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林三教傳
(己酉)
作者:黃宗羲 明末清初
本作品收錄於:《黃梨洲文集/05

卷五·傳狀類

林兆恩字懋勳,別號龍江,福之莆田人也。祖兵部侍郎富,父萬仞。年十八為諸生,從二氏遊,得其大旨,遂倡為合一之說,挽二氏以歸儒而婚娶之,率吾儒以宗孔而性命之,以坐禪之病釋也。運氣之病道也,支離之病儒也。為說非之,棄諸生不就,督學朱衡召而詰焉。對曰:「堯、舜在上,下有巢、由。」衡曰:「汝做不得巢、由。」兆恩曰:「周、召聽命於天,不可必得,巢、由之做不做在己何不得之有?」衡終不許,命之就學,為諸生都講。兆恩曰:「兆恩隱處六年,學宮不削其籍,是以諸生之隱,隱於山林也。今使列於諸生而不責以科舉,是以山人之隱,隱於學校也。」當道請見者,抗禮不屈,自任為孔、孟家風。嘉靖末,流倭入閩,兆恩著《防倭管見》,謂不宜清野,不宜閉城,不宜遏糴,不宜惜費,濱海以至城邑,鄉人各自團練,首尾救應,則無地非城池,無人非官兵矣。不然,聚處孤城,適以自困。耳當時不能用其言,以至於敗。兵後積屍盈野,兆恩出家財,收瘞至於數萬,耿定向督學閩中,以山林隱逸薦於朝,不報。嘗於靜坐中,聞唱「青陽洞口弄煙霞」之句,以語門人,有言武當有青陽洞者,買舟遂往,至延平障湖阪,雷雨翻空,孤舟掀舞,蓋丹成而出浴也。明日登岸,石上有「青陽洞」三字,融然而悟,即日回棹。兆恩以艮背法為人卻病,行之多驗,又別有奇術,能濟人於危急之時,故從之者愈眾,自士人及於僧道,著籍為弟子者,不下數千人,皆分地倡教,所過往觀投拜者,傾城單裏,有司約束之,亦不能止也。遠近傳疑,巡按楊四知將劾治之,朝官多為之解者,焚其書板而止。已又為林蕃所告,知縣孫繼有名捕,兆恩以囚服往,弟子不欲,兆恩曰:「今之不以囚服為辱者,即昔之不以分庭為抗也,二三子從吾久,尚不識禮分二字乎?」繼有卒白其事而謝之。萬曆二十六年卒,年八十二。所著書數十萬言。

兆恩之教,儒為立本,道為入門,釋為極則,然觀其所得結丹出神則於道家之旁門為庶幾焉。閩人謝肇淛謂其發狂而死,其弟子亦言晚年胸中有物隔礙,不措一辭,即朝夕隨侍之人,不能識其姓名,則又金丹之為禍也。一時勝流袁宗道、蕭雲舉、王圖、吳應賓,皆北面稱弟子。鄒元標極言其所學之正,有爭之者,元標曰:「講學隨人意見,何事力爭?」袁黃曰:「早歲讀書,多有未解處,每於三教集中,閱之豁然,甚矣諸公之好奇也。」近日程雲章倡教吳、鄣之間,以一四篇言佛,二三篇言道,參兩篇言儒,朱方旦則好言禍福,皆修飾兆恩之餘術,而抹壒兆恩,自出頭地。余患惑於其說者不知所由起,為作《林三教傳》。

論曰:觀兆恩行事,亦非苟矣。夫周、程以後,必欲自立一說,未有不為邪者。兆恩本二氏之學,恐人之議其邪也,而合之於儒,卒之驢非驢,馬非馬,龜茲王所謂騾也。哀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