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學集/01

目錄 有學集
卷一
作者:錢謙益 清
卷二

卷一编辑

秋槐詩集编辑

詠同心蘭四絕句编辑

新妝才罷采蘭時,忽見同心吐一枝。珍重天公裁剪意,妝成斂拜喜盈眉。

獨蒂攢花簇一心,紫莖綠葉枉成林。花神幻出非無謂,應與如蘭比斷金。

並頭容易共心難,香草真當目以蘭。不比西陵凡草木,漫將啼眼引郎看。

花發秋心賽合歡,秋蘭心好勝春蘭。花前倒掛紅鸚鵡,恰比西方共命看。

觀管夫人畫竹並書松雪公修竹賦敬題短歌编辑

仲姬寫竹如作書,八分篆籀相扶疏。金刀屈鐵應手出,頭白蕭郎爭得如。仲姬作書如寫竹,雨葉風枝披簡牘。況復追趨松雪翁,兔起鶻落誰能逐?白蓮花莊風日暘,鷗波亭子翰墨香。仲姬放筆自僉袵衽,文敏展玩為徬徨。天上人間此佳偶,齊牢共命兼師友。祗應讚歎復頂禮,豈向榮華論妍醜。多生願力然燈時,世人豔妒徒爾為。卻笑吹簫吾瞎子,諧謔空傳倒好嬉。

丙戌南還贈別故侯家妓人冬哥四絕句编辑

繡嶺灰飛金穀殘,內人紅袖淚闌干。臨觴莫悵青娥老,兩見仙人泣露盤。

天樂荒涼禁苑傾,教坊淒斷舊歌聲。臨岐只合懵騰去,不忍聽他唱渭城。

虹氣橫天易水波,烏頭馬角事如何?卷衣宮女知多少,誰記邯鄲一曲歌。

師師垂老杜秋哀,金縷歌殘盡此杯。惆悵落花時候別,江南花發遲君來。

丙戌七夕有懷编辑

閣道垣牆總罷休,天街無路接清秋。生憎銀漏偏如舊,橫放天河隔女牛。

燕市別惠房二老编辑

白駒未縶又離筵,北斗南箕信可憐。璧馬朝周才信宿,金人辭漢已千年。房公鵝為清池好,惠子騾因空谷傳。龍漢劫中期後會,灞陵回首重依然。

丁亥夏題海客釣鼇圖四首编辑

海客垂綸入淼茫,新添水檻攬扶桑。崆峒仗與羲和杳,安得乘槎漾水旁。

貝闕珠宮不可尋,六鼇風浪正陰森。桑田滄海尋常事,罷釣何須歎陸沉。

陰火初銷黑浪遲,投竿錯餌自逶迤。探他海底珠如月,恰是驪龍晝睡時。

老馬為駒氣似虹,行年八十未稱翁。勞山拂水雙垂釣,東海人稱兩太公。

別惠老兩絕句编辑

一別三千里,相看七十年。明朝數行淚,沾灑各山川。頭白此為別,忍聽班馬鳴。但餘雙涕淚,零亂似平生。

和東坡西台詩韻六首编辑

(丁亥三月晦日,晨興禮佛,忽被急徵。鋃鐺拖曳,命在漏刻。河東夫人沉屙臥蓐,蹶然而起,冒死從行,誓上書代死,否則從死。慷慨首塗,無剌剌可憐之語。余亦賴以自壯焉。獄急時,次東坡御史臺寄妻詩,以當訣別。獄中遏紙筆,臨風暗誦,飲泣而已。生還之後,尋繹遺忘,尚存六章。值君三十設帨之辰,長筵初啟,引滿放歌,以博如皋之一笑,並以傳視同聲求屬和焉。)

