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學集/10

卷九 有學集
卷十
作者:錢謙益 清
卷十一

卷十编辑

紅豆二集编辑

己亥正月十三日過子晉湖南草堂張燈夜飲追憶昔遊感而有贈凡四首编辑

彈指經過十九年,持螯把酒菊花前。流光冉冉看棋去,往事騰騰中酒眠。風伯訟隨天醉判,井公博與帝爭偏。夜闌秉燭非容易,開口何辭一笑顛。

書閣清齋初度辰,祝筵酹酒最情親。貫花貝葉翻長壽,炊飯香粳請應真。席上半嗟揚觶客,井邊偏笑係腰人。湖南舍北同春水,蕩槳相過莫厭頻。

迎門屐齒走兒童,一握歡聲笑語中。盤簇試燈春宴餅,簾喧留客石尤風。金杯臘後輕浮碧,銀樹花前早放紅。夢裏華胥光景在,未應惱殺白頭翁。

藍風劫雨過蒼茫,安穩南湖舊草堂。玉府珠林羅典籍,芝田蕙畝長兒郎。殘編魚蠹春燈靜,近局雞豚社酒香。有約延緣葦間棹,莫令餘子問滄浪。

酒逢知己歌贈馮生研祥编辑

老夫老大嗟龍鍾,綠章促數箋天公。天公憐我扶我老,酒經一●搜取修羅宮。山妻按譜自溲和,瓶盎泛溢回東風。世人酺糟歠醨百不解,南鄰酒伴誰與同?昔年嘗酒別勁正,南薰獨數松圓翁。此翁騎鯨捉月去,我久懵瞢四顧折簡呼小馮。馮生經奇貨,好事癖王聱叟略似儂。對酒開顏解欣賞,安詳舉杯徐俯躬。沾唇薄吭未忍咽,吮咀風味防匆匆。妙香紆徐染藏府,餘甘次第回喉嚨。一盞沉吟逾食頃,三杯緩酌過日中。沈冥似聲聞酒,頻申應記禪定功。旋觸冷雲灌香水,更收月魄開天容。停杯摳衣起再拜,賀我受天百祿邀神工。請君復坐三歎息,酒中知己今遭逢。不惜側囊傳譜牒,重與促席論從頌。自從兵塵暗天地,人世猿鶴並沙蟲。糟丘一成廢舊築,酒泉列郡荒新封。上清玉冊天廚醞,錫我送老仍送窮。老夫自哂為尊蟻,吾子何妨號酒龍。君不見宵來雲月何朣朧,箕風畢雨俱濛濛。天駟光芒直南斗,酒星蕩漾臨江東。共犁天田種秫稻,長穿井絡傳郫筒。莫辭酒戶小,莫放良夜終。玻璃小鍾更起數為壽,天街酒旗正閃缸花紅。

乳山道士勸酒歌编辑

乳山道士年八十,短褐蒙茸鬢蕭颯。早時才筆綠沉管,老去行藏青箬笠。亂後蹙蹙無歡娛,囈語行歌自啜泣。不為老景戀桑榆,不為兒孫謀捃拾。仰天指畫隻書空,踏地竛竮每側立。南雲北戶眼淚枯,細柳新蒲衫袖濕。唐衢哭世何夢夢,東方罵鬼常嘖嘖。是時孟陬揆初度,祝筵酌酒賓朋集。門生扶老舁藍輿,山僧好事送米汁。當頭荷鼓占角芒,掛壁龍泉看鏽澀。勸君開口盡一觴,聽我長歌解於悒。君不見修羅釀海作酒漿,規取日月為耳璫。手撼須彌尾掉海,擎雲把日孰敢當。刀輪飛空海水赤,五絲係縛善法堂。藕絲孔中遁刺促,八臂千手嗤強梁。又不見太行王屋高萬仞,愚公面山苦其峻。子子孫孫誓削平,帝遣誇蛾助除糞。穆滿南征從此歸,翟道徑絕騁八駿。靈胡仙掌如等閑,河曲智叟空目瞬。人生變化良緯繣,蛤水蜣丸量寸尺。誇父策杖追日輪,豎亥徒步算八極。魯連細兒黃鷂子,爪觜雄誇帝秦客。咸陽喑啞避赤符,天帝愕眙寢金策。我昨南遊浮洞庭,具區粘天社橘青。涇水瞥見征旗閃,朝那復報戰血腥。靈虛凝碧張廣樂,珠宮貝闕新銘。錢唐破陣樂舞闋,兩耳轟轟喧震霆。龍宮宴罷天欲白,回車卻過蔡經宅。天廚行酒正初筵,金盤麟脯取次擗。麻姑鳥爪向餘笑,人世茫茫抵博易。漫道東瀛已三變,又見蓬池淺於昔。勸君酒聊從容聽我長歌曲未終。長繩何當係白日,漉囊那可盛春風?誰駕青牛逢富媼?誰騎白雀欺劉翁?蒼鵝崇朝起池水,杜宇半夜啼居庸。銅人休嗟冶新鑄,銅駝會洗塵再蒙。主稱未晞客既醉,蕙葉多碧桃花紅。雞窠叟,鶴發翁,且辦一醉莫惱公。伸腰坦腹春睡足,九陽旭日高禺中。

