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景德傳燈錄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三

卷第十二 景德傳燈錄 卷第十三
宋 釋道原 撰 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第十四

景德傳燈録卷第十三

懷讓禪師及曹谿别出共七十七人

   懷讓第七丗

   郢州芭蕉山慧淸禪師法嗣四人二人見録

郢州興陽淸讓禪師    洪州幽谷山法滿禪師

    郢州興陽義深禪師 芭蕉山第二出住遇禪師巳上二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吉州資福如寶禪師法嗣四人三人見録

吉州資福貞邃禪師    吉州福壽和尚

潭州鹿苑和尚潭州報慈德韶大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汝州南院和尚法嗣一人見録

汝州風穴延昭禪師

   汝州西院思明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郢州興陽歸靜禪師

   韶州慧林鴻究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韶州靈瑞和尚

   懷讓第八丗

   汝州風穴延昭禪師法嗣四人二人見録

汝州廣慧眞禪師     汝州首山省念禪師

    鳯翔長興和尚 潭州靈泉和尚巳上二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潭州報慈歸眞大師德韶法嗣二人見録

蘄州三角山志謙禪師   郢州興陽詞鐸禪師

  懷讓第九丗

   汝州首山省念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汾州善昭禪師

  曹谿别出第二丗

  羅浮山定眞和尚法嗣羅浮山靈運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制空山道進和尚法嗣荆州玄覺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韶州下回田善快和尚法嗣菩悟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司空山本淨和尚法嗣中使楊光庭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縁素和尚法嗣韶州小道進禪師 韶州遊寂禪師巳上二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祇陀和尚法嗣衡州道倩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南陽慧忠國師法嗣五人一人見録

吉州耽源山眞應禪師唐肅宗皇帝 代宗皇帝 開府孫知古 鄧州香嚴惟戒禪師巳上四

    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洛陽荷澤神㑹大師法嗣一十八人二人見録

黃州大石山福琳禪師   沂水蒙山光寳禪師

    磁州法如禪師 懷安郡西隱山進平禪師澧陽慧演禪師 河陽懷空禪師 南陽圎震禪

    師 冝春廣敷禪師 江陵行覺禪師 五臺山神英禪師 五臺山無名禪師 南嶽皓玉禪師

    宣州志滿禪師 涪州朗禪師 廣陵靈坦禪師寧州通隱禪師 益州南印禪師 河南尹李常

    巳上一十六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曹谿别出第三丗

   下回田善悟禪師法嗣潭州無學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衡州道倩和尚法嗣湖南如寶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耽源山眞應和尚法嗣吉州貞邃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磁州法如和尚法嗣荆南惟忠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緑

   河陽懷空和尚法嗣蔡州道明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烏牙山圎震禪師法嗣呉頭陀 四面山法智禪師巳上二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五臺山無名禪師法嗣五臺華嚴澄觀大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益州南印和尚法嗣義俛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曹谿別出第四丗

   荆南惟忠禪師法嗣道圎禪師 益州如一禪師奉國神照禪師 廬山東林雅

    禪師巳上四人無機縁語句不録忠師亦名南印

   呉頭陀法嗣玄固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曹谿别出第五丗

   遂州道圎禪師法嗣一人見録

終南山圭峯宗密禪師

  奉國神照禪師法嗣鎭州常一禪師 滑州智逺禪師 鹿臺玄邃禪師巳上三人

    無機縁語句不録

  曹谿别出第六丗

  圭峯宗密禪師法嗣圭峯温禪師 慈恩寺太恭禪師 興善寺太錫禪師 萬乗

    寺宗禪師 瑞聖寺覺禪師化度寺仁瑜禪師巳上六人無機縁語句不錄

   鹿臺玄邃禪師法嗣龍興念禪師一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滑州智逺禪師法嗣彭門審用禪師 圎紹禪師上方眞禪師 東京法志禪師

