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曝書亭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九

卷第四十八 曝書亭集 卷第四十九
清 朱彜尊 撰 清 子朱昆田 撰附錄 景上海涵芬樓藏原刊本
卷第五十

曝書亭集卷第四十九

            秀水 朱彝尊 錫鬯

 跋

   唐太宗晉祠碑銘跋

唐太宗自晉祠興師定天下貞觀二十一年七月御製碑文

及銘勒石于叔虞祠東隅碑陰列長孫无忌蕭瑀李勣張亮

李道宗楊師道馬周銜名後人覆之以亭而庸工以字畫上

石稍淺遂刻而深之帝嘗自述作書之法惟求骨力骨力旣

得形𫝑自生不意爲庸工改鑿而骨力形𫝑俱失矣子嘗五

至祠下輒摩挲是碑覽古興懐集少陵野老詩句文章千古

事社稷一戎衣書于亭柱冨平李因篤子德見而賞其工因

遺書與予定交于其歸也拓銘一本贈之而書其後

   聖教序跋

鍾山紀檗子客于燕壬子八月過其寓齋觀宋搨聖教序舊

爲吾里項子京家藏上有張澂跋尾澂字如瑩建炎中官尚

書右丞周益公稱其馳聲翰墨位望旣崇人欲其尺牘不可

得今觀其書法果入格且歎此冊紙墨絶妙當知爲南渡以

前物矣子京蓄書畫甲天下卷尾必估其價析産時按所書

以遺諸子見者以爲不爽銖兩焉甲寅春檗子俶𧚌南還相

對潞河酒䦨索予題識復以他本較其鈎畫要未若此本之

   唐𮪍都尉李君碑跋

同里曹生仲經嗜金石文手拓同州李君碑示予紙墨精善

對之眼明碑未詳書者姓氏觀其峻利秀逸非王知敬殷仲

容不能造詣及此李君諱文字緯東漢以後字必以兩字稱

一字者罕矣載于唐書房𤣥齡字喬顔師古字籀李衆字師

李琇字琇張巡字巡郭曜字曜宇文審字審李恢字祚李條

字堅竇思仁字恕張義方字儀此外不多見也

   唐郭君碑跋

右郭君碑在汾陽縣北七十里予于丙午秋經郭社村行溝

中仰見土岡之上碑額微露環岡數里乃登讀其文皆駢儷

語首二行剥裂君之名字門丗與𢰅文者皆闕焉其知爲郭

君者藉有額存也碑立于乾封二年中有云揮霜鉞而斬老

生蓋從太宗攻霍邑者按舊唐書宋老生棄馬投塹甲士斬

之新唐書則稱爲劉弘基所殺温大雅創業起居注又云老

生攀繩上城軍頭盧君諤所部人跳躍及而斬之丗咸不知

揮刃者之爲郭君而君之名以石裂終不傳可惜也

   跋唐明徵君碑

上元縣攝山佛寺明徵君碑其文唐髙宗御製書之者髙正

臣也碑立于上元三年徵君者蕭梁處士山賔寺其故宅髙

宗以山賔來孫崇儼入閣供奉特爲撰文勒之于石石至今

猶完好歲在辛酉十月予與金陵鄭簠甞熟王翬嘉興周篔

平湖曹彦樞曁予弟彞玠同游是山留信宿各搨一通以歸

   唐龍門奉先寺盧舍那像龕記跋

水經伊水出南陽縣西東北過陸渾縣南又東北過伊闕酈

道元注昔大禹疏以通水兩山相對望之若闕春秋之闕塞

是也韋應物詩鑿山導伊流中斷若天闕而司馬君實之言

曰龍門伊闕天所爲非山横其前水壅其流禹始鑿之然後

通也斯言其信矣夫山有八寺其一曰奉先像建自咸淳三

年而以調露二年賜額蓋闕去洛陽二十五里而近兩岸洞

龕佛像累千合夾侍坐立者幾盈萬此杜少陵詩所云氣色

皇居近金銀佛寺開也碑闕書者姓名或云𡊮元哲竢考正

