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志第四 五行一 明史
卷二十九
志第五 五行二
志第六 五行三 

志第五 五行二(火 木)

  《洪範》曰:「火曰炎上。」火不炎上,則失其性矣。前史多以恆燠、草異、火、木、羽蟲之孽、羊禍、火災、火異、赤眚赤祥皆屬之火,今從之。

  ▲恆燠

  洪熙元年正月癸未,以京師一冬不雪,詔諭修省。正統九年冬,畿內外無雪。十二年冬,陝西無雪。景泰六年冬,無雪。天順元年冬,宮中祈雪。是年,直隸、山西、河南、山東皆無雪。二年冬,命百官祈雪。六年冬,直隸、山東、河南皆無雪。成化元年冬,無雪。五年冬,燠如夏。六年二月壬申,以自冬徂春,雨雪不降,敕諭羣臣親詣山川壇請禱。十年二月,南京、山東奏,冬春恆燠,無冰雪。十一年冬,以無雪祈禱。十五年冬,直隸、山東、河南、山西無雪。十九年冬,京師、直隸無雪。弘治九年冬,無雪。十五年冬,無雪。十八年冬,溫如春,無雪。正德元年冬,無雪。永嘉自冬至春,麥穗桃李實。三年冬,無雪。六年至九年,連歲無雪。十一年冬,無雪。嘉靖十四年,冬深無雪,遣官遍祭諸神。十九年冬,無雪。二十年十二月癸卯,禱雪於神祇壇。二十四年十二月甲午,命諸臣分告宮廟祈雪。三十二年冬,無雪。三十三年十二月壬申,以災異屢見,即禱雪日爲始,百官青衣辦事。三十六年冬,無雪。三十九年冬,無雪。明年,又無雪。帝將躬禱,會大風,命亟禱雪兼禳風變。四十一年至四十五年冬,祈雪無虛歲。隆慶元年冬,無雪。四年冬,無雪。萬曆四年十二月己丑,命禮部祈雪。十六年、十七年、二十九年、三十七年、四十七年,亦如之。崇禎五年十二月癸酉,命順天府祈雪。六年、七年冬,無雪。

  ▲草異

  永樂十六年正月乙丑,同州、澄城、觔陽、朝邑雨谷及蕎麥。正統八年十一月,殿上生荊棘,高二尺。十四年,廣州獄竹牀逾年忽青生葉。成化六年二月戊寅,湖廣應山雨粟。弘治八年二月,枯竹開花,實如麥米。苦蕒開蓮花。六月甲子,黟縣雨豆,味不可食。九年,黃州民家瓜大如鬥,瓤皆赤血。萬曆四十三年四月戊寅,石首雨豆,大小不一,色雜紅黑。崇禎四年、五年,河南草生人馬形,如被甲持矛馳驅戰鬥者然。十三年,徐州田中白豆,多作人面,眉目宛然。

  ▲羽蟲之孽

  萬曆二十五年二月壬午,嶽州民家有鴨,含絮裹火,飛上屋,入竹椽茅茨中。火四起,延燒數百家。四十三年四月壬午,雙鶴銜火,飛集掖縣海神廟殿。明日,廟火。崇禎六年,汝寧有鳥,鳩身猴足。鳳陽惡鳥數萬,兔頭、雞身、鼠足,供饌甚肥,犯其骨立死。

  ▲羊禍

  萬曆三十八年四月,崞縣民家羊產羔,一首、二眼、四耳、二尾、八足。三十九年四月,降夷部產羊羔,人面羊身。

  ▲火災

  洪武元年七月丁酉,京師火,延燒永濟倉。三年二月己巳,大河衛火,燔及廣積庫。七月乙未,寶源局火。甲子,鳳台門軍營火,延燒武德衛軍器局。四年十一月癸亥,京師大軍倉災。五年二月癸未,臨濠府火。壬辰至甲午,京師火,毀龍驤等六衛軍民廬舍。七月丁卯,永清衛軍器庫火。十二月丙戌,京師定遠等衛火,焚及軍器局兵仗。十七年十二月己未,潮州火,官廨民居及倉廩、兵仗、圖籍焚蕩無遺。二十一年二月戊辰,歷代帝王廟火,上元縣治亦災。甲戌,天界、能仁二寺災。二十九年二月辛丑,通州火,燔屋千九百餘。三十年四月甲午,廣南衛火,延燒城樓及衛治倉庫。

