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傳燈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九

卷第十八 景德傳燈錄 卷第十九
宋 釋道原 撰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

景德傳燈録卷第十九

吉州淸原山行思禪師第六丗

   福州雪峯義存禪師法嗣四十二人三十一人見録

福州安國𪪺瑫禪師     襄州雲蓋山歸夲禪師

韶州林泉和尚       洛京南院和尚

越州洞巖可休禪師    定州法海院行周禪師

杭州龍井通禪師     漳州保福從展禪師

泉州睡龍道溥禪師    杭州龍興寺宗靖禪師

福州南禪契璠禪師    越州越山師鼐禪師

南嶽金輪可觀禪師    泉州福淸玄訥禪師

韶州雲門文偃禪師    衢州南臺仁禪師

泉州東禪和尚       餘杭大錢山從襲禪師

福州永泰和尚       池州和龍山守訥禪師

建州夢筆和尚      福州古田極樂元儼禪師

福州芙蓉山如體禪師   洛京憇鶴山和尚

潭州潙山捿禪師     吉州潮山延宗禪師

益州普通山普明大師   隨州𩀱泉梁家庵永禪師

漳州保福超悟禪師    太原孚上坐

南嶽惟勁禪師台州十相審超禪師 江州廬山訥禪師新羅國大無爲禪師 絳州玄禪師

    湖州淸淨和尚 益州永安雪峯和尚 盧僊德明禪師 撫州明水懷忠禪師 益州懷果禪師

    杭州耳相行修禪師 嵩山安徳禪師巳上一十一人無機縁語句不緑

淸原山行思禪師第六丗

福州雪峯義存禪師法嗣

福州安國院明眞大師𪪺瑫泉州人也姓陳氏幼絕葷茹自

誓出家於龍華寺東禪始圎戒體而造于雪峯雪峯觀其少

儁堪爲法器乃導以夲心信入過量復徧參禪苑獲諸方三

昧却迴雪峯雪峯問什麽處來曰江西來雪峯曰什麽處見

達磨曰分明向和尚道雪峯曰道什麽曰什麽處去來

一日雪峯見師忽搊住曰盡乾坤是个解脫門把手敎伊入

不肯入曰和尚怪𪪺瑫不得雪峯曰雖然如此爭奈背後許

多師僧何 師因舉國師碑文云得之於心伊蘭作旃檀之

樹失之於旨甘露乃蒺䔧之園拈問僧曰一語須具得失兩

意汝作麽生道僧舉拳曰不可喚作拳頭也師不肯亦舉拳

別云只爲喚遮个作拳頭師受請止囷山毳徒臻集後閩帥

嚮師道德命居安國寺大闡玄風徒餘八百矣 僧問如何

是西來意師曰是即是莫錯㑹問如何是第一句師曰問

問問學人上來未盡其機請師盡機師良久僧禮拜師曰

忽到別處人問汝作麽生舉曰終不敢錯舉師曰未出門巳

見𥬇具 問如何是達磨傳㡳心師曰素非後躅 問如何

是宗乗中事師曰不可爲老兄散却衆也 問不落有無之

機請師全道師曰汝試斷看 問如何是一毛頭事師拈起

袈裟僧曰乞師指示師曰抱璞不須頻下淚來朝更獻楚王

看問寂寂無言時如何師曰更進一歩 問凡有言句皆

落因縁方便不落因縁方便事如何師曰桔槹之士頻逢抱

甕之流罕遇問向上一路千聖不傳未審和尚如何傳師

曰且留口喫飯著問如何是髙尚㡳人師曰河濵無洗耳

之叟磻谿絶垂釣之人 問十二時中如何救得生死師曰

執鉢不須窺衆樂履冰何得歩參差 問學人擬問宗乗師

還許也無師曰但問僧擬問師乃喝出 問目前生死如何

免得師曰把將生死來 問知有㡳人爲什麽道不得師曰

汝邪名什麽 問如何是活人之劒師曰不敢瞎却汝曰如

何是殺人之刀師曰只遮个是 問不犯鋒鋩如何知音師

曰驢年去 問苦澁處乞師一言師曰可殺沈吟曰爲什麽

如此師曰也須相悉好 問常居正位㡳人還消得人天供

養否師曰消不得曰爲什麽消不得師曰是什麽心行曰什

麽人消得師曰著衣喫飯㡳消得 師舉稜和尚住招慶時

在法堂東角立謂僧曰遮裏好致一問僧便問和尚爲何不

居正位稜曰爲汝恁麽來曰即今作麽生稜曰用汝眼作麽

