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溪王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後集卷第二十九

後集卷第二十八 梅溪王先生文集 後集卷第二十九
宋 王十朋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統刊本
附錄一卷

梅溪先生後集卷第二十九

  墓誌銘

   周承奉墓誌銘

予㳺太學與周君懋為同舍生明年同擢進士苐又明

年予為東諸侯客周自婺女来訪焉不見盖五年矣予

再仕再去國周官㳺㱕故鄊赱書数百里以先承奉公

之訃来吿又以三山林君㞯之状丐予銘予流涕讀之

不敢辭公諱某字純臣婺州義烏人曽大父某大父某

父某皆晦迹不仕公孩提䘮母少長聞之哀慕如成人

事父及継母以孝稱撫㓜弟教而室之身任家事不私

有其財同居五十年無間言人以為難教子姪尤力子

業上庠𡻕一往必戒之曰母怠而修懋遵誨敕不

SKchar益厪丁丑春射䇿遂登甲科妷憲踵與薦書郷人榮

之懋教授邵武侍公以行公諄諄然以職事勉之教授

君温𢈲長者待諸生以誠寓教誨扵色笑間不嚴而𭄿

秩滿咸惜其去義方力也紹興 天子上 長樂宫夀

官及髙年公授右承務郎𦤺仕今 天子嗣位轉承奉

郎人謂積善之報隆興元年六月庚申卒享年七十有

一以十月乙酉𦵏于邑之鳳林鄊長塘原娶劉氏與公

同年生賢㳤稱之今無恙男一人即教授也女二人㱕

進士樓世南楊巽孫男四人伯𡚒仲堪𠦑獻仲熊孫女

一人長許嫁何 次尚㓜公姿魁碩為人質直通曉世

務衍扵財而好施急親戚故舊之貧者與鄊黨鄰里𡻕

歉而艱食者棄逋負廣津梁崇𥼶氏以植福爲尤多勞

扵治生而䏻自佚扵谿山杖SKchar賔客㳺従壼觴博奕間

性友愛㑹弟先卒病遂劇有唾壼常以自隨一夕命家

人亟去之曰吾行矣奚用此爲巳而果然嗚呼宇宙一

壼也形骸涕唾耳寓形扵宇宙之壼而自與窮逹榮悴

利害是非毁譽之境接真邪妄邪吾扵公不怛化之際

𥨸有取焉銘曰

 周出扵SKchar 實爲著姓 烏傷一門 蔚有餘慶

 公扵孝友 匪習而性 必謂之學 是亦爲政

 天報以子 且及其身 子蜚令名 身亦逢辰

 化不吾怛 㱕復其真 斵石銘幽 以詔後人

   何提刑墓誌銘

永嘉自元祐以来七風浸盛淵源自得之學胷臆不蹈

襲之文儒先數公著述具存不SKchar不迂詞醇味長鄊令

及門孔氏未必後㳺夏徒也𣹢養停蓄波瀾日肆至建

炎紹興間異才輩出往往甲扵東南若舍人何公又其

卓然者歟公諱逢原字希深世為温人曽祖某祖某皆

濳徳不耀父某累贈奉直大夫妣王氏封太宜人公姿

頴異眉宇秀整頎而長身兒時強記覧落筆語驚人嘗

賦松柏後彫志趣不凡識者期以逺到擢進士乙科調

秀州司戸㕘軍未赴召對敷奏進止剴切詳雅除𠡠令

𠩄刪㝎官書成改承奉郎遷秘書省正字時秘閣初建

登𤅀皆極選公翶翔其間讀異書見聞益愽丁母憂服

除復舊職以言罷通判池州𡻕飢公攝郡事發廪以濟

有以專輙諌者公曰以此獲譴𠩄甘心焉爲粥以待于

