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第四 東維子文集 卷第五
元 楊維楨 撰 傅增湘 撰校勘記 景江南圖書館藏鳴野山房鈔本
卷第六

東維子文集卷之五

             㑹稽銕厓楊維楨廉夫著

 序

  送劉主事如京師序

聖朝設官莫嚴於守令莫要於風紀風紀上明天憲守令

下逮民情然居風紀往往由守令之得其職者以喻下情

而后可以申上憲也審官于守令風紀者不已重乎大梁

劉公文大𥘉用茂才SKchar廣憲以識大體稱同知于姚州事

大得民譽力行覈田事富者惟見貧者力紓建窮摘伏政

號神民轉上海君剔𡚁黨振廢墜察譁民子撓于政者積

訟盡疏獄市遂理杜浦民有殺越人子貨公至亟改過自

新胥吏濫而詐者遣歸讀書公暇建社學行鄉約禮凡民

間簿書期㑹揭信于墻屋聴民自詣胥隷意公三年不出

郊𨵿民扶老将㓜𦗟教誨行禮讓刑錯不用由是大化秩

未滿司舉者以公廉能遷主事户部民泣而留不得行未

幾丁内艱執喪如禮躬盧幹山之墓民趨𭛠者如子然始

公尹邑之日咸謂公登風紀臺省薦剡且交上矣而遷主

户部事與典邑諭民情者不殊科皆御史之階也制關覲

京師吾知其不留部矣職風憲者方與循守令交調公其

不副邑民之望乎果爾公去州郡承宣之勞而将受 明

天子耳目之𭔃以東南民間利病不能徹當宁者公悉究

知其情矣某事利某事𡚁某法因某法革使民無所病苦

而 明天子無赤子之憂非吾之人所期望公之所不自

讓者乎邑人士歌詩以送者皆德于公而不能自已者辱

與公交㝡善知㝡悉焉故敘其所歌詩而又著民之期望

於公者如是至正九年秋八月七日

  送省理問所提控范致道序

論吏者曰吏廉無才不(⿱艹石)亡廉而才嘻才吏之推重于世

者如是矧又才而廉者乎論者之推從可知也山東范君

致道由簿出佐至提控理問所案牘蓋今之所謂廉而才

者乎君在幕所在者府訊鞠事下持三尺論裁諸曹林立

咸心儀君𦗟𨵿决然後抱成案上署所𠩄官意三二君攘

決辨是否歸諸一至其確於辨也上政事堂與宰相而下

爭枉直故難决事必經君即不經君必後有失君既以廉

律身廉則公公則明而又有才以制之具應事也如鏡見

微惡議法也如度度短長𫞐定䡖重毫杪不少忒嘻制謂

理所為行中書法部得廉而才如范君者為賓佐非理所

官之幸廟堂法部之幸也𠫵府荘嘉王公嘗竒其才彼命

南征特辟君幕府君即勇往𠫵賛戒機雄略君交蓋其才

而㢘者之𠩄推無逆而不理年勞滿理所官咸嘆息不忍

其去吾謂理所官為一所惜以君之廉為天下信以君之

才為天下服范君當為天下用在古王制辨論官才而告

扵上者司馬職也今之居是職者方復王制范君之名在

辨論列則范君自此将為天下大吏矣拯吾民於塗炭還

太平於 聖王非范君吾誰望范君尚以吾言力論

  送杭州路推官陳侯執中序

余嘗讀史𥨸嘆于定國之治獄無𡨚則福流子孫而燕士

呼天六月飛霜東海殺孝婦三年大旱其變係于國者如

是代人法吏興一獄至蔓延數百人積歳不能决卒陷之

死地其傷天地之和者有矣我朝奄四海為家深慮一夫

有不平者内有刑部外有刑所郡又置推官專刑獄之事

蓋以變之係者文故慎之也余來錢唐見杭之推官陳侯

執中者有定國之風焉杭之為郡地大民多最號繁劇刑

之頗辟獄之放紛有不可勝言者侯居杭三年人仰之(⿱艹石)