師舉畢乃曰他家恁麽問別是个道理如今作麽生道後安

國曰恁麽即大衆一時散去得也師亦自代曰恁麽即大衆

一時禮拜

襄州雲蓋山雙泉院歸本禪師亦曰西雙泉以隨州有東雙泉故也京兆府人

也幼出家十六納戒念法華經初禮雪峯雪峯下禪牀跨背

而坐師於是省覺僧問如何是雙泉師曰可惜一雙眉曰

學人不㑹師曰不曽煩禹力湍流事不知 問如何是西來

的的意師乃搊住其僧變色師曰我遮裏無遮个師手指纎

長特異于人號手相大師

韶州林泉和尚先住巘山 僧 問如何是塵師曰不覺成丘山

師謁白雲慈光大師辭出白雲門送扶師下堦曰款款莫敎

躂倒師曰忽然躂倒又作麽生白雲曰更不用扶也師大𥬇

而退

洛京南院和尚 問如何是法法不生師曰生也 有儒士

博覽古今時人呼爲張百㑹一日來謁師師曰莫是張百會

麽曰不敢師以手於空畫一畫曰㑹麽曰不㑹師曰一尚不

㑹什麽處得百會來

越州洞巖可休禪師問如何是洞巖正主師曰開著

問如何是和尚親切爲人處師曰大海不宿屍問如何是

向上一路師舉衣領示之 問學人逺來請師方便師曰方

便了也

定州法海院行周禪師 問風恬浪靜時如何師曰吹倒南

牆問如何是道中寶師曰不露光曰莫便是否師曰是即

露也

杭州龍井通禪師處棲上坐問如何是龍井龍師曰意氣

天然别神筆𦘕不成曰爲什麽𦘕不成師曰出羣不戴角不

與𩔖中同曰還解行雨也無師曰普潤無邊際處處皆結粒

曰還有宗門中事也無師曰有曰如何是宗門中事師曰從

來無形叚應物不曾虧 問如何是吹毛劒師曰拽出死屍著

漳州保福院從展禪師福州人也姓陳氏年十五禮雪峯爲

受業師十八本州大中寺具戒遊吳楚閒後歸執侍雪峯一

日忽召曰還㑹麽師欲近前雪峯以杖拄之師當下知歸作

禮而退又常以古今方便詢于長慶稜和尚稜深許之長慶

稜和尚有時云寧說阿羅漢有三毒不說如來有二種語不

道如來無只是無二種語師曰作麽生是如來語曰聾人爭

得聞師曰情知和尚向第二頭道長慶却問作麽生是如來

語師曰喫茶去雲居錫云什麽處是長慶向第二頭道處 因 舉盤山云光境俱

亡復是何物洞山云光境未亡復是何物師曰據此二尊者

商量猶未得勦絕乃問長慶如今作麽生道得勦絕長慶良

乆師曰情知和尚向山鬼窟裏作活計長慶却問作麽生師

曰兩手將犂水過膝一日長慶問見色便見心還見船

麽師曰見曰船子且置作麽生是心師却指船歸宗柔别云和尚只

解問雪峯謂衆曰諸上坐到望州亭與上坐相見了到烏石

嶺與上坐相見了到僧堂前與上坐相見了師舉問鵝湖曰

僧堂前相見即且置只如望州亭烏石嶺什麽處是相見鵝

湖驟歩入方丈師歸僧堂東禪齊云此二尊宿㑹古是相見不相見試断看梁貞明

四年丁丑歳漳州刺史王公欽承道譽創保福禪苑迎請居

之開堂日王公禮跪三請躬自扶掖升堂師曰須起个𥬇端

作麽然雖如此再三不容推免諸仁者還識麽(⿱艹石)識得便與

古佛齊肩時有僧出方禮拜師曰晴乾不肯去要待雨淋頭

僧乃申問曰郡守崇建精舎大闡眞風便請和尚舉揚宗敎

師曰還㑹麽曰恁麽即羣生有賴也師曰莫把那不淨塗汚

人好僧出禮拜師曰大德好與莫覆却船子問泯黙將何爲

則師曰落在什麽處曰不㑹師曰瞌睡漢出去 師見一僧

乃以杖子打露柱又打其僧頭僧作痛聲師曰那个爲什麽

不痛僧無對玄覺代云貪行柱杖 問 摩騰入漢一藏分明達磨西來

將何指示師曰上坐行腳事作麽生曰不㑹師曰不㑹㑹取

好莫傍家取人處分(⿱艹石)是久在叢林粗委些子逺近可以隨

處任眞其有初心後學未知次序山僧所以不惜口業向汝

道塵劫來事只在如今還㑹麽然佛法付囑國王大臣郡守

昔同佛㑹今方如是若是福禄榮貴則且不論只如當時受

佛付囑㡳事還記得麽(⿱艹石)識得便與千聖齊肩儻未識得直

須諦信此事不從人得自已亦非言多去道轉逺直道言語

道斷心行處滅猶未是在久立珍重 異日上堂大衆雲集

師曰有人從佛殿後過見是張三李四從佛殿前過爲什麽

不見且道佛法利害在什麽處僧曰爲有一分麤境所以不

見師乃叱之自代曰(⿱艹石)是佛殿即不見僧曰不是佛殿還可

