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景德傳燈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四

卷第十三 景德傳燈錄 卷第十四
宋 釋道原 撰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十五

景德傳燈録卷第十四

吉州淸原山行思禪師法嗣

   第一丗一人

南嶽石頭希遷大師

   第二丗二十一人

   南嶽石頭希遷大師法嗣二十一人一十三人見録

荆州天皇寺道悟禪師   京兆尸利禪師

鄧州丹霞山天然禪師   潭州招提寺慧朗禪師

長沙興國寺振朗禪師   澧州藥山惟儼禪師

潭州大川和尚       汾州石樓和尚

鳯翔法門寺佛陀和尚    潭州華林和尚

潮州大顚和尚       潭州長髭曠禪師

水空和尚寶通禪師 海陵大辯禪師 渚涇和尚 衡州道詵禪師 漢州常淸禪師 福州碎石和尚

    商州商嶺和尚 常州義興和尚巳上八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第三丗二十三人

  荆州天皇道悟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澧州龍潭崇信禪師

   鄧州丹霞山天然禪師法嗣七人五人見録

京兆翠微無學禪師    丹霞山義安禪師

吉州性空禪師      本童和尚

米倉和尚楊州六合大隱禪師 丹霞山慧勤禪師巳上二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藥山惟儼和尚法嗣十人六人見録

潭州道吾山圎智禪師   潭州雲巖曇晟禪師

華亭船子德誠禪師    宣州禆樹慧省禪師

藥山髙沙彌        鄂州百顔明哲禪師

    郢州涇源山光虙禪師 藥山夔禪師 宣州落霞和尚 朗州刺史李翶巳上四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潭州長髭曠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潭州石室善道和尚

   潮州大顚和尚法嗣二人一人見録

漳州三平山義忠禪師吉州薯山和尚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潭州大川和尚法嗣二人見録

僊天和尚        福州普光和尚

行思禪師第一丗

石頭希遷大師端州髙要人也姓陳氏母初懷姙不喜葷茹

師雖在孩提不煩保母旣冠然諾自許郷洞獠民畏鬼神多

淫祀殺牛釃酒習以爲常師輙往毀叢祠奪牛而歸歳盈數

十郷老不能禁後直造曹谿六祖大師度爲弟子未具戒屬

相師圎寂稟遺命謁于廬陵淸原山思禪師乃攝衣從之

語句如思禪師章叙之一日思問師曰有人道嶺南有消息師曰有人

不云云曰若恁麽大藏小藏從何而來師曰盡從遮裏去終

不少他事思甚然之師於唐天寶初荐之衡山南寺寺之東

有石狀如臺乃結庵其上時號石頭和尚 師一日上堂曰

吾之法門先佛傳受不論禪定精進唯達佛之知見即心即

佛心佛衆生菩提煩惱名異體一汝等當知自己心靈體離

斷常性非垢淨湛然圎滿凡聖齊同應用無方離心意識三

界六道唯自心現水月鏡像豈有生滅汝能知之無所不備

時門人道悟問曹谿意旨誰人得師曰㑹佛法人得曰師還

得否師曰我不㑹佛法 僧問如何是解脫師曰誰縛汝又

問如何是淨土師曰誰垢汝 問如何是𣵀槃師曰誰將生

死與汝 師問新到僧從什麽處來僧曰江西來師曰見馬

大師否僧曰見師乃指一橛柴曰馬師何似遮个僧無對

舉似馬大師馬曰汝見橛柴大小僧曰勿量大馬曰汝甚有力僧曰何也馬曰汝從南嶽負一橛柴來豈不是有力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問取露柱曰學人不㑹師曰我更不

