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晏子春秋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

卷第二 晏子春秋 卷第三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活字本
卷第四

晏子春秋内篇問上第三凢三十章

 莊公問威當世服天下時耶晏子對㠯行也

  第一

 莊公問伐𣈆晏子對㠯不可若不濟國之福

  第二

 景公問伐魯晏子對㠯不若脩政㠯待其亂

  第三

 景公伐斄勝之問𠩄當賞晏子對㠯謀勝祿

  臣第四

 景公問聖王之行若何晏子對㠯衰世而諷

  第五

 景公問欲善齊國之政㠯干霸王晏子對㠯

  官未具第六

 景公問欲如桓公用管仲㠯成霸業晏子對

  㠯不能第七

 景公問莒魯孰先亡晏子對㠯魯後莒先第

  八

 景公問治國何患晏子對㠯社䑕猛狗第九

 景公問欲令祝史求福晏子對以當辤罪而

  無求第十

 景公問古之盛君其行何如晏子對以問道

  者更正第十一

 景公問謀必得事必成何術晏子對以度義

  因民第十二

 景公問善爲國家者何如晏子對以舉贒官

  能第十三

 景公問君臣身尊而榮難乎晏子對以易第

  十四

 景公問天下之𠩄以存亡晏子對以六說

  十五

 景公問君子𠩄行SKchar若晏子對以三者第十

  六

 景公問贒君治國若何晏子對以任贒𢜤民

  十七

 景公問眀王之教民若何晏子對以先行義

  第十八

 景公問忠臣之事君何若晏子對㠯不與君

  䧟扵難第十九

 景公問忠臣之行何如晏子對㠯不與君行

  邪第二十

 景公問佞人之事君何如晏子對㠯愚君所

  信也第二十一

 景公問聖人之不得意如何晏子對㠯不與

  世䧟乎邪第二十二

 景公問古者君民用國不危弱晏子對㠯文

   王第二十三

  景公問古之蒞國者任人如何晏子對㠯

   人不同能第二十四

  景公問古者離散其民如何晏子對㠯今

   聞公令如冦讐第二十五

  景公問欲和臣親下晏子對㠯信順儉節

   第二十六

  景公問得贒之道晏子對㠯舉之㠯語考

   之㠯事第二十七

  景公問臣之報君何㠯晏子對報㠯悳第

   二十八

  景公問臨國蒞民𠩄患何也晏子對㠯患

   者三第二十九

  景公問爲政何患晏子對㠯善惡不分第

   三十

 莊公問威當世服天下時耶晏子對㠯行也

  第一

莊公問晏子曰威當世而服天下時耶晏子對

曰行也公曰何行對曰能愛邦内之民者能服

境外之不善重士民之死力者能禁𭧂國之邪

逆𦗟賃贒者能威諸侯安仁義而樂利世者能

服天下不能𢜤邦内之民者不能服境外之不

善輕士民之死力者不能禁𭧂國之邪逆愎諌

傲贒者之言不能威諸侯倍仁義而貪名實者

不能威當世而服天下者此其道也巳而公不

用晏子退而竆處公任勇力之士而輕臣㒒之

死用兵無休國罷民害朞年百姓大亂而身及

崔氏禍君子曰盡忠不豫交不用不懐祿其晏

子可謂廉矣

 莊公問伐𣈆晏子對以不可若不濟國之福

  第二

莊公將伐𣈆問于晏子晏子對曰不可君得合

而欲多飬欲而意驕得合而欲多者危飬欲而

