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溪王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後集卷第二十六

後集卷第二十五 梅溪王先生文集 後集卷第二十六
宋 王十朋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正統刊本
後集卷第二十七

梅溪先生後集卷第二十六

  記

   妙果院蔵記

紹興戊寅春潜澗寳印師傳天台教于永嘉妙果院未

幾有尼文賛来施寳蔵直萬金緇素咸恱潜澗師走介

致書于越命某記之某甞聞吾儒中有二大善知識曰

東坡居士曰王荆公俱以文章名世然其道不同終身

不相恱及東坡記聖相蔵荆公深嘆服之盖二公俱深

於佛故䏻賞音作者之手識者之眼不可相掩也如此

某書生也扵佛學素否通曉其将何說以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然於

潜澗為猶子義不可辞抑甞聞佛之為教矣其說𢙣貪

而喜施與吾儒同然其徒多好人之施而不䏻自施失

佛之意逺甚今是尼也富扵財積而䏻散生平植福之

施動以千緡計又罄衣缽以製是蔵百寳粧嚴極其工

巧卒不自有而帰之妙果可謂善施得佛之遺意矣然

施易爾不妄施難是蔵之成也求之者多咸莫之施妙

果不求而蔵自来可謂䏻具眼矣兹爲可書偈曰

  壮㢤古東嘉 妙果宅其西 老宿山中来

  應縁傳妙法 有尼號員凈 香火廬松楸

 衣缽抽萬金 造次大寳蔵 經文浩卷軸

  一一刺血書 用報父母恩 普及一切衆

  神光屡發現 遍地生金星 至誠感幽𡨋

  𮗚者咸賛嘆 忽發喜捨心 願帰諸妙果

  法師慧業就 宝蔵来證明 𠩄施以其人

  是䏻具道眼 圎淨施宝蔵 道心益員凈

  况施扵妙果 因果冝無窮 妙果得宝蔵

  道場日益振 大作諸佛事 廣結諸因縁

  須弥一轉間 功徳無邉量 轉轉無巳時

  功徳亦如是

   夢庵記

夢者誠之𠩄形也髙宗形扵得賢仲尼形扵見聖荘周

形扵化蝶楊雄形扵吐鳯范式形扵𦵏友夢之小大雖

不同其為誠之𠩄形則一也仙居陳君勉卿執親䘮如

禮以孝称于鄊初求佳城未𫉬𥨊(“爿”換為“丬”)食弗遑一夕夢侍其

親逰于睦溪之原指其䖏以語之明日訪焉果得其地

⺊人吉之遂畢窀穸因築庵以守以夢名之志其𠩄以

得也某辱與君之弟文卿㳺上庠為同舍生又與君之

子三省逰于剡三省以夢庵之事語子且求文以記予

謂𮗚人之術不必驗之行事因其誠之𠩄形亦𠯁知其

大畧髙宗可以知其賢孔子可以知其聖荘周可以知

其逹楊雄可以知其文范式可以知其義陳君之夢可

謂知其孝矣彼有夢屍得官蔵穢得財心之𠩄念者果

何事夢之𠩄見者果何物耶與陳君之夢固有間矣

   雁蕩山夀聖白岩院記

諾矩羅居震亘東南山名雁岩最為造物𠩄惜祕扵萬

萬古而𩔰扵本朝山中絶境皆廬扵佛子開闢經营必

其徒之有道力者驅龍蛇虎豹魑魅魍魎而有之𫞐輿

數椽侵㝷萬柱如全了之庵扵芙蓉今為䏻仁行亮谷

于安禅今為灵岩文吉庵于碧霄今為灵峯是也山之

内外招提無慮二十餘𠩄問其經始與廢而復興無非

有道力者焉山之東有嶺曰謝公丗傳灵運好逰山而

不知有雁蕩䗶屣窮幽至此而返去嶺而北若干里有