㑹大顚問師古人云道有道無是二謗請師除師曰一物

亦無除个什麽師却問併却咽喉脣吻道將來顚曰無遮个

師曰若恁麽即汝得入門 道悟問如何是佛法大意師曰

不得不知悟曰向上更有轉處也無師曰長空不礙白雲飛

問如何是禪師曰碌塼又問如何是道師曰木頭自餘門屬

領旨所有問荅各於本章出焉師著參同契一篇辭旨幽濬

頗有注解大行於丗南嶽鬼神多顯迹聽法師皆與受戒廣

德二年門人請下于梁端廣闡玄化江西主大寂湖南主石

頭往來憧憧並湊二大士之門矣貞元六年庚午十二月二

十五日順丗壽九十一臘六十三門人建塔于東嶺長慶中

謚無際大師塔曰見相

行思禪師第二丗

前石頭希遷法嗣

荆州天皇道悟禪師婺州東陽人也姓張氏神儀挺異㓜而

生知長而神儁年十四懇求出家父母不聽遂誓志損减飲

膳日才一食形體羸悴父母不得巳而許之依明州大德披

削二十五杭州竹林寺具戒精修梵行推爲勇猛或風雨昏

夜宴坐丘SKchar2身心安靜離諸怖畏一日遊餘杭首謁徑山國

一禪師受心法服勤五載唐大歷中抵鍾陵造馬大師重印

前解法無異說復住二夏乃謁石頭遷大師而致問曰離却

定慧以何法示人石頭曰我遮裏無奴婢離个什麽曰如何

明得石頭曰汝還撮得空麽曰恁麽即不從今日去也石頭

曰未審汝早晚從那邊來曰道悟不是那邊人石頭曰我早

知汝來處曰師何以𧷢誣於人石頭曰汝身見在曰雖如是

畢竟如何示於後人石頭曰汝道阿誰是後人師從此頓悟

於前二哲匠言下有所得心罄殫其迹後卜于荆州當陽柴

紫山五百羅漢翶翔之地也學徒依附駕肩接迹都人士女嚮風而至

時崇業寺上首以狀聞于連帥迎入城郡之左有天皇寺乃

名藍也因火而廢主寺僧靈鑒將謀修復乃曰苟得悟禪師

爲化生必能福我乃中宵潛往哀請肩舁而至遂居天皇時

江陵尹右僕射裴公稽首問法致禮勤至師素不迎送客無

貴賤皆坐而揖之裴公愈加歸向由是石頭法道盛于此席

僧問如何是玄妙之說師曰莫道我解佛法僧曰爭奈學人

疑滯何師曰何不問老僧僧曰問了也師曰去不是汝存泊

處師元和丁亥四月示疾命弟子先期告終至晦日大衆問

疾師驀召典坐典坐近前師曰㑹麽對曰不㑹師乃拈枕子

抛於地上即便告寂壽六十臘三十五以其年八月五日塔

于郡東

京兆尸利禪師初問石頭如何是學人本分事石頭曰汝何

從吾覔曰不從師覔如何即得石頭曰汝還曽失却麽師乃

契㑹厥旨

鄧州丹霞天然禪師不知何許人也初習儒學將入長安應

舉方宿於逆旅忽夢白光滿室占者曰解空之祥也偶一禪

客問曰仁者何往曰選官去禪客曰選官何如選佛曰選佛

當往何所禪客曰今江西馬大師出丗是選佛之場仁者可

往遂直造江西才見馬大師以手托幞頭額馬顧視良久曰

南嶽石頭是汝師也遽抵南嶽還以前意𭠘之石頭曰著槽

廠去師禮謝入行者房隨次執爨役凡三年忽一日石頭吿

衆曰來日剗佛殿前草至來日大衆諸童行各備鍬钁剗草

獨師以盆盛水淨頭於和尚前胡跪石頭見而𥬇之便與剃

髮又爲說戒法師乃掩耳而出便往江西再謁馬師未參禮

便入僧堂内𮪍聖僧頸而坐時大衆驚愕遽報馬師馬躬入

堂視之曰我子天然師即下地禮拜曰謝師賜法號因名天

然馬師問從什麽處來師云石頭馬云石頭路滑還躂倒汝

麽師曰若躂倒即不來乃杖錫觀方居天台華頂峯三年往

餘杭徑山禮國一禪師唐元和中至洛京龍門香山與伏牛

和尚爲莫逆之友後於慧林寺遇天大寒師取木佛焚之人

或譏之師曰吾燒取舎利人曰木頭何有師曰若爾者何責

我乎師一日謁忠國師先問侍者國師在否曰在即在不

見客師曰太深逺生曰佛眼亦覷不見師曰龍生龍子鳯生

鳯兒國師睡起侍者以告國師乃鞭侍者二十棒遣岀後丹

霞聞之乃云不謬爲南陽國師至明曰却往禮拜見國師便

展坐具國師云不用不用師退歩國師云如是如是師却進

前國師云不是不是師遶國師一匝便出國師云去聖時遥

人多懈怠三十年後覔此漢也還難得 師訪龐居士見女

子取菜次師云居士在否女子放下籃子斂手而立師又云

居士在否女子便提籃子去元和三年師於天津橋橫卧㑹

留守鄭公出呵之不起吏問其故師徐曰無事僧留守異之

