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曝書亭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三

卷第四十二 曝書亭集 卷第四十三
清 朱彜尊 撰 清 子朱昆田 撰附錄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卷第四十四

曝書亭集卷第四十三

           秀水 朱彝尊 錫鬯

   大唐開元禮跋

開元禮序例三卷吉禮七十五卷賔禮二卷軍禮十卷嘉禮

四十卷凶禮二十卷合一百五十卷草創討論諸臣則徐堅

李銳賈登張垣施敬本陸善經洪孝昌也于時王舍人嵒請

刪禮記舊文益以今事集賢學士張說上言禮記不刊之書

不可改易宜取貞觀顯慶禮書折衷異同以爲唐禮久而論

定者蕭學士嵩王舍人仲丘也迹其降凶禮于五禮之末蓋

貞觀已然至顯慶成書出于許敬宗李義甫之手削去國

一篇開元儒臣終不能釐正以復舊典可惜巳攷是書旣頒

尋以設科取士習者先授太常官以備講討遂爲士子出身

捷徑究之登榜者無多何歟韓退之甞苦儀禮難讀而熟開

元禮文更難也周益公序曰朝廷有大疑稽是書而可定國

家有盛舉即是書而可行然則是書而存雖百丗率由焉奚

不可之有

   政和五禮新儀跋

宋之𥘉仍SKchar唐制用開元禮取士禮器則準聶崇義圗繪于

論堂之上旣而開寶有通禮景祐有太常新禮嘉祐有太常

因革禮先後不無損益議者㦯誚其書繁簡失中不合古制

蘇明允之言曰今特編集故事使後丗無忘焉爾非曰制爲

典禮遂使遵而行之也至崇寧二年有詔令講議司官詳求

歷代禮樂SKchar革修典訓以貽永丗大觀初元乃設議禮局以

知樞密院事鄭居中刑部尚書白時中慕容彦逢學士強淵

明等一十四人主之疑義許具劄子上請祐陵疊賜御筆指

揮親定冠禮十卷蓋閱七載而成書于是鑄九鼎于汴京勒

豐碑于河朔將謂禮樂與天地同流曽幾何時而金源百萬

之師盟于城下徙之氷天雪窖中自古亡國之君所遭慘黷

未有甚于帝者觀于是書稽古之勤自非庸主所能斷決然

則帝之亡天實亡之後之君子當念舊章之不可忘無拘成

敗之迹以論丗從而詬之庶乎其可巳

   書大明集禮卷後

明太祖草昧之際徵羣儒修禮樂書實録繫之洪武二年

月以予考之乃呉元年六月事也梁寅孟敬有贈徐一䕫大

章序云呉元年丁未歲詔徵至都大章亦見徵是時上方置

三局一律局二禮局三誥局予備員禮局而大章𢰅誥文又

𢰅張翼翔南梓宇記云君以明經舉于鄉今天子將即大位

寅與君同受詔稽古禮文其云將即位者洪武戊申之前也

又上陶學士凱書云六月八日伏奉中書省劄付以王命之

重郡府督迫之嚴即日就道亦指吳元年事此親于其身編

纂禮書者其言斷不誣矣實録苐載吳元年八月徴江西儒

士劉于等至京欲官之俱以老病辭各賜帛遣還則于亦以

呉元年被徵也且劉宗弼者丞直之字丞直于吳元年十月

官國子司業不應又同遺逸之士至洪武二年就徴也是則

禮局開設本丁未歲逮己酉楊維楨續至修飾潤色之庚戌

九月書成命名大明集禮其本末如是實録經永樂初兩次

改修漸失其實爾是編五十卷萬曆中先太傅文恪公以禮

部右侍郎掌本部尚書事拜定陵之賜簡端有内府圗書先

公亦以私印識卷尾兵火之後予家賜書之存僅此而已

   鄭丗子樂律全書跋

律呂精義内外編各十卷正論四卷樂律算學新說各一卷

