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傳燈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

卷第十九 景德傳燈錄 卷第二十
宋 釋道原 撰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一

景德傳燈録卷第二十

吉州淸原山行思禪師第六丗一百六人

   洪州雲居山道𭙶禪師法嗣二十八人一十九人見緑

杭州佛日和尚       蘇州永光院真禪師

洪州同安丕禪師      盧山歸宗澹懽禪師

池州廣濟和尚       潭州水西南臺和尚

歙州朱谿謙禪師      楊州豐化和尚

雲居山道𥳑禪師      廬山歸宗懐惲禪師

洪州大善慧海禪師    朗州德山第七丗和尚

南嶽南臺和尚       雲居山昌禪師

池州嵇山章禪師      晉州大梵和尚

新羅雲住和尚       雲居山懐岳禪師

阾𤤴和尚潭州龍興寺悟空大師 建州白雲禪師潭州幕輔山和尚 舒州白水山禪師

    廬州冶父山和尚 南嶽法志禪師 新羅慶猷禪師 新羅慧禪師 洪州鳯樓山慧志禪師巳

    上九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撫州曹山本寂禪師法嗣十四人一十三人見録

橅州荷玉光慧禪師    筠州洞山道延禪師

衡州育王山𪪺通禪師   撫州金峯從志禪師

襄州鹿門處眞禪師    撫州曹山慧霞大師

衡州華光範禪師     處州廣利容禪師

泉州盧山小谿院行傳禪師 西川布水巖和尚

蜀川西禪和尚       華州草庵法義禪師

韶州華嚴和尚一人廬山羅漢池隆山主和尚無機縁語句不録

  潭州龍牙山居遁禪師法嗣五人二人見録

潭州報慈藏嶼禪師    襄州含珠山審哲禪師

   鳯翔白馬𪪺寂禪師 撫州崇壽院道欽禪師楚州觀音院斌禪師巳上三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京兆華嚴寺休靜禪師法嗣三人一人見録

鳳翔府紫陵匡一禪師饒州北禪院惟直禪師 雄州化城和尚巳上二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筠州九峯普滿大師法嗣一人見録

洪州同安威禪師

   靑林師虔禪師法嗣六人五人見録

韶州龍光和尚      襄州石門寺獻禪師

襄州廣德和尚       郢州芭焦和尚

定州石藏慧炬禪師一人襄州延慶通性大師無機縁語句不録

  洛京白馬遁儒禪師法嗣二人一人見録

興元府靑剉山和尚一人京北保福和尚無機縁語句不録

   益州北院通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京兆香城和尚

   髙安白水本仁禪師法嗣二人見録

京兆重雲智暉禪師    杭州瑞龍幼璋禪師

  撫州䟽山匡仁禪師法嗣二十人一十二人見録

第二丗䟽山證禪師    洪州百丈安禪師

筠州黃蘖慧禪師     隨城山護國守澄禪師

洛京靈泉歸仁禪師    延州延慶奉璘禪師

安州大安山省禪師    洪州百丈超禪師

洪州天王院和尚     常州正勒院蕰禪師

襄州後洞山和尚     京兆三相和尚筠州五峯山禪師

    商州髙明和尚 華州西谿道泰禪師 撫州䟲山和尚 筠州黄蘗山今約禪師 楊州祥光遠

    禪師 安州大安山傳性大師 筠州黄蘗山嬴禪師巳上八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澧州欽山丈𮟏禪師法嗣二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上藍院自古禪師澧州太守雷满

  樂普山元安禪師法嗣一十人六人見録

京兆永安善靜禪師    蘄州烏牙山彦賔禪師

鳯翔府靑峯傳楚禪師   鄧州中度和尚

嘉州洞谿和尚       京兆卧龍和尚嘉州黒水寺慧通大師

    京兆盤龍和尚 單州東禪和尚鄜州善雅和尚巳上四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江西逍遥山懷忠禪師法嗣二人見録

泉州福淸師巍禪師    京兆白雲無休禪師

  袁州盤龍山可文禪師法嗣五人三人見録

江州廬山永安淨悟禪師  袁州木平山善道禪師

陜府龍谿和尚桂陽志通大師 廬州壽昌院淨寂禪師巳上二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撫州黃山月輪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郢州桐泉山和尚

