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 (四部叢刊本)/續集卷第八

續集卷第七 晦庵先生朱文公文集 續集卷第八
宋 朱熹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刊本
續集卷第九

晦庵先生朱文公續集卷第八

   答折憲名知常

示及先正樞宻端明少師家傳一通拜受伏讀得以仰窺

精忠壯烈始終大致少慰生平尊慕鄉徃之心甚大幸也

顧又重勤台喻必使次輯以記埏道之碑則區區所以不

敢僣易以承嘉命者巳悉具前書矣今雖鐫戒益勤孝思

愈切然在某𥝠計利害之實則不能有加於前也伏惟矜

憐反復前說而改圖之使得免於不韙之罪衆多之怨則

某不勝千萬之幸

   與黄知府

輒有不𫉬巳之懇事渉鄉閭利病𫝑甚迫切敢忘分守巳

具公劄干冐公聽幸賜采覽斟酌行下千萬幸甚前日迎

候之初便𫎇誨諭仰見仁人之心視斯人之不𫉬真不啻

(⿱艹石)痒疴疾痛之切其身竊意樂聞斯言不以爲罪是以敢

布其愚

撥米曲折固知仁民之切無𠩄吝於此况又使府自認脚

費此尤出於望外下邑饑民荷更生之賜感戴宜如何耶

儲宰行巳數日縣郭近封可保無虞但崇化麻沙以西一

帶素少早田唐石乃全無之只此數十里間尚爾嗸嗸𥝠

居杜門亦不知其詳細爲如何

聞有臺劾亦旣施行而未有𬒳受亦未見章䟽遣書著衘

頗有所礙幸辱情照或章䟽巳報行得賜指撝錄示爲幸

昨𫎇垂示報狀極荷眷念區區尋亦巳拜恩命矣罪戾彰

徹固不可逃然縣宰批罷一事至乃上玷清重尤切愧恐

而不敢自明竊計髙明固巳洞照其實矣至於友生連坐

亦𫎇矜念委曲周至益見仁人之用心爲不可及感歎亡

但旣鐫罷名書罪籍不知𭔃禄餘俸合與不合幇勘巳戒

幹人計會所司更乞台㫖稽考法令然後施行恐不應得

免貽後日之紛紛也

   答江清卿

𫎇喻湖北書極荷不外但年來藏拙不敢復與外事又伯

升書言周憲於麟之自有薦論之意而麟之不欲爲自衒

鬻者此意皆甚羙竊謂寧少忍之以遂麟之之髙不當共

爲喣濡之態以𧇊其一簣之功也

先夫人髙識懿行冝得當世大賢紀述以詔後世而尊兄

過聽誤以見屬自顧淺陋何以稱此然以委重之勤慕仰

之素勉竭其愚以承尊命謹繕冩納呈幸賜裁訂而取舎

之乃𠩄願望即不可用不必過存形迹以累先德之羙也

向來𠩄苦何疾今想巳脫然矣細觀妙畫知目疾之向平

爲可喜也然中年氣血非前日之比服藥亦難見効惟有

虗心調氣静以飬之庶或少可𥙷助耳

   答滕誠夫

部綱之役不辭而行甚善甚善親闈慈念固當眷戀然亦

可更以王事靡盬之義反復寛譬乃爲兩全也

   與葉彦忠

易傳且留是正不妨易自伏羲始畫八卦文王重爲六

十四作繋卦彖辭周公作繋爻辭孔子作彖乃釋文王彖通謂

彖象文言繫辭說卦序卦雜卦而彖象繋辭各分上下是

爲十翼舊說如此承問及之

示喻爲學有緒尤以爲慰且只如此用功旦夕相見却得

靣論也大學近脩得稍平正前本亦不能無所偏耳

詩傳兩本煩爲以新本校舊本其不同者依新本改正有

𥿄卅副在内恐要帖換也校時湏兩人對看一聽一讀乃

佳着旬日功夫當可畢也

   答李伯諌

某陸陸如昨無可言者兩月來修得数書亦有一二論說

文字甚思與老兄評之而相望邈然又無人抄得徒此欎

欎想聞之亦不無歎恨也比來觀書進學誘掖後進次第

如何深所欲聞因書詳及之爲幸通鑑綱目三國以後草

藁之屬臨行忘記說及今想隨行有的便旋付及幸甚唐

事巳了但欲東漢之末接三國脩之庻㡬有緒易爲力耳

然伯起者亦尚悠悠近㳺誠之伯鈞之子相過開爽可喜渠南

北事甚熟或取過伯起者託渠料理也

某碌碌之况巳具前書通鑑文字近方得暇脩得数卷南

北朝者伯起不承當巳託元善矣度渠必能成之但見脩