意驕者困今君任勇力之士以伐眀主若不濟

國之福也不悳而有功憂必及君公作色不說

晏子辤不爲臣退而窮處堂下生蓼藿門外生

荆𣗥莊公終任勇力之士西伐𣈆耴朝歌及太

行孟門兹扵兊朞而民散身滅扵崔氏崔氏之

朞逐群公及慶氏亡

 景公問伐魯晏子對㠯不若修政待其亂第

  三

景公舉兵欲伐魯問㠯晏子晏子對曰不可魯

公好義而民戴之好義者安見戴者和伯禽之

治存焉故不可攻攻義者不祥危安者必困且

嬰聞之伐人者悳足㠯安其國政足以和其民

國安民和𤉷後可㠯舉兵而征𭧂今君好酒而

辟悳無以安國厚藉歛意使令無以和民悳無

以安之則危政無㠯和之則亂未免乎危亂之

理而欲伐安和之國不可不若脩政而待其君

之亂也其君離上怨其下𤉷後伐之則義厚而

利多義厚則敵寡利多則民歡公曰善遂不果

伐魯

 景公伐𣀗勝之問𠩄當賞晏子對㠯謀勝祿

  臣第四

景公伐𣀗勝之問晏子曰吾欲賞扵𣀗何如對

曰臣聞之以謀勝國者益臣之祿以民力勝國

者益民之利故上有羡𫉬下有加利君上享其

民臣下利其實故用智者不偷業用力者不傷

苦此古之善伐者也公曰善扵是破𣀗之臣東

邑之卒皆有加利是上獨擅名利下流也

 景公問聖王其行若何晏子對㠯衰世而諷

  第五

景公外傲諸侯内輕百姓好勇力崇樂㠯徔SKchar

欲諸侯不說百姓不親公患之問扵晏子曰古

之聖王其行若何晏子對曰其行公正而無邪

故讒人不得入不阿黨不𥝠色故群徒之卒不

得容薄身厚民故聚歛之人不得行不侵大國

之地不耗小國之民故諸侯皆欲其尊不刼人

以兵甲不威人㠯衆彊故天下皆欲其彊悳行

教訓加扵諸侯慈愛利澤加于百姓故海内歸

之若流水今衰世君人者辟邪阿黨故讒謟群

徒之卒繁厚身飬薄視民故聚歛之人行侵大

國之地耗小國之民故諸侯不欲其尊刼人㠯

兵甲威人以衆强故天下不欲其强災害加扵

諸侯勞苦施扵百姓故讐敵進伐天下不救貴

威離散百姓不興公曰𤉷則何若𢼠曰請卑辭

重幣以說于諸侯輕罪省功以謝扵百姓其可

乎公曰諾扵是卑辭重幣而諸侯附輕罪省功

而百姓親故小國入朝燕魯共貢墨子聞之曰

晏子知道道在爲人而失爲已爲人者重自爲

者輕景公自爲而小國不爲與在爲人而諸侯

爲役則道在爲人而行在反己矣故晏子知道

 景公問欲善齊國之政以干霸王晏子對以

  官未具第六

景公問晏子曰吾欲善治齊國之政以干霸王

之諸侯晏子作色對曰官未具也臣數以聞而

君不肯𦗟也故臣聞仲尼居處惰倦廉隅不正

則季次原憲侍氣鬱而疾志意不通則仲由卜

啇侍悳不盛行不厚則顔囘騫雍侍今君之朝

臣萬人兵車千乗不善政之𠩄失于下霣墜于

民者衆矣未有能士敢以聞者臣故曰官未具

也公曰寡人今欲從夫子而善齊國之政可乎

對曰嬰聞國有具官𤉷後其政可喜公作色不

說曰齊國雖小則可謂官不具對曰此非臣之

所復也昔吾先君桓公身體惰懈辭令不給則

隰朋暱侍右左多過獄讞不中則弦寗䁥侍田

野不修民氓不安則寗戚暱侍軍吏怠戎士偷

則王子成甫暱侍居處佚怠左右懾畏繁乎樂

省乎治則東郭牙暱侍悳義不中信行衰㣲則

管子暱侍先君能以人之長續其短以人之厚

𥙷其薄是㠯辭令竆逺而不逆兵加扵有罪而

不頓是故諸侯朝其德而天子致其胙今君之

過失多矣未有一士以聞也故曰官不具公曰

 景公問欲如桓公用管仲以成覇業晏子對

  㠯不能第七