山曰白岩水曰仙谿去岩而北若干里有王子晉仙橋

子晋遺蹟在吾州者三一在永嘉二在樂清兹其一也

夀聖院在白岩之下峰SKchar而竒水清而駃松竹蓊然而

深盖諾矩羅駐錫王子晋飛仙謝康樂登臨嘯咏之𠩄

宜幽人逸士迯名晦身脩真斈道者徜徉乎其間也院

創于唐㑹昌四年至明年廢又明年復興𥘉曰仙溪白

岩院至大宋治平四年十月始賜夀聖額宣和三年

于魔㓂院僧元象憫之草創殿閣塑像貌以奉香火𡻕

乆寖壊僧子親慨然曰兹山吾祖潘氏𠩄捨殿與像吾

師𠩄建也其可坐眠而𮥠之耶扵是紏同志募衆縁出

力以成就之宝殿巍然輪奐翬飛𮗚者咸㑹𭭕喜讃嘆

工未畢㑹傳教于邑之七宝双峯二院其徒文表住是

山遂卒其事而道場為之一新嗚呼君子親者真可謂

具道力有功扵其教者矣

   雁蕩山本覺院殿記

有僧景暹来自雁蕩䄂前傳法䏻仁宣公今傳法灵岩

行公書求余文記本覺院殿余延之坐飯之贈以詩辞

不䏻記暹曰宣公年踰九十有名行緇林推重為老禅

今退居是山𠯁以重吾徒行公蜀人傳心印扵名師與

賢士大夫㳺且䏻詩甞受知扵君某以二禅師之命故

来𩓑勿辞余善其言遂諾之院舊名延唐而不知其開

山之始甞廢于㑹昌至乾寕二年復興増額曰乾寕延

唐我宋有天下元年改賜今名院在雁山之東隅住以

甲乙祥符延禧間僧友忠南逰五羊得天竺國貝葉梵

書以帰至今猶存釋家旧殿建扵元豊𥘉𡻕乆垂壊日

者以山門不振咎其基之不吉暹出𩓑力募財鳩工垂

二十年以紹興戊寅秋九月易地而迁之棟宇鼎新金

碧照輝用力孔艱迄乃有成可嘉也巳詞曰

 雁蕩之陽 延唐道場 毁于㑹昌 起廢乾寕

我宋龍興 本覺是名 先民不作 金仙斯斍

 㠯斍後斍 山中老禅 出世應縁 亦斍之先

 咨尔釋子 潜心宗㫖 不斍不巳 忠得貝書

暹興殿廬 亦斍之徒 殿廬既周 勿怠薰修

同國戚休唐祚既迁 我宋是延 億萬斯年

   天香亭記

剡中佳山水為東南州之眉目汝南周君堯夫得爽塏

于剡山之陽挟双谿之勝而家其上廣厦耽耽在剡爲

甲有岩桂數百根皆古木也蒼然成林森然而隂洞前

而深闢SKchar通幽而亭乎其中主人日與客㳺焉如入宜

人之林而夏不知暑如登飛来之峯而香飄自天如𮪍

蟾蜍㳺兎宫而下視人間世真剡中之絶景也予丙子

冬過剡把酒是亭時尭夫将𢧐藝南宫予因目之曰天

香明年春果擢巍苐與予爲同年友堯夫命予記之而

未暇逮今七載毎移書必及之乃爲之言曰學者方未

第志在乎得耳得則喜失則非故以登科爲化龍爲折

桂春風得意看花走馬晝錦還鄊世俗相歆𧰟曰仙子

天上帰也是特布衣之士詫一第以爲天香耳若夫學

士大夫𠩄謂香者則不然以不負居聀以不欺事君以

清白正直立身姓名不汙干進之書足跡不至𫞐貴之

門進退以道窮逹知命節貫𡻕寒而流芳後丗斯可謂

之香矣唐宋璟以芬香勉張說漢李固以糞土視胡廣

趙戒名乎名乎科苐爵禄云乎㢤堯夫筮仕有䏻声且

挺挺好議論時事逺大未易量予方以名節相期必不

負𠩄以名亭者矣堯夫又䏻樂教難弟諸子皆力學行

見棣蕚聨芳芝蘭並秀濟濟詵詵天香滿門不止燕山

之竇而巳然科第之香孰知名節之香堯夫又當躬行

以率之

   顔范祠堂記

聖賢有不同時而生得同時而祀者勾龍棄同祀扵壇

為社稷之佐周公孔子同祀扵學為先聖先師顔子孟

子同配食扵文宣王之廟功同道同時不必同也唐顔

文忠公 國朝范文正公時異道同者欤忠孝之性仁

𧨏之學文武兼資之才正色立朝見危致命毅然不可

