。

  隆慶元年夏,京師大水。六月,新河鮎魚口沉運船數百艘。是歲,襄陽、鄖陽水。二年七月,台州颶風,海潮大漲,挾天台山諸水入城,三日溺死三萬餘人,沒田十五萬畝,壞廬舍五萬區。三年閏六月,真定、保定、淮安、濟南、浙江、江南俱大水。七月壬午,河決沛縣,自考城、虞城、曹、單、豐、沛至徐州,壞田廬無算。九月,淮水溢,自清河至通濟閘及淮安城西,淤三十里,決二壩入海。莒、沂、郯城之水又溢出邳州,溺人民甚衆。四年七月,沙、薛、汶、泗諸水驟溢,決仲家淺等漕堤。八月,陝西大水,河決邳州。五年四月,又決邳州,自曲頭集至王家口新堤多壞。是歲,山東、河南大水。

  萬曆元年七月,荊州、承天大水。二年六月,福建永定大水,溺七百餘人。是歲,海鹽海大溢,死者數千人。八月庚午,淮安、揚州、徐州河溢傷稼。三年四月,淮、徐大水。五月,淮水大決。六月,杭、嘉、寧、紹四府海涌數丈,沒戰船、廬舍、人畜不計其數。八月,淮、揚、鳳、徐四府州大水,河決高郵、碭山及邵家口、曹家莊。九月,蘇、鬆、常、鎮四府俱水。四年正月,高郵清水堤決。九月,河決豐、沛、曹、單。十一月,淮、黃交溢。五年閏八月,徐州河淤,淮河南徙,決高郵、寶應諸湖堤。六年六月,清河水溢。七年五月,蘇、鬆、鳳陽、徐州大水。八月,又水。是歲,浙江大水。九年五月,從化、增城、龍門溪壑泛漲,田禾盡沒,淹死男婦無算。七月,福安洪水逾城,漂沒廬舍殆盡。八月,泰興、海門、如皋大水,塘圩坡埂盡決,溺死者甚衆。十年正月,淮、揚海漲,浸豐利等鹽場三十,淹死二千六百餘人。七月,蘇、鬆六州縣潮溢,壞田禾十萬頃,溺死者二萬人。十一年四月,承天江水暴漲,漂沒民廬人畜無算。金州河溢沒城。十四年夏,江南、浙江、江西、湖廣、廣東、福建、雲南、遼東大水。十五年五月,浙江大水。七月,開封及陝州、靈寶河決。是歲,杭、嘉、湖、應天、太平五府江湖泛溢,平地水深丈餘。七月終,颶風大作,環數百里,一望成湖。十六年八月,河決東光魏家口。十七年六月,浙江海沸,杭、嘉、寧、紹、臺屬縣廨宇多圮,碎官民船及戰舸,壓溺者三百餘人。十九年六月,蘇、鬆大水,溺人數萬。七月,寧、紹、蘇、鬆、常五府濱海潮溢,傷稼淹人。九月,泗州大水,州治浸三尺。淮水高於城,祖陵被浸。十月,揚州湖淮漲溢,決邵伯堤五十餘丈,高郵南北閘俱衝。二十年夏秋,真、順、廣、大四府水。二十一年五月,邳州、高郵、寶應大水決湖堤。二十二年七月,鳳陽、廬州大水。二十三年四月,泗水浸祖陵。二十四年秋,杭、嘉、湖三府大水。二十九年八月,沔陽大水入城。三十年六月,京師大水。三十一年五月,成安、永年、肥鄉、安州、深澤,漳、滏、沙、燕河並溢,決堤橫流。祁州、靜海圮城垣、廬舍殆盡。六月,泰安大水,淹八百餘人。八月,泉州諸府海水暴漲,溺死萬餘人。三十二年六月,昌平大水,壞各陵橋道。七月,永平、真、保三府俱水,淹男婦無算。八月,河決蘇家莊,淹豐、沛,黃水逆流灌濟寧、魚臺、單縣。三十五年六月,黃州蛟起,武昌、承天、鄖陽、岳州、常德大水,漂沒廬舍。徽州、寧國、太平、嚴州四府山水大涌,漂人口甚衆。閏六月,京師大水,長安街水深五尺。三十七年九月,福建、江西大水。四十一年六月,通惠河決。七月,京師大水。南畿、江西、河南俱大水。八月,山東、廣西、湖廣俱大水。九月,遼東大水。四十二年,浙江、江西、兩廣俱水。四十四年七月,江西、廣東水。四十六年八月,潮州六縣海颶大作,溺萬二千三百餘人,壞民居三萬間。