景公問晏子曰昔吾先君桓公有管仲夷吾保

義齊國能遂武功而立文德糺合兄弟撫存翌

州吳越受令荆楚惛憂莫不賓服勤于周室天

子加悳先君昭功管子之力也今寡人亦欲存

國之政扵夫子夫子以佐佑寡人彰先君之

功烈而繼管子之業晏子對曰昔吾先君桓公

能任用贒固有什五治徧細民貴不凌賤冨不

傲貧功不遺罷佞不吐愚舉事不𥝠聽獄不阿

内妾無羡食外臣無羡祿鰥寡無饑色不㠯飲

食之辟害民之財不以宫室之侈勞人之力節

耴扵民而普施之府無藏倉無粟上無驕行下

無謟悳是以管子能以齊國免扵難而㠯吾先

君叅乎天子今君欲彰先君之功烈而繼管子

之業則無以多辟傷百姓無以SKchar欲玩好怨諸

侯臣孰敢不承善盡力㠯順君意今君䟽逺贒

人而任䜛䛕使民若不勝藉歛若不得厚耴扵

民而薄其施多求扵諸侯而輕其禮府藏杇蠧

而禮悖扵諸侯菽粟藏深而怨積扵百姓君臣

交惡而政刑無常臣恐國之危失而公不得享

也又惡能彰先君之功烈而繼管子之業乎

 景公問莒魯孰先亡晏子對㠯魯後莒先第

  八

景公問晏子莒與魯孰先亡對曰㠯臣觀之也

莒之細人變而不化貪而好假髙勇而賤仁士

武以疾忿急㠯速竭是以上不能飬其下下不

能事其上上下不能相収則政之大體失矣故

㠯臣之觀也莒其先亡公曰魯何如對曰魯之

君臣猶好爲義下之妥妥也奄𤉷寡聞是以上

能其養下下能事其上上下相収政之大體存

矣故魯猶可長守𤉷其亦有一焉彼鄒滕雉犇

而出其地猶稱公侯大之事小弱之事强久矣

彼周者殷之樹國也魯近齊而親殷㠯變小國

而不服扵隣以逺望魯㓕國之道也齊其有魯

與莒乎公曰魯與莒之事寡人旣得聞之矣寡

人之德亦薄𤉷後世孰踐有齊國者對曰田無

宇之後爲幾公曰何故也對曰公量小私量大

以施扵民其與士交也用財無筐篋之藏國人

負携其子而歸之若水之流下也夫先與人利

而後辭其難不亦寡乎若苟勿辤也從而撫之

不亦幾乎

 景公問治國何患晏子對以社䑕猛狗第九

景公問扵晏子曰治國患晏子對曰患夫社䑕

公曰何謂也對曰夫社束木而𡍼之䑕因往託

焉熏之則恐燒其木灌之則恐敗其途此䑕所

㠯不可得殺者以社故也夫國亦有焉人主左

右是也内則蔽善惡于君上外則賣權重于百

姓不誅之則爲亂誅之則爲人主𠩄案據腹而

有之此亦國之社䑕也人有酤酒者爲器甚潔

清置表甚長而酒酸不售問之里人其故里人

云公狗之猛人挈器而入且酤公酒狗迎而噬

之此酒𠩄以酸而不售也夫國亦有猛狗用事

者是也有道術之士欲千萬乗之主而用事者

迎而齕之此亦國之猛狗也左右爲社䑕用事

者爲猛狗主安得無壅國安得無患乎○或作

用事者爲猛狗則道術之士不得用矣此治國

之𠩄患也

 景公問欲令祝史求福晏子病以常辤罪而

  無求第十

景公問晏子曰寡人意氣衰身病甚今吾欲具

圭璋犠牲令祝宗薦之乎上帝宗朝意者禮可

以干福乎晏子對曰嬰聞之古者先君之干福

也政必合乎民行必順乎神節宫室不敢大斬

伐無偪山林節飲食無多畋漁㠯無偪川澤祝

宗用事辭罪而不敢有所求也是㠯神民俱順

而山川納祿今君政反乎民而行悖乎神大宫

室多斬伐㠯偪山林羡飮食多畋漁㠯偪川澤

是以民神俱怨而山川収禄司過薦罪而祝宗

祈福意者逆乎公曰寡人非夫子無所聞此請

革心易行于是廢公阜之游止海食之獻斬伐

者㠯時畋漁者有數居處飮食節之勿羡祝宗

用事辭罪而不敢有𠩄求也故隣國忌之百姓

親之晏子没而後衰

