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分紀 (四庫全書本)/卷66

卷六十五 春秋分紀 卷六十六 卷六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春秋分記卷六十六   宋 程公說 撰蔡世本
  姬姓侯爵其先岀自周文王子叔度武王克殷封於蔡蔡叔以罪放蔡仲繼焉自蔡仲至戴侯九世國在今蔡州上蔡縣其後平侯自上蔡遷新蔡在今新蔡縣成公自新蔡遷州來在今夀春府下蔡縣
  宣公       桓侯
  哀侯       繆侯
  莊公       文公
  景公       靈侯
  平公       蔡侯朱
  悼侯       昭公
  成侯
  宣公諡法善問周達曰宣
  名考父戴侯子即位二十八年魯隠元年至八年卒在位三十五年
  隠公經四年夏宋公陳侯蔡人衛人伐鄭
  經八年夏六月已亥蔡侯考父卒 秋八月葬蔡宣公無傳三月而葬速
  桓侯謚法辟土服逺曰桓
  名封人宣公子隠八年嗣立明年改元至桓十七年卒在位二十年
  桓公經二年秋蔡侯鄭伯㑹于鄧
  傳二年秋蔡侯鄭伯㑹于鄧始懼楚也
  經五年秋蔡人衛人陳人従王伐鄭
  經六年秋八月蔡人殺陳佗
  經十有一年秋九月柔㑹宋公陳侯蔡叔盟于折經十有四年冬十有二月宋人以齊人蔡人衛人陳人伐鄭經十有六年春正月公㑹宋公蔡侯衛侯于曹夏四月公㑹宋公衛侯陳侯蔡侯伐鄭並詳見鄭
  經十有七年夏六月丁丑蔡侯封人卒 秋八月蔡季自陳歸于蔡蔡侯弟癸巳葬蔡桓侯
  傳十七年夏蔡桓侯卒蔡人召蔡季于陳 秋蔡季自陳歸于蔡蔡人嘉之也
  公説曰凡歸入在諸侯則先所自在京師則先所歸先所自者自彼有奉而后歸于此也先所歸者天王已命我矣不待奉而自可歸也
  哀侯諡法恭仁短折曰哀
  名獻舞桓侯弟桓十七年嗣立明年改元至莊十年楚執之在位十一年經傳不載卒年通鑑外紀亦闕不書
  莊公經十年秋九月荆敗蔡師于莘以蔡侯獻舞歸傳十年蔡哀侯娶于陳息侯亦娶焉息媯將歸過蔡蔡侯曰吾姨也止而見之弗賔息侯聞之怒使謂楚文王曰伐我吾求救於蔡而伐之楚子從之 秋九月楚敗蔡師于莘以蔡侯獻舞歸
  經十有四年秋七月荆入蔡
  傳十四年蔡哀侯為莘故繩譽也息媯以語楚子楚子滅息以息媯歸未言息媯未言楚子問之對曰吾一婦人而事二夫縱弗能死其又奚言楚子以蔡侯滅息遂伐蔡欲以悅息嬀秋七月楚入蔡君子曰商書所謂惡之易也如火之燎于原不可鄕邇其猶可撲滅者其如蔡哀侯乎
  繆侯謚法蔽仁傷賢曰繆
  名𦙝哀侯子經傳不載所立年通鑑外紀以為魯莊二十年改元至僖十四年卒在位二十九年
  僖公傳四年春齊侯以諸侯之師侵蔡蔡潰遂伐楚詳見齊楚
  傳六年冬蔡繆侯將許僖公以見楚子於武城詳見許經十有四年冬蔡侯𦙝卒無傳
  莊公謚法克敵勝壯曰莊
  名甲午繆侯子僖十四年嗣立明年改元經傳不載卒年史記通鑑載文公十五年卒在位三十四年
  僖公經二十一年秋宋公楚子陳侯蔡侯鄭伯許男曹伯㑹于盂執宋公以伐宋
  經二十八年夏五月癸丑公㑹晉侯齊侯宋公蔡侯鄭伯衛子莒子盟于踐土
  傳三十三年冬楚子上侵陳蔡陳蔡成晉陽處父侵蔡楚子上救之詳見楚
  文公經十年冬楚子蔡侯次于厥貉
  經十有五年夏六月晉郤缺帥師伐蔡戊申入蔡傳十五年新城之盟在十四年蔡人不與晉郤缺以上軍下軍伐蔡戊申入蔡以城下之盟而還
  文公諡法慈恵接禮曰文
  名申莊公子文十五年嗣立明年改元至宣十七年卒在位二十年
  宣公經十有七年春王正月丁未蔡侯申卒夏𦵏蔡文公無傳
  景公諡法由義而濟曰景
  名固文公子宣十七年嗣立明年改元至襄三十年遇弑在位四十九年
