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傳燈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八

卷第十七 景德傳燈錄 卷第十八
宋 釋道原 撰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十九

景德傳燈録卷第十八

吉州淸原山行思禪師第六丗

   福州雪峯義存禪師法嗣一十四人見録

福州玄沙師備禪師    福州長慶慧稜禪師

福州大普山玄通禪師   杭州龍𠕋寺道怤禪師

福州長生山皎然禪師   信州鵝湖山智孚禪師

漳州報恩懷岳禪師    杭州西興化度師郁禪師

福州鼓山神晏國師    漳州隆壽紹卿禪師

福州僊宗行瑫禪師    福州蓮華山永福從弇禪師

杭州龍華寺靈照禪師   明州翠巖令參禪師

福州雪峯義存禪師法嗣

福州玄沙宗一大師法名師備福州閩縣人也姓謝氏幼好

垂釣泛小艇於南臺江狎諸漁者唐咸通初年甫三十忽慕

出塵乃棄釣舟投芙蓉山靈訓禪師落髮往豫章開元寺道

玄律師受具布納芒屨食才接氣常終日宴坐衆皆異之與

雪峯義存本法門昆仲而親近若師資雪峯以其苦行呼爲

頭陀一日雪峯問曰阿那个是備頭陀對曰終不敢誑於人

異日雪峯召曰備頭陀何不徧參去師曰達磨不來東土二

祖不往西天雪峯然之曁登象骨山乃與師同力締構玄徒

臻萃師入室咨決罔替晨昬又閲楞嚴經發明心地由是應

機敏捷與修多羅𡨋契諸方玄學有所未決必從之請益至

若與雪峯和尚徴詰亦當仁不讓雪峯曰備頭陀其再來人

也一日雪峯上堂曰要㑹此事猶如古鏡當臺胡來胡現漢

來漢現師曰忽遇明鏡來時如何雪峯曰胡漢俱隱師曰老

和尚脚跟猶未㸃地 師上堂時久大衆盡謂不說法一時

各歸師乃呵云看揔是一樣㡳無一个有智慧但見我開遮

來蔟著覓言語意度是我眞實爲他却揔不知看恁麽大

難大難師有時云諸禪德汝諸人盡巡方行脚來稱我參禪學

道爲有竒特去處爲當只恁麽東問西問(⿱艹石)有試通來我爲

汝證明是非我盡識得還有麽(⿱艹石)無當知只是趂謴是汝

旣到遮裏來我今問汝汝諸人還有眼麽(⿱艹石)有即今便合識得

還識得麽(⿱艹石)不識便𬒳我喚作生盲生聾底人還是麽肯恁

麽道麽禪德亦莫自屈是汝眞實何曾是恁麽人十方諸佛

把汝向頂上著不敢錯誤著一分子只道此事唯我能知會麽

如今相紹繼盡道承他釋迦我道釋迦與我同參汝道參阿

誰會麽大不容易知莫非大悟始解得知(⿱艹石)是限劑所悟亦

莫能覯汝還識大悟麽不可是汝向髑髏前認他鑒照不可是

說說說遮邊那邊有丗間法有一箇不是世間法和尚

子虚空猶從迷妄幻生如今(⿱艹石)是大肯去何處有遮个稱說

無虚空消息何處有三界業次父母縁生與汝椿立前後如今

道無尚是誑語豈況是有知麽是汝多時行脚和尚子稱道

有覺悟底事我今問汝只如巔山巖崖逈絶人處還有佛法麽

還裁辨得麽若辨不得卒未在我㝷常道亡僧面前正是觸

目菩提萬里神光頂後相(⿱艹石)人覯得不妨出得隂界脫汝髑

髏前意想都來只是汝眞實人體何處更別有一法解蓋覆汝

知麽還信得麽解承當得麽大須努力師又云我今問汝諸

人且承得个什麽事在何世界安身立命還辨得麽(⿱艹石)辨不得

恰似SKchar目生花見事便荖知麽如今現前見有山河大地色空

明暗種種諸物皆是狂勞花相喚作顚倒知見夫出家人識

心達夲故號沙門汝今旣巳剃髮披衣爲沙門相即合有自利

利他分如今看著盡黒漫漫地如黒汁相似自救尚不得爭解

爲得他人仁者佛法因縁事大莫當等閑相聚頭亂說雜話

趂謴過時光隂難得可惜許大丈夫兒何不自省察看是什

麽事只如從上宗風是諸佛頂族汝旣承當不得所以我方便

勸汝但從迦葉門接續頓超去此一門超汝凡聖因果超他毗

盧妙莊嚴世界海超他釋迦方便門直下永劫不敎有一物與

汝作眼見何不急急究取未必道我且待三生兩生乆積淨業

仁者汝宗乗是什麽事不可由汝身心用工莊嚴便得去不可

他心宿命便得法會麽只如釋迦出頭來作如許多變弄說

十二分敎如瓶灌水大作一場佛事向汝此門中用一㸃不得用

一毛頭伎倆不得知麽如同夢事亦如䆿語沙門不應得出頭

來蓋爲識得知麽識得即是大出脫大出頭所以道超凡

越聖出生離死離因離果超毗盧越釋迦不被凡聖因果所謾

一切處無人識得汝知麽莫只長戀生死愛網被善惡業拘

將去無自由分饒汝鍊得身心同空去饒汝得到精明湛不揺

處不出他識隂古人喚作如急流水流急不覺妄爲澹淨恁

麽修行盡不出他輪迴際依前被輪轉去所以道諸行無常

直是三乗功果如是可畏(⿱艹石)無道眼亦不爲究竟何如從今日

博地凡夫不用一毫工夫便頓超去解省心力麽還願樂麽勸汝

我如今立地待汝覯去不用汝加功練行如今不恁麽更待何時

還肯麽還肯麽師有時上堂謂衆曰是汝眞實如是又有時云逹磨

如今現在汝諸人還見麽師云是諸人見有險惡見有大蟲刀