  洛京韶山寰普禪師法嗣二人一人見録

潭州文殊和尚一人祥州大巖白和尚無機縁語句不録

  洪州上藍院令超禪師法嗣二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河東北院簡禪師洪州南平王鍾傳

淸原山行恩禪師第六丗

前洪州雲居山道膺禪師法嗣

杭州佛日和尚初遊天台山甞曰如有人奪得我機者即我

師矣㝷抵于江西謁雲居膺和尚作禮而問曰二龍爭珠誰

是得者雲居曰缷却業身來相見對曰業身巳缷曰珠在什

麽處師無對同安代云迴頭即勿交渉師乃投誠入室便禮雲居爲師後

參夾山才入門見維那維那曰此閒不著後生師曰某甲暫

來禮謁和尚不宿維那白夾山夾山許見未陞堦便問什麽

處來師曰雲居來曰即今在什麽處師曰在夾山頂上曰老

僧行年在坎五鬼臨身師乃上堦禮拜來山又問闍梨與什

麽人爲同行師曰拄上坐曰他何不來相看師曰和尚看他

有分曰在什麽處師曰在堂中夾山便共師下到堂中師遂

去取得拄杖擲于夾山面前夾山曰莫從天台得來否師曰

非五嶽之所生曰莫從須彌山得來否師曰月宫亦不逢曰

恁麽即從他人得也師曰自己尚是怨家從人得堪作什麽

曰冷灰 -- 灰 裹有一粒豆子爆喚維那來令安排向明燈下著師

却問燈籠還解語也無夾山曰待燈籠解語即向汝道至明

日夾山入堂問昨日新到上坐在什麽處師出應諾夾山曰

子未到雲居前在什麽處對曰天台國淸夾山曰天台有潺

潺之瀑渌渌之波謝子逺來子意如何師曰久居巖谷不挂

松蘿夾山曰此猶是春意秋意如何師良久夾山曰看君只

是撑船漢終歸不是弄潮人一日大普請維那請師送茶

師曰某甲爲佛法來不爲送茶來維那曰和尚敎上坐送茶

曰和尚尊命即得乃將茶去作務處摇茶椀作聲夾山迴顧

師曰釅茶三五椀意在钁頭邊夾山曰缾有傾茶意籃中幾

箇甌師曰缾有傾茶意籃中無一甌便傾茶行之時大衆皆

舉目師又問曰大衆鶴望請師一言夾山曰路逢死蛇莫打

殺無底籃子盛將歸師曰手執夜明符幾箇知天曉夾山曰

大衆有人歸去歸去從此住普請歸院衆皆仰歎師後迴浙

西住佛日而終

蘇州永光院眞禪師上堂謂衆曰言鋒若差郷關萬里直

須懸崖撒手自肯承當絶後再蘇欺君不得非常之旨人焉

廋哉問道無横徑立者皆危如何得不𬒳横徑所侵去師

以柱杖驀口拄僧曰此猶是横徑師曰合取

洪州鳳捿山同安丕禪師 問如何是無縫塔師曰吽吽僧

曰如何是塔中人師曰今日大有人從建昌來問一見便

休去時如何師曰是也更來遮裏作麽問如何是㸃額魚師

曰不透波瀾僧曰慚恥時如何師曰終不仰面僧曰恁麽即

不變其身也師曰是也靑雲事作麽生 問如何是和尚家

風師曰金雞抱子歸霄漢玉兎懷兒向紫微云忽遇客來將

何祗待師曰金果朝來猨去摘玉花晚後鳳銜歸問路逢達

道人不將語黙對未審將什麽對師曰要踼要拳問不傷

王道如何師曰喫粥喫飯曰莫便是不傷王道也無師曰遷

流左降問玉印開時何人受信師曰不是恁麽人曰親宫

事如何師曰道什麽 問如何是毗盧師師曰闍梨在什麽

處出家 問如何是觸目菩提師曰面前佛殿 問片玉無

瑕請師不觸師曰落汝後 問玉印開時何人受信師云不

是小小 問如何是妙旨師曰好 問迷頭認影如何止師

曰告阿誰曰如何即是師曰從人覔即轉逺也曰不從人覔

時如何師曰頭在什麽處 問如何是同安一𨾏箭師曰腦

後看曰腦後事如何師曰過也 問亡僧衣衆人唱祖師衣

什麽人唱師曰打 問將來不相似不將來時如何師曰什

麽處著問未有遮箇時作麽生行李師曰尋常又作麽生

曰恁麽即不改舊時人也師曰作何行李

盧山歸宗寺澹權禪師第二丗住 問 金雞未鳴時如何師曰失

却威音王曰鳴後如何師曰三界平沈 問盡身供養時如

何師曰將得什麽來曰所有不惜師曰供養什麽人僧無語

問學人爲佛法來如何是佛法師曰正閑空曰便請商量師

曰周匝有餘問大衆雲集合譚何事師曰三三兩兩

問路逢逹道人不將語黙對未審將什麽對師曰爭能肯得

人又曰㑹麽曰不㑹師曰長安路厠坑子 問學人不問諸

餘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三伽五棒 問通通㑹底人如何

道師曰只今事作麽生僧曰隨流師曰不隨流爭得息

池州廣濟和尚 問疋馬單槍時如何師曰頭落也 問知

何是方外之譚師曰汝道什麽 問如何是廣濟水師曰無

饑渴曰恁麽即學人不虚設也師曰情知你受人安排

問逺逺來投乞師指示師曰有口只解喫飯 問温伯與仲

尼相見時如何師曰此閒無恁麽人 問不識不見請師道

出師曰不昧曰不昧時作麽生師曰汝喚作什麽

潭州水西南臺和尚 僧問如何是此閒一滴水師曰入口

即擭岀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靴頭線綻 問祖祖相傳

未審傳箇什麽師曰不因闍梨問老僧亦不知

歙州朱谿謙禪師 饒州刺史與師造大藏殿師與一僧同

看殿次師喚某甲僧應諾師曰此殿著得多少佛曰著即不

無有人不肯師曰我不問遮箇人曰恁麽即某甲亦未曽祗

對珍重師後住兠率山而終

楊州豐化和尚 問如何是敵國一著棊師曰下來問一

捧打破虛空時如何師曰把一片來 問上無片瓦下無卓

錐學人向什麽處立師曰莫飄露麽

雲居山昭化禪師道𥳑第二世住范陽人也久入雲居之室密受

眞印而分掌寺務典司樵㸑以臘髙居堂中爲第一坐屬膺

和尚將臨順寂主事 僧問誰堪繼嗣曰堂中𥳑主事僧雖

承言而未曉其旨謂之揀選乃與衆僧僉議舉第二坐爲化

主然且備禮先請第一坐必若謙讓即堅請第二坐焉時𥳑

師旣密承師記略不辭免即自持道具入方丈攝衆演法主

事僧等不愜素志罔循規式師察其情乃弃院潛下山其夜

山神號泣詰且主事大衆奔至麥莊悔過哀請歸院衆聞山