送南雲和尚编辑

鶉尾旄頭道路艱,江幹吹笛淚潸潸。芒鞋露肘朝天去,敗絮蒙頭乞食還。故國烏仍啼楚幕,中原鹿正走秦關。崆峒仙仗無消息,萬里軍持且未閑。

載花易書詩贈泰和楊弱生编辑

載得名花換異書,章江一棹好春餘。花如姹女辭金屋,書比黃衣下玉除。青鏡瑤芳嗤換馬,碧山芸草喚焚魚。新書塞屋花仍放,載酒爭過楊子居。

贈同行康孝廉编辑

青簾烏帽孝廉船,載酒移花共溯沿。長日素華憑幾看,秋風湘帙對床眠。眾香國裏分香去,群玉峰頭插玉旋。煙棹卻回圖畫好,有人吟望指登仙。

己亥夏五十有九日靈岩夫山和尚偕魚山相國靜涵司農枉訪村居雙白居士確庵上座諸清眾俱集即事奉呈四首编辑

四眾諸天擁道場,迢然飛錫指江鄉。茆堂忽漫移蓮座,老衲何曾下石床。心月有光都映澈,身雲無地不清涼。新炊自罨田家飯,應供居然發眾香。

緇衣二老度清流,淡泊儒門未許收。豈有豎拳訶李渤,但聞開口喚裴休。三災風火留青缽,七日人天護白頭。十卷首楞消後夜,雞鳴新報五更籌。

江村炎日法筵清,謖謖松濤灑面生。忍草隨風承語軟,蓮花裁服著身輕。金輪影裏烏三足,寶月光中鶴一聲。拂水靈岩雲似帶,招尋那復限牛鳴。

妙蓮花界自圓成,法海何因起墨兵。少分觀天知眼闊,多生持地學心平。蟭螟地曠當街叫,蠻觸人饒畫角爭。放箸與君同噴飯,須彌盧頂一螢明。

題荷花畫扇五首编辑

春風桃李花,盈盈在何許?荷花是可人,作儂好伴侶。

莫倚蓮花語,將儂去比他。只應不解語,人喚是蓮花。

生年慣嬌疾,不記儂生日。五月荷花蕩,傾城為儂出。

漫說蓮花國,蓮花國在西。生來並嬌小,同住若耶溪。

鏡裏蓮花面,馮君自看取。蓮花不生鬚,那得生蓮子。

戲詠雪月故事短歌十四首编辑

(康樂言:天下良辰美景、賞心樂事,四者難並。中秋腳病,伏枕間,思良辰美景無如雪月。此中樂事可快心極意者,古今亦罕。尋繹各得七事,係短歌以資調笑。若山陰、藍關之雪、牛渚、赤壁之月,不免寒餓。雖可清神濯骨,今無取焉。庚子中秋十三夜書。)

