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曝書亭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二

< 曝書亭集 (四部叢刊本)
卷第四十一 曝書亭集 卷第四十二
清 朱彜尊 撰 清 子朱昆田 撰附錄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卷第四十三

曝書亭集卷第四十二

           秀水 朱彝尊 錫鬯

 跋

   李氏周易集解跋

唐著作郎資州李鼎祚集子夏以來易說三十二家又引張

氏倫朱氏仰之蔡氏景君三家注及乾鑿度合三十六家題

曰周易集解自序稱一十卷斯爲完書晁氏志惜其失七卷

蓋誤信新唐書藝文志目録也SKchar以其書宗康成排輔嗣然

繹其序有云王氏略例得失相參仍附經末是未嘗全排輔

嗣論者未之察爾由唐以前易義多軼不傳藉此猶存百一

宜西亭宗正獲之亟以開雕近則流播者多海鹽胡氏嘗熟

毛氏皆有刊本矣唐史論經學易有蔡廣成詩有施士丐禮

有𡊮彞仲子陵韋彤韋𦶜春秋有啖助趙匡陸淳論語有強

蒙獨未及鼎祚唯宋史禮志追贈贊皇子而元四明𡊮桷集

謂資州有鼎祚讀書臺今未審故迹尚存焉否也

   書周易本義後

朱子易本義析爲十二卷以存漢志篇目之舊較之程子易

傳依王輔嗣本原不相同惟因臨海董氏楷輯周易傳義附

録一書乃強合之移易本義次序以就程傳明初兼用以取

士故不復分其後習舉子業者專主本義漸置程傳不講于

是鄉貢進士呉人成矩叔度署奉化儒學教諭削去程傳乃

不從本義原本更正其義則朱子之辭其文則仍依程傳次

序此何說哉SKchar至于今科舉試題爻象並發其亦悖乎朱子

之旨矣予初求原書不得今覩此本附東萊呂氏音訓末有

朱子後序是爲完書宜亟開雕頒諸學官第恐下士見之翻

大𥬇爾

   書林氏周易經傳集解後

福清林黄中金華唐與政兩人皆博通經學而一糾朱子一

爲朱子所糾舉動不愼遂自絶于君子蘇平仲爲與政鄉曲

後學雖盛稱其經術然與政之遺書無一存者黃中周易經

傳集解三十六卷淳熙十二年四月經進付袐書省有勅襃

美謂其傋繹始終兼該表裏㑹稡編圗之冨包羅象數之全

觀其書卷帙繁重傳抄者難崑山徐尚書原一爲其弟子納

蘭容若彚刻經解黄中是書業開雕矣客SKchar語尚書曰黄中

獲罪朱子若刊其書是亦朱子之罪人矣乃斧以斯之當日

朱子既有違言門人多言黄中文字可毁然黄中逝後勉齋

黄氏爲文祭之其略曰嗟哉吾公受天勁氣爲時直臣玩羲

經之爻象究筆削于𫉬麟至其立朝正色茍拂吾意雖當丗

大儒或見排斥著書立言苟異吾趣雖前賢篤論亦不樂于

因循觀公之過而公之近仁者抑可見矣論者固一可以一

眚而掩其大醇也勉齋爲文公髙弟而推許黃中若是殆記

所云憎而知其美者與

   龍氏易集傳跋

周易集傳十八卷元湖廣儒學提舉龍仁夫𢰅仁夫字觀復

廬陵人學者稱麟洲先生經文主朱子本義每卦爻下各分

變象辭占謂雜卦爲古筮辭春秋傳所引屯固比入坤安震

殺皆以一字斷卦義此𩔖是也孔子録之以羽翼經初非刱

作今書止存八卷爾通志堂集經解以闕書未開雕寫以藏

