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渚紀聞/卷07

目錄 春渚紀聞
◀上一卷 卷七 詩詞事略 下一卷▶


牧之詩誤编辑

十洲記載,鳳麟洲上多麟鳳,人取鳳咮及麟角合煎為膠,號集賢膠,又名連金泥。漢武帝時,西國王使至,獻膠四兩,嘗於上林續弦者是也。而杜牧之詩有「天上鳳凰難得髓,何人解合續弦膠」, 【天上鳳凰難得髓,何人解合續弦膠 按杜牧讀韓杜集云:「杜詩韓集愁來讀,似倩麻姑癢處搔。天外鳳凰誰得髓,無人解合續弦膠。」何薳引此詩,將「外」作「上」,「誰」作「難」。】 恐髓字誤。然髓亦安可為膠也。

冬瓜堰詩誤编辑

雲溪友議載酒徒朱冲嘲張祜云: 【朱冲嘲張祜云 「祜」,原作「祐」,據絳帖刻宋太宗趙光義草書唐詩,張祜的祜從古今的「古」字而改。】「白在東都元已薨,鸞臺鳳閣少人登。冬瓜堰下逢張祜,牛矢灘邊說我能。」以祜時為堰官也。按承吉以處士自高,諸侯府爭相辟召,性狷介不容物,輒自劾去,豈肯屈就堰官之辱耶。金華子雜說云:祜死,子虔望亦有詩名,嘗求濟於嘉興裴弘慶,署之冬瓜堰官,虔望不服,宏慶曰:祜子守冬瓜已過分矣。此說似有理也。

作文不憚屢改编辑

自昔詞人琢磨之苦,至有一字窮歲月,十年成一賦者。白樂天詩詞,疑皆衝口而成,及見今人所藏遺藳,塗竄甚多。歐陽文忠公作文既畢,貼之牆壁,坐臥觀之,改正盡善,方出以示人。薳嘗於文忠公諸孫望之處,得東坡先生數詩藳,其和歐叔弼詩云「淵明為小邑」,繼圈去「為」字,改作「求」字,又連塗「小邑」二字,作「縣令」字,凡三改乃成今句。 【 凡三改乃成今句 「三」,津逮本作「二」。】至「胡椒銖兩多,安用八百斛」,初云「胡椒亦安用,乃貯八百斛」,若如初語,未免後人疵議。又知雖大手筆,不以一時筆快為定,而憚於屢改也。

司馬才仲遇蘇小编辑

司馬才仲初在洛下,晝寢,夢一美姝牽帷而歌曰:「妾本錢塘江上住。花落花開,不管流年度。燕子銜將春色去,紗牕幾陣黃梅雨。」才仲愛其詞,因詢曲名,云是黃金縷,且曰後日相見於錢塘江上。及才仲以東坡先生薦,應制舉中等,遂為錢塘幕官,其廨舍後,唐蘇小墓在焉。時秦少章為錢塘尉,為續其詞後云:「斜插犀梳雲半吐。檀板輕籠,唱徹黃金縷。夢斷彩雲無覓處,夜涼明月生春渚。」 【斜插犀梳雲半吐至夜涼明月生春渚 「輕籠」,詞綜作「輕敲」。「春渚」,詞綜作「南浦」,說郛本作「春浦」。】不踰年而才仲得疾,所乘畫水輿艤泊河塘,柁工遽見才仲攜一麗人登舟,即前聲喏,繼而火起舟尾,狼忙走報,家已慟哭矣。

劉景文夢代晉文公编辑

東坡先生稱劉景文博學能詩,凜凜有英氣,如三國陳元龍之流。元祐五年,坡守錢塘,景文為東南將領,佐公開治西湖,日由萬松嶺以至新堤,坡在穎州和景文詩有:「萬松嶺上黃千葉,載酒年年踏松雪。劉郎去後誰復來,花下有人愁斷絕。」謂此。後坡薦景文,得隰州以歿。景文晚歲,常夢與晉文公神交,夢中酬唱甚多,家有編錄。既至隰州,三日謁神祠,出東城所歷之地及拜瞻神像,曉然夢中往還文公及每至所在也。一日夢文公云:「已受帝旨,得景文為代。」月餘,景文得疾,郡人有宿郊外者,見郡守嚴衞而入文公祠中,凌晨趨府,公已屬纊矣。