劒諸事逼汝身命便生無限怕怖如似什麽恰似世閒畫師

一般自畫作地獄變相作大蟲刀劒了好好地看了却自生怕

怖汝今諸人亦復如是百般見有是汝自幻出自生怕怖亦不

是别人與汝爲過汝今欲覺此幻惑麽但識取汝金剛眼睛

若識得不曾敎汝有纎塵可得露現何處更有虎狼刀劒解

愶嚇得汝直至釋迦如是𠆸倆亦覓出頭處不得所以我向汝

道沙門眼把定世界函蓋乾坤不漏絲髮何處更有一物爲汝

知見知麽如是出脫如是竒特何不究取師云汝諸人如似在

大海裏坐𣳚頭水浸却了更展手問人乞水喫還㑹麽夫學

(⿱艹石)菩薩是大根器有大智慧始得(⿱艹石)有智慧即今便得

出脫(⿱艹石)是根機遟鈍直須勤苦志耐日夜忘疲失食如喪考

妣相似恁麽急切盡一生去更得人荷挾剋骨究實不妨亦

得覯去且況如今誰是堪任受學底人仁者莫只是記言記

語恰似念陁羅尼相似蹋歩向前來口裏哆哆啝啝地被

人把住詰問著𣳚去處便嗔道和尚不爲我荅話恁麽學

事大苦知麽有一般坐繩牀和尚稱爲善知識問著便動身動

㸃眼吐舌瞪視更有一般便說昭昭靈靈靈臺智性能見能

聞向五蕰身田裏作主宰恁麽爲善知識大賺人知麽我今

問汝汝(⿱艹石)認昭昭靈靈是汝眞實爲什麽瞌睡時又不成昭

昭靈靈(⿱艹石)瞌睡時不是爲什麽有昭昭時汝還㑹麽遮个喚

作認賊爲子是生死根夲妄想縁氣汝欲識此根由麽我向汝

道汝昭昭靈靈只因前塵色聲香等法而有分别便道此是

昭昭靈靈若無前塵汝此昭昭靈靈同於龜毛兎角仁者眞

實在什麽處汝今欲得出他五蕰身田主宰但識取汝袐密

金剛體古人向汝道圎成正遍遍周沙界我今少分爲汝智者

可以譬喻得解汝見此南閻浮提日麽世閒人所作興營養

身活命種種心行作業莫非承他日光成立只如日體還有

多般及心行麽還有不周遍處麽欲識此金剛體亦如是只

如今山河大地十方國土色空明暗及汝身心莫非盡承汝圎

成威光所現直是天人羣生𩔖所作業次受生果報有性無

情莫非承汝威光乃至諸佛成道成果接物利生莫非盡承汝

威光只如金剛體還有凡夫諸佛麽有汝心行麽不可道無便

得當去也知麽汝旣有如是竒特當陽岀身處何不發明取

便隨他向五蕰身田中鬼趣裏作活計直下自謾却去忽然

無常殺境到來眼目譸張身見命見恁麽時大難枝荷如

生脫龜筒相似大苦仁者莫把瞌睡見解便當却去未解蓋

覆得毛頭許汝還知麽三界無安猶如火宅且汝未是得安

樂底人只大作羣隊干他人世遮邊那邊飛走野鹿相似但

知求衣爲食若恁麽爭行他王道知麽國王大臣不拘汝父

母放汝岀家十方施主供汝衣食土地龍神護汝也須具慚愧

知恩始得莫孤負人好長連牀上排行著地銷將去道是安樂

未在皆是粥飯將養得汝爛冬𤓰相似變將去土裏埋將去

業識茫茫無本可據沙門因什麽到恁麽地只如大地上蠢蠢

者我喚作地獄劫住如今(⿱艹石)不了明朝後日看變入驢胎馬肚

裏牽犂拽杷銜鐡負鞍碓擣磨磨水火裏燒煑去大不容

易受大須恐懼好是汝自累知麽(⿱艹石)是了去直下永劫不曾敎汝

遮个消息若不了此煩惱惡業因縁未是一劫兩劫得休直

與汝金剛齊壽知麽南際長老到雪峯雪峯令訪于師師問

曰古人道此事唯我能知長老作麽生南際曰須知有不求知

歸宗柔别拊掌三下師曰山頭和尚喫許多辛苦作麽雪峯因普請畬田

見一蛇以杖挑起召衆曰看看以刀芟爲兩段師以杖抛於背後

更不顧視衆愕然雪峯曰俊哉師一日隨侍雪峯遊山雪峯

指一片地曰此處造得一所無縫塔師曰髙多少雪峯乃顧視上

下師曰人天依報即不如和尚(⿱艹石)是靈山受記大逺在雪峯曰

世界闊一尺古鏡闊一尺世界闊一丈古鏡闊一丈師指火鑪曰火

爐闊多少雪峯曰如古鏡闊師曰老和尚脚跟未㸃地師初

受請住梅谿場普應院中間遷止玄沙山自是天下叢林海

衆背望風而賔之閩帥王公請演無上乗待以師禮學徒餘

八百室戸不閉師上堂良乆謂衆曰我爲汝得徹困也還㑹麽

僧問寂寂無言時如何師曰䆿語作麽曰本分事請師道師曰

睡作麽曰學人即睡和尚如何師曰爭得恁麽不識痛

痒又曰可惜如許大師僧千道萬里行脚到遮裏不消个

䆿語便屈却去問如何是學人自巳師曰用自巳作麽僧問從

上宗門中事師此閒如何言論師曰少人聽僧曰請和尚直道師

曰患聾作麽又曰仁者如今事不獲巳敎我抑下如是威光苦口

相勸百千方便道如此如彼共汝相知聞盡成顚倒知見將此

咽喉脣吻只成得个野狐精業謾汝我還肯麽只如有過無過

唯我自知汝爭得㑹(⿱艹石)是恁麽人岀頭來甘伏呵責夫爲人師

匠大不易須是善知識始得知我如今恁麽方便助汝猶尚不

能覯得可中純舉宗乗是汝向什麽處措還㑹麽四十九年

是方便只如靈山會有百萬衆唯有迦葉一人親聞餘盡不聞汝

道迦葉親聞事作麽生不可道如來無說說迦葉不聞聞便

得當不可是汝修因成果福智莊嚴底事知麽且如道吾有

正法眼付囑大迦葉我道猶如話月曹谿豎拂子還如指月所

以道大唐國内宗乗中事未曾見有一人舉唱設有人舉唱盡

大地人失却性命如無孔鐵槌相似一時亡鋒結舌去汝諸人頼

遇我不惜身命共汝顚倒知見隨汝狂意方有申問處我(⿱艹石)

