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晏子春秋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

卷第三 晏子春秋 卷第四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活字本
卷第五

晏子春秋内篇問下第四凢三十章

  景公問何修則夫先王之游晏子對㠯省

   耕實第一

  景公問桓公何以致霸晏子對㠯下贒以

   身第二

  景公問欲逮桓公之後晏子對㠯任非其

   人第三

  景公問廉政而長乆晏子對㠯其行水也

   第四

  景公問爲臣之道晏子對㠯九節第五

  景公問贒不肖可學乎晏子對㠯彊勉爲

   上第六

  景公問富民安衆晏子對㠯節中聽第七

  景公問國如何則謂安晏子對㠯内安政

   外歸義第八

  景公問諸侯孰危晏子對㠯莒其先亡第

   九

  景公使吳吳王問可處可去晏子對㠯視

   國治亂第十

  景公問保威强不失之道晏子對以先民

  後身第十一

  景公使魯魯君問何事囘曲之君晏子對

   㠯庇族第十二

  魯昭公問魯一國迷何也晏子對以化爲

   一心第十三

  魯昭公問安國衆民晏子對以事大飬小

   謹節𦗟儉第十四

  晏子使𣈆𣈆平公問先君得衆若何晏子

   對以如美淵澤第十五

  𣈆平公問齊君德行髙下晏子對以小善

   第十六

  𣈆叔向問齊國若何晏子對以齊德衰民

   歸田氏第十七

  叔向問齊悳衰子若何晏子對以進不失

   退忠不失行第十八

  叔向問正士邪人之行如何晏子對㠯使

   下順逆第十九

  叔向問事君徒處之義奚如晏子對㠯大

   贒無擇第二十

  叔向問處亂世其行正曲晏子對㠯民爲

   本第二十一

  叔向問意孰爲髙行孰爲厚晏子𢼠以愛

   民樂民第二十二

  叔向嗇吝𢜤扵行何如晏子對嗇者君子

   之道第二十三

  叔向問君子之大義何若晏子對以尊贒

   退不肖第二十四

  向叔問傲世樂業能行道乎晏子對以狂

   惑也第二十五

  叔向問人何若則榮晏子對㠯事君親忠

   孝第二十六

  叔向問人何以則可保身晏子對以不要

   幸第二十七

  曾子問不諌上不顧民可成行義者晏子

   以何以成也第二十八

  梁丘據問子事三君不同心晏子對㠯一

   心可㠯事百君第二十九

  栢常騫問道無㓕身無廢晏子對㠯養世

   君子第三十

 景公問何脩則夫先王之游晏子對以省耕

  實第一

景公出游問扵晏子曰吾欲觀扵轉附朝舞尊

海而南至扵琅琊寡人何修則夫先王之逰晏

子再拜曰善哉君之問也聞天子之諸侯爲廵

狩諸侯之天子爲述職故春省耕而𥙷不足者

謂之游秋省實而助不給者謂之豫夏諺曰吾

君不逰我SKchar以休吾君不豫我SKchar㠯助一遊一

豫爲諸侯度今君之游不𤉷師行而量食貧苦

不𥙷勞者不息夫從南歷時而不反謂之流從

下而不反謂之連從獸而不歸謂之荒從樂而

不歸謂之亡古者聖王無流連之游荒亡之行

公曰善命吏計公掌之粟藉長㓜貧氓之數吏

所委發廪出粟以予貧民者三千鍾公𠩄身見

