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梁昭明太子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

卷第三 梁昭明太子文集 卷第四
梁 蕭統 撰 景烏程許氏藏明刊本
卷第五

梁昭明太子文集卷第四

  請停吳興丁役䟽

吳郡屢以水災不熟有上言當漕大瀆以

瀉浙江中大通二年春詔遣前交州刺史

王弈假節發吳吳興信義三郡人丁就役

太子上䟽曰伏聞當遣王奕等上東三郡

人漕溝渠道洩震澤使吳興一境無復水

災暫勞永逸必𫉬後利未萌難覩竊有愚

懷所聞吳興累年失𭣣人頗流移吳郡十

城亦不全熟唯信義去秋有稔復非常役

之民即目東境榖價猶貴刼盜屢起在所

有司皆不聞奏今征戍未歸强丁數少此

雖小舉竊恐難合吏一呼門動爲人𡕎又

出丁之處逺近不一比得齊集巳妨蠶

去年稱爲豊歲公𥝠未能足食如復今茲

失業慮恐爲𡚁更深且草竊多伺候人間

虗實若善人從役則抄盜彌増吳興未受

受字滿改其益内地巳罹其災災字俊改不審可得

權停此工待優實以行武帝優詔以諭焉

  駁劉僕舉樂之議

三年十一月始興王憺薨舊事以東宮禮

絶傍親書翰並依常儀太子以爲疑命僕

劉孝綽議其事孝綽議曰案張鏡𢰅東宮

儀記穪三朝發哀者踰曰不舉樂鼓吹𥨊

奏服限亦然尋傍絶之義義在去服服雖

可奪情豈無悲鐃歌輟奏良亦爲此既有

悲情宜穪兼慕䘚哭之後依常舉樂穪悲

竟此理例相符謂猶應兼慕請至䘚哭僕

射徐勉左率周捨家令陸㐮益同孝綽議

太子令曰張鏡儀記云依士禮終服月穪

慕悼又云凡三朝發哀者踰月不舉樂

滿劉僕云傍絶之義義在去服服雖可奪

情豈無悲卒哭之後依常舉樂稱悲竟此

理例相符尋情悲之說非止卒哭之後縁

情爲論此自難一也用張鏡之舉樂弃張

鏡之稱悲一張鏡之言取舎有異此自難

二也陸家令止云多歷年所恐非事證雖

復累稔所用意常未安近亦常以此問外

由來立意謂猶應有慕悼之言張豈不以

舉樂爲大稱悲事小所以用小而忽大

滿良亦有以至此亢正六佾事爲國章雖

情或未安而禮不可廢鏡吹軍樂比之亦

然書䟽方之事則成小差可縁心聲樂自

外書䟽自内自他書自巳劉僕之議卽情

未安可令諸賢更共詳裏司農卿明山賔

歩兵校尉朱异議稱慕悼之詞冝終服月

於是付典書遵用以爲永凖

  文𨕖序

式觀元始𦕈覿玄風冬穴夏巢之時茹毛

飲血之世世質民淳斯文未作逮乎伏羲

氏之王天下也始畫八卦造書契以代結

繩之政之政二字滿添由是文籍生焉易曰觀乎

天文以察時變觀乎人文以化化字滿添成天

下文之時義逺矣哉若夫椎椎字滿改輪爲大

輅之始大輅寧有椎輪之質增氷爲積

滿水所成積水曾微增氷之凛何哉盖踵

其事而增華變其本而加厲物旣有之文

亦冝然隨時變改難可詳悉嘗試論之曰

詩序云詩有六義焉一曰風二曰賦三曰

比四曰興五曰雅六曰頌至於今之作者

異乎古古字滿添昔古詩之體今則全全字滿改

賦名荀宋表之於前賈馬⿰糹⿱𢆶匹之於末自茲

以降源流寔繁述邑居則有憑虗亡是之

作戒畋遊則有長楊羽獵之制若其紀一

事詠一物風雲草木之興興字滿改魚䖝禽獸

之流推而廣之不可勝載矣又楚人屈原

含忠履潔君匪從流臣進逆耳深思逺慮

遂放湘南耿介之意旣傷抑鬰之懷靡愬

愬字滿改臨淵有懷沙之志吟澤有憔悴之容

騷人之文自茲而作詩者盖志之所之也

情動於中而形於言𨵿雎麟趾正始之道

著桑間濮上亡國之音表故風雅之道粲

然可觀自炎漢中葉厥𡍼漸異退傅有在

鄒之作降將著河梁之篇四言五言區以

别矣又少則三字多則九言各體互興分

