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東維子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

目録 東維子文集 卷第一
元 楊維楨 撰 傅增湘 撰校勘記 景江南圖書館藏鳴野山房鈔本
卷第二

東維子文集卷之一

             㑹稽鐵厓楊維楨廉夫著

 序

  鄒氏遺訓序

呉常熟鄒君玉氏自旌德宦游歸理故園以老焉其垂訓

子孫嚴其顛畫者凡若干件來謁余於姑胥邸次曰某髪

已種種懼一旦捐子孫去 故述誡若干件雖話言拙直

使奉成規行之亦不致畔名教隳門地且将勒石位置奉

先之宫幸得子言重引之庶吾後之人知所警也已吾聞

傳曰名門右族盛立如升天覆墜如燎毛何難易之相縣

遽絶甚如此蓋剙者勞而守者安剙者儉而守者奢刱者

畏而守者驕也為祖父者慮焉故有身後之誡雖古先哲

王不能無之書之竹帛𤥨之盤盂以遺乎後之人蓋懼耳

聴口受者易為滅絶而託諸竹帛盤盂者可不刋而垂無

盡也君玉氏之遺訓著于金石非竹帛盤盂之意乎為其

子者幸得諸耳提面誨子子孫孫又幸得諸示無窮者則

鄒氏後人續初繼業雖百世而可也雖然子弗抵服厥父

事此無先之訓也恐無先之訓矣故吾重告之使之恒有

其先庶畔名教隳門地者免矣夫

 李𠫵政倡和詩序

淇上野逸李以世澤起身十年至𠫵大政江浙行垣禾幾

惠冠文江南端其所建白有不合即引去退處白沙日與

布衣士談文字為樂其來江浙時孤舟疋馬絶無左右之

孚以奸政其舟所載又絶無他長物不過隨身所讀書籍

耳其下交無𮦀賓而天台蔣常翁廼以詩人𫉬登其門相

與倡和流布人間嘻公以八位之貴不以下交寒素為厭

蔣常翁以一介之微不以上交公相為抗等此季世僅見

之事而議者猶以公進布衣為術者吾不知其説已常翁

装潢其詩成卷非以侈自遇實以表著賢公卿下士之猶

有古風也故余為敘其卷使世之登樞要隔寒微者見之

宜於此焉恥矣

  漁樵譜序

詩三百后一變為騷賦再變為曲引為歌謡極變為𠋣聲

制辭而長短句平𣅳調出焉至於今樂府之靡雜以街巷

齒舌之狡詩之變蓋於是乎極矣嘉禾素菴老人過予雲

間邸次出古錦襆一帙曰漁樵譜者凡(⿱艹石)干闋雖出乎倚

聲制辭而異乎今樂府之靡者也吾嘗求今辭於白石夢

囱之後斤斤得𭔃間父子焉遺山天籟之風骨花間鏡上

之情致殆兼而有之蓋風骨過遒則隣於文人詩情致過

媒則淪於諢官語也其得體裁亦不易易嗣餘響於𭔃間

父子後者今又得素菴云夫譜之云者音調可録節族可

被于絃歌者也詩三百曷無一不可被于絃歌吾不知亦

先有譜後有聲邪抑先有聲後有辭邪𭔃閒分譜於依之

之殊其腔有可度不可度者則何如敢于素菴乎質焉素