見否師曰不是佛殿見什麽 問十二時中如何據驗師曰

恰好據驗曰學人爲什麽不見師曰不可更SKchar目去也

問主伴重重極十方而齊唱如何是極十方而齊唱師曰汝

何不敎别人問 問因言辯意時如何師曰因什麽言僧低

頭良久師曰擊電之機徒勞佇思 問欲入無爲海須乗般

若船如何是般若船師曰便請曰便恁麽進去時如何師曰

也是𣵀槃堂裏漢師見僧喫飯乃托鉢曰家常僧曰和尚

是什麽心行 有尼到參師曰阿誰侍者報曰覺師姑師曰

旣是覺師姑用來作麽尼曰仁義道中即不無師自别云和

尚是什麽心行玄覺因舉法眼見僧擔土乃以一塊士放擔上云吾助汝僧云謝和尚慈悲法眼不肯有

一僧别云和尚是什麽心行法眼便休 玄覺徴云此三則語一般别有道理什麽處是心行處 閩 帥遣

使送朱記到師上堂曰去即印住住即印破僧曰不去不住

用印奚爲師乃打之僧曰恁麽即山鬼窟裏全因今日也師

黙而巳玄覺云什麽處是山鬼窟叢林中道住在不去不住處便是山鬼窟所以打破如此商量正是鬼窟且道

保福打伊意作麽生 師 問僧什麽處來曰江西師曰學得㡳那曰拈

不出師曰作麽生法眼别云謾語僧無對 師舉洞山眞讃云徒觀

紙與墨不是山中人僧問如何是山中人師曰汝試邈掠看

曰若不𭶑兒幾成邈掠師曰汝是𭶑兒曰和尚是什麽心行

師曰來言不豐 師見僧數錢乃展手曰乞我一錢曰和尚

因何到恁麽地師曰我到恁麽地曰(⿱艹石)到恁麽地將取一文

去師曰汝爲何到恁麽地 師問僧什麽處來曰江西觀音

師曰還見觀音麽曰見師曰左邊見右邊見曰見時不歷左

法眼别云如和尚見 問 如何是入火不燒入水不溺師曰(⿱艹石)是水

火即被燒溺 師問飯頭鑊闊多少曰和尚試量看師以手

作量勢曰和尚莫謾某甲師曰却是汝謾我問欲達無生

路應須識夲源如何是夲源師良久却問侍者適來僧問什

麽其僧再舉師乃喝出曰我不患聾問學人近入叢林乞

師全示入路師曰若敎全示我却禮拜汝 師見一僧乃曰

汝作什麽業來得恁麽長大曰和尚短多少師蹲身作短勢

僧曰和尚莫謾人好師曰却是汝謾我 師令侍者屈隆壽

長老云但獨自來莫將侍者來壽曰不許將來爭解離得師

曰大殺㤙愛壽無對師自代曰更謝和尚上足傳示師住保

福僅一紀學衆常不下七百其接機利物不可備録閩帥禮

重爲奏命服唐天成三年戊子示有微疾僧入丈室問訊師

謂之曰吾與汝相識年深有何方術相救僧曰方術甚有聞

說和尚不解忌口法燈别云和尚解忌口麽又謂衆曰吾旬日來氣力困

劣別無他只是時至僧問時旣至矣師去即是住即是師曰

道曰恁麽即某甲不敢造次師曰失錢遭罪言訖跏趺告寂

即三月二十一日也

泉州睡龍山道溥號弘敎大師福州福唐人也姓鄭氏寶林

院受業自雪峯印心住五峯上堂曰莫道空山無祗待便

歸方丈僧問凡有言句不出大千頂未審頂外事如何師

曰凡有言句不是大千頂曰如何是大千頂師曰摩䤈首羅

天猶是小千界 問初心後學近入叢林方便門中乞師指

示師敲門枋僧曰向上還有事也無師曰有曰如何是向上

事師再敲門枋

杭州龍興宗靖禪師台州人也初參雪峯密承宗印乃自誓

充飯頭服勞逾十載甞於衆堂中袒一膊釘簾雪峯覩而記

曰汝向後住持有千僧其中無一人納子也師悔過辭歸故

郷住六通院錢王命居龍興寺有衆千餘唯三學講誦之徒

果如雪峯所誌周廣順初年八十一錢王請於寺之大殿演

無上乗黒白駢擁 僧問如何是六通竒特之唱師曰天下

舉去 問如何是六通家風師曰一條布納一斤有餘

僧問如何是學人進前一路師曰誰敢謾汝曰豈無方便師

曰早是屈抑也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早朝粥齋時飯

曰更請和尚道師曰老僧困曰畢竟作麽生師大𥬇而巳錢

王特加禮重屢延入府以始住院署六通大師顯德元年

寅季冬月示滅壽八十四塔于大慈山

福州南禪契璠禪師上堂曰(⿱艹石)是名言妙句諸方揔道了

也今日衆中還有超第一義者致得一句麽若有即不孤