  建文二年八月癸巳,承天門災。

  永樂四年十二月辛亥,甌寧王邸第火,王薨。十三年正月壬子,北京午門災。十九年四月庚子,奉天、謹身、華蓋三殿災。二十年閏十二月戊寅,乾清宮災。

  宣德三年三月己亥,東嶽泰山廟火。六年八月,武昌火,延燒楚王宮,譜系敕符俱燼。甲辰,天津右衛北城外火,飛焰入城,燒倉廒。九年二月庚午,京城東南樓火。

  正統二年二月,西鎮吳山廟火。三年八月辛酉,順天貢院火,席舍多焚,改期再試。十二月乙亥,韓府承運殿災。四年三月戊午,代府寢殿火。七年正月,廣昌木廠火,焚松木八千八百餘株。戊午,南京內府火,燔廊房六十餘間,圖籍、器用、守衛衣甲皆空。三月辛未,趙城媧皇寢廟火。十年正月庚寅,忠義前後二衛災。是時太倉屢火,遣官禱祭火龍及太歲以禳之。五月甲申,忠義後衛倉復火。癸巳,通州右衛倉火。十一月丁酉,御花房火。十一年秋,武昌火。死者數百人。十二月乙未,周府災。十二年六月,南京山川壇災。十三年二月癸酉,忠義前衛倉火。十四年六月丙辰夜,南京謹身、奉天、華蓋三殿災。

  景泰二年六月丙子,青州廢齊府火。三年八月戊寅,秦府火。五年春,南京火,延燒數千家。七年九月壬申,寧府火,延燒八百餘家。

  天順元年七月丙寅夜,承天門災。二年五月戊子,器皿廠火。三年九月庚寅,肅州城中火,延燒五千四百餘家,死者六十餘人。四年八月己巳,光祿寺大烹內門火。是歲,楚府頻火,宮殿家廟悉毀。五年三月丁卯,南京朝天宮災。六年六月癸未,楚府火。七年正月丁酉,南京西安門木廠火,延燒皇牆。二月戊辰,會試天下舉人,火作於貢院,御史焦顯扃其門,燒殺舉子九十餘人。

  成化二年九月癸未,南京御用監火。六年十一月己亥,江浦火,延燒二百六十餘家。九年七月庚戌,東直門災。十一年四月壬辰夜,乾清宮門災。十三年十一月壬辰,太倉米麥,歲久蒸浥,自焚百餘石。十八年八月丙午,合州火,延燒千五百餘家。乙卯,楚府火凡三發。十一月戊午,南京國子監火。十二月乙卯,器皿廠火。壬辰,寧河王府火。先有妖夜見,或爲神,或爲王侯,時舉火作欲焚狀,是夜燔府第無遺,冠服器用皆燼。二十年正月戊戌,欽天監火。二十二年六月,臨海縣災,延燒千七百餘家。

