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分紀 (四庫全書本)/卷67

卷六十六 春秋分紀 卷六十七 卷六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分記卷六十七   宋 程公說 撰陳世本
  媯姓侯爵其先出自帝舜堯妻舜女居媯汭因為姓舜之後封於有虞虞幕裔孫閱父為周武王陶正能利器用王賴之以元女大姬嫁其子滿而封諸陳使奉祀虞帝滿謚胡公自胡公至桓公十二世國在今淮寧府宛丘縣
  桓公       厲公
  莊公       宣公
  穆公       共公
  靈公       成公
  哀公       恵公
  懐公       湣公
  桓公謚法辟土服逺曰桓
  名鮑文公之長子即位二十三年魯隱元年桓五年卒在位三十八年
  隠公經四年夏宋公陳侯蔡人衛人伐鄭傳見宋衛
  傳六年夏五月庚申鄭伯侵陳大獲往嵗鄭伯請成于陳陳侯不許五父諌曰親仁善鄰國之寶也君其許鄭陳侯曰宋衛實難鄭何能為遂不許君子曰善不可失惡不可長其陳桓公之謂乎長惡不悛從自及也雖欲救之其將能乎商書曰惡之易也如火之燎于原不可鄉邇其猶可撲滅周任有言曰為國家者見惡如農夫之務去草焉芟夷藴崇之絶其本根勿使能殖則善者信矣信如字又音申傳七年冬陳及鄭平十二月陳五父如鄭涖盟壬申及鄭伯盟歃如忘洩伯曰五父必不免不賴盟矣洩息列切鄭良佐如陳涖盟辛巳及陳侯盟亦知陳之將亂也吕祖謙曰觀五父前曰親仁善鄰之諫所見甚善一年間如鄭涖盟則歃如忘其初本有善心豈非師傅不善故放蕩其心耶墓門之詩亦可見矣
  桓公經二年春三月公會齊侯陳侯鄭伯于稷以成宋亂傳見宋經五年春正月甲戌己丑陳侯鮑卒甲戌正月二十日己丑此年二月六日夏葬陳桓公無傳 秋蔡人衛人陳人従王伐鄭傳見鄭傳五年春正月甲戌己丑陳侯鮑卒再赴也於是陳亂文公子佗殺大子免而代之公疾病而亂作國人分㪚故再赴
  趙匡辨疑曰豈有正當禍亂之時而暇遣使人赴告假如再赴夫子亦當詳定取其實日何乃總載之乎傳云公疾而難作此文亦據陳國史而記之驗此則經文甲戌下當記陳佗作亂之事全簡脫之耳左氏不達此意遂妄云再赴也
  厲公謚法殺戮不辜曰厲
  名躍桓公子桓六年蔡人殺陳佗立之改元至十二年卒在位七年
  桓公經六年秋八月蔡人殺陳佗
  經十有二年秋八月壬辰陳侯躍卒無傳
  莊公謚法勝敵克亂曰莊
  名林桓公子厲公弟桓十二年嗣立明年改元至莊元年卒在位七年
  莊公經元年冬十月乙亥陳侯林卒無傳
  宣公諡法善問周達曰宣
  名杵臼莊公少弟莊元年嗣立明年改元至僖十二年卒在位四十五年
  莊公經二年春正二月葬陳莊公無傳
  經二十有二年春陳人殺其公子御冦
  傳二十二年春陳人殺其太子御冦傳稱太子以實言陳公子完與顓孫奔齊顓孫自齊來奔齊侯使敬仲為卿辭使為工正及陳之初亡也陳桓子始大於齊其後亡也成子得政詳見齊
  經二十有五年春陳侯使女叔陳卿來聘 冬公子友如陳報女叔之聘
  傳二十五年春陳女叔來聘始結陳好也嘉之故不名經二十七年秋公子友如陳葬原仲
