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晏子春秋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

卷第四 晏子春秋 卷第五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活字本
卷第六

晏子春秋内篇襍上第五凢三十章

  莊公不恱晏子晏子坐地訟公而第一

  莊公不用晏子致邑而退後有崔氏之難

   第二

  崔慶刦齊將軍大夫盟晏子不與第三

  晏子再治阿而信見景公任以國政第四

  景公惡故人晏子退國亂復召晏子第五

  齊饑晏子因路之役㠯振民第六

  景公欲墮東門之堤晏子謂不可變古第

   七

  景公憐饑者晏子稱治國之本㠯長其意

  第八

  景公探雀鷇鷇弱反之晏子稱長㓜㠯賀

   第九

  景公睹乞兒扵𡍼晏子諷公使養第十

  景公慙刖跪之辱不朝晏子稱直請賞之

   第十一

  景公夜徔晏子飮晏子稱不敢與第十二

  景公使進食與裘晏子對㠯社稷臣第十

   三

  晏子飲景公正家老歛欲與民共樂第十

   四

  晏子飲景公酒呼具火晏子稱詩以辤第

   十五

  𣈆欲攻齊使人徃觀晏子㠯禮侍而折其

   謀第十六

  景公問東門無澤年榖而對以氷晏子請

  罷伐魯第十七

  景公使晏子予魯地而魯使不盡受第十

   八

  景公游紀得金 中書晏子因以諷之第

   十九

  景公贒魯昭公去國而自悔晏子謂無及

   已第二十

  晏子使魯布事巳仲尼以爲知禮第二十

   一

  晏子之魯進食有豚亡二肩不求其人第

   二十二

  曾子將行晏子送之而贈㠯善言第二十

   三

  晏子之𣈆睹齊纍越石父解左驂贖之與

   歸第二十四

  晏子之御感妻言而自抑損晏子薦以爲

   大夫第二十五

  泯子午見晏子晏子恨不盡其意第二十

   六

  晏子乞北郭騷米以養母騷殺身㠯眀道

   晏子之贒第二十七

  景公欲見高糺晏子辤以祿仕之臣第二

   十八

  髙糺治晏子家不得其俗乃逐人第二十

   九

  晏子居䘮遜畣家老仲尼善之第三十

 莊公不恱晏子晏子坐地訟公而歸第一

晏子臣扵莊公公不恱飲酒令召晏子晏子至

入門公令樂人奏歌曰已哉巳哉寡人不能說

也爾何來爲晏子入坐樂人三奏𤉷後知其謂

已也遂起北面坐地公曰夫子從席SKchar爲坐地

晏子對曰嬰聞訟夫坐地今嬰將與君訟敢毋

坐地乎嬰聞之衆而無義彊而無禮好勇而惡

贒者禍必及其身若公者之謂矣且嬰言不用

願請身去遂趨而歸管籥其家者納之公財在

外者斥之市曰君子有力扵民則進爵祿不辤

貴冨無力于民而旅食不惡貧賤逐徒行而東

畊扵海濱居數年果有崔杼之難

 莊公不用晏子致邑而退後有崔氏之禍第

  二

晏子爲莊公臣言大用每朝賜爵益邑俄而不

用每朝致邑與爵爵邑盡退朝而乗嘳𤉷而歎

終而笑其㒒曰何歎笑相從數也晏子曰吾嘆