者巳殊費功夫蓋舊看正史不熟倉卒無討頭處計今秋

可了見到者餘者望早付及此間杜門山中尚不能免賔

客書問之擾想官下少暇也壁記巳在前書中但齋記未

成耳惡扎不堪用不(⿱艹石)别託善書者書之也周翰書詞傾

倒相與甚至恨未識靣耳子禮兄金渠巳認還七月以後

息錢矣但書肆狼狽日甚深用負愧要之此等自非吾曹

所當爲冝其至此但恨収拾得又不好愈使人意不滿耳

楊州書巳别付逓去彼此各是破戒甚覺難措辭也此事

長沙必能爲辨吾人徒自擾擾未必有益第好𥬇耳因書

亦當督之也

通鑑諸書全不得下功前此却脩得𣈆事粗定條例因事

參考亦頗詳宻但𣈆事最末兩三卷未到故前書奉速今

承喻巳𭔃少輿處必是少輿遺下不曽送來也此亦不難

俟卒成之耳宋以後事分屬張元善巳脩得大字數卷來

尚未得㸃(⿱艹石)得年歳間無出入有人抄冩此甚不難了

但恐不得如人意耳六象似亦送少輿不知何故未到俟

别摹去近得曲江濂溪象比舊傳南安本殊丰厚精彩亦

當改正也讀易想有味有可論者便中語及爲幸

欽夫此數時常得書論述甚多言仁及江西所刋太極解

蓋屡勸其収起印板似未甚以爲然不能深論也大抵近

日議論語孟解巳見一二篇雖無鄉時過髙之失而寛縱

草率絶難㸃檢不知何故如此無由相見殊使人憂之長

沙書來說又分門編本朝事及作論篤一書雖盗跖之言

有可取者亦載其中不知作此等文字是何意思使人都

理會不下因書蓋略諷之不知又以爲然否也書肆之敗

始謀不SKchar理必至此無可言者旣敗之後紛紛口語互相

排撃更不可理會幸巳自脫去不能復問晦伯必自報去

某於此却似放得下但焉謖未易根究耳一𥬇所示近文

甚佳但似太髙不着題大凡立言要湏因人變化而無包

含不盡處乃爲善言耳向見欽夫文字病痛正是如此也

近有文字數篇及與伯恭問答數條偶當入城未能𭔃徃

少懇欲煩爲尋訪龎安常難經說及聞别有論醫文字頗

多得并爲訪問傳得一本示及爲幸

   答趙景昭

减稅文字不知巳遣行未今再遣此人去漕司取申省狀

恐未遣可就付也今日風色甚佳而情思益憒憒臨風永

歎不知𠩄言

   答毛朋夀

向見季通說甚俊敏更能勉力操脩以世家學爲佳耳

大學文字季通者尚未爲定本旦夕當取來更爲改正乃

可傳也場屋之文固知賢者未能免俗然先有以立乎其

大者然後出而應之則得失榮枯不能爲吾累矣不識髙

明以爲如何

就𥙷逺行爲榮親計此意甚羙然古人亦有所謂不以得

於外者爲親榮者亦不可不知也

   答馬竒之椅 獨至至字疑

某衰晚疾病待盡朝夕無足言者細讀來示備詳别後進

學不倦之意世間萬事湏㬰變㓕不足置𦚾中惟有致知

力行修身俟死爲究竟法耳余正父愽學强志亦不易得

禮書中間啇量多未合處近方見其成編比舊無甚改易

所謂獨至無助者誠然然渠亦豈容它人之助也此間所

集諸家雜說未能如彼之好然儀禮正經叚落注䟽却差

明白但功力頗多而衰病耗昏朋友星散不能得了耳啇

伯時時得書講論精宻誠可嘉尚李敬子堅苦有志尤不

易得近與諸人皆巳歸只有建昌二吕在此蚤晚講論粗

有條理足慰岑寂也

   與王撫州阮字南卿

南北形象雖在逺方無由究悉然大槩亦可意料目前固

非危機交急之時其爲長慮郤顧亦豈一無可施設者竊

計方規素定其𠩄區畫必有次第幸𫎇見告乃荷不鄙也

某今年公𥝠之年皆七十矣疾病益衰氣痞滿腹足弱筋

攣不能轉動跬歩之間亦湏人扶乃能自致閑廢之餘固

無職事可効但尚忝階官義當納禄又不敢自通牋奏懇

求州郡累月僅得一申省狀方此發去而聞臺評巳及此

事其間詞語不無深意矣未知所請竟復如何然幸巳少

伸巳志即此外一切不復計也老兄氣軆從來清徤今尚

只如舊時否宣布之餘何以爲樂想見彎弓盤馬横槊賦

詩正自不减當年湖海之氣也此人趙雯相隨頗乆今因

其省親江淮間附此問訊其人恐有可驅使處得𨽻戯下

幸甚

