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穀梁傳/文公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文公元年编辑

元年春,王正月,公即位。繼正即位,正也。

二月癸亥,日有食之。

天王使叔服來會葬。葬曰會,其志重天子之禮也。

夏,四月丁巳,葬我君僖公。薨稱公,舉上也。葬我君,接上下也。僖公葬而後舉謚,謚所以成德也。於卒事乎加之矣!

天王使毛伯來錫公命。禮,有受命,無來錫命。錫命,非正也。

晉侯伐衛。

叔孫得臣如京師。

衛人伐晉。

秋,公孫敖會晉侯于戚。

冬,十月丁未,楚世子商臣弒其君髡。日髡之卒,所以謹商臣之弒也。夷狄不言正不正。

公孫敖如齊。

文公二年编辑

二年春,王二月甲子,晉侯及秦師戰于彭衙。秦師敗績。

丁丑,作僖公主。作,為也,為僖公主也。立主,喪主於虞。吉主於練,作僖公主,譏其後也。作主壞廟,有時日於練焉!壞廟,壞廟之道,易檐可也,改涂可也。

三月乙巳,及晉處父盟。不言公,處父伉也,為公諱也。何以知其與公盟?以其日也。何以不言公之如晉?所恥也。出不書,反不致也。

夏,六月,公孫敖會宋公、陳侯、鄭伯、晉士穀,盟于垂斂。內大夫可以會外諸侯。

自十有二月不雨,至于秋七月。歷時而言不雨,文不憂雨也。不憂雨者,無志乎民也。

八月丁卯,大事于太廟,躋僖公。大事者何?大是事也,著祫嘗。祫祭者,毀廟之主。陳于太祖,未毀廟之主,皆升合祭于太祖。躋,升也,先親而後祖也,逆祀也。逆祀,則是無昭穆也。無昭穆,則是無祖也。無祖,則無天也。故曰:文無天。無天者,是無天而行也。君子不以親親害尊尊,此《春秋》之義也。

冬,晉人、宋人、陳人、鄭人伐秦。

公子遂如齊納幣。

文公三年编辑

三年春,王正月,叔孫得臣會晉人、宋人、陳人、衛人、鄭人伐沈。沈潰。

夏,五月,王子虎卒。叔服也,此不卒者也,何以卒之?以其來會葬,我卒之也。或曰以其嘗執重以守也。

秦人伐晉。

秋,楚人圍江。

雨螽于宋。外災不志,此何以志也?曰:災甚也。其甚奈何?茅茨盡矣!著於上,見於下,謂之雨。

冬,公如晉。

十有二月己巳,公及晉侯盟。

晉陽處父帥師伐楚,救江。此伐楚,其言救江,何也?江遠楚近,伐楚所以救江也。

文公四年编辑

四年春,公至自晉。

夏,逆婦姜于齊。其曰婦姜,為其禮成乎齊也。其逆者誰也?親逆而稱婦。或者公與,何其速婦之也?曰:公也。其不言公,何也?非成禮於齊也。曰婦,有姑之辭也;其不言氏,何也?貶之也。何為貶之也?夫人與有貶也。

狄侵齊。

秋,楚人滅江。

晉侯伐秦。

衛侯使甯俞來聘。

冬,十有一月壬寅,夫人風氏薨。

文公五年编辑

五年春,王正月,王使榮叔歸含且赗。含,一事也;赗,一事也;兼歸之,非正也。其曰且,志兼也。其不言來,不周事之用也。赗以早,而含己晚。

三月辛亥,葬我小君成風。

王使毛伯來會葬。會葬之禮,於鄙上。

夏,公孫敖如晉。

秦人入鄀。

秋,楚人滅六。

冬,十月甲申,許男業卒。

文公六年编辑

六年春,葬許僖公。

夏,季孫行父如陳。

秋,季孫行父如晉。

八月乙亥,晉侯驩卒。

冬,十月,公子遂如晉。

葬晉襄公。

晉殺其大夫陽處父。稱國以殺,罪累上也。襄公已葬,其以累上之辭言之,何也?君漏言也。上泄則下暗,下暗則上聾。且暗且聾,無以相通,夜姑殺者也。夜姑之殺奈何?曰:晉將與狄戰,使狐夜姑為將軍,趙盾佐之,陽處父曰:「不可!古者君之使臣也,使仁者佐賢者,不使賢者佐仁者。今趙盾賢,夜姑仁,其不可乎?」襄公曰:「諾。」謂夜姑曰:「吾始使盾佐女。今女佐盾矣!」夜姑曰:「敬諾。」襄公死,處父主竟上事,夜姑使人殺之。君漏言也,故士造辟而言,詭辭而出,曰:「用我則可,不用我則無亂其德。」

