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晏子春秋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

卷第一 晏子春秋 卷第二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活字本
卷第三

晏子春内秋篇諫下第二凢二十五章

  景公籍重而獄多欲託晏子晏子諫第一

  景公欲殺犯所𢜤之槐者晏子諫第二

  景公逐得斬竹者囚之晏子諌第三

  景公以搏治之兵未成功將殺之晏子諌

   第四

  景公冬𧺫大臺之役晏子諫第五

  景公爲長庲欲美之晏子諫第六

  景公爲鄒之長塗晏子諌第七

  景公春夏游獵興役晏子諫第八

  景公獵休坐地晏子席而諫第九

  景公獵逢蛇虎以爲不祥晏子諫第十

  景公爲臺成文欲爲鐘晏子諫第十一

  景公爲㤗呂成將以燕饗晏子諌第十二

  景公爲履而飾㠯金玉晏子諫第十三

  景公欲㠯聖王居服而致諸侯晏子諫第

   十四

  景公自矜冠裳游處之貴晏子諫第十五

  景公爲巨冠長衣以𦗟朝晏子諫第十六

  景公朝居嚴下不言晏子諫第十七

  景公登路𥨊臺不終不說晏子諫第十八

  景公登路𥨊臺望國而嘆晏子諌第十九

  景公路𥨊䑓成逢于何願合葬晏子諌而

   許第二十

  景公嬖妾死守之三日而不歛晏子諫第

   二十一

  景公欲厚葬梁丘據晏子諫第二十二

  景公欲以人禮葬走狗晏子諌第二十三

  景公飬勇士三人無君臣之義晏子諫第

   二十四

  景公登射思勇力士與之圖晏子諫第二

   十五

 景公藉重而獄多欲託晏子晏子諫第一

景公藉重而獄多拘者滿圄怨者滿朝晏子諫

公不𦗟公謂晏子曰夫獄國之重官也願託之

夫子晏子對曰君將使嬰勑其功乎則嬰有壹

妄能書足以治之矣君將使嬰勑其意乎夫民

無欲殘其家室之生以奉𭧂上之僻者則君使

吏比而焚之而已矣景公不恱曰勑其功則使

一妄勑其意則比焚如是夫子無所謂能治國

乎晏子曰嬰聞與君異今夫胡狢戎狄之蓄狗

也多者十有余寡者五六然不相害傷今束鷄

豚妄投之其折骨决皮可立得也且夫上正其

治下審其論則貴賤不相踰越今君舉千鍾爵

禄而妄投之于左右左右争之甚于胡狗而公

不知也寸之管無當天下不能足之以粟今齊

國丈夫畊女子織夜以接日不足以奉上而君

側皆彫文刻鏤之觀此無當之管也而君終不

知五尺童子操寸之煙天下不能足以薪今君

之左右皆操煙之徒而君終不知鍾鼓成肆干

戚成舞雖禹不能禁民之觀且夫飾民之欲而

嚴其𦗟禁其心聖人所難也而况奪其財而饑

之勞其力而疲常致其苦而嚴𦗟其獄痛誅其

罪非嬰所知也

 景公欲殺犯所愛之槐者晏子諫第二

景公有所愛槐令吏謹守之植木縣之下令曰

犯槐者刑傷之者死有不聞令醉而犯之者公

聞之曰是先犯我令使吏拘之且加罪焉其子

徃辭晏子之家託曰負廓之民賤妾請有道于

相國不勝其欲願得充數乎下陳晏子聞之笑

曰嬰其滛于色乎何爲老而見犇雖然是必有