  成公傳二年楚令尹子重為陽橋之役王卒盡行蔡景公為左許靈公為右冬十一月盟於蜀蔡侯許男不書乗楚車也謂之失位君子曰位其不可不慎也乎蔡許之君一失其位不得列於諸侯况其下乎詩曰不解于位民之攸墍其是之謂矣乗楚王車為左右有相臣僕之意此春秋所以不書而左氏謂之失位也
  傳六年冬晉師侵蔡楚公子申公子成以申息之師救蔡晉乃還
  傳八年春晉欒書侵蔡六年未得志故並詳見晉
  襄公經八年夏鄭人侵蔡獲蔡公子燮詳見鄭
  經二十年秋蔡殺其大夫公子燮蔡公子履出奔楚傳二十年秋蔡公子燮欲以蔡之晉蔡人殺之公子履其母弟也故出奔楚 初蔡文侯欲事晉曰先君與於踐土之盟莊侯盟在二十八年晉不可棄且兄弟也畏楚不能行而卒宣十七年楚人使蔡無常徴發無常公子燮求從先君以利蔡不能而死書曰蔡殺其大夫公子燮言不與民同欲也
  傳二十八年夏蔡侯朝于晉 秋八月蔡侯歸自晉入于鄭鄭伯享之不敬子産曰蔡侯其不免乎日其過古禾切此也君使子展迋勞於東門之外而傲吾曰猶將更之今還受享而惰乃其心也君小國事大國而惰傲以為已心將得死乎若不免必由其子其為君也淫而不父通太子般之妻僑聞之如是者恒有子禍
  經三十年夏四月蔡世子般弑其君固 冬十月𦵏蔡景公無傳
  傳三十年夏四月蔡景侯為太子般娶于楚通焉太子弑景侯
  靈侯諡法亂而不損曰靈
  名般景公子襄三十年弑其君景自立明年改元至昭十一年楚子誘殺之在位十二年
  昭公經四年夏楚子蔡侯陳侯鄭伯許男徐子滕子頓子胡子沈子小邾子宋世子佐淮夷會于申楚人執徐子 秋七月楚子蔡侯陳侯許男頓子胡子沈子淮夷伐呉執齊慶封殺之遂滅賴
  經十有一年夏四月丁已楚子䖍誘蔡侯般殺之于申楚公子棄疾帥師圍蔡 秋季孫意如會晉韓起齊國弱宋華亥衛北宫佗鄭罕虎曹人杞人于厥憗 冬十有一月丁酉楚師滅蔡執世子有以歸用之殺以祭山傳十一年春王二月景公問於萇𢎞曰今兹諸侯何實吉何實凶對曰蔡凶此蔡侯般弑其君之歳也歳在豕韋襄三十年般弑其君歳在豕韋至今十三歲復在豕韋弗過此矣楚將有之然壅也歳及大梁蔡復楚凶天之道也楚靈弑立之歳嵗在大梁到昭公十三年歳復在大梁美惡周必復楚子在申召蔡靈侯靈侯將往蔡大夫曰王貪而無信唯蔡於感音憾今幣重而言甘誘我也不如無往蔡侯不可三月丙申楚子伏甲而饗蔡侯於申醉而執之 夏四月丁巳殺之刑其士七十人公子棄疾帥師圍蔡 秋㑹于厥憗謀救蔡也晉人使狐父請蔡于楚弗許 冬十一月楚子滅蔡用隱大子于岡山靈侯太子廬之父
  平公謚法内外賔服曰平
  名廬靈侯孫隱太子子昭十三年楚平王求而立之復蔡國至二十年卒在位八年
  昭公經十有三年秋蔡侯廬歸于蔡 冬十月葬蔡靈公蔡復而後以君禮𦵏之
  傳十三年秋楚平王棄疾即位封蔡而復之隠太子之子歸于蔡禮也 冬十月𦵏蔡靈公禮也
  經十有五年夏蔡朝吳出奔鄭
  傳十五年楚費無極害朝呉之在蔡也欲去之謂其上之人蔡人在上位者曰王唯信呉故處諸蔡二三子莫之如也而在其上不亦難乎夏蔡人逐朝吳朝呉出奔鄭王怒無極曰吳在蔡蔡必速飛去吳所以翦其翼也以鳥喻也言呉在蔡必能使蔡速强而背楚詳見楚
  胡安國曰朝吳蔡之忠臣雖不能存蔡而能復蔡其從於棄疾者謂蔡滅而棄疾必能封之也棄疾以其忠於舊君而信之使居舊國可謂知所信矣則曷為出奔費無極害其寵也無極楚之讒人去朝吳出蔡侯朱䘮太子建殺連尹奢屏王耳目使不聰明讒人為亂可不畏乎
  經二十年冬十有一月辛夘蔡侯廬卒無傳
  蔡侯朱
  名朱平公子昭二十年嗣立明年改元蔡人出之在位一年
  昭公經二十有一年春王三月葬蔡平公冬蔡侯朱出奔楚
  傳二十一年春三月葬蔡平公太子朱失位位在卑大夫送葬者歸見昭子昭子問蔡故以告昭子嘆曰蔡其亡乎若不亡是君也必不終詩曰不解于位民之攸墍今蔡侯始即位而適卑身將從之為蔡侯朱出奔傳冬十一月蔡侯朱出奔楚費無極取貨於東國隱太子子平侯廬弟而謂蔡人曰朱不用命於楚君王將立東國若不先從王欲楚必圍蔡蔡人懼出朱而立東國詳見楚