  弘治元年三月庚寅,南京內花園火。十一月丁丑夜,南京甲字庫災。二年四月乙未,南京神樂觀火。四年二月戊午,禮部官舍火。六年四月甲寅,刑部官舍火。辛酉夜,南京舊內災。八年三月戊子,鎮東等堡躍火星如鬥,毀公館倉廒,人馬多斃。十一年,自春徂夏,貴州大火。毀官民房舍千八百餘所,死傷者六千餘人。十月甲戌夜,清寧宮災。十二年六月甲辰夜,闕里聖廟災。十二月,建陽縣書坊火,古今書板皆燼。十三年二月乙酉,禮部官舍火。七月甲寅,南城縣空中有火,乍分乍合,流光下墜十餘丈,隱隱有聲,毀軍民廬舍。庚申,永寧衛雁尾山至居庸關之石縱山,東西四十餘里,南北七十餘里,延燒七晝夜。閏七月辛巳,福州城樓毀。八月己未,沈府火。十一月庚辰,寧河府火。十六年三月庚午,遼東鐵嶺衛墜火如鬥。丙子,火起,燒房屋二千五百餘間,死者百餘人。四月戊午,寬河衛倉災,毀米豆四萬餘石。九月戊寅,廣寧衛城火,燔三百餘家。十七年四月丁巳,淮安火焚五百餘家。五月癸巳,正陽門內西廊火,燔武功坊。

  正德元年二月庚寅,鄖陽火,毀譙樓官舍,延百餘家。是歲,寧夏左屯衛紅氣亙天,既而火作,城樓臺堡俱燼。六月庚寅,大同平虜城災,燔藁百萬餘。十一月己亥,臨海縣治火,延燒數千家。七年三月己未,嶧縣有火如鬥,自空而隕,大風隨之,毀官民房千餘間。火逸城外,延及丘木。庚申,成山衛秦皇廟火,屋宇悉毀,像設如故。是月,文登大桑樹火,樹燔而枝葉無損。五月癸酉至閏五月丙子,遼東懿路城火三作,焚官民廬舍之半。九月壬午,玉山火,燔學舍及民居三百餘家。八年六月辛酉,豐城縣西南連隕火星,如盆如鬥。既而火作,至七月初始熄,燔二萬餘家。七月戊子,火隕龍泉縣,焚四千餘家。十月壬寅,饒州及永豐、浮樑火,各燔五百餘家。浮樑學舍災。庚申,臨江火,燔官舍,延八百餘家。九年正月庚辰,乾清宮火。十一年八月丁丑,黔陽火,毀城樓官廨,延七百餘家。十二年正月甲辰,清寧宮小房火。四月,裕陵神宮監火。八月丁卯,南昌火,燔三百家。九月壬午,建安火,燔二百五十餘家。十三年二月己卯,夷陵火,燔七百餘家。八月庚辰,獻陵明樓災。丁酉,延平火,燔五百餘家。十四年四月乙巳,淮安新城火。七月丙辰,泰寧火,燔五千餘家。十五年五月辛卯,靜樂火,燔八百餘家。

  嘉靖元年正月己未,清寧宮後三小宮災。楊廷和言廢禮之應,不報。二月己丑,南京針線廠火。己亥,通州城樓火。二年五月丙子,榮府火。九月戊辰,秦府宮殿火。四年三月壬午夜,仁壽宮災,玉德、安喜、景福諸殿俱燼。五年三月乙酉,趙府家廟火。六年三月丁亥,西庫火。八年十月癸未,大內所房災。十年正月辛亥,大內東偏火。四月庚辰,兵、工二部公廨災,毀文籍。十三年六月甲子,南京太廟火,毀前後殿、東西廡、神廚庫。十五年四月癸卯,山西平虜衛火,盡毀神機官庫軍器。十八年二月乙丑,趙州及臨洺鎮行宮俱火。丁卯,駕幸衛輝,行宮四更火,陸炳負帝出,後宮及內侍有殞於火者。六月丁酉,皇城北鼓樓災。二十年四月辛酉夜,宗廟災。毀成、仁二廟主。二十五年五月壬申,盔甲廠火。二十六年十一月壬午,宮中火,釋楊爵於獄。三十一年八月乙丑,南京試院火。三十五年九月戊辰,杭州大火,延燒數千家。三十六年四月丙申,奉天、華蓋、謹身三殿,文武二樓,午門、奉天門俱災。三十七年正月,光祿寺災。三十八年正月癸未,前軍都督府火。四十年十一月辛亥夜,萬壽宮災。四十四年三月己亥夜,大明門內西千步廊火。