不共汝恁麽知聞去汝向什麽處得見我會麽大難努力珍

重乃有偈曰萬里神光頂後相𣳚頂之時何處望事巳成意

亦休此箇來蹤觸處周智者撩著便提取莫待須㬰失却

頭又偈曰玄沙遊逕別時人切須知三冬陽氣盛六月降霜時

有語非𨵿舌無言切要詞㑹我最後句出世少人知問四威

儀外如何奉王師曰汝是王法罪人爭會問事問古人拈槌

豎拂還當宗乗中事也無師曰不當曰古人意作麽生師舉

拂子僧曰宗乗中事如何師曰待汝悟始得問如何是金剛力

士師乃吹之文桶頭下山師問桶頭下山㡬時歸曰三五日師

曰歸時有無底桶子將一擔歸文無對歸宗柔代云和尚用作什 麽師有時垂

語曰諸方老宿盡道接物利生且問汝只如盲聾瘂三種病人

汝作麽生接若拈搥豎拂他眼且不見共他說話耳又不聞口

復瘂(⿱艹石)接不得佛法盡無靈驗時有僧岀曰三種病人和尚

還許人商量否師曰許汝作麽生商量其僧珍重岀師曰不是

不是法眼云我當時見 羅漢和尚舉此僧語我便㑹三種病人雲居錫云只如此僧會不㑹若道會玄沙又道不是若道不㑹法眼爲什麽道我因此僧語便㑹三種病人上坐無事上來商量大家

羅漢云桂琛見有眼耳和尚作麽生接中塔云三種病人即

今在什麽處又一僧云非唯謾他兼亦自謾長慶稜來師問除

却藥忌作麽生道稜曰憨作麽師曰雪峯山橡子拾食來遮

雀兒放糞師見僧來禮拜乃曰禮拜著因我得禮拜汝一

日普請徃海坑斫柴見一虎僧曰和尚虎師曰是汝虎歸院後

僧問⿺辶商來見虎云是汝未審尊意如何師曰娑婆世界有四重

障若人透得許汝岀隂界東 禪齊云上座古人見了道我身心如大地虚空如今人 還透得麽師問長生然

和尚維摩觀佛前際不來後際不去今則無住汝作麽生觀

對曰放皎然過有商量師曰放汝過作麽生長生良乆師曰敎

阿誰委曰徒勞側耳師曰情知汝向山鬼窟裏作活計崇壽 稠别長生云喚什

麽作如來僧問師學人爲什麽道不得師曰畐塞汝口爭解道得法眼云古

人恁麽道甚竒特且問上坐口是 什麽問凡有言句盡落棬樻不落棬樻請和尚商

量師曰拗折秤衡來與汝商量問古人瞬視接人和尚如何

接人師曰我不瞬視接人僧問是什麽得恁麽難見師曰只爲

太近法眼云也無可得近 直下是上坐師在雪峯時光侍者謂師曰師叔(⿱艹石)學得禪

某甲打鐡舩下海去師住後問曰光侍者打得鐡舩也未光

無對法眼代云和尚終不恁麽法燈代云請和尚下 舩玄覺代云貧兒思舊債師一日遣僧送書上雪峯和尚雪

峯開緘唯白𥿄三幅問僧會麽曰不㑹雪峯曰不見道君子

千里同風其僧迴舉似於師師曰遮老和尚蹉過也不知東禪齊云什麽處蹉

(⿱艹石)的蹉過師豈不㑹弟子意(⿱艹石)不恁麽㑹只如玄沙意作麽生(⿱艹石)㑹便參取玄沙師問鏡清敎中道菩薩摩訶

薩不見一法爲大過失且道不見什麽法鏡淸指露柱云莫是

不見遮个法麽同安顯别云也知和尚不造次師曰浙中淸水白米從汝喫佛法未會

玄覺云且道玄沙恁㦄道意在什麽處不見僧問山云不見一法爲大過失此意如何洞山云不見一法好言語二坐一宿覺云不見一法即如來方得 名爲 觀自 在普賢菩 薩又云不見一法爲大過

失是一个是兩个試斷看僧問承和尚有言盡十方世界是一顆明珠學人如何

得㑹師曰盡十方世界是一顆明珠用會作麽師來日却問

其僧盡十方世界是一顆明珠汝作麽生㑹對曰盡十方世界是

一顆明珠用㑹作麽師曰知汝向山鬼窟裏作活計𤣥覺恁 麽道爲什麽却成山

鬼問如何是無縫塔師曰遮一縫大小玄覺云叢林中道恁麽來何處得無縫還㑹得著不 著韋監

軍來謁舉曹山和尚甚竒怪師乃問撫州取曹山多少韋指

傍僧云上坐曾到曹山否曰曾到韋曰撫州取曹山多少曰一百

二十里韋曰恁麽即上坐不到曹山韋却起禮拜師師曰監軍却

須禮此僧此僧却具慙愧雲居錫云什麽處是此僧具慙愧若檢得出許上坐有行脚眼西天有聲明

三藏到閩帥令與師相見師以火筯敲銅鑪問是什麽聲三

藏對曰銅鐡聲法眼別云請大師爲大王法燈别云聽和尚問師曰大王莫受外國人謾三藏

無對法眼代云大師乆受大王供養法燈代云 却是和尚謾大王師南遊莆田縣排百戲迎接來日師問

小塘長老昨日許多喧閙向什麽處去也小塘提起衲衣角師

曰料掉勿交渉法眼别云昨日有多少喧閙法燈别云今日更好𥬇師問僧乾闥婆城汝作麽生

會僧曰如夢如幻法眼别敲物示之師與地藏琛在方丈内說話夜深侍

者閉却門師曰門揔閉了汝作麽生得岀去琛曰喚什麽作門

法燈别云和尚莫欲歇去師一日以杖拄地問長生曰僧見俗見男見女見汝作麽

生見長生曰和尚還見皎然見處麽師曰相識滿天下問承

和尚有言聞性徧周法界雪峯打鼓遮裏爲什麽不聞師

曰誰知不聞問險惡道中以何爲津梁師曰以汝眼爲津

梁曰未得者如何師曰快救取師與韋監軍喫果子韋問如

是和尚謾大王師南遊莆田縣排百戲迎接來日問小塘長老昨日

許多喧閙向什麽處去也小塘提起納衣角師曰料掉勿交

