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晏子春秋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

目録 晏子春秋 卷第一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活字本
卷第二

晏子春秋内篇諫上第一凢二十五章

  莊公矜勇力不顧行義晏子諫第一

  景公飲酒酣願諸大夫無爲禮晏子諫第

   二

  景公飮酒酲三日而後發晏子諫第三

  景公飮酒七日不納弦章之言晏子諫第

   四

  景公飲酒不䘏天災致能歌者晏子諫第

   五

  景公夜𦗟新樂而不朝晏子諫第六

  景公燕賞無功而罪有司晏子諫第七

  景公信用讒佞賞罸失中晏子諫第八

  景公𢜤嬖妾隨其所欲晏子諫第九

  景公敕五子之傅而失言晏子諫第十

  景公欲廢適子陽生而立荼晏子諫第十

   一

  景公病乆不愈欲誅祝史㠯謝晏子諫第

   十二

  景公怒封人之祝不遜晏子諫第十三

  景公欲使楚巫致五帝㠯明德晏子諫第

   十四

  景公欲祠靈山河伯㠯禱雨晏子諫第十

   五

  景公貪長有國之樂晏子諫第十六

  景公登牛山悲去國而死晏子諫第十七

  景公遊公阜 日有三過言晏子諫第十

   八

  景公遊寒塗不恤死胔晏子諫第十九

  景公衣SKchar白裘不知天寒晏子諫第二十

  景公異熒惑守虗而不去晏子諫第二十

   一

  景公將伐宋夢二丈夫立而怒晏子諫第

   二十二

  景公從畋十八日不返國晏子諫弟二十

   三

  景公欲誅駭鳥埜人晏子諫第二十四

  景公所𢜤馬死欲誅圉人晏子諫第二十

   五

 莊公矜勇力不顧行義晏子諫第一

莊公𡚒乎勇力不顧于行義勇力之士無忌于

國貴賤不薦善逼邇不引過故晏子見公公曰

古者亦有徒㠯勇力立于世者乎晏子對曰嬰

聞之輕死㠯行禮謂之勇誅𭧂不避彊謂之力

故勇力之立也㠯行其禮義也湯武用兵而不

爲逆并國而不爲貪仁義之理也誅𭧂不避彊

替罪不避衆勇力之行也古之爲勇力者行禮

義也今上無仁義之理下無替罪誅𭧂之行而

徒㠯勇力立于世則諸侯行之㠯國危匹夫行

之㠯家殘昔夏之衰也有推侈大𭟼殷之衰也

有費仲惡來足走千里手裂兕虎任之㠯力凌

轢天下威戮無罪崇尚勇力不顧義理是㠯桀

紂㠯滅殷夏㠯衰今公自𡚒乎勇力不顧乎行

義勇力之士無忌于國身立威强行本滛𭧂貴

戚不薦善偪邇不引過反聖王之德而循滅君

之行用此存者嬰未聞有也

 景公飲酒酣願諸大夫無爲禮晏子諫第二

景公飲酒酣曰今日願與諸大夫爲樂飲請無

爲禮晏子蹴然改容曰君之言過矣群臣固欲

君之無禮也力多足㠯勝其長勇多足㠯弑君

而禮不使也禽獸矣力爲政彊者犯弱故曰易

主今君去禮則是禽獸也群臣㠯力爲政强者