 景公問古之盛君其行如何晏子對以問道

  者更正第十一

景公問晏子曰古之盛君其行如何晏子對曰

薄于身而厚于民約于身而廣于世其處上也

足以眀政行教不以威天下其取財也權有無

均貧冨不以養SKchar欲誅不避貴賞不遺賤不滛

于樂不遁于哀盡智導民而不伐焉勞力歲事

而不責焉爲政尚相利故下不以相害行教尚

相𢜤故民不以相惡爲名刑罸中扵法廢罪順

扵民是以贒者處上而不華不肖者處下而不

怨四海之内社稷之中粒食之民一意同欲若

夫𥝠家之政生有遺教此盛君之行也公不圖

晏子曰臣聞問道者更正聞道者更容今君稅

歛重故民心離市買悖故啇旅絕玩好充故家

貨殫積邪在扵上蓄怨藏扵民嗜欲SKchar扵側毀

非滿扵國而公不圖公曰善于是令玩好不御

公市不豫宫室不飾業土不成止役輕稅上下

行之而百姓相親

 景公問謀必得事必成何術晏子𢼠以度義

  因民第十二

景公問晏子曰謀必得事必成有術乎晏子對

曰有公曰其術如何晏子曰謀度扵義者必得

事因于民者必成公曰奚謂也對曰其謀也左

右無所繫上下無所靡其聲不悖其實不逆謀

扵上不違天謀扵不違民以此謨者必得矣事

大則利厚事小則利薄稱事之小大權利之輕

國有義勞民有如利㠯此舉事者必成矣夫

逃人而謨雖成不安傲民舉事雖成不榮故臣

聞義謀之法者民事之本也故及義而謀信民

而動未聞存者也昔三代之興也謀必度其義

事必因于民及其衰也建謀者及義興事傷民

故度義因民謀事之術也公曰寡人不敏聞善

不行其已如何對曰上君全善其次出入焉其

次結邪而羞問全善之君能制出入之君時問

之君雖日危尚可以没身羞問之君不能保其

身今君雖危尚可没其身也

 景公問爲國家者何如晏子對以舉贒官能

  第十三

景公問晏子曰蒞國治民善爲國家者何如晏

子對曰舉贒以臨國官能以敕民則其道也舉

贒官能則民與若矣公曰雖有贒能吾庸知乎

晏子對曰贒而隱庸爲贒乎吾君亦不務乎是

故不知也公曰請問求贒對曰觀之以其游說

之㠯其行君無以靡曼辯辤定其行無以毀譽

非議定其身如此則不爲行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聲不掩欲以

榮君故通則視其所舉竆則視其所不爲富則

視其所不耴夫上士難進而易退也其次易進

易退也其下易進難退也以此數物者耴人其

可乎

 景公問君臣身尊而榮難乎晏子對以易第

  十四

景公問晏子曰爲君身尊民安爲臣事治身榮

難乎易乎晏子對曰易公曰何若對曰爲君節

飬其餘以顧民則君尊而民安爲臣忠信而無

踰職業則事治而身榮公又問爲君何行則危

爲臣何行則廢晏子對曰爲君厚藉歛而託之

爲民進讒䛕而託之用贒逺公正而託之不順

君行此三者則危爲臣比周以求寸踰職業防

下隱利而求多從君不陳過而求親人臣行此

三者則廢故眀君不以邪觀民守則而不虧立

灋儀而不犯苟有𠩄求于民而不㠯身害之是

故刑政安扵下民心固扵上故察士不比周而

進不爲茍而求言無隂陽行無内外順則進否

則退不與上行邪是㠯進不失廉退不失行也

 景公問天下之所以存亡晏子對以六說第

  十五

景公問晏子曰寡人持不仁其無義耳也不𤉷

北面與夫子而義晏子對曰嬰人臣也公曷爲

出若言公曰請終問天下之所以存亡晏子曰

縵宻不能蔍苴學者詘身無㠯用人而又不爲