於人時有僧問如何是第一義師曰何不問第一義曰見問

師曰已落第二義也 問古佛曲調請師和師曰我不和汝

雜亂㡳曰未審爲什麽人和師曰什麽處去來

越州諸曁縣越山師鼐號鑒眞禪師初參雪峯而染指後因

閩王請於淸風樓齋坐久舉目忽覩日光豁然頓曉而有偈

曰淸風樓上赴官齋此日平生眼豁開方知普通年逺事不

從葱嶺路將來歸呈雪峯雪峯然之 僧問如何是佛身師

曰汝問那个佛身曰釋迦佛身師曰舌覆三千界 師臨終

時集衆示一偈曰眼光隨色盡耳識逐聲消還源無别旨今

日與明朝偈畢跏趺而逝

南嶽金輪可觀禪師福州福唐人也姓薛氏依石佛寺齊合

禪師披剃戒度旣圎便參雪峯雪峯曰近前師方近前作禮

雪峯舉足蹋之師忽然冥契師事十二載復歷叢林止南嶽

法輪峯師上堂謂衆曰我在雪峯遭他一蹋直至如今眼不

開不知是何境界 僧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不是 大衆

夜參後下堂師召曰大衆衆迴首師曰看月大衆看月師曰

月似彎弓少雨多風衆無對 問古人道毗盧有師法身有

主如何是毗盧師法身主師曰不可牀上安牀問如何是

日用事師拊掌三下僧曰學人未領此意師曰更待什麽

問從上宗乗如何爲人師曰我今日未喫茶曰請師指示師

曰過也 問正則不問請師傍指師曰抱取猫兒去

師問僧什麽處來曰華光師即托出閉門僧無對問路逢

達道人不將語黙對未審將何對師曰咄出去 師問僧作

麽生是覿面事曰請師鑒師曰恁麽道還當麽曰故爲即不

可師曰別是一著 問如何是靈源一路師曰蹋過作麽

雪峯院主有書來招師曰山頭和尚年尊也長老何不再入

嶺一轉師迴書曰待山頭和尚別有見解即入嶺有僧問如

何是雪峯見解師曰我也驚

泉州福淸院玄訥禪師髙麗人也初住福淸道場傳象骨之

燈學者歸慕泉守王公問如何是宗乗中事師叱之

僧問如何是觸目菩提師曰闍梨失却半年糧曰爲什麽失

却半年糧師曰只爲圖他一斗米 問如何是淸淨法身師

曰蝦蟇曲蟮 問敎云唯一堅密身一切塵中現如何是堅

密身師曰驢馬猫兒曰乞師指示師曰驢馬也不㑹問如

何是物物上辨明師展一足示之師住福淸三十年大闡玄

風終於本山

韶州雲門山文偃禪師姑蘇嘉興人也姓張氏初參睦州陳

尊宿發明大旨後造雪峯而益資玄要因藏器混衆于韶州

靈樹敏禪師法席居第一坐敏將滅度遺書於廣主請接踵

住持師不忘本以雪峯爲師 開堂曰廣主親臨曰弟子請

益師曰目前無異路法眼别云不可無益於人 師 云莫道今日謾諸人

好扼理不得己向諸人道遮裏作一場狼籍忽遇明眼人見

謂之一場𥬇具如今亦不能避得也且問你諸人從上來有

什麽事欠少什麽向你道無事亦是謾你也須到遮田地始

得亦莫趂口頭問自已心裏黒漫漫地明朝後日大有事在

(⿱艹石)是根性遟迴且向古人建化門庭東覷西覷看是个什

麽道理汝欲得㑹麽都縁是汝自家無量劫來妄想濃厚一

期聞人說著便生疑心問佛問祖向上向下求覔解㑹轉没

交渉擬心即差況復有言莫是不擬心麽更有竹麽事珍重

師上堂云我事不獲已向你諸人道直下無事早是相埋没

了也你諸人更擬進歩向前㝷言逐句求覔解㑹千差万巧

廣設問難只是贏得一場口滑去道轉逺有什麽休歇時此

个事若在言語上三乗十二分敎豈是無言語因什麽更道

敎外別傳若從學解機智得只如十地聖人說法如雲如雨

猶被呵責見性如隔羅𭮹以此故知一切有心天地懸殊雖

然如此若是得㡳人道火不可燒終日說事不曽掛著唇齒

未曽道著一字終日著衣喫飯早晚觸一粒米掛一縷線雖

然如此猶是門庭之說也須實得恁麽始得(⿱艹石)約納僧門下

句裏呈機徒勞佇思直饒一句下承當得猶是瞌睡漢

師云三乗十二分敎横說豎說天下老和尚縱橫十字說

我捻針鋒說㡳道理來看恁麽道死馬醫雖然如此且有幾

个到此境界不敢望汝言中有響句裏藏鋒瞬目千差風恬

浪靜伏惟尚饗珍重 師上堂云諸兄弟盡是諸方參尋知

識決擇生死到處豈無尊宿垂慈方便之詞還有透不得㡳