癃老者七十人振贍之𤉷後歸也

 景公問桓公何以致覇晏子對以下贒以身

  第二

景公問扵晏子曰昔吾先君桓公善飲酒窮樂

食味方丈好色無别辟若此何以能率諸侯以

朝天子乎晏子對曰昔吾先君桓公變俗以政

下贒以身管仲君之賊者也知其能足以安國

濟功故迎之于魯郊自御禮之扵廟異日君過

于康莊聞寗戚歌止車而聴之則贒人之風也

舉㠯爲大田先君見贒不留使能不怠是㠯内

政則民懐之征伐則諸侯畏之今君聞先君之

過而不能眀其大節桓公之霸也君奚疑焉

 景公欲逮桓公之後晏子對㠯任非其人第

  三

景公問晏子曰昔吾先君桓公徔車三百乗九

合諸侯一匡天下今吾從車千乗可㠯逮先君

桓公之後乎晏子對曰桓公徔車三百乗九合

諸侯一匡天下者左有鮑叔右有仲父今君左

爲倡右爲優䜛人在前䛕人在後又焉可逮桓

公之後者乎

 景公問廉政而長久晏子對㠯其行水也第

  四

景公問晏子廉政而長久其行何也晏子對曰

其行水也美哉水乎清清其濁不無雩途其清

無不灑除是以長久也公曰廉政而遫亡其行

何也對曰其行石也堅哉石乎落落視之則堅

循之則堅内外皆堅無㠯爲乆是㠯遫亡也

 景公問爲臣之道晏子對㠯九節第五

景公問晏子曰請問爲臣之道晏子對曰見善

必通不私其利慶善而不有其名稱身居位不

爲苟進稱事授祿不爲茍得體貴側賤不逆其

倫居贒不肖不亂其序肥利之地不爲私邑贒

質之士不爲𥝠臣君用其所言民得其所利而

不伐其功此臣之道也

 景公問賢不肖可學乎晏子對以勉强爲上

  第六

景公問晏子曰人性有賢不肖可學乎晏子對

曰詩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之者其人也故諸

侯並立善而不怠者爲長長列士竝學終善者

爲師

 景公問冨民安衆晏子對㠯節欲中𦗟第七

景公問晏子曰富民安衆難乎晏子對曰易節

欲則民冨中聽則民安行此兩者而已矣

 景公問國何如則謂安晏子對以内安政外

  歸義第八

景公問晏子曰國如何則可謂安矣晏子對曰

下無諱言官無怨治通人不華窮民不怨喜樂

無羡賞忿怒無羡刑上有禮扵士下有恩于民

地博不兼小兵强不刼弱百姓内安其政外歸

其義可謂安矣

 景公問諸侯孰危晏子對㠯莒其先亡第九

景公問晏子曰當今之時諸侯孰危晏子對曰

莒其先亡乎公曰何故對曰地侵扵齊貨謁于

  𣈆是以亡也

 晏子使吳吳王問可處可去晏子對以視國

  治亂第十

晏子聘扵吳吳王曰子大夫以君命辱在弊邑

之地施貺寡人寡人受貺矣願有私問焉晏子

廵遁而對曰嬰北方之賤臣也得奉君命㠯趨

扵末朝恐辤令不審譏扵下吏懼不知所以對

者吳王曰寡人聞夫子久矣今乃得見願終其

問晏子避席對曰敬受命矣吳王曰國如何則

可處如何則可去也晏子對曰嬰聞之親疏得

處其倫大臣得盡其忠民無怨治國無虐刑則

可處矣是㠯君子懐不逆之君居治國之位親

䟽不得居其倫大臣不得盡其忠民多怨治國

有虐刑則可去矣是㠯君子不懐𭧂君之祿不

處亂國之位

 吳王問保威强不失之道晏子對㠯先民後

  身第十一

晏子聘於吳吳王曰敢問長保威强勿失之道

若何晏子對曰先民而後身先施而後誅强不

𭧂弱貴不凌賤富不傲貧百姓並進有司不侵

民和政平不㠯威强退人之君不以衆强兼人

之地其用灋爲時禁𭧂故世不逆其志其用兵

爲衆屏患故民不疾其勞此長保威强勿失之