  傳二十七年夏同盟于幽陳鄭服也服齊桓秋公子友如陳𦵏原仲非禮也原仲季友之舊也
  僖公經四年夏齊人執陳轅濤塗 秋及江人黄人伐陳 冬十有二月公孫兹帥師會齊人宋人衛人鄭人許人曹人侵陳
  傳四年夏次于召陵陳轅濤塗謂鄭申侯曰師出於陳鄭之間國必甚病若出於東方觀兵於東夷循海而歸其可也申侯曰善濤塗以告齊侯許之申侯見曰師老矣若出於東方而遇敵懼不可用也齊侯執轅濤塗 秋伐陳討不忠也 冬諸侯之師侵陳陳成歸轅濤塗
  經十有二年冬十有二月丁丑陳侯杵臼卒
  穆公謚法布徳執義曰穆
  名欵宣公子僖十二年嗣立明年改元至二十八年卒在位十六年
  僖公經十有三年夏四月葬陳宣公無傳
  經十有九年冬㑹陳人蔡人楚人鄭人盟于齊
  傳十九年冬陳穆公請修好於諸侯以無忘齊桓之徳冬盟于齊修桓公之好也宋襄暴虐故思齊桓
  經二十有三年秋楚人伐陳
  傳二十三年秋楚成得臣帥師伐陳討其貳於宋也遂取焦夷城頓而還詳見楚
  經二十有八年夏盟于踐土陳侯如會六月陳侯欵卒無傳 冬公會晉侯齊侯宋公蔡侯鄭伯陳子莒子邾人秦人于温
  共公諡法敬長事上曰共
  名朔穆公子僖二十八年嗣立明年改元至文十三年卒在位十八年
  文公傳六年臧文仲以陳衛之睦也欲求好於陳 夏季文子聘于陳且娶焉經見内魯
  傳九年齊楚侵陳克壺丘以其服於晉也 秋楚公子朱自夷伐陳陳人敗之獲公子茷陳懼乃及楚平傳十年秋七月陳侯鄭伯會楚子于息
  經十有三年夏五月壬午陳侯朔卒無傳
  靈公諡法亂而不損曰靈
  名平國共公子文十三年嗣立明年改元至宣十年遇弑十一年楚王帥諸侯伐陳誅徴舒因縣陳申叔時為言乃立太子午在位十五年
  宣公經元年秋楚子鄭人侵陳晉趙盾帥師救陳傳元年陳共公之卒楚人不禮焉陳靈公受盟于晉秋楚子侵陳晉趙盾帥師救陳
  傳五年冬陳及楚平晉荀林父伐陳
  經六年春晉趙盾衛孫免侵陳
  傳六年春晉衛侵陳陳即楚故也
  經八年冬楚師伐陳
  傳八年冬陳及晉平楚師伐陳取成而還
  經九年秋九月晉荀林父帥師伐陳冬陳殺其大夫洩冶
  傳九年夏㑹于扈討不睦也謀齊陳陳侯不㑹荀林父以諸侯之師伐陳晉侯卒于扈乃還 陳靈公與孔寧儀行父通於夏姬陳大夫御叔妻皆衷其衵服以戲于朝衷懐也衵服近身衣洩冶諫曰公卿宣淫民無效焉且聞不令君其納之納藏衵服公曰吾能改矣公告二子二子請殺之公弗禁遂殺洩冶孔子曰詩云民之多辟無自立辟其洩冶之謂乎
  陳師道曰傳引詩而罪冶非聖人之言左氏之瞽言也孔子稱三仁則曰比干諫而死答曽參則曰當不義臣不可不争於君如洩治可謂争而合義蹈忠履仁得其死者也孔子其罪之耶春秋大夫殺而累上者皆以國殺為文嗚呼忠於君義於國蹈道而死者孔子猶非之烏得為孔子哉曰然則孔氏云冶居淫亂之邦不能去而諫是取死之道何也曰不合春秋者之言也春秋時亂臣賊子疊跡而出有忠君死義者聖人貴之録之不暇又書而罪之耶靈無道而冶不去之何也曰士之未仕如是焉可也已仕而亂去不以義不可也冶位為大夫諫未及三雖曰取死義不可得而去也
  經十年夏五月癸巳陳夏徴舒弑其君平國
