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成公元年编辑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

二月辛酉,葬我君宣公。

無冰。

三月,作丘甲。何以書?譏。何譏爾?譏始丘使也。

夏,臧孫許及晉侯盟于赤棘。

秋,王師敗績于貿戎。孰敗之?蓋晉敗之,或曰貿戎敗之。然則曷為不言晉敗之?王者無敵,莫敢當也。

冬,十月。

成公二年编辑

二年春,齊侯伐我北鄙。

夏,四月丙戌,衛孫良夫帥師及齊師戰于新筑,衛師敗績。

六月癸酉,季孫行父、臧孫許、叔孫僑如、公孫嬰齊帥師,會晉郤克、衛孫良夫、曹公子手及齊侯戰于鞍,齊師敗績。曹無大夫,公子手何以書?憂內也。

秋,七月,齊侯使國佐如師。己酉,及國佐盟于袁婁。君不行使乎大夫,此其行使乎大夫何?佚獲也。其佚獲奈何?師還齊侯,晉郤克投戟逡巡再拜稽首馬前。逢醜父者,頃公之車右也。面目與頃公相似,衣服與頃公相似,代頃公當左。使頃公取飲,頃公操飲而至,曰:「革取清者。」頃公用是佚而不反。逢醜父曰:「吾賴社稷之神靈,吾君已免矣。」郤克曰:「欺三軍者,其法奈何?」曰:「法斮。」於是斮逢醜父。己酉,及齊國佐盟于袁婁,曷為不盟于師而盟于袁婁?前此者,晉郤克與臧孫許同時而聘于齊。蕭同侄子者,齊君之母也,踴于棓而窺客,則客或跛或眇,於是使跛者迓跛者,使眇者迓眇者。二大夫出,相與踦閭而語,移日然後相去。齊人皆曰:「患之起必自此始!」二大夫歸,相與率師為鞍之戰,齊師大敗。齊侯使國佐如師,郤克曰:「與我紀侯之甗,反魯、衛之侵地,使耕者東畝,且以蕭同侄子為質,則吾舍子矣。」國佐曰:「與我紀侯之甗,請諾。反魯、衛衛蕭同侄子為質,則吾舍子矣。」國佐曰:「與我紀侯之甗,請諾。反魯、衛之侵地,請諾。使耕者東畝,是則土齊也。蕭同侄子者,齊君之母也。齊君之母,猶晉君之母也,不可。請戰,壹戰不勝請再,再戰不勝請三,三戰不勝則齊國盡子之有也,何必以蕭同侄子為質?」揖而去之。郤克瞴魯、衛之使,使以其辭而為之請,然後許之。逮于袁婁而與之盟。