奉束素及衣兩襲日給米麫洛下翕然歸信至十五年春告

門人言吾思林泉終老之所時門人今齊靜方⺊南陽丹霞

山結庵以奉事三年閒玄學者至盈三百衆構成大院

師上堂曰阿你渾家切須保護一靈之物不是你造作名邈

得更說什麽薦與不薦吾往日見石頭和尚亦只敎切須自

保護此事不是你譚話得阿你渾家各有一坐具地更疑什

麽禪可是你解㡳物豈有佛可成佛之一字永不喜聞阿你

自看善巧方便慈悲喜捨不從外得不著方寸善巧是文殊

方便是普賢你更擬趂逐什麽物不用經不落空去今時學

者紛紛擾擾皆是參禪問道吾此閒無道可修無法可證一

飲一啄各自有分不用疑慮在在處處有恁麽㡳若識得釋

迦即老凡夫是阿你須自看取莫一盲引衆盲相將入火坈

夜裏暗雙陸賽彩若爲生無事珍重 有僧到參於山下見

師乃問丹霞山向什麽處去師指山曰靑黤黤地僧曰莫只

遮个便是麽師曰眞師子兒一撥便轉 師問僧什麽處宿

云山下宿師曰什麽處喫飯曰山下喫飯師曰將飯與闍梨

喫㡳人還具眼也無僧無對長慶舉問保福將飯與人喫感恩有分爲什麽不具眼保福云

施者受者二俱瞎漢長慶云盡其機來又作麽生保福云道某甲瞎得麽 玄覺徴云且道長慶明丹霞意爲復自用家

師以長慶四年六月二十三日告門人曰備湯沐吾欲行

矣乃戴笠䇿杖授屨垂一足未及地而化壽八十六門人斵

石爲塔敕謚智通禪師塔號妙覺

潭州招提慧朗禪師始興曲江人也姓歐陽氏年十三依鄧

林寺摸禪師披剃十七遊南嶽二十於嶽寺受具往䖍州龔

公山謁大寂大寂問曰汝來何求師曰求佛知見曰佛無知

見知見乃魔界汝從南嶽來似未見石頭曹谿心要爾汝應

却歸師承命迴嶽造于石頭問如何是佛石頭曰汝無佛性

曰蠢動含靈又作麽生石頭曰蠢動含靈却有佛性曰慧朗

爲什麽却無石頭曰爲汝不肯承當師於言下信入後住梁

端招提寺不出戸三十餘年凡參學者至皆曰去去汝無佛

性其接機大約如此時謂大朗禪師

長沙興國寺振朗禪師初參石頭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石

頭曰問取露柱曰振朗不㑹石頭曰我更不㑹師俄然省悟

住後有僧來參師乃召曰上坐僧應諾師曰孤負去也曰師

何不鑒師乃拭目而視之僧無語時謂小朗禪師

澧州藥山惟儼禪師絳州人姓韓氏年十七依潮陽西山慧

照禪師岀家唐大歷八年納戒于衡嶽希操律師乃曰大丈

夫當離法自淨豈能屑屑事細行於布巾邪即謁石頭密領

玄旨一日師坐次石頭覩之問曰汝在遮裏作麽曰一切不

爲石頭曰恁麽即閑坐也曰若閑坐即爲也石頭曰汝道不

爲个什麽曰千聖亦不識石頭以偈讃曰從來共住不知名

任運相將只麽行自古上賢猶不識造次凡流豈可明石頭

有時垂語曰言語動用勿交渉師曰不言語動用亦勿交渉

石頭曰遮裏針劄不入師曰遮裏如石上栽華石頭然之師

後居澧州藥山海衆雲㑹廣語見別卷一日師看經次栢巖曰

和尚休猱人得也師卷却經曰日頭早晚曰正當午師曰猶

有遮个文彩在曰某甲無亦無師曰汝大殺聦明曰某甲只

恁麽和尚尊意如何師曰我跛跛挈挈百醜千拙且恁麽過

師與道吾說茗谿上丗爲節察來吾曰和尚上丗曽爲什麽

師曰我痿痿羸羸且恁麽過時吾曰憑何如此師曰我不曽

展他書卷石霜別云書卷不曽展 院 主報打鍾也請和尚上堂師曰

汝與我擎鉢盂去曰和尚無手來多少時師曰汝只是枉披

袈裟曰某甲只恁麽和尚如何師曰我無遮个眷屬

師見園頭栽菜次師曰栽即不障汝栽莫敎根生曰旣不敎

根生大衆喫什麽師曰汝還有口麽 僧 問如何不被諸

境惑師曰聽他何礙汝曰不㑹師曰何境惑汝 僧問如何

是道中至寶師曰莫諂曲曰不諂曲時如何師曰傾國不換

有僧再來依附師問阿誰曰常坦師呵曰前也是常坦後也

是常坦一日院主請師上堂大衆才集師良久便歸方丈

閉門院主逐後曰和尚許某甲上堂爲什麽却歸方丈師曰

院主經有經師論有論師律有律師又爭怪得老僧

師問雲巖作什麽巖曰擔屎師曰那个㡳巖曰在師曰汝來

去爲誰曰朁他東西師曰何不敎並行曰和尚莫謗他師曰