趙德麟跋太白帖编辑

「雖自九天分派,不與萬李同林。步處雷驚電繞,空餘翰墨窺尋。」此趙德麟跋薳所藏李太白醉草後,其實自謂也。

暨氏女野花詩编辑

建安暨氏女子,十歲能詩。人令賦野花詩,云:「多情樵牧頻簪髻,無主蜂鶯任宿房。」觀者雖加驚賞,而知其後不保貞素。竟更數夫;流落而終。

王子直誤疵坡詩编辑

王子直詩話云,東坡先生作程筠歸真亭詩有「會看千字誄,木杪見龜趺」,龜趺是碑座,不應見於木杪,指以為病。初不知亭在山半,自下望碑,則龜趺正在木杪,豈真在木上耶。杜子美北征詩云:「我行已水濱,我僕猶木末。」豈亦子美之僕,留掛木末,如猿猱耶!

泖茆字異编辑

松陵唱和詩陸魯望賦吴中事,云:「三茆涼波魚蕝動,五茸春草雉媒嬌。」注稱遠祖士衢載「泖」從水,而此乃從草。五茸,吴王獵所;又有陸機茸,皆豐草所在。今觀所謂三泖,皆漫水巨浸,春夏則荷蒲演迤,水風生涼,秋冬則葭葦藂蘙,魚嶼相望,初無江湖凄凜之色。所謂冬暖夏涼者,正盡其美。或謂泖是水死絕處,故江左人目水之停滀不湍者為泖。不知笠澤何獨從草,必有所據也。

穿雲裂石聲编辑

東坡先生和崗字詩云「一聲吹裂翠崖崗」。薳家藏公墨本,詩後注云,昔有善笛者,能為穿雲裂石之聲,別不用事也。

月食詩指董秦乃二人编辑

玉川子月食詩「官爵奉董秦」,恐指董偃秦宮也。

徐氏父子俊偉编辑

東坡帥杭日,與徐璹全父坐雙檜堂。公指二檜曰:「二疏辭漢去。」璹應聲云:「大老入周來。」公為擊節久之。璹之子端崇,字崇之,少時俊偉,落筆千字。有人得山谷道人清江詞示之者,崇之曰:「山谷當今作者,所知漁父止此耶!」或請為賦,援筆立就,其末「魯邦司寇陳義高,三閭大夫心徒勞。相逢一笑無言說,去宿蘆花又明月」,識者奇之。政和間,余過禦兒,訪其隱居,坐定,為余曰:「數夕頗為飛蚊所擾,夜不能寐,因得一絕句云:『空堂夜合勢如雲,溝壑寧思過去身。滿腹經營盡膏血,那知通夕不眠人。』」時蔡京當國,方引用小人,布列要近,賦外橫斂,以供花石之費,天下之民殆不聊生,而無敢形言者。崇之託以規諷云。

關氏伯仲詩深妙编辑

「鐘聲互起東西寺,燈火遙分遠近村。」此余友關子東西湖夜歸所作。非身到西湖,不知此語形容之妙也。關氏詩律,精深妍妙,世守家法。子東二兄子容、子開,皆稱作者。「野艇歸時蒲葉雨,繰車鳴處楝花風。江南舊日經行地,盡在于今醉夢中。」又「寺官官小未朝參,紅日半竿春睡酣。為報隣雞莫驚起,且容歸夢到江南。」此子容詩也。世傳以為東坡先生所作,非也。

雞人唱曉夢聯詩编辑

建安郭周孚未第時,夢人以詩一聯示之,云:「雞人唱曉沉潛際,漢殿傳聲彷彿間。」郭於夢中口占續之云:「自慶寒儒千載遇,夢魂先得覲天顏。」繼於余中榜登甲科。初與同袍伏闕,以待唱第。忽聞岧嶢間有連聲長歌,了不成詞調。不覺問其旁坐,有應之者曰:「此所謂雞人唱曉也。」郭欣然悟前詩之先定。後恬於仕進,官至員郎,所至以清慎稱云。

夢讀異詩编辑

莫養正,崇寧初在都下,夢人持數詩相視。內一篇語皆剞劂不可解,既醒獨憶兩聯云:「火輪方擊轂,風劍已飛鋩。諸天互魔擾,救護世尊忙。」不知何謂也。

熙陵獎拔郭贄编辑

先友郭照為京東憲日,嘗為先生言,其曾大父中令公贄,初為布衣時,肄業京師皇建院。一日方與僧對弈,外傳南衙大王至,以太宗龍潛日,嘗判開封府,故有南衙之稱。忘收棋局,太宗從容問所與棋者,僧以郭對。太宗命召至,郭不敢隱,即前拜謁。太宗見郭進趨詳雅,襟度朴遠,屬意再三。因詢其行卷,適有詩軸在案間,即取以跪呈。首篇有觀草書詩云:「高低草木芽爭發,多少龍蛇眼未開。」太宗大加稱賞,蓋有合聖意者。即載以後乘歸府第,命章聖出拜之。不閱月而太宗登極,遂以隨龍恩命官。爾後眷遇益隆,不十數年位登公輔,蓋與孟襄陽、賈長江不侔矣。

