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正義 序
唐 孔穎達 等奉敕撰 景海鹽張氏涉園藏日本覆印景鈔正宗寺本
卷一

大常博士臣孔志約右内率府長史弘文館直学士臣薛伯珍兼

大学助教臣郑祖玄徴事𭅺守大学助教臣隨德素徴事郎守四

门博士臣趙君賛承務𭅺守大学助教臣周玄達承務𭅺守四门助

教臣李玄植儒林郎守四门助教臣王真儒等上禀

宸旨旁群書釋左氏之膏肓翦古文之煩乱探曲䑓之奥

連山之玄言囊括百家森羅万有比之天象与七政而長縣方之

地軸将五嶽而永乆筆削已了繕冩如前臣等学謝伏恭業慙張

禹虽罄庸淺懼乖典正謹以上聞伏増𢧐越謹言永徽四年二月

二十四日大尉掦州都督上柱国趙国公臣无忌等上

春秋正義序

夫春秋者紀人君動作之務是左史所職之書王者統三才而宅九

有順四時而治万物四時序則玉燭調扵上三才協則宝命昌於下故可

以享国永年令聞長世然則有为之務可不慎与国之大事在祀与

戎祀則必尽其敬戎則不加无罪盟會恊於礼興動順其節失則貶

其𢙣淂則襃其善此春秋之大旨为皇王之明鍳也若夫五始之目章

於帝軒六經之道光扵礼記然則此書之發其来尚矣但年祀緜邈

无淂而言曁乎周室東迁王綱不振椘子北伐神器将移郑伯敗王扵前

晋侯請隧於後𥨸僣名号者何国不然專行征伐者諸侯皆是下𨹧

上替内叛外侵九域騷然三綱遂絶夫子内韞大聖逢時若此𣣔垂

之以法則无位正之以武則无兵賞之以利則无財說之以道则不用虚

歎銜書之鳯乃似䘮家之狗旣不救於已徃兾垂訓於後昆因魯史之

有淂失拠周經以正襃貶一字所嘉有同華衮之贈一言所黜无異蕭斧之

誅所謂不怒而人威不賞而人𭄿實永世而作則歴百王而不朽者也

至扵秦滅典籍鴻猷遂寢漢德旣興儒風不泯其前漢傳左氏者有

張蒼賈𧨏尹咸刘歆後漢有郑衆賈逵服虔許惠卿之等各为詁

訓然雜取公羊榖梁以釋左氏此乃以冠𩀱屦将絲綜麻方鑿圎

枘其可入乎晋世杜元凱又为左氏集解專取丘明之傳以釋孔氏之經

所謂子應乎母以膠投漆虽𣣔勿合其可离乎今校先儒優劣杜

为甲矣故晋宋傳授以至于今其爲義䟽者則有沈文何蘇寛刘炫然

沈氏於義例粗可於經傳極踈蘇氏則全不体本文唯旁攻賈服使

後之学者鑚仰无成刘炫於数君之内實为翹椘然聰惠辯博固

亦罕儔而探𧷤鉤深未能致逺其經注易者必具飾以文辞其理

致難者乃不入其根節又意在矜伐性好非毁規杜氏之失凡一百

五十餘條習杜義而攻杜氏猶蠹生於木而还食其木非其理也

虽規杜過義又淺近所謂捕鳴蝉於前不知黄雀在其後案僖公

三十三年經云晋人敗狄于箕杜注云郤缺称人者未为卿刘炫

規云晉侯称人与殽𢧐同案殽𢧐在葬晋文公之前可得云背䘮

用兵以賤者告箕𢧐在葬晋文公之後非是背䘮用兵何淂云与

殽𢧐同此則一年之經数行而已曽不勘省上下妄規淂失又襄

公二十一年傳云邾庻其以漆閭丘来奔以公姑姊妻之杜云蓋

寡者二人刘炫規云是襄公之姑成公之姊只一人而已案成公二年

成公之子公衡為質及宋逃帰案家語本命云男子十六而化生公

衡已能逃帰則十六七矣公衡之年如此則於時成公三十三四

矣計至襄二十一年成公七十餘矣何淂有姊而妻庻其此等皆

其事歴然猶尚妄說況其餘錯乱良可悲矣然比諸義䟽猶有可𮗚

今奉𠡠刪定拠以為本其有踈漏以沈氏𥙷焉若两義俱違則特

申短見虽課率庸鄙仍不敢自專謹与朝請大夫国子博士臣谷

那律故四門博士臣掦士勛四門博士臣朱長才等對共參㝎至

十六年又奉𠡠与前修䟽人及朝散大夫行大学博士上𮪍都尉臣

馬嘉運朝散大夫行大学博士上𮪍都尉臣王德韶給事郎守四

门博士上𮪍都尉臣蘇德融登仕郎守大学助教雲𮪍尉臣隨德

素等對𠡠使趙弘智覆更詳審为之正義凡三十六卷兾貽諸学

者以禆万一焉

春秋正義卷第一

  国子祭酒上護軍曲阜縣開国子臣孔 穎達等奉

  𠡠撰

春秋左氏傳序

正義曰此序題目文多不同或云春秋序或云左氏傳序或云春

秋經傳集解序或云春秋左氏傳序業晋宋古本及今定本並云

春秋左氏傳序今依用之南人多云此本釋例序後人移之扵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