續書之康熙戊子竹垞八十翁彞尊識

   跋石淙碑

右唐武后夏日游石淙詩并序羣臣和者一十六人河東薛

曜正書久視元年五月刊于平樂澗之北崖斯游也新舊唐

書本紀均未之書計敏夫唐詩紀事亦不載僅見之趙明誠

金石録及樓大防集而已予友葉封井叔知登封縣事撰嵩

陽石刻志始著于録顧刪去九首覽者不無憾其闕漏康熙

已卯九日獲披全文碑尚完好漫漶僅三字惟張易之昌宗

姓名爲人擊去然猶可辨識也井叔曩語予澗壁面水必穴

崖棧木乃可摹拓故儲藏家罕有之予性嗜金石文以其可

證國史之謬而昔賢題咏往往出于載紀之外若賈竦華岳

詩李夐恒岳詩任要韋洪岱岳觀白蝙蝠詩三衢石橋寺李

諲古風臨朐馮氏詩紀海鹽胡氏唐音統籖泰興季氏全唐

詩集皆略而不收斯碑亦棄不録丗遂莫知睿宗及狄梁公

之有詩傳于今予因爲跋其尾

   跋唐博城令祭岳詩

右唐博城馬令詩在岱岳觀碑之東側面其名剥蝕題曰勅

使麻先生者按今觀中有雙碑其西一碑北面第二層有久

視二年記文稱神都靑元觀主麻慈力親承聖旨齎龍璧御

詞繒帛香等物詣此齋醮即其人也神都即東都故詩中有

伊水嵩巖之句蓋金輪十三字之一音義未詳亡友顧炎

武寧人吳任臣志伊均疑爲應字想當然矣

   唐張長史郎官石記跋

張長史以草聖名正書傳者絶少而墨藪九品書人列之上

上良以其正書不易得也郎官石記舊本存王太傅濟之家

後王元美敬美迭相藏弆三公各有題識董尚書思白摹而

勒之戲鴻堂帖謂海内止有一本蓋以絶品目之矣相傳是

冊乃唐人所拓疑未必然龔明之中呉紀聞云唐郎官題名

碑承平時在學舍中堂之後兵火後不復存長史蘇人故立

碑于此按郎官題名宜在長安其刻石存蘇州學舍者吳人

鄉曲之情爾此必淳熙以前所搨無疑康熙乙酉六月觀于

商丘宋公節使之𪠘

   開元太山銘跋

莊周稱易姓而王封太山者七十二家勒石千八百餘處歷

千万禩而石䃭玉牒後人莫得見其形兆果明神爲之守護

邪祖龍肇始立碑久已埽迹兩漢迄唐間丗一修時邁之典

開元天子允文武百寮之請於十三年冬十一月式遵故實

有事于太山詔中書令張說右散騎常侍徐堅太常少卿

縚祕書少監康子元國子博士侯行果於集賢書院𢰅儀注

已丑日南至法駕詣山下御馬以登行升中之禮天子製紀

太山銘親札勒于山頂之石以十四年九月景戌告成於是

中書令張說𢰅封祀壇頌侍中源乾嚁𢰅社首壇頌禮部尚

書蘇頲撰朝覲壇頌趙明誠金石録目載太山銘側有題名

二列今已亡之而頲頌授梁昇卿書刊御製銘右明有俗吏

以忠孝廉節四大字鑱其上頌文毀去者半可憾也碑銘典

雅或是燕許手筆而御書遒勁若怒猊渴驥羈束安閑不比

孝經之多肉少骨若唐隸盡如此何慙漢碑碣乎山髙四千

九百丈二尺行旅出于塗者車前馬首仰視略可覩歲在已

酉五宿兹山之麓未克叩天𨵿陟環道手摸其文詢之野老

必架木縁緪而上然後椎拓可施又山髙多風兼慮日曝紙

幅易裂若是其難也曩者先後裝界三本悉爲好事者所奪

已丑夏同里沈秀才能分書獲此本于白下雖有闕文乃

百年以前舊搨爰審定而書其本末于冊尾銘書隋作隨書

繹繹作奕奕有曰自今而後儆乃在位將多于前功而毖彼

後患豈意天寶之亂近在目前也乎是歳六月丁未舟發江

都阻風𤓰洲渡口書

   唐封北岳神碑跋