奪之大節特書大書于史如出一身使其易地范必能

捐 --捐軀死難如嚴霜烈日可畏而仰顔必䏻破西賊之膽

威而臣之為慶暦頌中SKchar卨也又皆以直道不容出守

于饒遺愛在民至今饒人語太守之賢者必以二公為

首𡻕時祀之不絶𨺚興甲申秋七月某𥘉至郡訪二公

之像或卑居乎老氏之官或雜䖏乎九賢之堂廟貌不

稱祀事弗䖍扵典為缺郡圃有堂名慶朔文正𠩄建也

遂即堂以祀堂之右有宇而虚命工葺之塑二像合為

一祠以時之先後而左右焉書二傳于壁後十一月丙

寅帥同僚祀之SKchar

宋唐相望三百年堂堂顔范两鉅賢文武忠孝名節全

胡雛哮噬方無前二十四郡惟平原首唱大義扶危顛

朝廷草昧官鷹鸇膽落邪侫驚梟鳶鬼質下拜心矍然

殞身賊手命乃天一門忠義有二難SKchar烟閣上兄常山

英烈言言光簡編銀鈎鉄畫餘剛堅SKchar君堯舜書萬言

樂後天下憂則先立朝蹇蹇心惓惓邪者我仇屡左迁

夏童SKchar邉躬SKchar鞬談𥬇為囯臣腥羶閣開天章䇿治安

誰吾與者杜富韓風采𥟀𥟀四諫官徂徕頌配崧髙篇

山髙水長大名傳吴頭楚尾番江邉甘棠遺愛清芬聨

如秋桂菊春蘭荃像而祠之敢不䖍𮮐稷蘋蘩羞豆籩

一杯薄薦清湾泉公乎為神為飛仙假令而在當執鞭

凢百君子宜勉𣃼

   思賢閣記

番陽𠫊事之東偏有堂曰平政堂之北有閣曰芝秀郡

以芝名者四𠫊之後堂曰玉芝驛與門曰灵芝及是閣

是也皆因芝山以名然亦繁且複矣堂丗傳文正范公

𠩄名雖百世不可易是閣名與堂𩔖冝易之閣北瞰郡

圃春有百卉有㳺人鳥有幽声夏有濃緑有清風蝉嘒

嘒有新声秋有踈林冝夕陽冝月冬有茂松冝雪中𮗚

冝風雨中聴然皆不𠯁以名有九賢堂四賢堂在焉園

林乃其遺躅也花卉皆其甘棠也茂松雪月乃其髙風

餘韵也噪而静鳴而幽乃其吟咏中景物也登其間思

人遂名之曰思賢予不才至郡且朞矣日坐平政堂𢢑

精神扵案牘間不䏻使吏之不吾欺惧政之不平而有

媿扵斯堂也則登是閣而寓目焉思賢也訟理政平庶

民安扵田里而亡嘆息愁恨之心是将何術以致之此

予之𠩄以思亦後人之𠩄冝思也語曰見賢思齊焉羣

賢不復見矣悠悠我思扵是乎書乾道元年夏五月二

十八日東嘉王某記

   瀟洒齋記

思賢閣之下有齋方丈餘北鄉前有𨻶地僅一畒畳石

百拳鑿沼一泓有喬木數株藤蔓絡之蒼然而古雜以

桃李橘柚衆芳之植濃隂幽香清逼燕𥨊(“爿”換為“丬”)東望砌㙜西

接玉芝北臨郡圃隔以垣墻幽然有山林氣象宜琴宜

棊宜飲酒賦詩簿書獄訟止扵平政堂齋中不知也采

文正范公郡齋即事詩名之曰瀟洒公𥘉爲睦州有瀟

洒桐庐郡十詩郡人甞以瀟洒名亭矣及爲是州又有

齋中瀟洒過禅師句詩言志公𠩄至以瀟洒見扵詩章

則胷中之瀟洒可知也讀郡齋詩至半雨黄華一江明

月之句則知公之瀟洒扵一斎矣讀桐庐十詩至史君

無一事心共白雲空則知公之瀟洒扵一郡矣讀區别

SKchar削平禍乱之賦及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

而樂之記與萬言書則其正色立朝之風采杖龯分閫

之威名經丗佐王之大畧是皆推胷中瀟洒之藴而見

之扵為天下國家之大者也讀嚴𨹧祠堂記至先生之

風山髙水長又知公與子𨹧雖出䖏之迹不同易地則

皆然山髙水長非特子𨹧之瀟洒亦公之瀟洒也噫㣲

斯人吾誰與帰是以名斎乾道元年六月𦍤日東嘉王

某記

   䕫州新修諸葛武侯祠堂記