神連聲唱云和尚來也 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隨處

得自在問維摩豈不是金粟如來師曰是曰爲什麽却預

𥼶迦㑹下聽法師曰他不爭人我 問撗身蓋覆時如何師

曰還蓋覆得麽 問蛇子爲什麽却吞蛇師師曰在裏不傷

問諸聖道不得處和尚還道得麽師曰汝道什麽處諸聖道

不得問路逢猛虎時如何師曰千人萬人不逢偏汝便逢

孤峯獨宿時如何師曰閑著七閒僧堂不宿阿誰敎汝孤

峯獨宿師示滅後廬州帥張崇施財建石塔於本山至今存焉

廬山歸宗寺懷憚禪師第三丗住 問 無佛無衆生時如何師曰

什麽人如此 問水清魚現時如何師曰把一箇來僧無對

同安代云動即失 問 如何是五老峯師曰突㼘地 問截水停輪

時如何師曰磨不轉曰如何是磨不轉師曰不停輪

問如何是塵中子師曰灰 -- 灰 頭土面同安代云不拂拭問丗尊無說

迦業不聞聞事如何師曰正恁麽時作麽生曰不同無聞說

師曰是什麽人 問學人不到處請師說師曰汝不到什麽

處來

洪州大善慧海禪師 問不坐靑山時如何師曰是什麽人

問如何是解作客底人師曰不占上 問靈泉忽逢時如何

師曰從什麽處來 問如何道即不違於師師曰莫惜口曰

道後如何師曰道什麽 問如何道得相親去師曰快道曰

恁麽即不道也師曰用口作什麽師後住百丈而終

朗州德山和尚第七丗住 問 路逢達道人不將語默對未審將

什麽對師曰祇恁麽僧良久師曰汝更問僧再問師乃喝出

衡州南嶽南臺和尚 問直上融峯時如何師曰見麽

雲居山昌禪師第三丗住 問 相逢不相識時如何師曰旣相逢

爲什麽不相識 問紅鑪猛𦦨時如何師曰裏頭是什麽

問不受啇量時如何師曰來作什麽曰來亦不商量師曰空

來何益問方丈前容身時如何師曰汝身大小

池州嵇山章禪師曽在投子作柴頭投子喫茶次謂師曰森

羅萬象揔在遮一椀茶裏師便覆却茶云森羅萬象在什麽

處投子曰可惜一椀茶 師後謁雪峯和尚雪峯問莫是章

柴頭麽師乃作輪推𫝑雪峯肯之

晉州大梵和尚 僧問如何是學人顧望處師曰井底竪髙

樓曰恁麽即超然也師曰何不擺手

新羅雲住和尚 問諸佛道不得什麽人道得師曰老僧道

得曰諸佛道不得和尚作麽生道師曰諸佛是我弟子曰請

和尚道師曰不對君王好與二十棒

雲居山懷岳號逹空禪師第四丗住 問 如何是大圎鏡師曰不

鑒照曰忽遇四方八面來怎麽生師曰胡來胡現曰大好不

鑒照師便打 問如何是一丸療萬病底藥師曰汝患什歴

阾珏和尚 問學人不負師機還免披毛戴角也無師曰闍

梨也可畏對面不相識曰恁麽即吞盡百川水方明一㸃

師曰雖脫毛衣猶披鱗甲曰好來和尚具大慈悲師曰盡刀

道也岀老僧格不得

前撫州曹山夲寂禪師法嗣

撫州荷玉山玄悟大師光慧 初住龍泉上堂謂衆曰雪

峯和尚爲人如金翅鳥入海取龍相似時有僧問和尚如何

師曰什麽處去來 問如何是西來的的意師曰不禮拜更

待何時 問如何是密傳底心師良久僧曰恁麽即徒勞側

耳師喚侍者云來燒火著 問古人道若記一句論劫作野

狐精未審古人意如何師曰龍泉僧堂未曽鏁曰和尚如何

師曰風吹耳朶 問路逢猛獸時如何師曰憨作麽 問如

何是聲前一句師曰恰似不道 問古人云如紅鑪上一㸃

雪意旨如何師曰惜取眉毛好問如何指示即得不昧於時

中師曰不可雪上更加霜曰恁麽即全因和尚去也師曰因

行麽 問如何履踐即得不昧於宗風師曰須道龍泉好手

曰請和尚好手師曰却憶鍾期 問古人道生也不道死也

不道意如何師良久僧禮拜師曰㑹麽曰不㑹師曰也是㕑

寒甑足塵師有時舉拄杖示衆曰從上皆留此一路方便接

人時有僧出曰和尚又是從頭起也師曰謝相悉

問機𨵿不轉請師商量師曰啞得我口麽 問如何是文殊

師曰不可有第二月也曰即今事如何師曰正是第二月

問如何是如來語師曰猛風可繩縛 問如何是妙明眞性

師曰寛寛莫搕損 師上堂良久有僧出曰爲衆竭力禍岀

私門未審放過不放過師黙然 問如何是和尚爲人一句

師曰汝是九色鹿 問抱璞投師時如何師曰不是自家珍

曰如何是自家珍師曰不𤥨不成珍

筠州洞山道延禪師第四丗住時號鹿頭和尚始因曹山和尚垂語云有

一人向萬丈崖頭騰身擲下此是什麽人衆皆無對師出對

曰不存曹山曰不存箇什麽曰始得撲不碎曹山深肯之

僧問請和尚密付眞心師曰欺遮裏無人作麽

衡州常寧縣育王山𢏂通禪師 僧問混沌未分時如何師

曰混沌僧云分後如何師曰混沌 上堂示衆曰釋迦如來

出丗四十九年說不到底句今夜某甲不避羞恥與諸尊者

共譚師良久云莫道錯珍重 僧問學人有病請師醫師曰

將病來與汝醫曰便請師醫師曰還老僧藥價錢來問曹

源一路即不問衡陽江畔事如何師曰紅鑪𦦨上無根草碧

潭深處不逢魚 問心法雙亡時如何師曰三脚蝦蟇背大

象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老僧毛豎 問如何是佛法大

意師曰直待文殊過即向你道曰文殊過也請和尚道師便

打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渾身不直五分錢曰太恁貧

寒生師曰古代如是曰如何施設師曰隨家豊儉

撫州金峯從志號玄明大師 有進上坐問如何是金峯正

主師曰此去鎭縣不遥闍梨莫造次進曰何不道師曰口如

磉磐 問千峯萬峯如何是金峯師乃斫額而巳 問千山

無雲萬里絕霞時如何師曰飛猿嶺那邊何不猛吐却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壁邊有䑕耳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

