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渚紀聞/卷08

目錄 春渚紀聞
◀上一卷 卷八 下一卷▶


辨廣陵散编辑

廣陵散傳稱嵇中散受之神人。至唐韓臯又從而為之說,云:康製此曲,緩其商絃,與宮同音,臣奪君之義,知司馬氏有篡魏之心。王陵、毋丘儉諸人,繼為揚州都督,咸謀興復,俱為晉宣父子所殺。揚州故廣陵地,康避世禍,託之鬼神,以俟知音者云。臯誠賞音者,然初不詳考。漢魏時揚州刺史治壽春,廣陵自屬徐州,至隋唐乃為揚州耳。又劉潛琴議稱杜夔妙於廣陵散,嵇中散就其子猛,求得此聲。按夔在漢為雅樂郎,魏武平荊州,得夔喜甚,因令論製樂事,在夔已妙此曲,則慢商之聲,似不因廣陵興復之舉不成而製曲明矣。政和五年二月十五日,烏戍小隱,聽照曠道人彈此曲,音節殊妙,有以感動坐人者,或疑前後所傳之異,因以所聞,并記坐人所舉琴事,參而書之。

六琴說编辑

爾雅大琴謂之離,二十七絃。舜彈五絃之琴而天下治。堯加二絃以合君臣之恩。蔡邕益之為九。漢高祖入咸陽宮,得銅琴十三絃,銘之曰:璠璵之樂。馬明生仙遊,見神女於玉几上彈一絃琴,而五音具奏。此六琴雖損益各有意義,而世所共傳者七絃也。余於是知法出乎堯者,雖亘千古而無弊,非智巧所能變易也。

古琴品飾编辑

秦漢之閒所製琴品,多飾以犀玉金彩,故有瑤琴綠綺之號。西京雜紀趙后有琴名鳳凰,皆用金隱起為龍鳳古賢列女之像。嵇叔夜琴賦所謂錯以犀象,藉以翠綠,爰有龍鳳之像,古人之形是也。

古聲遺製编辑

余謂古聲之存於器者,唯琴音中時有一二。不患其器之樸拙,使人援絃促軫,想見太古自然之妙,然後為勝。近世百器惟新,惟琴器略無華飾,以最古蛇腹紋為奇。至有縫張池坼,而聲不散者,亦不加完,獨此有三代遺製云。

叔夜有道之士编辑

孔子既祥五日,彈琴而不成聲,言其哀心未忘也。夫哀戚之心存於中,則絃手犂然而不諧,此理之必然者。余觀嵇中散被譖就刑,寃痛甚矣。而叔夜乃更神色夷曠,援琴終曲,重嘆廣陵之不傳,此真所謂有道之士,不以死生嬰懷者。若彼中無所養,則赴市之時,神魄荒擾,呼天請命之不暇,豈能愉心和氣,雍容奏技,如在豫暇時耶!惜哉,史氏不能逆彼心寄,表示後人,謂其拳拳於一曲,失士多矣。

明皇好惡编辑

唐明皇雅好羯鼓,嘗令待詔鼓琴,未終曲而遣之,急令呼寧王取羯鼓來,為我解穢。噫,羯鼓,夷樂也。琴,治世之音也。以治世之音為穢,而欲以荒夷窪淫之奏除之,何明皇耽惑錯亂如此之甚。正如棄張曲江忠鯁先見之言,而狎寵祿山側媚悅己之奉。天寶之禍,國祚再造者,實出幸也矣。

蔡嵇琴賦编辑

蔡中郎琴賦云:「左手抑揚,右手徘徊,指掌反覆,抑按藏摧。」嵇叔夜亦云:「徘徊顧慕,擁鬱抑按,盤桓毓養,從容祕玩。」人知藏摧毓養四字之妙,雖試手調絃,已勝常人十年上用。

擊琴编辑

宋柳惲嘗賦詩未就,以筆捶琴,客有以筯和之,惲驚其哀韵,乃製為雅音。後傳擊琴,蓋自惲始。近世不復傳此,正恐失古人搏拊之意,流入箏筑耳。

有道之器编辑

褚彥回常聚袁粲舍,初秋涼夕,風月甚美,彥回援琴,奏別鵠之曲,宮商既調,風神諧暢。王彧謝莊並在粲坐,撫節而歎曰:「以無累之神,合有道之器,宮商蹔離,不可得已。」彥回風流和韵,施之燕閒,故是佳士。若當艱危之際,以一家物與一家,亦痛其須髯如棘,無丈夫意氣耳。