益與SKchar皆祠諸葛丞相並見扵杜少𨹧詩錦官城外栢

森森者益也卧龍無首對江濆者䕫也SKchar坟永安縣據

三峡上流水有瞿塘灔澦山有赤甲白塩形𫝑險天下

丞相昔與先主屯兵講武控扼吴魏經营中原之𠩄有

八陣圖永安宫卧龍山遺迹在焉祀而廟食冝矣然祠

在州之南隅地非爽塏巷無喬木堂廡SKchar陋丹青黝剥

祀事弗嚴無異乎虫蛇穿𦘕壁時僅免無首而巳吁可

歎也前帥紫㣲舍人張公震甞立新祠扵卧龍命緇徒

奉之而城中之祠未暇修豈留以有待耶乾道改元某

𬒳命自番昜SKchar時方乃祠力甚俄一夕夢𮗚八陣豈丞

相精誠黙有以告之十有一月至郡首謁祠下誄之以

文曰丞相忠武蜀之伊吕髙卧南陽悲吟梁甫草庐之

中三顧先主将漢是興非刘SKchar與君臣魚水蛟龍雲雨

才十曺丕志少寰宇假令母死師一𠕂舉吴魏可吞禮

樂宜許寕使英雄墮淚今古将畧非長庸史之語因命

工葺之廟貌一新闢路植木榜其坊曰卧龍明年二月

辛邜告成帥同僚祀之嗚呼公之生也䏻使其君委國

孤而不疑其𣳚也䏻使洶湧江流不轉千載之石然

遺像缺落未甞一出禍福以驚動之益𠯁以見其聦明

正直不𩔰其灵扵土木偶以求人之敬畏殆非柳之羅

池比也今SKchar之二祠相継鼎新郡人四時香火牲牢酒

醴之奉有加而不怠盛徳百丗之祀益章可以一洗江

濆異代之恥無愧乎錦官城矣扵是乎書七月二十七

日永嘉王某記

   㓂忠愍公巴東祠記

詩言志非謂其必出於作者之手而後見其志也後之

人有取於古詩一章一句而賦詠之亦足以見焉

國朝太平興國中㓂萊公為巴東令有野水無人渡孤

舟盡日横之句識者知其必大用然世知誦公詩而不

知是詩本出於韋應物公取其七字析而増之應物雖

能道是語而官止郡刺史不見於施設殆不過為詩人

之詩而巳及公取而用之則果䏻舟楫巨川是豈後人

因其巳試之効而為是附㑹之說耶盖公雅存濟世之

心與舟横野渡之意合正猶鄭七子之徒取風人之意

而賦之言發諸口而肺肝之隠洞然可見志之善惡身

之吉㐫禍福皆不逃趙孟之所料也公為是邑時年方

踰冠有愛在民世呼為㓂巴東其後致身宰相踐其所

言景徳澶淵之功尤為雋偉方契丹入冦中外洶洶當

時苟従建議之臣幸蜀江南則胡馬不止於飲河洛而

三光五岳之氣必分公獨毅然决親征之策鑾輿一動

醜虜自斃社稷安於泰山天下混一者二百年較其功

烈與𫝊岩之人任舟楫之𭔃中興有商未可得而䡖重

然性素剛直不與物浮沉晚節為奸邪所擠流落南

以死天下至今哀之某頃過公安問枯竹再生處有祠

在焉因賦詩吊之過巴東舊治訪其祠則巳廢矣惟秋

風亭尚存則又賦詩有不似公安之嘆尉王寕孫永嘉

人也因命其建祠塑像寕孫即亭祠之既成以其圗来

令毛君恕集公詩百餘篇并刻予詩以𭔃予平生欣慕

公之為人每嘆靖康間復有如公者岀則南北豈至於

分裂耶公之事固予所樂書尚奚俟乎再三之請然巴

東故祠廢而復興殘編㫁藳散而復集江山増氣如公

更生雖發端扵予而卒成就之者令與尉也皆不可以

不書乾道二年八月朔永嘉王某記

   唐質肅公祠記

于始聞夷陵巴東之名意其為邑必壮自 適

皆蕞尔邑巴東陋尤甚問其名之所以著曰昔㓂萊公

歐陽文忠公甞令二邑地重以人非山川城郭人物之

異于他邦也予因謁其祠訪其遺躅嘆息而去至SKchar

日登郡之東城城下臨奉節縣治問令喻君思然曰昔

宰是邑亦有如㓂歐二公者乎令以唐質肅公對予曰

是皇祐中為御史獨立敢言甞䟽論貴戚廷擊宰相以