犯弱而日易主君將安立矣凢人之所㠯貴于

禽獸者㠯有禮也故詩曰人而無禮胡不遄死

禮不可無也公湎而不聽少間公出晏子不起

公入不起交舉則先飮公怒色變抑手疾視曰

嚮者夫子之教寡人無禮之不可也寡人出入

不𧺫交舉則先飮禮也晏子避席再拜稽首而

請曰嬰敢與君言而忘之乎臣㠯致無禮之實

也君若欲無禮此是已公曰若是孤之罪也夫

子就席寡人聞命矣觴三行遂罷酒蓋是後也

𩛙法修禮㠯治國政而百姓肅也

 景公飮酒酲三日而後發晏子諌第三

景公飲酒酲三日而後發晏子見曰君病酒乎

公曰然晏子曰古之飲酒也足㠯通氣合好而

巳矣故男不群樂㠯妨事女不群樂㠯妨功男

女群樂者周觴五献過之者誅君身服之故外

無怨治内無亂行今一日飲酒而三日𥨊之國

治怒乎外左右亂乎内㠯刑罸自防者勸乎爲

非㠯賞譽自勸者惰乎爲善上離德行民輕賞

罸失所㠯爲國矣願君節之也

 景公飲酒七日不納弦章之言晏子諌第四

景公飲酒七日七夜不止弦章諫曰君欲飲酒

七日七夜章願君廢酒也不然章賜死晏子入

見公曰章諫吾曰願君之廢酒也不然章賜死

如是而𦗟之則臣爲制也不聽又𢜤其死晏子

曰幸矣章遇君也今章遇桀紂者章死久矣于

是公遂廢酒

 景公飲酒不恤天災致能歌者晏子諫第五

景公之時霖雨十有七日公飲酒日夜相繼晏

子請發粟于民三請不見許公命栢⿺辶處廵國致

能歌者晏子聞之不說遂分家粟于氓致任器

于陌徒行見公曰十有七日矣懐寶鄕有數十

飢氓里有數家百姓老弱凍寒不得短褐飢餓

不得糟糠敝撤無走四顧無告而君不䘏日夜

飲酒令國致樂不巳馬食府粟狗饜芻豢三保

之妾俱足梁SKchar狗馬保妾不巳厚乎民氓百姓

不亦薄乎故里窮而無吿無樂有上矣饑餓而

無告無樂有君矣嬰奉數之筴㠯隨百官之吏

民饑餓窮約而無告使上滛湎失本而不䘏嬰

之罪大矣再拜稽首請身而去遂走而出公從

之兼于𡍼而不能逮令𧼈駕追晏子其家不及

粟米盡于氓任SKchar存于陌公駈及之康内公下

車從晏子曰寡人有罪夫子倍棄不援寡人不

足㠯有約也夫子不顧社稷百姓乎願夫子之

幸存寡人寡人請奉齊國之粟米財貨委之百

姓多寡輕重惟夫子之令遂拜于途晏子乃返

命禀廵氓家有布縷之本而絶食者使有終月

之委絶本之家使有朞年之食無委積之氓與

之薪橑使足㠯畢霖雨令栢廵氓家室不能禦

者予之金廵求氓寡用財乏者死三日而畢後

者若不用令之罪公出舎損SKchar撤酒馬不食府

粟狗不食飦SKchar辟拂嗛齊酒徒減賜三日吏告

畢上貧氓萬七千家用粟九十七萬鐘薪橑萬

三千乗懐寳二千七百家用金三千公然後就

内退食琴瑟不張鐘皷不陳晏子請左右與可

令歌舞足㠯留思虞者退之辟拂三干謝于下

陳人待三士侍四出之關外也

 景公夜聽新樂而不朝晏子諫第六

晏子朝杜扃望羊待于朝晏子曰君奚故不朝

對曰君夜發不可㠯晏子曰何故對曰梁丘據

扃入歌人虞變齊音晏子退朝命宗祝修禮而

拘虞公聞之而怒曰何故而拘虞晏子曰㠯新

樂滛君公曰諸侯之事百官之政寡人願㠯請