周武王编辑

赤烏橫飛王屋熱,流光化作十丈雪。祝融河伯來會朝,共踏同雲奉玉節。把旄仗鉞誰最強?師臣百歲方鷹揚。應憐風雪垂竿夜,獨守丹書渭水旁。

穆天子编辑

黃台高丘夜飛雪,白雲西沒瑤池碣。草澤茫茫獵銀海,萬里玉門斷車轍。黃竹歌殘八駿催,化人隻解攬祛回。還馮雪嶺看兩極,卻上中天千仞台。

宋太祖编辑

香孩兒占銀世界,滕六漫天作狡獪。趙家點檢席帽來,扶頭學究迎門拜。江淮蕩掃閩廣灰,不敵鎖寒酒一杯。最是五龍酣睡客,夢中失笑墮驢回。

蔡州夜捷编辑

蔡州夜雪嚴城枿,馬牛毛縮賊徒醉。天兵半夜縛元凶,懸弧城中但愕眙。軍聲鵝鴨總如雷,昭陵汗馬蹴雪回。相公振旅堂堂去,日照潼關四面開。

謝家詠雪编辑

謝家庭除香雪灑,玉樹芝蘭鬥佳冶。柳絮因風絕妙辭,何煩絲竹供陶寫。風流宰相中年時,哀樂應防兒女知。擁爐閑話淮淝事,還想東山一局棋。

龍門賞雪编辑

龍門雪飛歸騎緩,相公傳呼且莫返。廚傳煙中續續來,歌姬促坐燕玉暖。花宮漏殘金縷歌,此際重城鈴索過。瓊窗玉戶沉沉處,三尺屏風樂事多。

宋子京修史编辑

玉堂夜雪清如水,麗豎遠山夾棐幾。貂冠翠被宮錦袍,摩娑銀管修唐史。燭花舒光墨湧波,暖寒雙進金叵羅。回看青簡還自笑,蘭台蠶室當如何。

月宮遊编辑

銀橋平砌金波路,銀河一帶如繩渡。太真卻妒竊藥人,月宮不肯多時住。霓裳拍序慢回波,三郎畫肚記來多。月中天子莫懊惱,天上曾聞竊九歌。

嵩嶽嫁女编辑

仙家花燭世希有,書生相禮群真後。嵩山移作桂輪宮,燭夜花傾數巡酒。莫道人間隔幾塵,市朝陵谷頗相聞。開元天子來何晚?為敕龍神蕩祲氛。

西園公宴编辑

鄴中公子敬愛客,飛蓋追隨共茵席。丹霞明月照羽觴,良夜高吟戛金石。遊宴差池歲序驚,陳王多暇最關情。魚山月似西園好,獨向寥天寫梵聲。

庾公南樓编辑

武昌城樓月如雪,庾公高興中宵發。城下江流照碧波,猶帶胡床晉時月。南戒江山半壁新,月華應不染邊塵。晉陽夜月重圍後,也有登樓清嘯人。

洞庭揀橘编辑

龍頭畫船載清票,李娟張態歌喉少。回塘十里接包山,一曲霓裳鋪未了。五宿澄波皓月中,玻璃地界水晶宮。海山深鎖君知否?近岸還防引去風。

西廂記编辑

由來張宿天河下,鵲橋近倚蒲東舍。一聯花影拂牆詩,千秋明月西廂夜。雙文薄命莫谘嗟,至竟天工不算差。縱是楊妃會傾國,何曾桃李不開花。

李牟煙竹笛编辑

老蛟橫笛山河斷,吹破李牟煙竹管。乖龍耳襜鼇足僵,楊子江心月如浣。餘音寥亮度吳關,白翎海青颯遝還。會須重截龍吟竹,劈裂秋風木葉山。

續得二事•威寧海编辑

牙帳燭紅雪如許,打番夜卒扠衣語。

金杯玉勒賞未足,笑指雙鬟將勞汝。邊笳烽火公自誇,宵來背癢知誰爬?威寧海子新封好,重擁妖姬醉雪花。

續得二事•棋盤街编辑

天街白月淨如掃,元相入朝銀燭早。停車嘯詠解朝衣,禁鍾欲動天門曉。閣道崩輦路傾,玉堂佳話感升平。竹沙蘆月江村夜,歷亂漁燈似火城。

徐元歎勸酒詞十首编辑

皇天老眼慰蹉跎,七十年華小劫過。天寶貞元詞客盡,江東留得一徐波。

項背交遊異世塵,衣冠潦倒筆花新。後生要識前賢面,元歎今為古老人。

群少驚才互擊摩,美名佳句竟如何?倡樓樂府傳多少,聽取雙鬟第一歌。

半是哦詩半治魔,沉沉花漏轉星河。句中烹煉焦牙種,煉出新篇當羯磨。

斷袖分挑記嘯歌,沈侯懺謝六時過。香消睡足溫殘夢,比較人間好夢多。

吳儂每詫好冠非,循約偏嗟短髮稀。只有蓮花消瘦服,秋來仍是芰荷衣。

酒海花枝夢斷餘,<魚昔>魚枯削恐難如。泠淘淨肉家常飯,不用門生議蟹菹。

眢井荒台愁殺儂,巢車無那老扶筇。新蒲近入靈岩社,共哭山門日暮鍾。

落木庵空紅豆貧,木魚風響貝多新。長明燈下須彌頂,雪北香南見兩人。

瓜圃秋風嘉會成,鄰翁泥飲款柴荊。殘燈冷笑人間事,白帝倉空石鼓鳴。

覺浪和尚挽詞八首编辑

(予與浪丈人武林邂逅,契在忘言。吳苑睽違,跡同交臂。俄聞順世早已隔生,歎夜壑之負趨,感晨鍾而深省。刹竿卻倒,智鏡云亡。斯世如長夜之熄燈,伊餘如跛人之奪杖,未能免俗。敬製挽詞以哭吾私,非誰為慟云爾。)