貶天下稱為真御史不敢斥其名而曰唐子方者乎熈

寕中有言王臨川不可大用及叅大政奮然與争是非

于天子前而氣不為之屈至不勝其忿而死天下至今

稱為正人者乎吾夫子歎未見剛者唐公非剛者歟名

節凛然固無媿乎忠愍决澶淵之䇿文忠移司諫之書

也其令是邑有殊績異政故相張公天覺甞筆之于墓

碑矣邑故有令如此而無祠非缺典欤令聞之慨然不

謀于僚不𭛠于民即𠫊事之東隅易亭為祠求𦘕像扵

江𨹧得之扵故家丹青一新儼然如生𮗚者莫不起敬

如見其冠豸觸邪正色立廟時也且丐予記其事予謂

質肅公之髙名大節固巳特書大書于國史何以記為

然是邑頼公而重有不可不書者令蜀人捫膝先生子

也有家學治邑有䏻声𮗚其𠩄慕可以知其人矣乾道

二年六月永嘉王某記

   䕫州新迁諸葛武侯祠堂記

武侯故祠在州之南門沿城而西三十六歩無断碑遺

刻以考其𡻕月之始見于啚經者畧焉在隋唐時治白

帝史于少𨹧詩曰西郊諸葛庙者其地于兹乎某蒞事

之𥘉謁焉裵SKchar四顧敬想風烈嘆庙宇之弗称他事未

遑也首葺而新之且書其事于石矣然地卑巷隘混以

民居汙渠糞壌混乎其間臭朽之𠩄蒸蝸螾之𠩄家非

𠩄以妥灵而崇祀也門之東去祠一百八十五歩城有

㙜下臨八陣啚登㙜而望則常山之蛇四頭八尾之𫝑

宛其在目北直郡倉倉故永安宫也據爽塏状如屏宫

之北有水曰清瀼瀉出乎兩山之間東入干江又東過

灔澦入于峡峡口有山卓然立乎群峯之外者白塩也

可謂江山之勝矣侯昔經營天下扵平沙之上輸忠尽

誠受遺立孤扵是官之中江流洶而石如故宫闕廢而

地猶存陵谷雖変而精誠不亡宜扵兩者之間祠之亦

侯之志也遂與同僚謀而迁焉地𥘉為節度推官宅徙

于他𠩄因其址築而髙之用其材斵而新之為堂五㨕

廡萬椽南門于㙜又門于西通往来之道像仍其舊新

厥丹青冕服用侯又塑関張像翼于左右以諸作者詩

文次之乾道三年四月壬午告成詩以祀之詞曰

白塩峙天𠔃灔澦屹江風雲𢡖淡𠔃翶翔卧龍龍千秋

𠔃何之新庙貌𠔃江之湄前八陣𠔃後故官龍𠔃龍𠔃

神其中望昭烈𠔃隔清瀼遺庙存𠔃交精神扵惚恍駕

虚空𠔃雲為馭臣東朝𠔃主兩顧魚得水而相忘𠔃事

無古今儼関張扵左右𠔃一龍二虎祠有新故𠔃侯無

輕舍其故而新是⺊苟邦人之情祠合于啚𠔃自令

始祀事不絶𠔃有如此水

   興化軍林氏重修旌表門閭記

乾道五年春三月直秘閣新福建路轉運副使林公孝

澤自莆陽移書于清源守永嘉王某曰孝澤八世祖攅

有至性唐正元間居母䘮哀毀甚自延甓以𦵏庐于墓

有白烏甘露之祥時則有歐陽四門詹黄䖏士璞述之

以文徳宗詔立闕旌間先世大其門以侈之嘉祐紹㒷

間因敝而修時則有紫㣲吕公夏卿今丞相陳公實為

之記逮今二星餘不治且圮孝澤大惧哀瘁不克震耀

其先而無以為子孫訓太守鍾離公松賢而樂善不持

請慨然出公帑二十萬葺而新之因其舊而稍加焉莆

陽故清源属邑也孝澤之子㮤猶子虙皆君門下士幸

為我記之某辞蕪陋未𫉬既而虙来請益堅属病未果

夏六月又走書以督之某曰孝子之事傳于史文于二

三大手筆矣奚俟乎鄙文(⿱艹石)夫孝感之異天報之厚守

臣風化之敦與公之𩔰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爾祖者則宜有歌詩以發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之詩曰