菴齤然而𥬇曰嘻吾忘律吕於漁樵欵乃中焉知𠩄謂聲

依永律和聲許事哉雖然擊轅之歌野人之雅也吾譜殆

亦目當楚雅乎素菴名抱素字子雲裔出呉越王有起進

士苐號竹鄉翁家置萬卷堂者其曽王父云

  牡丹瑞花詩卷序

余讀后山氏叢譚載廣陵芍藥白金帶圍者無𪧐種而出

出則羣吏有應其瑞居台揆者如韓魏公𤦺玉岐公珪荆

公安石皆應其瑞為不誣也於乎山水無知何預人事哉

蓋德𨔝草木草木充焉非偶然也江浙省檢校孛木魯子

升之庭有牡丹雪中作花其大如斗其色如魏家紫者人

咸謂孛木氏之瑞也夫牡丹芍藥𩔖也芍藥有當其瑞者

子升不當牡丹之瑞耶明年子升繇檢校除淮幕憲府其

瑞亦不誣矣庸詎知異日子升不躋人臣極品耶吾固有

俟扵子升矣抑吾於牡丹有感焉者世有花工如朱單父

者能變木芍藥為千種姿亦能使了令而華人◍◍◍◍

力奸化工迺爾或謂子升之冬花烏知不有人力奸造化

者乎茅山外史張公雨神仙人也能頃刻而開花者也特

為子升賦花屬之天瑞為異時衫色之識吾讀其詩信為

子升氏之識也人又何疑於是花云子升出其詩并圖卷

一通求余敘於是乎書花之開至正九年十二月某日也

  丞相梅詩序

至正二年春江浙行省丞相朶兒只公以清静寕一之治

報于上上召入宰天下公拜命且行顧瞻後庭有手植穉

梅一本俾移植于明慶寺之殿陽邦民聚觀載舞咸手加

額曰丞相棄我去是足以係吾人之思已見梅如見丞相

焉於是僧古源采民之言以永歌之邦之人士從而和之

(⿱艹石)干什昔召伯相周布政南國舍於甘棠之下後之人

思其德爱其樹而不忍傷此甘棠之詩所以作也召伯之

教明于南國而甘棠之詩作丞相之德布于江浙而手植

梅之詩作若古源者謂得古詩人之性情非歟丞相去今

幾十年而是梅輪囷扶踈碩大繁茂有加于昔邦民于是

有所瞻仰公卿于是有所感慕後之人于是有所興起而

想見其形容一木之植千載之情繫焉吁草木有託于人

者固不在地之有厚薄而在徳之有父近也信矣而况護

持之力又出於金僊氏者乎丞相氏之德以栽之金僊氏

之力以培之吾見斯梅與孔老氏之植檜同無朽矣不然

南門之相有大四十圍者一蕭欣能伐之可不懼哉古源

以詩來屬余序余為之言如此夫思其徳而爱其樹者人

之情也爱其樹而未歌以頌羙之者詩人情性之正也序

詩人之意西不忘乎戒懼者亦文人忠孝之至也是為序

  送經理官成教授還京序

河濟寕郡教授成君彦明氏以文墨長才為今天子録

洪武元年春遣使行天下經理田土事而成君在選中

分履淞之三十八都二百一十五圖閱歳終魚鱗圖籍成

又老咸喜其清明果决竿尺有凖版帳不欺積七不毛之

土并附以見裝潢手卷來拜草𤣥閣次求余言以為贐千

萬因成君致意萬一大農下問先生之言亦有取藉年云

予悼唐宇文融為括田使時開元之治已乆天下户口未