顏幾聖索酒友詩编辑

錢塘顏幾字幾聖,俊偉不0,性復嗜酒,無日不飲。東坡先生臨郡日,適當秋試,幾於場中潛代一豪子劉生者,遂魁送。舉子致訟,下幾吏,久不得飲,密以一詩付獄吏送外間酒友云:「龜不靈兮禍有胎,刀從林甫笑中來。憂惶囚繫二十日,辜負醺酣三百盃。病鶴雖甘低羽翼,罪龍尤欲望風雷。諸豪俱是知心友,誰遣尊罍向北開。」吏以呈坡,坡因緩其獄,至會赦得免。後數年,一日醉臥西湖寺中,起題壁間云:「白日尊中短,青山枕上高。」不數日而終。

米元章遭遇编辑

米元章為書學博士,一日上幸後苑,春物韶美,儀衞嚴整,遽召芾至,出烏絲欄一軸,宣語曰:「知卿能大書,為朕竟此軸。」芾拜舞訖,即綰袖■〈舌氐〉筆,伸卷,神韻可觀,大書二十言以進曰:「目眩九光開,雲蒸步起雷。不知天近遠,親見玉皇來。」上大喜,錫賚甚渥。又一日,上與蔡京論書艮岳,復召芾至,令書一大屏,顧左右宣取筆研,而上指御案間端研,使就用之。芾書成,即捧研跪請曰:「此研經賜臣芾濡染,不堪復以進御,取進止。」上大笑,因以賜之。芾蹈舞以謝,即抱負趨出,餘墨霑漬袍袖,而喜見顏色。上顧蔡京曰:「顛名不虛得也。」京奏曰:「芾人品誠高,所謂不可無一,不可有二者也。」

何張遺句南金錄编辑

薳仲兄藗,字子薦,兒時嘗過僧居,賦藏筠軒詩云「不使翠分旁牖去,却緣清甚畏人知」,踰冠而卒。與友人張圖南伯鵬者,俱寓居餘杭,又姻家也。伯鵬亦不幸早世。伯鵬嘗與余分韻賦詩,繼有一詩,督余所作云「坐中病競分明久,驢上敲推兀未裁」,用事精穩,如老作者。惜乎造物者,不少假之年,以觀其所止也。余嘗集二人遺句,名之曰南金錄,且為之跋云「方二人為童子時,已有星心月脇中語,驚動老成,逮其知學,復觀其所以因材自勵期於至遠者,亦若王良、造父秣驥騄而問途,是心豈在夫較縈策之妙於蟻封之間而已哉,不幸短命,百不一施,所可表見於後,獨此編耳。」覽者不以為過言。

李媛步伍亭詩编辑

薳兄子碩送客餘杭步伍亭,就觀壁後,得淡墨書字數行。彷彿可辨,筆迹遒媚,如出女手云:「夜臺夜復夜,東山東復東。當時九龍月,今日白楊風。」後題云李媛書。詳味詩句,似非世人所作。亭後荒閴,有數十塚,疑塚間鬼憑附而書,不然好事者為鬼語耳。

漁父詩答范希文编辑

關子東云,范希文嘗於江上見一漁父,意其隱者也。問姓名不對,留詩一絕而去。獨記其兩句云:「十年江上無人問,兩手今朝一度叉。」

王林梅詩相類编辑

王舒公嘗賦梅花詩云:「須裊黃金危欲墜,蔕團紅蠟巧能粧。」與林和靖所賦一聯極相似。林云:「蕋訝粉綃裁太碎,蔕凝紅蠟綴初乾。」或謂移林上句,合王下句,似為全勝。

蘇黃秦書各有僻编辑

東坡先生山谷道人秦太虛七丈每為人乞書,酒酣筆倦,坡則多作枯木拳石,以塞人意;山谷則書禪句;秦七丈則書鬼詩。余家收山谷所書禪句幾三十餘首,有云:「牽驢飲江水,鼻吹波浪起。岸上蹄踏蹄,水中嘴對嘴。」與「自是釣魚船上客,偶除鬚鬢著袈裟。佛祖位中留不住,夜來依舊宿蘆花。」此二詩人間計有數十百紙矣。「百花橋下木蘭舟,破月衝烟任意流。金玉滿堂何所戀,爭如年少去來休。」又「溘爾一氣散,去託萬鬼隣。四大不自保,況復滿堂親。膏血汗厚土,化作丘中塵。空牀橫白骨,奄忽千歲人。」秦七丈屢書此二詩,余所藏大字小字各有二本。