道也此者危矣吳王忿𤉷作色不說曰晏子曰

寡君之事畢矣嬰無斧鑕之罪請辭而行遂不

復見

 晏子使魯魯君問何事囘曲之君晏子對㠯

  庇秩第十二

晏子使魯見昭公昭公說曰天下㠯子大夫語

寡人者衆矣今得見而羡乎𠩄聞請私而無爲

罪寡人聞大國之君盖囘曲之君也SKchar爲以子

大夫之行事囘曲之君乎晏子逡循對曰嬰不

肖嬰之族又不若嬰待嬰而祀先者五百家故

嬰不敢擇君晏子出昭公語人曰晏子仁人也

反亡君安危國而不𥝠利焉僇崔杼之尸滅賊

亂之徒不𫉬名焉使齊外無諸侯之憂内無國

家之患不伐功焉鍖𤉷不滿退託扵族晏子可

謂仁人矣

 魯昭公問魯一國迷何也晏子對㠯化爲一

  心第十三

晏子聘于魯魯昭公問焉吾聞之莫三人而迷

今吾以魯一國迷慮之不免于亂何也晏子對

曰君之所尊舉而冨貴入𠩄㠯與圖身出所以

與圖國及左右偪邇皆同于君之心者也犒魯

國化而爲一心曾無與二其何暇有三夫偪邇

于君之側者距本朝之𫝑國之所以治也左右

讒䛕相與塞善行之𠩄㠯衰也士者持祿游者

飬交身之所以危也詩曰芁芁棫檏薪之槱之

濟濟辟王左右趨之此言古者聖王眀君之使

以善也故外知事之情而内得心之誠是㠯不

迷也

 魯昭公問安國衆民晏子對以事大養小謹

  𦗟節儉第十四

晏子聘于魯魯昭公問曰夫儼𤉷辱臨弊邑𥨸

甚嘉之寡人受貺請問安國衆民如何晏子對

曰嬰聞傲大賤小則國危慢𦗟厚歛則民散事

大飬小安國之器也謹聽節儉衆民之術也

 晏子使𣈆𣈆平公問先君得衆若何晏子對

  以如美淵澤第十五

晏子使𣈆𣈆平公饗之文室旣靜矣晏以平公

問焉曰昔吾先君得衆若何晏子對曰君饗寡

君施及使臣御在君側恐懼不知所以對平公

曰聞子大夫數矣今廼得見願終聞之晏子對

曰臣聞君子如美淵澤容之衆人歸之如魚有

依極其游泳之樂若淵澤決竭其魚動流夫徃

者維雨乎不可復已公又問曰請問莊公與今

孰贒晏子曰兩君之行不同臣不敢不知也公

曰王室之正也諸侯之專制也是㠯欲聞子大

夫之言也對曰先君莊公不安靜處樂節飮食

不好鍾鼓好兵作武士與同飢渇寒暑君之强

過人之量有一過不能已焉是以不免于難今

君大宫室美䑓榭以辟飢渇寒暑畏禍敬鬼

君之善足㠯没身不足以及子孫矣

 𣈆平公問齊君德行高下晏子對以小善第

  十六

晏子使扵𣈆𣈆平公問曰吾子之君徳行髙下

如何晏子對㠯小善公曰否吾非問小善問子

之君德行髙下也晏子蹵𤉷曰諸侯之交紹而

相見辭之有𠩄隱也君之命質臣無所隱嬰之

君無稱焉平公蹵𤉷而辤送再拜而反曰殆哉

吾過誰曰齊君不肖直稱之士正在本朝也

 𣈆叔向問齊國若何晏子對㠯齊悳衰民歸

  田氏第十七

晏子聘于𣈆叔向從之宴相與語叔向曰齊其

何如晏子對曰此季世也吾弗知齊其爲田氏

乎叔向曰何謂也晏子曰公棄其民而歸扵田

氏齊舊四量豆區釡鐘四升爲豆各自其四㠯

登扵釡釡十則鐘田氏三量皆登一焉鐘乃巨

矣㠯家量貸以公量収之山木如市弗加于山

魚鹽唇蛤弗加扵海民叅其力二入扵公而衣

食其一公積杇蠧而老小涷餒國都之市屨賤

而踊貴民人痛疾或燠休之昔者殷人誅殺不

當僇民無時文王慈惠殷衆収䘏無主是故天

下歸之無𥝠與維悳之授今公室驕𭧂而田氏

慈惠其愛人如父母而歸之如流水無𫉬民將

焉避其伯直柄虞遂伯戲其相胡公大SKchar巳在

齊矣叔向曰雖吾公室亦季世也鳶不駕卿無