此外圗譜一十三部又審定諸家樂書八部合名之曰樂律

全書鄭恭王厚焥丗子載堉所撰也恭王于嘉靖二十七年

建言時政獲罪降爲庶人發髙牆禁錮丗子席藁門外具槖

饘者二十載莊皇帝踐位初赦過復爵由是丗子以孝稱又

髙延陵子臧之節讓國于兄尤人所難能也恭王雅善言樂

丗子又何文定瑭外孫學有元本按律審音察及銖𮮐歷辨

劉歆何妥李照范鎮陳暘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蔡元定之失近代若李文利李文

察劉濂張敔諸家皆駮其非河間獻王之後言禮樂者莫有

過焉者也

   書花間集後

花間集十卷蜀衛尉少卿趙弘祚編作者凡一十七人蜀之

士大夫外有仕石晉者有仕南唐南漢者方兵戈俶擾之會

道路梗塞而詞章乃得逺播𨕖者不以境外爲嫌人亦不之

罪可以見當日文網之疎矣坊板譌字最多至不能句讀此

舊刻稍善爰藏之而書其後

   書尊前集後

尊前集二卷不著編次人姓氏萬曆十年嘉興顧梧芳鏤板

以行僉以謂顧氏書也康熙辛酉冬予留呉下有持吳文定

公手抄本吿售書法精楷卷首識以私印書肆索直三十金

取顧氏本勘之詞人之先後樂章之次第靡有不同始知是

集爲宋初人編輯較之花間集音調不相逺也旣還其書因

識于顧氏本後

   樂府雅詞跋

呉興陳伯玉書録解題載曽端伯所編樂府雅詞十二卷拾

遺二卷予從藏書家徧訪之未獲也旣而抄自上元焦氏則

僅上中下三卷及拾遺二卷而已繹其自序稱三十有四家

合三卷詞人止有此數信爲足本無疑卷首冠以調𥬇絶句

云是九重傳出此大晟樂之遺音矣轉踏之義碧雞漫志所

未詳九張機詞僅見于此而髙麗史樂志文宗二十七年十

一月教坊女弟子楚英奏新傳九張機用弟子十人則其節

度猶具所謂禮失而求諸野也道宮薄媚西子詞排徧之後

有入破虗催衮徧催拍歇拍煞衮其音義不傳拾遺則以調

編次第曩見雞澤殷伯巖曲周王湛求永年申和孟隨叔言

作長短句必曰雅詞蓋詞以雅爲尚得是編草堂詩餘可廢

   跋典雅詞

典雅詞不知凡幾十冊予未通籍時得一冊于慈仁寺集牋

皆羅紋惟書法潦草蓋宋日胥史所抄南渡以後諸公詞也

後予分纂一統志崑山徐尚書請于 朝權發明文渊閣書

用資考證大學士令中書舍人六員編所存書目中亦有典

雅詞一冊予亟借抄其副以原書還庫始知是編爲中袐所

儲也既而工部郎靈壽傅君以家藏抄本詞四冊貽予則尺

度題牋與予曩所購無異攷正統中文渊閣書目止著諸家

詞三十九冊而無典雅之名疑即是書著録者未之詳爾予

所得不及十之二然合離聚散之故可以感已

   書絶妙好詞後

詞人之作自草堂詩餘盛行屏去激楚陽阿而巴人之唱齊

進矣周公謹絶妙好詞𨕖本雖未全醇然中多俊語方諸草

堂所録雅俗殊分顧流布者少從虞山錢氏抄得嘉善柯孝

廉南陔重鋟之作者百三十有二人第七卷仇仁近詞殘闕

目亦無存可惜也公謹自有薲洲漁笛譜其詞足與陳衡仲

王聖與張叔夏方駕

   書沈氏古今詞譜後

呉江沈光禄伯英審音律罷官歸撰嘯餘譜歌南曲者奉爲

圭臬鄉人目曰詞隱先生論者惜其未譜詩餘康熈丁亥春

過徐檢討豐草亭見有古今詞譜二十卷檢討思付開雕予

借歸讎勘始而信旣而不能無疑焉夫四聲二十八調言樂

章者所共知也宮聲七曰正宮曰髙宮曰中呂宮曰道宮曰

南呂宮曰仙呂宮曰黃鐘宮商聲七曰大石調曰髙大石調

曰𩀱調曰小石調曰歇指調曰林鐘商曰越調羽聲七曰般

涉調曰髙般涉調曰中呂調曰正平調曰南呂調曰仙呂調

曰黃鐘調角聲七曰大石角曰髙大石角曰𩀱角曰小石角

