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實錄/世宗肅皇帝實錄/序

  明實錄/世宗肅皇帝實錄
進實錄表 

  我皇祖世宗肅皇帝御曆凡四十有五年,視我祖宗列聖,享國最久。豐功偉績,炳燿鏗鍧。充滿天地,不可殫述。自我穆考初禩,即命儒臣纂修實錄,緒業未竟,至予[1]沖人嗣大曆服,又五年始克成之,蓋其紀載之不易如此。

  昔周成王幼而踐祚,其君臣相詔戒,亦惟曰單文,祖德曰咸成,文王功不怠于時,沐浴膏澤,海內安瀾而惓惓思艱 [2] ,毖患雅頌作焉,此周家所以為有道之長也。

  洪惟皇祖躬秉聖資,出撫興運。剗奸剔蠹,丕舉王綱。立極建中,肇修人紀。凡諸大政令之因革,大典禮之制作,咸稽謀于天。會通古今,經畫自心。毅然獨斷,一洗俗吏。牽跡經生,守文之陋,執之不疑,用能廓清垢氛,興建廢墜,五禮式敘,百度惟貞,羣工奔走以受成,萬姓傾心而嚮化。卒之幽明協順,中外敉寧,聲教暨於交南,威靈憺于窮朔。蓋舉我太祖 [3] 、成祖丕造之光烈,而覲揚之巍巍乎盛矣。臨御滋久,雖垂衣深拱,而宵旰幾康之儆不忘于心。諸邊奏報、臣下建言,手批立決,無滯晷刻。萬幾稍暇,則又繙經史、問農桑,即文王日昃不遑,何以加焉?蓋嘗勒豳風、無逸於亭,召對群臣於便殿、於西苑,諄諄以天戒人窮為慮,而重念宮生內長之主宴安遊娛,忘其先烈,朕三復仰止,未嘗不流涕也。深惟眇眇之身,早賜鴻業,未燭理道。

  仰藉我皇祖憂勤所詔,數年以來,時和人康,邊圉寧泰,災沴盜賊之憂不作,紹庭雖遠,餘澤弘深,其敢忘所自乎?蓋文王之後,有武王纘緒,而受命日淺,至于成王始克。追揚盛美,紀于竹書。顧朕雖德弗類,而所乘之時,與地亦有不得而辭者,用以史臣所輯《實錄》五百六十六卷、《寶訓》二十四卷,敬薦祖廟並告成事于皇考。以上慰二后在天之靈,附于周家詠歌勤苦慎始如終之義,乃若體裁義例,一遵累朝舊章,茲不復贅云。

  謹序。

  萬曆五年八月十九日

校勘記编辑

  1. 原作「於」,據《館本》改作「予」。
  2. 原作「維」,《館本》誤,當作「艱」。
  3. 原作「我舉」,疑應作「舉我」。
  ↑返回頂部 進實錄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