也哀吾君不免扵難吾笑也喜吾自得也吾亦

無死矣崔杼果弑莊公晏子立崔杼之門從者

曰死乎晏子曰獨吾君也乎哉吾死也曰行乎

曰獨吾罪也乎哉吾亡也曰歸乎曰吾君死安

歸君民者豈以陵民社稷是主臣君者豈爲其

口實社稷是養故君爲社稷死則死之爲社稷

亡則亡之若君爲巳死而爲己亡非其私䁥孰

能任之且人有君而弑之吾焉得死之而焉得

亡之將庸何歸門啓而入崔子曰子何不死子

何不死晏子曰禍始吾不在也禍終吾不知也

吾何爲死且吾聞之㠯亡爲行者不足以存君

以死爲義者不足㠯立功嬰豈其婢子也哉其

縊而従之也遂𥘵免坐枕君尸而𡘜興三踊而

岀人謂崔子必殺之崔子曰民之望也舎之得

 崔慶刼齊將軍大夫盟晏子不與第三

崔杼旣弑荘公而立景公杼與慶封相之刼諸

將軍大夫及顯士庻人扵大宫之坎上令無得

不盟者爲壇三仭塪其下以甲千列環其内外

盟者皆脫劒而入維晏子不肎崔杼許之有敢

不盟者㦸拘其頸劍承其心令自盟曰不與崔

慶而與公室者受其不祥言不疾指不至血者

死所殺七人次及晏子晏子奉桮血仰天嘆曰

嗚呼崔子爲無道而弑其君不與公室而與崔

慶者受此不祥俛而飲血崔杼謂晏子曰子變

子言則齊國吾與子共之子不變子言㦸旣在

脰劒旣在心維子圖之也晏子曰刼吾㠯刅而

失其志非勇也囘吾㠯利而倍其君非義也崔

子子獨不爲天討乎詩云莫莫葛虆施扵條枚

愷悌君子求福不囘今嬰且可以囘而求福乎

曲刅鉤之直兵推之嬰不革矣崔杼將殺之或

曰不可子以子之君無道而殺之今其臣有道

之士也又徔而殺之不可以爲教矣崔子遂舎

之晏子曰若大夫爲大不仁而爲小仁焉有中

乎趨出授綏而乗其㒒將馳晏子撫其手曰徐

之疾不必生徐不必死鹿生扵野命縣于厨嬰

命有繫矣按之成節而後去詩云彼已之子舎

命不渝晏子之謂也

 晏子再治阿而信見景公任以國政第四

景公使晏子爲東阿宰三年毀聞扵國景公不

說召而免之晏子謝曰嬰知嬰之過矣請復治

阿三年而譽必聞扵國景公不忍復使治阿三

年而譽聞扵國景公說召而賞之景公問其故

對曰昔者嬰之治阿也築蹊徑急門閭之政而

滛民惡之舉儉力孝弟罸偷窳而惰民惡之決

獄不避貴强惡之左右所求法則予非灋則否

而左右惡之事貴人體不過禮而貴人惡之是

㠯三邪毀乎外二讒毀于内三年而毀聞乎君

也今臣謹更之不築蹊徑而緩門閭之政而滛

民說不舉儉力孝弟不罸偷窳而惰民說决獄

阿貴强而貴彊說左右𠩄求言諾而左右說

貴人體過禮而貴人說是三邪譽乎外二讒譽

乎内三年而譽聞于君也昔者嬰之𠩄以當誅

者宜賞今𠩄㠯當賞者宜誅是故不敢受景公

知晏子贒廼任以國政三年而齊大興

 景公惡故人晏子退國亂復召晏子第五

景公與晏子立于曲潢之上晏子稱曰衣莫若

新人莫若故公曰衣之新也信善矣人之故相

知情晏子歸負載使人辤于公曰嬰故老耄無

能也請毋服壯者之事公自治國身弱扵高國

百姓大亂公恐復召晏子諸侯忌其威而髙國

服其政田疇墾辟蠶桑豢収之處不足絲蠶

燕牧馬于魯共貢入朝墨子聞之曰晏子知道

景公知竆矣

 齊饑晏子因路𥨊之役㠯振民第六

景公之時饑晏子請爲民發粟公不許當爲路