法眼别云昨日有多少喧閙法燈别云今日更好笑師問僧乾闥婆城汝作麽生

㑹僧曰如夢如幻法眼别敲物示之 師 與地藏琛在方丈内說話

夜深侍者閉却門師曰門揔閉了汝作麽生得出去琛曰喚

什麽作門法燈别云和尚莫欲歇去師一日以杖拄地問長生曰僧見俗

見男見女見汝作麽生見長生曰和尚還見皎然見處麽師

曰相識滿天下 問承和尚有言聞性徧周法界雪峯打鼔

遮裏爲什麽不聞師曰誰知不聞 問險惡道中以何爲津

梁師曰以汝眼爲津梁曰未得者如何師曰快救取師與

韋監軍喫果子韋問如何是日用而不知師拈起果子曰喫

韋喫果子了再問之師曰只首是日用而不知 普請般柴

師曰汝諸人盡承吾力一僧曰旣承師力何用普請師叱之

曰不普請爭得柴歸 師問明眞大師善財參弥勒弥勒指

歸文殊文殊指歸佛處汝道佛指歸什麽處對曰不知師曰

情知汝不知法眼别云喚什麽作佛 大 普玄通到禮覲師謂曰汝在

彼住莫誑惑人家男女對曰玄通只是開个供養門晚來朝

去爭敢作恁麽事師曰事難曰其情是難師曰什麽處是難

處曰爲伊不肯承當師便入方丈拄却門 問學人乍入叢

林乞師指个入路師曰還聞堰谿水聲否曰聞師曰是汝入

處泉守王公請師登樓先語客司曰待我引大師到樓前

便舁却梯客司稟旨公曰請大師登樓師視樓復視其人乃

曰佛法不是此道理法眼云未舁梯時一日幾度登樓 師 與泉守在室中

說話有一沙弥揭簾入見却退歩而出師曰那沙弥好與二

十柱杖曰恁麽即某甲罪過同安顯别云祖師來也師曰佛法不恁麽

鏡淸云不爲打水打水有僧問不爲打水意作麽生鏡淸云靑山碾爲塵敢保勿閑人 東禪齊云只如玄沙意作麽生

或云直饒恁麽去也好與柱杖或云事在當機或云拈破會處此三說還會玄沙意也無師應機接物僅

三十祀致淸原石頭之濬流迨今不絶轉導來際所演法要

有大小録行于海内自餘語句各隨門弟子章及諸方徵舉

出焉梁開平二年戊辰十一月二十七日示疾而終壽七十

有四臘四十有四閩帥爲之樹塔

福州長慶慧稜禪師杭州鹽官人也姓孫氏幼歳稟性淳澹

年十三於蘇州通玄寺出家登戒歷參禪肆唐乾符五年

閩中謁西院訪靈雲尚有凝滯後之雪峯疑情冰釋因問從

上諸聖傳受一路請垂指示雪峯黙然師設禮而退雪峯萖

尓而𥬇異日雪峯謂師曰我㝷常向師僧道南山有一條鼈

鼻蛇汝諸人好看取對曰今日堂中大有人喪身失命雪峯

然之師入方丈參雪峯曰是什麽師曰今日天晴好普請自

此醻問未甞爽於玄旨乃述悟解頌曰萬象之中獨露身唯

人自肯乃方親昔時謬向途中覔今日看如火裏冰 師在

西院問詵上坐曰遮裏有象骨山汝曽到麽曰不曽到師曰

爲什麽不到曰自有夲分事師曰作麽生是上坐本分事詵

乃提起納衣角師曰爲當只遮个别更有曰上坐見什麽師

曰何得龍頭蛇尾 師在宣州保福後辭歸雪峯保福問師

曰山頭和尚或問上坐信作麽生祗對師曰不避腥羶亦有

少許曰信道什麽師曰敎我分付阿誰曰從展雖有此語未

必有恁麽事師曰若然者前程全自闍梨師與保福遊山保

福問古人道妙峯山頂莫即遮个便是也無師曰是即是可

惜許僧問皷山只如稜和尚恁麽道意作麽生鼓山云孫公若無此語可謂髑髏偏野白骨連山師來往

雪峯二十九載至天祐三年受泉州刺史王延彬請住招慶

初開堂日公朝服趨隅曰請師說法師曰還聞麽公設拜師

曰雖然如此慮恐有人不肯於是敷揚祖意隨機與奪故毳

客憧憧日資道化後閩帥請居長樂府之西院奏額曰長慶

號超覺大師上堂良久謂衆曰還有人相悉麽若不相悉

欺謾兄弟去只今有什麽事莫有窒塞也無復是誰家屋裏

事不肯當荷更待何時(⿱艹石)是利根參學不到遮裏來還㑹麽

如今有一般行脚人耳裏揔滿也假饒收拾得㡳還當諸人

行脚事麽時有僧問行脚事如何學師曰但知就人索取又

問如何是獨脫一路師曰何煩更問又問名言妙義敎有所

詮不涉三科請師直道師曰珍重師乃謂衆曰明明歌詠汝

尚不㑹忽𬒳暗來㡳事汝作麽生又僧問如何是暗來底事

師曰喫茶去中塔云便請和尚相伴 問如何是不隔毫端

㡳事師曰當不當 問如何得不疑不惑去師乃展兩手僧

不進語師曰汝更問我與汝道僧再問之師露膊而坐僧禮

拜師曰汝作麽生㑹僧曰今日風起師曰恁麽道未定人見

解汝於古今中有什麽節要齊得長慶(⿱艹石)舉得許汝作話主

其僧但立而已師却問汝是什麽處人曰向北人師曰南北

三千里外學妄語作麽僧無對 師上堂良久曰莫道今夜

較些子便下坐 問如何是合聖之言師曰大小長慶被汝

一問口似匾檐僧曰何故如此師曰適來問什麽師謂衆

曰我若純舉唱宗乗須閉却法堂門所以盡法無民時有僧

曰不怕無民請師盡法師曰還委落處麽 問如何是西來

意師曰香嚴道㡳一時坐却 師有時示衆曰揔似今夜老

狐有望保福聞之乃曰揔似今夜老狐絶望玄覺云恁麽道是相見語不是

相見語 東禪齊云此二尊宿語一般各有道理衆中道揔似如此嫌什麽又道揔似今夜堪作什麽若如此會欠悟在