路病者藥之人由是免流移飢而不害秩滿除樞密院

編修官兼權左司郎中起居舍人中書舍人初奏氏盗

𫞐以國事讎殺大将竄忠良鉗天下口神怒人怨公爲

書生時嘗客其舘授其子以經扵是間見以物議洶洶

告秦氏曰吾𠩄與語者天也豈復與人校是非公曰天

之心即人之心也豈有異㢤秦氏大銜之㙜諫承風捃

以他故至是再黜乆之除添差通判䖏州公以才進譽

藉甚自樞屬攝従班兼數職光顯于朝去不以罪且下

佐小州士論屈之公以近鄊自賀無㡬微愠色君子謂

其得大雅之明哲太守某聞其賢以郡事諉之公既深

厥職剔蠧鋤梗郡遂大治俗生子多不舉公重賞嚴禁

𩛙保伍諭以天性𠩄活叵計除浙東㕘議官改提舉湖

北常平茶監事湖北産茶病私鬻江西𢙣少越境群至

數以千百相挻為盗材落間户閉白晝公憂之乃與憲

司謀以戍兵三千𨽻盗賊司分布要衝以遏之盗販者

息民賴以安徙知嘉州嘉逺王都吏横而肆訟諜紛委

率出入其手公至立訟者于庭俾自供曉以曲直悔過

者随遣之不悛則懲以笞罰訟由是簡犴獄屢空罷行

估不一毫市扵民去之日闔境交送携扶填擁至不得

有然香于臂以祝者且曰自有漢嘉無此賢使君祠于

佛舍至今奉之除成都路轉運判官四川𩔖省試有請

託暗記傳義之弊朝廷擇清徳重望士以董之差公充

監試官公措畫有方内外嚴密纎分不通前弊盡革時

號公選明年廷對蜀士果多巍科廟學𡻕乆而壊像貌

黝剥易而新之植嘉木増養士貟頌之者以比文翁除

SKchar州未至改潼川路提㸃刑獄行部至合州有重囚

衣鮮潔而械有塵垢公親鞠之情得乃縣吏受賕𥼶其

械遂竟其奸且申明縣吏行常禄雖枉法而罪不重故

獄多𡨚濫乞自縣吏掌獄者亦重禄朝廷従之大𠯁尉

利盗𧷢殺匿者以滅口而以病死聞公疑而詰之尉■

色動捽赴獄果自伏人以為神明監司𡻕薦舉刼扵有

力不得如已志公獨記姓名壁間䟽臧否于下有状不

待請而舉由是孤寒皆蒙識㧞奔競少衰就差轉運副

使再監𩔖試院乾道二年召赴行在除金部郎中公乆

患臂弱至是䆮劇力丐祠除福建提㸃刑獄事以四年

三月某日卒于官舍享年六十有三階朝散大夫公為

人謙恭樂易持心近𢈲不為崖異行善諧謔然未嘗忤

物儉扵自奉澣衣菲食以終其身通守两州不按臨属

邑五持使節𠩄過州縣止數軰人不知其為使者毎謝

卻厨傳吏以例冊言公曰吾知奉法而巳何以例為專

以愛民爲心治尚不擾故𠩄至可紀有古循吏風故相

趙公鼎㕘政孫公近皆𢈲遇之尚書呉公表臣端明張

公闡樞使汪公澈皆舉以自代然公既忤權臣迹踈遠

十年楚蜀晚方還朝以疾補外遂𦤺不起才不克究中

外惜之長扵理學尤精論語覃思二十年毎見學者必

與講論有集觧十卷簡嚴明白超⿰⾔𭥍䖏諸儒𠩄不到且

自序其書曰古之學者爲巳今之學者爲人爲巳則䏻

爲人爲人則两失之矣凡平日臨政遇物一以𠩄得扵書

従事盖非苟知之也善属文清峻遒麗雖倉猝應用

必自已出不剽𥨸前人語尤長扵詩有晉宋味有文集

二十卷外制二卷初育扵楊氏既登第復今姓嫁楊氏

女立其後擇師以教之買田以贍其家娶丘氏故左司

鐸之妺子三人長端木将仕郎孝而䏻文先公三年卒

次東里次少連女一人孫男二人曰鏞曰某東里鏞皆