天寶七載封北岳神爲安天王是時禄山近在肘腋安天

王之名得毋爲之兆乎碑辭李荃𢰅其陰則康傑文書以八

分者戴千齡也筆法淳古逺在韓擇木蔡有隣梁昇卿張庭

珪史惟則諸家之上乃盛熙明攷書法獨遺之何與

   唐崇仁寺陀羅尼石幢記跋

西安府崇仁寺陀羅尼石幢唐天寶七載五月建張少悌書

所題職名有駕出長上扶車長上按唐制兵部尚書𨕖驍勇

材藝可爲統領者拔其尤令宿衞目曰諸色長上有一日上

兩日下者有五日上十日下者若長人長上取形軀六尺六

寸以上者充之則每日隨仗下隸左右監門衞者也又有直

長長上長孫温充尚儀直長李嗣福充監門直長李善充尚

輦直長上周先孝充左羽林軍長上見于新書宰相丗系表

外河渠署有長上漁師此云駕出扶車殆皆宿衛士矣少悌

筆法娟秀稼堂是本尤佳因摭六典新舊書識其末康熙四

十有七年二月壬寅朱彝尊題時年八十

   書唐蘇祕監小洞庭二碑後

天寶十三載七月扶風蘇源明守東平時濟陽有河隄之役

太守李倰虞夫役不均於是濮陽守崔季重魯郡守李藺濟

南守田琦胥㑹于東平源明議廢濟陽以盧東阿歸東平平

陰長清歸濟南陽榖歸濮陽旣而縣乃不割郡亦仍舊見源

明所作詩序而劉昫地理志稱天寳十三載廢濟州將毋國

史傳聞或失其實與迨明年禄山作逆則源明巳徵入爲國

子司業此杜甫八哀詩有一麾出守還黃屋朔風卷之句也

當五太守讌集源明特字渦泊曰小洞庭亭曰洄源至太和

中天平節度使令狐楚以二詩立石題云自源明迄楚爲時

僅八十年洄源亭渦泊已迷其處矣聞是碑尚存惜儲藏金

石文字者多不著于録也

   唐憫忠寺寶塔頌跋

右憫忠寺寶塔其文張不矜𢰅蘇靈芝書建自唐至德二載

碑稱御史大夫史思明奉爲大唐光天大聖文武孝感皇帝

敬无垢淨光寶塔頌宛平孫侍郎耳伯著春明夢餘録謂碑

建于思明初歸附之時而崑山顧處士寧人𢰅金石文字記

稱甞偕鄞人萬貞一觀是碑其文陷處類磨治再刻以爲思

明復叛之後磨去及思明誅此地歸唐後人所重刻者今年

冬遇貞一于諸城李渭清所遂同往觀焉碑首范陽郡三字

史思明三字次行大唐等十二字文中維唐紹統及彼命啓

與禪虞又東宅四水西都八川曁唐祚字至德二載字其文

深陷然書法實出一人始悟侍郎處士所云猶未爲定論也

考思明之降在至德二載十二月至明年正月肅宗始加尊

號二月乃赦天下改元碑旣建于二載十一月不應預書尊

號又思明初附肅宗授以歸義王范陽節度使若碑建于降

後宜大書王爵不當祗稱御史大夫則是碑之建蓋在思明

未降唐之先范陽郡三字其初本二字禄山僣稱范陽爲東

都必東都也大唐一行其初必禄山父子僞号文中唐字其

初必燕字而至德二載其初必禄山父子僣号之年無疑載

攷安慶緒襲位賜思明姓安名榮國迨旣降附復更舊名因

命靈芝改書者爾碑文以左爲前寧人謂書丹于石之故疑

從禄山俗尚未可定也不矜與判官耿仁智同僚思明之将

復叛也表請誅李光弼不矜實爲起草辭曰陛下不爲臣誅

光弼臣當自引兵就太原誅之及將入函爲仁智削去思明

知之遂執二人仁智死不矜度難獨免可知已當日思明降

而復叛旣誅之後唐人見其碑踣之惟恐不力安有反勒其

名于石者乎此又事之所必無也貞一聞予言作而曰有是

哉于是人摹一本予爲攷其始末書于後

   蘇靈芝易州鐵像頌跋