  傳十年陳靈公與孔寧儀行父飲酒於夏氏公謂行父曰徴舒似女對曰亦似君徴舒病之公出自其廏射而殺之射食亦切二子奔楚
  成公謚法安民立政曰成
  名午靈公太子宣十一年嗣立改元至襄四年卒在位三十年
  宣公經十有一年夏楚子陳侯鄭伯盟于辰陵 冬十月楚人殺陳夏徴舒丁亥楚子入陳納公孫寧儀行父于陳
  傳十一年夏楚盟于辰陵陳鄭服也 冬楚子為陳夏氏亂故伐陳謂陳人無動將討於少西氏徴舒祖子夏名遂入陳殺夏徴舒轘諸栗門因縣陳陳侯在晉申叔時曰夏徴舒弑其君其罪大矣討而戮之君之義也抑人有言曰牽牛以蹊人之田而奪之牛牽牛以蹊者信有罪矣而奪之牛罰已重矣王曰善哉乃復封陳鄉取一人以歸謂之夏州書曰楚子入陳納公孫寧儀行父于陳書有禮也詳見楚
  經十有二年春葬陳靈公無傳賊討國復二十一月然後得葬冬十有二月宋師伐陳衛人救陳傳見宋衞
  襄公經三年夏六月己未同盟于雞澤詳見晉陳侯使袁僑如會戊寅叔孫豹及諸侯之大夫及陳袁僑盟傳三年夏盟于雞澤楚子辛為令尹侵欲於小國陳成公使袁僑如會求成晉侯使和組父告于諸侯告陳服秋及陳袁僑盟陳請服也 楚司馬公子何忌侵陳陳叛故也
  經四年春王三月己酉陳侯午卒秋七月𦵏陳成公無傳冬陳人圍頓
  傳四年春楚師為陳叛故猶在繁陽前年何忌之師韓獻子患之言於朝曰文王帥殷之叛國以事紂唯知時也今我易之難哉晉力未能服楚受陳為非時三月陳成公卒楚人將伐陳聞䘮乃止軍禮不伐喪陳人不聴命不聴楚命臧武仲聞之曰陳不服於楚必亡大國行禮焉而不服在大猶有咎而况小乎 夏楚彭名侵陳陳無禮故也 冬楚人使頓間陳而侵伐之故陳人圍頓
  哀公諡法共仁短折曰哀
  名溺成公子襄四年嗣立明年改元至魯昭八年公病其弟司徒招殺悼大子偃師立公子留為太子哀公憂恚自縊在位三十五年
  襄公經五年冬戍陳楚公子貞帥師伐陳公㑹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齊世子光救陳
  傳五年秋九月丙子盟于戚命戌陳也楚子囊為令尹公子貞范宣子曰我䘮陳矣楚人討貳而立公子囊必改行改子辛所行而疾討陳陳近於楚民朝夕急能無徃乎有陳非吾事也無之而後可 冬諸侯戌陳備楚子囊伐陳十一月甲午㑹于城棣以救之
  經七年冬十月楚公子囊帥師圍陳十有二月㑹于鄬陳侯逃歸
  傳七年冬十月楚子囊圍陳㑹于鄬以救之晉㑹諸侯陳人患楚楚圍陳故慶虎慶寅謂楚人曰吾使公子黄往而執之楚人從之二慶使告陳侯于㑹曰楚人執公子黄矣君若不來群臣不忍社稷宗廟懼有二圖背君屬楚陳侯逃歸經十有七年春宋人伐陳
  傳十七年春宋莊朝伐陳獲司徒卬卑宋也卑宋而不設備經二十年秋陳侯之弟黄出奔楚
  傳二十年秋陳慶虎慶寅畏公子黄之偪愬諸楚四與蔡司馬同謀此年蔡公子燮欲以蔡之晉楚人以為討責陳公子黄出奔楚書曰陳侯之弟黄出奔楚言非其罪也公子黄將出奔呼於國曰慶氏無道求専陳國暴蔑其君而去其親五年不滅是無天也
  經二十有三年夏陳殺其大夫慶虎及慶寅陳侯之弟黄自楚歸于陳
  傳二十三年春陳侯如楚公子黄愬二慶於楚楚人召之使慶樂往殺之慶氏以陳叛 夏屈建從陳侯圍陳陳人城城以距君板隊而殺人役人相命各殺其長遂殺慶虎慶寅楚人納公子黄君子謂慶氏不義不可肆也故書曰惟命不于常