師曰金峯門前無五里牌師後住金陵報㤙院入滅謚圎廣

襌師塔曰歸寂

襄州鹿門山華嚴院處眞禪師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

有鹽無醋 問如何是道人師曰有口似鼻孔曰忽遇客來

時將何祗對師曰柴門草戸謝汝經過 問祖祖相傳是什

麽物師曰金襴袈裟 問如何是函中般若師曰佛殿挾頭

六百卷 問和尚百年後向什麽處去師曰山下李家使牛

去曰還許學人相隨也無師曰汝(⿱艹石)相隨莫同頭角曰諾師

曰合到什麽處曰佛眼辨不得師曰若不放過亦是茫茫

門如何是鹿門髙峻處師曰汝還曽上主山也無 門如何

是禪師曰鸞鳳入雞籠曰如何是道師曰藕絲牽大象

問劫壞時此箇還壞也無師曰臨崖覷虎眼特地一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問如何是和尚轉身處師曰昨夜三更失却枕子 問一句

下豁然時如何師曰汝是誰家生 師有一偈示衆曰一片

凝然光璨爛擬意追㝷卒難見炳然擲着豁人情大事分明

皆揔辦是快活無繫絆萬兩黃金終不換任他千聖出頭來

從是向渠影中現

撫州曹山慧霞了悟大師第二丗住先住荷玉山 問 佛未出丗時如

何師曰曹山不如曰佛出丗後如何師曰不如曹山 問四

山相逼時如何師曰曹山在裏許曰還求岀也無師曰若在

裹許即求出 僧侍立師曰道者可殺炎熱曰是師曰只如

炎熱向什麽處迴避得曰向鑊湯鑪炭裏迴避師曰只如鑊

湯鑪炭作麽生迴避得曰衆苦不能到師黙置

衡州華光範禪師問如何是無縫塔師指僧堂曰此間僧

堂無門户 師問僧曽到紫陵無曰曾到師曰曽到鹿門無

曰曾到師曰嗣紫陵即是嗣鹿門即是曰即今嗣和尚得麽

師曰人情不打即不可 問非隱現是學人阿那箇是和尚

師曰盡乾坤曰此猶是學人阿那箇是和尚師曰適夾道不錯

處州廣利容禪師先住貞谿 有 僧新到師舉拂子曰貞谿老師

還具眼麽曰某甲不敢見人過師曰死在闍梨手裏也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謝闍梨道破 問西院拍手𥬇嘘

