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宣公元年编辑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繼故而言即位,與聞乎故也。

公子遂如齊逆女。三月,遂以夫人婦姜至自齊。其不言氏,喪未畢,故略之也。其曰婦,緣姑言之之辭也。遂之挈,由上致之也。

夏,季孫行父如齊。

晉放其大夫胥甲父于衛。放,猶屏也。稱國以放,放無罪也。

公會齊侯于平州。公子遂如齊。六月,齊人取濟西田。內不言取,言取,授之也。以是為賂齊也。

秋,邾子來朝。

楚子、鄭人侵陳,遂侵宋。遂,繼事也。

晉趙盾帥師救陳。善救陳也。

宋公、陳侯、衛侯、曹伯會晉師于棐林,伐鄭。列數諸侯而會晉趙盾,大趙盾之事也。其曰師,何也?以其大之也。于棐林地,而後伐鄭,疑辭也。此其地何?則著其美也。

冬,晉趙穿帥師侵崇。

晉人、宋人伐鄭。伐鄭,所以救宋也。

宣公二年编辑

二年春,王二月,壬子,宋華元帥師,及鄭公子歸生帥師,戰于大棘。宋師敗績,獲宋華元。獲者,不與之辭也。言盡其眾,以救其將也。以三軍敵華元,華元雖獲,不病矣。

秦師伐晉。

夏,晉人、宋人、衛人、陳人侵鄭。

秋,九月乙丑,晉趙盾弒其君夷皋。穿弒也,盾不弒,而曰盾弒,何也?以罪盾也。其以罪盾,何也?曰:靈公朝諸大夫而暴彈之,觀其辟丸也。趙盾入諫,不聽。出亡,至於郊,趙穿弒公,而後反趙盾。史狐書賊曰:「趙盾弒公。」盾曰:「天乎!天乎!予無罪。孰為盾而忍弒其君者乎?」史狐曰:「子為正卿,入諫不聽。出亡不遠,君弒,反不討賊,則志同。志同則書重,非子而誰?故書之曰『晉趙盾弒其君夷皋』者,過在下也。」曰:於盾也,見忠臣之至;於許世子止,見孝子之至。

冬,十月乙亥,天王崩。

宣公三年编辑

三年春,王正月,郊牛之口傷。之口,緩辭也,傷自牛作也。

改卜牛,牛死,乃不郊。事之變也。乃者,亡乎人之辭也。

猶三望。

葬匡王。

楚子伐陸渾戎。

夏,楚人侵鄭。

秋,赤狄侵齊。

宋師圍曹。

冬,十月丙戌,鄭伯蘭卒。

葬鄭穆公。

宣公四年编辑

四年春,王正月,公及齊侯平莒及郯,莒人不肯。及者,內為志焉爾。平者,成也。不肯者,可以肯也。

公伐莒取向。伐猶可,取向甚矣,莒人辭不受治也。伐莒,義兵也;取向,非也,乘義而為利也。

秦伯稻卒。

夏,六月乙酉,鄭公子歸生弒其君夷。

赤狄侵齊。

秋,公如齊,公至自齊。

冬,楚子伐鄭。

宣公五年编辑

五年春,公如齊。

夏,公至自齊。

秋,九月,齊高固來逆子叔姬。諸侯之嫁子於大夫,主大夫以與之。來者,接內也;不正其接內,故不與夫婦之稱也。

叔孫得臣卒。

冬,齊高固及子叔姬來。及者,及吾子叔姬也。為使來者,不使得歸之意也。

楚人伐鄭。

宣公六年编辑

六年春,晉趙盾、衛孫免侵陳。此帥師也,其不言帥師,何也?不正其敗前事,故不與帥師也。

夏,四月。

秋,八月,螽。

冬,十月。

宣公七年编辑

七年春,衛侯使孫良夫來盟。來盟,前定也。不言及者,以國與之。不言其人,亦以國與之。不日,前定之盟不日。

夏,公會齊侯伐萊。

秋,公至自伐萊。

大旱。

冬,公會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于黑壤。

宣公八年编辑

八年春,公至自會。

夏,六月,公子遂如齊,至黃乃復。乃者,亡乎人之辭也。復者,事畢也,不專公命也。

辛巳,有事于太廟。

仲遂卒于垂。為若反命而後卒也。此公子也,其曰仲,何也?疏之也。何為疏之也?是不卒者也。不疏,則無用見其不卒也,則其卒之,何也?以譏乎宣也。其譏乎宣,何也?聞大夫之喪,則去樂卒事。

壬午,猶繹。猶者,可以已之辭也。繹者,祭之旦日之享賓也。

萬入去龠。以其為之變,譏之也。

戊子,夫人熊氏薨。

晉師、白狄伐秦。

楚人滅舒鄝。

秋,七月甲子,日有食之,既。

冬,十月己丑,葬我小君頃熊。雨不克葬。葬既有日,不為雨止,禮也。雨不克葬,喪不以制也。

庚寅,日中而克葬。而,緩辭也,足乎日之辭也。

城平陽。

楚師伐陳。

宣公九年编辑

九年春,王正月,公如齊。公至自齊。

夏,仲孫蔑如京師。

齊侯伐萊。

秋,取根牟。

八月,滕子卒。

九月,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會于扈。

晉荀林父帥師伐陳。

辛酉,晉侯黑臀卒于扈。其地於外也,其日未逾竟也。

冬,十月癸酉,衛侯鄭卒。宋人圍滕。楚子伐鄭。晉郤缺帥師救鄭。

陳殺其大夫泄冶。稱國以殺其大夫,殺無罪也。泄冶之無罪如何?陳靈公通于夏徵舒之家,公孫寧、儀行父,亦通其家。或衣其衣,或衷其襦,以相戲於朝。泄冶聞之,入諫曰:「使國人聞之則猶可,使仁人聞之則不可。」君愧於泄冶,不能用其言而殺之。

