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書亭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四

卷第五十三 曝書亭集 卷第五十四
清 朱彜尊 撰 清 子朱昆田 撰附錄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卷第五十五

曝書亭集卷第五十四

            秀水 朱彝尊 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

 跋十三

   顧長康女史箴圗跋

虎頭畫謝太傅謂自生人以來未有今丗鮮有存者矣康熙

壬子春觀女史箴于江都汪氏絹雖剥落氣韻絶倫惜止留

其半男女老幼共二十八人象各異迹所謂意存筆先画盡

意在者非與題識小字尤佳頗似大令十三行岀虎頭已書

也昔王丗將書畫皆居第一故語右軍云畫吾自畫書吾自

書而虎頭亦克兼之益信工畫者多善書昔賢之言不吾迋

耳因勸汪翁舍畫而雙鈎其字勒諸石

   王維伏生圗跋

右王維所畫伏生上有宋思陵題字庚戌十月觀于退谷孫

侍郎齋生濟南人也予游濟南于長白山之陰拜生墓見其

祠宇庳隘至不容筵几有司牲醪歲時之饗SKchar闕焉不修因

歎丗人無知重生者蓋經學之不明久矣思秦之時諸生訟

言封禪致有坑儒之禍生爲秦博士得免其明哲有過人者

及漢興隱士負一時之望莫若商山四皓初未聞講習經義

傳之弟子則其年雖八十餘衣冠甚偉與土木何異生獨能

于微言旣絶之時教學齊魯老而益勸卒傳之鼂錯斯文未

喪天若有意于生而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年者百丗之後宜師其人而識其

貌焉維之所畫特想像爲之而巳然藝事旣袖其精思所感

SKchar見之觀是圗者不問知其爲生此思陵所以寶惜而親

題之也丗之法書善畫多祕之内府人旣未得觀間復流傳

于丗藏之者非其人則觀者亦取非其人此書畫之厄也是

圗之得歸孫氏非至幸與先生今年七十有八猶治尚書不

輟所注禹貢洪範其發明經義甚詳對先生之容益悟維之

貌生能入神也同觀者譚七舎人兄吉𤧚舟石李十九秀才

良年武曽

   再題王維伏生圗

是圗庚戌冬觀于北平孫侍郎蟄室因跋其尾旣而歸于棠

村粱相國今爲漫堂宋公所藏主雖三易不墮秦㑹之賈師

憲嚴惟中之手濟南生亦幸矣按中興館閣續録維所畫濟

南伏生圗曽歸袐閣儲藏故宋元以來題跋獨少宋公定爲

真蹟知孫梁二公賞鑒略同也

   光武帝燎衣圗跋

漢光武帝燎衣圗唐呉道子畫道子開元中甞召入宮禁爲

内教博士非有詔不得畫論者謂其下筆有神然多施之門

版屋壁歲久易毁至仙佛鬼怪丗雖流傳又非儒者所取故

是圗最爲難得圗之作未詳何年意開元𥘉明皇勤政圗治

思古帝王肇造之艱萬幾餘暇道子奉詔作此其後司馬承

禎張果葉法善相繼被召而浮屠之營建亦盛由是東都老

子廟壁與地獄變相之圗交出一藝之微亦隨丗運升降可

歎哉圗今歸程穆倩氏穆倩得之僧漸江漸江購之歙呉氏

   跋釣鰲圗

釣鰲圗一卷新安故家所藏籖題郭忠恕名卷中第有水閣

一斜百隨而無釣者之具亦無釣人觀者多未析按晁子止

郡齋讀書志有釣鰲圗一卷與捉臥甕人格並列當是唐時

酒令子止謂分四十𩔖𩔖各一詩今其書不傳雖智者有所

不知矣劉道醇稱恕先屋木樓觀一時之絶覩其界畫洵無

可疵圗有察司横印蓋内府物也惜其下截破碎安得好手

李仙丹復裝之

   李龍眠九歌圗卷跋