雲心灑落鶴身輕,覿面真令水觀成。莫道三生隔眉宇,琉璃白月自分明。

石室分籌了未曾,雀喧鳩鬧正懵騰。恰如墨月昏黃候,吹滅龍潭一紙燈。

踏翻大地攪長河,一葦橫江也較多。解道廓然無聖句,依然平地自生波。

錫杖條衣掛影堂,西齋依舊一爐香。趙州未會安閑法,尚倚山門見趙王。

驟雨沈灰劫未窮,長幹一夜起嵐風。諸天比歲頻垂泣,細雨如絲只為公。

智海波騰識浪奔,溪藤海墨總瀾翻。扠衣辭眾跏趺去,才顯毗耶不二門。

須彌拍碎信乾坤,曾向龍湖徹底論。誰復夜闌聞軟語?空餘落月似金盆。

宗眼相期訂汗青,五花重理五枝燈。傷心僧寶馮誰續,也似人間野史亭。

靈岩方丈遲靜涵司農未至编辑

台扉春淺日初遲,接足高僧晏坐時。丈室祗應禪老共,琴台只與片雲期。梅橫縞袂迎人笑,鶴曳玄裳入夢疑。凝望空庭指頑石,兩人心跡有君知。

靈岩呈夫山和上二首编辑

經年期約訪花宮,一坐渾如小劫終。厭囈語言殘夢後,欠嗬情緒薄寒中。方嗟下界初禪火,又感空門四樹風。月落長明燈焰焰,夜闌獨向屟廊紅。

一入香林與世分,杖藜侵曉過層雲。日光下塔穿嵐氣,池影搖窗劃浪紋。大地忽生應置答,諸天退位可相聞。片雲只在琴台畔,迎笑亭前舉似君。

錫山雲間徐叟八十勸酒歌编辑

此翁輕俠少無比,白馬黃衫賤紈綺。千金借客柳市中,一曲嬌歌笛床裏。老來入道學閉關,縛屋看雲惠錫間。看盡浮雲變蒼狗,雲忙不似此翁閑。今年八十尚抖擻,百八數珠不離口。僧窗打睡鬥雞人,佛火桃燈臂鷹手。我亦明年釣渭期,為君先唱壽筵詞。大家掙劄雙眉眼,看取蓬萊水淺時。

周安石七十编辑

梵行儒風共一家,條衣丈室似毗耶。青蓮池養新函蕊,紫柏林披舊貫花。長日經聲停院竹,清秋佛火淨窗紗。壽觴且醉油囊酒,劫日何曾算歲華。

後秋興八首编辑

負戴相攜守故林,翻經問織意蕭森。疏疏竹葉晴窗雨,落落梧桐小院陰。白露園林中夜淚,青燈梵貝六時心。憐君應是齊梁女,樂府偏能賦槁砧。

丹黃狼籍鬢絲斜,廿載間關歷歲華。取次鐵圍同血道,幾層銀浦共仙槎。吹殘別鶴三聲角,迸散棲烏半夜笳。錯憶窮秋是春盡,漫天離恨攪楊花。

北斗垣牆暗赤暉,誰占鶉鳥一星微?破除服珥裝羅漢,減損齏鹽餉佽飛。娘子繡旗營壘倒,將軍鐵槊鼓音違。鬚眉男子皆臣子,秦越何人視瘠肥。

閨閣心縣海宇棋,每於方罫係歡悲。乍聞南國車攻日,正是西窗對局時。漏點傳稀更鼓急,燈花駁落子聲遲。還期一著神頭譜,姑婦何人慰我思。

水擊風搏山外山,前期語盡一杯間。五更噩夢飛金鏡,千疊愁心鎖玉關。人以蒼蠅汙白璧,天將市虎試朱顏。衣珠曳綺留都女,羞殺當年翟茀班。

歸心共折大刀頭,別淚闌干誓九秋。皮骨久拌猶貰死,容顏減盡但餘愁。摩天肯悔雙黃鵠,帖水翻輸兩白鷗。更有閑情攪腸肚,為餘輪指算神州。

全軀亂世若為功,架海梯山抵掌中。漫許揮戈回晚日,幾時把酒賀春風。牆頭梅蕊疏窗白,甕面葡萄玉盞紅。一割忍忘歸隱約,少陽元是釣魚翁。

臨分執手語逶迤,白水旌心視此陂。一別正思紅豆子,雙棲終向碧梧枝。盤周曲角言難罄,局定中心誓不移。歸院金蓮應慰勞,紗燈影裏淚先垂。

 卷九 ↑返回頂部 卷十一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