晉狐夜姑出奔狄。

閏月不告月,猶朝于廟。不告月者,何也?不告朔也。不告朔,則何為不言朔也?閏月者,附月之餘日也,積分而成於月者也。天子不以告朔,而喪事不數也。猶之為言,可以已也。

文公七年编辑

七年春,公伐邾。三月甲戌,取須句。取邑不日,此其日,何也?不正其再取,故謹而日之也。

遂城郚。遂,繼事也。

夏,四月,宋公壬臣卒。

宋人殺其大夫。稱人以殺,誅有罪也。

戊子,晉人及秦人戰于令狐。

晉先蔑奔秦。不言出,在外也。輟戰而奔秦,以是為逃軍也。

狄侵我西鄙。

秋,八月,公會諸侯、晉大夫,盟于扈。其曰諸侯,略之也。

冬,徐伐莒。

公孫敖如莒蒞盟。蒞,位也。其曰位,何也?前定也。其不日,前定之盟不日也。

文公八年编辑

八年春,王正月。

夏,四月。

秋,八月戊申,天王崩。

冬,十月壬午,公子遂會晉趙盾,盟于衡雍。乙酉,公子遂會雒戎,盟于暴。

公孫敖如京師。不至而復,丙戌,奔莒。不言所至,未如也。未如則未復也。未如而曰如,不廢君命也。未復而曰復,不專君命也。其如非如也,其復非復也。唯奔莒之為信,故謹而日之也。

螽。

宋人殺其大夫司馬。司馬,官也。其以官稱,無君之辭也。

宋司城來奔。司城,官也。其以官稱,無君之辭也。來奔者不言出,舉其接我也。

文公九年编辑

九年春,毛伯來求金。求車猶可,求金甚矣。

夫人姜氏如齊。

二月,叔孫得臣如京師。京,大也;師,眾也。言周,必以眾與大言之也。

辛丑,葬襄王。天子志崩不志葬,舉天下而葬一人,其道不疑也。志葬,危不得葬也。日之,甚矣!其不葬之辭也。

晉人殺其大夫先都。

三月,夫人姜氏至自齊。卑以尊致,病文公也。

晉人殺其大夫士縠,及箕鄭父。稱人以殺,誅有罪也,鄭父累也。

楚人伐鄭。

公子遂會晉人、宋人、衛人、許人,救鄭。

夏,狄侵齊。

秋,八月,曹伯襄卒。

九月癸酉,地震。震,動也。地,不震者也;震,故謹而日之也。

冬,楚子使萩來聘。楚無大夫,其曰萩,何也?以其來我,褒之也。

秦人來歸僖公、成風之襚。秦人弗夫人也,即外之弗夫人而見正焉。

葬曹共公。

文公十年编辑

十年春,王三月辛卯,臧孫辰卒。

夏,秦伐晉。

楚殺其大夫宜申。

自正月不雨,至于秋七月。歷時而言不雨,文不閔雨也。不閔雨者,無志乎民也。

及蘇子盟于女栗。

冬,狄侵宋。

楚子、蔡侯次于厥貉。

文公十一年编辑

十有一年春,楚子伐麇。

夏,叔彭生會晉郤缺于承匡。

秋,曹伯來朝。

公子遂如宋。

狄侵齊。

冬,十月甲午,叔孫得臣敗狄于鹹。不言帥師而言敗,何也?直敗,一人之辭也。一人而曰敗,何也?以眾焉言之也。傳曰:長狄也。兄弟三人,佚宕中國,瓦石不能害。叔孫得臣,最善射者也。射其目,身橫九畝,斷其首而載之,眉見于軾。然則何為不言獲也?曰:古者不重創,不禽二毛,故不言獲,為內諱也。其之齊者,王子成父殺之,則未知其之晉者也。

文公十二年编辑

十有二年春,王正月,郕伯來奔。

杞伯來朝。

二月庚子,子叔姬卒。其曰子叔姬,貴也,公之母姊妹也。其一傳曰:許嫁,以卒之也。男子二十而冠,冠而列丈夫;三十而娶。女子十五而許嫁,二十而嫁。

夏,楚人圍巢。

秋,滕子來朝。

秦伯使術來聘。

冬,十有二月戊午,晉人秦人戰于河曲。不言及,秦晉之戰已亟,故略之也。

季孫行父帥師,城諸及鄆。稱帥師,言有難也。

文公十三年编辑

十有三年春,王正月。

夏,五月壬午,陳侯朔卒。

邾子籧篨卒。

自正月不雨,至于秋七月。

大室屋壞。大室屋壞者,有壞道也,譏不修也。大室猶世室也。周公曰「大廟」,伯禽曰「大室」,群公曰「宮」。禮,宗廟之事。君親割,夫人親舂,敬之至也。為社稷之主,而先君之廟壞,極稱之,志不敬也。