諸笥

   王氏大易緝說跋

大易緝說十卷元武昌路南陽書院山長邛州王申子㢲卿

康熙庚申借無錫秦氏本録而藏之書其末曰易十二篇

爲費氏所紊經傳之移易圗書之異同紛綸乖合王氏之說

雪樓程氏草廬吳氏或賞其平正穩當SKchar以爲確然粲然成

一家之言者也易于秦火後獨完似無可議而歐陽永叔王

景山疑及繫辭張芸叟疑爻辭竊以爲非是若夫李邦直朱

新仲疑序卦傳㢲卿亦然斯先得吾心者矣

   跋魯齋王氏書疑

魯齋王氏書疑九卷宋史藝文志著于録按漢儒于經文遇

有錯簡斤斤守其師傳不敢更易次第至宋二程子始更定

大學篇而朱子遂分爲經傳又取孝經考定繼是有更定雜

卦傳者有更定武成洪範者餘亦不數見也魯齋王氏于詩

書皆疑之多有更易書則於舜典舜讓于德弗嗣下補入論

語堯曰咨爾舜天之曆數在爾躬允執其中四海困窮天

禄永終二十四字于敬敷五教在寛下補入孟子勞之來之

SKchar之直之輔之翼之使自得之又從而振德之二十二字餘

若臯陶謨益稷武成洪範多方多士立政皆更易經文先後

而次第之觀者歎其用心之巧然亦知者之過也

   尚書纂言跋

草廬先生今文尚書纂言四卷嘉靖中長興顧少保應祥官

雲南布政使鏤板以傳萬里遺書海鹽鄭端簡公以草廬序

文商𣙜端簡爲疏其是非識之簡端其來書猶置卷中未及

報也公以尚書義名家然夙疑古文非孔壁書與草廬意合

特伏生所授二十八篇核其實二十九篇此則公本諸司馬

班氏之說爾草廬心非古文所云晉丗晚出之書别見于後

考四卷而外不聞别有所撰殆出于權辭其後梅鷟鄭瑗郝

敬羅敦仁諸家紛綸辨駮學者終莫之信是則草廬之識髙

   書傳㑹𨕖跋

書傳㑹𨕖六卷明孝陵命儒臣考正九峰蔡氏集傳成書稽

今所存實録紀載不詳按其本末自洪武十年春帝與翰林

應奉傅藻典籍黄隣考功監丞郭傳論及天體左旋日月五

星右旋隣傳咸主蔡氏之說帝乃作七曜天體循環論喻之

二十四年冬禮部右侍郎張智奉命同學士劉三吾等會議

改定蔡傳二十七年夏四月詔徵致仕編修張美和國子監

博士錢SKchar等二十七人旣至開局翰林院命三吾緫其事朝

士偕入書局者國子祭酒胡季安左右賛善門克新王俊華

修𢰅許觀張信編修馬京盧原質齊麟張顯宗景清戴德𢑴

國子助教髙耀王英定公靜次年春正月書成以予所傳聞

若是實錄書法凡著書開局必具書纂修官姓名以垂後丗

而明祖實録其初修自建文即位之初領其事者太常少卿

髙遜志僉都御史程本立等假是編在則開國之政治必粲

然可觀迨永樂中再修三修要不外楊士奇一手所改削避

禍益巧逢君愈工而是非之心無復存焉矣迹其于考正書

傳諸儒僅先期書徵召姓名若朝士入𨕖者㮣從削去原其

故則許盧景戴四公先後咸死于難去之惟恐不盡遂并入

局之朝士悉削之也嗚呼爲之君者革除建文四年之事置

天下于無何有之鄉而其臣乃并洪武三十一年之治迹變

易其白黒撓亂其濁淸實録旣沒其實由是志詹事府太學

者題名多所闕遺文獻不足伊誰之咎與若夫胡廣等修五

經四書大全專攘宋元人成書以欺其主顧髙皇帝攷正之

書傳反不采擇以頒諸學官廣等不足責然洪武君臣之用

心固讀書論丗者所深取也

   讀武成篇書後

召誥顧命皆今文也其書日之法同召誥三月丙午朏越三