父母畏之(⿱艹石)神明咸頌之曰陳侯未來政苛獄繁陳侯既

來反薄而敦民蹶于所陳侯生之羊狼貪陳侯懲之于嗟

陳侯執法不頌風霆霜露生意流行余聞而嘉陳侯以士

君子待杭之人遂有士君子行且不忘陳侯之德而歌舞

之乃至正十一年九月侯去杭覲京師士大夫謁余西湖

之西出所集詩(⿱艹石)干篇推余序之故得論其事略抑余聞

陳氏之先有曰實者嘗為大丘長以德重於世而澤流子

孫陳侯豈其後邪今陳侯治獄無𡨚又(⿱艹石)此則省府上之

臺憲察之必将大顯于天朝而福之流于子孫者固未可

一二數也惟陳侯其勉之

  送李景昭SKchar史考滿詩序

濟事李君景昭為江浙行中書省SKchar也以才器受知于丞

相府凡(⿱艹石)干名稱赫甚考滿還里大夫士威作歌詩以道

其意戀慕之私詩成一卷俾予序首子為之言曰夫世之

所謂善於世其家者豈徒傅珪襲組之謂哉其家法之所

以貽於後者必将繼志承訓圖以趾前人之美而不隕其

家聲焉爾惟君之先大夫文昌公以父學政亊為時名卿

其家則官䂓夫人之所取法而况於其子孫乎蓋吾於是

而知君之善於繼承也始君游成均即有雋名繼用公䕃

授鄴州鄄城縣丞既為推擇為SKchar君廉以律已公以莅事

特文墨議論𠫵贊碩畫奉工接下罔有弗周非所謂能趾

前人之美而不隕其家聲者乎昔者孝孫行文之言以謂

先大夫臧文仲教行父事君之禮行父奉以周旋弗敢失

墜其後行父九十為魯名卿由是言之世之所謂善于其

家者必(⿱艹石)行父而後可名君者豈非行父其人歟夫善于

世其家者忠孝之道也道人之善而不䏻無言者詩人情

性之厚也序詩人之意而必本其父兄者厚之至也時之

知君者尚以予言為不佞㢤

  送沙可學序

我國家混一天下地天民衆既内立中書以總其綱外復

設行省十以分其治而方面之重土貢之多江浙實居SKchar

省故釐其地者其人為尤難某年某官來總行省事求從

SKchar之賢能者首得一人焉曰沙可學氏又得一人焉曰

髙則誠氏又得一人焉曰葛元哲氏三人者用而浙稱治

蓋三人者天府登其鄉書大廷崇其髙等而拜進士出身

賜任州理佐理之職者也宜其於簿書之繁劇筆櫝之纎

細有不屑焉而三人者屑焉何也或曰SKchar年勞視州(⿱艹石)