曰歇指角曰商角曰越角惟變徵不見收按其序固不可紊

也沈氏譜首黄鐘乃不分宫羽存正宮道宮而去髙宮由是

生于黄鐘者混矣存大石去髙大石由是生于太蔟者闕矣

中呂仙呂不分宮調叉刪去髙般涉南呂黄鐘三調由是生

于南吕者混且闕矣至于角聲生于應鐘則全略之吾未得

其解也若夫宮調未詳者凡二百七十餘闋沈氏裒爲一卷

附于末徵諸宋史樂志帝賜羣臣酒皆就坐宰相飲敎坊奏

傾杯樂百官飲奏三臺蓋傾杯樂惟林鐘商無之三臺有十

三調此諸曲所以不同也至若破陣子正宮也朝中措黄鐘

宮也小重山雙調也萬年歡杏園春菩薩蠻中呂也石州慢

越調也六州歌頭大石調也太平時小石調也此當分注于

諸調者也又如正宮有破陣樂𩀱調有抛毬樂不專林鐘商

也大石調有清平樂不專越調也歇指調有洞仙歌不專中

呂仙呂調也中呂調有瑞鷓鴣不專般涉調也仙呂調有齊

天樂不專正宫也有彩雲歸不專中呂調也林鐘商有風入

松不專雙調也此百丗之下尤難臆斷者也檢討工于詞所

輯詞苑叢譚流布已久試取詞譜更正之母使四聲二十八

調之序棼絲不治然後出而鏤板傳于丗不亦可乎遂書卷

後歸之

   回溪史韻跋

回溪錢諷字正初吾鄉人也所𢰅史韻四十九卷予嘗見宋

時鋟本于京師僅存七冊嫌其殘闕未之録也歸田之後始

大悔之從琴川毛氏長洲何氏訪其所藏合之才十七卷亟

寫而存之笥宋人SKchar園冊𩔖摘𩀱字編四聲以便簡閱回溪

獨采成語有多至三四句者未嘗割裂原文信著書之良法

矣天下之寶離者㑹有合時安知後來所求不適少此十七

卷邪

   禮部韻略釋疑跋

韻書自陸法言孫愐後經丁度等審定韻略禮部以之頒行

惟其略也故孫諤毛晃黃啓宗黃積厚張貴謨等代有廣益

景定間廬陵進士歐陽德隆輯釋疑五卷以便塲屋之士隋

唐以來之分部未嘗紊也契丹僧行均𢰅龍龕手鑑三卷本

之華嚴三十六字母蒲傳正帥浙西首刊是書而鄭樵六書

略以爲聲經音緯韻學始備由是韓道昭之五音集韻黄公

紹之韻㑹舉要東冠以公洽冠以夾而淳祐中劉淵又并二

百六部爲一百七部舉隋唐以來之分部舍先民之章程顛

倒其倫次羣變而入浮屠氏之學可乎不可乎是編猶未改

韻書分部之舊訓必有徵字必有紐何嘗不精且密學者守

之以當圭臬作爲詩賦無害于辭勿戾于義斯可矣若必專

心四聲七音之微妙然後可以言詩此六一居士所云儒釋

不兩能者已萬曆中重編内閣書目云是編嘉熙間四明余

天柱曽雕于嘉禾郡齋

   書韻府羣玉後

杜工部集有漫與五言絶句九首又七言云老去詩篇渾漫

與春來花鳥莫深愁渾漫與者言即景口占率意而作也其

後蘇子瞻黃魯直楊廷秀諸公皆襲用之押入上聲語韻姜

堯章蟋蟀詞云𡺳詩漫與𥬇籬落呼燈丗間兒女段復之詞

云詩句一春渾漫與紛紛紅紫俱塵土陰時夫輯韻府羣玉

亦采入語字韻中蓋自元以前無有讀作漫興者迨楊㢘夫

作漫興七首妄謂學杜者先得其情性語言必自漫興始而

其弟子吳復從而傅會之注云漫興者老杜在浣花溪之所

作也漫興之爲言蓋即眼前之景以爲漫成之辭其言語似

村而未始不俊此杜體之最難學者自廉夫詩出而丗之人

遂盡改杜集之舊易與爲興矣時夫韻府學者每𥬇其弇陋

然猶識字乃知勤于學者雖SKchar園冊子正未可廢爾

   汗簡跋

汗簡六卷略敘目録一卷周宗正丞書學博士洛陽郭忠恕

集七十一家篆法鳥跡科斗畢具其書目多後丗罕見忠恕

别𢰅佩觿宋史藝文志並著于録佩觿有雕本而是編無之

予偶得舊抄一冊愛其奇古又一依說文始一终亥次序後