故令内之女子入門晏子望見之曰恠哉有深

憂進而問焉曰𠩄憂何也對曰君樹槐縣令犯

之者刑傷之者死妾父不仁不聞令醉而犯之

吏將加罪焉妾聞之眀君蒞國立政不損祿不

益刑又不㠯𥝠恚害公灋不爲禽獸傷人民不

爲草木傷禽獸不爲野草傷禾苗吾君欲以樹

木之故殺妾父孤妾身此令行于民而法于國

矣雖然妾聞之勇士不㠯衆疆凌孤獨明惠之

君不拂是㠯行其𠩄欲此譬之猶自治魚鱉者

也去其腥臊者而巳昧墨與人比居𢈔肆而教

人危坐今君出令于民苟可灋于國而善益于

後世則父死亦當矣妾爲之収亦宜矣甚平今

之令不然以樹木之故罪法妾父妾恐其傷察

吏之法而害明君之義也隣國聞之皆謂吾君

𢜤𣗳而賤人其可乎願相國察妾言以裁犯禁

者晏子曰甚矣吾將爲子言之于君使人送之

歸明日蚤朝而復于公曰嬰聞之窮民財力以

SKchar欲謂之𭧂崇玩好威嚴擬乎君謂之逆刑

殺不辜謂之賊此三者守國之大殃今君竆民

財力以羡餒食之具繁鍾鼓之樂極宫室之觀

行𭧂之大者崇玩好縣愛槐之令載過者馳歩

過者趨威嚴擬乎君逆之明者也犯槐者刑傷

槐者死殺不稱賊民之深者君享國德行未見

于衆而三辟著于國嬰恐其不可以莅國子民

也公曰㣲大夫教寡人㡬有大罪以累社稷今

子大夫教之社稷之福寡人受命矣晏子出公

令𧼈罷守槐之役㧞置縣之木廢傷槐之法出

犯槐之囚

 景公逐得斬竹者囚之晏子諫第三

景公樹竹令吏謹守之公出過之有斬竹者焉

公以車逐得而拘之將加罪焉晏子入見曰公

亦聞吾先君丁公乎公曰何如晏子曰丁公伐

曲沃勝之止其財出其民公曰自蒞之有輿死

人以出者公恠之令吏視之則其中金與玉焉

吏請殺其人収其人丁公曰以兵降城以衆圍

財不仁且吾聞之人君者寛惠慈衆不身傳誅

令捨之公曰善晏子退公令出斬竹之囚

 景公以摶治之兵未成功將殺之晏子諫第

  四

景公令兵搏治當臈氷月之間而寒民多涷餒

而功不成公怒曰爲我殺兵二人晏子曰諾少

爲閒晏子曰昔者先君莊公之伐于𣈆也其役

殺兵四人今令而殺兵二人是殺師之半也公

曰諾是寡人之過也令止之

 景公冬起大䑓之役晏子諌第五

晏子使于魯比其返也景公使國人𧺫大臺之

役嵗寒不巳涷餒之者郷有焉國人望晏子晏

子至巳復事公廼坐飮酒樂晏子曰君若賜臣

臣請歌之歌曰庻民之言曰凍水洗我若之何

太上靡散我若之何歌終喟𤉷歎而流涕公就

止之曰夫子曷爲至此殆爲大臺之役夫寡人

將速罷之晏子再拜出而不言遂如大臺執朴

鞭其不務者曰吾細人也皆有蓋廬以避燥濕

君爲壹䑓而不速成何爲國人皆曰晏子𦔳天

爲虐晏子歸未至而君出令𧼈罷役車馳而人

趨仲尼聞之喟𤉷嘆曰古之善爲人臣者聲名

歸之君禍災歸之身入則切磋其君之不善出

則髙譽其君之德義是㠯雖事惰君能使垂衣

裳朝諸侯不敢伐其功當此道者其晏子是耶

 景公爲長庲欲美之晏子諫第六

景公爲長庲庲舎將欲美之有風雨作公與晏

子入坐飲酒致堂上之樂酒酣晏子作歌曰穗

乎不得穫秋風至兮殫零落風雨之弗殺也太

上之靡弊也歌終顧而流涕張躬而舞公就晏

子而止之曰今日夫子爲賜而誡于寡人是寡

人之罪遂廢酒罷役不果成長庲