将仕郎以五年十二月某日𦵏于吹㙜鄊西山瑞鹿院

之右公漕成都與大資王公之望善及憲閩五適爲帥

後事卒頼之既而移鎮鄊邦經紀其家某與公同鄊

爲晚進慕其名乆矣恨未之識及守䕫子始通書自蜀

召還迓于江滸公驚曰吾以子爲尚年少乃爯老邪一

見如故首及論語且授以集觧某傳之䕫學酌酒郡齋

講酬酢公舉觴曰吾不爲世俗祝願子得詞早還故鄊

某感其言餞于白帝詩以送之公䘮自閩某弔于其家

孤以墓銘見属明年冬興化簿葉仲堪以行状来其

受公一日知不敢辭銘曰

賢㢤何公邦之傑博通六藝窮舘鎋為已為人皆自出

SKchar身事君恥容恱忠告善道乃見黜施于有政果藝逹

學道愛人治可述栖栖萬里赱輗軏君命召還巳白髮

陳力下就四七列𡻕寒不凋出持節命也歟㢤遽嬰疾

死生晝夜貫以一没世名稱不磨滅

   贈少保王公墓誌

紹興丙寅春某初肄業太學今資政殿大學士叅政王

公為博士學者咸敬而仰之師道之尊如陽司業衡鑑

之精如陸宣公慨然痛革時文之弊一㱕扵正如昌黎

歐陽二先生士有經SKchar授蒙品題者咸見頭角為時聞

人某最不才且晚進亦以舉子之業誤被賞識遇稠人

必誦而夸之卒繇舍選𥨸科苐先生奨借成就之力也

乾道戊子冬十月某懐清源郡章過三山拜先生于黄

堂賜之酒既半出示𠩄述先少保公世次行實且曰吾

欲求有道䏻言者属之碑子其人也某懼而避席曰先

生誤矣某不摳衣趍隅二紀于兹矣道固未之聞也而

言尤不工先生門人弟子滿天下而以是属謏學小生

烏䏻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遺懿之萬一邪力辭至五六卒不獲命明年

秋八月書至自永嘉SKchar益嚴廼即先生之𠩄述而系之

公諱綱字振仲先世閩人徙錢唐開元中旅㳺漢沔

至㐮州榖城樂其風土遂家焉六世祖公逹生居䏻居

䏻生崇遇崇遇生公之曽祖考諱𠃔中有子諱迁扵公

為皇祖考生皇考諱文自皇考而上皆隠䖏不仕皇考

以公登朝絫贈朝奉郎今 天子即位之三年求治甚

切思用異人得公之子喜甚擢左諌議大夫宣諭江淮

入㕘大政扵是襃其三世贈公之祖考太子太保妣向

氏琅邪郡夫人彤氏博平郡夫人贈皇考太子太傅妣

黄氏㝎㐮郡夫人贈公少保配張氏㐮國夫人王氏世

有隂徳扵鄊閭至宫保尤號長者見其容温然知其為

徳人也平生無忿恚未嘗笞詈人嘗使㒒曝麥扵場㒒

㳺博舍去雨俄至漂且盡杖之三終身以為恨仲兄役

扵郷主郡驛僕盗用官米絫之宫保自誣曰使㒒者我

也兄不與知官吏皆知其不然以宫保執不可奪姑緩

其獄一日将𦤺刑忽大赦遂得𥼶一郡歡呼曰天果不

䧟善人鄊人有負逋無以償鬻其小女扵市頗有姿色

宫保見之不商其直而售且曰翌日以女来作劵果如

期而至宫保笑曰吾焉用汝女聊爲君償逋耳卒㱕之

𠩄居去杜母鎮十餘里有僧與鎮将邢氏有怨發怒𭠘

張海爲賊䆃之自均房来𣣔復仇宫保聞賊至曰我若

去必殘吾鄊因具牛酒以待賊見其状貌兇暴之氣頓

銷且素聞其賢甚敬之約其徒秋毫無犯僧感舊恩見

則拜曰此来專欲謝公而報邢也力觧之不可遂⿰酉⿱衣十

閉之亟遣吿邢舉族遁去賊既退乃徐出僧至鎮追其