    巳上四人無機縁語句不録

懷讓禪師第七丗

前郢州芭蕉山慧淸禪師法嗣

郢州興陽山清讓禪師僧問大通智勝佛十劫坐道場佛

法不現前不得成佛道時如何師曰其問甚諦當僧曰旣是

坐道場爲什麽不得成佛道師曰爲伊不成佛

洪州幽谷山法滿禪師僧問如何是道師良乆曰㑹麽僧

曰學人不㑹師曰話道語下無聲舉揚奥旨丁寧禪要如今

㑹取不須别後消停

前吉州資福如寶禪師法嗣

吉州資福貞邃禪師第二丗住 僧 問和尚見古人得何意旨便

歇去師作圎相示之 問如何是古人歌師作圎相示之

問如何是最初一句師曰未具丗界時闍梨亦在此

問百丈卷席意如何師良乆 問古人道前三三後三三意

如何師曰汝名什麽曰某甲師曰喫茶去

師謂衆曰隔江見資福刹竿便迴去腳跟也好與三十棒況

過江來時有僧才出師曰不堪共語 問如何是古佛心師

曰山河大地

吉州福壽和尚 僧問祖意敎意同别師乃展手問文殊

𮪍師子普賢𮪍象未審釋迦𮪍什麽師舉手云邪邪

潭州鹿苑和尚 僧問餘國作佛還有異名也無師作圎相

示之 問如何是鹿苑一路師曰吉了舌頭問將來

問如何是閉門造車師曰南嶽石橋僧曰如何是出門合轍

師曰柱杖頭鞋 師上堂展手云天下老和尚諸上坐命根

揔在遮裏有一僧出曰還收得也無師曰天台石橋側僧曰

某甲不恁麽師曰伏惟尚嚮 問如何是丗尊不說說師曰

須彌山倒曰如何是迦葉不聞聞師曰大海枯竭

前汝州南院和尚法嗣

汝州風穴延昭禪師餘杭人也初發迹於越州鏡淸順德大

師未臻堂奥尋詣襄州華嚴院遇守廓上坐即汝州南院侍

者也乃密探南院宗旨初見不禮拜便問曰入門須辯主端

的請師分南院以左手拊膝喝南院以右手拊膝師又喝南

院舉左手曰遮个即從闍梨又舉右手曰遮个又作麽生師

曰瞎南院擬拈拄杖次師曰作什麽奪拄杖打著老和尚莫

言不道南院曰三十年住持今日被黃面浙子上門羅織師

曰和尚大似持鉢不得誰道不饑南院曰闍梨幾時曽到南

院來師曰是何言歟曰老僧端的問汝師曰也不得放過南

院曰且坐喫茶師方敘師資之禮自後應潙仰之懸記出丗

聚徒南院法道由是大振諸方矣 師上堂曰祖師心印比

日全提去即印住住即印破只如不去不住印即是不印即

是衆中還有得者麽上堂謂衆曰夫參學眼目臨機直須

大用見前莫自拘於小節設使言前薦得猶是滯巧迷風縱

然句下精通未免觸突狂見觀汝諸人從前依他學解迷昧

兩蹊而今與汝一齊埽却个个作大師子兒吒呀地哮吼一

聲璧立千仞誰正眼覷著若覷著即瞽却一目也 時有盧

陂長老問曰學人有鐵牛之機請師不印師曰慣釣鯨鯢澄

巨浸却嗟蝸歩𩥇泥沙盧陂擬進語師以拂子驀口打乃曰

記得前語麽盧陂曰記得師曰試舉看盧陂欲開口師又打

一拂 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超然迥出威音外

翹足徒勞讚㡳沙 問古曲無音韻如何和得齊師曰木雞

啼子夜芻狗吠天明 問如何是一稱南無佛師曰燈連鳯

翅當堂照月影娥眉䫌普米面看 問如何是佛師曰如何

不是佛 問未曉玄言請師直指師曰家住海門洲扶桑最

先照 問明月當空時如何師曰不曽天上輥任向地中埋

問如何是佛師曰嘶風木馬縁無絆背角泥牛痛下鞭

問如何是廣慧劒師曰不斬死漢 問古鏡未磨時如何師

曰天魔膽裂僧曰磨後如何師曰軒轅無道僧曰如何師曰

不在團天且居羑里 問矛盾本成雙翳病帝網明珠事若

何師曰爲山登九仭捻土定千鈞僧曰如何師曰如何

問干木奉文侯知心有幾人師曰少年曽決龍蛇陣老倒還

聽稚子歌 問如何是淸涼山中主師曰一句不遑無著問