嘘意作麽生師曰卷上簾子著問自己不明如何明得師

曰不明曰爲什麽不明師曰不見道自已事問魯祖靣壁

意作麽生師良久曰還㑹麽曰不㑹師曰魯祖面壁因郡

守受代歸師出送接話次郡守問和尚逺岀山門將什麽物

來師曰無盡之寶呈獻太守無對後有人進語曰便請師曰

太守尊嚴問千途路絕語思不通時如何師曰猶是瑎下

漢師謂衆曰若來到廣利門下須道得第一句即開一線

道與兄弟啇量時有僧出禮拜師曰將謂是異國舶主元來

是此郡商人

泉州盧山小谿院行傳禪師清原人也姓周氏夲州石鍾院

出家福州太平寺受戒自曹山印可而居小谿 僧問久嚮

盧山石門爲什麽入不得師曰鈍漢曰忽遇猛利者還許也

無師曰喫茶去

西川布水巖和尚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一迴思著一傷

心 問寶劒未磨時如何師曰用不得曰磨後如何師曰觸不得

蜀川西禪和尚 問佛是摩邪降未審和尚是誰家子師曰

水上車紅旗 問三十六路阿那箇一路最妙師曰不出第

一手曰忽𬒳出頭時如何師曰脊著地也不難

華州草庵法義禪師 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爛炒浮

漚飽滿喫問擬心即差動念即乖學人如何進道師曰有

人常擬爲什麽不差曰即今事如何師曰早成差也

韶州華嚴和尚 問旣是華嚴還將得來麽師曰孤峯頂上

千華秀一句當機對聖明 問如何是道師曰靈樹無横枝

天機道合同

前潭州龍牙山居遁禪師法嗣

潭州報慈藏嶼匡化大師 僧問心眼相見時如何師曰向

汝道什麽 問如何是實見處師曰𢇁豪不隔曰恁麽即見

也師曰南泉甚好去處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昨夜三更

送過江 問臨機便用時如何師曰海東有果樹頭心

問如何是眞如佛性師曰阿誰無 問如何是向上一路師

曰郴連道永 問和尚年多少師曰秋來黃葉落春到便開

花師甞著眞賛曰日出連山月圎當户不是無身不欲全

露一日師在帳内坐僧問承師有言不是無身不欲全露請

師全露師乃撥開悵法眼别云飽叢林 問 如何是湖南境師曰樓

船戰棹曰還許學人遊翫也無師曰一任闍梨打僜問和

尚百年後有人問如何祗對師曰分明記取 問如何是龍

牙山師曰益陽那邊日如何即是師曰不擬曰如何是不擬

去師曰恁麽即不是 問古人面壁意如何師良久却喚某

甲學人應諾師曰你去别時來師垂語曰一句徧大地一句

才問便道一句問亦不道 問如何是徧大地句師曰無空

𡙇如何是才問便道句師曰低聲低聲如何是問亦不道句

師曰便合知時

襄州含珠山審哲禪師 僧問如何是深深處師曰寸釘入

木八牛拽不出 問如何是正法眼師曰三門前神子

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貧女抱子渡恩愛競隨流師問

僧曰有亦不是無亦不是不有不無俱不是汝本來名箇什

麽曰學人巳具名了師曰具名即不無名箇什麽曰只遮莫

便是否師曰且喜没交渉曰如何即是師曰親切處更請一

問曰學人道不得請和尚道師曰别日來與汝道曰即今爲

什麽不道師曰覔箇領話人不可得 師又問一僧曰姓王

姓張姓李俱不是汝本來姓什麽曰與和尚同姓師曰同姓

即且從本來姓箇什麽曰待漢水逆流即向和尚道師曰即

今爲什麽不道曰漢水逆流也未師乃休

前京兆華嚴寺休靜禪師法嗣

鳯翔府紫陵匡一定覺大師 師到盤龍見僧問盤龍云碧

潭淸似鏡盤龍何處安龍曰沈沙不見㡳浮浪足㠝岏師不

肯自荅曰金龍迥透青霄外潭中豈曉玉輪機盤龍肯之

師住後僧問曰未作人身巳前作箇什麽來師曰石牛歩歩

火中行返顧休㘅日中草

前筠州九峯普满大師法嗣

洪州鳯捿山同安院威禪師僧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

師曰路邊神廟子見者盡勤拳曰見後如何師曰室内無靈

牀渾家不著孝問祖意敎意如何師曰玉兎不曽知曉意

金烏爭肯夜頭明問如何是同安一曲師曰靈琴不引人

閒韻知音豈度伯牙門曰誰人知得師曰木馬嘶時從彼聽

石人拊掌阿誰聞曰知音如何師曰知音不度耳逹者豈同聞

前靑林師䖍禪師洞山第三丗住法嗣

韶州龍光和尚 僧問人王與法王相見時如何師曰越國

君王不按劒龍光一句不曾虧 師上堂良久云不煩珍重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胡風一扇漢地成機 問撥塵見佛