   與長子受之

早晚授業請益隨衆例不得怠慢日間思索有疑用𠕋子

 隨手劄記候見質問不得放過所聞誨語歸安下處思

 省要切之言逐日劄記歸日要看見好文字亦録取歸

不得自擅出入與人徃還初到問先生有合見者見之不

 令見則不必徃人來相見亦啓禀然後徃報之此外不

 得出入一歩居處湏是居敬不得倨肆惰慢言語湏要

 諦當不得戯𥬇喧譁

凡事謙恭不得尚氣凌人自取恥辱

不得飲酒荒思廢業亦恐言語差錯失巳忤人尤當深戒

不可言人過惡及說人家長短是非有來告者亦勿酬荅

 於先生之前尤不說同學之短

交遊之間尤當審擇雖是同學亦不可無親䟽之辨此皆

 當請於先生聽其𠩄教大凡敦厚忠信能攻吾過者益

 友也其謟䛕輕薄傲慢䙝狎導人爲惡者損友也推此

 求之亦自合見得五七分更問以審之百無所失矣但

 恐志趣卑凡不能克巳從善則益者不期䟽而日逺損

者不期近而日親此湏痛加檢㸃而矯革之不可荏苒

漸習自趍小人之域如此則雖有賢師長亦無救㧞自

家處矣

見人嘉言善行則敬慕而紀録之見人好文字勝巳者則

 借來熟看或傳錄之而咨問之思與之齊而後巳不拘長少

 惟善是取

  以上數條切冝謹守其𠩄未及亦可據此推廣大抵

  只是勤謹二字循之而上有無限好事吾雖未敢言

  而竊爲汝願之反之而下有無限不

  好事吾雖不欲言而未免爲汝憂之也蓋汝(⿱艹石)好學

 在家足可讀書作文講明義理不待逺離SKchar下千里

  從師汝旣不能如此即是自不好學巳無可望之理

  然今遣汝者恐汝在家汨於俗務不得專意又父子

  之間不欲晝夜督責及無朋友聞見故令汝一行汝

 (⿱艹石)到彼能𡚒然勇爲力改故習一味勤謹則吾猶有

 望不然則徒勞費只與在家一般他日歸來又只是

 舊時伎倆人物不知汝將何靣目歸見父母親戚郷

 黨故舊耶念之念之夙興夜𥧌無忝爾所生在此一

  行千萬弩力

到婺州先討店𫞐歇泊定即盥櫛具刺去見吕正字初見

  便禀某以大人之命逺來親依先生講席之下禮合

  展拜儻蒙収留伏乞端受便拜兩拜如未受即再致

  懇云未𫎇納拜不勝皇恐更望先生尊慈特賜容納

  况某於門下自先祖父以來事契深厚切望垂允又

  再拜起問寒暄畢又進言某晚學小生乆聞先生徳

  義道學之盛今日幸得瞻拜不勝慰幸坐定茶畢再

  起叙晚學無知大人遣來從學之意竊聞先生至誠

  樂育願賜開𠃔使某得早晚親炙不勝幸甚又云來

  時大人拜意有書投納即出書投之又進說大人再

  令拜禀限以地逺不得瞻拜𭅺中公几筵今有香一

  炷令某拜獻今參拜之初未敢遽請容來日再詣門

  下令弟宣教大人亦有書并俟來日請見靣納揖退

  略就坐又揖而起如問它事即随事應荅如將来𪧐食即云大人書中巳具禀更聴尊

  次日將香再去仍具刺并以刺謁其弟問㸔同居有㡬子弟

  皆見之只問門下人可知也見其兄弟皆拜茶罷便起禀某昨日禀知乞

  詣靈筵瞻拜更俟尊命如引入即詣靈前再拜焚香

  又再拜訖拜其兄弟兩拜進說大人致問昨聞𭅺中

  丈丈奄弃明時限以地逺不𫉬奔慰不勝慘愴之私

  令某拜禀切望以時節哀爲道自愛又再拜趍出

  就學𪧐食去處即說昨𫎇喻潘丈教授許借安泊大人之意不敢以某乆累其家恐兩不穩便巳自有書

  與之只欲就其家借一空闊房舎或近宅屋宇安下不知尊意如何㸔說如何如今相見即借人出去併

  問其兄弟㡬人并見之如不問即且去俟午間再去見問此事見潘丈亦如此說大抵禮數務要恭謹詳

  緩不要張皇顛錯

何丈托問婺州𭔃居前軰有姜子方者是李中書之甥在

  婺州住建炎間曽從馬殿院伸辟爲撫喻司屬官今

  其家有何子弟

間見先生說吾問宗留守家子弟聞多有在婺州者其家

  記録留守公事頗詳不知可託借傳一本否墓誌亦

