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書亭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五

卷第五十四 曝書亭集 卷第五十五
清 朱彜尊 撰 清 子朱昆田 撰附錄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卷第五十六

曝書亭集卷第五十五

           秀水 朱彝尊 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

 跋十四

   書隋巢元方諸病源候論後

右諸病源候論五十卷隋太醫博士巢元方奉勅與諸醬共

論疢疾所起之源及九候之要大業六年書成進于朝論凡

一千七百二十篇言之詳矣隋唐經籍志不著于錄而宋志

有之盖太平興國中命王懐隐王祐陳昭遇等集聖惠方每

部取元方之論冠其首神宗以之課試醫士是編始大顯於

時書録解題謂千金方諸論多本此書考宋制醫以巢氏論

與千金翼方同目爲小經而千金方不與然則今所傳孫眞

人書殆未足深信矣

   書太平惠民和劑局方後

太平惠民和劑局方十卷載晁氏讀書後志陳氏書録解題

宋藝文志作五卷按宋大觀中詔通醫刊正藥局方於是庫

部郎中陳師文等校正𩔖分二十一門録方二百九十有七

然則是書成于汴都也今考王氏玉海置藥局四所其一曰

和劑局在紹興六年正月至若改熟藥所爲太平惠民局在

紹興十八年又八月盖師文等校正本實止五卷其後添補

紹興寶慶淳祐諸方暨吳直閣方諸局方故增益至十卷爾

予家所蔵乃元時雕本後附太醫助教許洪指南三卷係建

安髙氏日新堂板行

   本草衍義跋

本草衍義一十七卷冠以序例三卷合二十卷宋承直郎澧

州司戸曹事寇宗奭撰政和六年太醫學博士李康等看詳

申尚書省有旨轉一官通直郎添差充収買藥材所辨驗藥

宣和元年其兄子宣教郎解縣丞約校勘鏤版印造頒行

本草經撰自神農隋志已列其目皇甫謐帝王丗紀黃帝使

岐伯定本草經荀勗中經簿有子儀本草經一卷鄭康成注

周禮疾醫謂治合之齊存乎神農子儀之術賈公彦疏云是

周末時人而陳騤中興舘閣書目引漢書元始五年舉天下

通知方術本草者遣詣京師又樓護傳稱少誦醫經本草方

謂書名始見于此誤矣陶隱居而後參核加詳至宗奭考諸

家之說援引辨證文簡者證其義諱避者原其名斯六根五

華九寔二冬三建之形性畢具矣是書白雲子采入道蔵曩

従吳檢討志伊觀于京師之靈佑宮近始得元人故牘因書

于後

   書是齋百一選方後

百一選方不書撰人名氏題曰是齋按陳氏書録解題云是

山陰王璆孟欲所輯凡三十卷宋史藝文志作二十八卷予家

所蔵乃元人鋟本按其目僅二十卷爾殆經後人選擇者歟

   書宋本晞范子脈訣集解後

咸淳二年臨川李駉子野撰脈訣集解一十二卷邑人何桂

發序之謂得于誦詩讀書之餘盖儒者也竊謂人之賦形修

短強弱肥瘠之不同則脈亦異焉今之醫者止憑切脈而王

叔和之訣盖有不甚解者庸醫一歳之殺人比于法司之決

囚數且倍之矣駉自号晞范子其書引證周洽當時板行必

多傳習者而宋藝文志不載何歟

   跋濟生拔萃方

濟生拔萃方六卷延祐二年銅鞮杜思敬輯自爲之序其言

曰醫不專于藥而舍藥無以全醫藥不必于方而舍方無以

爲藥斯明乎炊湯脈神之術者宜其能采拾衆善以成書也

元史不作藝文志典籍無徵予甞思補之于醫書𩔖知其目

者金有紀天錫張元素劉元素李慶嗣張從正五家二十四

部凡八十八卷元有李杲竇黙王好古錢近之羅天益戴起

宗滑壽李希范王鏡潭鮑同仁朱震亨鄧焱王中陽李鵬飛

葛應雷葛乾孫朱撝趙良陳直鄒鉉胡仕可呉湍尚從善熊

景元申屠致逺危亦林薩德彌實李中南陸仲達尭允恭吳

以寧齊德之曽丗榮馮道𤣥孫允賢殷震三十六家七十三

部内十八部卷亡四百七卷兹又得杜氏此書然則待訪者

寧有窮乎思敬自号寶善老人書成時年八十有一予今年

齒亦均雖耄矣尚思踐宿諾焉

   醫家四書跋

南潯布衣許兆禎培元精醫術著録于先少保之門先公取

其所撰診翼藥準方紀醫鏡四部合名之曰醫家四書丗父

貴陽太守鏤版行之當書成時申文定李文節朱文肅均爲

作序先公亦題其簡端培元之名海内無不知之者已先公

亦御醫直聖濟殿官至院使嘗被召入乾清宮西暖閣診定

陵脈奏曰聖體病在肝腎宜寛平以養氣安靜以益精上喜

立命太監陸敬書之屏所篹立命𤣥圭經亂失惟太醫院志

僅存

   大觀證𩔖本草跋

經史證𩔖本草三十一卷目錄一卷大觀𥘉唐愼微撰通仕

郎行杭州仁和縣尉管勾學事艾晟序之謂傳書者失其邑

里不知何許人闕其疑可也或以蜀人實之何所據乎本草

自神農子儀而後代有廣益舊經止三百六十五味爾今按