蘇靈芝書予所見者幽州憫忠寺寶塔頌及是碑而已今其

石漸泐飛動之致已失遂不堪與李北海對壘此宋人搨本

精采具存董尚書稱其遒密宜矣冊舊藏曹氏古林康熙壬

午春忽見于花南水北之亭正如久别故人相對古林金石

表儲藏秦漢已來至五代十國凡七百本近巳散失斯碑獨

爲識者所得幸矣

   唐御史臺精舍記并碑陰題名跋

唐自貞觀中李乾祐爲御史大夫别置臺獄囚當訊就近拘

繫之其漸也侍御史東西推監察御史糾視刑獄各禁其囚

迨武后時來俊臣侯思正皆爲御史制獄之外臺獄圜扉恒

滿崔隱甫緫臺務言于朝掘去於是旁列精舍以釋典懺之

崔湜爲文梁昇卿書以八分開元十一年勒諸石碑陰列侍

御史殿中侍御史監察御史并内供奉銜題名僅盧懷愼崔

湜陸景初三人亦昇卿分書自懷愼以下正書百二十二人

侍御史也自湜以下正書百八十四人殿中侍御史也自景

初以下正書三百四十七人監察御史也碑額又有天寶元

載以後侍御史知雜侍御史監察御史共五十人而碑之左

右椎拓不及焉中有薛偘偘者二名重文碑凡三見此唐一

代所僅有也昇卿自監察御史歷殿中侍御史遷侍御史再

遷太子右庶子

   唐儲潭廟裴諝喜雨詩碑跋

贑州儲潭廟唐碑二載陳思寶刻叢編子屬友人訪求謁廟

下者輒云無有康熙壬申十有一月泊舟于潭獲諸儀門之

右其陽裴諝詩其陰裴氏族子題名記事後十年吳江張吉

士尚瑗出知興國縣事乃拓諝詩見貽惜其陰面壁工人不

知響搨然胡氏統籤季氏全唐詩諝作皆無之叢編所載諸

道石刻其中唐人詩尚多惜無好事若張君爲予博訪而摹

拓之也諝字士明洛陽人尚書寛子仕至兵部侍郞舊史有

   五經文字跋

大曆十年有司上言經典不正取舍莫凖乃詔儒官校定

經本送尚書省并國子司業張參辨齊魯之音考古今之字

詳定五經書于論堂東西廂之壁論堂者太學孔子廟西之

夏屋也見舒元輿問國學記其初塗之以土而已太和間祭

酒齊暭司業韋公肅易之以堅木擇國子通書法者繕寫而

懸諸堂禮部郎劉禹錫爲作記當時塲屋至𤼵題以試士文

苑英華載有王履貞賦其略曰置六經于屋壁作羣儒之龜

鏡又云一人作則京國儀型光我廊廟異彼丹靑其推詡若

此是書自土塗而木版自木版而刊石字巳三易恐非參所

書矣以予論之唐人多專攻詩賦留心經義者寡參獨奉詔

與孝廉生顔傳經取疑文互體鈎考而斷決之爲士子楷式

爲功匪淺矣故禹錫記稱爲名儒作史者宜以之入儒林傳

而舊史新書俱不及焉按孟浩然集有送張參明經舉覲省

詩錢起集有送張參及第還家作而郎官石柱題名參曽入

司封貟外郎之列蓋參在開元天寶間舉明經至大曆初佐

司封郎尋授國子司業者也今其姓名僅一見于宰相丗系

表一見于藝文志小學𩔖他不詳焉闕事一也參謂讀書不

如寫書度其書法必工故當時壁經羣儒奉爲龜鏡縱不得

與儒林之列書家姓氏亦宜載之而書苑書譜書史均未之

及闕事二也壁經雖無存然參所定五經文字與唐𤣥度九

經字様同刻石附九經之後歐陽永叔最嗜金石文字其序

集古録云上自周穆王下更秦漢隋唐五代外至四海九州

名山大澤窮厓絶谷荒林破冢神仙鬼物詭怪所傳莫不皆

有乃獨唐所刻石經録中跋尾三百九十六篇此獨無有是

唐刻石經永叔當日反失于摹搨未免𩔖于昌𥠖韓子所云

掎摭星宿遺羲娥矣闕事三也今諸書皆有雕本獨五經文

字九經字様止有拓本無雕本闕事四也予思漢魏石經旣