徒不及竟無𠩄肆其毒猶于京豪侠任氣使酒而好闘

市有一無頼少年惡之嘗切齒宫保呼無頼子與錢十萬

使市布扵房𨹧衆皆争曰吾㒒使不乏何至用此人必

不来矣不答無頼子得錢⿰酉⿱衣十酒蒲博數日而盡遂遁去

争者咎之宫保曰吾非不知顧吾姪深𢙣其人常恐杯

酒之後一與之遇事有不測吾以百千去之𠩄以两全

之也常曰家貲非我獨有當三分之一以給家用一以

奉官輸一以待賔客賑貧窮故四方之士皆奔赱其門

有𠩄求随其意而飽滿之飢者分之食寒者遺之衣婚

嫁不給者𦔳之貧而死者為之辦棺槨具衣衾士大夫

罷官赴調流落不能㱕者資其費假以僕馬逺者数千

里不計也扵是逺近翕然不以姓氏稱皆呼曰無怨公

議者以比漢伏不闘云臨終戒其子曰欲服人母蓄賄

欲睦族無議財尊師友以教子孫蔵經籍以待豪俊好

甘者飴以蜜好安者設以席果守吾言必将有後言畢

而逝琅邪夫人生二子宫傳其季也為人魁梧寛𢈲行

義著扵邦族遵宫保之業世其徳而不變好學有才華

詩筆清麗𠩄與㳺皆鄊之賢士及時之名卿大夫盛公

次仲帥南陽卒于官其子章⺊𦵏于漢南貧不䏻集事

造門哀告曰聞公髙義且多山林願得尋常地以為先

人宅兆慨然許之曰惟君𠩄擇章既得⺊凡𦵏𠩄湏皆

仰給焉又舘榖其家數百SKchar㡬𡻕而不厭其好義皆此

類與従兄髙相敬如賔三世聚居門内百口每食必同

席甘苦惟均上下無異財鄊人服之取以為法㝎㐮亦

嚴明有賢行事皇姑至孝年五十餘抱孫矣猶日親盥

饋性無妬忌愛庶孽過扵巳出宫傳篤學喜客不屑治

生業一切委夫人小大斬斬皆有條理宫傳篤扵教子

夫人佐之其義方慶善乃鍾扵公公㓜謹孝有立及長

克家力學有功名大志時余公幹鄒公浩皆當世名士

⿰糹⿱𢆶匹教授郡學公往従之勤苦絶人其業日進鄒公尤

留心教誘諸生課程其工拙美惡必題数語為品藻公

毎蒙賞激遂為髙苐舉進士中元符三年丙科授将仕

郎延安府法曹㕘軍宫傳遺之詩有利名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裏持清謹

冠盖叢中𥨊是非之戒公敬佩焉丁外艱執䘮哀毀過

甚跣而尋山以𦵏𠯁為跰裂服除調慶州司法㕘軍帥

錢公昻髙其才而委任之以進築香柏㙜神堂九羊堡

應副有勞及該八寳赦恩絫循儒林郎有禁卒五人夜

踰甕城刼門者衲衣門者凍以死而復活案具當斬公

白帥曰一衲直数百錢且變主不死而殺五人情有可

矜錢公曰公欲云何曰此軍人也若送經畧司則死生

在公特筆耳錢公忻然従之獄官怒曰公𣣔以國法市

隂徳邪公不為動卒皆活之以乆去親闈自陳合入支

掌資序罷㱕授江𨹧府𮗚察推官分曹建掾改為司兵

曹事属貳車虚席公攝事𡻕餘一府仰辦江𨹧太府諸

司皆在争以事諉公目為府中一俊常平司檄主管其

司事時湖北行方田法主扵是司前使者去憲攝之又

按獄湖南獨僉㕔行其事公知其法之弊委曲調護利

則伸之害則違之又選擇𠩄差官而授以方畧扵是方

八州而無訟公不自言既去官後使者白其功于上特

循承直郎丁㝎㐮夫人憂扶護北㱕哀感行路服除授

開封府扶溝縣建雄鎮權府學博士改奉議郎知金刑