 景公爲鄒之長𡍼晏子諫第七

景公築路𥨊之臺三年未息又爲長庲之役二

年未息又爲鄒之長塗晏子諫曰百姓之力勤

矣公不息乎公曰𡍼將成矣請成而息之對曰

眀君不屈民財者不得其利不窮民力者不得

其樂昔者楚靈王作傾宫三年未息也又爲章

華之臺五年又不息也乾溪之役八年百姓之

力不足而息也靈王死于乾溪而民不與君歸

今君不遵眀君之義而循靈王之跡嬰懼君有

𭧂民之行而不睹長庲之樂也不若息之公曰

善非夫子者寡人不知得罪于百姓深也于是

令勿委壊餘財勿収斬板而去之

 景公春夏游獵興役晏子諫第八

景公春夏游獵又起大䑓之役晏子諫曰春夏

起役且游獵奪民農旹國家空虗不可景公曰

吾聞相賢者國治臣忠者主逸吾年無㡬矣欲

遂吾所樂卒吾𠩄好子其息矣晏子曰昔文王

不敢盤游于田故國昌而民安楚靈王不廢乾

溪之役起章華之臺而民叛之今君不革将危

社稷而爲諸侯笑臣聞忠不避死諫不違罪君

不聽臣臣將游矣景公曰唯唯將弛罷之未㡬

朝韋冏解役而歸

 景公獵休坐地晏子席而諌第九

景公獵休坐地而食晏子後至左右滅葭而席

公不說曰寡人不席而坐地二三子莫席而子

獨搴草而坐之何也晏子對曰臣聞介胄坐陣

不席獄訟不席尸坐堂上不席三者皆憂也故

不敢以憂侍坐公曰諾令人下席曰大夫皆席

寡人亦席矣

 景公獵逢蛇虎以爲不祥晏子諌第十

景公出獵上山見虎下澤見蛇歸召晏子而問

之曰今日寡人出獵上山則見虎下澤則見蛇

殆𠩄謂不祥也晏子對曰國有三不祥是不與

焉夫有贒而不知一不祥知而不用二不祥用

而不任三不祥也𠩄謂不祥乃若此者今上山

見虎虎之室也下澤見蛇蛇之穴也如虎之室

如蛇之穴而見之SKchar爲不祥也

 景公爲䑓成又欲爲鐘晏子諫第十一

景公爲臺臺成又欲爲鐘晏子諫曰君國者不

樂民之哀君不勝欲旣築䑓矣今復爲鐘是重

歛于民民必哀矣夫歛民之哀而以爲樂不祥

非𠩄以君國者公乃止

 景公爲㤗吕成將以饗晏子諫第十二

景公㤗呂成謂晏子曰吾欲與夫子燕對曰未

祀先君而以燕非禮也公曰何以禮爲對曰夫

禮者民之紀紀亂則民失亂紀失民危道也公

曰善乃以祀焉

 景公爲履飾以金玉晏子諫第十三

景公爲履黄金之綦飾以銀連以珠良玉之朐

其長尺氷月服之以聽朝晏子朝公迎之履重

僅能舉足問曰天寒乎晏子曰君奚問天之寒

也古聖人製衣服也冬輕而暖夏輕而清今君

履氷月服之是重寒也履重不節是過任也

失生之情矣故魯工不知寒溫之節輕重之量

以害正生其罪一也作服不常以笑諸侯其罪

二也用財無功以怨百姓其罪三也請拘而使

吏度之公苦請釋之晏子曰不可嬰聞之苦身

爲善者其賞厚苦身爲非者其罪重公不對晏

子出令吏拘魯工令人送之境吏不得入公撤

履不復服也

 景公欲以聖王之居服而致諸侯晏子諫第

  十四

景公問晏子曰吾欲服聖王之服居聖王之室

如此則諸侯其至乎晏子對曰法其節儉則可

法其服居其室無益也三王不同服而王非以

服致諸侯也誠于愛民果于行善天下懐其悳

而歸其義若其衣服節儉而衆恱也夫冠足㠯

修敬不務其飾衣足以掩形禦寒不務其美衣

不務于隅肶之削SKchar無觚羸之理身服不雜綵