巳湮沒惟唐開成本尚存參書幸附刊于石顧學者束諸髙

閣罕有游目者故具書之

   平定州唐李諲妒神頌跋

異哉妒神之有頌也神之号不在祀典見于史傳者唐髙宗

將幸汾陽宮并州刺史李沖𤣥以道岀妒女祠俗云盛服過

者必致風雷之災乃發萬人别開御道知頓使狄仁傑謂天

子行風伯雨師清塵灑道何妒女之害邪遽令罷役然則妒

女有祠其來久矣相傳神介之推妹也頌之者誰游擊將軍

上柱國李諲也碑于何所今平定州娘子𨵿也州東有井陘

東北有盤石葦澤而斯𨵿以娘子稱殆因神而名之也立碑

之歲大曆十三年也神之行事不見于春秋内外傳其妒也

孰傳道之自唐以來祈焉而祝史陳廟焉而膢臘祭此謂有

其舉之莫或廢也且夫妒惡德也宜爲衆所共惡而神乃以

是致頌此不虞之譽也井陘西南太原東北妒神之水澹焉

黛色興雲致雨侔造化力頌之辭也吾思古人嗜金石文字

者多矣考斯碑未著于録椎而拓之裝界而藏之古林曹侍

郎溶也以八分書其後者布衣秀水朱彝尊也歳在強圉協

洽秋八月朔

   跋唐衢州刺史嗣江王禕石橋寺詩

石橋寺在衢州府西安縣南三十里道書第八靑霞洞天也

康熙壬申冬知縣事鹿君祐邀予往游從寺登山尋仙人對

弈所前後洞豁有碑峙其右則唐嗣江王褘所題五言詩以

貞元三年正月上石末書朝散大夫使持節衢州諸軍事守

衢州刺史賜紫金魚袋韋光輔建文稱刺史韋公于石橋寺

橋下以外祖信安郡王詩刻石按新唐書表太宗第三子呉

王恪恪第三子琨琨子禕舊唐書傳禕少繼江王嚻後封爲

嗣江王改封信安郡王景雲開元中兩爲衢州刺史詩題嗣

江王當是景雲間初爲刺史作也成都楊用修不知薄烟羃

逺郊遥峰沒歸翼二語係王詩疑爲仙人遺句誤矣

   唐郎官石柱題名跋

唐尚書省郎官石柱題名吳郡張長史旭𢰅記京兆許左丞

孟容撰後序記出旭正書後序劉補闕寛夫隸書也二篇别

勒于碑而題名鋟于柱自貞元後則令史續書故工拙大小

不齊焉唐制尚書省都堂居中東有吏部戸部禮部三行行

四司左司統之西有兵部刑部工部三行行四司右司統之

各掌十二司事舉正稽違省署符目定其程限吏分設司封

司勲考功戸分設度支金部倉部禮分設祠部膳部主客兵

分設職方駕部庫部刑分設都官比部司門工分設屯田虞

部水部諸司均有壁記詳其改充遷轉之歲月而石柱第注

姓名而已康熙戊子予始購得郎官題名三紙字巳漫漶眼

昏莫辨㑹桐城方生來自京師訪予梅㑹里坐曝書亭鎭以

界尺審視之姓名可識察者三千一百餘人别録諸格紙而

同里曹生復以所搨本贈予因言柱在西安府儒學孔子廟

庭之右上有古柏覆之𥨸思六部旣分左右則當時立石必

東西各一今右司曁兵刑工三部所屬郎官題名無一人者

是左存而右巳失也若禮部四司闕郞中考功膳部闕員外

郎殆由椎拓者遺失爾方生名丗舉字扶南曹生名曰瑚字

仲經俱受業予之門

   跋唐岱岳觀四詩

右唐張嘉貞任要韋洪公孫杲四詩俱刻于岱岳觀碑側而

編岱史者不録任韋公孫三人新舊唐書無攷任又題名云

貞元十四年正月十一日立春祭岳遂登太平頂宿其年十

二月廿一日立春再來致祭茶宴于兹蓋唐時祭畢猶不用

酒故宴以茶也

   唐濮陽卞氏墓誌銘跋

康熙二十年秋禁垣西偏中官劉進成宅掘地誤發古墓中

有瓦罏一瓦罌一墓石二方廣各一尺二寸一刻卞氏墓誌

