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溪王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附錄一卷

後集卷第二十九 梅溪王先生文集 附錄一卷
宋 王十朋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統刊本
附錄後序

附録有宋龍圖閣學士王公墓誌銘

公諱十朋字龜齡姓王氏温州樂清人曽祖信祖格父

輔父以公貴贈左朝散郎母萬氏贈碩人其先自錢塘

徙至朝散公始業儒有聲公少頴悟强記覧爲文頃刻

数千言事親盡孝其居鄉進止取予必以義後學師尊

之既入太學多士皆推敬焉太上皇帝躬𭣄𫞐綱更

新政事紹興二十七年䇿進士于廷詔對䇿中有指陳

時事鯁亮切直者並寘上列無失忠讜無尚謟䛕稱朕

取士之意既而考官以公𠩄對進上臨定其文以爲經

學淹通議論純正可苐一及唱名則公也士論翕然稱

㥦詔益嚴銷金鋪翠之禁且以交趾𠩄貢翠羽焚於通

衢實自公發之授左承事郎僉書建康軍莭度判官聴

公事又詔王某係朕親擢第一人欲試以民事尚待逺

𨷂可特添差紹興府僉判秩满除秘書省校書郎尋兼

建王府小學教授時北虜且畔盟朝廷疑之猶未敢誦

言為備公因轉對力陳其不可無備者且曰禦戎之䇿

莫急扵用人用人之要莫先於人望今若内若外士夫

軍民咸謂有天資忠義才兼文武可為将相者有長於

用兵士卒樂為用可為大帥者SKchar寘散地SKchar守逺郡願

陛下起而用之可以作士氣𥨊(“爿”換為“丬”)敵謀又言三衙管軍SKchar

乆而不代兵柄在手利𫞐財路又皆入其門且其官至

三公樞宻𠩄以莭制諸将者乃班其下倒置如此其䏻

莭制之乎併諸軍承受皇城邏卒之敝其他指陳率人

𠩄難言者三衙之将有言也人皆危之而上特開納焉

既而罷諸軍承邏卒亦加職更定樞宻與管軍班次管

軍亦引去邉備益嚴舊人相継復用自昔人臣論一事

SKchar章十数上SKchar合衆力爭不䏻囬公以一言窹意而事

皆次第罷行於是天下仰上之聦明大度虗懐従諌非

SKchar容之而巳然大臣有不樂者公亦数求去除著作

佐郎罷其兼職公以求去得遷力辭不許乆之除大宗

正丞仍待次尋得請主管台州崇道𮗚今上即位除

知嚴州未赴間召對公奏言 太上皇帝非耄𦒿勌勤

之時而以天下授之 陛下其賢於尭舜逺矣 陛下

𠩄以仰副 太上付托者當何如舜重華恊于帝然八

元八凱尭未及舉而舜舉之四㐫堯未及去而舜去之

今社稷之大安危生民之大休戚人材之大進退朝SKchar

之大刑賞其𠩄當行者冝若舜之𠩄以恊于堯而行之

以彰 太上知子之明以盡 陛下継述之道又言今

和戎與戰守之議未决臣謂SKchar𢧐SKchar守當相時進退而

和决不可議也又言右相虗位天下拭目𮗚 陛下此

舉必諸大夫國人皆曰賢然後用之可也不可非其人

以失天下望除司封員外郎兼國史院編脩官又兼崇

政殿說書除國子司業諸生固巳迎服矣而公扵學校

事其細微曲折皆參前知𠩄舉措無不當人心者㑹詔

百官言事公上䟽以爲百官進退者大臣之職論思獻

納者侍従之職正朝廷紀綱者䑓諌之職今居其位者

徃徃不舉其職冝有以董正之雖然此特人臣之職也

而人主有大職事曰任賢曰納諌曰賞罰其言反覆詳

盡切扵時務上覧而嘉之即召公與工部侍郎張闡對

便殿従容論天下事甚衆請退復留者再賜坐賜酒又

賜御書𨺚興元年四月除起居舎人改兼侍講公與左

史同奏史職廢壊者其一曰起居注録本進呈非古欲

叨進其二曰雖侍立而在殿東南隅未甞聞天下徳音

如二府自有時政記其餘臣僚登對欲許令史官侍立

其三曰後殿侍立而前殿則否扵義無㩀欲前殿侍立

其四曰直前奏事欲不必預牒閤門及候班次皆従

越月除侍御史公素以剛毅正直稱天下至是人皆曰

真御史矣公益自任以當世之重大抵以定國論正人

心為本而去其害治者不屑屑於細故也江淮都督府

出師進取𪧐州虜悉衆来爭我師退守淮都督張公浚

上表自刻公奏曰臣自捴角在草𦭘間聞醜虜SKchar華痛

心疾首義不戴天臣素不識張浚聞其天姿忠義誓不

與賊俱生實敬慕之頃以舘職輪對首言虜情不測乞

用浚䓁既而虜果入㓂 太上皇帝親遣浚浚知建康

府 陛下即位因以江淮都督之任委之天下皆以為

當臣去冬𬒳召至𨷂前浚進對皆以為恢復大計仰

賛聖㫁又乞 陛下勿貳以濟大業浚遣二将取靈壁