  經二十有四年冬陳鍼宜咎出奔楚
  傳二十四年冬陳人復討慶氏之黨鍼宜咎出奔楚經二十五年夏六月壬子鄭公孫舎之帥師入陳 冬鄭公孫夏帥師伐陳
  傳二十五年初陳侯㑹楚子伐鄭在前年當陳隧者井堙木刋鄭人怨之六月鄭子産子展帥車七百乗伐陳宵突陳城遂入之陳侯扶其太子偃師奔墓遇司馬桓子曰載余曰將巡城不欲載公以巡城辭遇賈獲載其母妻下之而授公車公曰舍而母辭曰不祥與其妻扶其母以奔墓亦免子展命師無入公宫與子産親御諸門陳侯使司馬桓子賂以宗器陳侯免擁社免音問喪服也擁抱社主使其衆男女别而纍以待於朝子展執縶而見再拜稽首承飲而進獻子美入數俘而出祝祓社司徒致民司馬致節司空致地乃還 冬十月子西復伐陳陳及鄭平
  傳二十八年夏陳侯朝于晉宋之盟故也詳見晉十二月為宋之盟故陳侯如楚詳見楚
  傳三十年夏六月鄭子産如陳涖盟歸復命告大夫曰陳亡國也不可與也聚禾粟繕城郭恃此二者而不撫其民其君弱植公子侈太子卑大夫敖政多門以介於大國能無亡乎不過十年矣
  昭公經八年春陳侯之弟招殺陳世子偃師夏四月辛丑陳侯溺卒楚人執陳行人干徴師殺之陳公子留出奔鄭 秋陳人殺其大夫公子過古木切冬十月壬午楚師滅陳執公子招放之于越殺陳孔奐無傳𦵏陳哀公傳八年陳哀公元妃鄭姬生悼太子偃師二妃生公子留下妃生公子勝二妃嬖留有寵屬諸司徒招與公子過招過哀公弟哀公有廢甫肺切疾三月甲申公子招公子過殺悼太子偃師而立公子留夏四月辛亥哀公縊憂恚自殺辛丑三日辛亥誤干徴師赴于楚且告有立君公子勝愬之于楚楚人執而殺之殺干徴師公子留奔鄭書曰陳侯之弟招殺陳世子偃師罪在招也楚人執陳行人干徴師殺之罪不在行人也 秋八月陳公子招歸罪於公子過而殺之 九月楚公子弃疾帥師奉孫呉圍陳孫呉悼太子子恵公宋戴惡會之 冬十一月壬午滅陳壬午十月十八日輿嬖袁克殺馬毁玉以葬欲以非禮厚𦵏哀公楚人將殺之請寘之既又請私私盡君臣恩私於幄加絰於顙而逃不欲臣楚使穿封戍為陳公晉侯問於史趙曰陳其遂亡乎對曰未也公曰何故對曰陳顓頊之族也嵗在鶉火是以卒滅陳將如之顓頊以嵗在鶉火而滅火盛水滅今在折木之津猶將復由箕斗之間有天漢故謂之析木之津且陳氏得政于齊而後陳卒亡自幕至于瞽瞍無違命舜重之以明徳寘徳於遂遂世守之及胡公不淫故周賜之姓使祀虞帝臣聞盛徳必百世祀虞之世數未也繼守將在齊其兆既存矣
  惠公謚法柔質慈民曰惠
  名吳悼太子偃師子昭八年公子招殺偃師吳奔晉十三年楚平王求而立之改元至定四年卒在位一十四年
  昭公經九年春叔弓㑹楚子于陳夏四月陳災
  傳九年春叔弓宋華亥鄭游吉衛趙黶㑹楚子于陳夏四月陳災鄭裨竈曰五年陳將復封封五十二年而遂亡子産問其故對曰陳水屬也火水妃音配也而楚相也楚之先祝融為火正今火出而火陳火心星逐楚而建陳也水得妃陳興楚衰妃以五成故曰五年五行各相妃得五而成嵗五及鶉火而後陳卒亡楚克有之天之道也故曰五十二年是嵗嵗在星紀五嵗及大梁而陳復封自大梁四嵗而及鶉火後四周四十八嵗凢五及鶉大五十二年經十有三年秋陳侯吳歸于陳
  傳十三年秋楚平王棄疾即位封陳而復之悼太子之子呉歸于陳禮也
