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小史/卷10

 卷九 明朝小史
卷十
卷十一 

卷十•弘治紀编辑

居安樂室编辑

帝母太后紀氏,憲宗時在御妻列,得進御有娠。時昭德宮萬貴妃特幸,知之而恚,痛楚之。憲宗陰令托病,出居安樂室,以痞報,而屬門宮護視之。及生,紀後乳不給,太監張敏使女侍以粉餌哺之。彌月,憲宗廢後吳氏,保抱惟謹,終不令貴妃知。已而萬貴妃子悼恭太子薨,禁中漸傅西宮有一皇子,上甚念之,然慮為萬妃所忌,陽弗聞。其後太監張敏乃厚結貴妃主宮太監段英,乘間為貴妃言,貴妃內實多智,念已不復育,乃大驚曰:何不早令我知?遂啟上召見,憲宗持之泣下,時已六歲矣,遂立為皇太子,登大位焉。

四種書日課编辑

帝在青宮時,仁孝恭儉,居諒暗管麻未嘗去體,久絕酒肉。每朝退,苫坐於靈幄側,哀擗之餘,不釋卷籍。所覽者四種書,分作日課,旨義稍有未得,即召問儒臣法吏。四籍,即《孝經》、《尚書》、《朱熹家體》、《大明律》也。

馬異编辑

戊申歲二月二十六日,浙東處州景寧縣北屏風山有白馬成群,首尾相御,從牛首山迤邐騰空而去。是年陝西天門開,人馬百萬,自下而入。

歷代傳國璽编辑

陝西都指揮使楊敬等奏,據西安府鄠縣道安里軍人毛志學等狀,弘治十三年六月二十二日午時,在本里趙棆村沉河水邊澡浴,得一玉璽,臣等辨得篆文,係是「受命於天,既壽永昌」八字,皆有螭紐,其色洗白,光彩異常。厚一寸,連紐高二寸,方圍一尺四寸,四角完全。篆文明朗,刻劃奇古,絕無瑕玷。巡撫右都御史熊翀會驗,此即歷代傳國璽也。除璽該熊翀差官齎進外,謹具奏聞。

辨析陳字编辑

帝平日好親儒臣,一日經筵,學士劉機進講「責難於君,謂之恭」二句。上注聽久之,俯賜清問,因辨析「陳」字之義。劉倉卒進講,語不達意。上謂之曰:此即敷陳王道之陳也。群臣叩首謝,又問何以不講末句?答以不敢。上曰:何害?善者可感善心,惡者可懲逸志,自今不必忌諱。

毓秀亭编辑

帝時李廣太監以左道見寵,權傾中外,大臣多賄求之。戊午歲,建毓秀亭於萬壽山上。既成後,適一小公主患痘瘡,眾醫莫效,廣飲以符水遂殤,宮中方歸咎於廣。未幾,清寧宮災,有謂亭之建年月不利,犯坐殺,向太歲,故有此災。太皇太后怒云:今日李廣,明日李廣,興工動土,致此災禍。累朝所積,一旦灰燼。廣懼,飲鴆死。訃聞,上意其所藏必有奇方秘書,即命內侍搜索,奉命者遂封其外宅,搜得一帙納賄簿籍進之,簿中所載某送黃米幾百石,某送白米幾千石,通計數百萬石。上因詢左右曰:廣所食幾何,乃受許多米。對曰:黃米即金,白米即銀。因悟廣髒濫如此,遂籍沒之。

女生髭编辑

帝末年,隨州應山縣女子,生髭長三寸餘,見於邸報。

紀異编辑

十年下五月,京師風霾,各省俱天鳴地震。

黃袍乘龍编辑

帝之賓天日,大風折木,黃沙四塞,有見黃袍人乘龍而上焉。

石中有水编辑

帝之山陵,經理皆出臣閽。吏部郎中楊子器知石中有水,上疏,閽懼罪,曲為掩飾,子器伏罪,中外惜之。

啖瓜出言编辑

帝之崩,病熱也。院判劉文泰以熱劑進,上渴甚,執不可。閹宦有進瓜者,上啖之,僅能出言。召大臣受顧命,於是文泰下獄。

兩人不可執按编辑

太監何文鼎以皇親入禁城,觀燈諸事極言,下錦衣衛雜治,究所主者。文鼎曰:有兩人,但不可執按。曰:姑言之。曰:孔子、孟子也。文鼎死,猶能於禁中拽銅缸作聲。

弄兒编辑

帝登極之日,有掌酒內官,攜其所弄兒入內,俄以禁嚴不得出,懼而投之酒饑,為同輩所發。上怒曰:是兒奚罪?立命斬之。諸太監叩頭請貸曰:今日吉辰不宜刑戮。上不聽命,請璫盛服觀刑。

雨石编辑

庚戌歲三月,陝西慶陽府雨石無數,大者如鵝鴨卵,小者如雞頭實,皆作人言。

印熱编辑

甲寅歲六月六日,蘇州衛銅印大熱,不可持,以布裹而用,久之始復。

散裝编辑

光祿寺凡供用內府醮祭果品,俱用簇飣,僦工甚費,廚役恒苦之。帝察知其狀,命改為散裝,且曰:奉天格祖在誠孝,不在侈美也。自後率以為例。

若無嘩编辑

帝嘗引青宮夜出宮間行,至六科廊,青宮大聲言此何所?帝搖手曰:若無嘩,此六科所居。太子曰:六科非上臣乎?帝曰:祖宗設六科,糾君德闕違,脫有聞,糾劾疏立至矣。


 卷九 ↑返回頂部 卷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