  悼侯謚法恐懼徙處曰悼
  名東國靈侯孫隱太子子昭二十一年蔡人出朱而立之明年改元至二十三年卒在位二年
  昭公經二十有三年夏六月蔡侯東國卒于楚無傳秋七月戊辰吳敗頓胡沈蔡陳許之師于雞父
  公說曰朱平公之子也東國平公之弟也先書朱出奔楚而後書東國卒于楚則二子必争國朱不勝而奔楚爾不書二君之歸入後世不可詳其亦朱詐於楚楚拘東國歟不然安得卒於楚也
  昭公諡法容儀恭美曰昭
  名申悼侯弟昭二十三年嗣立明年改元至哀四年盜弑之在位二十八年案宣十七年蔡侯申卒是文侯也今昭侯是其𤣥孫不容與高祖同名未知孰誤
  定公傳三年蔡昭侯為兩佩與兩裘以如楚獻一佩一裘於昭王昭王服之以享蔡侯蔡侯亦服其一令尹子常欲之弗與三年止之蔡人聞之固請而獻佩于子常蔡侯歸如晉以其子元與其大夫之子為質焉而請伐楚詳見楚
  經四年春三月公會劉子晉侯宋公蔡侯衛侯陳子鄭伯許男曹伯莒子邾子頓子胡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國夏于召陵侵楚 冬十有一月庚午蔡侯以呉子及楚人戰于柏舉楚師敗績
  傳四年春三月合諸侯于召陵謀伐楚也晉荀寅求貨於蔡侯弗得言於范獻子乃辭蔡侯夏蔡滅沈秋楚為沈故圍蔡蔡侯以其子乾與其大夫之子為質於吳冬蔡侯吳子唐侯伐楚十二月庚午二師陳于柏舉詳見楚經五年夏歸粟于蔡
  傳五年夏歸粟于蔡以周亟矜無資蔡為楚所國飢乏故魯歸之粟哀公經元年春楚子陳侯隨侯許男圍蔡
  傳元年春楚子圍蔡報柏舉也里而栽廣丈髙倍廣一丈髙二丈夫屯晝夜九日如子西之素子西計壘九日而成蔡人男女以辨各别系纍出降使疆于江汝之間而還楚欲使蔡徙國在江水之北汝水之南蔡於是乎請遷于吳叛楚就吳
  經二年冬十有一月蔡遷于州來蔡殺其大夫公子駟傳二年吳洩庸如蔡納聘而稍納帥師畢入衆知之蔡侯告大夫殺公子駟以說哭而遷墓將遷與先君辭故哭冬蔡遷于州來
  經三年秋七月蔡人放其大夫公孫獵于吳無傳駟黨經四年春王二月庚戍盜殺蔡侯申蔡公孫辰出奔吳夏蔡殺其大夫公孫姓公孫霍皆弑君黨冬十有二月𦵏蔡昭公無傳亂是以緩
  傳四年春蔡昭侯將如吳諸大夫恐其又遷也承音懲楚言公孫翩逐而射之入於家人而卒以兩矢門之衆莫敢進翩以矢自守其門文之鍇後至曰如牆而進多而殺二人鍇執弓而先翩射之中肘鍇遂殺之故逐公孫辰而殺公孫姓公孫盱即霍
  成侯諡法安民立政曰成
  名朔昭公子哀四年嗣立明年改元十年哀之十四年獲麟經終至哀二十三年卒在位十九年
  右蔡始終春秋凡十三公書卒者六不書卒者二有故者四成侯卒後春秋經終成侯子聲侯立之四年左氏之傳終矣聲侯十四年卒自聲侯以下二世二十八年而楚滅之
  論曰荆楚自西周已為中國患宣王盖嘗命將南征矣及周東遷僣號稱王慿陵江漢而蔡鄭邇焉桓侯莊公懼而謀之首為鄧之㑹鄭之從違世或不常若蔡則一傳而哀侯啟釁于息以致楚師及莘之敗楚執以歸自是遂折而從楚桓公召陵伐楚之師先侵蔡以形之異時莊公雖從文公踐土之盟而旋就楚求成焉迫近夷俗不能自植甘為之服役迄于般致誘殺之禍世子友蒙歸用之虐終春秋世從楚而受楚禍聖人葢傷之也天下莫大於理莫强於仁義循天理崇信義以自守其國家荆楚雖大何畏焉及春秋之季昭侯以裘佩之故為楚執辱請討于晉召陵之㑹政在大夫以貨而辭有愧伯討之義而柏舉之戰遂移於吳則蔡固失矣而中國之伯主兹重可貴也故觀諸侯㑹盟離合之迹而夷夏盛衰之由可考矣觀春秋進退予奪抑揚之㫖而知安中夏討四夷之道矣

  春秋分記卷六十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