加半三人者蓋利也夫 天子之所委重者惟一二大臣

簡在上心者為股肱於内外内相為 天子得人為朝廷

外相為 天子得人為四方欲内外無治不可也矧江浙

之方面重而上貢多從事之SKchar不擇其人之賢能有治才

足以贊畫諾辨是非可否明治理得失成敗而推習文法

利刀筆者是取則何與為治哉治不治較諸一州一邑其

大小䡖重何如耶今某官之求賢能SKchar於三人者始能羅

而致之以禮三人者又䏻終不負其所求而相與以有成

也則三人者豈果利於年勞而私使其身圖者邪可學秩

且滿大臣留之不将薦之中朝其於行書吾言以為贈蓋

士以外相得人為天子賀而不已有用之學為進士出身

者勉

  送嘉興學吏徐德明考滿序

聖朝三歳一大比興其賢者䏻者布列中外蓋欲𭣣儒效

於天下而致隆平之治也猶慮所選者有遺才州郡庠序

司之史復用文學生使以儒釋吏事其望儒之效切矣吏

出於儒者學升於州升於郡等而上之或憲漕史或理曹

帥閫史又等而上之則入流鈴于吏部簿部縣尞知幕府

坐禄位而治入矣殆非刀筆有胥起廵尉所者可同日較

崇庳也朱方徐徳明氏世業儒其祖父皆以孝弟忠信為

家風朝廷以孝義旌其門德明之才器㴠育董陶有白來

至正八年侍父遊嘉禾肄業郡庠學正應公學焉為學

司吏德明之司櫝于學也凡春秋二丁朔望祭奠師儒之

文吾生徒之膳養金粟之句詐營繕之書庸禅智竭慮一

以奉公為心曩太守凌公留意學校政季試以作人才習

大樂以奉祀事𦗟明奉承厥役靡惓于勤有成績至正三

年教授康公來領學事藉其協贊者居多越明年府檄本

學官吏自徴租入德明奉行惟謹推之以誠約之以信佃

夫輸逋莫不悦服其有積曰門丁佃甲相根株為乾没者

德明又能廉得之不煩垂楚而徵復九額𮗚德明之才敏

SKchar有功於學校者如此推此以往何試而不可乎年而

既滿浩然有去志士友挽留不可相與崇酒于觴載内于

爼餞之東𨵿之外徳明又枉舟過余次舍求一言爲行贐

夫千尋之本必自豪末而土萬里之途必由跬步而始繼

自今将見徳明仕進之階曰高而日逺曰漕曰憲曰理曰

節入流銓於省部吾所謂生禄位而治人者可指日俟徳

明以子言勉之至正之三年秋七月日序

  送理問所SKchar史王安正考滿序

至正之三年江浙行省理問所SKchar史東平王安正考滿杭

士友咸餞以詩詩成卷屬于會稽楊維楨爲之序予惟仕

之由史進者積年勞杜簿書循資格於流品者常才之所

能而能人之不能者必英才俊特者也吾見其人者安正

王君者也淮賊猖獗一時繫仕版者非質惴而懼識鄙而

逃則説軍功以資捷進者爾執有SKchar國如家委身狥職不

以利鈍得失為却顧者哉邇者早章教化榮禄公統兵西

計屬SKchar在選中者安正為首列安正起身理所議事用法

人稱允及在軍中獻納謀畫卒能𠫵贊成功凱還計賞當

擢髙要而安正退就前考不敢自有其功以取一階半級

之榮亦可以知安正之克守其正與一時繫仕版詭軍卒

功以資㨗進者不俾交方今國家急才於有為有守之人

安正雖不以軍勞資進取而為國求才者吾知其不安正

捨矣惟安正戒嚴以俟至正十三年秋九月十日序

  送浙江西憲書史李公錫序

朝廷設官分職百司庶府要而重者無越于風紀天子之

耳目𭔃焉生民之血脉貫與臺内外以總其綱廉訪十二

道以張其目官於是者必思慎簡迺僚而書佐之吏例以

通大法敦風操者在選列也而士之欲出身自見於世者

不幸不為卿大夫所薦則亦於是願覩其所為主焉燕城

李公錫之為浙右憲書吏也由憲府某官知其操行文藝

之美而推擇之公錫於某官𮗚其所為主乃褒然而來如

魚水之相得宫徴之相宣其為人廉介耿峭才髙而識遠

司憲之長洎募府之寮無不以其言議為可否而公錫之

執商獻替者未嘗不出于三尺之公嘗待某官調夬某所

而贊畫之長弭戢之功彰彰顯著今年秋年勞已滿瀕行

五屬餞言以爲別先是公錫田成均造士筮仕善祐庫使

遂厯刑部吏都水庸田照磨今以職官爲憲府史昱其老

成才識諳時宜達政體有以贊畫評佐中書之政者可日

月冀也嘻此海内之人所周望豈直吾屬之望而巳哉於

其行也序以爲引至正十三年冬十月吉序

  送李仲常之江隂如事序

江隂古延陵邑也在唐爲州宋爲縣復爲軍今地利日廣

民齒日繁處以散州車隸者部與化列州屬會府者實殊

故居幕府者皆受天子命與會府之賔僚等也其地在姑

蘇右京口前控大江後帶滄海鵝鼻爲神禹之軀席帽爲