安國瑫和尚新得師號師去賀瑫出接師問曰師號來邪曰

來也師曰是什麽號曰明眞師乃展手瑫曰什麽處去來師

曰幾不問過 師問僧什麽處來曰鼔山來師曰鼔山有不

學妄語作麽僧無對師上堂良乆曰莫道今夜較些子便下

坐問如何是合聖之言師曰大小長慶被汝一問口似匾擔僧

曰何故如此師曰適來問什麽師謂衆曰我(⿱艹石)純舉唱宗乗

須閉却法堂門所以盡法無民時有僧曰不怕無民請師盡法

師曰還委落處麽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香嚴道底一時坐

却師有時示衆曰揔似今夜老胡有望保福聞之乃曰揔似今

夜老胡絶望玄覺云恁麽道是相見語不是相見語東 禪齊云此二尊 宿語般各有道理衆中道摠似如此嫌什麽又道揔似今夜堪作什麽(⿱艹石)如此㑹悟在

安國瑫和尚新得師號師去賀瑫出接師問曰師號來邪曰

來也師曰是什麽號曰明眞師乃展手瑫曰什麽處去來師曰

㡬不問過師問僧什麽處來曰鼓山來師曰鼓山有不跨石

門底句有人借問汝作麽生道曰昨夜報慈宿師曰拍脊棒

汝又作麽生曰和尚(⿱艹石)行此棒不虚受人天供養師曰㡬放過

問古人有言相逢不擎岀舉意便知有時如何師曰知有也

僧將前語問保福福云此是誰語僧云丹霞語福云去莫妨我打睡師入僧堂舉起䟽頭曰見即不見還見

麽衆無對法眼代云縱受得到别處 亦不敢呈人師到羅山見新製龕子師以杖敲之

曰大煞豫備羅山曰拙布置師曰還肯入也無羅山曰吽師上

堂大衆集定師乃拽出一僧曰大衆師拜此僧又曰此僧有什麽

長處便敎大衆禮拜衆無對問如何是文彩未生時事師曰

汝先舉我後舉其僧但立而巳法眼别云請和尚舉師曰汝作麽生舉僧曰

某甲截舌有分保福遷化人問師保福抛却殻漏子向什麽

處去也師曰且道保福在那人殻漏子裏法眼别云那个是保福殻漏字閩帥夫

人崔氏奉道自稱練師遣使送衣物至云練師令就大師請取迴信師曰

傳語練師領取迴信須㬰使却來師前唱喏便迴師明日入

府練師曰昨日謝大師迴信師曰却請昨日迴信看練師展兩

手閩帥問師曰練師適來呈信還愜大師意否師曰猶較

些子法眼别云遮一轉語大王自道 取曰未審大師意㫖如何師良乆帥曰不可思議

大師佛法深逺僧舉髙麗有僧造一觀音像於明州上舩衆

力舁不起因請入開元寺供養問師無刹不現身爲什麽

不肯去髙麗師曰現身雖普覩相生偏法眼别云汝識得觀音未有人問僧㸃

什麽燈曰長明燈曰什麽時㸃曰去年㸃曰長明何在僧無語

師代曰(⿱艹石)不如此爭知公不受人謾法眼别云利動君子師兩處開法徒衆一千五

百化行閩越二十七載後唐長興三年壬辰五月十七日歸寂壽七

十有九臘六十王氏建塔

福州大普山玄通禪師福州福唐人也受業於兜率山師事雪

峯經數稔受心法止于大普焉僧問驪龍頷下珠如何取得師

乃拊掌瞬視問方便以前事如何師托岀其僧問如何是祖師

西來意師曰咬骨頭漢出去問撥塵見佛時如何師曰脫枷

來啇量問急急相投請師接師曰鈍漢

杭州龍𠕋寺順德大師道怤永嘉人也姓陳氏丱歳不食葷茹

親黨強啖以枯魚隨即嗢𣳚遂求岀家于夲州開元寺

受具遊方抵閩川謁雪峯峯問什麽處人曰温州人雪峯曰

恁麽即與一𪧐覺是郷人也曰只如一𪧐覺是什麽處人雪峯曰

好喫一頓棒且放過一日師問只如古德豈不是以心傳心雪峯

曰兼不立文字語句曰只如不立文字語句師如何傳雪峯良乆

師禮謝雪峯曰更問我一轉豈不好曰就和尚請一轉問頭雪峯

曰只恁麽爲別有啇量曰和尚恁麽即得雪峯曰於汝作麽生

孤負殺人雪峯有時謂衆曰堂堂密密地師出問曰是什

麽堂堂密密雪峯起立曰道什麽師退歩而立雪峯垂語曰此

事得恁麽尊貴得恁麽綿密對曰道怤自到來數年不聞

和尚恁麽示誨雪峯曰我向前雖無如今已有莫有所妨麽曰

不敢此是和尚不巳而巳雪峯曰致使我如此師從此信入而

且隨衆閩中謂之小怤布衲因普請處雪峯舉潙山見色便

見心語問師還有過也無曰古人爲什麽事雪峯曰雖然如此

要共汝啇量曰恁麽即不如道怤鋤地去一日雪峯問師何處來

曰從外來雪峯曰什麽處逢見達磨曰更什麽處雪峯曰未信

汝在曰和尚莫恁麽粘膩好雪峯肯之師後遍歷諸方益

資權智因訪曹山寂和尚問什麽處來曰昨日離明水寂曰

什麽時到明水曰和尚到時到寂曰汝道我什麽時到曰適來

猶記得寂曰如是如是師罷參受請止越州鏡淸禪苑唱雪

峯之旨學者奔湊副使皮光業者日休之子也辭學宏贍屢

擊難之退謂人曰怤師之髙論人莫窺其極也新到僧參師拈

起拂子僧曰乆嚮鏡淸猶有遮个在師曰今日遇人又不遇人問

如何是靈源一直道師曰鏡湖水可殺深師問僧什麽處來曰

應天來師曰還見鰻鯬魚麽曰不見師曰闍棃不見鰻鯬

鰻鯬不見闍棃曰揔不恁麽師曰闍棃只解愼初護末問

學人未達其原請師方便師曰是什麽原僧曰其原師曰(⿱艹石)