不合恁麽道曰如何道師曰還曽擔麽 師坐次有僧問兀

兀地思量什麽師曰思量个不思量㡳曰不思量㡳如何思

量師曰非思量 僧問學人擬歸郷時如何師曰汝父母徧

身紅爛卧在荆𣗥林中汝歸何所僧曰恁麽即不歸去也師

曰汝却須歸去汝若歸郷我示汝个休糧方僧曰便請師曰

二時上堂不得齩破一粒米 僧問如何是𣵀槃師曰汝未

開口時喚作什麽 師見遵布納洗佛乃問遮个從汝洗還

洗得那个麽遵曰把將那个來師乃休長慶云邪法難扶玄覺云且道長慶恁

麽道在賔在主衆中喚作洗佛語亦云兼帶語且道盡善不盡善 僧 問曰學人有疑請師

決師曰待上堂時來與闍梨決疑至晚閒上堂大衆集定師

曰今曰請決疑上坐在什麽處其僧出衆而立師下禪牀把

却曰大衆遮僧有疑便托開歸方丈玄覺云且道與伊決疑(⿱艹石)決疑什麽處是決

疑若不與決疑又道待上堂時與汝決疑 師 問飯頭汝在此多少時也曰三年

師曰我揔不識汝飯頭罔測發憤而去 僧問身命急處如

何師曰莫種雜種曰將何供養師曰無物者師令供養主鈔

化甘行者問什麽處來僧曰藥山來甘曰來怎麽僧云敎化

甘云將得藥來麽曰行者有什麽病甘便捨銀兩鋌曰有人

即却送來無人即休師怪僧歸太急僧曰問佛法相當得兩

鋌銀師令舉其語舉巳師令僧速送還行者家行者見僧迴

云猶來遂添銀施之同安代云早知行者恁麽問終不道藥山來 師 問僧見說

汝解筭虚實曰不敢師曰汝試筭老僧看僧無對雲巖後來舉問洞山

汝作麽生洞山云請和尚生日 師 書佛字問道吾是什麽字吾云佛字師

云多口阿師 僧問已事未明乞和尚指示師良久曰吾今

爲汝道一句亦不難只冝汝於言下便見去猶較些子若更

入思量却成吾罪過不如且各合口免相累及 大衆夜參

㸃燈師垂語曰我有一句子待特牛生兒即向汝道時有

僧曰特牛生兒也何以不道師曰把燈來把燈來其僧退入

雲巖後舉似洞山洞山云遮僧却㑹只是不肯禮拜 僧 問祖師未到此土此土還

有祖師意否師曰有僧曰旣有祖師意又來作什麽師曰只

爲有所以來 師看經有僧問和尚尋常不許人看經爲什

麽却自看師曰我只圖遮眼曰某甲學和尚還得也無師曰

若是汝牛皮也須看透長慶云眼有何過 玄𮗜云且道長慶㑹藥山意不㑹藥山意

朗州刺史李翶嚮師玄化屢請不起乃躬入山謁之師執經

卷不顧侍者白曰太守在此翶性褊急乃言曰見面不如聞

名師呼太守翶應諾師曰何得貴耳賤目翶拱手謝之問曰

如何是道師以手指上下曰㑹麽翶曰不㑹師曰雲在天水

在缾翶乃欣愜作禮而述一偈曰練得身形似鶴形千株松

下兩函經我來問道無餘說雲在靑天水在缾玄𮗜云且道李太守是讃

他語明他語須是行脚眼始得翶又問如何是戒定慧師曰貧道遮裏無此

閑家具翶莫測玄旨師曰太守欲得保任此事直須向髙髙

山頂坐深深海㡳行閨閤中物捨不得便爲滲漏師一夜登

山經行忽雲開見月大𥬇一聲應澧陽東九十許里居民盡

謂東家明辰迭相推問直至藥山徒衆云昨夜和尚山頂大

𥬇李翶再贈詩曰選得幽居愜野情終年無送亦無迎有時

直上孤峯頂月下披雲𥬇一聲師大和八年二月臨順丗叫

云法堂倒法堂倒衆皆持柱撐之師舉手云子不㑹我意乃

告寂壽八十有四臘六十入室弟子冲虚建塔于院東隅敕

謚𢎞道大師塔曰化城

潭州大川和尚亦名大湖有江陵僧新到禮拜了在一邊立師曰

幾時發江陵僧拈起坐具師曰謝子逺來下去僧便岀師曰

若不恁麽爭知眼目端的僧拊掌曰苦殺人幾錯判諸方老

宿師肯之僧舉似丹霞霞曰於大州法道即得於我遮裏即不然僧曰未審此閒怎麽生霞曰猶較大川三歩

其僧禮拜霞曰錯判諸方㡳甚多甚多洞山聞之曰不是丹霞難分玉石

汾州石樓和尚 師上堂有僧岀問曰未識本生師乞師方

便指曰石樓無耳朶僧曰某甲自知非師曰老僧還有過僧

曰和尚過在什麽處曰過在汝非處僧禮拜師乃打之

師問僧近離什麽處曰漢國師曰漢國主人還重佛法麽曰

賴遇某甲若問別人即禍生尚不見有人更有佛法可重師

曰汝受戒得多少夏僧曰三十夏師曰大好不見人便打之

鳯翔府法門寺佛陀和尚 師常持一串數珠念三種名號

曰一釋迦二元和三佛陀自餘是什麽椀躂丘一个過終而