李伯時九歌圗用澄心堂紙作每圗書三閭大夫辭于後筆

法娟妙匪特畫居絶品也題識殘闕止存年七月望日臣李

公麟畫十字上有宣和大小印璽卷末元人題咏甚多康熙

庚戌秋九月九日偕崑山顧炎武寧人嘉定陸元輔翼王永

年申涵光鳬孟嘉興譚吉𤧚舟石觀于宛平孫氏研山齋

   八景圗跋

宋度支員外郎宋迪工畫平逺山水其平生得意者爲景凡

八今人所仿瀟湘八景是也然當時作者意取平逺而已不

專寫瀟湘風土迨元人形之歌詠其後自京國以及州縣志

靡不有八景存焉固哉丗俗之可𥬇也是冊不知誰氏之筆

而意主平逺不失員外之旨見者勿定作瀟湘觀斯得之矣

   題李唐長夏江寺圗

康熙乙丑三月納蘭侍衛容若購得李唐著色山水卷邀子

題籤唐字睎古河陽人宣和中曽直畫院南渡後入臨安年

已八十授待詔觀其畫法古雅深厚宜爲思陵所賞卷首題

曰長夏江寺卷尾題曰李唐可比李思訓按宋人著色山水

多以思訓爲宗蓋春山薄而秋山疎惟夏山利用丹墨思陵

比之思訓可謂知言也已

   題楊補之墨梅

朱三十五梅詞横枝清瘦只如無但空裏疎花數㸃梅花有

魂二語攝之此唯逃禪楊叟能寫岀若煮石山農興酣落筆

便與少陵亂插繁花照晴昊句相似愁眼雖衝要非逃禪叟

意中景矣歲在丁未冬坐孫侍郎退翁蟄室斲氷試謝道韞

研書

   書彞齋趙氏水仙花卷

趙子固水仙横幅觀于北平孫侍郎硯山齋記先子恒言丗

多贗本其真蹟有九十三莖者最佳今數之果然侍郎所蓄

有楊補之墨梅顧定之墨竹與是卷稱歲寒三友梅竹無多

花葉而水仙獨繁然對之不異神仙氷雪之容正樂府詩所

云寂寥抱冬心者也

   錢舜舉𪕖鼠圗跋

天下最堪憎者莫鼠若矣畫家惟邊鸞圗石榴猴鼠易元吉

圗靑菜鼠狼此外流傳蓋寡康熙甲申暢月偶集小滄浪亭

西陂放鴨翁出錢舜舉𪕖鼠圗見示歎其工絶翁屬書蘇和

仲賦于後乙酉夏始以八分書而歸之兼欲題詩其上未果也

   題趙子昂鵲華秋色圗

鵲華秋色圗卷元貞元年呉興趙王孫罷守齊州歸爲周公

謹作用丹墨淡著色叅合王右丞董北苑法華不注一峰特

立而䧿山附之對此益信酈善長單椒秀澤一語之善形容

也卷有楊仲弘范德機虞伯生三公跋華亭董尚書愛而屢

題之予嘗聞画家論文徵仲畫謂其原出于松雪把玩是卷

良然康熙甲子冬觀于納蘭侍衞容若之渌水亭

   題趙子昂水村圗

趙王孫畫山水用絹素設色者多獨水村圗横幅以紙寫之

且用水墨洵神品也題云大德六年十一月望日爲錢德鈞

作又自識云後一月德鈞持此圗見示則已裝成軸矣一時

信手塗抹乃過辱珍重如此極令人慚媿卷末題咏者四十

八人歲在乙丑三月納蘭容若屬予題籤留之匝月卷還未

幾容若奄逝真蹟不復可覩矣水村即今之分湖明宣德中

析嘉興一府爲縣七遂隸嘉善後之修地志者不載此事因

撮其大略書之

   題王孤雲蒲萄庭榭小幅

永嘉王振鵬朋梅以畫受知元仁宗賜号孤雲處士其界畫

最工恒綴花籬架果于臺榭之下是幅雖小蓋其真蹟丗惟

見圗繪寶鑑稱其官漕運千戸不知延祐初曽爲祕書監典

簿也

   題江山偉觀圗

元㑹稽董旭遂初江山偉觀圗以金焦二山畫之紙背題長

歌于圗後書法亦工用董旭私印印詩之簡端遂初私印印

詩之尾同時題識者三十一人憶歲在辛已子留昭慶僧寺

此卷爲姚氏收藏物予愛旭長歌髙聳奔逸借抄寄顧孝㢘

俠君𨕖入元詩今年春我宗衎齋上舍見而不忍釋手姚氏

之子謂曰子欲得之跋者人各一金遂以白金二斤易之亦

稱好事也已卷首江山偉觀四篆字鈎畫奇古不識何人所

   題元四學士畫像

四學士經術文章冠于元代百丗而下瞻其畫象如聞謦咳

矣蘇昌齡書法入妙通神品在宋仲温朱孟辯之上跋稱悵

然有存殁之感者至正甲午吳虞掲三公俱逝惟歐陽原功