時如何師拊掌顧視問如何是龍光一句子師曰不空𦊰

索曰學人不㑹師曰唵 問如何是極則爲人處師曰殷勤

付囑後人看 問賔頭盧一身爲什麽赴四天供師曰千江

同一月萬户盡逢春師有偈曰龍光山頂寶月輪照耀乾坤

爍暗雲尊者不移元一質千家影現萬家春

襄州鳯凰山石門寺獻禪師京兆人也自靑林受記两處開

法凡對機多云好好大哥時謂大哥和尚初居衡嶽宴坐巖

室屬夾山和尚歸寂衆請師住持師遂至潭州時楚王馬氏

岀城延接王問如何是祖師西來大道師曰好好大哥御駕

六龍千古秀玉堦排仗岀金門王仰重延入天册府供養數

日方至夾山坐道場僧問今日一㑹何異靈山師曰天垂

寶蓋重重異地涌金蓮葉葉新曰未審將何法示人師曰無

絃琴韻流沙界淸和普應大千機 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

阿誰師曰一曲宫商看品弄辨寶須知碧眼胡曰恁麽即淸

流分洞下滿月照靑林師曰多子塔前分的意至今異丗度

洪音師自夾山遷至石門開山創寺再闡玄風上堂示衆曰

瑠璃殿上光輝之日日無私七寶山中晃耀之頭頭有據泥

牛運歩木馬嘶聲野老謳謌樵人舞袖太陽路上古曲玄音

林下相逢復有何事僧問月生雲際時如何師曰三箇童兒

抱華鼓好好大哥莫攔我毬門路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

曰𮪍駿馬驟髙樓鐵鞭指盡胡人路 問如何是石門境師

曰遍界黃金無異色往來遊子罷追㝷曰如何是境中人師

曰無相不居凡聖位經行鳥道没蹤由 問衆手淘金誰是

得者師曰張三李四出金門遍握乾坤石人在曰恁麽即不

從人得也師曰三公九卿排班位看取金雞豎也無 問道

界無窮際通身絕㸃痕時如何師曰渺渺白雲漫雪岳轉身

玄路莫遟遟曰未審轉身路在什麽處師曰石人舉手分眀

記萬年枯骨𥬇時看 問如如不動時如何師曰有什麽了

日曰如何即是師曰石戸非關鏁 問如何是石門境師曰

烏鳶飛叫頻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風射舊簾籠 因般

(⿱艹石)寺遭焚有人問曰旣是般(⿱艹石)爲什麽𬒳火燒師曰萬里一

條鐵

襄州萬銅山廣德和尚第一世住 僧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

山前人不住山後更忙忙 問如何是透法身句師曰無力

登山水茅戸絕知音 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始嗟黄業

落又見柳條靑 問盡大地是一箇死屍向什麽處葬師曰

北邙山下千丘萬丘 師因不安僧問和尚患箇什麽太羸

瘦生師曰無思不墜的曰恁麽即知和尚病源也師曰你道

老僧患什麽曰和尚忌口好師便打

郢州芭蕉和尚 問十二時中如何用心師曰攏揔一木盆

定州石藏慧炬和尚 問如何是伽藍師曰只遮箇曰如何

是伽藍中人師曰作麽作麽曰忽遇客來將何祗待師曰喫

茶去

前洛京白馬遁儒禪師法嗣

興元府靑剉山和尚 僧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無底籃

子拾生菜 問如何是白馬境師曰三冬華木秀九夏雪霜飛

前益州北院通禪師法嗣

京兆香城和尚初參通和尚問一似两箇時如何通曰一箇

賺汝師乃省悟 僧問三光景色謝照燭事如何師曰朝邑

峯前卓五彩曰不渉文彩事作麽生師曰如今特地過江來

問向上路請師舉唱師曰釣絲鉤不出 問牛頭還得四祖

意否師曰沙書不㸃落千字曰下㸃後如何師曰别將一撮

俵人天曰恁麽即人人有也師曰汝又作麽生 問囊無繫

螘之絲㕑絶聚蠅之糝時如何師曰日捨不求思從妄得

前髙安白水夲仁禪師法嗣

京北重雲智暉禪師咸秦人也姓髙氏揔角之歲好遊怫宇

誓志出家父不能止禮圭峯温和尚剃度後謁髙安仁和尚

獨領微言潛通秘鍵尋迴洛⺊于中灘創温室院常施藥有

比丘患白癩衆惡之唯師延迎供養與摩洗垢穢斯須有神

光異香旣而辭去遂失所在所遺瘡痂馨香酷烈遂聚而塑

觀音像以藏之梁開平五年忽思林泉乃歸終南圭峯舊居

師一日閑歩巖岫閒倐覩摩納數珠銅瓶椶笠觸之即壞謂

侍者曰此吾前身道具耳欲就兹建寺以醻昔因當薙草開

基有祥雲蔽日屯于峯頂久而不散因目爲重雲山先是谷

多猛獸皆自引去及塞龍潭以通逕潭中龍亦徙他所後唐

明宗賜額曰長興學侣臻萃師上堂有僧問如何是歸根

得旨師曰早是忘却 問不意塵生如何是進身一路師曰

足下已生草前程萬丈坑 問要路坦然如何履踐師曰我

若指汝則東西南北去也 問佛未出丗時如何師曰一堆

泥土 問如何是重雲稱師曰任將天下勘 問如何是截

鐵之言師曰寧死不犯 問如何是重雲境師曰四時不開

華三冬盛芳草師再歸故山創寺聚徒渉四十五年誨人之

暇撰歌頌千餘首度弟子一千五百人永興節度使王彦超

早遊師戸庭甞欲披緇師止之曰汝後當榮顯爲敎門外護

則可矣厥後果如師言及鎮永興與師再㑹益加尊禮周顯

德三年丙辰夏六月師詣府辭王公屬以山門事至七月二

十四日體中無恙垂誡門人并示一偈曰我有一閒舎父母

爲修蓋住來八十年近來覺損壞早擬移住處事涉有憎愛

待他摧毀時彼此無相礙趺坐而逝壽八十有四臘六十四

塔于夲山

杭州瑞龍院㓜璋禪師唐相國夏侯孜之猶子也大中初伯

父司空出鎮廣陵師方七𡻕遊慧照寺聞諷蓮經志求岀家

伯父初不允因絕不飲食不得已而許之禮慧逺爲師十七

具戒二十五遊諸禪㑹薯山白水咸受心訣二宗匠深器之

咸通十三年至江陵㑹騰騰和尚囑之曰汝往天台尋靜而

捿遇安即止又值憨憨和尚撫而記曰汝却後四十年有巾

子下菩薩王於江南當此時吾道昌矣二逸士各有密言授

之尋抵天台山於靜安郷創福唐院乃契騰騰之吾又衆請

住隱龍中和四年浙東饑疫師於温台明三郡收瘞遺骸數

千時謂悲增大士乾寧中雪峯和尚經遊遺師㨑櫚拂子而

天祐三年錢尚父遣使童建賷衣服香藥入山致請師領

徒至府庭署志德大師就功臣堂安置日親問法師請每年

於天台山建金光明道場諸郡黑白大㑹逾月而散光明大會始於師也

師將辭歸山王加戀慕於府城建瑞龍院文穆王改爲寶山院延請開

法時禪門興盛斯則憨憨懸記應矣 師上堂謂衆曰老僧

頃年遊歷江外嶺南荆湖但有知識叢林無不參問來蓋爲

今日與諸人聚㑹各要知箇去處然諸方終無異說只敎當

人歇却狂心休從他覔但隨方任真亦無眞可任隨時受用

亦無時可用設垂慈苦口且不可呼晝作夜更饒善巧終不

能指東爲西脫或能爾自是神通作怪非干我事若是學語

之輩不自省已知非直欲向空裏采華波中取月還著得心

力麽汝今各且退思忽然肯去始知瑞龍老漢事不獲巳迃

迴太甚還肯麽 時有僧問如何是瑞龍境師曰道汝不

見得麽曰如何是境中人師曰後生可畏問廓然無雲如何

是中秋月師曰最好是無雲曰恁麽即一輪髙挂萬國洞觀

去也師曰捏目之子難與言至天成二年丁亥夏四月師乞

墳塔尚父命陸仁璋於西關選勝地建塔創院賜名額令僧

守護仍改天台隱龍爲隱迹修塔畢師入府庭辭尚父囑以

護法恤民之事尅期順寂尚父悲悼遣僧主集在城宿德迎

引入塔壽八十有七臘七十

前撫州䟽山匡仁禪師法嗣

䟽山證禪師第二丗住初參仁和尚得旨後遊歷諸方謁投子同

禪師投子問曰近離什麽處曰延平來投子曰還將得劒來

麽曰將得來投子曰呈似老憎看師乃指面前地上投子便

休師遂去三日後投子問主事新到僧在什麽處曰當時去

也投子曰三十年學馬𠆸昨日被驢撲 師住後僧問如何

是就事學師曰著衣掃地曰如何是就理學師曰𮪍牛去穢

曰向上事如何師曰溥際不收 問如何是聲色中混融一

句師曰不辨消不及曰如何是聲色外别行一句師曰難逢

不可得

洪州百丈安和尚號明照禪師第十丗住 問 一藏圎光如何是

體師曰勞汝逺來曰莫是一藏圎光麽師曰更喫一椀茶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手巾寸半布 問萬法歸一一歸