子酒醴之味金石之聲願夫子無與焉夫樂何

夫必攻哉對曰夫樂亡而禮從之禮亡而政從

之政亡而國徔之國衰臣懼君之逆政之行有

歌紂作北里幽厲之聲顧夫滛㠯鄙而偕亡君

奚輕變夫故哉公曰不幸有社稷之業不擇言

而出之請受命矣

 景公燕賞無功而罪有司晏子諌第七

景公燕賞于國内萬鍾者三千鍾者五令三出

而軄計莫之從○一作職計筭之并下士師亦

同○公怒令免職計令三出而士師莫之從公

說晏子見公謂晏子曰寡人聞君國者愛人

則能利之惡人則能疏之今寡人𢜤人不能利

惡人不能疏夫君道矣晏子曰嬰聞之君正臣

從謂之順君僻臣從謂之逆今君賞䜛䛕之民

而令吏必從則是使君失其道臣失其守也先

王之立愛㠯勸善也其立惡㠯禁𭧂也昔者三

代之興也利于國者𢜤之害于國者惡之故眀

所愛而贒良衆眀所惡而邪僻滅是㠯天下治

平百姓和集及其衰也行安簡易身安逸樂順

于己者𢜤之逆于己者惡之故眀所愛而邪僻

繁眀所惡而賢良滅離散百姓危覆社稷君上

不度聖王之興而下不觀惰君之衰臣懼君之

逆政之行有司不敢争㠯覆社稷危宗廟公曰

寡人不知也請從士師之筞國内之祿所収者

三也

 景公信用讒佞賞罸失中晏子諫第八

景公信用䜛佞賞無功罸不辜晏子諫曰臣聞

眀君望聖人而信其教不聞𦗟䜛佞㠯誅賞今

與左右相恱頌也曰比死者勉爲樂乎吾安能

爲仁而愈黥民耳矣故内寵之妾迫奪于國

寵之臣矯奪于鄙執灋之吏並荷百姓民愁苦

約病而姦驅尤佚隱情奄惡蔽謟其上故雖有

至聖大贒豈能勝若讒哉是㠯忠臣之常有災

傷也臣聞古者之士可與得之不可與失之可

與進之不可與退之臣請SKchar之矣遂鞭而馬出

公使韓子休追之曰孤不仁不能順教㠯至此

極夫子休國焉而徃寡人將徔而後晏子遂鞭

馬而返其㒒曰嚮之去何速今之返又何速晏

子曰非子之所知也公之言至矣

 景公愛嬖妾隨其所欲晏子諫第九

翟王子羡臣于景公㠯重駕公觀之而不說也

嬖人嬰子欲觀之公曰及晏子𥨊病也居囿中

臺上以觀之嬰子說之因爲之請曰厚祿之公

許諾晏子起病而見公公曰翟王子羡之駕寡

人甚說之請使之示乎晏子曰駕御之事臣無

職焉公曰寡人一樂之是欲禄之㠯萬鍾其足

乎對曰昔衛士東野之駕也公說之嬰子不說

公曰不說遂不觀今翟王子羡之駕也公不說

嬰子說公因恱之爲請公許之則是婦人爲制

也且不樂治人而樂治馬不厚祿贒人而厚祿

御夫昔者先君桓公之地狹于今修法治廣政

教㠯覇諸侯今君一諸侯無能親也嵗凶年饑

道途死者相望也君不此憂耻而惟圖耳目之

樂不修先君之功烈而惟飾駕御之伎則公不

顧民而忘國甚矣且詩曰載驂載駟君子所誡

夫駕八固非制也今又重此其爲非制也不滋

甚乎且君苟美樂之國必衆爲之田獵則不便

道行致逺則不可然而用馬數倍此非御下之

道也滛于耳目不當民務此聖王之所禁也君

茍美樂之諸侯必或效我君無厚德善政㠯𬒳

諸侯而易之以僻此非所㠯子民彰名致逺親

國之道也且賢良廢㓕孤寡不振而聽嬖妾

以祿御夫㠯蓄怨與民爲讐之道也詩曰哲