迄今猶作野盤僧問句不當機如何顯師曰大昴縱同天日

輪不當午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鶴有九皐難翥翼馬

無千里漫追風 問如何是佛師曰勿使異聞問未有之言

請師試道師曰入市能長嘯歸家著短衣 問夏終今日師

意如何師曰不憐鵝護雲且喜臘人冰 問歸郷無路時如

何師曰平窺紅爛處暢殺子平生 師赴州衙請上堂有僧

問曰人王與法王相見時如何師曰大舞遶林泉丗閒無有

喜僧曰共譚何事師曰虎豹巖前曽宴坐隼𣄣光裏播眞宗

問摘葉㝷枝即不問如何是直截根源師曰赴供凌晨入開

堂帶雨歸問門門盡怪請師直指根源師曰罕逢穿耳客

多遇刻舟人 問正當恁麽時如何師曰盲龜值木雖優稳

枯木生華物外春 問如何是密室中事師曰出䄂譚今古

迴顔獨皺眉問驪龍頷下珠如何取得師曰曽向海邊乾

竹刺直至如今治素琴問大舸摇空如何舉櫂師曰自在

㸃胷渾家不喜見問追風難把捉前程事若何師曰波

斯衣解問誕生王子還假及第否師曰一句擬光禪

子問三緘恐負古人機 問隨縁不變者忽遇知音人時如

何師曰披莎側笠千峯裏引水澆𬞞五老前 問刻舟求不

得當體事如何師曰大勲不立賞柴扉草自深 問從上古

人印印相契如何是印㡳眼師曰輕囂道者知機變拈與霑

䰟拭涙巾 問九夏賞勞請師言薦師曰出岫拂開龍洞雨

汎波僧涌鉢囊華問最𥘉自恣合對何人師曰一把香芻

拈未下六環金錫響揺空 問西祖傳來請師端的師曰一

大吠虚千猱啀實問王道與佛道相去幾何師曰芻狗吠

時天地合木雞啼後祖燈暉問祖師心印請師拂拭師曰

祖月凌空圎聖智何山松檜不靑靑 問大衆雲集請師說

法師曰赤腳人趂兎著鞾人喫肉 問不曽博覽空王敎略

借玄機試道看師曰白玉無瑕卞和刖足 問如何是無爲

之句師曰寶燭當軒顯紅光爍太虚 問如何是臨機一句

師曰因風吹火用力不多問素面相呈時如何師曰拈却

蓋面帛問如何是納僧氣息師曰膝行肘歩大衆見之

問紫菊半開秋巳至月圎當户意如何師曰月生蓬島人皆

望昨夜遭霜子不知 問如何是直截一路師曰直截迃曲

問如何是師子吼師曰阿誰要汝野干鳴 問如何是諦實

之言師曰心懸壁上 問心不能縁口不能言時如何師曰

逢人但恁麽舉看問龍透清潭時如何師曰印騣捺尾

問任性浮沈時如何師曰牽牛不入欄 問有無俱無去處

時如何師曰三月懶遊花下路一家愁閉雨中門 問語黙

渉離微肇法師寳藏論離微體淨品云其入離其出微知入離外塵无所依知出㣲内心无所爲内心无所爲諸

見不能移外塵无所依万有不能機万有不能機想虑不乘馳諸見不能移寂滅不思議可謂本淨體離微也據入故名

離約用故名微混而爲一无離无微體淨不可染无染故無淨體微不可有无有故无无如何通不犯師

曰常憶江南三月裏鷓鴣啼處野花香問百了千當時如

何師曰不許夜行投明須到問無地容身時如何師曰熊

耳塔開無叩客僧曰如何即是師曰恰須斷却問盡大地

人來一時致問如何祗對師曰子期琴韻勿知音問央堀

逼佛時如何師曰大家保護萬迴憨問心印未明如何得

入師曰雖聞酋帥𭠘歸款未見牽羊納璧來 問如何是臨

濟下事師曰桀犬吠堯 問如何是齧鏃事師曰孟浪借辭

論馬角 問不修定慧爲什麽成佛無疑師曰金雞專報曉

漆桶黒光生 問一念萬年時如何師曰拂石僊衣破

問洪鍾未擊時如何師曰充塞大千無不韻妙含幽致豈能

分僧曰擊後如何師曰石壁山河無障礙翳消開後好沾聞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㝷山水盡山無盡 問大人相爲什