八月壬午,宋公鮑卒。

庚寅,衛侯遬卒。

取汶陽田。汶陽田者何?鞍之賂也。

冬,楚師、鄭師侵衛。

十有一月,公會楚公子嬰齊于蜀。丙申,公及楚人、秦人、宋人、陳人、衛人、鄭人、齊人、曹人、邾婁人、薛人、鄫人盟于蜀。此楚公子嬰齊也,其稱人何?得一貶焉爾。

成公三年编辑

三年春,王正月,公會晉侯、宋公、衛侯、曹伯伐鄭。

辛亥,葬衛繆公。

二月,公至自伐鄭。

甲子,新宮災,三日哭。新宮者何?宣公之宮也。宣宮則曷為謂之新宮?不忍言也。其言三日哭何?廟災三日哭,禮也。新宮災,何以書?記災也。

乙亥,葬宋文公。

夏,公如晉。

鄭公子去疾率師伐許。

公至自晉。

秋,叔孫僑如率師圍棘。棘者何?汶陽之不服邑也。其言圍之何?不聽也。

大雩。

晉郤克、衛孫良夫伐將咎如。

冬,十有一月,晉侯使荀庚來聘。衛侯使孫良夫來聘。

丙午,及荀庚盟。丁未,及孫良夫盟。此聘也,其言盟何?聘而言盟者,尋舊盟也。

鄭伐許。

成公四年编辑

四年春,宋公使華元來聘。

三月壬申,鄭伯堅卒。

杞伯來朝。

夏,四月甲寅,臧孫許卒。

公如晉。

葬鄭襄公。

秋,公至自晉。

冬,城運。

鄭伯伐許。

成公五年编辑

五年春,王正月,杞叔姬來歸。

仲孫蔑如宋。

夏,叔孫僑如會晉荀秀于穀。

梁山崩。梁山者何?河上之山也。梁山崩,何以書?記異也。何異爾?大也。何大爾?梁山崩,壅河三日不流。外異不書,此何以書?為天下記異也。

秋,大水。

冬,十有一月己酉,天王崩。

十有二月己丑,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邾婁子、杞伯同盟于蟲牢。

成公六年编辑

六年春,王正月,公至自會。

二月辛巳,立武宮。武宮者何?武公之宮也。立者何?立者不宜立也。立武宮,非禮也。

取鄟。鄟者何?邾婁之邑也。曷為不系于邾婁?諱亟也。

衛孫良夫率師侵宋。

夏,六月,邾婁子來朝。

公孫嬰齊如晉。

壬申,鄭伯費卒。

秋,仲孫蔑、叔孫僑如率師侵宋。

楚公子嬰齊率師伐鄭。

冬,季孫行父如晉。

晉欒書率師侵鄭。

成公七年编辑

七年春,王正月,鼷鼠食郊牛角。改卜牛,鼷鼠又食其角,乃免牛。

吳伐郯。

夏,五月,曹伯來朝。

不郊,猶三望。

秋,楚公子嬰齊率師伐鄭。

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莒子、邾婁子、杞伯救鄭。

八月戊辰,同盟于馬陵。

公至自會。

吳入州來。

冬,大雩。

衛孫林父出奔晉。

成公八年编辑

八年春,晉侯使韓穿來言汶陽之田,歸之于齊。來言者何?內辭也,脅我使我歸之也。曷為使我歸之?鞍之戰,齊師大敗,齊侯歸,吊死視疾,七年不飲酒、不食肉。晉侯聞之曰:「嘻!奈何使人之君七年不飲酒、不食肉,請皆反其所取侵地。」

晉欒書帥師侵蔡。

公孫嬰齊如莒。

宋公使華元來聘。

夏,宋公使公孫壽來納幣。納幣不書,此何以書?錄伯姬也。

晉殺其大夫趙同、趙括。

秋,七月,天子使召伯來錫公命。其稱天子何?元年,春,王正月,正也,其餘皆通矣。

冬,十月癸卯,杞叔姬卒。

晉侯使士燮來聘。

叔孫僑如會晉士燮、齊人、邾婁人伐郯。

衛人來媵。媵不書,此何以書?錄伯姬也。

成公九年编辑

九年春,王正月,杞伯來逆叔姬之喪以歸。杞伯曷為來逆叔姬之喪以歸?內辭也,脅而歸之也。

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莒子、杞伯同盟于蒲。公至自會。

二月,伯姬歸于宋。

夏,季孫行父如宋致女。未有言致女者,此其言致女何?錄伯姬也。

晉人來媵。媵不書,此何以書?錄伯姬也。

秋,七月丙子,齊侯無野卒。

晉人執鄭伯。

晉欒書帥師伐鄭。

冬,十有一月,葬齊頃公。

楚公子嬰齊帥師伐莒;庚申,莒潰。

楚人入運。

秦人、白狄伐晉。

鄭人圍許。

城中城。

成公十年编辑

十年春,衛侯之弟黑背率師侵鄭。

夏,四月,五卜郊,不從,乃不郊。其言乃不郊何?不免牲,故言乃不郊也。

五月,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伐鄭。

齊人來媵。媵不書,此何以書?錄伯姬也。三國來媵非禮也,曷為皆以錄伯姬之辭言之?婦人以眾多為侈也。

丙午,晉侯獳卒。

秋,七月。

公如晉。

成公十一年编辑

十有一年春,王三月,公至自晉。

晉侯使郤州來聘。己丑,及郤州盟。

夏,季孫行父如晉。

秋,叔孫僑如如齊。

冬,十月。

成公十二年编辑

十有二年春,周公出奔晉。周公者何?天子之三公也。王者無外,此其言出何?自其私土而出也。

夏,公會晉侯、衛侯于沙澤。

秋,晉人敗狄于交剛。

冬,十月。

成公十三年编辑

十有三年春,晉侯使郤锜來乞師。

三月,公如京師。

夏,五月,公自京師,遂會晉侯、齊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邾婁人、滕人伐秦。其言自京師何?公鑿行也。公鑿行奈何?不敢過天子也。

曹伯廬卒于師。

秋,七月,公至自伐秦。

冬,葬曹宣公。

成公十四年编辑

十有四年春,王正月,莒子朱卒。

夏,衛孫林父自晉歸于衛。

秋,叔孫僑如如齊逆女。

鄭公子喜率師伐許。

九月,僑如以夫人婦姜氏至自齊。

冬,十月庚寅,衛侯臧卒。

秦伯卒。

成公十五年编辑

十有五年春,王二月,葬衛定公。

三月乙巳,仲嬰齊卒。仲嬰齊者何?公孫嬰齊也。公孫嬰齊,則曷為謂之仲嬰齊?為兄後也。為兄後則曷為謂之仲嬰齊?為人後者為之子也。為人後者為其子,則其稱仲何?孫以王父字為氏也。然則嬰齊孰後?後歸父也。歸父使于晉而未反,何以後之?叔仲惠伯,傅子赤者也,文公死,子幼,公子遂謂叔仲惠伯曰:「君幼,如之何?愿與子慮之。」叔仲惠伯曰:「吾子相之,老夫抱之,何幼君之有?」公子遂知其不可與謀,退而殺叔仲惠伯,弒子赤而立宣公。宣公死,==成公==幼,臧宣叔者相也。君死不哭,聚諸大夫而問焉,曰:「昔者叔仲惠伯之事,孰為之?」諸大夫皆雜然曰:「仲氏也,其然乎?」於是遣歸父之家,然後哭君,歸父使乎晉,還自晉,至檉,聞君薨家遣,墠帷,哭君成踴,反命于介,自是走之齊。魯人徐傷歸父之無後也,於是使嬰齊後之也。