是其原爭受方便僧禮拜退後侍者問曰和尚適來莫是成

他問否師曰無曰莫是不成他問否師曰無曰未審畢竟意作

麽生師曰一㸃水墨兩處成龍師在帳中坐有僧問訊師撥帳

開曰當斷不斷反招其亂僧曰旣是當斷爲什麽不斷師曰

(⿱艹石)盡法直恐無民曰不怕無民請師盡法師曰維那拽出此

僧著又曰休休我在南方識伊和尚來因普請鋤草次浴頭請

師浴師不顧如是三請師舉钁作打𫝑浴頭乃走師召曰來

來浴頭迥首師曰向後遇作家分明舉似其僧後至保福舉前

語未了保福以手掩其僧口僧却迴舉似師師曰饒汝恁麽

也未作家師問荷玉什麽處來曰天台來師曰我豈是問汝天

台曰和尚何得龍頭蛇尾師曰鏡淸今日失利師看經僧問和

尚看什麽經師曰我與古人𨷖百草師却問汝㑹麽曰小年也

曾恁麽來師曰如今作麽生僧舉拳師曰我輸汝也僧到參

師問闍棃從什麽處來曰佛國來師曰佛以何爲國曰淸淨

莊嚴爲國師曰國以何爲佛曰妙淨眞常爲佛師曰闍棃從

妙淨來莊嚴來曰無不荅對師曰嘘嘘别處有人問汝不可

遮个語話錢王欲廣府中禪㑹命居天龍寺始見師乃曰眞

道人也致禮勤厚由是吴越盛於玄學其後又創龍𠕋寺延請

居焉師上堂曰如今事不得巳向汝道(⿱艹石)自驗著實个親切到

汝分上因何特地生踈只爲抛家日乆流浪年深一向縁塵致

見如此所以喚作背覺合塵亦名捨父逃逝今勸兄弟未

歇歇去好未徹徹去好大丈夫兒得恁麽無氣槩還惆悵

麽終日茫茫地何不且覓取个管帶路好也無人問我管

帶一路時有僧問如何是管帶一路師曰嘘嘘要棒即道曰

恁麽即學人罪過也師曰㡬被汝打破蔡州問無源有路不

歸時如何師曰遮个師僧得坐便坐問如何是心師曰是即

二頭曰不是如何師曰又不成是頭曰是不是揔不恁麽時如

何師曰更多饒過問十二時中以何爲驗師曰得力即向我

道僧曰諾師曰十萬八千猶可近問如何是方便門速易成

就師曰速易成就曰爭奈學人領覽未的師曰代得也代却

問如何是玄中玄師曰不是是什麽曰還得當也無師曰木頭

也解語問如何是人無心合道師曰何不問道無心合人曰如

何是道無心合人師曰白雲乍可來靑嶂明月那敎下碧天

問學人問不到處請師不荅和尚荅不到處學人即不問師乃

搊住曰是我道理是汝道理曰和尚若打學人學人也即却打

也師曰得對相耕去僧舉有僧辭歸宗宗問什麽處去曰

百丈學五味禪去歸宗不語師乃曰縁歸宗單行底事僧

問如何是歸宗單行底事師曰棒了趂出院僧禮拜師曰作

麽生㑹曰學人罪過師曰料汝恁麽去問承師有言諸方若

不是走作人便是籠𦋐人未審和尚如何師曰被汝致此一問直

得當門齒落問如何是親的密密底事師曰常用及人曰不

知者如何師曰好晴好雨師問僧門外什麽聲曰雨滴聲師

曰衆生顚倒迷巳逐物法眼别云𦘕出僧問如何是同相師將火筯挿向

鑪中僧又問如何是别相師又將火筯挿向一邊法眼别云問不當理有僧

引童子到曰此兒子常愛問僧佛法請和尚驗看師乃令

㸃茶童子㸃茶來師啜訖過盞托與童子童子近前接師

却縮手曰還道得麽童子曰問將來法眼别云和尚更喫茶否僧問和尚此兒

子見解如何師曰也只是一兩生持戒僧師三處開法語要

隨門人編録今但梗槩而巳晉天福二年丁酉八月示滅壽七

十四黒白哀號制服者甚衆茶毗於大慈山獲舎利就龍毋

山之陽建塔

福州長生山皎然禪師夲郡人入雪峯室密受心印執侍經十

載因與僧斫樹雪峯曰斫到心且住師曰斫却著雪峯曰古人

以心傳心汝爲什麽道斫却師擲下斧子曰傳雪峯打一拄杖

而去僧問雪峯如何是第一句雪峯良乆僧退舉似於師師

曰此是第二句雪峯再令其僧來問如何是第一句師曰蒼天

蒼天雪峯普請般柴問師曰古人道誰知席帽下元是昔愁

人古人意作麽生師側戴笠子曰遮个是什麽人語雪峯問師

持經者能荷擔如來作麽生是荷擔如來師乃捧雪峯向

禪牀上著雪峯普請歸自將一束藤路逢一僧放下藤义手立

其僧近前拈雪峯即蹋其僧歸院後舉示於師曰我今日

蹋那僧得恁麽快師對曰和尚却替那僧入𣵀槃堂法眼住崇壽寺時有

二僧各說道理請師斷法眼云汝兩僧一時入𣵀槃堂玄覺云什麽處是替那僧入𣵀槃堂處崇壽稠云此一轉 語却 還老凡東禪齊云只如長生意作麽生師甞訪

一庵主𣢾話庵主曰近有一僧問某甲西來意遂舉拂子示之

不知還得也無師曰爭敢道得與不得有人問庵主此事有

人保任如虎頭帶角有人嫌棄則不直一文錢此事爲什麽毀

譽不同請試揀出看曰適來岀自偶然爭揀得岀師曰若

恁麽此後不得爲人玄覺云一等是恁麽事爲什麽有得有失上坐若無智眼難辨得失雪峯問師光境

俱亡復是何物師曰放皎然過敢有啇量雪峯曰許汝過作

麽生啇量曰皎然亦放和尚過雪峯深許之㝷受記止于長

生山分化焉僧問從宗乗如何舉唱師曰不可爲闍棃荒

却長生山也問古人有言無明即佛性煩惱不須除如何是無

明即佛性師忿然作色舉拳呵曰今日打遮師僧去也僧曰如

何是煩惱不須除師以手挐頭曰遮師僧得恁麽發人業問

路逢達道人不將語黙對未審將什麽對師曰上𥿄墨堪作什

麽閩帥署禪主大師莫知所終   挐女余切又音如牽引 也

信州鵝湖智孚禪師福州人也始依講肆肄業於長安因思

玄極之理乃造雪峯師事數年旣領心訣隨縁而止鵝湖大張

法席僧問萬法歸二歸何所師曰非但闍棃一人忙問虚空講

經以何爲宗師曰闍棃不是聽衆岀去問五逆之子還受父

約也無師曰雖有自裁未免傷已問如何是佛向上人師曰情

知闍棃不奈何曰爲什麽不奈何師曰未必小兒得見君子有

人報云徑山和尚遷化也僧問徑山遷化向什麽處去師曰大

有靈利底過於闍棃問在先一句請師道師曰脚跟下探取

什麽曰即今見問師曰看闍棃變身不得問雪峯抛下挂

杖意作麽生師以香匙抛下地僧曰未審此意如何師曰不是

好種出去問如何是鵝湖第一句師曰道什麽曰如何即是師

曰妨我打睡問不問不荅時如何師曰問人焉知問迷子未

歸家時如何師曰不在途曰歸後如何師曰正迷問如何是源

頭事師曰途中覓什麽問如何是一句師曰會麽曰恁麽莫便

是否師曰蒼天蒼天鏡淸問如何是即今底師曰何更即今

淸曰㡬就支荷師曰語逆言順