日戊申越三日庚戌越五日甲寅若翼日乙卯越三日丁已

越翼日戊午越七日甲子顧命丁卯命作冊度越七日癸酉

其云越三日者中止間一日越五日者止間三日越七日者

止間五日若武成則不然丁未祀于周廟之下乃云越三日

庚戌律以召誥顧命書法則當云越四日矣史臣繫日一代

不應互異若此吾不能不疑于武成也

   讀蔡仲之命篇書後

成王之命蔡仲王若曰胡無若爾考之違王命也見于春秋

左氏傳而梅賾書增益其文云率乃祖文王之遺訓異哉斯

言也盤庚曰古我先王曁乃祖乃父又曰我先后綏乃祖乃

父此誥臣民之辭則然若武王命康叔則曰惟乃丕顯考文

王又曰乃穆考文王周公告成王則曰承保乃文祖受命民

越乃光烈考武王若是其莊重也而成王命仲曰率乃祖文

王乃祖者伊誰之祖與吾不能不疑于蔡仲之命也

   跋王氏詩疑

詩疑二卷一作詩辨說亦魯齋王氏書按詩有南有風有雅

有頌用之鄊人邦國秩然一定而不可紊故一豳也有豳詩

有𡺳雅有𡺳頌鼓鐘之詩曰以雅以南論語雅頌各得其所

南之不可移于風猶風之不可雜于雅頌也自朱子專主去

序言詩而鄭衛之風皆指爲淫奔之作數傳而魯齋王氏遂

刪去其三十二篇且于二南刪去野有死麕一篇而退何彼

穠矣甘棠于王風夫以孔子之所不敢刪者魯齋毅然削之

孔子之所不敢變易者魯齋毅然移之噫亦甚矣丗之儒者

以其淵源岀于朱子而不敢議則亦無是非之心者也

   跋毛詩李氏句解

毛詩句解二十卷宜春李公凱仲容𢰅宋自淳熙而後說詩

者率遵朱子之傳去序言經仲容獨取呂氏之書櫽括以淑

後進其亦異乎勦說雷同者矣是編購之吳興書賈舟中原

序失去稽諸𡊮州府志竟沒而不書無從考其官閥門丗惜

   豐氏魯詩丗學跋

豐氏坊魯詩丗學三十六卷列僞子貢詩傳于前而更小雅

爲小正大雅爲大正盡反子夏之序謂之丗學者以正音歸

之逺祖稷以續音歸之慶以補音歸之耘以正說歸之其父

熙而已爲之考補其實皆坊一手所製也坊恃其能書以篆

隸體僞爲正始石經一時鉅公若泰和郭子章京山李維楨

輩皆信之而又爲此書以欺丗不知魯詩亡于西晉自晉以

後孰得見之其僅存可證者洪丞相适𨽻釋所載蔡邕殘碑

數版如河水清且漣漪作兮不稼不穡作嗇坎坎伐輪兮作

欿欿三歲貫女作宦女山有樞作蓲此外素衣朱薄作綃見

儀禮注傷如之何作陽見爾雅注豔妻扇方處作閻妻中冓

之言作中㝤見漢書注而豐氏本則仍同毛傳之文是未覩

魯詩之文也楚元王受詩于浮丘伯劉向元王之後故新序

說苑列女傳說詩皆依魯故其義與毛傳不同而豐氏本無

與諸書合是未詳魯詩之義也至于定之方中爲楚宮移入

魯頌又移逸詩唐棣之華四句于東門之墠二章之前而更

篇名爲唐棣又增益漸漸之石之辭曰馬鳴蕭蕭陟彼崖矣

月麗于箕風揚沙矣武人東征不遑家矣肆逞其臆見狎侮

聖人之言且慮已之作偽未能取信于人則又假託黃文SKchar2

佐作序中間欲申魯說而改易毛鄭者皆託諸文SKchar2之言排

斥先儒不遺餘力其如文SKchar2自有詩傳通解行丗其自序略

云漢興魯齊韓三家列于學官史稱魯最爲近之其後三家

廢而毛詩獨行丗㦯泥于魯最爲近一語必欲宗之然魯詩

今可攷者有曰佩玉晏鳴𨵿雎歎之以爲刺康王而作固巳

異于孔子之言矣又曰騶虞掌鳥獸官古有梁騶天子之田