麽不具足師曰鴟梟夜半欺鷹隼問古今才分請師密要

師曰截却重舌 問如何是大人相師曰赫赤窮僧曰未審

和尚二時如何師曰攜籮挈杖 問如何是賔中主師曰入

市雙瞳瞽曰如何是主中賔師曰迴鑾兩曜新曰如何是賔

中賔師曰攢眉坐白雲曰如何是主中主師曰磨礱三尺刃

待斬不平人 問如何是钁頭邊意師曰山前一片靑

問如何是佛師師曰杖林山下竹筋鞭

前汝州西院思明禪師法嗣

郢州興陽歸靜禪師初參西院乃問曰擬問不問時如何西

院便打師良乆西院云若喚作棒眉鬚墮落師言下大悟

僧問師唱誰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少室山前無異路

前韶州慧林鴻究禪師法嗣

韶州靈瑞和尚 有人問如何是佛師喝云汝是村裏人

問如何是西來意師曰十萬八千里 問如何是本來心師

曰坐却毗盧頂出没太虚中

前風穴延昭禪師法嗣

汝州廣慧眞禪師師問如何是廣慧境師曰小寺前頭資

慶後 問如何是和尚家風師曰杴爬钁子

汝州首山省念禪師萊州人也姓狄氏受業於本部南禪院

得法於風穴初住首山爲第一丗開堂日有僧問曰師唱誰

家曲宗風嗣阿誰師曰少室巖前親掌視僧曰更請洪音和

一聲師曰如今也要大家知 師謂衆曰佛法付與國王大

臣有力檀越令燈燈相然相續不斷至于今日大衆且道相

續个什麽師良乆又曰今日須是迦葉師兄始得僧問如

何是和尚家風師曰一言截斷千江口萬仞峯前始得玄

問如何是首山境師曰一任衆人看僧曰如何是境中人師

曰喫棒得也未僧禮拜師曰且待別時 問如何是祖師西

來意師曰風吹日炙 問從上諸聖向什麽處行履師曰牽

犂拽杷問古人拈槌豎拂意旨如何師曰孤峯無宿客僧

曰未審意旨如何師曰不是守株人 問如何是菩提路師

曰此去襄縣五里僧曰向上事如何師曰往來不易

問諸聖說不盡處請師舉唱師曰萬里神光都一照誰人敢

並日輪齊問一樹還開華也無師曰開來久矣僧曰未審還

結子也無師曰昨夜遭霜了 問臨濟喝德山棒未審明得

什麽邊事師曰汝試道看僧喝師曰瞎僧再喝師曰遮瞎漢

只麽亂喝作麽僧禮拜師便打 問四衆圍繞師說何法師

曰打草蛇驚僧曰未審作麽生下手師曰適來幾合喪身失

命 問二龍爭珠誰是得者師曰得者失僧曰不得者又如

何師曰珠在什麽處 問維摩黙然文殊贊善未審此意如

何師曰當時聽衆必不如是僧曰未審維摩黙然意旨如何

師曰知恩者少負恩者多問一切諸佛皆從此經出如何

是此經師曰低聲低聲僧曰如何受持師曰切不得汚染

問丗尊滅後法付何人師曰好个問頭無人荅得問見色

便見心諸法無形將何所見師曰一家有事百家忙僧曰學

人不㑹乞師再指師曰三日看取 問如人入京朝聖主只

到潼𨵿便却迴時如何師曰猶是鈍漢 問路逢達道人不

將語黙對未審將什麽對師曰瞥爾三千界問一句了然

超百億如何是一句師曰到處舉似人僧曰畢竟事如何師

曰但知恁麽道 問如何是古佛心師曰鎭州羅蔔重三斤

問虚心以何爲體師曰老僧在汝腳底僧曰和尚爲什麽在

學人腳底師曰知汝是个瞎漢問如何是玄中的師曰有

言須道却僧曰此意如何師曰無言鬼也瞋 問如何是納

僧眼師曰此問猶不當

僧曰當後如何師曰堪作麽 問如何得離衆縁去師曰千

年一遇僧曰不離時如何師曰立在衆人前 問如何是大

安樂人師曰不見有一法僧曰將何爲人師曰謝闍梨領話

問如何是常在底人師曰亂走作麽 問一毫未發時如何

師曰路逢穿耳客僧曰發後如何師曰不用更遟疑

問無弦琴請師音韻師良乆曰還聞麽僧曰不聞師曰何不

髙聲問著問學人久處沈迷請師一接師曰老僧無恁麽

閑功夫僧曰和尚爲什麽如此師曰要行即行要坐即坐

問如何是離凡聖底句師曰嵩山安和尚僧曰莫便是和尚

極則處否師曰南嶽讓禪師 問學人乍入叢林乞師指示

師曰闍梨到此多少時也僧曰巳經冬夏師曰莫錯舉似人

問有一人蕩盡來時師還接否師曰蕩盡即不無那个是誰

僧曰今日風髙月冷師曰僧堂内幾人坐卧僧無對師曰賺