𥨊之䑓晏子令吏重其賃逺其SKchar徐其日而不

趨三年臺成而民振故上恱乎游民足乎食君

子曰政則晏子欲發粟與民而巳若使不可得

則依物而偶扵政

 景公欲堕東門之堤晏子謂不可變古第七

景公登東門防民單服𤉷後上公曰此大傷牛

馬蹄矣夫何不下六尺哉晏子對曰昔者吾先

君桓公明君也而管仲贒相也夫以贒相佐眀

君而東門防全也古者不爲殆有爲也蚤嵗溜

水至入廣門即下六尺耳鄕者防下六尺則無

齊矣夫古之重變古常此之謂也

 景公憐饑者晏子稱治國之本㠯長其意第

  八

景公遊扵壽宫睹長年負薪者而有饑色公悲

之喟𤉷歎曰令吏養之晏子曰臣聞之樂贒而

哀不肖守國之本也今君愛老而恩無所不逮

治國之本也公笑有喜色晏子曰聖王見贒以

樂贒見不肖以哀不肖今請求老弱之不養鰥

寡之無室者論而共秩焉公曰諾于是老弱有

養鰥寡有室

 景公探雀鷇鷇弱反之晏子稱長㓜㠯賀第

  九

景公探雀鷇鷇弱反之晏子聞之不待時而入

見景公公汗出愓𤉷晏子曰君何爲者也公曰

吾探雀鷇鷇弱故反之晏子逡廵北面再拜而

賀曰吾君有聖王之道矣公曰寡人探雀鷇鷇

弱故反之其當聖人之道者何也晏子對曰君

探雀鷇鷇弱反之是長㓜也吾君仁愛曾禽獸

之加焉而况于人乎此聖王之道也

 景公睹乞兒扵途晏子諷公使飬第十

景公睹嬰兒有乞於𡍼者公曰是無歸夫晏子

對曰君存何爲無歸使吏飬可立而以聞

 景公慙刖跪之辱不朝晏子稱直請賞之第

  十一

景公正晝被髮乗六馬御婦人㠯出正閨刖跪

擊其馬而反之曰爾非吾君也公慙而不朝晏

子睹裔欵而問曰君何故不朝對曰昔者君正

晝被髮乗六馬御婦人㠯出正閨刖跪擊其馬

而反之曰爾非吾君也公慙而出反不果是以

不朝晏子入見景公曰昔者寡人有罪𬒳髮乗

六馬㠯出正閨刖跪擊馬而反之曰爾非吾君

也寡人㠯天子大夫之賜得百姓以守宗廟今

見戮扵刖跪以辱社稷吾猶可以齊于諸侯乎

晏子對曰君勿惡焉臣聞下無直辤上有隱君

民多諱曰君有驕行古者眀君在上下多直

君上好善民無諱言今君有失行刖跪直辭禁

之是君之福也故臣來慶請賞之以明君之好

善禮之㠯明君之受諌公笑曰可乎晏子曰可

扵是令刖跪倍資無征時朝無事也

 景公夜從晏子飮晏子稱不敢與第十二

景公飲酒夜移于晏子前駈欵門曰君至晏子

𬒳玄端立于門曰諸侯得㣲有故乎國家得㣲

有事乎君何爲非時而夜辱公曰酒醴之味金

石之聲願與夫子樂之晏子對曰夫布薦席陳

簠簋者有人臣不敢與焉公曰移于司馬穰苴

之家前驅欵門曰君至穰苴介胄操㦸立于門

曰諸侯得㣲有兵乎大臣得㣲有叛者乎君何

爲非時而夜辱公曰酒醴之味金石之聲願與

將軍樂之穰苴對曰夫布薦席陳簠簋者有人

臣不敢與焉公曰移扵梁丘據之家前驅欵門

曰君至梁丘㩀左操瑟右挈竽行歌而去公曰

樂哉今夕吾飲也㣲彼二子者何以治吾國㣲

此一臣者何以樂吾身君子曰聖贒之君皆有

益友無偷樂之臣景公弗能及故兩用之僅得

不亡

 景公使進食與裘晏子對以社稷臣第十三

晏子侍于景公朝寒公曰請進暖食晏子對曰

嬰非君奉餽之臣也敢辭公曰請進服裘對曰

嬰非君茵席之臣也敢辭公曰𤉷夫子之扵寡