首服不鏤刻且古者嘗有紩衣攣領而王天下

者其義好生而惡殺節上而羡下天下不朝其

服而共歸其義古者嘗有處橧巢窟穴而不惡

予而不取天下不朝其室而共歸其仁及三代

作服爲益敬也首服足以修敬而不重也身服

足以行潔而不害于動作服之輕重便于身用

財之費順于民其不爲橧巢者以避風也其不

爲穴者以避濕也是故眀堂之制下之潤濕不

能及也上之寒暑不能入也土事不文木事不

鏤示民之節也及其衰也衣服之侈過足㠯敬

宫室之美過避(⿰氵閠)濕用力甚多用則甚費與民

爲讐今君欲法聖王之服不法其制法其節儉

也則雖未成治庻其有益也今君竆臺榭之髙

極汙池之深而不止務于刻鏤之巧文章之觀

而不厭則亦與民而讐矣若臣之慮恐國之危

而公不平也公乃願致諸侯不亦難乎公之言

過矣

 景公自矜冠裳逰處之貴晏子諫第十五

景公爲西曲潢其深㓕𮜿髙三仞橫木龍蛇立

木鳥獸公衣黼黻之衣素繡之裳一依而五彩

具焉帶球玉而冠且𬒳髮亂首南面而立傲𤉷

晏子見公曰昔仲父之霸何如晏子抑首而不

對公又曰昔管文仲之覇何如晏子對曰臣聞

之維翟人與龍蛇比今君橫木龍蛇立木鳥獸

亦室一就矣何睱在覇哉且公伐宫室之美矝

衣服之麗一衣而五彩具焉帶球玉而亂首被

髮亦室一容矣萬乗之君而壹心于邪君之䰟

魄亡矣以誰與圖霸哉公下堂就晏子曰梁丘

㨿裔欵以室之成告寡人是㠯𥨸襲此服與據

爲笑又使夫子及寡人請改室易服而敬𦗟命

其可乎晏子曰夫二子營君㠯邪公安得知道

哉且伐木不自其根則孽又生也公何不去二

子者毋使耳目滛焉

 景公巨冠長衣以𦗟朝晏子諌第十六

景公爲巨冠長衣以𦗟朝疾視矜立日晏不罷

晏子進曰聖人之服中侻而不駔可以導衆其

動作侻順而不逆可㠯奉生是以下皆法其服

而民争學其容今君之服駔華不可㠯導衆民

疾視矜立不可以奉生日晏矣君不若脫服就

燕公曰寡人受命退朝遂去衣冠不復服

 景公朝居嚴下不言晏子諫第十七

晏子朝復扵景公曰朝居嚴乎公曰嚴居朝則

害曷扵治國家哉晏子對曰朝居嚴則下無言

下無言則上無聞矣下無言則無謂之瘖上無

聞則吾謂之聾聾瘖非害國家而如何也且合

升豉之㣲以滿倉廪合疏縷之綈以成幕太

山之髙非一石也累卑𤉷後高夫下者非用一

士之言也固有受而不用惡有拒而不受者哉

 景公登路𥨊臺不終不恱晏子諫第十八

景公登路𥨊之臺不能終而息乎陛忿𤉷而作

色不恱曰孰爲髙臺病人之甚也晏子曰君欲

節扵身而勿高使人髙之而勿罪也今高從之

以罪卑亦從以罪敢問使人如此可乎古者之

爲宫室也足乎以便生不㠯爲奢侈也故節扵

身謂扵民及夏之衰也其王桀背棄悳行爲璿

室玉門殷之衰也其王紂作爲傾宫靈䑓卑狹

者有罪高大者有賞是以身及焉今君髙亦有

罪卑亦有罪甚扵夏殷之王民力殫乏矣而不

免扵罪嬰恐國之流失而公不得亨也公曰善

寡人自知誠費財勞民以爲無功又從而怨之

是寡人之罪也非夫子之教豈得守社稷哉遂

下再拜不果登䑓

 景公登路𥨊臺望國而歡晏子諫第十九

景公與晏子登𥨊而望國公愀𤉷而歡曰使後

嗣世世有此豈不可哉晏子曰臣聞眀君必務

正其治以事利民𤉷後子孫享之詩云武王豈