軍行公乗無人卒列無長庻民罷弊宫室滋侈

道殣相望而女富溢尤民聞公命如逃冦讐欒

郤𣈆原孤續慶伯降在皂𨽻政在家門民無𠩄

依而君日不悛㠯樂慆憂公室之卑其何日之

有讒鼎之銘曰昧旦丕顯後世猶怠曰不悛其

竜久乎晏子曰𤉷則子將若何叔向曰人事畢

矣待天而巳矣𣈆之公族盡矣肸聞之公室將

卑其宗族枝葉先落則公從之肸之宗十一族

維羊舌氏在而已肸又無子公室無度幸而得

死豈其𫉬祀焉

 叔向問齊悳衰子若何晏子對㠯進不失忠

  退不失行第十八

叔向問晏子曰齊國之德衰矣今子何若晏子

對曰嬰聞事明君者竭心力以没其身行不逮

則退不㠯誣持祿事惰君者優游其身以没其

世力不能則去不以䛕持危且嬰聞君子之事

君也進不失忠退不失行不茍合㠯隱忠可謂

不失忠不持利以傷廉可謂不失行叔向曰善

哉詩有之曰進退維谷其此之謂歟

 叔向問正士人邪之行如何晏子對㠯使下

  順逆第十九

叔向問晏子曰正士之義邪人之行何如晏子

對曰正士處𫝑臨衆不阿𥝠行扵國足飬而不

忘故通則事上使䘏其下窮則教下使順其上

事君盡禮行忠不正爵祿不用則去而不議其

交友也論身義行不爲苟戚不同則踈而不悱

不毀進扵君不㠯刻民尊於國故用扵上則民

安行扵下則君尊故得衆上不疑其身用于君

不悖扵行是㠯進不䘮亡退不危身此正士之

行也邪人則不𤉷用扵上則虐民行于下則逆

上事君茍進不道忠交友苟合不道行持䛕巧

以正祿比姦邪以厚養矜爵祿㠯臨人夸體貌

以華世不任扵上則輕議不䔍于友則好誹故

用于上則民憂行于下則君危是㠯其事君近

扵罪其交友近扵患其得上辟于辱其爲生僨

于刑故用于上則誅行于下則弒是故交通則

辱生患則危此邪人之行也

 叔向問事君徒處之義奚如晏子對㠯大贒

  無擇第二十

叔向問晏子曰事君之倫徒處之義奚如晏子

對曰事君之倫知慮足㠯安國譽厚足㠯導民

和柔足㠯懐衆不廉上以爲名不倍民㠯爲行

上也潔于治已不飾過以求先不䜛䛕㠯求進

不阿久𥝠不誣所能次也盡力守職不怠奉官

從上不敢陏畏上故不苟忌罪故不辟下也三

者事君之倫也及夫大贒則徒處與有事無擇

也隨時宜者也有所謂君子者能不足以𥙷上

退處不順上治唐園考菲履共恤上令第長郷

里不夸言不愧行君子也不以上爲本不㠯民

爲憂内不恤其家外不顧其身游夸言愧行自

勒于飢寒不及醜儕命之曰狂僻之民眀上之

𠩄禁也進也不能及上退也不能徒處作窮于

冨利之門畢志于畎畞之業窮通行無常處之

慮佚于心利通不能窮業不成命之曰處封之

民眀上之所誅也有智不足𥙷君有能不足以

勞民俞身徒處謂之傲上茍進不擇所道茍得

不知𠩄惡謂之亂賊身無以與君能無以勞民

飾徒處之義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輕上之名謂之亂國明君在上

三者不免罪叔向曰贒不肖性夫吾每有問而

未嘗自得也

 叔向問處亂世其正曲晏子對㠯民爲本第

  二十一

叔向問晏子曰世亂不遵道上辟不用義正行

則民遺曲行則道廢正行而遺民乎與持民而

遺道乎此二者之于行何如晏子對曰嬰聞之

卑而不失尊曲而不失正者以民爲本也苟持

民矣安有遺道茍遺民矣安有正行焉

 叔向問意孰爲高行孰爲厚晏子對以愛民

  樂民第二十二

叔向問晏子曰意孰爲髙行孰爲厚對曰意莫

髙于𢜤民行莫厚扵樂民又問曰意孰爲下行