人何爲者也對曰嬰社稷之臣也公曰何謂社

稷之臣對曰夫社稷之臣能立社稷别上下之

義使當其理制百官之序使得其宜作爲辭令

可分布于四方自是之後君不以禮不見晏子

 晏子飲景公止家老歛欲與民共樂第十四

晏子飲景公酒令器必新家老曰財不足請歛

于氓晏子曰止夫樂者上下同之故天子與天

下諸侯與境内匹夫以下各與其僚無有獨樂

今上樂下傷其費是獨樂音也不可

 晏子飲景公酒公呼具火晏子稱詩㠯辭第

  十五

晏子飲景公酒日暮公呼具火晏子辤曰詩云

側弁之俄言失悳也屢舞傞傞言失容也既醉

以酒既飽以德旣醉而出竝受其福賓主之禮

也醉而不出是謂伐徳賓之罪也嬰已⺊其日

未⺊其夜公曰善舉酒祭之再拜而出曰豈過

我哉吾託國于晏子也以其家貨養寡人不欲

其滛侈也而况與寡人謀國乎

 𣈆欲攻齊使人往觀晏子㠯禮侍而折其謀

  第十六

𣈆平公欲伐齊使范昭徃觀焉景公觴之飮酒

酣范昭曰請君之棄罇更之罇觶具矣范昭佯

醉不恱而起舞謂太師曰能爲我調成周之樂

乎吾爲子舞之太師曰㝠臣不習范昭趨而出

景公謂晏子曰𣈆大國也使人來將觀吾政今

子怒大國之使者將柰何晏子曰夫范昭之爲

人也非陋而不知禮也且欲試吾君臣故絕之

也景公爲太師子曰何㠯不爲客調成周之樂

乎太師對曰夫成周之樂天子之樂也調之必

人主舞之今范昭人臣欲舞天子之樂臣故不

爲也范昭歸以報平公曰齊未可伐也臣欲試

其君而晏子識之臣欲犯其禮而太師知之仲

尼聞夫不出扵尊爼之間而知千里之外其晏

子之謂也可謂折衝矣而太師其與焉

 景公問東門無澤年榖而對以氷晏子請罷

  伐魯第十七

景公伐魯傳許得東門無澤公問焉魯之年榖

何如對隂水厥陽氷厚五寸不知㠯吿晏子晏

子對曰君子也問年榖而對以氷禮也隂水厥

陽氷厚五寸者寒溫節節則刑政平平則上下

和和則年榖熟年充衆和而伐之臣恐罷民弊

兵不成君之意請禮魯㠯息吾怨遣其執以明

吾悳公曰善廼不魯

 景公使晏子予魯地而魯使不盡受第十八

景公予魯君地山隂數百社使晏子致之魯使

子叔昭伯受地不盡受也晏子曰寡君獻地忠

㢘也SKchar爲不盡受子叔昭伯曰臣受命扵君曰

諸侯相見交讓爭處其卑禮之文也交委多爭

受少行之實也禮成文于前行成章扵後交之

𠩄以長久也且吾聞君子不盡人之歡不竭人

之忠吾是以不盡受也晏子歸報公公喜笑曰

魯君猶若是乎晏子曰臣聞大國貪于名小國

貪于實此諸侯之公患也今魯處卑而不貪乎

尊辭實而不貪乎多行㢘不爲茍得道義不爲

苟合不盡人之歡不竭人之忠以全其交君之

道義殊于世俗國免扵公患公曰寡人說魯君

故予之地今行果若此吾將使人賀之晏子曰

不君㠯驩予之地而賀其辭則交不親而地不

爲悳矣公曰善於是重魯之幣毋比諸侯厚其

禮毋北賓客君子扵魯而後明行廉辤地之可

爲重名也

 景公逰紀得金 中書晏子因以諷之第十

  九

公遊扵紀得金 發其視之中有丹書曰食魚

無反勿乗駑馬公曰善哉知若言食魚無反則

惡其鱢也勿乗駑馬惡其耴道不逺也晏子對

曰不𤉷食魚無反毋盡民力乎勿乗駑馬則無

置不肖扵側乎公曰紀有書何以亡也晏子對