  隆慶二年正月,浙江省城外災。毀室廬舟艦以千計。三月乙亥,乾清、坤寧兩宮,一時俱燼。五年二月壬子,南京廣、惠二倉火。

  萬曆元年十一月己亥,慈寧宮後舍火。三年四月甲戌,工部後廠火。五年十月丙申,禁中火。十一月癸未,宗人府災。十一年十二月庚午夜,慈寧宮災。十二年二月己酉,無逸殿災。十二月癸卯朔,又災。十五年五月甲子,司設監火。十八年三月辛酉,遼東寨山兒堡火,毀城堡器械,傷九十餘人。十九年十二月甲辰,萬法寶殿災。二十一年六月望,太倉公署後樓有砲聲,火藥器械俱燼。二十二年五月壬寅,天火燔鐵嶺衛千餘家。二十四年二月甲寅,潞府門火。三月乙亥,火發坤寧宮,延及乾清宮,俱燼。二十五年二月壬午,杭州火,燒官民房千三百餘間。丙戌,馬湖屏山災,延燔八百餘家,斃二十四人。三月癸卯,泗州大火。燒民房四千餘。盱眙火,燔民房百六十餘間。撥漕糧二萬石以振。六月戊寅,三殿災。火起歸極門,延皇極等殿,文昭、武成二閣,周遭廊房,一時俱燼。十二月甲寅,吏部文選司署火。二十七年十一月壬申,內府火,延燒尚寶司印綬監、工部廊,至銀作局山牆而止。二十八年三月,南陽火,延燒唐府。二十九年正月己巳,鐵嶺衛火,車輛火藥俱燼。八月己卯,大光明東配殿災。三十年二月乙酉,魏國公賜第火。十月丙申,孝陵災。十二月庚子,南海普陀山寺災。三十一年九月戊寅,通州漕艘火。三十三年二月乙丑,御馬監火。五月辛巳,洗白廠火。九月甲午,昭和殿火。丙申,官軍於盔甲廠支火藥,藥年久凝如石,用斧劈之,火突發,聲若震霆,刀槍火箭迸射百步外,軍民死者無數。十一月丁卯,刑部提牢廳火。三十五年二月乙卯,易州神器庫火。四月丁酉,通州西倉火。十月己卯,南京行人司署毀。三十七年正月庚子,慶府火,燔寢宮及帑藏。三月丙戌,武昌火,越二日又火,共燔二百六十餘家。六月,慶府災。十月戊午,朝日壇火。三十八年四月丁丑夜,正陽門箭樓火。三十九年四月戊子,怡神殿災。四十一年五月壬戌,蜀府災,門殿爲燼。四十三年四月壬午,黃花鎮柳溝火,延燒數十里。甲午,蜀府殿庭災。遼東長寧堡自二月至五月,火凡五發,毀房屋人畜無算。閏八月辛亥,通州糧艘火。九月丁丑,湖口稅廨毀。四十四年十一月己巳,隆德殿災。丁亥,南城延喜宮災。四十五年正月壬午,東朝房火,延毀公生門。十一月丙戌,宣禧宮災。四十六年閏四月丁丑夜,開原殷家莊堡臺杆八同時燼。甲申,暖閣廠膳房火。九月壬子,茂陵火。四十七年四月癸酉,盔甲廠火。

  泰昌元年十月丁卯,噦鸞宮災。

  天啓元年閏二月丙戌,昭和殿災。三月甲辰,杭州火,延燒六千餘家。八月戊子,復災,城內外延毀萬餘家。二年五月丙申,旗纛廟正殿災,火藥盡焚,匠役多死者。三年七月辛卯,南京大內左傍宮災。六年五月戊申,王恭廠災,地中霹靂聲不絕,火藥自焚,煙塵障空,白晝晦冥,凡四五里。五月癸亥,朝天宮災。七月庚寅,登州城樓火。七年十月庚子,寧遠前屯火,傷男婦二百餘人。