復始事迹異常時人不可測

潭州華林和尚 僧到參方展坐具師曰緩緩僧曰和尚見

什麽師曰可惜許磕破鍾樓其僧大悟

潮州大顚和尚𥘉參石頭石頭問師曰那个是汝心師曰言

語者是便𬒳喝出經旬日師却問曰前者旣不是除此外何

者是心石頭曰除却揚眉動目將心來師曰無心可將來石

頭曰元來有心何言無心無心盡同謗師言下大悟異日侍

立次石頭問曰汝是參禪僧是州縣白蹋僧師曰是參禪僧

石頭曰何者是禪師曰揚眉動目石頭曰除却揚眉動目外

將你夲來面目呈看師曰請和尚除揚眉動目外鑒某甲石

頭曰我除竟師曰將呈和尚了也石頭曰汝旣將呈我心如

何師曰不異和尚石頭曰不𨵿汝事師曰夲無物石頭曰汝

亦無物師曰旣無物即眞物石頭曰眞物不可得汝心見量

意旨如此也大須護持師後辭往潮州靈山隱居學者四集

師上堂示衆曰夫學道人須識自家夲心將心相示方可見

道多見時輩只認揚眉動目一語一㸃驀頭印可以爲心要

此實未了吾今爲汝諸人分明說岀各須聽受但除却一切

妄運想念見量即汝眞心此心與塵境及守認靜黙時全無

交渉即心是佛不待修治何以故應機隨照泠泠自用窮其

用處了不可得喚作妙用乃是夲心大須護持不可容易

僧問其中人相見時如何師曰早不其中也僧曰其中者如

何師曰不作个問 問苦海波深以何爲船筏師曰以木爲

舩筏曰恁麽即得度也師曰盲者依前盲瘂者依前瘂

潭州攸縣長髭曠禪師初往曹谿禮祖塔迴參石頭石頭曰

什麽處來曰嶺南來石頭曰嶺頭一尊功德成就也未師曰

成就乆矣只欠㸃眼在石頭曰莫要㸃眼麽師曰便請石頭

乃翹一足師禮拜石頭曰汝見什麽道理便禮拜師曰據某

甲所見如洪鑪上一㸃玄覺云且道長髭具眼祗對不具眼祗對(⿱艹石)具眼爲什麽請他㸃

(⿱艹石)不具眼又道成就乆矣且作麽生商量 法燈代云和尚可謂眼昏

水空和尚 師一日廊下逢見一僧乃問時中事作麽生僧

良乆師曰只恁便得麽僧曰頭上更安頭師便打之曰去去

已後惑亂人家男女在

行思禪師第三丗

荆州天皇道悟禪師法嗣

澧州龍潭崇信禪師本渚宫賣餅家子也未詳姓氏少而英

異初悟和尚爲靈鑒潛請居天皇寺人莫之測師家于寺巷

常日以十餅饋之悟受之每食畢常留一餅曰吾惠汝以䕃

子孫師一日自念曰餅是我持去何以返遺我邪其別有旨

乎遂造而問焉悟曰是汝持來復汝何咎師聞之頗曉玄旨

因請岀家悟曰汝昔崇福善今信吾言可名崇信由是服勤

左右一日問曰某自到來不蒙指示心要悟曰自汝到來吾

未甞不指汝心要師曰何處指示悟曰汝擎茶來吾爲汝接

汝行食來吾爲汝受汝和南時吾便低首何處不指示心要

師低頭良久悟曰見則直下便見擬思即差師當下開解乃

復問如何保任悟曰任性逍遥隨縁放曠但盡凡心無別勝

解師後詣澧陽龍潭捿止 僧門髻中珠誰人得師曰不賞

翫者僧曰安著何處師曰有處師曰有處即道來尼衆問

如何得爲僧去師曰作尼來多少時也尼曰還有爲僧時也

無師曰汝即今是什麽尼曰現是尼身何得不識師曰誰識

汝李翶問如何是眞如般若師曰我無眞如般若翶曰幸

遇和尚師曰此猶是分外之言 德山問久嚮龍潭到來潭

又不見龍亦不現師曰子親到龍潭德山即休玄𮗜云且道德山肯龍潭

不肯龍潭(⿱艹石)肯龍潭德山眼在什麽處(⿱艹石)不肯爲什麽承嗣他

鄧州丹霞山天然禪師法嗣

京兆終南山翠微無學禪師初問丹霞如何是諸佛師丹霞

咄曰𦍒自可憐生須要執巾箒作麽師退三歩丹霞曰錯師

即進前丹霞曰錯錯師翹一足旋身一轉而出丹霞曰得即

孤他諸佛師由是領旨住翠微 投子問未審二祖初見

達磨當何所得師曰汝今見吾復何所得一日師在法堂内

行投子進前接禮而問曰西來密旨和尚如何示人師駐歩

少時又曰乞師垂示師曰更要第二杓惡水作麽投子禮謝

而退師曰莫挅却投子曰時至根苗自生 師因供養羅漢

有僧問曰丹霞燒木佛和尚爲什麽供養羅漢師曰燒也不

燒著供養亦一任供養又問供養羅漢羅漢還來也無師曰

汝每曰還喫麽僧無語師曰少有靈利㡳

丹霞山義安禪師第二丗住 僧 問如何是佛師曰如何是上坐

曰恁麽即無異去也師曰向汝道