朔氣陰森夏亦淒,穹蒼四蓋覺天低。青春望斷催歸鳥,黑獄聲沉報曉雞。慟哭臨江無壯子,徒行赴難有賢妻。重圍不禁還鄉夢,卻過淮東又浙西。

陰宮窟室晝含淒,風色蕭騷白日低。天上底須論玉兔,人間何物是金雞?肝腸迸裂題襟友,血淚模糊織錦妻,卻指恒雲望家室,滹沱河北太行西。

紂絕陰天鬼亦淒,波吒聲沸柝鈴低。不聞西市曾牽犬,浪說東城再鬥雞。並命何當同石友?呼囚誰與報章妻?可憐長夜歸俄頃,坐待悠悠白日西。

三人貫索語酸淒,主犯災星仆運低。溲溺關通真並命,影形絆縶似連雞。夢回虎穴頻呼母,話到牛衣並念妻。尚說故山花信好,紅闌橋在畫樓西。

六月霜凝倍憯淒,骨消皮削首頻低。雲林永絕離羅雉,砧几相鄰待割雞。墮落劫塵悲宿業,歸依深喜醜山妻。西方西市原同觀,縣鼓分明落日西。

梏拲扶將獄氣淒,神魂刺促語言低。心長尚似拖腸鼠,髮短渾如禿幘雞。後事從他攜手客,殘骸付與畫眉妻。可憐三十年來夢,長向山東遼水西。

金壇逢水榭故妓感歎而作凡四絕句编辑

黃閣青樓盡可哀,啼妝墮髻尚低徊。莫欺鳥爪麻姑老,曾見滄桑前度來。

剩水殘山花信稀,瑣窗鸚鵡舊籠非。儂家十二珠簾外,可有尋常燕子飛。

身輕渾欲出鵝籠,巾袖低徊光景中。還似他家舊樓館,吹簫解珮下屏風。

春病春心自攬持,道家裝束也相宜。知君恰比仙人子,腸斷宮花欲嫁時。

籠鵝曲四首示水榭舊賓客编辑

午夜宮花絕命詞,銅簽聲急漏聲遲。書生一霎懵騰夢,恰似鵝籠酒醒時。

籠窗啼絕夜烏聲,珠履蕭條翠袖行。惟有昔時陽羨路,鵝籠猶識舊書生。

氍毹月冷畫堂空,浪蕊飄花一瞬中。錦帳金盤何處所?可憐贏得舊鵝籠。

淺絳衣衫蓮葉巾,近前丞相莫須嗔。書生未省長瞑去,只為鵝籠別有人。

吳門春仲送李生還長干编辑

闌風伏雨暗江城,扶病將愁起送行。煙月揚州如夢寐,江山建業又清明。夜烏啼斷門前柳,春鳥銜殘花外櫻。尊酒前期君莫忘,藥囊吾欲傍餘生。

贈頂目禪人编辑

曉日穹窿法鼓鳴,山茶樹上鷓鴣聲。渾身是眼原非眼,有眼何須頂上生。

廣陵舟中觀程端伯畫冊戲為作歌编辑

大癡仙人不肯人間住,萬里軍持入煙霧。少年結隱虞山麓,把酒看山每日暮。西圖華嶽通箭括,南寫匡廬掛瀑布。千山萬壑擁現十指端,盤礴皴染,仍是家山釣遊處。平生熏習老不忘,一重一掩自吞吐。雪浪參差劍門石,煙嵐晻靄石城樹。我昔讀書此山中,丙舍連山抱丘墓。每指虞山誇似人,此是大癡真畫具。自從喪亂走塵埃,拋擲家山比行路。風窗雲戶歸渺茫,蟹舍漁莊傍沮洳。今日何日見此本,紙上煙巒忽盤互。重山復嶺看不足,浮嵐暖翠喜重寤。嗟君如椽大手筆,間卻詞頭理毫素。厭看河陽玉堂壁,夢落龍圖楚江渡。遊戲丹青學子久,意匠經營有神遇。疊山恐被葵丘嘲,臨本應為石田妒。得非一峰老人今再生,不然虞山粉本誰與交手付。是時薄遊廣陵歲雲暮,邗江漠漠愁寒沍。蕃厘花殘但禾黍,隋堤柳禿無飛絮。笊籬灣頭萬樹鴉,夏國墳荒何處駐。竹西歌吹又喧闐,對畫沉吟感情愫。歸與歸與勿猶豫,埽除茅茨守場圃。金鼇夜半左股已失卻,還愁君家畫笥又卷虞山去。