成城哲婦傾城今君不免成城之求而惟傾城

之務國之亡日至矣君其圖之公曰善遂不復

觀乃罷歸翟王子羡而疏嬖人嬰子

 景公敕五子之傅而失言晏子諫第十

景公有男子五人所使傳之者皆有車百乗者

也晏子爲一焉公召其傅曰勉之將㠯而所傅

爲子及晏子晏子辭曰君命其臣據其肩㠯盡

其力臣敢不勉乎今有之家此一國之權臣也

人人以君命命之曰將㠯而所傅爲子此離樹

别黨傾國之道也嬰不敢受命顧君圖之

 景公欲廢適子陽生而立荼晏子諌第十一

淳于人納女于景公生孺子荼景公𢜤之諸臣

謀欲廢公子陽生而立荼公㠯告晏子晏子曰

不可夫以賤匹貴國之害也置大立少亂之本

也夫陽生而長國人戴之君其勿易夫服位有

等故賤不陵貴立子有禮故孽不亂宗願君教

荼㠯禮而勿䧟于邪導之㠯義而勿湛于利長

少行其道宗孽得其倫夫陽生敢毋使荼饜梁

SKchar之味玩金石之聲而有患乎廢長立少不可

㠯教下尊孽卑宗不可以利所𢜤長少無等宗

孽無别是設賊樹姦之本也君其圖之古之眀

君非不知繁樂也㠯爲樂滛則哀非不知立𢜤

也㠯義失則憂是故制樂以節立子㠯道若夫

恃䜛䛕以事君者不足㠯責信今君用䜛人之

謀聽亂夫之言也廢長立少臣恐後人之有因

君之過㠯資其邪廢少而立長㠯成其利者君

其圖之公不聽景公没田氏殺君荼立陽生殺

陽生立簡公殺簡公而耴齊國

 景公病久不愈欲誅祝史㠯謝晏子諫第十

  二

景公疥且𭼠朞年不巳召㑹譴梁丘據晏子而

問焉曰寡人之病病矣使史固與祝佗廵山川

宗廟犠牲珪璧莫不僃具數其常多先君桓公

桓公一則寡人再病不己滋甚予欲殺二子者

㠯說于上帝其可乎㑹譴梁丘據曰可晏子不

對公曰晏子何如晏子曰君㠯祝爲有益乎公

曰然若㠯爲有益則詛亦有損也君疏輔而逺

拂忠臣擁塞諫言不出臣聞之近臣嘿逺臣瘖

衆口鑠金今自聊挕㠯東姑尤㠯西者此其人

民衆矣百姓之咎怨誹謗詛君于上帝者多矣

國詛兩人祝雖善祝者不能勝也且夫祝直

言情則謗吾君也隱匿過則欺上帝也上帝神

則不可欺上帝不神祝亦無益願君察之也不

然刑無罪夏啇所㠯滅也公曰善觧予惑加冠

命㑹譴母治齊國之政梁丘據毋冶賓客之事

兼属之乎晏子晏子辭不得命受相退把政改

月而君病悛公曰昔吾先君桓公㠯管子爲有

力邑狐與榖㠯共宗廟之鮮賜其忠臣則是多

忠臣者子今忠臣也寡人請賜子州欵辭曰管

子有一美嬰不如也有一惡嬰不忍爲也其宗

廟之飬鮮也終辭而不受

 景公怒封人祝之不遜晏子諫第十三

景公逰于麥丘問其封人曰年㡬何矣對曰鄙

人之年八十五矣公曰壽哉子其祝我封人曰

使君之年長于胡宜國家公曰善哉子其復之

曰使君之嗣壽皆若鄙臣之年公曰善哉子其

復之封人曰使君無得罪于民公曰誠有鄙民

得罪于君則可安有君得罪于民者乎晏子諫

曰君過矣彼疏者有罪戚者治之賤者有罪貴

者治之君得罪于民誰將治之敢問桀紂君誅

乎民誅乎公曰寡人固也于是賜封人麥丘㠯

爲邑

 景公欲使楚巫致五帝㠯眀悳晏子諫第十

  四