吉州性空禪師有一僧來參師乃展手示之僧近前却退

師曰父母俱喪略不慘顔僧呵呵大𥬇師曰少閒與闍梨舉

哀其僧打筋斗而出師曰蒼天蒼天

本童和尚 因門僧寫師眞呈師師曰此若是我更呈阿誰

僧曰豈可分外師曰若不分外汝却收取遮个僧便擬收師

打云正是分外彊爲僧曰若恁麽即須呈於師師曰收取收取

米倉和尚 有僧新到參遶師三匝敲禪牀曰不見主人翁

終不下參衆師曰什麽處情識去來僧曰果然不在師打一

柱杖僧曰幾落情識呵呵師曰村草歩頭逢著一个有什麽

話處僧曰且參衆去

前藥山惟儼禪師法嗣

潭州道吾山圎智禪師豫章海昬人也姓張氏幼依槃和尚

受敎登戒預藥山法㑹密契心印一日藥山問子去何處來

曰遊山來藥山曰不離此室速道將來曰山上烏兒白似雪

㵎㡳遊魚忙不徹 師與雲巖侍立次藥山曰智不到處切

忌道著道著即頭角生智頭陀怎麽生師便出去雲巖問藥

山曰智師兄爲什麽不祗對和尚藥山曰我今日背痛是他

却㑹汝去問取雲巖即來問師曰師兄適來爲什麽不祗對

和尚師曰汝却去問取和尚僧問雲居切忌道著意怎麽生雲居云此語最毒僧云如何是

最毒㡳語雲居云一棒打殺龍蛇雲巖臨遷化時遣人送辭書到師展書覽

之曰雲巖不知有悔當時不向伊道然雖如是要且不違藥

山之子玄覺云古人恁麽道還有也未又云雲巖當時不㑹且道什麽處是伊不㑹處 藥 山上堂

云我有一句子未曽說向人師出云相隨來也 僧問藥山

一句子如何說藥山曰非言說師曰早言說了也師卧次椑

樹云作甚麽師云蓋覆椑云卧是坐是師云不在兩頭椑云

爭柰蓋覆師云莫亂道師見椑樹坐次師云作甚麽椑云和

南師云隔闊來多少時椑云恰是乃拂袖出師提笠子出雲

巖云作甚麽師云有處巖云風雨來怎麽生師云蓋覆著巖

云他還受蓋覆麽師云雖然如此且無遺漏 因潙山問雲

巖菩提以何爲坐雲巖曰以無爲爲坐雲巖却問潙山潙山

曰以諸法空爲坐潙山又問師怎麽生師曰坐也聽伊坐卧

也聽伊卧有一人不坐不卧速道速道 潙山問師什麽處

去來師曰看病來曰有幾人病師曰有病㡳有不病㡳曰不

病㡳莫是智頭陀否師曰病與不病緫不干他事急道急道

僧問萬里無雲未是夲來天如何是本來天師曰今日好曬

麥問無神通菩薩爲什麽足迹難㝷師曰同道方知曰和

尚知否師曰不知曰爲什麽不知師曰汝不識我語

雲巖問師兄家風作麽生師曰敎汝指㸃著堪作什麽曰無

遮个來多少時也師曰牙根猶帶生澁在 又問如何是今

時著力處師曰千人喚不迴頭方有少分曰忽然火起時如

何師曰能燒大地師問僧除却星及燄阿那个是火僧曰不

是火別一僧却問師還見火否師曰見曰見從何起師曰除

却行住坐卧更請一問 南泉示衆云法身具四大否有人

道得與他一腰裩師云性地非空空非性地此是地大四大

亦然南泉不違前言乃與師裩 師見雲巖不安乃謂曰離

此殻漏子向甚麽處相見巖云不生不滅處相見師曰何不

道非不生不滅處亦不求相見 師見雲巖補草鞋云作甚

麽巖云將敗壞補敗壞師云何不道即敗壞非敗壞

師聞僧念維摩經云八千菩薩五百聲聞皆欲隨從文殊師

利師云甚麽處去其僧無對師便打後僧問禾山禾山代云

給侍者方諧 師下山到五峯五峯問還識藥山老宿否師

曰不識五峯曰爲甚麽不識師曰不識不識 問如何是和

尚家風師下禪牀作女人拜曰謝子逺來都無祗待

問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東土不曽逢 問設先師齋未

審先師還來也無師曰汝諸人設齋作麽生 問頭上寳蓋

生不得道我是如何師曰聽他曰和尚如何師曰我無遮个

石霜問師百年後有人問極則事作麽生向他道師喚沙彌

沙彌應諾師曰添却淨缾水著師良久却問石霜適來問什

麽石霜再舉師便起去 石霜異日又問和尚一片骨敲著

似銅鳴向什麽處去也師喚侍者侍者應諾師曰驢年去師

大和九年乙卯九月示疾有苦僧衆慰問體𠋫師曰有受

非償子知之乎衆皆愀然十一日將行謂衆曰吾當西邁理

無東移言訖告寂壽六十有七闍維得靈骨數片建塔于石

霜山之陽敕謚修一大師塔曰寳相