郭璞之宅翠君中立石鳳旁飛此又其流峙之勝也故鄉

自魚稻之富市有珠犀之珎人秀而文有淮楚之風其官

府事簡自宋以來稱道院間兩浙宦游于其地不亦SKchar

樂哉然近者盜作魚龍之藪撓及漕賦文股推結且以江

國之衣冠者相貨居官是邑者不無SKchar焉東昜李君仲常

去為其州知事仲常博識而敏于才好謀善斷SKchar内府十

餘年以通了稱其應外務固恢乎其有餘裕矣仲常往哉

佐其長以善道率其下以先勞吾見江隂之治有江山風

月之勝魚稻珠犀之冨而魚龍之藪之警以病吾政也不

在仲常乎贊畫之暇形為咏歌幸有以𭔃我

  送彭彦温直學滿代序

學者司許主金榖出内之吝猶有司之有𢈔氏也𢈔得其

司則民無箕劒官無悖出之患計得其司則農無失征士

無失養然則校有官主教而計主養也養足而後教可以

行則計之有功於學校又豈可以有司出内之吝賤其人

乎故著今必慎選其人年勞滿者為論録起階近更令雖

以府邑土櫝吏易諭録而負才諝者得以一介之士上佐

二千石出政令其功德之及民者順且易也視論録五年

十年不得升次以行其志即得佐府邑去老死不逺者孰

SKchar孰劣乎㑹稽彭彦温氏家世儒者也鄉大夫嘗以經行

舉之有司弗售猶不逺數百里從師于呉下由是呉學辟

為學之司計其職乎計也能稽籍以為入量入以為出撙

節其横費千金縠之用恒有餘是其力于計而有㓛於學

校者也年勞已滿教之官及學士大夫咸惜其去而恐繼

者之求得如彦温氏也然彦温階此以司政櫝於府邑以

佐二千石之事将見及人之力有大於學校者學士大夫

又何惜乎其去也咸送以詩而屬予爲序彦温爲予鄉閈

生其仲彦明又從予遊故序

  補過齋序

松江守陳府公初涖政屬吏皆移病于外首鼠進退公曰

吳兒欲以習詐爲俗耶下令召見諸曹史書佐視其可用

者於(⿱艹石)干人中得䔥蘭獨稱悃愊吏呐 似不䏻言者而

中則慧了識事体府公前每曰事必兼數曹無一誤失者

諸曹䟽誕者學之而弗能萬一府公益獨竒之蘭愈恪謹

退公輒閉置斗室翻閱往史及今令甲書又自命其齋曰

補過取諸聖經之訓進盡忠退補過也命其外舅閬翁求

一言於子楊子楊子喜淞之民上有良二千石下有悃愊

吏一郡之慶也爲之敘曰昔李孝伯不就郡功曹曰委質

事人亦何容易懼以職小咎大爲身辱耳子令有又何有

於補云然古之大吏亦有閉閤思過者知矧郡功曹在擬

議三尺書之未者乎於是乎叙而繫之銘辭過而不聞實

懼尼父過而䏻補人爲舜禹性蕭史氏匪利筆力補過盡

忠𠃔中功曹 以悃愊之質加以周宻之理以行乎賢府

公之成規過且無

  鄉闈紀録序

軍興貢舉事中廢士皆以弧矢易鉛槧之習至正十八年

冬中書下議驛梗外省士人㑹試必道海道海必候風信

于夏許先期春貢於是江淛行省以至正十九年夏四月

羣試吳越之士斤斤百餘人議者謂戎馬生郊何暇閉門

角文墨伎時左轄崔公專提調僉憲鄭公又監督之而大

相開府達公力主於上平章光禄張公特助金谷之資假

群堂為貢院所不 月竣事選中左右兩榜凡三十有六

人備榜十有五人郡守謝節既以鹿鳴典故宴士又梓行

選中程文及簾内外官唱和詩亦無附于篇首編成徴余

敘余既預考文事不得辭夫文事得於盛明之時常不足

紀記得於喪亂多故之秋得非常也合敘以視後遂書是

歳五月朔日

  送甘肅省忝政王公序

自昔内外臣重輕𨓜勞之體各有差故調有左右之辨國

家幅員之廣漢唐宋所未有也篤近舉逺衆建行省省各

置者貳平章丞𠫵是也雖逺方面如雲南甘肅而内中書

臣交相出入不以輕重勞逸為辨與况天下在太平全盛

之日則凡内臣之出𠫵逺方面者豈果為左乎大梁王公

可舉以文墨舊臣出𠫵甘肅省政事吾黨之士謂公宜居

中論事陳王道上前致其主於三代之隆也而出沽于邊

逺在萬里外豈不誠主哉是未識國家衆建省理及吾聖

人篤近舉逺之意也甘肅右西戎地自受國家節制為冠

帶之區數十年來興材取士其風一變與諸夏䓁然則𭔃

𫟪之重而廣之以聲教之盛非老成文臣不能宜公受

命跋涉萬里外雖不在天子之側不吝也是行也公其可

自左哉公之行也旬呉之海漕呉人有賦詩以餞者使余

為之敘故為公道其職之重而且解左調之疑公者也至

正七年冬十月初吉序




東維子文集卷之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