  天啓三年,睢寧河決。六年秋,河決匙頭灣,倒入駱馬湖,自新安鎮抵邳、宿,民居盡沒。是歲,順天、永平二府大水,邊垣多圮。

  崇禎元年七月壬午,杭、嘉、紹三府海嘯,壞民居數萬間,溺數萬人,海寧、蕭山尤甚。三年,山東大水。四年六月,又大水。五年六月壬申,河決孟津口,橫浸數百里。七年五月,邛、眉諸州縣大水,壞城垣、田舍、人畜無算。十年八月,敘州大水,民登州堂及高阜者得免,餘盡沒。十三年五月,浙江大水。十四年七月,福州風潮泛溢,漂溺甚衆。十五年六月,汴水決。九月壬午,河決開封硃家寨。癸未,城圮,溺死士民數十萬。

  ▲水變

  洪武五年,河南黃河竭,行人可涉。天順二年十二月癸未,武強苦井變爲甘。弘治十四年八月丙辰,融縣河水紅濁如黃河。十月丙辰,馬湖底渦江水白可鑑,翌日濁如泔漿,凝兩岸沙石上者如土粉,十七日乃澄。丁巳,敘州東南二河白如雪、濃如漿者三日。十五年九月丙戌,濮州井溢,沙土隨水而出。正德十年七月,文安水忽僵立,是日大寒,結爲冰柱,高圍俱五丈,中空旁穴。數日而賊至,民避穴中,生全者甚衆。隆慶六年五月,南畿龍目井化爲酒。萬曆二十二年四月,南京正陽門水赤三日。二十五年八月甲申,蒲州池塘無風涌波,溢三四尺。臨淄濠水忽漲,南北相向而鬥。又夏莊大灣潮忽起,聚散不恆,聚則丈餘,開則見底。樂安小清河逆流。臨清磚板二閘,無風大浪。三十年閏二月戊午,河州蓮花寨黃河涸。四十六年四月,宣武、正陽門外水赤三里,如血,一月乃止。四十七年四月,宣武門響閘至東御河,水復赤。崇禎十年,寧遠衛井鳴沸,三日乃止。河南汝水變色,深黑而味惡,飲者多病。十三年,華陰渭水赤。十四年,山西潞水北流七晝夜,勢如潮涌。十五年,達州井鳴,濠水變血。十六年,松江自五月至七月不雨,河水盡涸,而泖水忽增數尺。

  ▲黑眚黑祥

  洪武十年正月丁酉,金華、處州雨水如墨汁。十四年正月,黑氣亙天。十一月壬午,黑氣亙天者再。二十一年二月乙卯,黑氣亙天。宣德元年二月戊子,北方黑氣東西亙天。八月辛巳,樂安城中有黑氣如死灰。正統元年九月辛亥,未刻,黑氣亙天,自西南屬東北。二年八月甲申,北方黑氣東西亙天。十四年十一月己丑,晡時,西方有黑氣從地而生。景泰元年二月壬寅,黑氣南北亙天。十月辛未,西南黑氣如煙火,南北亙天。二年四月庚辰,有黑氣如煙,摩地而上。天順五年七月己亥朔,東方有黑氣,須臾蔽天。成化七年四月丙辰,雨黑沙如漆。八年三月庚子,黑氣起西北,臨清、德州晝晦。十二年七月庚戌,京師黑眚見。民間男女露宿,有物金睛修尾,狀如犬狸,負黑氣入牖,直抵密室,至則人昏迷。遍城驚擾,操刃張燈,鳴金鼓逐之,不可得。帝常朝,奉天門侍衛見之而譁。帝欲起,懷恩持帝衣,頃之乃定。弘治五年二月己巳,北方黑氣東西亙天。六年八月壬申,南京有黑氣,東西百餘丈。十四年四月辛未,應州黑風大作。十六年二月庚子,宜良黑氣迷空,咫尺莫辨人形。正德七年六月壬戌,黑眚見順德、河間及涿,大者如犬,小者如貓,夜出傷人,有至死者。尋見於京師,形赤黑,風行有聲,居民夜持刁斗相警達旦,逾月乃息。後又見於封丘。十二年閏十二月丁丑夜,瑞州有紅氣變白,形如曲尺,中外二黑氣,相鬥者久之。八年十月癸巳,杭州雨黑水。三十七年三月,衡州黑眚見。隆慶二年四月,天雨黑豆。六年四月,杭州黑霧,有物蜿蜒如車輪,目光如電,冰雹隨之。萬曆二十四年十二月辛卯,同安生黑毛。二十五年二月癸亥,湖州黑雨雜以黃沙。崇禎十年,山東雨黑水,新鄉亦如之。十一年,京師有黑眚,狀如狸,入民家爲祟,半歲乃止。十三年正月丁卯,黑氣彌空者三日。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