附宋虞部員外郞李直方髙士鄭思肖跋尾錢唐汪主事立

名堅請發雕遂鋟諸棗木嗚呼小學之不講俗書繁興三家

村夫子挾梅膺祚之字彚張自烈之正字通以爲SKchar園冊問

奇字者歸焉可爲齒冷目張也予也僑吳五載力賛毛上舍

扆刊說文解字張上舍士俊刊玉篇廣韻曹通政寅刊丁度

集韻司馬光𩔖篇將來徐鍇之說文繫傳歐陽德隆之韻略

釋疑必有好事之君子鏤板行之者庶幾學者免爲俗學所

惑也夫

   𩔖篇跋

𩔖篇十四卷卷分上中下凡四十二卷附目録三卷于後先

是丁學士度奉詔修集韻奏乞委修韻官别爲𩔖篇與集韻

相副施行于是王檢討洙胡學士宿掌光禄禹錫張大理次

立范學士鎭司馬學士光先後排纂成書草創于寶元二年

十一月至治平四年十二月上之朝洵非易也自秦丞相斯

作倉頡篇七章漢閭里書師合中車府令髙爰歷太史令敬

博學并爲一篇揚雄班固順續之杜林注之永元間汝南許

愼說文解字行分別部居凡十四篇始于一終于亥由是梁

顧野王𢰅玉篇宋徐鍇作繫傳咸發明說文之旨治平中類

篇書出推源析流而輕重淺深淸濁之變迭用旁求猶不改

倉頡篇部居之舊先民之規矩略存焉後此而始一終亥之

序莫有講習者矣書成于范氏而進于司馬氏篇首冠以序

係睂山蘇轍之文爲范學士作

   書淳化閣帖夾雪本後

淳化閣帖十卷摹自王著等董逌詆之謂決磔鈎剔更無前

人意然當時珍惜特甚藏板御書院惟大臣進登二府者賜

以一本耳所謂官法帖是也歐陽永叔時板已被焚稱舊本

爲難得況後此又數百年乎夾雪本舊藏顧大理家後歸蔣

氏宛平劉大夫知鎮江府日購得之其公子攜之濟上歲在

庚戌觀焉中多闕文補以文氏唐氏所藏本皆逺遜原帖其

以夾雪名者螙食其墨以素紙裝之若六花之散于几席也

蓋自棗材旣裂後遂𣟴以銀鋌丗多以此驗其僞眞是本裂

處以木補之殆在銀鋌未𣟴之先賜本之僅存于今者矣法

帖之傳于丗各有源流可考而吳中𭶑工每割裂跋尾圗書

眩人耳目雖善鑒者SKchar致疑焉若是帖之見蝕于螙其文

宛轉糾SKchar2字畫無損巧過漏痕釵股龜魚蟲鳥柳薤之篆即

至𭶑者不能仿其萬一宜有力者所共寶也觀于是而知古

人未可輕詆永叔謂其難得是誠知言

   題江都王氏家藏閣帖

閣帖𬃷木傳刻易失其眞而丗寶之吾郷天籟閣藏有初搨

足本題以千金後經亂失去以予所見函山劉氏夾雪本巳

闕三卷補以别紙退谷孫氏則僅存二卷而巳是本首尾完

好獲覩銀鋌未𣟴時生面宜爲鶴臯主人眞賞也

   石刻鋪敘跋

石刻鋪敘二卷宋建昌曽宏父𢰅卷末有後序書字季卿其

敘孟蜀九經及思陵御書石經本末特詳又南渡以後祕閣

帖亦詮訂有序按宏父本名惇紹興十三年以右朝散郎知

台州府事其以字稱者避光宗諱也臨安書肆陳思輯寶刻

叢編援据頗廣顧不及是編予從射瀆就堂上人抄而藏之

不啻象犀珠玉之外網得珊瑚木難然

   絳帖平跋

鄱陽姜堯章撰絳帖平二十卷予搜訪四十年始抄得之僅

存六卷爾記在都下于孫侍郎耳伯所𫉬觀宋搨絳帖二冊

光采煥發令人動魄驚心過眼雲煙至今攪我心也堯章于

書法最稱精鑒其言曰小學旣廢流爲法書法書又廢唯存

法帖帖雖小技上下千載𨵿涉史傳爲多故于是編條疏而

考證之一一别其僞真察及苗髮其餘若續書譜禊帖偏旁

考保母墓甎皆能伐其皮毛啜其精髓比諸黃長睿王順伯

爲優抑絳帖摹自劉次莊著有釋文二卷外有黃庭堅跋一

卷榮𦬊釋文并說一卷无名子字鑑二卷而今要不可見矣

惜哉

   隸續跋

隸續二十一卷范氏天一閣曹氏古林徐氏傳是樓含經堂