殺老僧 問如何是梵音相師曰驢鳴狗吠 問如何是徑

截一路師曰或在山閒或在樹下 問曹谿一句天下人聞

未審和尚一句什麽人得聞師曰不出三門外僧曰爲什麽

不出三門外師曰舉似天下人 僧問如何是和尚不欺人

眼師曰看看冬到來僧曰究竟如何師曰即便春風至

問逺聞和尚無絲不挂及至到來爲什麽有山可守師曰道

什麽僧喝師亦喝僧禮拜師曰放汝二十棒師次住寶安山

廣教院亦第一丗後徇衆請入城下寶應院即南院第三丗三處法

席海衆常臻淳化三年十二月四日午時上堂說偈示衆曰

今年六十七老病隨縁且遣日今年記却來年事來年記著

今朝日至四年月日與時無爽前記上堂辭衆仍說偈曰白

銀丗界金色身情與非情共一眞明暗盡時俱不照日輪午

後是全身言訖安坐日將昳而逝壽六十有八茶毗收舎利

前潭州報慈歸眞大師德韶法嗣

蘄州三角山志謙禪師 僧問如何是佛師曰速禮三拜

郢州興陽詞鐸禪師第三丗住 僧 問佛界與衆生界相去多少

師曰道不得僧曰眞个那師曰有些子 問傘蓋忽臨於寶

坐師今何異鵲巢時師曰道不得僧曰即今底師曰輸汝一

佛法

前汝州首山省念禪師法嗣

汾州善昭禪師上堂謂衆曰凡一句語須貝三玄門每一

玄門須貝三要有照有用或先照後用或先用後照或照用

同時先照後用且要共你商量先用後照你也須是个人始

得照用同時你作麽生當抵照用不同時你又作麽生湊泊

僧問如何是大道之源師曰掘地覔靑天曰何得如此師曰

識取幽玄 問如何是賔中賔師曰合掌庵前問丗尊曰如

何是賔中主師曰對面無儔侣曰如何是主中賔師曰陣雲

橫海上抜劒攪龍門曰如何是主中主師曰三頭六臂擎天

地忿怒那吒撲帝鍾

曹谿别出第二丗

前南陽慧忠國師法嗣

吉州耽源山眞應禪師爲國師侍者時一日國師在法堂中

師入來國師乃放下一足師見便出良久却迴國師曰適來

意怎麽生師云向阿誰說即得國師曰我問你師云什麽處

見某甲師又問百年後有人問極則事如何國師曰𦍒自可

憐生須要覔个護身符子作麽異曰師攜籃子歸方丈國

師問籃裏什麽物師曰靑梅國師曰將來何用師曰供養國

師曰靑在爭堪供養師曰以此表獻國師曰佛不受供養師

曰某甲只恁麽和尚如何國師曰我不供養師曰爲什麽不

供養國師曰我無果子 百丈海和尚在泐潭山牽車次師

曰車在遮裏牛在什麽處海斫額師乃拭目 麻谷問十一

面觀音豈不是聖師曰是麻谷與師一摑師曰想汝未到此

境國師諱日設齋有僧問曰國師還來否師曰未具他心曰

又用設齋作麽師曰不斷丗諦

洛陽荷澤神㑹大師法嗣

黃州大石山福琳禪師荆州人也姓元氏本儒家子㓜歸釋

氏就玄靜寺謙著禪師剃度登戒遊方遇荷澤師示無念靈

知不從縁有即煥然見諦後抵黃州大石山結庵而居四方

禪侣依之甚衆唐興元二年入滅壽八十有二

沂水蒙山光寶禪師并州人也姓周氏初謁荷澤和尚服勤

左右荷澤一日謂之曰汝名光寶名以定體寶即巳有光非

外來縱汝意用而無少乏長夜蒙照而無閒歇汝還信否師

曰信則信矣未審光之與寶同邪異邪荷澤曰光即寶寶即

光何有同異之名乎師曰眼耳縁聲色時爲復抗行爲有迴

互荷澤曰抗互且置汝指何法爲聲色之體乎師曰如師所

說即無有聲色可得荷澤曰汝若了聲色體空亦信眼耳諸

根及與凡聖平等如幻抗行迴互其理昭然師由是領悟禮

辭而去初隱沂水蒙山唐元和二年圎寂壽年九十

曹谿別出第五丗

前遂州道圎禪師法嗣

終南山圭峯宗密禪師果州西充人也姓何氏家本豪盛髫

齓通儒書冠歳探釋典唐元和二年將赴貢舉偶造圎和尚

法席欣然契㑹遂求披削當年進具一日隨衆僧齋于府吏

任灌家居下位以次受經得圎𮗜十二章覽未終軸感悟流

涕歸以所悟之旨告于圎圎撫之曰汝當大𢎞圎頓之敎此

諸佛授汝耳行矣無自滯於一隅也師涕泣奉命禮辭而去

因謁荆南張禪師張曰傳敎人也當宣導於帝都復見洛

陽照禪師奉國神照照曰善薩人也誰能識之㝷抵襄漢因病僧

付華嚴䟽即上都澄觀大師之所撰也師未甞聽習一覽而

講自欣所遇曰向者諸師述作罕窮厥旨未若此䟽辭源流