潭州雲巖曇晟禪師鍾陵建昌人也姓王氏少岀家於石門

𥘉參百丈海禪師未悟玄旨侍左右二十年百丈歸寂師乃

謁藥山言下契㑹語見藥山章一日藥山問汝除在百丈更到

什麽處來師曰曽到廣南來曰見說廣州城東門外有一團

石被州主移却是否師曰非但州主闔國人移亦不動藥山

乃又問聞汝解弄師子是否師曰是曰弄得幾出師曰弄得

六出曰我亦弄得師曰和尚弄得幾岀曰我弄得一出師曰

一即六六即一師後到潙山潙山問曰承長老在藥山弄師

子是否師曰是曰長弄麽還有置時師曰要弄即弄要置即

置曰置時師子在什麽處師曰置也置也 問從上諸聖什

麽處去師良久云作麽作麽 問暫時不在如同死人如何

師云好埋却問大保任㡳人與那个是一是二師云一機

之絹是一叚是兩叚洞山聞云如人接樹 師煎茶次道吾

問煎與阿誰師曰有一人要曰何不敎伊自煎師曰𦍒有某

甲在師問石霜什麽處來霜云潙山來師云在彼中得多少

時霜云粗經冬夏師云恁麽即成山長也霜云雖在彼中却

不知師云他家亦非知非識無對後道吾聞云得恁無佛法

身心師後居潭州雲巖山一日謂衆曰有个人家兒子問

著無有道不得㡳洞山問他屋裏有多少典籍師曰一字也

無曰爭得恁麽多知師曰日夜不曽眠曰問一叚事還得否

師曰道得却不道 師問僧什麽處來僧曰添香來師曰見

佛否曰見師曰什麽處見曰下界見師曰古佛古佛

道吾問大悲千手眼如何師曰如無燈時把得枕子怎麽生

道吾曰我㑹也我㑹也師曰怎麽生㑹道吾曰通身是眼

師掃地次潙山云太驅驅生師云須知有不驅驅者潙云恁

即有第二月也師竪起掃箒云是第幾月師低頭去玄沙聞

云正是第二月 師問僧什麽處來僧曰石上語話來師曰

石還㸃頭也無僧無對師曰未問時却㸃頭 師作鞋次洞

山問就師乞眼睛師曰汝㡳與阿誰去也曰良价無師曰有

汝向什麽處著洞山無語師曰乞眼睛㡳是眼否曰非眼師

咄之 師問尼衆汝邪在否曰在師曰年多少曰年八十師

曰汝有个邪不年八十還知否曰莫是恁麽來者師曰猶是

兒子洞山云直是不恁麽來者亦是兒孫 僧 問一念瞥起便落魔界時如何

師曰汝因什麽從佛界而來僧無對師曰㑹麽曰不㑹師曰

莫道體不得設使體得也只是左之右之 師問僧聞汝解

卜是否曰是師曰試卜老僧看僧無對洞山代云請和尚生月師唐㑹昌

元年辛酉十月示疾二十六日沐身竟喚主事僧令備齋來

日有上坐發去至二十七日並無人去及夜師歸寂壽六十

茶毗得舎利一千餘粒瘞于石墳敕謚無住大師塔曰淨勝

華亭船子和尚名德誠嗣藥山甞於華亭呉江汎一小舟時

謂之船子和尚師甞謂同參道吾曰他後有靈利坐主指一

个來道吾後激勉京口和尚善㑹參禮師師問曰坐主甚麽

處住寺㑹曰寺即不住師曰不似又不似个什麽㑹曰目前

無一法可似師曰何處學得來曰非耳目之所到師𥬇曰一

句合頭語萬劫繫驢橛師又曰垂絲千丈意在深潭離鈎三

尺速道速道㑹擬開口師便以篙撞在水中因而大悟師當

下棄舟而逝莫知其終

宣州椑樹慧省禪師洞山參師師問曰來作什麽洞山曰

來親近和尚師曰若是親近用動兩片皮作麽洞山無對

後聞乃云一子親得 僧 問如何是佛師曰猫兒上露柱曰學人不㑹

師曰問取露柱去

髙沙彌藥山住庵初參藥山藥山問師什麽處來師曰南嶽來藥

云何處去師曰江陵受戒去藥云受戒圖什麽師曰圖免生

死藥云有一人不受戒亦免生死汝還知否師曰恁麽即佛

戒何用藥云猶挂脣齒在便召維那云遮跛腳沙彌不任僧

務安排向後庵著藥山又謂雲巖道吾曰適來一个沙彌却

有來由道吾云未可全信更勘始得藥乃再問師曰見說

安甚閙師曰我國晏然法眼別云見誰說藥云汝從看經得請益得

師曰不從看經得亦不從請益得藥云大有人不看經不請

益爲什麽不得師曰不道他無只是他不肯承當師乃辭藥

山住庵藥云生死事大何不受戒去師曰知是遮般事喚什

麽作戒藥咄遮沙彌饒舌入來近處住庵時復要相見師住

庵後雨裏來相看藥云你來也師曰是藥云可曬濕師曰不

打遮个鼔笛雲巖云皮也無打什麽鼔道吾云鼔也無打什

麽皮藥云今日大好曲調 僧問一句子還有該不得處否