癸丑,公會晉侯、衛侯、鄭伯、曹伯、宋世子成、齊國佐、邾婁人同盟于戚。

晉侯執曹伯歸之于京師。

公至自會。

夏,六月,宋公固卒。

楚子伐鄭。

秋,八月庚辰,葬宋共公。

宋華元出奔晉。

宋華元自晉歸于宋。

宋殺其大夫山。

宋魚石出奔楚。

冬,十有一月,叔孫僑如會晉士燮、齊高無咎、宋華元、衛孫林父、鄭公子鰍、邾婁人會吳于鍾離。曷為殊會吳?外吳也。曷為外也?《春秋》內其國而外諸夏,內諸夏而外夷狄。王者欲一乎天下,曷為以外內之辭言之?言自近者始也。

許遷于葉。

成公十六年编辑

十有六年春,王正月,雨木冰。雨木冰者何?雨而木冰也。何以書?記異也。

夏,四月辛未,滕子卒。

鄭公子喜帥師侵宋。

六月丙寅朔,日有食之。

晉侯使欒黡來乞師。

甲午晦。晦者何?冥也。何以書?記異也。

晉侯及楚子、鄭伯戰于鄢陵,楚子、鄭師敗績。敗者稱師,楚何以不稱師?王痍也。王痍者何?傷乎矢也。然則何以不言師敗績?末言爾。

楚殺其大夫公子側。

秋,公會晉侯、齊侯、衛侯、宋華元、邾婁人于沙隨。不見公,公至自會。不見公者何?公不見見也。公不見見,大夫執。何以致會?不恥也。曷為不恥?公幼也。

公會尹子、晉侯、齊國佐、邾婁人伐鄭。

曹伯歸自京師。執而歸者名,曹伯何以不名?而不言復歸于曹何?易也。其易奈何?公子喜時在內也。公子喜時在內,則何以易?公子喜時者仁人也。內平其國而待之,外治諸京師而免之。其言自京師何?言甚易也,舍是無難矣!

九月,晉人執季孫行父,舍之于招丘。執未可言舍之者,此其言舍之何?仁之也,曰在招丘悕矣。執未有言仁之者,此其言仁之何?代公執也,其代公執奈何?前此者晉人來乞師而不與。公會晉侯,將執公,季孫行父曰:「此臣之罪也。」於是執季孫行父。==成公==將會晉厲公,會不當期,將執公。季孫行父曰:「臣有罪,執其君;子有罪,執其父;此聽失之大者也。今此臣之罪也,舍臣之身而執臣之君,吾恐聽失之為宗廟羞也。」於是執季孫行父。

冬,十月乙亥,叔孫僑如出奔齊。

十有二月乙丑,季孫行父及晉郤州盟于扈。

公至自會。

乙酉,刺公子偃。

成公十七年编辑

十有七年春,衛北宮結率師侵鄭。

夏,公會尹子、單子、晉侯、齊侯、宋公、衛侯、曹伯、邾婁人伐鄭。六月,乙酉,同盟于柯陵。

秋,公至自會。

齊高無咎出奔莒。

九月辛丑,用郊。用者何?用者不宜用也。九月非所用郊也。然則郊曷用?郊用正月上辛,或曰用然後郊。

晉侯使荀罃來乞師。

冬,公會單子、晉侯、宋公、衛侯、曹伯、齊人、邾婁人伐鄭。十有一月,公至自伐鄭。

壬申,公孫嬰齊卒于貍軫。非此月日也,曷為以此月日卒之?待君命然後卒大夫。曷為待君命然後卒大夫?前此者嬰齊走之晉,公會晉侯,將執公。嬰齊為公請,公許之反為大夫,歸。至于貍軫而卒。無君命不敢卒大夫,公至,曰:「吾固許之反為大夫。」然後卒之。

十有二月丁巳朔,日有食之。

邾婁子貜且卒。

晉殺其大夫郤锜、郤州、郤至。

楚人滅舒庸。

成公十八年编辑

十有八年春,王正月,晉殺其大夫胥童。庚申,晉弒其君州蒲。

齊殺其大夫國佐。

公如晉。

夏,楚子、鄭伯伐宋。

宋魚石復入于彭城。

公至自晉。

晉侯使士丐來聘。

秋,杞伯來朝。八月,邾婁子來朝。

筑鹿囿。何以書?譏。何譏爾?有囿矣,又為也。

己丑,公薨于路寢。

冬,楚人、鄭人侵宋。

晉侯使士彭來乞師。

十有二月,仲孫蔑會晉侯、宋公、衛侯、邾婁子、齊崔杼同盟于虛朾。

丁未,葬我君成公。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