暢幽𧷤煥然吾禪遇南宗敎逢圎覺一言之下心地開通一

軸之中義天朗耀今復偶兹絶筆罄竭于懷曁講終思見䟽

主時屬門人太恭斷臂醻恩師先齎書上䟽主遥敘師資往

復慶慰尋太恭痊損方隨侍至上都執弟子之禮觀曰毗盧

華藏能隨我遊者其汝乎師預觀之室雖日新其德而認筌

執象之患永亡矣北遊淸涼山迴住鄠縣草堂寺未幾復入

寺南圭峯蘭若大和中徴入内賜紫衣帝累問法要朝士歸

慕惟相國裴公休深入堂奥受敎爲外護師以禪敎學者互

相非毀遂著禪源諸詮寫録諸家所述詮表禪門根源道理

文字句偈集爲一藏或云一百卷以貽後代其都序略曰禪是天

竺之語具云禪那翻云思惟修亦云靜慮皆是定慧之通稱

也源者是一切衆生本覺眞性亦名佛性亦名心地悟之名

慧修之名定定慧通名爲禪此性是禪之本源故云禪源亦

名禪那理行者此之本源是禪理忘情契之是禪行故云理

行然今所集諸家述作多譚禪理少說禪行故且以禪源題

之今時有但目眞性爲禪者是不達理行之旨又不辨華竺

之音也然非離眞性别有禪體但衆生迷眞合塵即名散亂

背麈合眞名爲禪定(⿱艹石)直論本性即非眞非妄無背無合無

定無亂誰言禪乎況此眞性非唯是禪門之源亦是萬法之

源故名法性亦是衆生迷悟之源故名如來藏藏識出楞伽經

是諸佛萬德之源故名佛性涅槃等經亦是菩薩萬行之源故名

心地梵網經心地法門品云是諸佛之夲源行菩薩道之根本是大衆諸佛子之根本也萬行不出六

波羅密禪門但是六中之一當其第五豈可都目眞性爲一

禪行哉然禪定一行最爲神妙能發起性上無漏智慧一切

妙用萬行萬德乃至神通光明皆從定發故三乗學人欲求

聖道必須修禪離此無門離此無路至於念佛求生淨土亦

修十六觀禪及念佛三昧般舟三昧又眞性即不垢不淨凡

聖無差禪則有淺有深階級殊等謂帶異計欣上猒下而修

者是外道禪正信因果亦以欣猒而修者是凡夫禪悟我空

偏眞之理而修者是小乗禪悟我法二空所顯眞理而修者

是大乗禪上四𩔖皆有四色四空之異也若頓悟自心本來淸淨元無煩惱

無漏智性本自貝足此心即佛畢竟無異依此而修者是最

上乗禪亦名如來淸淨禪亦名一行三昧亦名眞如三昧此

是一切三昧根本若能念念修習自然漸得百千三昧達磨

門下展轉相傳者是此禪也達磨未到古來諸家所解皆是

前四禪八定諸髙僧修之皆得功用南嶽天台令依三諦之

理修三止三觀敎義雖最圎妙然其趣入門户次第亦只是

前之諸禪行相唯達磨所傳者頓同佛體迥異諸門故宗習

者難得其旨得即成聖疾證菩提失即成邪速入塗炭先祖

革昧防失故且人傳一人後代巳有所慿故任千燈千照洎

乎法乆成𡚁錯謬者多故經論學人疑謗亦衆原夫佛說

敎漸敎禪開頓門漸門二敎二門各相符契今講者偏彰漸

義禪者偏播頓宗禪講相逢胡越之隔宗密不知宿生何作

薫得此心自未解脫欲解他縛爲法亡於軀命愍人切於神

亦如淨名云(⿱艹石)自有縛能解他縛無有是處然欲罷不能驗是宿習難改故每歎人與法差法

爲人病故別撰經律論䟽大開戒定慧門顯頓悟資於漸修

證師說符於佛意意旣本末而委示文乃浩博而難㝷汎學

雖多秉志者少況迹渉名相誰辨金鍮徒自疲勞未見機感

雖佛說悲増是行而自慮愛見難防遂捨衆入山習定均薏

前後息慮相繼十年云前後者中閒被敕追入内住城二年方却表請歸山也微細習情

起滅彰於靜慧差別法義羅列現於空心虚𨻶日光纎埃擾

擾淸潭水底影像昭昭豈比夫空守黙之癡禪但尋文之狂

慧者也然本因了自心而辨諸敎故懇情於心宗又因辨諸

敎而解修心故䖍誠於敎義敎也者諸佛菩薩所留經論也

禪也者諸善知識所述句偈也但佛經開張羅大千八部之

衆禪偈撮略就此方一𩔖之機羅衆則莽蕩難依就機則指

的易用今之(⿱𥫗綦)集意在斯焉裴休爲之序曰諸宗門下皆有

達人然各安所習通少局多數十年中師法益壞以承稟爲

戸牖各自開張以經論爲干戈互相攻擊情隨函矢而遷

周禮曰函人爲甲孟子曰矢人豈不仁於函人哉函人唯恐傷人矢人唯恐不傷人蓋所習之術使然也今學者但

隨宗徒彼此相非耳法逐人我以髙低是非紛㧝莫能辨析則向者丗