宣公十年编辑

十年春,公如齊。公至自齊。齊人歸我濟西田。公娶齊,齊由以為兄弟,反之,不言來。公如齊,受之也。

夏,四月丙辰,日有食之。

己巳,齊侯元卒。

齊崔氏出奔衛。氏者,舉族而出之之辭也。

公如齊。五月,公至自齊。

癸巳,陳夏徵舒弒其君平國。

六月,宋師伐滕。

公孫歸父如齊,葬齊惠公。

晉人、宋人、衛人、曹人伐鄭。

秋,天王使王季子來聘。其曰王季,王子也。其曰子,尊之也。聘,問也。

公孫歸父帥師伐邾,取繹。

大水。

季孫行父如齊。

冬,公孫歸父如齊。

齊侯使國佐來聘。

饑。

楚子伐鄭。

宣公十一年编辑

十有一年春,王正月。

夏,楚子、陳侯、鄭伯盟于夷陵。

公孫歸父會齊人伐莒。

秋,晉侯會狄于櫕函。不言及,外狄。

冬,十月,楚人殺陳夏徵舒。此入而殺也,其不言入,何也?外徵舒於陳也。其外徵舒於陳,何也?明楚之討有罪也。

丁亥,楚子入陳。入者,內弗受也。日入,惡入者也。何用弗受也?不使夷狄為中國也。

納公孫寧、儀行父于陳。納者,內弗受也。輔人之不能民而討,猶可;入人之國,制人之上下,使不得其君臣之道,不可。

宣公十二年编辑

十有二年春,葬陳靈公。

楚子圍鄭。

夏,六月乙卯,晉荀林父帥師,及楚子戰于邲。晉師敗績。 績,功也;功,事也。日,其事敗也。

秋,七月。

冬,十有二月,戊寅,楚子滅蕭。

晉人、宋人、衛人、曹人同盟于清丘。

宋師伐陳。

(經十二·八)衛人救陳。

宣公十三年编辑

十有三年春,齊師伐莒。

夏,楚子伐宋。

秋,螽。

冬,晉殺其大夫先穀。

宣公十四年编辑

十有四年春,衛殺其大夫孔達。

夏,五月壬申,曹伯壽卒。

晉侯伐鄭。

秋,九月,楚子圍宋。

葬曹文公。

冬,公孫歸父會齊侯于穀。

宣公十五年编辑

十有五年春,公孫歸父會楚子于宋。

夏,五月,宋人及楚人平。平者,成也,善其量力而反義也。人者,眾辭也。平稱眾,上下欲之也。外平不道,以吾人之存焉道之也。

六月,癸卯,晉師滅赤狄潞氏,以潞子嬰兒歸。滅國有三術:中國謹日,卑國月,夷狄不日。其日潞子嬰兒,賢也。

秦人伐晉。

王札子殺召伯、毛伯。王札子者,當上之辭也。殺召伯、毛伯,不言其,何也?兩下相殺也。兩下相殺,不志乎《春秋》,此其志,何也?矯王命以殺之,非忿怒相殺也,故曰:以王命殺也。以王命殺,則何志焉?為天下主者,天也;繼天者,君也;君之所存者,命也。為人臣而侵其君之命而用之,是不臣也;為人君而失其命,是不君也。君不君,臣不臣,此天下所以傾也。

秋,螽。

仲孫蔑會齊高固于無婁。

初稅畝。初者,始也。古者什一,藉而不稅。初稅畝,非正也。古者三百步為里,名曰井田。井田者,九百畝,公田居一。私田稼不善,則非吏;公田稼不善,則非民。初稅畝者,非公之去公田,而履畝十取一也,以公之與民為已悉矣!古者公田為居,井灶蔥韭盡取焉。

冬,蝝生。蝝,非災也。其曰蝝,非稅畝之災也。

饑。

宣公十六年编辑

十有六年春,王正月,晉人滅赤狄甲氏,及留吁。

夏,成周宣榭災。周災,不志也;其曰宣榭,何也?以樂器之所藏目之也。

秋,郯伯姬來歸。

冬,大有年。五穀大熟,為大有年。

宣公十七年编辑

十有七年春,王正月庚子,許男錫我卒。

丁未,蔡侯申卒。

夏,葬許昭公。

葬蔡文公。

六月癸卯,日有食之。

己未,公會晉侯、衛侯、曹伯、邾子,同盟于斷道。同者,有同也,同外楚也。

秋,公至自會。

冬,十有一月壬午,公弟叔肹卒。其曰公弟叔肹,賢之也。其賢之,何也?宣弒而非之也。非之,則胡為不去也?曰:兄弟也,何去而之?與之財,則曰:「我足矣!」織屨而食,終身不食宣公之食。君子以是為通恩也,以取貴乎《春秋》。

宣公十八年编辑

十有八年春,晉侯、衛世子臧伐齊。

公伐杞。

夏,四月。

秋,七月,邾人戕繒子于繒。戕,猶殘也,棁殺也。

甲戌,楚子呂卒。夷狄不卒;卒,少進也。卒而不日;日,少進也。日而不言正;不正,簡之也。

公孫歸父如晉。

冬,十月壬戌,公薨于路寢。正寢也。

歸父還自晉。還者,事未畢也。自晉,事畢也。與人之子,守其父之殯。捐殯而奔其父之使者,是以奔父也。

至檉,遂奔齊。遂,繼事也。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