句麽出來舉看老漢大家共你商量時有僧出來禮拜擬舉

次師云去去西天路迢迢十万餘 師問學人蔟蔟地商量

个什麽云大衆久立師云舉一切語敎汝直下承當早是撒

屎著汝頭上直然捻一毫頭盡大地一時明得也剜肉作瘡

雖然如此汝亦須實到遮个田地始得若未切不得掠虚却

退歩向自巳根脚下推㝷看是个甚麽道理實無絲髮與汝

作解㑹與汝作疑惑汝等各各且當人一叚事大用現前更

不煩汝一毫頭氣力便與祖佛無別自是諸人信根淺薄惡

業濃厚突然起得許多頭角檐鉢囊千郷万里受屈且汝諸

人有什麽不足處大丈夫漢阿誰無分觸目承當得猶是不

著便不可受人欺謾取人處分才見老和尚動口便好把特

石驀口塞便是屎上靑蠅相似𨷖競接將去三个五个聚頭

地商量苦屈兄弟他古德一期爲你諸人不奈何所以方便

垂一言半句通汝入路遮般事捻放一邊獨自著些子筯骨

豈不是有少許相親處快與快與時不待人出息不保入息

更有什麽身心別處閑用切須在意在意珍重 師二盡乾

坤把一時將來著汝眼睫上你諸人聞恁麽道不敢望你出

來性燥把老漢打一摑且緩緩子細看是有是無什麽直饒

向遮裏明得(⿱艹石)遇納僧門下好槌折兩脚汝若是个人聞說

道恁麽處有老宿出丗便好驀面唾汚我耳目汝(⿱艹石)不見个

脚手才聞人舉便當荷得早落第二機也汝且看他德山和

尚才見僧上來拽拄杖便打趂睦州和尚才見入門來便云

且放汝十棒或時云現成公案自餘之軰合作麽生(⿱艹石)是一

般掠虚漢食人唌唾記得一堆一擔骨幢到處逞驢脣馬觜

誇我解問十轉五轉饒你從朝問到夜論劫恁麽還曽夢見

也未什麽處是與人著力處似遮般㡳有人屈納僧齋也道

我得飯喫堪什麽共語他日閻羅王面前不取你口解脱諸

兄弟若是得㡳人他家依衆遣日(⿱艹石)也未得切莫容易過時

大須子細古人大有葛藤相爲處即如雪峯和尚道盡是汝

夾山云百草頭識取老僧市門頭認取天子樂普云一塵才

舉大地全收一毛師子全身惣是汝把取飜復思量日久歳

深自然有个入路此事無你替代處莫非各在當人分上老

和尚出丗只是爲你證明汝(⿱艹石)有少許來由且昧你亦不得

你若實未得方便撥汝則不可兄弟一等是蹋破草鞋抛却

師僧父母行脚直須著些子精彩始得實(⿱艹石)有个人入頭處

遇著一个咬猪狗脚手不惜性命入泥入水相爲有可咬嚼

搓上眉毛髙掛鉢囊抝折拄杖十年二十年擬取徹頭莫愁

不成辦直是今生未得徹頭來生亦不失人身向此个門中

亦乃省力不虚孤負平生亦不孤負師僧父母十方施主直

須在意莫空遊州獵縣橫擔拄杖一千二千里走趂遮邊經

冬那邊過夏好山水堪取性多齋供易得衣鉢苦屈圖他一

粒米失却半年糧如此行脚有什麽利益信心檀越把菜粒

米作麽生消得直須自看時不待人忽然有一日眼光落地

到來前頭將什麽扺擬莫一似落湯螃蠏手脚忙亂無你掠

說大話處莫將等閑空過時光一失人身万劫不復不是

小事莫據目前古人尚道朝聞夕死可矣況我沙門日夕合

履踐个什麽事大須努力努力珍重 師云汝等没可恁麽

了見人道著祖意便問个超佛越祖之談汝且喚那个爲佛

那个爲祖且說个超佛越祖㡳道理問个出三界你把將三

界來看有什麽見聞覺知隔凝著什麽聲塵色可與你了了

什麽椀以阿那个爲差殊之見他古聖不奈何橫身爲物道

个舉體全眞物覿體不可得我向你道直下有什麽事早是

相埋没了也實未有入頭處且中思量獨自參詳除却著衣

喫飯阿屎送尿更有什麽事無端起得許多妄想作什麽更

有一般㡳恰似等閑相似聚頭學得个古人話路識性記持

妄想⺊度道我㑹佛法了也只管說葛藤取性過時更嫌不

稱意千郷万里抛却老邪孃師僧和尚遮般㡳去去遮打野

菜秃有什麽死急行脚去 師上堂云故知時運澆醨迨于

像季近日師僧北去禮文殊南去遊衡嶽若恁麽行脚名字

比丘徒消信施苦哉苦哉問著黒似漆相似只管取性過時

設使有三个兩个枉學多聞記持話路到處覔相似言語印

可老宿輕忽上流作薄福德業他日閻羅王釘你之時莫道