大㢤孝為百行先通乎神明光普天聖經千有八百年

亦以應感形諸萹李唐中葉正元年有林孝子家莆田

䘮親五日食不咽手開坎室土自肩𦵏庐其傍護隧埏

恨不殞身赴重泉天聴匪髙應昭然瑞氣非雲亦非𤇆

異香馥郁非蘭荃飴宻匪甘珠匪圎腸中不晞明且堅

灵鳥皓質来翩翩耳驚目嘆𮗚肩駢使者来廉迹其阡

露随哭声洒雲邉詔旌門閭繇賦觸名書史冊光厥傳

年垂四百家声緜雲来滿門業青編世登桂籍香名聮

人葉有孫壽而賢移以事君忠孝全黄堂主人職承宣

鼎新双闕光厥前宋唐四傑雄文鐫奚止照耀莆山川

要令四海皆參騫孰非人子冝勉旃

   泉州新修北樓記

温𨹧之有北樓猶武昌之有南樓也慺閣㙜榭之在天

下以南北名者多矣而二樓之名獨著得非因人而重

邪南樓以𢈔公重北樓以歐陽四門重然𢈔有汚人之

塵君子恥道之不若歐陽氏以一代文傑聮名韓李諸

公真足以重兹樓也予乾道四年冬十月至郡越數日

䇿杖州宅之北有屋将壓邪衆木以支之詢之乃北樓

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焉不敢睨矧敢登有碑塵如積漫不可讀乃四門

𠩄作之記歎息乆之郡舍老而弊冝修者非一椽然莫

急扵兹樓也苐視事之始方問民疾苦土木之𭛠非敢

先郡多𩗗風日惟傾覆是惧明年春二月建貢院秋八

月落成得餘材始命工葺之冬十有一月丁卯董𭛠者

以訖工告與同僚三四軰登而四顧山川城郭之冨尽

在目中亦一州之壮𮗚也既相與賦詩又為之詞曰

 閩南有州 北墉有樓 席侯肇謀 發揮以文

 樓乃有聞 歐陽四門 載建載修 克紹逺猷

 鄭吕二侯政和間鄭南建紹㒷間吕用中重修歳月浸乆 楹腐桷杇

 伊予来守 偶𡻕之豊 時定之中 迺鳩爾工

 材即其餘 費節其虚 踰月如𥘉 泉山之状

 桐城之壮 可登以望 身焉南極 心焉拱北

守臣憂國 匪遨匪逰 風𮗚瘼求 守臣登樓

 民淳俗樸 菑害不作 登焉斯樂 風俗惰媮

 閭閻恨愁 登焉則憂 居而官理 登時民喜

登斯無愧

   讀禮堂記

為士者来甞不讀書然知真讂書者觧䏻讀而不䏻行

是猶鳯鳴而鷙翰雖胷中有萬卷身為行秘書謂之不

能讀可也子路曰何必讀書然後為斈由也孔門髙苐

號為有聞豈以書為不𠯁讀耶必時人有䏻讀而不䏻

行者與不讀同盖有激而云然由之言非𠩄以為訓故

夫子疾之書之難讀者莫如䘮𦵏之礼非難讀也不素

讀也為人子者親方在堂諱聞不祥之言児時入小斈

從句讀之師誦十八章之經至䘮親章則或置而不授

少長讀礼記凢䘮𦵏之萹則掩卷而不忍讀一旦遭荒

迷之变瞢然不知有直情徑行者矣豈復知品節斯斯

之謂邪聖人著之礼經以詔人子曰未𦵏讀䘮礼既葬

讀𥙊礼非徒讀之正欲使之尊𠩄聞行𠩄知賢智者不

至扵過愚不肖勉強而跂及焉莆田蔣君元肅好古而

䏻文扵書無𠩄不讀喜親之享年而榮其生封也名堂

曰藴仁鄊黨歆𧰟之其執親之䘮也又名堂曰讀礼養

生䘮死無憾可謂知真讀書矣昔吾夫子語門弟子曰

生事之以礼死𦵏之以礼𥙊之以礼子思習聞家斈以

礼𦵏親四方扵是乎觀焉滕文公問礼扵孟子行三年