  崇禎元年四月乙卯,左軍都督府災。五月乙亥,鷹坊司火。丁亥,丁字庫火。七月己卯,公安縣火,毀文廟,延五千餘家。二年十一月庚子,火藥局災。三年三月戊戌,又災。八月癸酉,頭道關災,火器轟擊無餘。六年正月癸丑,濟南舜廟災。七年九月庚申,盔甲廠災。十一年四月戊戌,新火藥局災。傷人甚衆。六月癸巳,安民廠災,震毀城垣廨舍,居民死傷無算。八月丁酉,火藥局又災。

  ▲火異

  成化二十一年正月甲申朔,有火光自中天而少西,墜於下,化爲白氣,復曲折上騰,聲如雷。

  弘治三年三月庚午,儀隴空中有紅白火焰,長三丈餘,自縣治東北流,至正東六十餘里而墜,聲震如雷。八年三月辛卯,廣寧右衛臺杆火,高五寸,杆如故。十年四月辛丑,阜平有火光,長八九尺,大如轆軸,有聲,自東南至西南而墜。

  正德元年三月戊申夜,太原有火如斗大,墜寧化王殿前。廣寧墩臺火發旗杆,凡六。七月壬戌夜,火光墜即墨民家,化爲綠石,圓高尺餘。七年三月丁卯夜,大風雷電,餘干仙居寨有光如箭,墜旗竿上,俄如燭龍,光照四野。士卒撼其旗,飛上竿首,既而其火四散,槍首皆有光如星。十二年五月己亥夜,火隕都察院獄,旋轉久之始滅。十五年六月癸未夜,台州火隕三,大如盤,觸草木皆焦。

  嘉靖五年七月甲申,有火球三,大五六尺,從北墜於東,其光燭天。二十年七月丙戌,火球如鬥,隕左軍都督府中門東,良久乃滅。

  隆慶二年三月戊午,延綏保寧堡城角旗杆出火,灼灼有聲。

  萬曆十四年,保定府民間牆壁內出火,三日夜乃熄。十五年二月,綏靖邊城各堡,脊獸旗杆俱出火。軍士以杖撲之,杖亦生火,三更乃熄。二十年三月,陝西空中有火,大如盆,後生三尾,隕於西北。二十一年二月庚辰夜分,大毛山樓上各獸吻俱有火,如雞卵,赤色,即時雨雪,火上嗟嗟有聲。二十三年九月癸巳夜,永寧有火光,形如屋大,隕於西北。永昌、鎮番、寧遠所見同。二十四年二月戊申夜,鄠縣雷雨,遍地火光,十有餘里。二十五年二月癸亥,平涼瓦獸口出火,水灌不滅。八月甲申,肅、涼二州火光在天,形如車輪,尾分三股,約長三丈。

  天啓六年五月壬寅朔,厚載門火神廟紅球滾出,前門城樓角有數千螢火,併合如車輪。

  崇禎元年,西安有火如碾如鬥者數十,色青,焰高尺許,嘗入民居,留數日乃去。用羊豕禳之,不爲害,自五月至七月而止。十三年六月壬申,鎮安火光如斛,自西墜地,士木皆焦。

  ▲赤眚赤祥

  成化十三年二月甲午,浙江山陰涌泉如血。

  正德元年正月乙酉夜,崇明空中有紅光,曳尾如虹,起東北至西南沒,聲如雷。辛丑,鳳陽紅光發,與日同色,聲如雷。二年八月己亥,赤光見寧夏,長五丈。八年七月甲申,龍泉有赤彈二,自空隕於縣治,形如鵝卵,躍入民居,相鬥久之。

  嘉靖三十三年四月戊子,慈溪民家涌血高尺餘。三十七年五月戊辰,東陽民張思齊家地裂五六處,出血如線,高尺許。血凝,犬就食之,掘地無所見。三十九年二月己未,竹溪民家出血。