人用者卑善人不能戚惡人不能踈者危交游

朋友徔無以說扵人又不能說人者窮事君要

利大者不得小者不爲者餧脩道立義大不能

專小不能附者㓕此足以觀存亡矣

 景公問君子常行SKchar若晏子對㠯三者第十

  六

景公問晏子曰君子常行SKchar若晏子對曰衣冠

不中不敢以入朝𠩄言不義不敢㠯要君行已

不順不敢治事不公不敢以蒞衆衣冠無不中

故朝無竒辟之服𠩄言無不義故下無僞上之

報身行順治事公故國無阿黨之義三者君子

之常行者也

 景公問賢君治國若何晏子對㠯任贒愛民

  第十七

景公問晏子曰賢君之治國若何晏子對曰其

政任賢其行𢜤民其耴下節其自養儉在上不

犯下在治不傲窮從邪害民者有罪進善舉過

者有賞其政刻上而饒下赦過而救窮不因喜

㠯加賞不因怒以加罸不從欲㠯勞民不脩怒

而危國上無驕行下無謟德上無私義下無竊

權上無杇蠧之藏下無凍餒之民不事驕行而

尚司其民安樂而尚親贒君之治國若此

 景公問明王之教民何若晏子對以先行義

  第十八

景公問晏子曰眀王之教民何若晏子對曰眀

其教令而先之以行義飬民不苛而防之以刑

辟求所于下者不務扵上所禁於民者不行于

身守于民財無虧之以利立于儀灋不犯之㠯

邪茍所求于民不以身害之故下之勸徔其教

也稱事以任民中𦗟以禁邪不窮之以勞不害

之㠯實苟所禁于民不以事逆之故下不敢犯

其上也古者百里而異習千里而殊俗故眀王

修道一民同俗上愛民爲灋下相親爲義是㠯

天下不相遺此眀王教民之理也

 景公問忠臣之事君何若晏子對以不與君

  䧟于難第十九

景公問扵晏子曰忠臣之事君也何若晏子𢼠

曰有難不死出亡不送公不恱曰君裂地而封

之疏爵而貴之君有難不死出亡不送可謂忠

乎對曰言而見用終身無難臣奚死焉謀而見

從終身不出臣奚送焉若言不用有難而死之

是妄死也謀而不從出亡而送之是詐僞也故

忠臣也者能納善扵君不能與君䧟扵難

 景公問忠臣之行何如晏子𢼠以不與君行

  邪第二十

景公問晏子曰忠臣之行何如對曰不掩君過

諫乎前不華乎外選賢進能不𥝠乎内稱身就

位計能定祿睹贒不居其上受祿不過其量不

權居㠯爲行不稱位以爲忠不揜賢㠯隱長不

刻下以䛕上君在不事太子國危不交諸侯順

則進否則退不與君行邪也

 景公問佞人之事君何如晏子對愚君所信

  也第二十一

景公問佞人之事君如何晏子對曰意難難不

至也眀言行之以飾身僞言無欲以說人嚴其

交以見其愛觀上之所欲而㣲爲之偶求君逼

爾而隂爲之與内重爵禄而外輕之以誣行下

事左右而面示正公以僞廉求上采聽而幸㠯

求進傲祿以求多辤任㠯求重工乎取鄙乎予

歡乎新慢乎故恡乎財薄乎施覩貧窮若不識

趨利若不及外交以自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背親㠯自厚積豐義

之飬而聲矜䘏之義非譽乎情而言不行身渉

旹所議而好論贒不肖有之已不難非之人無

之已不難求之人其言彊梁而信其進敏遜而

順此佞人之行也眀君之所誅愚君之𠩄信也

 景公問聖人之不得意何如晏子對以不與

 世䧟乎邪第二十二

景公問晏子曰聖人之不得意何如晏子對曰

上作事反天時從政逆鬼神籍歛殫百姓四時

易序神祗並怨道忠者不𦗟薦善者不行䛕過

者有眘救失者有罪故聖人伏匿隱處不干長