無人向你說若是初心後學直須著精神莫空記人說處多

虚不如少實向後只是自賺有什麽事近前 師上堂大衆

雲集師以拄杖指面前云乾坤大地微塵諸佛揔在遮裏許

爭佛法各覔勝負還有人諫得麽若無人諫得待老漢與你

諫時有僧出云便請和尚諫師云遮野狐精 師云汝諸人

傍家行腳皆是河南海北各各盡有生縁所在還自知得試

出來舉看老漢與汝證明有麽有麽出來汝若不知老漢謾

你去也汝欲得知若生縁在北北有趙州和尚五臺山有文

殊揔到遮裏若生縁在南南有雪峯卧龍西堂鼔山揔在遮

裏汝欲得識麽欲得識向遮裏識取(⿱艹石)不見亦莫掠虚見麽

見麽且看老僧𮪍佛殿出去也珍重 師上堂云天親菩薩

無端變作一條楖木杖乃畫地一下云塵沙諸佛盡向遮

裏葛藤便下堂 師云我看你諸人二三機中不能搆得空

披納衣何益汝還㑹麽與汝注破久後諸方若見老宿舉一

指豎一拂子云是禪是道什麽打破頭便行若不如此盡是

天魔眷屬壞滅吾宗汝若不㑹且向葛藤社裏看我㝷常向

汝道微塵刹土三丗諸佛西天二十八祖唐土六祖盡在拄

杖頭上說法神通變現聲應十方一任蹤横你還㑹麽若不

㑹且莫掠虚然雖據實實是諦見也未直說到此田地未審

夢見納僧沙弥在三家村裏不逢一人師驀起以拄杖劃地

一下云揔在遮裏又劃一下云揔從遮裏出去也珍重

師上堂云和尚子納僧直須明取納僧鼻孔且作麽生是納

僧𤾁孔衆皆無對師云摩訶般(⿱艹石)波羅蜜大普請下去

師上堂云諸和尚子饒你有什麽事猶是頭上著頭雪上加

霜棺木裏棖眼灸瘡盤上著艾燋遮个一場狼籍不是小事

你合作麽生各自覔取个托生處好莫空遊州打縣只欲捉

搦閑話待和尚口動便問禪問道向上向下如何若何太卷

抄了塞在皮袋裏卜度到處火鑪邊三个五个聚頭口喃喃

舉更道遮个是公才悟遮个是從裏道出遮个是就事上道

遮个是體悟體你屋裏老邪老孃噇却飯了只管說夢便道

我㑹佛法了也將知你行腳驢年得个休歇麽更有一般㡳

才聞人說个休歇處便向隂界裏閉眉合眼老䑕孔裏作活

計黒山下坐鬼趣裏體當便道得个入頭路夢見麽似遮般

㡳殺一万个有什麽罪過喚作打㡳不遇作家至竟只是个

掠虚漢你(⿱艹石)實有个見處試捻來看共你商量莫空不謝兩

惡矻矻地聚頭說閑葛藤莫敎老漢見捉來勘不相當搥折

脚莫道不道你還皮下有血麽以拄杖一時趂下問如何

是佛法大意師曰春來草自靑師問新羅僧將什麽物過

海曰草賊敗也師引手曰汝爲什麽在我遮裏曰恰是師曰

更𨁝跳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曰家家觀丗音曰見

後如何師曰火裏蟭蟉吞大蟲 問如何是雲門一句師曰

臘月二十五 問如何是雪嶺泥牛吼師曰天地黒曰如何

是雲門木馬嘶師曰山河走 問從上來事請師提綱師曰

朝看東南暮看西北曰便恁麽領㑹時如何師曰東屋裏

㸃燈西屋裏暗坐 問十二時中如何即得不空過師曰向

什麽處著此一問曰學人不㑹請師舉師曰將筆硯來僧乃

取筆硯來師作一頌曰舉不顧即差互擬思量何劫悟

問如何是學人自已師曰游山翫水去曰如何是和尚自巳

師曰賴遇維那不在問一口吞盡時如何師曰我在汝肚

裏曰和尚爲什麽在學人肚裏師曰還我話頭來問如何

道師曰去曰學人不㑹請師道師曰闍梨公憑分明何得重

判問生死到來如何排遣師展手曰還我生死來問如

何是父母不聽不得出家師曰淺曰學人不㑹師曰深

問如何是學人自己師曰汝怕我不知 問萬機俱盡時如

何師曰與我拈却佛殿來與汝商量曰佛殿豈𨵿他事師喝

曰遮謾語漢 問如何是敎外别傳一句師曰對衆將來曰

直得恁麽時如何師曰照從何立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

曰門前有人讀書問如何是透法身句師曰北斗裏藏身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久雨不晴又曰粥飯氣問古人橫