嘗有𠩄升降也而融括籍外  得客户一十餘萬

之往往出扵州縣希旨多張虚數以正田為羨徧户為客

民抱𡨚者無於所訴今 天子招徕南北流移天下土田

於廢棄之餘非襲融之敝迹也而成君之𠩄履又皆得屯

耗有亡之實可以助 明天子均田之政豈開元歛臣可

同日語哉於其行也書此為序

   姑蘇知府何侯詩卷序

清明之朝吏仁厚不仁厚無以興其治昏亂之世吏沓虐

不沓虐無以趣其亡而守牧之係為最焉守牧號民父母

非上下疾痛相關如出肺腑不可稱父母元末藩鎮赴仆

守牧𭔃於戒行大偏小校民望素不厭怪與珥聿胥橐囊

縱羣不逞啟告訐門羅織著良以朘削創罷司察于民𭣣

者又以墨敗紀吾民将孰從而號呼也哉蘇民羅張氏之

阨如芟草獮禽殆絶生理

大明龍興天子選守牧勞來安集於板蕩之餘而侯實應

選民拜更生如脱焦火乃者京師起發遷徙蘇為甚雍容

處決民不知SKchar金谷事暇即以庠庠為務祀殿論堂廢如

逆旅舍公一新之弦誦鳴兩廡如承平時嘗以勞民事稽

怠奔命闕下将以戎律加之請忍死一言曰殺一郡牧以

活萬生靈某含笑入地矣上仁其言貰刑為賞秩吁若公

者可以稱民之父母矣 天子仁明方選天下賢乎收入

政堂與大臣講治款公蕑知既有素吾将聴公之大用而

為天下之民之慶豈直一郡而巳哉吾徒朱敏裒郡人士

之詠歌不遠數百里求余文引諸首故書為序

  送祝正夫赴召如京序

呉元丁未春番祝正夫知淞之上海縣明年以治状稱㝡

海㓂之變不四三日轉蹀血為祍席地民為建生祠君子

有勝殘去殺之頌又明年司臬者毛責細故停其治三月

士庶老稚日夜號泣如襁脱慕父母于是什什伍伍不逺

千里走 闕下慟哭為侯請天子驚曰祝挺者出吾持選

俾卧治海邦而司臬者敢忘之覆罪司臬侯服唆用天日

朗明羣情門悦於其行也會乩楊某餞之以言曰昔聖人

稱宓不齊曰子賤君子也霸王佐也單父之宰屈以小試

也吾於祝正夫旣脱州縣勞亦以王佐之才屬之惟正夫

自任焉正夫書座右之言曰天下事見得理便做弗計死

生禍福觀是言也正夫知自任也不待余言之囑矣

  送陳錢趙三賢良赴京序

皇明龍興之一年 天子思與天下之賢人共圖天下之

治事於是遣南北訪賢使凡(⿱艹石)干人而浙士之校等者曰

陳睿錢某趙某人以治才與學術兼屬之使者採諸輿論

内幣起之三人者受不辭會府令與計偕為浙士舉首其

行也來别東維先生請一言為警教先生酌之酒而告之

曰代以試經藝舉于鄉者至三四千人會于春官第其可

取者然後上名於 天子天子賜出身吏部授之官不能

二百人其為選也艱矣士有窮徑老死而不得與于選者

吏部或以旁思及之其為情也亦若矣今三人名一聞於

使者不必試于鄉與乎四三千之數𧦴于春官與乎二百

之數可謂步之驟而其選不艱也得之易而其情不(⿱艹石)