也文王事殷豈可以天子言哉其爲周南召南首尾已謬至

此以是觀之則文裕言詩不主于魯明矣又四明楊文懿著

詩私抄改編詩之定次文裕罪其師心僣妄是豈肯盡棄其

學而甘心助豐氏之邪說乎至于黨豐氏者不知石經爲坊

僞撰乃誣文裕得之中袐今文渊閣之書目録具在使果有

魏時石經目中豈不登載洵無稽之言稍有知識者當不爲

所惑也

   讀𡺳詩書後

吾讀𡺳詩于東山之四章見作者之深思焉詩以美周公何

難鋪揚其出師之盛奏凱之容顧慺慺及于室家兒女子之

思若是乎言之近于䙝者何與蓋師不以律往往恣其淫掠

而在行間者室家之思反緩室家之思旣緩則其婦子自分

其身爲夫之所棄置不復切于懐思即歸矣而男女之相恱

其情終未必摯若東山之歸士當其勿士行枚可謂暇矣而

獨宿甘在車下迨三年之久初無子女動其心比及還而男

女始有及時之樂則師行之秋毫無犯可信已然則大夫之

作是詩其思深其情婉而至洵善于美周公者也

   吳氏周禮經傳跋

草廬吳氏諸經皆有纂言惟詩及周禮未就周禮則其孫當

伯尚補之今丗所傳三禮考注非公書蓋晏壁所爲也康熙

丁丑五月西呉書賈以抄本周禮經傳十卷求售紙墨甚舊

題曰呉澄著中間多有改削又有黏簽其議論序次均不同

于考注疑是其孫伯尚之書然無先公字様但有聞之師曰

之文不審爲誰所𢰅也

   錢氏冬官補亡跋

冬官補亡三卷錢氏SKchar2所𢰅按說周禮者言冬官不亡散見

五官中故自臨川俞氏而後多以意取五官之屬強補冬官

獨錢氏据尚書大小戴記春秋内外傳補亡凡二十有一曰

司空曰后稷曰農正曰農師曰司商曰甸人曰火師曰水師

曰舌人曰工人曰舟虞曰匠師則本諸國語曰寄曰象曰狄

鞮曰譯則本諸王制曰野虞曰工師曰舟牧則本諸月令曰

工正曰圬人則本諸左氏傳不襲前人之言可謂温故知新

者矣SKchar2初名士馨字穉拙平湖人

   跋陸氏儀禮釋文

陸氏釋文序録載注解傳述人于儀禮有鄭康成注此外馬

融王肅孔倫陳銓裴松之雷次宗蔡超田儁之劉道拔周續

之凡十家云自馬融以下並注喪服考隋經籍志十家之中

惟載王肅儀禮注十七卷其餘未甞有全書注也舊唐書經

籍志于馬融喪服紀下云又一卷鄭𤣥注又一卷𡊮準注又

一卷陳銓注又二卷蔡超宗注又二卷田僧紹注亦未載諸

家有全書注至新唐書藝文志始載𡊮準注儀禮一卷孔倫

注一卷陳銓注蔡超宗注二卷田僧紹注二卷並不著其注

喪服則誤以喪服注爲儀禮全書注也下至鄭氏通志略旣

于儀禮全書注載𡊮凖孔倫陳銓蔡超宗田僧紹姓名而又

于喪服傳注五家複出由是西亭王孫授經圗焦氏經籍志

SKchar其誤當以陸氏序錄爲正也

   儀禮逸經跋

臨川草廬吳氏所輯儀禮逸經八篇投壺也奔喪也公冠也

諸侯遷廟也諸侯釁廟也中霤也禘于太廟也王居明堂也

傳十篇冠義昏義士相見義鄉飲酒義鄉射義燕義大射義

聘義公食大夫義朝士義元時太學雖有刊本而流傳者少

楊東里搜訪十餘年無所得後乃得之傳聞沅州劉有年洪

武中爲監察御史忤旨去宫建文初起知太平府事曽上儀

禮逸經十八篇或云是永樂間事成都楊用修上元焦弱侯

惜當日廟堂諸公未加表章旋就湮沒吾意有年所進即草

廬本爾故八經十傳適合其數彼時東里諸公知爲草廬書

無足表章者𥨸𥬇經生之少見多怪也