說說猶未知向上一𨵿子如何是向上一𨵿子師曰

西山嶺靑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河裏失錢河裏漉

師有時坐良久僧問何似釋迦當時師曰大衆立久快禮三

拜師甞有頌曰雲門聳峻白雲低水急遊魚不敢捿入門

巳知來見解何煩再舉力中泥

衢州南臺仁禪師 問如何是南臺境師曰不知貴曰畢竟

如何師曰闍梨即今在什麽處師後遷住夲郡鎭境寺而終

泉州東禪和尚 初開堂僧問人主迎請法王出丗如何提

唱宗乗即得不謬於祖風師曰還柰得麽曰(⿱艹石)不下水焉知

有魚師曰莫閑言語 問如何是佛法最親切處師曰過也

問學人末後來請師最先句師曰什麽處來問如何是學

人己分事師曰苦 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幸自可憐生

剛要異郷邑

餘杭大錢山從襲禪師雪峯之上足也自本師印解洞曉宗

要常曰擊𨵿南鼔唱雪峯歌後入浙中謁錢王王欽服道化

命居此山而闡法焉 僧問不因王請不因衆聚請師直

道西來的的意師曰那邊師僧過遮邊著曰學人不㑹乞師

指示師曰爭得恁麽不識好惡 問閉門造車出門合轍如

何是閉門造車師曰造車即不問汝作麽生是轍曰學人不

㑹乞師指示師曰巧匠施工不露斤斧

福州永泰和尚 問承聞和尚見虎是否師作虎聲僧作打

勢師曰遮死漢 問如何是天眞佛師乃拊掌曰不㑹不㑹

池州和龍山壽昌院守訥號妙空禪師福州閩縣人也姓林

氏受業於古田壽峯問未到龍門如何湊泊師曰立命難

存有新到僧參師問近離什麽處曰不辭方寸師曰不易

來僧亦曰不易來師與一掌問如何是傳㡳心師曰再三囑

汝莫向人說 問如何是從上宗乗師曰向闍梨口裏著得

麽問省要處請師一接師曰甚是省要

建州夢筆和尚問如何是佛師曰不誑汝曰莫便是否師

曰汝誑也 閩王請師齋問和尚還將得筆來也無師曰不

是稽山繡管慙非月裏兔豪大王旣垂顧問山僧敢不通呈

又問如何是法王師曰不是夢筆家風

福州古田極樂元儼禪師 問如何是極樂家風師曰滿目

看不盡問萬法本無根未審敎學人承當什麽師曰莫寢

語問久處暗室未達其源今日上來乞師一接師曰莫閉

眼作夜好曰恁麽即優曇華坼曲爲今時向上宗風如何垂

示師曰汝還識也無曰恁麽即息疑去也師曰莫向大衆前

寢語問摩騰入漢即不問達磨來梁時如何師曰如今豈

謬曰恁麽即理出三乗華開五葉師曰說什麽三乗五葉出去

福州芙蓉山如體禪師 僧問如何是古人曲調師良久曰

聞麽曰不聞師示一頌曰古曲發聲雄今時韻亦同若敎第

一指祖佛盡迷蹤

洛京憇鶴山和尚 栢谷長老來訪師曰太老去也谷曰還

我不老㡳來師與一摑 問駿馬不入西秦時如何師曰向

什麽處去

潭州潙山捿禪師 問正恁麽時如何親近師曰汝擬作麽

生親近曰豈無方便門師曰開元龍興大藏小藏 問如何

是速疾神通師曰新衣成弊帛 問如何是黄㝷橋師曰賺

却多少人 問不假忉忉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莫作野干聲

吉州潮山延宗禪師 資福和尚來謁師下禪牀接資福問

曰和尚住此山得幾年也師曰鈍鳥棲蘆困魚上箔曰恁麽