四字環列十二辰相皆獸首人身一刻誌銘而書誌作鋕又

無撰文人姓名第云歸于我彭城劉公而已文稱貞元十五

年歲次已卯七月朔夫人寢疾卒于幽州薊縣以其年權窆

于幽州幽都東北五里禮賢鄉之平原按憫忠寺有唐人舍

利記二一云寺在城東門一云大燕城内地東南隅有憫忠

寺門臨康衢則唐之幽州在今都城之西南合之是碑益信

   唐游石橋記跋

游石橋記元和元年三月衢州刺史陸庶文庶呉人宰相元

方之曽孫象先之從孫希聲之從祖也先丗曰玩仕至司空

侍中贈太尉其子姓号太尉支元方象先希聲三丗相唐新

書丗系表庶歷官福建觀察使當日以貴公孫領郡碑後列

親賔接武男子從行是亦好事者親賔二人子壻試大理評

事元益前絳州太平縣尉崔纉男子五人右内率府録事參

軍綜前弘文舘明經繪左監門衛率府兵曹參軍紹前崇陵

挽郎縝按丗系表書縱鄮令綜河南府戸曹參軍繪信州刺

史紹潁州刺史惟縝無之崇陵者德宗陵也縝以大臣子弟

充挽郎唐制然矣

   跋石橋寺六唐人詩

右劉迥李幼卿李深謝劇羊滔薛戎詩各四首刊成二碑留

石橋寺嘉靖中尚存都御史江山趙鏜修府志具録之中間

闕文僅六字耳迥字陽卿知幾子大曆𥘉吉州刺史終諫議

大夫給事中有集五卷載新唐書藝文志幼卿字長夫隴西

人大曆中以右庶子領滁州州有庶子泉因幼卿得名深字

士達兵部郎中衢州刺史滔㤗山人大曆中宏詞及第戎字

元大元和七年以刑部郎遷河南令歷衢湖常三州刺史終

浙東觀察使劇未詳二碑不知何年失去其後官三衢者改

修府志乃盡刪唐人之詩深可恨也宋陳耆卿𢰅赤城志明

謝方石續之各爲一集合之以行後之君子改修地志者當

取以爲法

   唐濟瀆廟北海壇置祭器銘跋

山川望秩濟瀆神清源公建廟于濟源縣西北而築北海壇

于廟後号廣澤王掌之祠官歲立冬日奉祀其來久矣舊俗

廟不設祭器先期令請于上官購諸洛下酬以稅緡所用沉

幣之舫則以車逺運沁河渡口貞元十三年濟源令張洗字

濯纓覩廟中楸槐數本爲大風所拔用其材製祭器凡百二

十有二餘以造𩀱舫云按爾雅祭川曰浮沉郭景純注以爲

投祭水中或浮或沉語焉未之詳也碑文謂沉幣雙舫蓋舫

以浮之幣以沉之比于郭氏之注義較明晰今山祗川后祠

宇恒有車船置殿左右殆本古祭川遺製爾洗于事神有禮

度治人必有方惜乎斯銘不載圗經而洗之政事亦無表見

碑今藏吳江潘氏稼堂其善藏諸

   書唐賈竦華岳廟詩石刻後

元和元年十月著作郎河南賈竦謁華岳廟賦五言詩題名

太和六年四月其姪男宣義郎行華州叅軍事琡修之修之

者殆鋟之也詩題北周天和二年趙文淵書万紐于瑾所撰

華岳頌之左方頌之陰則開元八年劉升書咸廙所𢰅精享

昭應碑也其右勒顔真卿乾元元年題名工每椎拓三面而

遺竦詩以是流傳者寡然其詩特醇雅顧圗經未之采焉爰

裝界書其後

   白樂天草書春游詩拓本跋

右白傅草書一十九行錢穆父在越勒石寘蓬萊閣下今長

慶集不載㦯以是詩𥙷入元微之集中誤也散字廣韻未收

而毛晃増注禮部韻略有之引白詩爲證且注云重増然則

今之廣韻亦非唐韻之舊矣從雕本譌終愛雕本譌怯皆所

當勘正者


曝書亭集卷第四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