  是曽侍中作吕家必有本也

   韋齋與祝公書跋

 松奉嬢子幸安小五娘九月十五日午時免娠生男子

 幸皆安樂自去年十二月初在建州權職官聞有虜𮪍

 自江西入邵武者遂棄所攝携家上政和寓壟寺五月

 初間龔儀叛兵燒處州入龍泉買舟倉皇携家下南劒

 入尤溪而某自以单車下福唐見程帥在福唐聞賊兵

 破松溪隘駸駸東下巳入建州攻南劒甚急又匆匆自

 間道還尤溪六月十四日早到縣而賊兵巳在十數

 外矣幸二舎弟巳般家深遯是日即刻與縣官同走至

 家間所遁處賊在延平爲官軍所破倉皇自山路欲遁

 下漳泉至此非其本心也過縣更不駐不甚害人亦不

 縱火家中上下幸皆無恙而隨行及留寓舎中衣服文

 字之𩔖皆無所損失比他人爲尤幸也七月間方還縣

 而甌寧土冦范汝爲者出没建劒之間其衆數千官軍

 遇之輙潰諸司不免請官招安巳還狀受犒設將散其

 衆無何大兵自會稽來必欲進計昨日方報大兵冐昧

 入賊巢䘮失數千人賊𫝑又震大略自今夏以來未甞

 有一枕之安此懐如何得程夀隆近書云郷里頗擾擾

 不詳言其故度切近江淛其可憂當不啻此惟聚糧深

 遯勿以一豪珍幣自隨乃爲上䇿此中雖城居但日夕

 爲遁入深山之計生意草草凡事苟且不知百年未滿

 之間如此者更㡬時而後定邪來書謂某懶於從仕非

 也中世士大夫以官爲家如農夫之於田其敢惰邪但

 未能赴行在間閩中𠩄有不過權局逺不過三五月道

 里有逺近便不便携家即厚費獨行又非便是以且此

跧藏意亦欲俟來春無事一走㑹稽别當奉報晉道帥

 福辟得一貟屬官湏京朝官大年又未曽參部一切差

遣皆礙是以皆參差也裘四乆此頗忠戇可任旣忤逢

年當擾攘中遂不告而去情理不復可耐今此復來察

其意色不復可制蓄毎日来就食而夜𪧐客舎然地逺

 難得人力來徃彼此資以通耗且羇縻不絶猶冀尚可

鞭䇿耳方賊至六月間在村中裘四亦在彼數使人呼

 之不至却妄云某在福唐未還又云賊破福州皆妄言

 也婺源先廬所在興𥧌未嘗忘也來書相勸以歸當俟

  國家克復中州南北大定歸未晚也

内弟祝康國出示先君子與外大父書熹之不肖於是始

生故書中及之今六十有四年捧玩手澤涕血交零敬書

其後而歸之紹熈癸丑十二月七日孤朝散郎秘閣脩撰

主管南京鴻慶宫熹謹書

   跋韋齋書昆陽賦

爲兒甥讀光武紀至昆陽之𢧐熹問何以能(⿱艹石)是爲道梗

槩欣然領解故書蘇子瞻昆陽賦𢌿之子瞻作此賦時方

二十一二歳耳筆力豪壯不减司焉相如也韋齋

 紹興庚申熹年十一歳先君罷官 行朝來寓建陽登

 髙丘氏之居暇日手書此賦以授熹爲說古今成敗興

 亡大致慨然乆之於今忽忽五十有九年矣病中因覧

 蘇集追念疇昔如昨日事而孤露之餘霜露永感爲之

 泫然流涕不能自巳復書此以示兒軰云慶元戊午

 月朔旦

   䟦陸務觀詩

漠漠炊煙村逺近鼕鼕儺鼓埭西東三乂古路殘蕪裏一

曲清江淡靄中外物巳忘如敝屣此身無伴等覊鴻天寒

寂寞籬門晚又見浮生一嵗窮

  季扎聞歌小雅而識其思而不貳怒而不傷者近世

  東坡公讀桞子厚南澗中題乃得其憂中有樂樂中

  有憂者而深悲之放翁之詩如此後之君子其必有

  以處之矣慶元巳未七月二十日雲谷老人觀陳希

  真𠩄蔵爲記其後

   䟦魏丞相使虜帖

内脩政事外攘夷狄復文武之境𡈽會諸侯于東都此

夀皇帝當日之本心也屈巳和戎豈其𫉬巳然非丞相夀

春公之𭰹謀壯節猶㡬不足以成之豈興事造功之果爲

不易耶公之子熊夣出此宸翰以示臣熹適當奉諱之後

捧玩摧裂涕泗交零謹拜手稽首而識其下方云









晦庵朱先生文公續集卷八


                閩縣學訓導何器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