聞弦賞音编辑

蕭思話領右衞軍,嘗從宋武登鍾山北嶺,中道有磐石清泉,宋武使於石上彈琴,因賜以銀鍾酒。謂之曰:「賞卿有松石間高意。」余謂促軫動操,超然有高山遠水之思者,故不乏人。而聞弦賞音最為難遇,此伯牙所以絕弦於鍾期之死也。

琴趣编辑

鳴弦轉軫,要先有鉤深致遠之懷,不規規於絃手之間,期較工拙,便為造微入妙。如孫登彈琴,頹然自得,風神超邁,若遊六合之外者。桓大司馬謝祖仁於北牖下彈琵琶,自有天際意,此為得之。

焦尾编辑

搜神記載吴人有以枯桐為爨者,蔡伯喈聞其爆聲,知其為良桐,請於主人,削之為琴,果有殊聲,而燒痕不盡,因名之焦尾。後人遂傚之,如林宗折巾、飛燕唾花,皆以醜為妍也。

雷琴四田八日编辑

東坡先生書琴事云:「家有雷琴,破之,中有八日合之語,不曉其何謂也。」先生非不解者,表出之,以令後人思之耳。蓋古雷字從四田,四田折之,是為八日也。

記墨编辑

烟香自有龍麝氣 陳贍傳異人膠法 潘谷墨仙揣囊知墨 漆烟對膠 洙泗之珍 二李膠法 都下墨工 買烟印號 軟劑出光墨 紫霄峯墨 南海松煤 蘇浩然斷金碎玉 寄寂堂墨如犀璧 精烟義墨 唐高宗鎮庫墨 十三家墨 墨工製名多蹈襲 雜取樺烟 油松烟相半則經久 墨磨人 桐華烟如點漆 廷珪四和墨 唐水部李慥製墨

△烟香自有龍麝氣

西洛王迪,隱君子也。其墨法止用遠烟鹿膠二物,銑澤出陳贍之右。文潞公嘗從迪求墨,久之,持烟一奩見公,且請以指按烟,指起烟亦隨起,曰:「此烟之最輕遠者。」乃抄烟以湯瀹起揖公對啜,云當自有龍麝氣,真烟香也。凡墨入龍麝,皆奪烟香, 【 皆奪烟香 「皆」,原作「香」據寶本、津逮本、討原本改。】而引蒸濕,反為墨病,俗子不知也。

△陳贍傳異人膠法

陳贍,真定人。初造墨遇異人傳和膠法,因就山中古松取煤,其用膠雖不及常和、沈珪,而置之濕潤,初不蒸,則此其妙處也。又受異人之教,每斤止售半千,價雖廉而利常贏餘。余嘗以萬錢就贍取墨,適非造墨時,因返金,而以斷裂不完者二十笏為寄。曰:「此因膠緊所致,非深於墨,不敢為獻也。」試之,果出常製之右。余寶而用之。并就真定公庫,轉置得百笏,自謂終身享之不盡。胡馬南渡,一掃無餘。繼訪好事所藏,蓋一二見也。緣贍在宣和間,已自貴重,斤直五萬,比其身在,蓋百倍矣。贍死,婿董仲淵因其法而加膠,墨尤堅緻。恨其即死,流傳不多也。董後有張順,亦贍婿,而所製不及淵,亦失贍法云。

△潘谷墨仙揣囊知墨

潘谷賣墨都下。元祐初,余為童子,侍先君居武學直舍中。谷嘗至,負墨篋而酣詠自若,每笏止取百錢,或就而乞,探篋取斷碎者,與之,不吝也。其用膠不過五兩之制, 【其用膠不過五兩之制 「五」,寶本作「五十」。】亦遇濕不敗。後傳谷醉飲郊外,經日不歸,家人求之,坐於枯井而死。體皆柔軟,疑其解化也。東坡先生嘗贈之詩,有「一朝入海尋李白,空看人閒畫墨仙」之句,蓋言其為墨隱也。山谷道人云:「潘生一日過余,取所藏墨示之,谷隔錦囊揣之曰:『此李承宴軟劑,今不易得。』又揣一曰:『此谷二十年造者, 【此谷二十年造者 「者」,寶本作「也」。】 ,今精力不及,無此墨也。』取視,果然。」其小握子墨,醫者云,可入藥用,亦藉其真氣之力也。