  隆慶六年閏二月癸酉,遼東赤風揚塵蔽天。

  萬曆六年七月丁丑,鬆門衛金鐺家涌血三尺,有聲。十三年四月乙丑,虹民王祿投宿姚壘家,見血出於地,驚走至市,市亦流血。鄉人擊器物噪之,乃止。十九年六月庚戌,慈溪茅家浦涌血八處,大如盆,高尺許。血濺船,船即出血,濺人足,足亦出血,數刻乃絕。二十六年九月甲辰,蕭山賈九經家出血,高尺許。

  天啓元年六月庚寅,肇慶民王體積中庭噴血,如跑突泉。

  崇禎七年二月戊午,海豐雨血。八年八月戊寅,宣城池中出血。

  《洪範》曰:「木曰曲直。」木不曲直,則失其性矣。前史多以恆雨、狂人、服妖、雞禍、鼠孽、木冰、木妖、青眚青祥皆屬之木,今從之。

  ▲恆雨

  洪武十三年七月,海康大雨,壞縣治。二十三年十一月,山東二十九州縣久雨,傷麥禾。

  建文元年三月乙卯夜,燕王營於蘇家橋,大雨,平地水三尺,及王臥榻。

  永樂元年三月,京師霪雨,壞城西南隅五十餘丈。七月,建寧衛霪雨壞城。二年七月,新安衛霪雨壞城。八月,霪雨壞北京城五千餘丈。六年七月,思明霪雨壞城。七年九月,浙江衛所五,颶風驟雨,壞城,漂流房舍。八年七月,金鄉衛颶風驟雨,壞城垣公廨。十二年九月,密雲後衛霪雨壞城。二十年正月,信豐雨水壞城,瞿城衛如之。二十一年二月,六安衛霪雨壞城。是歲,建昌守禦所,淮安、懷來等衛,皆霪雨壞城。二十二年二月,壽州衛雨水壞城。三月,贛州、振武二衛雨水壞城。四月,霪雨壞密雲及薊州城。是歲,南、北畿、山東州縣,霪雨傷麥禾甚衆。

  洪熙元年夏,蘇、鬆、嘉、湖積雨傷稼。閏七月,京師大雨,壞正陽、齊化、順成等門城垣。

  九月,久雨壞密雲中衛城。

  宣德元年五月,永嘉、樂清颶風急雨,壞公私廨宇及壇廟。

  正統元年七月,順天、山東、河南、廣東霪雨傷稼。四年夏,居庸關及定州衛霪雨壞城。五年二月,南京大風雨,壞北上門脊,覆官民舟。七年,濟南、青、萊、淮、鳳、徐州,五月至六月霪雨傷稼。九年閏七月,野狐嶺等處霪雨壞城及濠塹墩臺。十一年春,江西七府十六縣霪雨,田禾淹沒。十二年六月,瑞金霪雨,市水丈餘,漂倉庫,溺死二百餘人。十三年四月,雨水壞順天古北口邊倉。五月至六月,鳳陽、徽州久雨傷稼。九月,寧都大雨壞城郭廬舍,溺死甚衆。

  景泰三年,永平、兗州久雨傷禾。大嵩等二十衛所久雨壞城。四年,南畿、河南、山東府十州一,自五月至於八月霪雨傷稼。五年,杭、嘉、湖大雨傷苗,六旬不止。七月,京師久雨,九門城垣多壞。六年,北畿府五、河南府二久雨傷稼,雲南大理諸府如之。七年,兩畿、江西、河南、浙江、山東、山西、湖廣共府三十,恆雨淹田。

  天順元年,濟、兗、青三府大雨閱月,禾盡沒。四年,安慶、南陽雨,自五月至七月,淹禾苗。七年五月,淮、鳳、揚、徐大雨,腐二麥。武昌、漢陽、荊州廬舍漂沒,民皆依山露宿。