冬,公如晉。

衛侯會公于沓。

狄侵衛。

十有二月己丑,公及晉侯盟,還自晉。還者,事未畢也。自晉,事畢也。

鄭伯會公于棐。

文公十四年编辑

十有四年春,王正月,公至自晉。

邾人伐我南鄙。

叔彭生帥師伐邾。

夏,五月乙亥,齊侯潘卒。

六月,公會宋公、陳侯、衛侯、鄭伯、許伯、曹伯、晉趙盾。癸酉,同盟于新城。同者,有同也,同外楚也。

秋,七月,有星孛入于北斗。孛之為言猶茀也。其曰入北斗,斗有環域也。

公至自會。

晉人納捷菑于邾,弗克納。是郤克也,其曰人,何也?微之也。何為微之也?長轂五百乘,綿地千里,過宋、鄭、滕、薛,夐入千乘之國,欲變人之主。至城下,然後知。何知之晚也!弗克納。未伐而曰弗克,何也?弗克其義也。捷菑,晉出也;貜且,齊出也。貜且,正也;捷菑,不正也。

九月甲申,公孫敖,卒于齊。奔大夫不言卒,而言卒,何也?為受其喪,不可不卒也。其地於外也。

齊公子商人弒其君舍。舍未逾年,其曰君,何也?成舍之為君,所以重商人之弒也。商人其不以國氏,何也?不以嫌代嫌也。舍之不日,何也?未成為君也。

宋子哀來奔。其曰子哀,失之也。

冬,單伯如齊。

齊人執單伯。私罪也。單伯淫于齊,齊人執之。

齊人執子叔姬。叔姬同罪也。

文公十五年编辑

十有五年春,季孫行父如晉。

三月,宋司馬華孫來盟。司馬,官也。其以官稱,無君之辭也。來盟者何?前定也。不言及者,以國與之也。

夏,曹伯來朝。

齊人歸公孫敖之喪。

六月辛丑朔,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

單伯至自齊。大夫執則致,致則名;此其不名,何也?天子之命大夫也。

晉郤缺帥師伐蔡。

戊申,入蔡。

秋,齊人侵我西鄙。其曰鄙,遠之也。其遠之,何也?不以難介我國也。

季孫行父如晉。

冬,十有一月,諸侯盟于扈。

十有二月,齊人來歸子叔姬。其曰子叔姬,貴之也。其言來歸,何也?父母之於子,雖有罪,猶欲其免也。

齊侯侵我西鄙。

遂伐曹,入其郛。

文公十六年编辑

十有六年春,季孫行父會齊侯于陽穀。齊侯弗及盟。弗及者,內辭也。行父失命矣,齊得內辭也。

夏,五月,公四不視朔。天子告朔于諸侯,諸侯受乎禰廟,禮也。公四不視朔,公不臣也。以公為厭政以甚矣。

六月戊辰,公子遂及齊侯盟于師丘。復行父之盟也。

秋,八月辛未,夫人姜氏薨。

毀泉臺。喪不貳事;貳事,緩喪也。以文為多失道矣!自古為之,今毀之,不如勿處而已矣。

楚人、秦人、巴人滅庸。

冬,十有一月,宋人弒其君杵臼。

文公十七年编辑

十有七年春,晉人、衛人、陳人、鄭人伐宋。

夏,四月癸亥,葬我小君聲姜。

齊侯伐我西鄙。

六月癸未,公及齊侯盟于穀。

諸侯會于扈。

秋,公至自穀。

冬,公子遂如齊。

文公十八年编辑

十有八年春,王二月丁丑,公薨于臺下。臺下,非正也。

秦伯罃卒。

夏,五月戊戌,齊人弒其君商人。

六月癸酉,葬我君文公。

秋,公子遂、叔孫得臣如齊。使舉上客,而不稱介。不正其同倫而相介,故列而數之也。

冬,十月,子卒。子卒,不日,故也。

夫人姜氏歸于齊。惡宣公也。有不待貶絕,而罪惡見者;有待貶絕,而惡從之者。侄娣者,不孤子之意也。一人有子,三人緩帶。一曰:就賢也。

季孫行父如齊。

莒弒其君庶其。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