漢隂縣在京西極境治𠩄去利路界十餘里梁雍之民

錯襍其間公臨以簡易人甚宜之范公SKchar虚以前執政

鎮南陽聞其政聲辟知穣縣辭不行終更屢轉朝散郎

賜六品服擬通判濟州未赴以建炎元年十月十一日

薨于家享年五十有五公為人淳質任真不事表襮遇

人以一誠喜稱其善有過則面告戒之退無後言平生

恬退不妄干進入仕二十八年在官𦆵十考其除内艱

而造朝也盛章為開封尹𫞐𫝑震赫以皇考舊恩欲報

之公公固不附又嘗欲以妻黨張氏女㱕公公拒不受

積以為怨因不被薦巳而章敗其客皆坐逺謫公獨不

汚承祖父之風好施予不蓄資財居官尤㢘潔先世雖

𢈲𠩄産至公益貧自漢隂代㱕糧食不継范公宗尹有

詩曰丈人古君子清徳肖冰玉仕宦三十載一飽猶仰

祿驅車向金闕此行何太速家山豈不恋陶令瓶無粟

知者以為實錄其調濟州通判州有田隷西城𠩄巨閹

李彦主其事兇熖熾然人曰公必往見之不然且有禍

公曰吾寜不調不䏻屈扵此巳而果見奪其得倅徽州

未出都而金人再犯闕公在圍中官索金銀甚急人多

匿不肎輸公刼掠之餘嚢有数金悉以送官人𭄿公少

留以為㱕資公曰國家如此吾尚忍有𠩄隠耶

二聖既入虜營集百官扵秘書省聮名以立張楚公驚

涕而出曰始以為立皇太子若爾吾非𠩄敢知卒不書

見者皆為驚𢙀篤扵風義其𥼶楬也同時鄊貢之士苐

與不苐数十人多依公以食貧不䏻㱕者資遣之有風

鍳好奨借人物𠩄許予後多顯逹范公宗尹為布衣時

年甫及冠公一見期以逺到奨成之其訓子弟造次必

以逺大老猶自力𮗚書以誘迪之聮案共檠夜分不倦

㐮國夫人聰明修整好讀書聞古今賢人才士之事業

SKchar然慕之常舉以勉公且以誨其子先公十七年薨

公念其賢SKchar不再醮初公既𦵏皇考而不宜其地欲改

卜未遑也大資政知荆門軍以紹興癸酉正月十四日

奉皇考及公之䘮𦵏扵故居之東北一里龜山之原各

以其夫人祔五子之深之美之珎皆未仕而卒之望即

大資政也今知温州之彦右承直郎一女適秉義郎歐

陽价早卒孫男十人鏞右従事郎銖右宣義郎鐸右迪

功郎錞右修職郎欽右承務郎鑄鑰錫龯鈆未仕孫女

六人一適右従事郎錢慶祖一適右通直郎魏欽弼曽

孫淙濩自靖康之亂㐮漢被禍尤酷獲免者千一往往

無噍𩔖獨王氏㡬絶而復滋大資政又以儒術文章奮

結知 明主SKchar身執政爲時重臣初宫保贈制曰清塵

美行肩于古人重義輕財化貪息訟州閭以無怨公稱

之我宋造邦榖城以進士起家自其孫始迨兹萬機流

澤燾後信可取必君子曰王氏之有後也宜㢤徳𢈲者

流光天道不可誣也銘曰

 王氏之先 自閩徙杭 有唐開元 始家于襄

 至無怨公 植徳好誼 善積名成 如漢伏氏

宫傳遵之 不SKchar有加 慶鍾少保 進士起家

 小試墨曹 活人惟死 攝官大府 政聲有偉

匪人不附 偽命不汚 凛然節義 可⿲氵身攵懦夫

 天嗇其年 志不克究 不在其身 以昌厥後

 果生人傑 早蜚大聲 模範太學 作新諸生

 勤勞于外 治最荆蜀 帝曰来㱕 資尓啓沃

 進司言責入賛政機 密䟽輸忠 而人不知

 惟帝知之 大藩是𢌿 不令而行 徳威惟畏

帝念老成 行将相之 先世之襃 奚止扵斯