   讀聘禮書後

記曰久無事則聘焉蓋諸侯之邦交歲相問也爲之賔介者

亦得私面私覿于君卿大夫其于幣宰書之SKchar夫具之史展

之于玉賈人啓之宰執之使者受之張旜于竟迎者士郊勞

者大夫賈人拭圭有司展幣覿用束錦賄用束紡無不以吿

諸人者近丗諱賂之名相問者惟恐人知有聞則法吏必按

以法豈今之禁令固有善于古者與夫無事而不相問此有

事之所以載寶而求也嗚呼聘禮之廢苞苴所由行乎

   跋大戴禮記

大戴禮記本無甚蹖駮自小戴之書單行而大戴記遂束之

髙閣丗儒明知月令爲呂不韋作乃甘棄夏小正篇不用殊

不可解學齋史氏繩祖其論說亦不取大戴然由其說推之

則大戴記在宋日曽列之于經故有十四經之目此亦學者

所當知也

   石經月令跋

諸經垂丗禮記間雜秦漢之文然一入小戴記中羣儒恪守

其說雖以天子之尊大㑹講殿議有異同文無更易月令自

漢以來篇居第五本在王制之後唐明皇乃命李林甫等刊

定冠諸四十九篇之首旣亂其篇次又増益其文每月節分

中氣當不韋作呂覽時懸之國門人莫敢増損一字豈意數

百年後有弄麞杖杜不識字之李哥奴逢君之惡肆行改竄

可謂無忌憚之尤者也至十月中氣分小雪後天氣上騰地

氣下降爲一候以閉塞而成冬爲一候更屬可𥬇SKchar及宋元

說經者逞其私智移易尚書離析大學筆削孝經變置周官

出入風雅皆唐之君臣爲之作俑巳

   呂氏春秋集解跋

春秋集解三十卷趙希弁讀書附志苐云東萊先生所著長

沙陳邕和父爲之序而不書其名蓋呂氏自右丞好問徙金

華成公述家傳稱爲東萊公而居仁爲右丞子學山谷爲詩

作西江宗派圗學者亦稱爲東萊先生然則呂氏三丗皆以

東萊爲目成公特最著者耳陳氏書録解題撮居仁集解大

旨謂自三傳而下集諸儒之說不過陸氏兩孫氏兩劉氏蘇

氏程氏許氏胡氏數家合之今書良然而宋史藝文志于春

秋集解三十卷直書成公姓名丗遂因之考成公年譜凡有

著述必書獨春秋集解不書疑丗所傳三十卷即居仁所撰

惟因陳和父之序無存此學者之疑未能釋爾同里徐亭從

予學春秋書以示之

   嚴氏春秋傳注跋

春秋傳注三十六卷烏程縣學生嚴啓隆爾泰𢰅爾泰名注

復社甲申後遁跡自稱巔軨子始爲是書示生徒以胡氏爲

非不敢盡糾其繆錢尚書受之勸其改作乃復㸃竄舊稾成

之繹其辭庶幾針膏肓而起廢疾矣康熈戊子二月竹垞老

人書時年八十

   六經奥論跋

丗傳六經奥論六卷成化中旴江危邦輔藏本𥠖温序而行

之云是鄭漁仲所著荆川唐氏輯稗編從之今觀其書議論

與通志略不合漁仲嘗上書曰十年爲經旨之學以其所得

者作書考作書辨譌作詩傳作詩辨妄作春秋考作諸經序

作刊謬正俗跋五六年爲天文地理蟲魚草木之學所得者

作春秋列國圗作爾雅注作詩名物志而奥論曽未之及則

非漁仲所著審矣

   石藥爾雅跋

唐元和中西蜀人梅彪𢰅石藥爾雅醫方以藥石並稱爾雅

止釋草木石不及焉宜彪取其隱名而顯著之也自序言衆

石異名象爾雅辭句凡六篇勒爲一卷而白雲霽道藏目録

作二卷疑後人附益之唐代遺書傳丗者罕矣乃抄而入諸

經部


曝書亭集卷第四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