尊菩薩諸方敎宗適足以起諍後人增煩惱病何利益之有

哉圭山大師久而歎曰吾丁此時不可以黙矣於是以如來

三種敎義印禪宗三種法門融缾盤SKchar2釧爲一金攪酪醍

醐爲一味振綱領而舉者皆順荀子云如振裘領屈五指而頓之順者不可勝數

㑹要而來者同趣周易略例云處會要以觀方來則六合輻輳未足多也都序據圎敎以印諸宗雖百

家亦無所不統尚恐學者之難明也又復直示宗源之本末眞妄之

和合空姓之隱顯法義之差殊頓漸之異同遮表之迴互權

實之深淺通局之是非(⿱艹石)吾師者捧佛日而委曲迴照疑曀

盡除順佛心而橫亘大悲窮劫蒙益則丗尊爲闡敎之主吾

師爲㑹敎之人本末相符逺近相照可謂畢一代時敎之能

事矣自丗尊演敎至今日㑹而通之能事方畢或曰自如來未甞大都而通之今

一旦違宗趣而不守廢𨵿防而不據無乃乖祕藏密契之道

乎荅曰如來初雖别說三乗後乃通爲一道三十年前或說小乗或說空敎

說相敎或說性敎聞者各隨機證悟不相通知也四十年後坐靈鷲而㑹三乗詣拘尸而顯一性前後之𮜿則也

𣵀盤經迦葉菩薩曰諸佛有密語無密藏丗尊讃之曰如來

之言開發顯露淸淨無翳愚人不解謂之祕藏智者了達則

不名藏此其證也故王道興則外戸不閉而守在戎夷佛道

備則諸法緫持而防在魔外𣵀槃圎敎和會誰法唯𥳑别魔說及外道邪宗耳不當

復執情攘臂於其閒也師又著圎覺大小二䟽鈔法界觀門原人等論皆裴休爲之序引盛行於

師㑹昌元年正月六日於興福塔院坐滅二十二日道俗

等奉全身于圭峯二月十三日茶毗得舎利明白潤大後門

人泣而求之皆得於煨燼乃藏之石室壽六十有二臘三十

四遺誡令舁屍施鳥獸焚其骨而散之勿得悲慕以亂禪觀

每淸明上山必講道七日其餘住持儀則當合律科違者非

吾弟子持服四衆數千百人哀泣喧野曁宣宗再闢眞敎追

謚定慧禪師塔曰靑蓮 蕭俛相公呈已見解請禪師注釋

曰荷澤云見清淨體於諸三昧八萬四千諸波羅蜜門皆於

見上一時起用名爲慧眼又當眞如相應之時善惡不思空有不念

化寂滅萬法俱從思想縁念而生皆是虚空故云化也旣一念不生則萬法不起故不待泯之自然寂滅也

時更無所見見照體獨立夢智亡階三昧諸波羅密門亦一時空寂更

無所得散亂與三昧此岸與彼岸是相待對治之說(⿱艹石)知心無念見性無生則定亂眞妄一時空寂故無所得也

不審此是見上一時起用否然見性圎明理絶相累即絶相爲妙用住相爲執情於八萬法

門一一皆尓一法有爲一塵一法空爲一用故云見凊淨體則一時起用矣望於此後示及俛狀

荅史山人十問問荅各是一本今參而寫之 一 問云何是道何以修之

爲復必須修成爲復不假功用荅無礙是道覺妄是修道雖

本圎妄起爲累妄念都盡即是修成 二問道若因修而成

即是造作便同丗閒法虚僞不實成而復壞何名出丗荅造

作是結業名虚僞丗閒無作是修行即眞實出丗 三問其

所修者爲頓爲漸漸則忘前失後何以集合而成頓則萬行

多方豈得一時圎滿荅眞理即悟而頓圎妄情息之而漸盡

頓圎如初生孩子一日而肢體巳全漸修如長養成人多年

而志氣方立四問凡修心地之法爲當悟心即了爲當别

有行門(⿱艹石)别有行門何名南宗頓旨(⿱艹石)悟即同諸佛何不發

神通光明荅識冰池而全水藉陽氣而鎔消悟凡夫而即眞

資法力而修習冰消則水流潤方呈漑滌之功妄盡則心靈

通始發通光之應修心之外無別行門五問若但修心而

得佛者何故諸經復說必須莊嚴佛土敎化衆生方名成道

荅鏡明而影像千差心淨而神通萬應影像莊嚴佛國神通

則敎化衆生莊嚴而即非莊嚴影像而亦色非色六問諸

經皆說度脫衆生且衆生即非衆生何故更勞度脫荅衆生

若是實度之則爲勞旣自云即非衆生何不例度而無度

七問諸經說佛常住或即說佛滅度常即不滅滅即非常豈

不相違荅離一切相即名諸佛何有出丗入滅之實乎見出

没者在乎機縁機縁應則菩提樹下而出現機縁盡則娑羅

林閒而𣵀槃其猶淨水無心無像不現像非我有蓋外質之

去來相非佛身豈如來之出没 八問云何佛化所生吾如

彼生佛旣無生生是何義(⿱艹石)言心生法生心滅法滅何以得