楚巫㣲導裔欵㠯見景公侍坐三日景公說之

楚巫曰公眀神主之帝王之君也公即位有七

年矣事未大濟者明神未至也請致五帝㠯眀

君德景公再拜稽首楚巫曰請廵國郊㠯觀帝

位至于牛山而不敢登曰五帝之位在于國

請齋而後登之公命百官供齋具于楚巫之所

裔欵視事晏子聞之而見于公曰公令楚巫齋

牛山乎公曰然致五帝㠯眀寡人之悳神將降

福于寡人其有所濟乎晏子曰君之言過矣古

之王者得厚足㠯安世行廣足㠯容衆諸侯戴

之㠯爲君長百姓歸之㠯爲父母是故天地四

時和而不失星辰日月順而不亂悳厚行廣配

天象旹然後爲帝王之君神眀之主古者不慢

行而繁祭不輕身而恃巫今政亂而行僻而求

五帝之明德也棄賢而用巫而求帝王之在身

也夫民不苟德福不苟降君之帝王不亦難乎

惜夫君位之髙所論之卑也公曰裔欵㠯楚巫

命寡人曰試嘗見而觀焉寡人見而說之信其

道行其言今夫子譏之請逐楚巫而拘裔欵晏

子曰楚巫不可出公曰何故對曰楚巫出諸侯

必或受之公信之㠯過于内不知出㠯易諸侯

于外不仁請東楚巫而拘裔欵公曰諾故曰送

楚巫于東而拘裔欵于國

 景公欲祠靈山河伯㠯禱雨晏子諫第十五

齊大旱逾旹景公召群臣問曰天不雨久矣民

且有饑色吾使人卜云祟在髙山廣水寡人欲

少賦歛㠯祠靈山可乎群臣莫對晏子進曰不

可祠此無益也夫靈山固㠯石爲身㠯草木爲

髮天乆不雨髮將焦身將𤍠彼獨不欲雨乎祠

之無益公曰不然吾欲祠河伯可乎晏子曰不

可河伯㠯水爲國㠯魚鱉爲民天久不雨泉將

下百川竭國將亡民將滅矣彼獨不欲雨乎祠

之何益景公曰今爲之柰何晏子曰君誠避宫

殿𭧂露與靈山河伯共憂其幸而雨乎于是景

公出野居𭧂露三日天果大雨民盡得種時景

公曰善哉晏子之言可無用乎其維有德

 景公貪長有國之樂晏子諌第十六

景公將觀于淄上與晏子閒立公喟然歎曰嗚

呼使國可長保而𫝊于子孫豈不樂哉晏子對

曰嬰聞眀王不徒立百姓不虗至今君㠯政亂

國㠯行棄民久矣而聲欲保之不亦難乎嬰聞

之能長保國者能終善者也諸侯並立能終善

者爲長列士並學能終善者爲師昔先君桓公

其方任賢而贊悳之時亡國恃以存危國仰㠯

安是㠯民樂其政而世髙其悳行逺征𭧂勞者

不疾驅海内使朝天子而諸侯不怨當是時盛

君之行不能進焉及其卒而衰怠于悳而并于

樂身溺于婦侍而謀因竪刁是㠯民苦其政而

世非其行故身死乎胡宫而不舉蟲出而不𭣣

當是時也桀紂之卒不能惡焉詩曰靡不有𥘉

鮮克有終不能終善者不遂其君今君臨民若

冦讐見善若避𤍠亂政而危贒必逆于衆肆欲

于民而誅虐于下恐及于身嬰之年老不能待

于君使矣行不能革則持節以没世耳

 景公登牛山悲去國而死晏子諫第十七

景公逰于牛山北臨其國城而流涕曰若何滂

滂去此而死乎艾孔梁丘據皆從而泣晏子獨

笑于旁公刷涕而顧晏子曰寡人今日游悲孔

與據皆從寡人而涕泣子之獨笑何也晏子對

曰使贒者常守之則太公桓公將常守之矣使

勇者常守之則莊公靈公將常守之矣數君者

將守之則吾君安得此位而立焉㠯其迭處之