卒于丁酉故云按畫家繪象存者止圗半體殁者乃寫全身

然則歐陽原功亦殁後續繪者也卷内有凌晏如私印晏如

湖州人以書受知長陵官至僉都御史是卷向藏南陽村莊

呂氏今無䣊以授子壻寶靈通

   書顧定之墨竹

顧定之墨竹一本下無土石抽梢直上對之若新雨乍洗姢

娟𡡾人同時畫竹羣推吳仲圭然尺幅中交柯接葉或失則

繁又雜以草書題識覺少者未始不貴也定之名安淮東人

元統間仕爲龍巖都巡轉毗陵録判歷泉州路判官自号石

屋老人郯九成詩吴下幾人能畫竹風流只數顧參軍心賞

不謬矣是軸藏李太僕寫山樓以非肉食者所好故子姓猶

保之

   跋李紫篔畫卷

畫家好手元時特多略見圗繪寶鑑紫篔生李升其一也生

濠梁人善寫竹石兼工平逺山水斯卷送沖眞觀主蔡霞外

而作松竹清疎峰嵐渲以焦墨澹抹蠃靑作遥山識者謂其

原出王維也今藏孫上舍洪九家意當日必有諸公贈言跋

尾惜爲人割去然鄭人買櫝還珠珠固在庸何傷丁亥夏五

日北至小長蘆朱彞尊書

   又

紫篔晩居澱山湖畔故吳郡尤存以仁贈以詩云積玉谿頭

水拍天草堂只在澱山前雲間錢元方彦直贈以詩云謫仙

今住五茸西大泖當門鱸正肥其居有白雲牎東維子賦詩

贈之今其遺跡無存矣慈谿黄玠伯成題其墨本竹枝云刻

雕妙入神餘情𭔃乀丿殆時人重其墨竹以之刻雕屏風云

爾洪九方排纂書畫譜復題此歸之俾采入卷中八十翁彝

尊又跋

   黄子久浮嵐暖翠圗

順治十有七年冬十一月朔寓山陰之簞醪河飲于萊陽宋

公之𪠘斟隗嚻宮緑瓷琖勸客蒸萊雞爲𩜹客以醉辭公岀

黄子久浮嵐暖翠圗示客以當解酲圗髙六尺廣三尺樹木

之秀挺山石之詭異恍如坐我冨春江上渾忘身之在官舍

也畫額題識子久時年八十有三而局法嚴整神韻深厚反

勝少壯時此全乎天者已是日南昌王猷定于一長洲宋實

穎旣庭金壇蔣超虎臣仁和陳晉明康侯呉江葉夑星期同

觀秀水朱彞尊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鬯書

   書王叔明畫舊事

京師故家有藏黄鶴山樵畫者俾縫人持以售諸市予適見

之許以錢三十緡挂于寓居之壁觀其勾皴之法若下筆作

草書全不修飾而結束入細華亭董尚書大書其額云天下

第一王叔明畫其裝護亦精用粉綠色官窑軸子堅栗如玉

留之旬日囊空羞澀終無以應俄而棠村粱尚書以白金五

鎰購之神物化去見之魂夢不可弭忘也尚書以宰相歸里

聞其身後墨寶散失偶憶舊事書之

   跋師子林書畫冊

歲在甲辰九月從京師入雲中同里曹公官山西按察副使

舍予萬物同春亭暇岀徐賁幼文師子林畫冊見示師子林

者元至正二年僧維則之門人鑿池壘石築蘭若以居其師

者也峰曰師子曰含暉曰吐月橋曰小飛虹窩曰禪窩谷曰

竹谷堂曰立雪室曰臥雲閣曰問梅軒曰指柏池曰玉鑑井

曰氷壺當時留題八子髙啓季迪張適子宜王行止仲謝徽

𤣥懿申屠衡仲權張簡仲簡陶琛彦行僧道衍斯道而兹冊

惟斯道用小楷書其詩諸公不與焉考師林初建朱德潤澤

民圗之趙元善長倪瓉元鎮商確續圗之幼文寫此冊在洪

武七年三月自言用圗寫意初不較其形似蓋欲别開生面

不同乎朱趙倪三子爾

   書孫氏同爨㑹圗後

吾鄉孫簡肅公治家以嚴子弟侍立暑不去衣然其敎初學

飯後必散步歌詩以吟咏性情故其子六人皆善詩家居爲

同爨㑹三日一集集必有詩列圗于前聚詩其後裝池爲卷

孝友之語充溢丈幅之中可謂天倫樂事矣公甞誡諸子曰

家人暌離必起于婦人但得兄弟時時相聚讒何由生今裠

屐子弟往往晝居於内兄弟無幾相見此讒柄所由階也若

盡如孫氏六公飲酒之飫而不愆其儀讌集之頻而勿傷于

侈賢子孫循而行之雖百丗可已公裔孫某出示予因跋其

後歸之并著于禾録焉