無生法忍邪荅旣云如化化即是空空即無生何詰生義生

滅滅巳寂滅爲眞忍可此法無生名曰無生法忍九問諸

佛成道說法秖爲度脫衆生衆生旣有六道佛何但住在人

中現化又佛滅後付法於迦葉以心傳心乃至此方七祖每

代秖傳一人旣云於一切衆生皆得一子之地何以傳授不

普荅日月麗天六合俱照而盲者不見盆下不知非日月不

普是障隔之咎也度與不度義𩔖如斯非𡱈人天揀於鬼

但人道能結集傳授不絶故秖知佛現人中也滅度後委付

迦葉展轉相承一人者此亦蓋論當代爲宗敎主如土無二

王非得度者唯爾數也 十問和尚因何發心慕何法而

出家今如何修行得何法味所行得至何處地位今住心邪

修心邪(⿱艹石)住心妨修心若修心則動念不安云何名爲學道

(⿱艹石)安心一定則何異定性之徒伏願大德運大慈悲如理如

如次第爲說荅覺四大如坏幻達六麈如空華悟自心爲佛

心見本性爲法性是發心也知心無住即是修行無住而知

即爲法味住著於法斯爲動念故如人入闇則無所見今無

所住不染不著故如人有目及日光明見種種法豈爲定性

之徒旣無所住著何論處所又山南温造尚書問悟理息

妄之人不結業一期壽終之後靈性何依者荅一切衆生無

不具有覺性靈明空寂與佛無殊但以無始劫來未曽了悟

妄執身爲我相故生愛惡等情隨情造業隨業受報生老病

死長劫輪迴然身中覺性未曽生死如夢被驅𭛠而身本安

閑如水作冰而濕性不易若能悟此性即是法身本自無生

何有依託靈靈不昧了了常知無所從來亦無所去然多生

妄執習以性成喜怒哀樂微細流注眞理雖然頓達此情難

以卒除須長覺察損之又損如風頓止波浪漸停豈可一生

所修便同諸佛力用但可以空寂爲自體勿認色身以靈知

爲自心勿認妄念妄念若起都不隨之即臨命終時自然業

不能繫雖有中隂所向自由天上人閒隨意𭔃託若愛惡之

念巳泯即不受分叚之身自能易短爲長易麤爲妙若微細

流注一切寂滅唯圎覺大智朗然獨存即隨機應現千百億

身度有縁衆生名之爲佛謹對釋曰馬鳴菩薩撮略百本大

乗經宗旨以造大乗起信論論中立宗說一切衆生心有覺

義不覺義覺中復有本覺義始覺義上所述者雖但約照理

觀心處言之而法義亦同彼論謂從初至與佛無殊是本覺

也從但以無始下是不覺也從(⿱艹石)能悟此下是始覺也始覺

中復有頓悟漸修從此次至亦無所去是頓悟也從然多生

妄執下是漸修也漸修中從初發心乃至成佛有三位自在

從此至隨意𭔃託者是受生自在也從(⿱艹石)愛惡之念下是變

易自在從(⿱艹石)微細流注下至末是究竟自在也又從但可以

空寂爲自體至自然業不能繫正是悟理之人朝暮行心修

習止觀之要節也宗密先有八句之偈顯示此意曽於尚書

處誦之奉命解釋今謹注釋如後偈曰作有義事是惺悟心

義謂義理非謂仁義恩義意明凡所作爲先詳利害須有所以當於道理然後行之方免同惽醉顚狂之人也就佛法中

有二種義即可爲之一資益色身之事謂衣食醫藥房舎等丗閒義也二資益法身謂戒定慧六波羅密等第一義也三

弘正法利濟羣生乃至爲法諸餘縁事通丗出丗也作無義事是狂亂心謂凡所作爲(⿱艹石)不縁上三

般事即名無義也是狂亂者且如丗閒醉人狂人所往不揀處所所作不量是非今旣不擇有何義利但縱信妄念要爲

即爲故如狂也上四句述業因也下四句述受果報云狂亂隨情念臨終被業牽旣隨妄念

欲作即作不以悟理之智揀擇是非猶如狂人故臨終時於業道被業所引受當來報故𣵀槃經云無明郎主貪愛魔王

役使身心如偅僕惺悟不由情臨終能轉業情中欲作而察理不應即須便止情中不欲作

理相應即須便作但由是非之理不由愛惡之情即臨命終時業不能繫隨意自在天上人閒也通而言之但朝暮

之閒所作𬒳情塵所牽即臨終𬒳業所牽而受生(⿱艹石)所作所爲由於覺智不由情塵即臨終由我自在而受生不由業也

當知欲驗臨終受生自在不自在但驗尋常行心於境自由不自由





景德傳燈録卷第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