曰有以亡也嬰聞之君子有道懸之閭紀有此

言注之 不亡何待乎

 景公贒魯昭公去國而自悔晏子謂無及巳

  第二十

魯昭公棄國走齊齊公問焉曰君何年之少而

國之蚤奚道至扵此乎昭公對曰吾少之時

人多愛我者吾體不能親人多諌我者吾志不

能用是則内無拂而外無輔輔拂無一人謟䛕

我者甚衆譬之猶秋蓬也孤其根而美枝葉秋

風一至根且抜矣景公辯其言㠯語晏子曰使

是人反其國豈不爲古之贒君乎晏子對曰不

𤉷夫愚者多悔不肖者自贒溺者不問墜迷者

不問路溺而後問墜迷而後問路譬之猶臨難

而遽鑄兵噎而⿺辶處掘井雖速亦無及巳

 晏子使魯布事已仲尼以爲知禮第二十一

晏子使魯仲尼命門子弟徃觀子貢反報曰孰

謂晏子子習于禮乎夫禮曰登階不歷堂上不

趨授玉不跪今晏子皆反此謂晏子習于禮者

晏子旣已有事于魯君退見仲尼仲尼曰夫禮

登階不歷堂上不趨授玉不跪夫子反此乎晏

子曰嬰聞兩楹之間君臣有位焉君行其一臣

行其二君之來遫是㠯登階歷堂上趨㠯及位

也君授玉卑故跪以下之且吾聞之大者不踰

閑小者出入可也晏子出仲尼送之㠯賓客之

禮不計之義維晏子爲能行之

 晏子之魯進食有豚亡二肩不求其人第二

  十二

晏子之魯朝食進餽膳有豚焉晏子曰去其二

肩晝者進膳則䐁肩不具侍者曰膳䐁肩亡晏

子曰釋之矣侍者曰我能得其人晏子曰止吾

聞之量功而不量力則民盡藏餘不分則民盗

子教我𠩄㠯改之無教我求其人也

 曾子將行晏子送之而贈以善言第二十三

曾子將行晏子送之曰君子贈人以軒不若㠯

言吾請㠯言之以軒乎曾子曰請以言晏子曰

今夫車輪山之直木也良匠揉之其圓中規雖

有槁𭧂不復嬴矣故君子愼隱揉和氏之璧井

里之困也良工修之則爲存國之寳故君子愼

𠩄修今夫蘭本三年而成湛之苦酒則君子不

近庻人不佩湛之縻醢而賈匹馬矣非蘭本㺯

也𠩄湛𤉷也願子之必求所湛嬰聞之君子居

必擇居游必就士擇居所㠯求士求士𠩄以辟

患也嬰聞汨常移質習俗移性不可不愼也

 晏子之𣈆睹齊纍越石父解左SKchar贖之與歸

  第二十四

晏子之𣈆至中牟睹弊冠反裘負芻息扵𡍼側

者以爲君子也使人問焉曰子何爲者也對曰

我越石父者也晏子曰何爲至此曰吾爲人臣

㒒扵中牟見使將歸晏子曰何爲之㒒對曰不

免涷餓之切吾身是㠯爲㒒也晏子曰爲僕㡬

何對曰三年矣晏子曰可得贖乎對曰可遂觧

左驂以贈之因載而與之俱歸至舎不辤而入

越石父怒而請絶晏子使人應之曰吾未嘗得

交夫子也子爲僕三年吾廼今日睹而贖之吾

扵子尚未可乎子何絕我之𭧂也越石父對之

曰臣聞之士者詘乎不知已而申乎知已故君

子不以功輕人之身不爲彼功詘身之理吾三

年爲人臣僕而莫吾知也今子贖我吾以子爲

知我矣嚮者子乗不我辭也吾㠯子爲忘今又

不辭而入是與臣我者同矣我猶且爲臣請鬻

扵世晏子出見之曰嚮者見客之容而今也見

客之意嬰聞之省行者不引其過察實者不譏

其辭嬰可㠯辭而無棄乎嬰誠革之廼令糞灑

改席尊醀而禮之越石父曰吾聞之至恭不脩

途尊禮不受擯夫子禮之僕不敢當也晏子遂

以爲上客君子曰俗人之有功則徳德則驕晏

子有功免人于厄而反詘下之其去俗亦逺矣