龜山之原 小黄之口 紀徳豐碑 有同峴首

   杜殿院墓誌

杜𨹧先生以詩鳴于唐忠不忘君自比稷卨卒窮以死

君子知其必有後先生之子曰宗文宗武宗文之子居

蜀之青神號東山翁東山翁生禮僖宗時為諌官禮生

詳詳生晏景福中為侍御史公侍御史八世孫也又以

諌𩔰為宋名臣扵少𨹧有光矣公諱莘老字起莘曽祖

某祖某父某皆潜徳不仕而以儒名家父贈右奉議郎

母■氏贈恭人公㓜不好戯稍長知力學時學者宗臨

川禁蘇氏文公獨誦習有識器重之宕渠守石翼以師

SKchar之遂自眉徙焉家恭之江津苐進士以地逺親老

不赴 廷對賜同進士出身授梁山軍教授従之㳺者

益衆秦檜死魏公良臣㕘大政公䟽天下利病上之良

臣薦于上主管禮兵部架閣文字明年秋七月有星彗

于東方公指陳時政之弊時應詔者衆 上命後省擇

而苐之以公為首進秩一階制曰言尤鯁亮士榮其襃

迁𠡠令𠩄刪㝎官修書無慮十数至刑部断例尤盡心

有疑則反覆奏請同列服其精當迁太常寺簿尋除博

士時虜𣣔敗⿱眀皿𭛌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無僃公因輪對言状且曰勿恃其

不来恃吾有以待之 上稱善再三曰朕知卿忠由是

有用公意 𩔰仁皇后崩自南渡後典秩多失至凶禮

尤不知有疑議吏皆拱手公輙引古誼従容裁度大歛

前一日宰相遽召赴堂曰有 旨問含玉之制公曰禮

院故實𠩄不載以周禮典瑞鄭元𠩄注製之其可因立

具奏 上覧之曰真禮官也虞𥙊或謂上哀勞欲以宰

相行事主議者力甚公曰古今無是比卒正之 今上

立為建王討論典禮尤備丞秘書面對論江淮守備

上曰卿言及此憂國深矣𫞐吏部貟外郎主右選小使

舊不出闕吏取而鬻之在選数百人無𠩄訢公始命

出㮄闕以次就注擢監察御史遷殿中侍御史上曰以

卿忠直不畏强禦故有此授逆亮将寒⿱眀皿遣使SKchar慢書

傳 欽宗凶訃請准漢地索大臣上决䇿親征公奏䟽

賛其决謂虜欺天背⿱眀皿政宜待以不懼因上四事一不

限早莫延見大臣侍従謀議國事二申𠡠侍従㙜諌監

同守臣速舉可用之才三虜情雖叵測然宜以時遣使

示曲在彼四車駕既謀順動而留鑰宜擇重臣此下缺文

   劉知縣墓志銘

永嘉號多士甲扵東南劉公全之以重𢈲長者稱徳成

行尊而年與位不稱歛恵一同有藴莫施君子惜之公

諱銓其先閩人避五代SKchar徙温之樂清曽祖某祖某咸

有潜徳父某贈右承事郎劉在邑為著姓世衍扵財至

承事公易以詩書𠩄交皆一時聞人篤扵教子公姿秀

整力學䏻文未冠有雋聲鄊先生仰公文蔚孫公仲鼇

師友也每見𠩄業必稱嘆許其逺到𠦑父奉議祖向授

徒于家公與従弟鎮従學以文行為稱首識者謂劉氏

有子知必大其門公果與𠦑父偕薦計㙜明年同擢進

士苐後六年鎮亦登科鄊人榮之目曰三劉公初調台

州臨海尉秩滿丞越之𡹴未及考丁父憂終䘮注奉州

如皋今改宣教郎知秀州海塩縣今 天子即位覃恩

轉奉議郎賜銀緋至官未朞年丁母太孺人憂㱕𦵏于

鄊㑹海溢沾濡感疾遂SKchar仕轉承議郎卒年五十六實

乾道二年十一月二十二日也公性愷悌為政務循良