何處師曰未有一箇不問問如何是極則事師曰空王殿

裏登九五野老門前不立人 問隨縁認得時如何師曰未

認得時作麽生師本新羅國人自百丈統衆所度弟子道亘

等凡七人各從參嗣僉化一方師滅後門人寫影法眼讃曰

對目誰寫蟾輝碧池日面月面輪圎須彌須彌一指月面豪

芒明照禪師詎曰違方方塵不指大悲何起我謂玄功胡是

非是

筠州黃蘖山慧禪師洛陽人也少岀家業經論學因増受菩

薩戒而歎曰大士攝律儀與吾夲受聲聞戒俱止持作犯也

然於篇聚增減支夲通別制意且殊旣微細難防復於攝善

中未甞行於少分況饒益有情乎且丗閒泡幻身命何可留

戀哉由是置講課欲以身捐於水中飼鱗甲之𩔖念巳將行

偶二禪者接之款話謂南方頗多知識師何滯於一隅也師

從此迴志參尋屬關津嚴緊乃謂守吏曰吾非翫山水誓求

祖道他日必不忘恩也守者察其志遂不苛留且謂之曰師

旣爲法忘身迴時願無吝所聞師欣謝直造䟽山時仁和尚

坐法堂受參師先顧視大衆後致問曰刹那便去時如何䟽

山曰畐塞虛空汝作麽生去師曰畐塞虛空不如不去䟽山

便休師下堂參第一坐第一坐曰適觀坐主祗對和尚語甚

竒待師曰此乃率爾實自偶然敢望慈悲開示愚迷第一坐

曰一刹那閒還有擬議否師於言下頓省禮謝退於茶堂悲

喜交盈如是三日㝷住黃蘗山聚衆開法第二丗住終于本山今

塔中全身如生

隨州隨城山護國院守澄淨果大師 問如何是佛師曰遮

驢漢問盡大地是一𨾏眼㡳人來師如何師曰堦下漢

問諸佛不到處什麽人履踐師曰聃耳鬅頭曰何人通得彼

中信師曰驢面獸顋 問隨縁認得時如何師曰錯 問如

何是西來意師曰一人傳虛萬人傳實問不落干將手如

何是太阿師曰七星光采耀六國罷燈塵

洛京長水靈泉歸仁禪師 問如何是祖師意師曰仰面獨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眉迴頭自拍手 問如何是祖師西來的的意師曰洛河