  經十有八年夏五月壬午宋衛陳鄭災
  傳十八年夏五月火始昬見心星丙子風戊寅風甚壬午大甚宋衛陳鄭皆火陳不救火君子是以知陳之先亡也詳見鄭
  經二十有三年秋七月戊辰呉敗頓胡沈蔡陳許之師于雞父獲陳夏齧傳見呉
  定公經四年春王二月癸巳陳侯吳卒 夏六月𦵏陳恵公無傳
  懐公諡法慈仁短折曰懐
  名栁恵公子定四年嗣立明年改元至八年卒在位四年
  定公經八年秋七月戊辰陳侯栁卒九月葬陳懐公無傳三月而葬速
  湣公謚法禍亂方作曰湣
  名越懐公子定八年嗣立明年改元二十一年哀之十四年獲麟經終哀十七年楚滅陳殺之在位二十四年
  哀公傳元年呉之入楚也在定四年使召陳懐公懐公朝國人而問焉曰欲與楚者右欲與吳者左陳人從田無田從黨都邑之人無田者隨黨而立不知所與故直從所居田在西者居右在東者居左逢滑當公而進當公不左不右曰臣聞國之興也以福其亡也以禍今呉未有福楚未有禍楚未可棄吳未可從而晉盟主也若以晉辭呉若何公曰國勝君亡非禍而何楚為吳所勝對曰國之有是多矣何必不復小國猶復况大國乎臣聞國之興也視民如傷是其福也其亡也以民為土芥是其禍也楚雖無徳亦不艾殺其民呉日敝於兵暴骨如莽而未見徳焉天其或者正訓楚也禍之適呉其何日之有陳侯從之及夫差克越乃修先君之怨秋八月呉侵陳修舊怨也
  經六年春呉伐陳
  傳六年春呉伐陳復修舊怨也楚子曰吾先君與陳有盟昭十三年不可以不救乃救陳師于城父
  經九年夏楚人伐陳
  傳九年夏楚人伐陳陳即吳故也
  經十年冬楚公子結帥師伐陳呉救陳
  傳十年冬楚子期伐陳吳延州來季子救陳
  經十有一年夏陳轅頗出奔鄭
  傳十一年夏陳轅頗出奔鄭初轅頗為司徒賦封田以嫁公女有餘以為已大器鐘鼎之屬國人逐之故出道渇其族轅咺進稻醴粱糗腶脯焉喜曰何其給也對曰器成而具曰何不吾諫對曰懼先行懼言不從先見逐
  經十有三年夏楚子申帥師伐陳冬十有一月盜殺陳夏區夫無傳
  傳十五年夏楚子西子期伐呉及桐汭陳侯使公孫貞子弔焉弔為楚所伐及良吳地而卒將以尸入聘禮若賔死未將命則既歛於棺造於朝介將命吳子使大宰嚭勞且辭芋尹葢對陳大夫曰先民有言無穢虐士死者備使奉尸將命苟我寡君之命達于君所雖隕于深淵則天命也吳人内之詳見禮樂書傳十七年楚白公之亂在前年陳人恃其聚而侵楚楚既寧將取陳麥楚子問帥於大師子穀與葉公諸梁子髙葉公曰天命不謟令尹有憾於陳十五年子西伐呉陳使貞子弔呉以此為恨天若亡之其必令尹之子王卜之武城尹吉子西子公孫朝使帥師取陳麥陳人御之敗遂圍陳秋七月己卯楚公孫朝帥師滅陳終鄭禆竈言五及鶉火陳卒亡
  右陳始終春秋凡十二公書卒者十有故者一湣公後春秋經終之三嵗當哀十七年而楚滅之
  嗚呼舜之徳其可謂至也矣安萬民肇十有二州雖動植無不被其澤者禪位于夏其子封於虞武王克殷復求其後得媯滿封之陳以奉虞祀楚既滅陳而田恒得政於齊卒為建國葢自舜之後血食者厯三代春秋戰國百世弗絶苗裔蕃滋有土者綿綿然傳曰盛徳必百世祀信哉













  春秋分記卷六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