△漆烟對膠

沈珪,嘉禾人。初因販繒往來黃山,有教之為墨者,以意用膠,一出便有聲稱。後又出意取古松煤,雜用脂漆滓,燒之得烟極精黑,名為漆烟。每云韋仲將法,止用五兩之膠, 【 止用五兩之膠 「五」,寶本作「五十」。】至李氏渡江,始用對膠,而祕不傳,為可恨。一日與張處厚於居彥實家造墨,而出灰池失早,墨皆斷裂。彥實以所用墨料精佳,惜不忍棄,遂蒸浸以出故膠,再以新膠和之,墨成,其堅如玉石。因悟對膠法,每視烟料而煎膠,膠成和煤,無一滴多寡也。故其墨銘云,「沈珪對膠,十年如石,一點如漆」者,此最佳者也。余識之蓋二十年矣。其為人有信義,前後為余製墨計數百笏。庚子寇亂,余避地嘉禾,復與珪連牆而居,日為余言膠法,并觀其手製,雖得其大概,至微妙處,雖其子宴亦不能傳也。珪年七十餘終,宴先珪卒,其法遂絕。有持張孜墨較珪漆烟而勝者,珪曰:「此非敵也。」乃取中光減膠一丸,與孜墨並,而孜墨反出其下遠甚。余叩之,曰:廷珪對膠,於百年外方見勝妙。蓋雖精烟,膠多則色為膠所蔽逮,年遠膠力漸退,而墨色始見耳。若孜墨急於目前之售,故用膠不多,而烟墨不昧,若歲久膠盡,則脫然無光,如土炭耳。孜墨用宜西北,若入二浙,一過梅潤則敗矣。 【 一過梅潤則敗矣 「過」,寶本、津逮本、討原本作「遇」。】滕令嘏監嘉禾酒時,延致珪甚厚,令盡其藝。既成即小丸磨試, 【 既成即小丸磨試 「丸」,原作「几」,據寶本、津逮本、討原本改。】而忽失所在。後二年浚池得之,其堅緻如故。令嘏莊敏公之子,所蓄古墨至多,而有鑒裁。因謂珪曰:「幸多自愛,雖二李復生,亦不能遠過也。」

△洙泗之珍

東魯陳相作方圭樣,銘之曰:「洙泗之珍。」佳墨也。

△二李膠法

柴珣,國初時人。得二李膠法,出潘張之上。其作玉梭樣,銘曰「柴珣東瑤」者,士大夫得之,蓋金玉比也。

△都下墨工

崇寧已來,都下墨工,如張孜、陳昱、關珪、弟瑱、郭遇明,皆有聲稱,而精於樣製。

△買烟印號

黃山張處厚高景修皆起竈作煤, 【 高景修皆起竈作煤 「修」,寶本作「臨」。】 製墨為世業。其用遠烟魚膠所製,佳者不減沈珪、常和, 【佳者不減沈珪、常和 「和」,原作「如」,據寶本、津逮本、及本卷陳瞻傳異人膠法、紫霄峯墨條改。】沈珪汪通輩,或不自入山,亦多即就二人買烟,令渠用膠,止各用印號耳。

△軟劑出光墨

九華朱覲,亦善用膠作軟劑出光墨。莊敏滕公作郡日,令其子製銘曰:愛山堂造者最佳,子聰不逮其父。

△紫霄峯墨

大室常和,其墨精緻,與其人,已見東坡先生所書,極善用膠。余嘗就和得數餅,銘曰「紫霄峯 造」者,歲久,磨處真可截紙。子遇不為五百年後名,而減膠售俗。如江南徐熙作落墨花,而子崇嗣取悅俗眼,而作沒骨花,敗其家法也。

△南海松煤

近世士人遊戲翰墨,因其資地高韻,創意出奇,如晉韋仲將宋張永所製者,故自不少。然不皆手製,加減指授善工而為之耳。如東坡先生在儋耳,令潘衡所造,銘曰「海南松煤,東坡法墨」者是也。其法或云每笏用金花烟脂數餅,故墨色豔發,勝用丹砂也。