漳州報恩院懷岳禪師泉州人也少依本州聖壽院受業罷

參雪峯止龍谿玄侣奔湊僧問十二時中如何行履師曰動

即死曰不動時如何師曰猶是守古塜鬼問如何是學人出身

處師曰有什麽物SKchar2縛闍棃曰爭奈出身不得何師曰過

在阿誰問如何是報恩一靈物師曰喫如許多酒糟作麽曰

還露脚手也無師曰遮裏是什麽處所僧問牛頭未見四

祖時如何師曰萬里一片雲曰見後如何師曰廓落地僧問

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昨夜三更失却火問黒雲斗暗誰當

雨者師曰峻處先傾問宗乗不却如何舉唱師曰山不自稱

水無閒斷問佛未出世時如何師曰汝爭得知問撥塵見

佛時如何師曰什麽年中得見來問師子在窟時如何師曰

師子是什麽家具又問師子出窟時如何師曰師子在什麽

處問如何是目前佛師曰快禮拜師臨遷化上堂示衆曰山僧

十二年來舉提宗敎諸人怪我什麽處(⿱艹石)要聽三經五論此去

開元寺咫尺言訖告寂

杭州西興化度悟眞大師師郁泉州人也自得雪峯心印化

縁盛于杭越之閒後居西興鎭之化度院法席大興僧問如

何是西來意師舉拂子僧曰學人不㑹師曰喫茶去問如何

是無縫塔師曰五尺六尺問如何是一塵師曰九世刹那分曰如

何含得法界師曰法界在什麽處問谿谷各異師何明一師

曰汝喘作麽問學人初機乞和尚指示入路師曰汝怪化度

什麽處問如何是隨色摩尼珠師曰靑黄赤白曰如何是不

隨色摩尼珠師曰靑黄赤白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是東來

西來問牛頭未見四祖時如何師曰鳥獸俱迷曰見後如何

師曰山深水冷問維摩與文殊對譚何事師曰唯有門前鏡

湖水淸風不改舊時波師自是聲聞于遐邇錢王欽其道德

奏紫衣師號

福州鼓山興聖國師神晏大梁人也姓李氏㓜惡葷羶樂聞

鍾梵年十二時有白氣數道騰于所居屋壁師即揮毫書其

壁曰白道從兹速改張休來顯現作妖祥定祛邪行歸眞見

必得超凢入聖郷題罷氣即隨滅年甫志學講疾甚亟夢神

人與藥覺而頓愈明年又夢梵僧告云出家時至矣遂依衛

州白鹿山道規禪師披削嵩嶽受具謂同學曰古德云白四羯

磨後全體戒定慧豈準繩而可拘也於是杖錫遍叩禪𨵿而但

記語言存乎知解及造雪嶺朗然符契一日參雪峯雪峯知其

縁熟忽起搊住曰是什麽師釋然了悟亦忘其了心唯舉手

摇曵而巳雪峯曰子作道理邪師曰何道理之有雪峯審其

懸解撫而印之曁雪峯歸寂閩帥於府城之左二十里開鼔山

創禪宫請揚宗致師上堂衆集良乆曰南泉在日亦有人舉

要且不識南泉即今還有識南泉者麽試出來對衆驗看

時有僧岀禮拜才起師曰作麽生僧近前曰咨和尚師曰不

才請退又曰經有經師論有論師律有律師有函有號有部

有袠各有人傳持且佛法是建立敎禪道乃止啼之說他諸

聖興來蓋爲人心不等巧開方便遂有多門受疾不同處方還

異在有破有居空叱空二患旣除中道須遣鼔山所以道句不

當機言非展事承言者喪滯句者迷不唱言前寧譚句後直

至釋迦掩室淨名杜口大士梁時童子當日一問二問三問盡有

人了也諸仁者作麽生時有僧禮拜師曰髙聲問僧曰學人

咨和尚師乃喝岀問己事未明以何爲驗師抗音似未聞其

僧再問師曰一㸃隨流食咸不重問如何是包盡乾坤底句

師曰近前僧近前師曰鈍置殺人問如何紹得師曰豻寒岸二音𤞞

無風徒勞展掌曰如何即是師曰錯問學人便承當時如何

師曰汝作麽生承當法燈别云莫費力問如何是學人正立處師曰不從諸

聖行法燈别云汝擬亂走問千山萬山阿那个是正山師曰用正山作麽法燈云千

山萬師與招慶相遇招慶曰家常師曰無猒生招慶曰且欵

疑師却云家常招慶曰今日未有火師曰太鄙吝生招慶曰穏

便將取去東禪齊拈云此云尊𪧐語還有得失也無若有那个得阿那个失若無得失諸人未具行脚眼在問如何免得輪迴

生死師曰把將生死來問如何是宗門中事師側掌曰吽吽

問如何是向上一𨵿捩子師乃打之問如何是鼔山正主師曰

瞎作麽師問保福古人道非不非是不是意作麽生保福拈

起茶盞師曰莫是非好問如何是眞實人體師曰即今是什麽

體曰究竟如何師曰爭得到恁麽地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

曰金烏一㸃萬里無雲師問僧鼔山有不跨石門句汝作麽生

道僧曰請師乃打之問如何是古人省心力處師曰汝何費力

問言滿天下無口過如何是無口過師曰有什麽過問如何是

省要處師曰還自耻麽師與閩帥瞻仰佛像閩帥問是什

麽佛曰請大王鑒曰鑒即不是佛曰是什麽無對長慶代云乆承大師在衆何得造次

問從上宗乗如何舉唱師以拂子驀口打問如何是敎外别

傳底事師曰喫茶去又曰今爲諸仁者刺頭入他諸聖化門

裏抖擻不出所以向仁者道敎排不到祖不西來三世諸佛不

能唱十二分敎載不起凡聖攝不得古今傳不得忽爾是个

漢未通个消息向他恁麽道被他驀口摑還怪得他麽雖

然如此也不得亂摑鼓山㝷常道更有一人不跨石門須有

不跨石門句作麽生是不跨石門句鼓山自住三十餘年五湖

四海來者向髙山頂上看山翫水未見一人快利通得如今還

有人通得也不昧兄弟珍重乃有偈示衆曰直下猶難會㝷

山萬山阿那个是正山師曰用正山作麽法燈云千山萬山 師 與

招慶相遇招慶曰家常師曰無猒生招慶曰且欵欵師却云

家常招慶曰今日未有火師曰太鄙吝生招慶曰穩便將取

東禪齊拈云此二尊宿語還有得矢也無若有阿那个得阿那个失若無得失諸人未具行脚眼在 問 如

何免得輪迴生死師曰把將生死來 問如何是宗門中事

師側掌曰吽吽 問如何是向上一𨵿子師乃打之

問如何是鼔山正主師曰瞎作麽 師問保福古人道非不

非是不是意作麽生保福拈起茶盞師曰莫是非好 問如

何是眞實人體師曰即今是什麽體曰究竟如何師曰爭得

到恁麽地 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金烏一㸃萬里無雲

師問僧鼔山有不跨石門句汝作麽生道僧曰請師乃打之