即眞道人也師曰且坐喫茶 問如何是潮山師曰不宿屍

曰如何是山中人師曰石上種紅蓮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

師曰切忌犯朝儀

益州普通山普明大師 問如何是佛性師曰汝無佛性曰

蠢動含靈皆有佛性學人爲何却無師曰爲汝向外求

問如何是玄玄之珠師曰遮个不是曰如何是玄玄珠師曰

失却也

隨州雙泉山梁家庵永禪師問達磨九年面壁意如何師

曰睡不著護國長老來師問隨陽一境是男是女各申一

問問問各別長老將何祗對護國以手空中畫圎相師曰謝

長老慈悲曰不敢師低頭不顧 問如何得頓息諸縁去師

曰雪上更加霜

漳州保福院超悟禪師第二丗住 問 魚未透龍門時如何師曰

養性深潭曰透出時如何師曰才昇霄漢衆𩔖難追曰昇後

如何師曰慈雲普覆潤及大千曰還有不受潤者無師曰有

曰如何是不受潤者師曰直杌橕太陽

太原孚上坐徧歷諸方名聞宇内甞遊浙中登徑山法會一

日於大佛殿前有僧問上坐曽到五臺否師曰曾到曰還見

文殊麽師曰見曰什麽處見師曰徑山佛殿前見其僧後適

閩川舉似雪峯曰何不敎伊入嶺來師聞乃趨裝而邁初上

雪峯廨院憩錫因分甘子與僧長慶稜和尚問什麽處將來

師曰嶺外將來曰逺涉不易擔負得來師曰甘子甘子方上

參雪峯禮拜訖立于坐右雪峯才顧視師便下看主事

異日雪峯見師乃指日示之師揺手而出雪峯曰汝不肯我

師曰和尚揺頭某甲擺尾什麽處不肯和尚曰到處也須諱

却一日衆僧晚參雪峯在中庭卧師曰五州管内只有遮

和尚較些子雪峯便起去 雪峯甞問師曰見說臨濟有三

句是否師曰是曰作麽生是第一句師舉目視之雪峯曰此

猶是第二句如何是第一句師义手而退自此雪峯深器之

室中印解師資道成師更不他遊而掌浴室焉一日玄沙

上問訊雪峯曰此閒有个老䑕子今在浴室裏玄沙曰待與

和尚勘破言訖到浴室遇師打水玄沙曰相看上坐師曰巳

相見了玄沙曰什麽劫中曽相見師曰瞌睡作麽玄沙却入

方丈白雪峯曰已勘破了雪峯曰作麽生勘伊玄沙舉前語

雪峯曰汝著賊也 鼔山晏和尚問師父母未生時鼻孔在

什麽處師曰老兄先道晏曰如今生也汝道在什麽處師不

肯晏却問作麽生師曰將手中扇子來晏與扇子再徵之師

黙置晏罔測乃歐之一拳 師在庫前立有僧問如何是觸

目菩提師踢狗子作聲走僧無對師曰小狗子不消一踢

師不出丗諸方目爲太原孚上座終于維楊

南嶽般舟道場寶聞大師惟勁福州人也素持苦行不衣繒

纊惟壞納以度寒暑時謂頭陀焉初參雪峯深入淵奥復問

法玄沙之席心印符㑹一日謂鑒上座曰聞汝注楞嚴經鑒

曰不敢師曰二文殊汝作麽生注曰請師鑒師乃楊袂而去

唐光化中入南嶽住報慈東藏亦號三生藏藏中有鏡燈一座即

華嚴第三祖賢首大師之所製也師覩之頓喻廣大法界重

重帝綱之門佛佛羅光之像因美之曰此先哲之竒功苟非

具不思議善權之智何以創焉乃著五字頌五章覽之者悟

理事相融後終於南嶽師於梁開平中撰續寶林傳四卷紀

貞元之後禪門繼踵之源流也又製七言覺地頌廣明諸敎

縁起别著南嶽髙僧傳皆流傳于丗



景德傳燈録卷第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