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萬烈婦某氏事

書萬烈婦某氏事
作者:方苞 清
本作品收錄於《方苞集/09

烈婦某氏,江東巨室婢也。妻僕萬某,早寡,守貞二十年,年四十餘。會其主以事當與妻謫戍,妻泣而謂烈婦曰:「汝無子女,單獨一身,能充解脫我,俾幼稚有依,吾子孫當世祀汝。且汝少長吾家,主父年七十矣,猶汝父也。汝何嫌?」烈婦曰:「雖然,非禮也。」固請。既而曰:「吾之生贅也,亦無不可。但自當官充解後,陸行必異車,水行必異舟,逆旅必異室。抵戍之日,吾有以自處矣。」既行至中途,其主忽戲曰:「汝為吾妻,官作之合矣。而不同寢處可乎?」烈婦曰:「吾以主為父,父何所不得老婦人,而忍出此言?」察其主意不悛,越日,夜中自經死。聞者莫不流涕,皆曰:「烈婦之志足悲矣,而其初之義則未審焉。其諸荀文若之儔與?」

方子曰:「操之心,途之人皆知之。文若為之謀主,以固其操柄。文若死而操之惡已成矣。是猶共剽而終以不取分為義也!若烈婦之主身在縲絏,垂死之年而忍為大惡,則豈烈婦所及料哉?烈婦之行也,早以死自處矣,不得已乃中道而潔其身,蓋自信其泥而不滓者也。豈可使與文若同名而不辨哉?」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