之䘮扵𢧐國礼廢之時而弔者大恱礼之不可已也如

此元肅扵礼既飽讀而躬行之又以是而教斈者南方

多士其有立扵礼乎然礼雜出扵諸儒之手未必皆合

聖人制作之意元肅既講習討論之冝削其不合者使

礼記為全經斯有功扵名教矣豈止誦讀云乎㢤乾道

六年三月永嘉王某記

   廣州重建學記

聖人之道合内外𥘉無華夷迩遐之間不幸無時與位

道不得而行必待後丗右文之主儒斈名世之臣以主

盟吾道樂育人才為巳任然後斯文有傳與王化並遐

吾夫子以天縱将聖生扵晚周之魯木鐸之教止行乎

洙泗三千之徒𠩄過之化僅及扵歴聘七十二國爾甞

慨然欲居九夷淺人不知其志詆以為陋嗚呼使夫子

居之何異坐杏壇之上化魋結為冠裳变鴂舌為絃SKchar

濟濟洋洋是亦鄒魯也何陋之有炎漢李唐之君尚文

崇儒文翁常衮以儒為郡咸䏻㒷斈官登諸生授以詩

書丕变蜀閩同風洙泗惟南粤去王都為最逺至仁如

唐虞有𠩄不䏻柔漢晋隋唐間雖號為一統然徳薄化

淺声教不䏻暨朔南岳牧名臣雖清白如吴𨼆之剛正

如宋廣平咸著治績而庠序之事闕焉是冝裒衣愽帯

射䇿决科之士不䏻與閩蜀侔盛也宋㒷混一海宇臣

妾僣偽南海四世之㓸面縛闕下赦而不誅变汗染之

俗為礼義之地慶暦間詔天下立斈番禺僅䏻修夫子

廟以應故事至皇祐間始建斈于郡之東南隅熈寕𥘉

徙扵西紹聖𥘉守臣章楶改創新斈然規模未宏不足

以容多士與雄大之府弗称乾道三年詔前右正言龔

公茂良自憲㙜為方伯下車之𥘉務先風化明年春上

丁𥼶奠于先聖先師顧瞻祠宇痺陋楹桷頺圯繪像不

如礼豆籩簠簋無餘地可陳廊廡迫隘至不容折旋講

肄之𠩄去殿庭不咫尺升者病之喟然謂諸生曰治孰

有急扵此乎扵是始議改造即番山之址以為堂閣御

書扵其上東西十一筳南北九之庭之下什伯其𥘉増

闢兩廡倍其舊六齋對峙前繪從祀像置番禺南海二

縣斈于後惟大成殿仍舊規而加葺之藻飾煥然侈扵

他𠩄門以櫺星繚以周垣大江横其前恊泮水之制費

出激賞公庫撙節之數憲SKchar舶三司𦔳以羡緡歛不民

經始扵夏四月訖工扵日南至行𥼶菜鄊飲礼以落

之明年公召還道温𨹧謂守臣王某曰公為我記其畧

某與公甞同事史舘稔之其為人貌和氣平盖一謹厚

者耳及為天子言事官正色立朝排姦憸甚力視棄官

爵如脫弊屣至今朝野語正人必稱公出典大藩又䏻

行其𠩄斈不鄙夷遐方僻壌之民廣儒宫以教之可謂

儒者矣郡愽士日與諸生登忠恕堂明一貫之道講論

齊家治國平天下之要扵正心誠意間移孝為忠盡臣

子之大節上不負天子下不負賢師帥𠩄以教化作成

者異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王庭立名節姓名光史冊如張曲江姜日南

余㐮公者不一而足又豈止讀𥿄上語工文詞取科苐

抗衡上國而巳㢤扵是乎書公字實之㒷化人今為江

西帥云乾道七年正月敷文閣直斈士左朝奉郎提㪯

江州太平興國宫王某記









梅溪先生後集卷第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