水逆流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𮪍牛戴席帽過水著靴衫

延州伏龍山延慶院奉璘禪師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

横身卧海日裏挑燈 問如何是伏龍境師曰山峻水流急

三春足異華問和尚還愛財色也無師曰愛曰旣是善知

識爲什麽却愛財愛色師曰知恩者少負恩者多師問火

頭培火了未曰低聲師曰什麽處得遮消息來曰不假多言

師曰省錢易飽喫了還饑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長韲

冷飯曰又太寂寞生師曰僧家合如是

安州大安山省禪師第三丗住 問 失路迷人請師直指師曰三

門前去 問舉步臨危請師指月師曰不指月曰爲什麽不

指月師曰臨坑不推人 問離四句絕百非請和尚道師曰

我王庫内無如是刀 問重重𨵿鏁信息不通時如何師曰

爭得到遮裏曰到後如何師曰彼中事作麽生  問如何

是眞中眞師曰十字路頭泥佛子

洪州大雄山百丈超禪師海東人也 問 祖意與敎意同別師曰

金鷄玉兎聽遶須彌 問日落西山去林中事(⿱艹石)何師曰洞

深雲出晚㵎曲水流遟 僧辭問曰今日下山有人問和尚

說什麽法向他道什麽師曰但向他道大雄山上虎生師子兒

洪州天王院和尚 問國内按劒者是誰師曰天王 門百

骸俱潰散一物鎭長靈如何師曰不墮無壞爛問如何是

佛師曰錯

常州正勤院蕰禪師第一丗住魏府人也姓韓氏幼而出家老有

童顔得法於䟽山之室 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事(⿱艹石)何師

曰適然簫韶外六律不能過曰不過底事作麽生師曰聲前

拍不散句後覔無蹤 僧問如何是正勤一條路師曰埿深

三尺曰如何得到師曰闍梨從什麽處來 問如何是禪師

曰石裏蓮華火裏泉曰如何是道師曰楞伽峯頂一莖草曰

禪道相去多少師曰泥人落水木人澇師晉天福中將順寂

預告大衆及期闔城士女奔走至院師囑付訖怡然坐化門

人葬于院後經二稔發塔覩全身儼然髪𤓰俱長乃於城東

闍維收舎利真骨重建塔

襄州後洞山和尚 問道有又無時如何師曰龍頭蛇尾𦝫

閒一劒

京兆三相和尚 問如何是無縫塔師曰覔縫不得曰如何

是塔中人師曰對面不得見

前樂普元安禪師法嗣

京兆永安院善靜禪師京兆人也姓王氏父任牧守母因夢

金像而覺有娠師幼習儒學愽通羣言年二十七怱猒浮幻

潛詣終南山禮廣度禪師披削受具唐天復中南謁樂普安

禪師師器之容其入室仍典園務力營衆事有僧辭樂普樂

普曰四面是山闍梨向什麽處去僧無對樂普曰限汝十日

内下語得中即從汝發去其僧𡨋搜久之無語因經行偶入

園中師怪問曰上坐豈不是辭去今何在此僧具陳所以堅

請代語師不得巳代曰竹密豈妨流水過山髙那阻野雲飛

其僧喜踊師囑之曰祗對和尚不須言是善靜語也僧遂白

樂普樂普曰誰下此語曰某甲樂普曰非汝之語僧具言園

頭所敎樂普至晚上堂謂衆曰莫輕園頭他日住一城隍五

百人常隨也師尋辭樂普北還故山結廬而止道俗歸向復

遊峨嵋迴住興元建帥王公禮重後歸故郷屬兵火之後舊

寺荒廢節帥創永安禪苑以居之徒衆五百餘僧問知有

道不得時如何師曰知有箇什麽曰不可無也師曰恁麽即

合道得曰道即不無爭奈語偏師曰水凍魚難躍山寒花發

遟問如何是納衣向上事師曰龍魚不岀海水月不吞光

問不可以智知不可以識識時如何師曰鶴鷺並頭蹋雪睡

月明驚起兩遟疑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壁上𦘕枯松蜂

來不見蘂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曰異境靈松覩者

皆羡曰見後如何師曰葉落已枝摧風來不得韻 問如何

得生如來家師曰披衣望曉論劫不明曰劫後如何明師曰

一句不可得師往遊𭶚道避昭宗蒙塵之亂以漢開運丙午

𡻕冬鳴犍稚集僧囑累入方丈東向右脇而化壽八十有九

臘六十勑謚淨悟禪師

蘄州烏牙山彦賔禪師 問未作人身以前作什麽來師曰

三脚石牛坡上走一枝瑞氣月前分 問疋馬單搶直入時

如何師曰饒你雄信解拈槍猶較秦王一歩在問久戰沙

場爲什麽功名不就師曰𩀱雕隨箭落李廣不當名問百

歩穿楊中的者誰師曰將軍不上便橋金牙徒勞拈箬

問蝶蝀飲雲根時如何師曰金輪天子下閻浮鐵漫頭上金

花異

鳳翔府靑峯山傳楚禪師涇州人也性淳貌古眼有三角承

樂普開示心地㑭宰于衆事一日樂普問曰院主汝去什麽

疑來師曰掃雪來曰雪深多少師曰樹上揔是曰得即也得

汝向後有山住箇雪窟定矣自受記乃訪于白水白水問樂

普有生機一路是否師曰是白水曰止却生路向熟路上來

師曰生路上死人無數熟路上不著活漢白水曰此是樂普

底你作麽生師曰非但樂普夾山亦不柰何曰夾山爲什麽

不奈何師曰不見道生機一路 師住後有僧問佛魔未現

向什麽處應師曰諸上坐聽祗對問如何是臨機一句師

曰便道將來曰請和尚道師曰穿過髑髏不知痛處問如

何是明了底人一句師曰駿馬寸歩不移鈍鳥昇騰出路

鄧州中度和尚 問海内不逢師如何是寰中主師曰金雞

常報曉時人不自知問如何是暗中明鏡師曰萬機昧不得

曰未審照何物師曰什麽物不照 問如何是實際理地不

受一塵佛事門中不捨一法師曰眞常塵不染海内百川流

問請和尚離聲色外荅師曰木人常對語有性不能言

嘉州洞谿和尚初問樂普月樹無根枝覆䕃請師直指妙幽

微樂普曰森羅秀處事不相依渌水千波孤峯自異師於是

領旨承嗣 問蛇師爲什麽𬒳蛇吞師曰幾度扣問拈不出

京兆卧龍和尚 初開堂有僧問杲日符天際珠光照舊都

浦津通法海今日意如何師曰寶劒揮時豈該明暗

前江西逍遥山懷忠禪師法嗣

泉州福清院師巍和尚號通玄禪師 僧問枝分夾嶺的紹

逍遥寶坐旣登法雷請震師曰逍滛迴物外物外霞不生

問如何是西來的的意師曰立雪未爲勞斷臂方爲的曰恁

麽即一華開五葉芬芳直至今師曰因圎三界外果滿十方知

京兆白雲無休禪師 問路逢猛虎如何降伏師曰歸依佛

歸依法歸依僧問如何是白雲境師曰月夜樓邊海客愁

前袁州盤龍山可文禪師法嗣

江州廬山永安淨悟禪師 僧問如何是岀家底事師曰萬

丈懸崖撒手去曰如何是不出家底事師曰𮞉殊雪嶺安巢

節有異許由挂一瓢 問六門不通如何通信師曰闍梨外

邊與誰相識 問脫籠頭卸角䭾來時如何師曰換骨洗腸

投紫塞洪門切忌更銜蘆 問從上諸聖將何示人師曰有

異祖龍行化節迥超捿鳳越揚塵問如何是解作客底人

師曰寶御珍牀猶尚棄誰能歷劫傍他門 問衆手淘金誰

是得者師曰黃帝不曽遊赤水珠承罔象也虚然問雪覆

蘆華時如何師曰雖則冴凝呈瑞色太陽暉後却迷人

袁州木平山善道禪師初謁樂普問一漚未發巳前如何辨

其水脉樂普曰移舟諳水勢舉棹別波瀾師不愜意乃參盤

龍語同前問盤龍曰移舟不辨水舉棹即迷源師從此悟入

僧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石羊頭子向東看問如何是正

法眼師曰拄杖孔 問如何是不動尊師曰浪浪宕宕

問如何是木平一句師曰畐塞虚空曰畐塞虛空即不問如

何是一句師乃打之 師凡有新到僧未許參禮先令運土

三擔而示偈曰南山路仄東山低新到莫辭三轉泥嗟汝在

途經日久明明不曉却成迷師SKchar髻螺紋金陵李氏嚮其道

譽迎請供養待以師禮甞問如何是木平師曰不動斤斧曰

如何不動斤斧師曰木平時大法眼禪師有偈贈曰木平山

裏人㒵古言復少相看陌路同論心秋月皎壊納線非蠶助

歌聲有鳥城闕今日來一漚曽巳曉師異迹頗多此不繁述

滅後門人建塔刊石影本國謚眞寂禪師塔曰普慧

陜府龍谿和尚 上堂謂衆曰直饒說似箇無縫塔也不免

老僧下一箇橛作麽生免得下橛衆無對師自代曰下去

僧問如何是無縫塔師曰百寶莊嚴今巳了四門開豁巳多時

前撫州黃山月輪禪師法嗣

郢州桐泉山和尚初參黃山門天門一合十方無路有人道

得擺手岀漳江師對曰蟄戸不開龍無龍句黃山曰是你恁

麽道師曰是即直言是不是直言不是黄山曰擺手出漳江

黄山復問卞和到處荆山秀玉印從他天子傳時如何師曰

靈鶴不於林下憇野老不重太平年黃山深肯之 師住後

僧問如何是相傳底事師曰龍吐長生水魚吞無盡漚

問請師挑揥他狄師曰攂鼓轉船頭棹挑波裏月

前洛京韶山寰普禪師法嗣

潭州文殊和尚 僧問如何是祝融峯前事師曰巖前瑞草

生 問仁王登位萬姓霑㤙和尚出丗何如師曰萬里長沙

駕鐵船問如何是夲爾莊嚴師曰菊花原上景行人去路長



景德傳燈録卷第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