問如何是古人省心力處師曰汝何費力 問言滿天下無

口過如何是無口過師曰有什麽過 問如何是省要處師

曰還自恥麽師與閩帥瞻仰佛像閩帥問是什麽佛曰請大

王鑒曰鑒即不是佛曰是什麽無對長慶代云久承大師在衆何得造次

問從上宗乗如何舉唱師以拂子驀口打 問如何是敎外

別傳㡳事師曰喫茶去又曰今爲諸仁者刺頭入他諸聖化

門裏斗藪不出所以向仁者道敎排不到祖不西來三丗諸

佛不能唱十二分敎載不起凡聖攝不得古今傳不得忽爾

是个漢未通个消息向他恁麽道被他驀口摑還怪得他麽

雖然如此也不得亂摑鼔山㝷常道更有一人不跨石門須

有不跨石門句作麽生是不跨石門句鼔山自住三十餘年

五湖四海來者向髙山頂上看山翫水未見一人快利通得

如今還有人通得也不昧兄弟珍重乃有偈示衆曰直下猶

難㑹㝷言轉更賖若論佛與祖特地隔天涯閩帥禮重常詢

法要焉

漳州隆壽興法大師紹卿泉州人也姓陳氏幼於靈巖寺習

經論講業旣就而深慕禪那乃問法于雪峯之室服勤數載

從縁開悟因侍經行見芋葉動雪峯指動葉視之師對曰紹

卿甚生怕怖雪峯曰是汝屋裏㡳怕怖什麽師於是洗然省

悟頓息他遊㝷受請居龍谿焉僧問古人道摩尼殿有四

角一角常露如何是常露㡳角師舉拂子 問糧不畜一粒

如何濟得萬人饑師曰俠客面前如奪劒看君不是𭶑兒郎

問大拍盲㡳人來師還接否師曰前後大應得此便也曰莫

便是接否師曰遮漢來遮裏插觜 問耳目不到處如何師

曰汝無此作曰恁麽即聞也師曰眞个聾漢漳守王公欽尚

祖風爲奏紫衣師名

福州僊宗院仁慧大師行瑫泉州人也姓王氏夲州開元寺

受業預雪峯禪㑹聲聞四逺閩帥請轉法輪玄徒奔至

上堂曰我與釋迦同參汝道參什麽人時一僧出禮拜擬伸

問師曰錯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熊耳不曽藏問直下

事乞師方便師曰不因汝問我亦不道 問如何是西來意

師曰白日無閑人

福州蓮華山永福院超證大師從弇先住漳州報恩院 僧 問儒門

以五常爲極則未審宗門以何爲極則師良久僧曰恁麽即

學人造次也師曰好與拄杖 問敎云唯有一乗法如何是

一乗法師曰汝道我在遮裏作什麽曰恁麽即不知敎意也

師曰雖然如此却不孤負汝 問不向問處領猶是學人問

處和尚如何師曰喫茶去

長慶常云盡法無民師曰永福即不然(⿱艹石)不盡法又爭得民

時有僧曰請師盡法師曰我不要汝納稅 問諸餘即不問

聊徑處乞師垂慈師曰不快禮三拜 師上堂曰咄咄看箭

便歸方丈 問請師盡令師曰莫埋没 問大衆雲集請師

說法師曰聞麽曰若更佇思應難得及師曰實即得問摩

尼殿有四角一角常露如何是常露㡳角師曰不可更㸃

師上堂於坐邊立謂衆曰二尊不並化便歸方丈

杭州龍華寺眞覺大師靈照髙麗人也萍遊閩越升雪峯之

堂𡨋符玄旨居唯一納服勤衆務閩中謂之照布納一夕指

半月問溥上坐那一片什麽處去也溥曰莫忘想師曰失却

一片也衆雖歎美而恬澹自持初止㜈州齊雲山上堂良

久忽舒手視其衆曰乞取些子乞取些子又曰一人傳虚萬

人傳實僧問草童能歌舞未審今時還有無師下坐作舞

曰沙彌㑹麽僧曰不㑹師曰山僧蹋曲子也不㑹問靈山

㑹上法法相傳未審齊雲將何付囑師曰不可爲汝一人荒

却齊雲也曰莫便是親付囑也無師曰莫令大衆𥬇問還

丹一粒㸃鐵成金至理一言㸃凡成聖請師一㸃師曰還知

齊雲㸃金成鐵麽曰㸃金成鐵未之前聞至理一言敢希垂

示師曰句下不薦後悔難追 師次居越州鏡淸院海衆恱

隨一日謂衆曰盡令去也僧曰請師盡令師曰吽吽 問如

何是學人本分事師曰鏡淸不惜口 問請師雕𤥨師曰八

成曰爲什麽不十成師曰還知鏡淸生修理麽 師問僧什

麽處來曰五峯來師曰來作什麽曰禮拜和尚師曰何不自

禮曰禮了也師曰鏡湖水淺 問如何是第一句師曰莫錯

下名言曰師豈無方便師曰烏頭養雀兒 問向上一路千

聖不傳未審什麽人傳得師曰千聖也疑我曰莫便是傳也

無師曰晉帝斬𥞇康 問釋迦掩室於摩竭淨名杜口於毗

邪此意如何師曰東廓下兩兩三三 師謂衆曰諸方以毗

盧法身爲極則鏡清遮裏即不然須知毗盧有師法身有主

問如何是毗盧師法身主師曰二公爭敢論 問古人道見

色便見心此即是色阿那个是心師曰恁麽問莫欺山僧麽

問未剖以前請師斷師曰落在什麽處曰恁麽即失口也師

曰寒山送潙山又曰住住闍梨失口山僧失口曰惡虎不食

子師曰驢頭出馬頭迴 師驀問一僧記得麽曰記得師曰

道什麽曰道什麽師曰淮南小兒入寺 問是什麽即俊鷹

俊鷂趂不及師曰闍梨别問山僧别荅曰請師別荅師曰十

里行人較一程 問金屑雖貴眼裏著不得時如何師曰著

不得還著得麽僧禮拜師曰深沙神 問菩提樹下度衆生

如何是菩提樹師曰大似苦練樹曰爲什麽似苦練樹師曰

素非良馬何勞鞭影後湖守錢公卜杭之西𨵿創報慈院延

請開法禪衆翕然依附㝷而錢王建龍華寺迎金華傅大士

靈骨道具寘焉命師住持晉天福十二年丁未閏七月二十

六日終於夲寺壽七十八塔于大慈山

明州翠巖永明大師令參湖州人也自雪峯受記止于翠巖

大張法席問不借三寸請師道師曰茶堂裏貶剥去

問國師三喚侍者意旨如何師曰抑逼人作麽 問諸餘即

不問師黙之僧曰如何舉似於人師喚侍者㸃茶來師上

堂曰今夏與諸兄弟語論看翠巖眉毛還在麽長慶閒舉云生也

問凡有言句盡是㸃汚如何是向上事師曰凡有言句盡是

㸃汚 問如何是省要處師曰大衆𥬇汝 問坦然不滯鋒

鋩時如何師云大有人作此見解曰畢竟如何師曰坦然不

滯鋒鋩 問古人拈槌豎拂意旨如何師曰邪法難扶

問僧繇爲什麽寫誌公眞不得師曰作麽生合殺 問險惡

道中以何爲津梁師曰藥山再三叮囑 問不帶凡聖當機

何示師曰莫向人道翠巖靈利問妙機言句盡皆不當宗

乗中事如何師曰禮拜著曰學人不會師曰出家行脚禮拜

也不㑹錢王嚮師道風請居龍𠕋寺終焉



景德傳燈録卷第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