不事貽厥孫謀㠯燕翼子今君處佚怠逆政害

民有日矣而猶出若言不亦甚乎公曰𤉷則後

世孰將把齊國對曰服牛死夫婦笑非骨SKchar

親也爲其利之大也欲知把齊國者則其利之

者耶公曰𤉷何㠯易對曰移之以善政今公之

牛馬老扵欄牢不勝服也車蠧扵巨戶不勝乗

也衣裘𥜗袴朽弊扵藏不勝衣也醯醢腐不勝

沽也酒醴酸不勝飮也府粟鬱而不勝食又厚

藉歛扵百姓而不㠯分餒民夫藏財而不用㐫

也財茍失守下其報環至其次昧財之失守委

而不㠯分人者百姓必進自分也故君人者與

其請扵人不如扵請已也

 景公路𥨊臺成逢扵何願合葬晏子諫而許

  第二十

景公成路𥨊之臺逢扵何遭䘮遇晏子扵途再

拜乎馬前晏子下車挹之曰子何㠯命嬰也對

曰扵何之母死兆在路𥨊之臺牗下願請命合

骨晏子曰嘻難哉雖𤉷嬰將爲子復之適爲不

得子將若何對曰夫君子則有以如我者儕小

人吾將左手擁格右手梱心立餓枯槁而死以

告四方之士曰扵何不能葬其母者也晏子曰

諾遂入見公曰有逢扵何者母死SKchar在路𥨊當

如之何願請合骨公作色不恱曰古之及今子

亦嘗聞請葬人主之宫者乎晏子對曰古之人

君其室宫節不侵生民之居䑓榭儉不殘死人

之墓故未嘗聞諸請塟人主之宫者也今君侈

爲宫室奪人之居廣爲臺榭殘人之墓是生者

愁憂不得安處死者離易不得合骨豐樂侈遊

兼傲生死非人君之行也遂欲滿求不顧細民

非存之道且嬰聞之生者不得安命之曰蓄憂

死者不得塟命之曰蓄哀蓄憂者怨蓄哀者危

君不如詳之公曰諾晏子出梁丘據曰自昔及

今未嘗聞求塟公宫者也若何許之公曰削人

之居殘人之墓凌人之䘮而禁其塟是扵生者

施扵死者無禮詩去榖則異室死則同穴吾敢

不許乎逢扵何遂塟其母路𥨊之牗下解衰去

絰布衣縢履玄冠茈武踊而不哭躃而不拜已

乃涕洟而去

 景公嬖妾死守之三日不歛晏子諫第二十

  一

景公之嬖妾嬰子死公守之三日不食膚著于

席不去左右以復而君無聽焉晏子入復曰有

術客與醫俱言曰聞嬰子病死願請治之公喜

⿺辶處起曰病猶可爲乎晏子曰客之道也以爲良

醫也請嘗試之君請屏潔沐浴飲食間病者之

宫彼亦將有鬼神之事焉公曰諾屏而沐浴晏

子令棺人入歛巳歛而復曰醫不能治病己殮

矣不敢不以聞公作色不說曰夫子以醫命寡

人而不使視將歛而不以聞吾之爲君名而巳

矣晏子曰君獨不知死者之不可以生耶嬰聞

之君正臣從謂之順君僻臣從謂之逆今君不

道順而行僻從邪者邇導害者逺䜛䛕萌通而

贒良廢滅是以謟䛕繁扵間邪行交扵國也昔

吾先君桓公用管仲而覇嬖乎竪刁而㓕今君

薄扵贒人之禮而厚嬖妾之哀且古聖王畜私

不傷行殮死不失𢜤送死不失哀行蕩則溺己

𢜤失則傷生失則害性是故聖王節之也即畢

殮不留生事棺槨衣衾不㠯害生飬哭泣處哀

不㠯害生道今朽尸以留生廣𢜤以傷行修哀

以害性君之失矣故諸侯之賓客慙入吾國

朝之臣慙守其職崇君之行不可㠯導民徔君

之欲不可以持國且嬰聞之杇而不殮謂之僇

尸臭而不収謂之陳胔反眀王之性行百姓之

誹而内嬖妾扵僇胔此之爲不可公曰寡人不

識請因夫子而爲之晏子復國之士大夫諸侯

四隣賓客皆在外君其哭而節之仲尼聞之曰