雖然三人者朝奏即暮召矣 天子遊心于經史有顧問

焉厲精於政事有試可焉此非誠抱天人之學民社之具

鑿鑿乎 天子任耳目股肱之𭔃為名九卿才六部良二

千石躋民於泰和而措邦家於泰山之安則其膺選而去

也巳不誦愆人不議忝不然却而慮也心亦寒已歳二三

子避席謝曰幸先生警教德甚大重酌之酒曰士窮而約

易守達而汰易遷易守則德人之忠言易汰則隂黜之矣

二三子母陽德吾言而隂黜吾忠吾将慶二三子之有成

也往矣勉之申年十一月十五日

  送松江師黄公入呉序

松師黄公彦美以疾謝職于淮吳大府手不執兵戰不衛

户金鼓不振馬不駕凡百曰大府以詐疑力疾而往辭始

𫉬𠃔未幾大府復以養疾吳門召幸其疾瘳大用之寮将

而下及淞郡官市老野叟方外之民無不拆手交慶以為

賢傑用大則惠益大矣各執壺漿牲具張于西門外以伸

頌禱老客卿會稽楊公就舉爵以規不以頌曰黄公之報

𠩄事於西夏侯義亦至矣臺平不曰幾死讒譎幸公論

反平冊書雪志又伸矣丈夫事畢矣他復奚望哉公聞規

起作長跪禮復爵維禎曰先生言議入肺腑凛(⿱艹石)沃冰雪

𠩄不解甲服經居廬西夏侯墓者有如皎日予曰韙矣哉

遂行

 送三士㑹試京師序

至正已亥夏四月江浙省試呉越之士吾門弟子在其選

者三人焉南士曰忻忭色目曰寳寳曰何生三人者擇日

赴春官來别曰先生何以教我余既期其大對為漢晁董

而又勉其大器以宋李廸也三人請廸故廸蓋從於种放

先生者業或試京師种先以書見栁先生開開留廸客門

下出題與門下共賦廸賦出諸生右開驚曰君必魁天下

且為宰相異時果然余同年李中承稷今之栁先生也三

人者以余言見之并以文為䞇中承當以廸故事待二人

并以文之占三人顧魁多士為太平宰相三人者誰先帷

三人焉勉之勿多譲迪

  刑統賦釋義序

古者帝王恃以治天下者大經大法  未所謂律也世

道既降巧偽横生法家者流始制律以鉗𮡧天下之民奸

日滋則律日煩亦時使然也蓋律合起于秦定于漢律法

誦統遂大著于唐宋而傅霖氏為之賦刑統以便律學之

誦習夫繩墨陳而天下之曲直不能逃規矩設而天下之

方圜不能越律固捄𡚁之䋲墨規矩乎穎濱蘇子曰讀書

萬卷不讀律致君堯舜終無術君子於其言可以占世變

矣我 朝混一海宇丞平百年方以儒道理天下士往往

繇科第入官凡讞一獄斷一刑稽經援史與時制相𠫵未

有吏不通經儒不識律者也保定梁公彦舉蚤歳為宗正

SKchar嘗從府使者及省部官讞獄河南江北閱案愈多而

審律愈精人咸服其明𠃔後司泰州筦庫遂著刑統賦釋

義一編上探經傳律疏史鑑有可證者而又折之以已意

推諸苛宻而歸諸仁厚蓋𫝊霖氏之忠臣矣今年維楨備

員杭課提舉幸與公為同寮平市之暇嘗論及古典及今

之通制且出此編以示余始公不惟精于法家之律而

又明于儒者之經史也豈非時之通才也哉嗚呼鄭子産

鑄刑書叔向氏譏之懼民棄禮而質之于書也故曰先王

議事以制辟不知後世又有微于書而不竟者律其可廢

乎賦刑統者既舉律而約之釋義者又即賦而精之俾後

之莅政者有𠩄稽而準焉足以𫞐衡世變扶植世道而致

其君於堯舜之上蘇子之𠩄感論者豈誣我哉公自童年

即以吏事起身至老而求諸經史以文其律家之學盖知

𠩄本哉余三復其編而深有𠩄取且僣為之首序云

  監憲决獄詩序

自軍興來民不幸兵死者無𠩄愬其諸誤繫諸有司者幸

而有愬已有司又付之不理訖與叛人戳死蓋殺民者殆

狗豕之不(⿱艹石)官以李為職亦莫之下巳嗚呼民之塗炭也

極矣余讀杭㧞官朱蓮峰君誌監憲公平反𡨚獄事為之

慨嘆不已其言曰求獄不於其情而欲以筆札求之乎是

言也平獄之本也(⿱艹石)監公者真神明人哉真仁長者哉使

今握兵在邊執法在SKchar者皆如監憲公之處心菑其不有

吊𡨚其有不曰而枉死者哉於乎孝婦銜𡨚天為亢旱鄒

衍繫獄六月降霜天之於𡨚人報應如此今旱暵甚矣監

公之決獄人人不自以為𡨚吾見隨車之霔至矣杭大夫

士咸作歌詩以美之而推予為叙首予樂為之書至正己

亥秋八月既望序










東維子文集卷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