   項子京畫卷跋

予家與項氏丗爲婚姻所謂天籟閣者少日屢登焉乙酉以

後書畫未燼者盡散人間近日士大夫好古其家輒貧㦯旋

購旋去之大率歸非其人矣噫非其人而厚藏書画之厄終

歸于燼而已黄山程穆倩家最貧嗜古尤癖書画歸之幸矣

惜乎價盈千百者力又不能購也子京之畫丗人知之者罕

程子獨加珍惜俾予跋尾夫程子且然況生同里而數過其

廬如予者邪

   題薛素素畫冊

嘉興妓薛素素小字潤娘行五人稱其有十能詩書琴弈簫

而馳馬走索射彈尤絶技也予見其手寫水墨大士甚工董

尚書未第日授書禾中見而愛之爲作小楷心經兼題以跋

至山水蘭竹下筆迅埽無不意態入神聞在京師挾彈走馬

能以兩彈丸先後發使後彈擊前彈碎于空中又置一彈于

地以左手持弓向後以右手從背上反引其弓以擊地下之

彈百不失一嘗置彈于小婢額上彈去而婢不知江都陸無

從歌云酒酣請爲挾彈戲結束單衫聊一試微纒紅䄂袒半

韝側度雲鬟引雙臂侍兒拈丸著髲端回身中之丸並墜言

遲更疾𨚫應手欲發未停偏有致范夫人贈詩云重開别院

貯文君寶絡千金換翠裙非雨非雲香滿路前身應是薛靈

芸尋爲李征蠻所嬖又甞侍沈孝廉景倩巾櫛其畫象傳入

蠻洞酉陽彭宣慰深慕之費金錢無算致之不得也

   許旌陽移居圗跋

許旌陽移居圗宛平崔秀才道母所畫横幅丈酴圗中移家

具散走者䰅鬟臂指各異情狀怪疑皆SKchar也自吳道子朱繇

傳地獄變相其後貌鬼鬼母鍾馗小妹不一其人至宋龔

髙士開專以鬼物見長觀其骨象獰劣令人不歡兹圗爲神

仙移居故口無哆張目無很視較開所狀略殊然光民後賢

寄託之情一也詩言之莫赤匪孤莫黒匪烏髙士蓋有深慨

于中寄之筆墨者崇禎之季有SKchar白晝入市用紙錢交易死

者魂未離散叩人門戸買棺彼時思陵命將出師輦下臣民

無一足供驅使者翻不若旌陽令之使鬼鬼忘其勞焉道母

繪此得毋𭔃託在是與道母初名丹晩更名子忠别字靑蚓

國亡走入土窟中死圗今藏萊陽宋氏順治庚子冬觀于雲

門舟中

   題趙淑人宮門待漏圗

右宮門待漏圗先伯祖妣趙淑人朝孝節烈皇后孝哀悊皇

后因而傳寫者也按命婦朝女君見於周禮其服鞠衣㞡衣

縁衣素紗其笄纚其屨黃漢制則服蠶衣唐外命婦入朝或

于光順門或于肅章門宋元節序慶賀咸許外命婦入内明

元旦冬至后御坤寧殿中使引命婦各服其服行禮其後改

于仁智殿崇禎七年三月甲寅二十八日孝節皇后生辰詔命婦

入賀舊典久不行矣多稱疾不至詣大内者僅五十有三人

步入西華門拜于殿下懿旨傳賜鮮果帝詰責禮部以人寡

不成禮迨七年十月已丑孝哀皇后生辰朝于慈寧宮步入

東華門就位者一百六十有八人十年三月丁卯二十八日復朝中

宮于隆道閣仍自西華門步入就位行禮者一百八十人嘉

定伯周奎夫人亦與焉拜畢周夫人進宮行家人禮后語周

夫人曰諸命婦骨相多福薄惟朱侍郎妻容貌莊稱象服爾

隨賜銀豆鮮果經别殿神宗皇貴妃劉復賜茶于思善門於

是淑人朝女君者三矣其初先伯祖方任大理寺卿再入時

遷刑部右侍郎三入轉左侍郎旣卒贈尚書十七年春京師

陷思陵傳旨後宮令自裁太監王永壽奔吿于帝曰懿安皇

后業自經矣帝乃起赴煤山殉社稷孝節皇后亦崩是嵗五

月孝哀皇后祔德陵孝節皇后祔思陵大書于

丗祖章皇帝實錄越二年淑人以病終將斂得手書于臂曰

老婦五膺封誥三朝中宮甲申之後先后賔天未克相隨泉

下兹含媿而死爾子孫喪務從儉毋受貴人之弔斯老婦之

魂魄寧矣鄉黨傳之謂可入女誡圗今爲兄之子建子所藏

歲久將復裝潢彞尊乃撮其大略書後庶子子孫孫永保而

勿失焉


曝書亭集卷第五十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