迭去之至于君也而獨爲之流涕是不仁也不

仁之君見一謟䛕之臣見二此臣之所㠯獨𥨸

笑也

 景公遊公阜一日有三過言晏子諫第十八

景公出遊于公阜北面望睹齊國曰嗚呼使古

而無死何如晏子曰昔者上帝㠯人之没爲善

仁者息焉不仁者伏焉若使古而無死丁公太

公將有齊國桓襄文武將皆相之君將戴笠衣

褐執銚耨㠯蹲行畎畞之中孰暇患死公忿然

作色不說無㡬何而梁丘據御六馬而來公曰

是誰也晏子曰據也公曰何如曰大暑而疾馳

甚者馬死薄者馬傷非㨿孰敢爲之公曰㨿與

我和者夫晏子曰此所謂同也所謂和者君甘

則臣酸君淡則臣醎今據也甘君亦甘所謂同

也安得爲和公忿然作色不恱無㡬何日暮公

西面望睹彗星召伯常騫使禳去之晏子曰不

可此天教也日月之氣風雨不旹彗星之出天

爲民之亂見之故詔之妖祥㠯戒不敬今君若

設文而受諫謁聖賢人雖不去彗星將自亡今

SKchar酒而并于樂政不飾而寛于小人近䜛好

優惡文而疏聖贒人何睱在彗茀又將見矣公

忿然作色不恱及晏子卒公出背而立曰嗚呼

昔者從夫子而游公阜夫子一日而三責我今

孰責寡人哉

 景公游寒途不䘏死胔晏子諌第十九

景公出逰于寒𡍼睹死胔黙然不問晏子諫曰

昔吾先君桓公出游睹饑者與之食睹疾者與

之財使令不勞力籍歛不費民先君將游百姓

皆恱曰君當幸游吾鄕乎今君游于寒塗據四

十里之氓殫財不足㠯奉歛盡力不能周役民

氓饑寒凍餒死胔相望而君不問失君道矣財

屈力竭下無㠯親上驕㤗奢侈上無㠯親下上

下交離君臣無親此三代之所㠯衰也今君行

之嬰懼公族之危㠯爲異姓之福也公曰然爲

上而忘下厚藉歛而忘民吾罪大矣于是歛死

胔發粟于民據四十里之氓不服政其年公三

月不出游

 景公衣狐白裘不知天寒晏子諫第二十

景公之時雨雪三日而不霽公被SKchar白之裘坐

堂側陛晏子入見立有間公曰恠哉雨雪三日

而天不寒晏子對曰天不寒乎公笑晏子曰嬰

聞古之賢君飽而知人之饑溫而知人之寒逸

而知人之勞今君不知也公曰善寡人聞命矣

乃令出裘發粟與饑寒今所睹于塗者無問其

郷所睹于里者無問其家循國計數無言其名

士旣事者兼月疾者兼嵗孔子聞之曰晏子能

眀其所欲景公能行其所善也

 景公異熒惑守虗而不去晏子諫第二十一

景公之時熒惑守于虗朞年不去公異之召晏

子而問曰吾聞之人行善者天賞之行不善者

天殃之熒惑天罸也今留虗其孰當之晏子曰

齊當之公不說曰天下大國十二皆曰諸侯齊

獨何㠯當晏子曰虗齊野也且天之下殃固于

冨疆爲善不用出政不行贒人使逺讒人反昌

百姓疾怨自爲祈祥録錄疆食進死何傷是㠯

列舎無次變星有芒熒惑囘逆孽星在旁有賢

不用安得不亡公曰可去乎對曰可致者可去

不可致者不可去公曰寡人爲之若何對曰盍

去𡨚聚之獄使反田矣散百官之財施之民矣

孤寡而敬老人矣夫若是者百惡可去何獨

是孽乎公曰善行之三月而熒惑遷

 景公將伐宋夢二丈夫立而怒晏子諌第二

  十二

景公舉兵將伐宋師過㤗山公瞢見二丈夫立

而怒其怒甚盛公恐覺辟門召占瞢者至公曰