鑣並驅頌者所以游揚德業褒賛成功吉

甫有穆若之談季子有至矣之嘆舒布爲

詩旣言如彼總成爲頌又亦若斯次則箴

興於補闕戒出於弼匡論則析理精㣲銘

則序事清潤美終則誄發圗𧰼則讃興又

詔誥教令之流表奏𢦤記之列書誓符檄

之品弔祭悲哀之作荅客SKchar事之制三言

八字之文篇辭引序碑碣誌状衆制𨦟起

源流間出譬陶匏匏字滿改異噐並爲入耳之

娛黼黻不同俱爲恱恱字滿改目之玩作者之

致盖云備矣余監撫餘閑閑字滿改居多暇日

歷觀文囿囿字滿改泛覧詞林未嘗不心遊目

想移晷忘倦自SKchar漢以來𦕈焉悠邈時更

七代數逾千祀詞人才子則名溢於縹嚢

飛文染翰則卷盈乎緗帙自非略其蕪穢

集其清英盖欲兼功太半半字滿改難矣若夫

夫字俊改SKchar公之集孔父之書與日月俱懸鬼

神爭奥孝敬之凖式人倫之師友豈可重

以芟夷加之剪截老莊之作管孟之流盖

以立意爲宗不以能文爲本今之所𢰅又

亦畧諸若賢人之美詞忠臣之抗直謀夫

之話辯士之端氷𥼶泉湧金相玉振所謂

坐狙丘議稷下仲連之𨚫秦軍食其之下

齊國留侯之發八難曲逆逆字滿改吐六奇

盖乃事美一時語流千載概見墳籍旁出

子史若斯之流又亦繁愽雖傳之簡牘而

事異篇章今之所集亦所不取至於紀事

之史繋年之書所以褒貶是非紀别異同

方之篇翰亦巳不同若其讃論之綜緝詞

采序述之錯比文華華滿改事出於沉思義

歸乎翰藻故與夫篇什雜而集之逺自周

室迄於聖代都爲三十卷名曰文𨕖云爾

○凡次文之體各以𩔖聚詩賦體既不一

又以𩔖分𩔖分之中各以時代相次

  陶淵明集序

夫自衒自謀者士女之醜行不忮忮字俊改

求者明逹之用心是以聖人韜光賢人遁

世其故何也含德之至莫踰於道親巳之

切無重於身故道存而身安道亡而身害

處百齡之内居一世之中倐忽比之白駒

𭔃寓謂之逆旅宜乎與大塊而榮枯一作盈虗

隨中和而任放一作放蕩豈能戚戚勞於憂畏

汲汲役于人間齊謳謳字俊改趙舞之娛八珎

九鼎之食結駟連鑣之遊侈䘧執圭之貴

樂則樂矣憂則隨之何𠋣伏之難量亦慶

吊之相及智者賢人居之甚履薄氷愚夫

貪士競此若泄尾閭玉之在山以見珎

而招破蘭之生谷雖無人而猶芳莊周

垂釣於濠伯成躬耕於野或貨海東之藥

草或紡江南之落毛譬彼鴛鶵豈兢鳶鴟

之肉猶斯雜縣俊曰雜縣是寧勞文仲之牲至

如子常寗喜之倫蘇秦衛鞅之匹死之而

不疑甘之而不悔主父SKchar言生不五𪔂食

死即𭅺字滿改五𪔂烹䘚如其言亦可痛痛字滿改

矣又有椘子觀周受折於孫滿霍侯驂乗

禍起于負芒饕餮之徒其流甚衆唐堯

滿四海之主而有汾陽之心子晋天下之

儲而有洛濵之志輕之若脫履視之若鴻

毛而况於他乎是以聖人達士因以晦跡

或懷玉玉字俊𥙷而謁帝或披裘而負薪鼓楫

淸潭弃機漢曲情不在於衆事𭔃衆事以

忘情者也有疑陶淵明之詩篇篇有酒吾

觀其意不在酒亦𭔃爲跡焉其文章不群

詞采精㧞跌蕩昭章獨起衆𩔖抑揚爽朗

莫之與京橫素波而𠊓流干青雲而直

語時事則SKchar而可想論懷抱則曠而且真

加以貞志不休安道苦節不以躬耕爲耻

不以無財爲病自非大賢篤志與道汚隆

孰能如此者乎余愛嗜其文不能𥼶手尚

想其德恨不同時故更加搜求粗爲區目

白壁微瑕者惟在閒情一賦楊雄所謂勸

百而諷諷字滿改一者幸一作無諷動何必搖

其筆端惜哉忘是可也并粗㸃定其傳編

之于録常謂有能讀淵明之文者馳競之

情遣一作鄙吝之意祛貪夫可以廉懦夫

可以立豈止仁義可蹈爵祿可辭不勞復

𠊓游太華逺求柱史此亦有助於風教爾

梁昭明太子集卷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