上潔身守道不與世䧟乎邪是㠯卑而不失義

瘁而不失廉此聖人之不得意也聖人之得意

何如對曰世治政平舉事調乎天藉歛和乎百

姓樂及其政逺者懐其悳四旹不失序風雨不

降虐天眀象而贊地長育而具物神降福而不

靡民服教而不僞治無怨業居無廢民此聖人

之得意也

 景公問古者君民用國不危弱晏子對以文

  王第二十三

景公問晏子曰古者君民而不危用國而不弱

惡乎失之晏子對曰嬰聞之㠯邪蒞國以𭧂和

民者危脩道㠯要利得求而返邪者弱古者文

王修悳不㠯要利㓕𭧂不以順紂于崇侯之𭧂

而禮梅伯之醢是以諸侯明乎其行百姓通乎

其悳故君民而不危用國而不弱也

 景公問古之莅國者任人如何晏子對㠯人

  不同能第二十四

景公問晏子曰古之蒞國治民者其任人何如

晏子對曰地不同生而任之以一種責其俱生

不可得人不同能而任之㠯一事不可責徧成

責焉無已智者有不能給求焉無饜天地有不

能贍也故明王之任人謟䛕不邇乎左右阿黨

不治乎本朝任人之長不强其短任人之工不

强其拙此任人之大畧也

 景公問古者離散其民如何晏子對以今聞

  公令如冦讐第二十五

景公問晏子曰古者離散其民而隕失其國

其常行何如晏子對曰國貧而好大智薄而好

專貴無賤親焉大臣無禮焉尚䜛䛕而賤贒人

樂簡慢而玩百姓國無常灋民無經紀好辯以

爲忠流湎而忘國好兵而忘民肅于罪誅而慢

扵慶賞樂人之哀利人之德難不足以懐人政

不足㠯惠民賞不足㠯勸善刑不足以防非亡

國之行也今民聞公今如冦讐此古離散其民

隕失其國所常行者也

 景公問欲和臣親下晏子𢼠以信順儉節第

  二十六

景公問晏子曰吾欲和民親下柰何晏子對曰

君得臣而任使之與言信必順其今赦其過任

大無多責焉使邇臣無求嬖焉無以SKchar欲貧其

家無信䜛人傷其心家不外求而足事君不因

人而進則臣和矣儉扵藉歛節于貨財作工不

歷時使民不盡力百官節適關市省征山林陂

澤不專其利領民治民勿使煩亂知其貧冨勿

使凍餒則民親矣公曰善寡人聞命矣故令諸

子無外親謁辟梁丘據無使受報百官節適關

市省征陂澤不禁𡨚報者過留獄者諸焉

 景公問得贒之道晏子對㠯舉之以語考之

  以事第二十

景公問晏子曰耴人得贒之道何如晏子對曰

舉之㠯語考之㠯事能諭則尚而親之近而勿

辱㠯耴人則得贒之道也是以眀君居上寡其

官而多其行拙扵文而工扵事言不中不言行

不法不爲也

 景公問臣之報君何以晏子對㠯報以悳第

  二十八

景公問晏子曰臣之報其君何以晏子𢼠曰臣

雖不知必務報君㠯德士逢有道之君則順其

令逢無道之君則爭其不義故君者擇臣而使

之臣雖賤亦得擇君而事之

 景公問臨國蒞民𠩄患何也晏子對㠯患者

  三第二十九

景公問晏子曰臨國莅民所患何也晏子對曰

所患者三忠臣不信一患也信臣不忠二患也

君臣異心三患也是以眀君居上無忠而不信

無信而不忠者是故君臣同欲而百姓無怨也

 景公問爲政何患晏子對以善惡不分第三

  十

景公問于晏子曰爲政何患晏子對曰患善惡

之不分公曰何以察之對曰審擇左右善則百

僚各得其𠩄宜而善惡分孔子聞之曰此言也

信矣善進則不善無由入矣不善進則善無由

入矣



晏子春秋内篇問上第三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