次韻林茂之戊子中秋白門寓舍待月之作编辑

空階荇藻影沉浮,管領清光兩白頭。條戒山河原一點,平分時序也中秋。風前偏照千家淚,笛裏橫吹萬國愁。無那金閶今夜月,雲鬟香霧更悠悠。

次韻茂之戊子秋重晤有感之作编辑

殘生猶在訝經過,執手祗應喚奈何。近日理頭梳齒少,頻年洗面淚痕多。神爭六博其如我,天醉投壺且任他。歎息題詩垂白後,重將老眼向關河。

再次茂之他字韻编辑

覆杯池畔忍重過,欲哭其如淚盡何。故鬼視今真恨晚,餘生較死不爭多。陶輪世界寧關我,針孔光陰莫羨他。遲暮將離無別語,好將白髮喻觀河。

殘書翻罷劫灰過,汗簡崔鴻奈史何?貢矢未聞虞服少,專車長誦禹功多。荒唐浪說程生馬,訛謬真成字作他。東海揚塵今幾度,錯將精衛笑填河。

風輪火劫暮年過,未死將如朽骨何?逐鹿南公車乘少,操蛇北叟子孫多。地更侯甸徒為爾,天改星辰可任他。李賀漫歌辭漢淚,不知鉛水已成河。

涼風摵摵凜秋過,枯樹婆娑奈爾何。遼鶴定知同伴少,楚囚剛道一身多。茫茫禹跡今如此,憒憒天公莫怨他。惆悵渡頭桃葉女,板橋猶說舊秦河。

秋燈曖壁暗蛩過,長夜漫漫復幾何。騎鶴張翁羅網少,豢龍劉累牧芻多。問天辭畢誰酬我,罵鬼書成孰致他。夢噩酒悲頻慟哭,不因除館泣西河。

見盛集陶次他字韻詩重和五首编辑

槍口刀尖取次過,鋃鐺其奈白頭何。壯心不分殘年少,悲氣從來秋士多。帝欲屠龍愁及我,人思畫虎笑由他。端居每作中流想,坐看衝風起九河。

敗壁疏帷朔氣過,夢長休問夜如何。天心象緯依躔少,地角龍蛇起陸多。楚奏鍾儀能忘舊,越吟莊舄忍思他。西鄰象戲秋燈外,抵几喧呶競渡河。

秋衾銅輦夢頻過,四壁陰蟲聒謂何。北徙鵬憂風力少,南飛鵲恨月明多。杞妻崩雉真憐汝,莒婦量城莫惎他。卻笑玉衡無定準,天街仍自限星河。

白翎雀斷海青過,蜀魄啼如來路何。肅慎矢楛天柱少,支祈神鎖地維多。周占墨食寧欺我,楚尹狐疑莫問他。漫道張騫能鑿空,終將一葉到天河。

八翼摧殘六蒨過,呼鷹躍馬意如何。天回鶉火三精在,地長龍沙一柱多。鵑瑽北來仍喚汝,梟謀東徙莫知他。夜闌挹酒朝南極,箕尾芒銷爛絳河。

觀棋絕句六首编辑

當局休論下子遲,爭先一著有人知。由來國手超然處,正在推枰斂手時。

一局分明小劫期,餘尊尚湛日初移。人間多少樵薪子,努目仙人為看棋。

黑白相持守壁門,龍拏虎攫賭侵分。重瞳尚有烏江敗,莫笑湘東一目人。

渭津老子解論兵,半局偏能讓後生。奕到將殘休戀殺,花陰漏日轉楸枰。

冠鷸巾鴟趁劫灰,西園諧價笑喧豗。白身誰以羊玄保,睹得宣城太守回。

疏簾清簟楚江秋,剝啄叢殘局未收。四句乘除老僧在,看他門外水西流。

後觀棋絕句六首编辑

客舍蕭辰看奕棋,秋風卷籜響枯枝。空庭落葉聲如掃,爭似盤中下子遲。

一枰犖確競秋風,對局旁觀意不同。眼底三人皆國手,莫將鼎足笑英雄。