師云不順丗 藥山齋時自打鼔髙沙彌捧鉢作舞入堂藥

山便擲下鼔槌云是第幾和髙曰第二和曰如何是第一和

髙就桶内舀一杓飯便出去

鄂州百顔明哲禪師洞山與密師伯到參師問曰闍䊍近

離什麽處洞山曰近離湖南師曰觀察使姓什麽曰不得姓

師曰名什麽曰不得名師曰還治事也無曰自有郎幕在師

曰豈不岀入洞山便拂袖去師明日入僧堂曰昨日對二闍

棃一轉語不穩今請二闍棃道若道得老僧便開粥相伴過

夏速道速道洞山曰太尊貴生師乃開粥共過一夏

潭州長髭曠禪師法嗣

潭州石室善道和尚嗣攸縣長髭曠禪師作沙彌時長髭遣

令受戒謂之曰汝迴日須到石頭禮拜師受戒後廻參石頭

一日隨石頭遊山次石頭曰汝與我斫却面前頭樹子礙我

師曰不將刀來石頭乃抽刀倒與師師云不過那頭來石頭

曰你用那頭作什麽師即大悟便歸長髭問汝到石頭否師

曰到即到不通號長髭曰從誰受戒師曰不依他長髭曰在

彼即恁麽來我遮裏作麽生師曰不違背長髭曰太忉忉生

師曰舌頭未曽㸃著在長髭咄曰沙彌岀去師便出長髭曰

爭得不遇於人師㝷值沙汰乃作行者居于石室每見僧便

豎起杖子云三丗諸佛盡由遮个對者少得𡨋契長沙聞之

乃云我若見即令放下杖子别通个消息三聖將此語到召

室祗對被師認破是長沙語杏山聞三聖失機又親到石室

師見杏山僧衆相隨潛往碓米杏山曰行者不易貧道難消

師曰無心椀子盛將來無縫合盤合取去說什麽難消杏山

便休仰山問佛之與道相去幾何師曰道如展手佛似握拳

曰畢竟如何的當可信可依師以手撥空三兩下曰無恁麽

事無恁麽事曰還假看敎否師曰三乗十二分敎是分外之

事若與他作對即是心境兩法能所雙行便有種種見解亦

是狂慧未足爲道若不與他作對一事也無所以祖師云本

來無一物汝不見小兒岀胎時可道我解看敎不解看敎當

恁麽時亦不知有佛性義無佛性義及至長大便學種種知解

出來便道我能我解不知是客塵煩惱十六行中嬰兒行爲

最哆哆和和時喻學道之人離分別取捨心故讃歎嬰兒可

況喻取之若謂嬰兒是道今時錯㑹 師一夕與仰山翫月

何山問曰遮个月尖時圎相什麽處去圎時尖相又什麽處

去師曰尖時圎相隱圎時尖相在雲巖云尖時圎相在圎時無尖相 道吾云尖時亦

不尖圎時亦不圎 仰 山辭師送岀門乃召曰闍棃仰山應諾師曰

莫一向去却迴遮邊來 僧問師曽到五臺山否師曰曽到

僧曰還見文殊麽師曰見僧曰文殊向行者道什麽師曰文

殊道闍棃父母生在村草裏

潮州大顚和尚法嗣

漳州三平義忠禪師福州人也姓楊氏初參石鞏石鞏常張

弓架箭以待學徒師詣法席次石鞏曰看箭師乃披𬓛當之

石鞏曰三十年張弓架箭只射得半个漢 師後參大顚往

漳州住三平山示衆曰今時岀來盡學馳求走作將當自已

眼目有什麽相當阿你欲學麽不要諸餘汝等各有夲分事

何不體取作麽心憤憤口悱悱有什麽利益分明說若要修

行路及諸聖建立化門自有大藏敎文在若是宗門中事冝

汝切不得錯用心時有僧出問還有學路也無師曰有一路

滑如苔僧曰學人躡得否師曰不擬心汝自看 有人問黒

豆未生牙時如何師曰佛亦不知 講僧問三乗十二分敎

某甲不疑如何是祖師西來意師曰龜毛拂子兎角拄杖大

德藏向什麽處僧曰龜毛兎角豈是有邪師曰肉重千斤智

無銖兩師又示衆曰諸人若未曽見知識即不可若曽見作

者來便合體取些子意度向巖谷閒木食草衣恁麽去方有

少分相應若馳求知解義句即萬里望郷𨵿去也珍重

潭州大川和尚法嗣

僊天和尚 新羅僧到參方展坐具擬禮拜師捉住云未發

夲國時道取一句其僧無語師便推岀云問伊一句便道兩

句又有一僧至擬禮拜師云野狐鬼見什麽了便禮拜僧云

老秃奴見什麽了即便恁問師云苦哉苦哉僊天今日忘前

失後僧云要且得時終不補失師云爭不如此僧云誰師云

呵呵逺即逺矣

福州普光和尚 有僧立次師以手開胷云還委老僧事麽

僧云猶有遮个在師却掩胷云不妨太顯僧云有什麽避處

師云的是無避處僧云即今作麽生師便打


景德傳燈録卷第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