罵胥詩對编辑

福唐張道人,多與人言偈,語人禍福如徐神公言法華,既過無不神驗者,然亦時有戲劇警動小人者。郡有胥魁,其性剛悍,素為郡人所惡。偶以年勞出職,既府謝而出,躍馬還家,道逢道人,衝突而過,既內不自安,下馬挽張,且求偈言。張於茶肆取紙大書與之曰:「畜生騎畜生,兩箇不相爭。坐者只管坐,行者只管行。」胥覽之大慚而退。余兒時嘗聞魏處士隱居陝府,有孔目官姓王者,好為惡詩,嘗至東郊舉示魏,及言其精於屬對,魏甚苦之而不能却也。一日忽有數客訪魏,而王至云:「某夜得一聯,似極難對,能對者當輸一飯。」會衆請其句,云:「籠牀不是籠牀,蚊廚乃是籠牀。」方竊自稱奇,而魏即應聲曰:「我有對矣,可以『孔目不是孔目,驢紂乃是孔目。』」一座稱快。王即拂袖而出,終身不至草堂也。蓋小人僣妄不可堪忍,雖大修行人與大雅君子,箭前在機上, 【箭前在機上 「前」,津逮本、討原本無。】 不得不發也。

陸規七歲題詩编辑

陸農師左丞之父少師公規,生七歲不能言。一日忽書壁間云:「昔年曾住海三山,日月宮中數往還。無事引他天女笑,謫來為吏向人間。」自此能言語,後登進士第,官至卿監,壽八十而終。

辨月中影编辑

王荊公言,月中彷彿有物,乃山河影也。至東坡先生亦有「正如大圓鏡,寫此山河影。妄言桂兔蟆,俗說皆可屏」之句。以二先生窮理盡性,固當無可議者,然尚有未盡解處。今以半鏡懸照物像,則全而見之,月未滿,則中之物像,亦只半見何也。 【 亦只半見何也 說郛本無「只」字。】

兔有雄雌编辑

東坡先生云,中秋月明,則是秋必多兔。野人或言兔無雄者,望月而孕。信斯言,則木蘭詩云:「雌兔眼迷離,雄兔脚撲握」, 【雄兔脚撲握 「握」,說郛本作「朔」,下同。】 何也。先生徑山詩有「煖足惟撲握」,若雄兔在月, 【 若雄兔在月 說郛本作「若雌兔望月」。】則徑山正公又非得而煖足也。

詩句七十二取義编辑

玉臺詩:「入門時左顧,但見雙鴛鴦。鴛鴦七十二,羅列自成行。」【 羅列自成行 「自」,說郛本作「共」。】 孟東野和薔薇歌「仙機札札飛鳳凰, 【 仙機札札飛鳳凰 「札札」,說郛本作「軋軋」。】花開七十有二行」,不知皆用七十二 【 不知皆用七十二 「用」下,說郛本有「此」字。】 ,取何義也。 【取何義也 「何義」,津逮本、討原本互乙。】

花色與香異编辑

「酒成碧後方堪飲,花到白來元自香。」此趙丈德麟賦玉簪花詩也。 【 趙丈德麟賦玉簪花詩也 「丈」,原作「文」,據津逮本、討原本改。】 歷數花品,白而香者十花八九也,至於菊, 【至於菊 「至」前津逮本有「香」字。討原本「至」前闕一字。】則花白者輒無香。花之黃者十亦八九無香,至於菊,則黃者乃始有香。是亦所禀之異,未易以理推者也。

後山評詩人编辑

後山詩評云:「詩欲其好,則不能好。王介甫以工,蘇子瞻以新,黃魯直以奇,獨子美之詩,奇常工易新陳無不好者。」至荊公之論,則云:「杜詩固奇,就其中擇之,好句亦自有數。」豈後山以體製論,而荊公以言句求之耶。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