今夕吾夣二丈夫立而怒不知其所言其怒甚

盛吾猶識其狀識其聲占瞢者曰師過㤗山而

不用事故㤗山之神怒也請𧼈召祝史祠乎㤗

山則可公曰諾眀日晏子朝見公告之如占瞢

之言也公曰占夢者之言曰師過㤗山而不用

事故㤗山之神怒也今使人召祝史祠之晏子

俯有間對曰占夢者不識也此非㤗山之神是

宋之先湯與伊尹也公疑㠯爲㤗山神晏子曰

公疑之則嬰請言湯伊尹之狀也湯質晳而長

顔㠯髯兊上豐下倨身而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聲公曰然是已伊

尹黒而短蓬而髯豐上兊下僂身而下聲公曰

然是巳今若何晏子曰夫湯太甲武丁祖乙天

下之盛君也不宜無後今惟宋耳而公伐之故

湯伊尹怒請散師㠯平宋景公不用終伐宋晏

子公曰伐無罪之國以怒眀神不易行㠯續蓄

進師㠯近過非嬰所知也師若果進軍必有殃

軍進再舎鼓毀將殪公乃辭乎晏子散師不果

伐宋

 景公從畋十八日不返國晏子諫第二十三

景公畋于署梁十有八日而不返晏子自國徃

見公比至衣冠不正不革衣冠望游而馳公望

見晏子下而急帶曰夫子何爲⿺辶處國家無有故

乎晏子對曰不亦急也雖然嬰願有復也國人

皆㠯君爲安野而不安國好獸而惡民毋乃不

可乎公曰何哉吾爲夫婦獄訟之不正乎則㤗

士子牛存矣爲社稷宗廟之不享乎則㤗祝子

游存矣爲諸侯賓客莫之應乎則行人子羽存

矣爲田野之不辟倉庫之不實則申田存焉爲

國家之有餘不足聘乎則吾子存矣寡人之有

五子猶心之有四支心有四支故心得佚焉今

寡人有五子故寡人得佚焉豈不可哉晏子對

曰嬰聞之與君言異若乃心之有四支而心得

佚焉可得令四支無心十有八日不亦乆乎公

于是罷畋而歸

 景公欲誅駭鳥野人晏子諫第二十四

景公射鳥野人駭之公怒令吏誅之晏子曰野

人不知也臣聞賞無功謂之亂罪不知謂之虐

兩者先王之禁也㠯飛鳥犯先王之禁不可今

君不眀先王之制而無仁義之心是以從欲而

輕誅夫鳥獸固人之飬也野人駭之不亦宜乎

公曰善自今巳後弛鳥獸之禁無㠯苛民也

 景公所𢜤馬死欲誅圉人晏子諫第二十五

景公使圉人養所𢜤馬𭧂死公怒令人操刀解

飬馬者是時晏子侍前左右執刀而進晏子止

而問于公曰堯舜支解人徔何𨈬始公矍然曰

從寡人始遂不支觧公曰㠯属獄晏子曰此不

知其罪而死臣爲君數之使知其罪然後致之

獄公曰可晏子數之曰○或作景公有馬其圉

人殺之公怒援將自擊之晏子曰此不其罪而

死臣請爲君數之令知其罪而殺之公曰諾晏

子舉戈而臨之曰云云○爾罪有三公使汝飬

馬而殺之當死罪一也又殺公之𠩄最善馬當

死罪二也使公以一馬之故而殺人百姓聞之

必怨吾君諸侯聞之必輕吾國汝殺公馬使怨

積于百姓兵弱于隣國汝當死罪三也今㠯属

獄公喟然嘆曰夫子釋之夫子釋之勿傷吾仁







晏子春秋内篇諫上第壹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