其目錄實一千七百四十八種比之唐本蜀本掌禹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補

注蘇頌之圗經所增已多紹興中曽詔王繼先校定附釋音

一卷付國子監鏤版以行其後大德壬寅一刋于宗文書院

萬曆丁丑再刋于宣城民家并以宼氏衍義附于各條之

下雖于義無損然非唐氏之舊毋亦𩔖于覩臯禽而續鳬之

SKchar者歟

   跋張氏醫說

醫說十卷嘉靖中雕本不題撰人姓氏觀乎書録解題始知

爲宋新安張景季明所撰也喜劇而書諸卷尾

   跋孫子算經

孫子算經三卷漢志不著于録而隋唐經籍志有之首言度

量所起合乎兵法地生度度生量量生數之文次言乗除之

法設爲之數十三篇中所云廓地分利委積逺輸貴賣兵役

分數比之九章方田粟米差分商功均輸盈不足之目往往

相符而其要在得算多多算勝以是知此編非偽託也唐立

算學命李淳風注解頒之學官今其書算博士知者罕矣

   九章算經

九章即周官之九數保氏以教國子者也方田一粟米二差

分三少廣四商功五均輪六方程七盈不足八旁要九皆周

公所作漢易差分曰重差去旁要而易以勾股又夕桀一篇

其義無聞盖周公旣問數于商髙定此九數算術之古莫尚

于此矣于是劉徽注之序之徐岳甄鸑等述之李遵義疏之

逺而日月周天行度之數近而田疇米廪積羃隐雜廣斜正

負之幽微靡不著焉斯秦火所未燔而唐明算科取士之第

一書僅存于今者可寶也

   五曹算經跋

右五曹算經五卷唐太史令李淳風注而博士梁述助教王

真儒等校定之書也地利生人之本故首田曹田疇必資人

功故次兵曹人家必用食飲故次集曹會集必務儲蓄故次

倉曹倉廪必資貿易故以金曹終焉相傳其法出于孫武然

孫子别有算經考古者存其說可爾

   跋鄱陽洪氏南朝史精語

康熙辛酉冬購得宋槧經史法語四冊不足藝文志二十四

卷之數旣而亡之從故家抄南朝史精語宋四卷齊三卷梁

三卷陳一卷宋志作六卷盖一代合爲一卷故也志開法語

有左氏傳六卷史記八卷漢書二十卷精語有後漢書十六

卷三國志六卷晉書五卷唐書一卷惜均未之見所云南朝

史者盖指沈約蕭子顯姚思廉所撰而言非李延夀之南史

志失書朝字誤矣

   書楊太真外傳後

宮闈之事外人罕知所見SKchar異辭矧出于傳聞者乎太眞外

傳宋樂史所撰稱妃以開元二十二年十一月歸于壽邸二

十八年十月𤣥宗幸温泉宮使髙力士取于壽邸度為女道

士住内太眞宮此傳聞之謬也按唐大詔令載開元二十三

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遣戸部尚書同中書門下李林甫副以

黃門侍郎陳希烈冊河南府士曹叅軍楊𤣥璬長女爲壽王

妃考之開元禮皇太子納妃將行納采皇帝臨軒命使降而

親王禮儀有殺命使則同由納采而問名而納吉而納徵而

請期然後親迎同牢備禮動需卜日無納采受冊即歸壽邸

之禮也越眀年武惠妃薨後宮無當帝意者SKchar奏妃姿色冠

代乃度爲女道士勅曰壽王瑁妃楊氏素以端毅作嬪藩國

雖居榮貴每在淸修屬太后忌辰永懷追福以兹求度雅志

難違用敦弘道之風特遂由衷之請宜度爲女道士盖帝先

注意于妃頋難奪之朱邸思納諸禁中乃言出自妃意所云

作嬪藩國者據妃曽受冊云然其曰太后忌辰者昭成竇后

長壽二年正月二日受害則天后以建子月爲歳首中宗

雖復舊用夏正即正月行香廢務直至順宗永貞元年方改

正以十一月二日為忌辰開元中猶循中宗行香之舊是妃入

道之期當在開元二十五年正月二日也妃旣入道衣道士

服入見号曰太真史稱不朞嵗禮遇如惠妃然則妃由道院

入宮不由壽邸陳鴻長恨傳謂髙力士潛搜外宮得妃于壽

邸與外傳同其謬張俞驪山記謂妃以䖏子入宮似得其實

而李商隐碧城三首一咏妃入道一咏妃永歸壽邸一咏帝

與妃定情係七月十六日證以武皇内傳分明在莫道人間

緫不知是足當詩史矣新唐書宰相丗系表妃之祖志謙三

子長玄琰次玄珪次𤣥璬𤣥琰子銛𤣥珪子錡玄璬子鑑若

國忠則妃再從兄也妃本𤣥璬長女大書冊壽王妃父乃天

寶四載立爲貴妃帝欲掩天下之耳目而箝其口遂令妃不

父其父而移作玄琰少女于是贈玄琰太尉齊國公母封涼

國夫人玄珪工部尚書銛鴻臚卿錡侍御史尚太華公主姊

三人大姨韓國三姨虢國八姨秦國玄璬獨永聞加恩焉子

鑑官湖州刺史後雖尚主冊貴妃曰恩澤亦未之及盖推而

逺之也且銛係𤣥琰子而劉昫唐書以爲妃再従兄則當時

業有識其非者矣明皇英主開元之政稱全盛時惑一妃子

至淪亡社稷作偽心勞迹愈晦而言之益醜詩不云乎亂匪

降自天生自婦人又云鼓鐘于宮聲聞于外國史無識誤落

帝度内謂妃少孤飬于叔父玄璬而以琰爲妃父子故驗之

載紀辨外傳之誣特發其微焉至於玉谿生詩箋之别幅


曝書亭集卷第五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