  成化元年六月,畿東大雨,水壞山海關、永平、薊州、遵化城堡。八月,通州大雨,壞城及運倉。二年,定州積雨,壞城垣及墩臺垛口百七十三。八年七月,南京大風雨,壞天、地壇、孝陵廟宇。鳳陽大雨,壞皇陵牆垣。九年三月,南京大風雨,拔太廟、社稷壇樹。十三年七月,京城大雨。十四年八月,鳳陽大雨,沒城內民居以千計。十七年七月乙酉,南京大風雨,社稷壇及太廟殿宇皆摧。十八年,河南、懷慶諸府,夏秋霪雨三月,塌城垣千一百八十餘丈,漂公署、壇廟、民居三十一萬四千間有奇,淹死一萬一千八百餘人。

  弘治二年七月,京師霪雨,求直言。三年七月,南京驟雨,壞午門西城壇。七年七月庚寅,南京大風雨,壞殿宇、城樓獸吻,拔太廟、天、地、社稷壇及孝陵樹。自五月至八月,義州等衛連雨害稼。八年五月,南京陰雨逾月,壞朝陽門北城堵。九月,潮州諸府,颶風暴雨壞城垣廬舍。十年七月,安陸霪雨,壞城郭廬舍殆盡。十一年七月,長安嶺暴風雨,壞城及廬舍。十四年六月,義、錦、廣寧霪雨,壞城垣、墩堡、倉庫、橋樑,民多壓死者。十五年六七月,南京大風雨,孝陵神宮監及懿文陵樹木、橋樑、牆垣多摧拔者。十六年五月,榆林大風雨,毀子城垣,移垣洞於其南五十步。十八年三月,雙山堡大雷雨壞城。六月至八月,京畿連雨。

  正德元年七月,鳳陽諸府大雨,平地水深丈五尺,沒居民五百餘家。二年七月,武平大風雨,毀城樓。長泰、南靖大風雨三日夜,平地水深二丈,漂民居八百餘家。十二年,蘇、鬆、常、鎮、嘉、湖大雨,殺麥禾。十三年,應天、蘇、鬆、常、鎮、揚大雨彌月,漂室廬人畜無算。十六年,京師久雨傷稼。

  嘉靖四年六月,登州大雨壞城。十六年,京師雨,自夏及秋不絕,房屋傾倒,軍民多壓死。二十五年八月,京師大雨,壞九門城垣。三十三年六月,京師大雨,平地水數尺。四十五年九月,鄖陽大霪雨,平地水丈餘。壞城垣廬舍,人民溺死無算。

  隆慶元年六月,京師霪雨,遼東自五月至七月雨不止,壞垣牆禾黍。

  萬曆元年七月,霪雨。十一年四月,承天大雨水。十二年正月,喜峯口大風雨,壞各墩臺。十五年五月至七月,蘇、鬆諸府霪雨,禾麥俱傷。六月,京師大雨。二十四年,杭、嘉、湖霪雨傷苗。二十八年七月,興化、莆田、連江、福安大雨數日夜,城垣、橋樑、堤岸俱圮。二十九年春夏,蘇、鬆、嘉、湖霪雨傷麥。三十二年七月,京師霪雨,城崩。三十三年五月丙申,鳳陽大風雨,損皇陵正殿御座。三十九年春,河南大雨。夏,京師、廣東大雨。廣西積雨五閱月。四十二年,浙江霪雨爲災。

  天啓六年閏六月,大雨連旬,壞天壽山神路,都城橋樑。是歲,遼東霪雨,壞山海關內外城垣,軍民傷者甚衆。七年,山東州縣二十有八積雨傷禾。

  崇禎五年六月,大雨。八月,又雨,衝損慶陵。九月,順天二十七縣霪雨害稼。十一年夏,雨浹旬,圮南山邊垣。十二年十二月,浙江霪雨,阡陌成巨浸。十三年四月至七月,寧、池諸郡霪雨,田半爲壑。十五年十月,黃、蘄、德安諸郡縣霪雨。十六年二月戊辰,親祀社稷,大風雨,僅成禮而還。