寂莫枯枰響泬漻,秦淮秋老咽寒潮。白頭鐙影涼宵裏,一局殘棋見六朝。

飛角侵邊劫正闌,當場黑白尚漫漫。老夫袖手支頤看,殘局分明一著難。

霜落鍾山物候悲,白門楊柳總無枝。殘棋正似烏棲候,一角斜飛好向誰。

閱江樓下草迷離,江水遙連淝水湄。傳語八公閑草木,謝公無事但圍棋。

題沈朗倩石厓秋柳小景编辑

刻露巉岩山骨愁,兩株風柳曳殘秋。分明一段荒寒景,今日鍾山古石頭。

觀閩林初文孝廉畫像讀徐興公傳書斷句詩二首示其子遺民古度编辑

抗疏捐軀世所瞻,裳衣戌削貌清嚴。可知酌古陳同甫,應有承家鄭所南。文甫為人陳亮是,興公作傳水心同。永康不死臨安在,千古江潮恨朔風。

題金陵三老圖编辑

三老衣冠彼一時,畫圖省識起遐思。青鞋布襪唐賢像,修竹清流晉代詩。鳳去梧桐還有樹,烏啼楊柳已無枝。秦淮煙月經遊處,華表歸來白鶴知。

贈濮老仲謙编辑

滄海茫茫換劫塵,靈光無恙見遺民。少將楮葉供遊戲,晚向蓮花結淨因。杖底青山為老友,窗前翠竹似閑身。堯年甲子欣相並,何處桃源許卜鄰。

題丁家河房亭子编辑

小蘭花外市朝新,夢裏華胥自好春。夾岸曲塵三月柳,疏窗金粉六朝人。小姑溪水為鄰並,邀笛風流是後身。白首吳鉤仍借客,看囊一笑豈長貧。

和盛集陶落葉詩二首编辑

寒林萬樹怨蕭騷,只為中庭一葉凋。波下洞庭齊颯遝,風高榆塞總漂搖。平原縱獵埋狐窟,空谷虛弦應鳥巢。最是風流殷太守,不堪惆悵自攀條。

秋老鍾山萬木稀,凋傷總屬劫塵飛。不知玉露涼風急,只道金陵王氣非。倚月素娥徒有樹,履霜青女正無衣。華林慘淡如沙漠,萬里寒空一雁歸。

寒夜夢醒忽得二十八字似是早春宮詞编辑

小闌修竹綰官梅,淑氣先從御柳回。二十五家春宴罷,不知何處是蓬萊。

次韻答皖城盛集陶見贈二首盛與林茂之鄰居皆有目疾故次首戲之编辑

枯樹婆娑隕涕攀,只餘蕭瑟傍江關。文章已入滄桑錄,詩卷寧留天地間。汗史血書讎故簡,煙騷魂哭怨空山。終愁商頌歸玄鳥,麥秀殘歌詎忍刪。

有瞽鄰牆步屟親,摩挲攬鏡笑看人。青盲恰比曈曨日,象罔聊為示現身。並戴小冠希子夏,長懸內傳配師春。徐州好士今無有,書尺何當代爾申。

歲晚過茂之見架上殘帙有感再次申字韻编辑

地闊天高失所親,淒然問影尚為人。呼囚獄底奇餘物,點鬼場中雇賃身。

先祖豈知新歲曆,邊人不解故家春。可憐野史亭前叟,掇拾殘叢話甲申。

禪關策進詩有示编辑

漫天畫地鬼門同,禪板蒲團在此中。遍體鋃鐺能說法,當頭白刃解談空。朝衣東市三生定,懸鼓西方一路通。大小肇師君會否,莫將醒眼夢春風。

次韻那子偶成之作编辑

妙湛終歸不動尊,大無空現轉輪身。神焦鬼爛人何有,地老天荒我亦貧。春日田園新甲子,歲寒燈火舊庚申。明年定酌桃花酒,慶爾平頭七十人。

 目錄 ↑返回頂部 卷二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