此全功之道也

 晏子之御感妻言而自抑損晏子薦以大夫

  第二十五

晏子爲齊相出其御之妻從門間而闚其夫爲

相御擁大盖筞駟馬意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甚自得也既而

歸其妻請去夫問其故妻曰晏子長不滿六尺

身相齊國名顯諸侯今者妾觀其出志念深矣

常有以自下者今子長八尺廼爲人僕御𤉷子

之意自以爲足妾是以求去也其後夫自抑損

晏子恠而問之御㠯實對晏子薦㠯爲大夫

 泯子午見晏子晏子恨不盡其意第二十六

燕之游士有泯子午者南見晏子扵齊言有文

章術有条理巨可㠯𥙷國細可以益晏子者三

百篇睹晏子恐慎而不能言晏子假之㠯悲色

開之以禮顔𤉷後能盡其復也客退晏子直

而坐廢朝移旹在側者曰嚮者燕客侍夫子胡

爲憂也晏子曰燕萬乗之國也齊千里之塗也

泯子午以萬乗之國爲不足說㠯千里之塗爲

不足逺則是千萬人之上也且猶不能殫其言

於我况乎齊人之懐善而死者乎吾𠩄㠯不得

睹者豈不多矣𤉷吾失此何之有也

 晏子乞北郭騷米㠯養母騷殺身㠯眀晏子

  之贒第二十七

齊有北郭騷者結果罔㧢蒲葦織履以養其母

猶不足踵門見晏子曰𥨸說先生之義願乞所

㠯飬母者晏子使人分倉粟府金而遺之辤金

受粟有間晏子見疑于景公出犇過北郭騷之

門而辭北郭騷沐浴而見晏子曰夫子將焉適

晏子曰見疑于齊君將出犇北郭騷曰夫子勉

之矣晏子上車太息而歎曰嬰之亡豈不宜哉

亦不知士甚矣晏子行北子召其友而告之曰

吾說晏子之義而嘗乞𠩄以飬母者焉吾聞之

養其親者身伉其難今晏子見疑吾將以身死

白之著衣冠令其友操劍奉而從造于君庭求

復者曰晏子天下之贒者也今去齊國齊必侵

矣方見國之必侵不若死請以頭託白晏子也

因謂其友曰盛吾頭于笥中奉㠯退託而自刎

其友因奉託而謂復者曰此北郭子爲國故死

吾將爲北郭子死又退而又刎景公聞之大駭

乗馹而自追晏子及之國郊請而反之晏子不

得巳而反聞北郭子之以死白巳也大息而歎

曰嬰之亡豈不宜哉亦愈不知士甚矣

 景公欲見高糺晏子辤㠯祿仕之臣第二十

  八

景公謂晏子曰吾聞髙糺與夫子遊寡人請見

之晏子對曰臣聞之爲地戰者不能成其王爲

祿仕者不能正其君髙糺與嬰爲兄弟久矣未

嘗干嬰之行特祿仕之臣也何足以𥙷君乎

 髙糺治晏子家不得其俗廼逐之第二十九

高糺事晏子而見逐髙紏曰臣事夫子三年無

得而卒見逐其說何也晏子曰嬰之家俗有三

而子無一焉紏曰可得聞乎晏子曰嬰之家俗

間處從容不談議則疏出不相揚美入不相削

行則不與通國事無論驕士慢知者則不朝也

此三者嬰之家俗今子是無一焉故嬰非特食

餽之長也是以辭

 晏子居䘮遜畣家老仲尼善之第三十

晏子居晏桓子之䘮麤衰斬苴絰帶杖管屨食

粥居𠋣廬𥨊苫枕草其家老曰非大夫䘮父之

禮也晏子曰唯卿爲大夫曾子以聞孔子孔子

曰晏子可謂能逺害矣不㠯已之是駁人之非

遜辭以避咎義也夫




晏子春秋内篇襍上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