孰爲賤對曰意莫下扵刻民行莫賤于害身也

 叔向問嗇吝𢜤之扵行何如晏子對以嗇者

  君子之道第二十三

叔向問晏子曰嗇吝𢜤之于行何如晏子對曰

嗇者君子之道吝𢜤者小人之行也叔向曰何

謂也晏子曰稱財多寡而節用之冨無金藏貧

不假貸謂之嗇積多不能分人而厚自養謂之

吝不能分人又不能自養謂之愛故夫嗇者君

子之吝愛者小人之行也

 叔向問君子之大義何若晏子對以尊賢退

  不肖第二十四

叔向問晏子曰君子之大義何若晏子對曰君

子之大義和調而不縁溪盎而不苛莊敬而不

狡和柔而不銓刻廉而不劌行精而不以眀汚

齊尚而不以遺罷冨貴不傲物貧竆不易行尊

贒而不退不肖此君子之大義也

 叔向問傲世樂業能行道乎晏子對㠯狂惑

  也第二十五

叔向問晏子曰進不能事上退不能爲家傲世

樂業枯槁爲名不疑其所守者可謂能行其道

乎晏子對曰嬰聞古之能行道者世可正㠯則

不可㠯正則曲其正也不失上下之倫其曲也

不失仁義之理道用與世樂業不用有所依歸

不㠯傲上華世不以枯槁爲名故道者世之所

以治而身之所以安也今㠯不事上爲道㠯不

顧家爲行㠯枯槁爲名世行之則亂身行之則

危且天之與地而上下有衰矣明王始立而居

國爲制矣政教錯而民行有倫矣今以不事上

爲道及天地之衰矣以不顧家爲行倍先聖之

道矣㠯枯槁爲名則世塞政教之途矣有明上

可㠯爲下遭亂世不可㠯治亂說若道謂之惑

行若道謂之狂惑者狂者木石之檏也而道義

未戴焉

 叔向問人何若則榮晏子對以事君親忠孝

  第二十六

叔向問晏子曰何若則可謂榮矣晏子對曰事

親孝無悔往行事君忠無悔徃辭和扵兄弟信

扵朋友不謟過不責得言不相坐行不相反在

上治民足㠯尊君在下蒞修足㠯變人身無所

咎行無所創可謂榮矣

 叔向問人何㠯可保身晏子對㠯不要幸第

  二十七

叔向問晏子曰人何以則可謂保其身晏子對

曰詩曰旣明且哲以保其身夙夜匪懈以事一

人不庻㡬不要幸先其難乎而後幸得之時其

𠩄也失之非其罪也可謂保其身矣

 曾子問不諫上不顧民㠯成行義者晏子對

  㠯何㠯成也第二十八

曾子問晏子曰古者嘗有上不諫上下不顧民

退處山谷以成行義者也晏子對曰察其身無

能也而託乎不欲諫上謂之誕意也上惛亂悳

義不行而邪辟朋黨贒人不用士亦不易其行

而從邪以求進故有隱有不隱其行法士也廼

夫議上則不取也夫上不諫上下不顧民退處

山谷嬰不識其何㠯爲成行義者也

 梁丘㨿問子事三君不同心晏子對㠯一心

  可事百君第二十九

梁丘據問晏子曰子事三君君不同心而子俱

順焉仁人固多心乎晏子對曰嬰聞之順愛不

懈可以使百姓𭧂强不忠不可㠯使一人一心

可㠯事百君三心不可以事一君仲尼聞之曰

小子識之晏子㠯一心事百君者也

 栢常騫問道無㓕身無廢晏子對以養世君

  子第三十

栢常騫去周之齊見晏子曰騫周室之賤史也

不量其不肖願事君子敢問正道直行則不容

于世隱道危行則不忍道亦無滅身亦無廢者

何若晏子曰善哉問事君乎嬰聞之執二灋𥚑

則不取也輕進苟合則不信也直易無諱則速

傷也新始好利則無敝也且嬰聞養世之君子

徔重不爲進從輕不爲退省行而不伐讓利而

不夸陳物而勿專見𧰼而勿强道不滅身不廢




晏子春秋内篇問下第四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