所藏僅七卷而已近客吳𨵿訪得琴川毛氏舊抄本雖殘闕

過半而七卷之外増多一百一十七翻末有乾道三年弟邁

後序繹其辭尚有隸韻隸圗而今不得見矣又淳熙六年

差通判紹興軍府事喻良能亦有跋尾稱隸釋二十七卷隸

續十卷旣墨于版復冥搜旁取又得九卷則當時刊本亦止

一十九卷將毋餘二卷爲隸韻隸圗邪要之闕文難以復完

合依婁氏漢隷字源目録次序取陳氏寶刻叢編所有補之

庶幾十得其四五矣

   書蘭亭續考後

蘭亭續考二卷錢唐俞松續桑丗昌考而著録也卷中載檇

李沈虞卿氏跋五考之宋史無傳至元嘉禾志苐書沈揆梁

克家榜進士注云侍從顧不書其字金史交聘表大定二十

九年閏五月宋遣沈揆韓侂冑來賀登位又不書其官今觀

五跋其一云上即大位之初揆以國子祭酒召入都越旬日

被命使燕過定武得此本後三年來守吳郡裝爲一卷所云

上即大位者光宗也按中興舘閣續録題名揆字虞卿嘉興

紹興三十年進士淳熙十年七月以祕書少監兼國史院

編修官十一年十一月進袐書監十四年五月爲祕閣修𢰅

江東運副紹熙四年以權吏部侍郎兼實録院同修𢰅而正

德姑蘇志守令表揆以中大夫袐閣修𢰅紹𤋮二年六月任

四年二月除司農卿合虞卿跋及諸書勘之虞卿之歷官本

末略具矣續考又載魯長卿氏藏有蘭亭會妙卷伊孫之茂

字伯秀别字雪村跋其尾稱兒時侍先祖龍舒府君坐膝上

觀此今已七十年不覺感愴按周益公必大𢰅朝請大夫海

鹽魯𧦴墓碑伯秀得附書名跋言龍舒府君者大夫長子承

議郞通判舒州可簡也虞卿好古魯氏會妙卷後亦歸之此

伯秀有感愴之言要之兩公跋語皆條暢不類董逌輩之晦

澀詩所云昔我有先正其言明且清者非與吾鄉張元成嘉

禾志不傳至元所修失之太簡其後柳琰鄒衡趙灜劉應鈳

排纂舊聞日就放失文獻無徵尚論者徒深浩歎而巳因覽

俞氏書有感識于卷末

   寶刻叢編跋

宋史藝文志載宋敏求有寶刻叢章三十卷拾遺三十卷度

南渡後已失傳臨安書肆人陳思所撰寶刻叢編二十卷頗

中條理金石文跋藉其㑹稡卷中隸續諸條予嘗取以補原

書二十一卷之闕當南渡之後君臣無意復讎編地志者若

祝穆王象之潘自牧之徒河淮以北陷蕃州郡志不復載思

獨博采九域圗經所遺一一識之其識髙于朝士一等矣

   盛熈明法書考跋

法書考八卷元盛熙明撰虞掲歐陽三鉅公序之熙明龜兹

人家豫章嘗游四明著補陀洛迦山考詩言滄洲到處即爲

家是已以近臣薦備宿衛爲夏官屬斯編創于至順二年

元統二年其文約其旨該不意九州之外乃有此人

   跋名蹟録

崑山朱珪精于篆刻一時碑版多出其摹勒因取平生所刻

文字一一志之曰名蹟録凡六卷附以贈言一卷其第五卷

載盧熊所撰遷善先生郭君墓志銘郭君名翼字羲仲善七

言近體詩人號郭五十六虞山錢尚書列朝詩集入之明人

之列且云洪武初徵授學官度不能有所自見怏怏而卒不

知翼卒于至正二十四年七月熊志可據其爲訓導仕于元

也尚書以史學自負絳雲樓之火人咸惜其國史遭燬由郭

君本末推之則考證失真又多主門戸之見假令書就未必

稱信史爾

   衎齋印譜跋

漢官私印俱用撥蠟鑄其後象犀硨磲瑪瑙取材愈廣至王

元章始易以花乳石于是靑田稷下里羊求休所産皆入礱

𤥨矣吾宗衎齋自漢以來搜羅甚博而審取其尤者作譜五

冊以視復齋嘯堂所收不啻一粟之比千囷也衎齋好古孜

孜如不及繼此必倍蓰于是衰年可假當再跋之


曝書亭集卷第四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