虹縣𪧐州降三大将一月三捷議者皆服 陛下任浚

為難及王師不利横議蠭起臣甞奏 陛下用兵為

祖宗靈𥨊(“爿”換為“丬”)而舉為二百年境土而舉為中原弔民伐罪

而舉與古帝王好大喜功開邉生事不同投機而進知

難而退益當内脩政事俟時而動 陛下剛明果㫁規

模固已素定然異論紛紛不肯置浚今浚既待罪臣其

可尚居凨憲之職欲望正臣妄言之罪特加竄殛詔以

公𫞐吏部侍郎辭不拜乃以集英殿修撰知饒州乾道

元年七月移知SKchar州尋除敷文閣待制三年七月移知

湖州未㡬得請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宫才数月起知泉

州進直學士又移知台州公以病力辭且乞致仕乃復

提舉太平興國宫七年三月除大子詹事詔旨敦𧼈公

力疾造朝上特御選徳殿而公足弱不䏻趍詔給扶减

拜且賜坐又詔𫞐免朝參又遣使以告及金帯就賜公

三上章乞SKchar仕乃詔以龍圖閣學士致仕命下而公薨

矣實七月丙子也享年六十 上聞嗟悼賻䘏有加令

兩淅路轉運司給塟事公積階至左朝奉郎封樂清縣

國男至是贈左散大夫遺戒䘮事毋得用佛老教諸

孤行之以十有二月丙午塟公于縣之左原白巖碩人

賈氏有賢行先公二年卒至是合祔焉男三人聞詩聞

禮皆太學生孟丙蚤卒公兩遇郊祀㤙皆奏其弟故二

子皆未仕女二人長嫁進士錢萬全次許嫁賈梓孫男

女四人公立朝議論岀䖏大莭既如此矣𥘉公以文學

先天下人謂其於吏未必數数然也而自為郡佐遇事

不苟民有訟乆不决多走諸司乞諉公雖文書填委公

一一繙閱不以付吏審核情偽參用經律𠩄與奪人皆

厭伏其治郡既以㢘㓗公正率其下間有為不善者則

反復告戒誠意䔍至人亦有恥故未甞按吏為文勸導

百姓以遷善逺罪之意有争訟則暁以義理多退聴者

故鞭朴罕用事至立断其甚不得已乃推鞠亦不淹繋

故獄屡空未甞遣官吏至縣而人素信伏事亦舉利有

可以予民者予之輸租使自操概而用度有莭財亦

足月率兩詣學宫延見諸生従容誨誘且以詢郡政饒

乆旱公下車即雨湖乆雨傷稼公八境即霽每罷郡士

民涕泣遮擁不容去SKchar借留於部使者既不得則奔走

道路SKchar越境不忍别者衆人聞公喪㑹𡘜于𨳩元僧舍

又立祠堂以事之近世為政得人心未有如公比者公

有梅溪前後集五十卷尚書春秋論語孟子講議皆指

授學者未成書也公於文尃尚理致不為浮虚靡麗之

詞其論事章䟽意之𠩄至展發傾盡無𠩄囬隠尤條鬯

明白盖自漢氏尊用儒術而士SKchar餙詐SKchar阿䛕取容至

於守莭死義䏻為國重則未必以儒名者世遂以儒相

鄞若公之學問粹然一出於正謹守而力行之義之𠩄

在疾趍徑前未甞以利害豪髮顧避更閱夷險特立不

囬施於政事左右具冝信乎其有本如是也嗚呼此真

𠩄謂儒者耶銘曰

 漢廷用儒 黯獨戅樸 淮南憚之 謀不敢作

 謂公孫輩 發發振落 儒豈不用 其效奚若

 孰知其故 䑕腊非璞 公之莭義 視黯無怍

 屹然立朝 作丗郛郭正色凛凛 危言諤諤

 招之不前 麾之不郤 猛虎在山 衛及藜藿

 出守四郡 治行皆卓 問胡爲然 非智之鑿

 聖有謨訓 守約施愽 惟其躬行 粹羙無駁

 道固如是 不由外鑠 於彼汲直 如玉而𤥨

  我為銘詩 以表儒學人雖云亡 尚有榘彠

 端明殿學士左朝議大夫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宫匕饒

 郡開國侯汪應辰撰承事郎直寳文閣𫞐發遣静江軍

 府廣南西路兵馬都鈴轄兼主管本路經畧安撫司公

 事賜紫金魚袋張栻書宣教郎新𫞐發遣南康軍事朱

 熹題盖

 右

 先君文集合前後并奏

 議五十四卷 --卷(⿵龹⿱一龴)紹熈𡈼子

 聞禮鋟木江𨹧㱕蔵于家

 痛念

 先君即丗二十有一年

 矣不肖孤家貧力弱日

 夜𢫎遺書以泣一旦懼

 溘先朝露無以贖不孝

 罪㑹兄聞詩假守浮光以

 俸餘命聞禮董其役始事

 于莫春訖工于中秋

 先君正大之學忠憤之

 氣愛 君憂國之誠仁

  民愛物之念庻㡬一展

  卷 --卷(⿵龹⿱一龴)而盡見之職校正迪

  功郎謝汝能鄊貢進士任

  炎其間𨷂亡者異時為

  别集云男宣教郎充荆

  湖北路營田使司幹辦

  公事賜緋魚袋聞禮謹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