飾以儒雅不求赫赫譽然𠩄至咸有可𮗚台城之東数

里有泉可醸筩水SKchar諸務𡻕婁易民病竹木輸公易以

石官𥝠便之初公如浙西道繇𡹴遇惡少為儕務奪掠

比至嚴下令皆讋伏事有便于民力賛令行之不自以

為功𡹴人至今徳之如皋土曠少耕者膏SKchar故壌弥望

皆葦茅公躬阡陌喻民力農墾田餘数萬畝流亡復集

初之官太孺人以老不行公念切謁吿迎侍邑人惧其

不来状于郡及諸司以留公得請于省郆行李即塗老

稚駢擁委曲諭之乃得去及聞其還驩然相賀簿攝邑

事有誣吿強刼者輙逮捕繋獄連坐以十数公至得其

情悉縦之按誣者頃之憲㙜来詰公不咎攝者或𭄿直

之不従人益義之進士丁時發者嘗客其舘公過闕謂

友人王某曰丁有美才文不俗必髙第巳而果然海塩

水害稼被檄檢傷放秋苗数萬斛計貧不䏻輸者猶十

一請于朝得 旨𠋣閣春饑𭄿豪右發廪以濟全活者

衆民無資以耕貸于郡給之且欲身任其責境内樂業

𡻕遂有秋學久廢輟圭租二百斛以倡士感而恱争輸

財以𦔳之棟宇一新其務敦教化如此故一時諸公咸

称薦之侍郎劉公岑以先達髙自標置少許可其帥淮

也将薦公于朝㑹罷乃巳公美湏髯風度尤不淺自謂

平生未嘗知憂與賔客飲必盡𭞹衆方紛然有𠩄譏議

公若不䏻言者喜愠不形人莫得而親踈有忤巳者怡

然不與校人有善則稱不容口輕財好義務周人之急

觧衣SKchar囷色無靳遇人有禮雖至賤貧者見之無慢容

尤敦宗好每相過必敕具即事唱酬日以為常工文詞

典而有SKchar賦詩句法清劲自成一家字畫端謹如其為

人母瞿氏以太后八帙恩封太孺人娶瞿氏再娶汪氏

皆贈孺人又娶葉氏封孺人皆先卒男二人儼价儀咸

習舉子業女五人長適郷貢進士林燾次許嫁國學進

士賈俁餘㓜孫男一人女一人儼等将以四年二月丙

申奉公之䘮與孺人汪氏葉氏合𦵏于真如之原求某

誌其墓某少與公爲筆硯交辱知最厚公既筮仕某猶

困場屋公遇人必借譽然未甞自言𡻕戊辰某下第棄

舍選不就遇公于武林同渡浙江語其故公曰子有進

身路何乃自棄邪力勉之自越還學卒田舍法進公之

力也某赴番昜公餞别于道逮至䕫書問不絶且約㑹

老于鄊明年東㱕道聞公訃嗚呼痛㢤銘曰

 有美君子 温其如玉 醖藉而文 琢磨以學

 施于有政 不猛而循 愛遺四邑 活及萬人

 婁郝以来 世稀長者 吾鄊有評 公其人也

 天𢈲其徳 胡嗇其言 志不克究 有子以傳

 真如之原 㱕従先子 𨹧谷有遷 徳名不圯

   令人壙誌

令人姓賈氏温州樂清人曽祖某祖奭父如訥皆有隠

徳王賈同邑且世姻故令人㱕于我逮事舅姑以孝稱

従其夫某宦㳺于越入仕于 朝出守饒䕫湖泉四州

賢而有𦔳初封恭人再封令人乾道四年十二月十日

卒于泉之郡舍享年五十五六年九月乙酉𦵏于左原

白岩祔姑令人萬氏之右男二人聞詩聞禮皆國學生

孟丙蚤死女二人長嫁國學進士錢萬全次許嫁賈梓

男孫二人阿䕫阿閩女孫二人國娘晉娘敷文閣直學

士左朝奉郎新知台州軍州事王某誌



梅溪先生後集卷第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