星之昭昭不若月之曀曀小事之成不若大事

之廢君子之非贒扵小人之是也其晏子之謂

 景公欲厚葬梁丘據晏子諌第二十二

梁公㨿死景公召晏子而告之曰㨿忠且愛我

我欲豐厚其塟髙大其壟晏子曰敢問據之忠

與𢜤扵君者可得聞乎公曰吾有喜扵玩好有

司未能我共也則據以其𠩄有共我是㠯知其

忠也每有風雨暮夜求必存吾是以知其愛也

晏子曰嬰對則爲罪不對則無以事君敢不對

乎嬰聞之臣專其君謂之不忠子專其父謂之

不孝妻專其夫謂之不嫉事父之道導親扵父

兄有禮扵群臣有惠扵百姓有信扵諸侯謂之

忠爲子之道以鍾愛其兄弟施行扵諸父慈惠

扵衆子誠信扵朋友謂之孝爲妻之道使其衆

妾皆得歡忻扵其夫謂之不嫉今四封之民皆

君之臣也而維據盡力㠯𢜤君

 景公欲以人禮葬走狗晏子諫第二十三

景公走狗死公令外共之棺内給之祭晏子聞

之諫公曰亦細物也特㠯與左右爲笑耳晏子

曰君過矣夫厚籍歛不以反民棄貨財而笑左

右傲細民之憂而崇左右之笑則國亦無望巳

且夫孤老凍餒而死狗有祭鰥寡不恤而死狗

有棺行辟若此百姓聞之必怨吾君諸侯聞之

必輕吾國怨聚扵百姓而權輕扵諸侯而乃㠯

爲細物君其圖之公曰善𧼈庖治狗以㑹朝属

 景公養勇士三人無君臣之義晏子諫第二

  十四

公孫接田開疆古冶子事景公以勇力摶虎聞

晏子過而趨三子者不起晏子入見公曰臣聞

眀君之蓄勇力之士也上有君臣之義下有長

率之倫内可㠯禁𭧂外可㠯威敵上利其功下

服其勇故尊其位重其祿今君之蓄勇士之力

也上無君臣之義下無長率之倫内不㠯禁𭧂

外不可威敵此危國之器也不若去之公曰三

子者搏之恐不得刺之恐不中也晏子曰此皆

力攻勍敵之人也無長㓜之禮因請公使人少

餽之二桃曰三子何不計功而食桃公孫接仰

天而歎曰晏子智人也夫使公之計吾功者不

受桃是無勇也士衆而桃寡何不計功而食桃

矣接一搏𧱚而再搏乳虎若接之功可以食桃

而無與人同矣援桃而起田開疆曰吾伏兵而

郤三軍者再若開疆之功亦可以食桃而無與

人同矣援桃而𧺫古冶子曰吾嘗從君濟扵河

黿御左SKchar以入砥柱之流當是旹也冶少不能

游潛行逆流百歩順流九里得黿而殺之左操

驂尾右挈黿頭鶴躍而出津人皆曰河伯也若

冶視之則大黿之苜若冶之功亦可以食桃而

無與人同矣二子何不反桃抽劒而起公孫接

田開疆曰吾勇不子若功不子逮耴桃不讓是

貪也𤉷而不死無勇也皆反其桃挈領而死古

冶子曰二子死之冶獨生之不仁耻人以言而

夸其聲不義恨乎𠩄行不死無勇雖𤉷二子同

桃而節冶專桃而宜亦反其桃挈領而死使者

復曰巳死矣公殮之以服葬之以士禮焉

 景公登射思得勇力與之圖國晏子諫第二

  十五

景公登射晏子脩禮而侍公曰選射之禮寡人

厭之矣吾欲得天勇下士與之圖國晏子對曰

君子無禮是庻人也庻人無禮是禽獸也夫勇

多則弑其君力多則殺其長𤉷而不敢者維禮

之謂也禮者𠩄㠯御民也轡者𠩄以御馬也無

禮而能治國家者嬰未之聞也景公曰善廼飾

射更席㠯爲上客終日問禮




晏子春秋内篇諫下第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