△蘇浩然斷金碎玉

支離居士蘇澥浩然所製,皆作松紋皴皮,而堅緻如玉石。余與其孫之南字仲容遊,其家所藏,不過數笏。而余於李漢臣丈得半笏,持視仲容,云:「真家寶也。」神廟朝,高麗人入貢,奏乞浩然墨,詔取其家。浩然止以十笏進呈,其自珍秘蓋如此。世人有獲其寸許者,如斷金碎玉,爭相誇玩云。 【爭相誇玩云 「爭」上,寶本、津逮本、討原本有「乃」字。】大觀間,劉無言取其製銘,令沈珪作數百丸,以遺好事及當朝貴人,故今人所藏,未必皆出浩然手製。珪作此墨,亦非近世之墨工可及,實可亂真也。

△寄寂堂墨如犀璧

晁季一生無它嗜,獨見墨丸,喜動眉宇。其所製銘曰「晁季一寄寂軒造者。」,不減潘陳。賀方回張秉道康為章,皆能精究和膠之法,其製皆如犀璧也。

△精烟義墨

余嘗於章序臣家,見一墨背列李承宴、李惟益、張谷、潘谷四人名氏。序臣云是王量提學所製。患無佳墨,取四家斷碎者,再和膠成之。自謂勝絕,此其見遺者。因謂序臣曰:「此亦好奇之過也。余聞之製墨之妙,正在和膠。今之造佳墨者,非不擇精烟,而不能佳絕者,膠法謬也。如不善為文,而取五經之語,以己意合而成章,望其高古,終不能佳也。」序臣又曰:「東坡先生亦嘗欲為雪堂義墨,何也?」余曰:「東坡蓋欲與衆共之,而患其高下不一耳。非所謂集衆美以為善也。」

△唐高宗鎮庫墨

近於內省任道源家,見數種古墨,皆生平未見,多出御府所賜。其家高者有唐高宗時鎮庫墨一笏,重二斤許,質堅如玉石,銘曰「永徽二年鎮庫墨」,而不著墨工名氏。

△十三家墨

余為兒時,於彭門寇鈞國家見其先世所藏李廷珪下至潘谷十三家墨。 【 李廷珪 陸游老學庵筆記作「李庭邽」。】斷珪殘璧,粲然滿目。其廷珪小挺,歲久不見膠彩,而書於紙閒視之,其黑皆非餘墨所及。東坡先生臨郡日,取試之,為書杜詩十三篇,各於篇下書墨工姓名,因第其品次云。

△墨工製名多蹈襲

墨工製名,多相蹈襲。其偶然耶,亦好事者冀其精藝,追配前人,故以重名之也。南唐李廷珪,子承宴;今有沈珪,珪子宴;又有關珪。國初張遇後有常遇,和之子;又有潘遇,谷之子。黟川布衣張谷,所製得李氏法,而世不多有;同時有潘谷;又永嘉葉谷作油烟,與潭州胡景純相上下,而膠法不及。陳贍之後又有梅贍,云耿德真,江南人,所製精者不減沈珪,惜其早死,藏墨之家不多見也。

△雜取樺烟

三衢蔡瑫,雖家世造墨,而取烟和膠,皆出衆工之下。其煤或雜取樺烟為之,止取利目前也。

△油松烟相半則經久

近世所用蒲大韶墨,蓋油烟墨也。後見續仲永,言,紹興初,同中貴鄭幾仁撫諭少師吴玠於仙人關回舟自涪陵來,大韶儒服手刺,就船來謁。因問油烟墨何得如是之堅久也。大韶云:「亦半以松烟和之,不爾則不得經久也。」

△墨磨人

一日謁章季子於富春之法門寺,出廷珪墨半笏為示,初不見膠彩。云是其大父申公所藏者。其墨匣亦作半笏樣,規製古朴,是百餘年物。東坡先生所謂非人磨墨墨磨人者,不虛語也。

△桐華烟如點漆

潭州胡景純專取桐油燒烟,名桐華烟。其製甚堅薄,不為外飾,以眩俗眼。大者不過數寸,小者圓如錢大。每磨研閒,其光可鑒。畫工寶之,以點目瞳子,如點漆云。

△廷珪四和墨

余偶與曾純父論李氏對膠法,因語及嘉禾沈珪與居彥實造墨再和之妙。純父曰,頃於相州韓家見廷珪一墨,曰「臣廷珪四和墨」,則知對膠之法寓於此。

△唐水部李慥製墨

王景源使君所寶古墨一笏,蓋其先待制公所藏者。背銘曰「唐水部員外郎李慥製」,云諸李之祖也。黎介然一見,求以所用端石研易之。景源久之方與。後攜研至行朝,有貴人欲以五萬錢易研,景源竟惜不與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