  ▲狂人

  景泰三年五月癸巳朔,以明日立太子,具香亭於奉天門。有一人自外竟入,執紅棍擊香亭曰:「先打東方甲乙木。」嘉靖十八年,駕將南幸,有軍人孫堂從御路中橋至奉天門下,登金臺,坐久,守門官役無知者。升堂大呼,覺而捕之,乃病狂者。

  ▲服妖

  正德元年,婦女多用珠結蓋頭,謂之瓔珞。十三年正月,車駕還京,令朝臣用曳撒大帽鸞帶。給事中硃鳴陽言,曳撒大帽,行役所用,非見君服。皆近服妖也。十五年十二月,帝平宸濠還京,俘從逆者及懸諸逆首於竿,皆標以白幟,數里皆白。時帝已不豫,見者識其不祥。崇禎時,朝臣好以紗縠、竹籜爲帶,取其便易。論者謂金銀重而貴,紗籜賤而輕,殆賤將乘貴也。時北方小民制幘,低側其檐,自掩眉目,名曰:「不認親」。其後寇亂民散,途遇親戚,有飲泣不敢言,或掉臂去之者。

  ▲雞禍

  弘治十四年,華容民劉福家雞雛三足。十七年六月,崇明民顧孟文家雞生雛,猴頭而人形,身長四寸,有尾,活動無聲。嘉靖四年,長垣民王憲家雞抱卵,內成人形,耳目口鼻四肢皆具。萬曆二十二年六月,靖邊營軍家雌雞化爲雄。崇禎九年,淮安民家牝雞啼躍,化爲雄。十年,宣武門外民家白雞,喙距純赤,重四十斤。或曰此皦也,所見之處國亡。十四年,太倉衛指揮姜周輔家雞伏子,兩頭四翼八足。

  ▲鼠妖

  萬曆四十四年七月,常、鎮、淮、揚諸郡,土鼠千萬成羣,夜銜尾渡江,絡繹不絕,幾一月方止。四十五年五月,南京有鼠萬餘,銜尾渡江,食禾稼。崇禎七年,寧夏鼠十餘萬,銜尾食苗。十二年,黃州鼠食禾,渡江五六日不絕。時內殿奏章房多鼠盜食,與人相觸而不畏,亦鼠妖也。至甲申元旦後,鼠始屏跡。又秦州關山中鼠化鵪鶉者以數千計。十五年二月,羣鼠渡江,晝夜不絕。十月,榆林、定邊諸堡鼠生蝦蟆腹中,一生數十,食苗如割。

  ▲木冰

  洪武四年正月戊申,木冰。六年十二月乙丑,雨木冰。十一年正月丁亥,雨木冰。二十二年正月甲戌,雨木冰。正統三年十月丁丑曉,木介。天順七年十月甲辰,雨木冰。八年正月乙丑,雨木冰。成化十六年正月辛卯曉,雨木冰。二十三年十二月戊辰曉,木介。隆慶三年十一月癸巳,木冰。萬曆十四年冬,蘇、松木冰。崇禎元年十一月,陝西木冰,樹枝盡折。其後大河以北,歲有此異。

  ▲木妖

  弘治八年,長沙楓生李實,黃蓮生黃瓜。九年三月,長寧楠生蓮花,李生豆莢。嘉靖三十七年十月戊辰,泗水沙中涌出大杉木,圍丈五尺,長六丈餘。隆慶五年四月,杭州慄生桃。萬曆十八年五月丁卯,祖陵大松樹孔中吐火,竟日方滅。二十三年十二月癸亥,皇陵樹顛火出,延燒草木。天啓六年四月癸巳,白露著樹如垂綿,日中不散。十月辛酉,南京西華門內有煙無火。禮臣往視,乃舊宮材木,瘞土中久,煙自生,土石皆焦。以水沃之,三日始滅。崇禎六年五月癸巳,霍山縣有木甑飛墮,不知所自來。七年二月丁巳,太康門牡自開者三,知縣集邑紳議其事,樑墮而死。

  ▲青眚青祥

  宣德元年八月辛巳,東南天有青氣,狀如人叉手揖拜。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