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戒子孫编辑

予七世祖船山公諱夫之戒子孫云:勿作贅婿,勿以子女出繼異姓及為僧道,勿嫁女受財,或喪子嫁婦尤不可受一絲,勿聽鬻術人改葬,勿為訟者證佐,勿為人作呈訴及作歇保,勿為鄉團之魁,勿作屠人廚人及鬻酒食,勿挾火槍弓弩網獵禽獸,勿習拳勇咒術,勿作師巫及鼓吹人,勿立壇祀山魈跳神。能士者士,其次醫,次則農工商賈,各惟其力與其時。吾不敢望古人之風規,但得似啟、禎間稍有恥者足矣。凡此所戒,皆船山公所深鄙者。若飲博狂蕩,自是不幸而生此敗類,無如之何。然其由來,皆自不守此戒,喪其惻隱羞惡之心耳。

周文忠逸事编辑

周文忠(天爵)有勇力,居恒舞大刀自樂。性卞急而至孝,每坐堂皇,怒而刑人。聞太夫人召,即止而退。太夫人怒,則跽而請罪,色愉如也。或言公一逸事云:公任漕督時,以太夫人久旋里,遣幹弁賫金為母壽,囑言是積俸之資,懼太夫人不納也。僕至里第見太夫人,果詢以金所自來,僕具以對。太夫人曰:「得由積俸,吾姑受之。爾歸語主人,好自作官報國,然須變情性為寬和,庶幾留一頭顱為將來見我地步。」僕唯唯。迨歸見文忠,詭言太夫人甚喜,且偽作安慰語。文忠俟其言畢,遽令縛而鞭之,僕不得已以實告。文忠乃喜,釋其縛曰:「太夫人訓我素嚴,豈肯作好言語,汝後述者,乃真我母語也。我聞之如見母矣。」遂賚僕而忻悅者累日。公之純孝如此。

字經百煉编辑

予題羨園詩有「秋因諱老施顏色」之句,友人亟賞之,謂「諱」字經百煉而出。近讀耕樓句云「天地矜秋色」,意與予合,而「矜」字亦百煉得之者。

戚少保遠鑒编辑

汴城書生言曰:未有權臣在朝而大將能立功於外者。戚少保《紀效新書》有《或問》一篇。蓋明人積習,惟便私圖而不問國事。己在事中,則攘功避過,以身之利害為可否,以心之愛憎為是非;己在事外,則嫉忌成功,惡人勝己,吠聲結黨,倡浮議以掣其肘。戚公深鑒於此,故反復論辨之,蓋為當時文臣發也(節四庫全書提要)。卒以張江陵沒半載,讒構紛沓,竟罷歸,悒悒以終。信乎江陵之非權臣,使分宜復起,恐戚少保亦岳少保之後車也。

惆悵詞编辑

毗陵名士陸秋巖(崇蘭),懷才不遇,賫志以歿。詩筆清麗芊綿,存稿甚富。予見其所作《惆悵詞》四首,錄其三云:「娥娥紅粉盡盤鴉,亭短亭長記那家。紅豆歌殘金縷曲,綠蕪影冷玉鉤斜。海能填恨思銜石,月解銷魂為葬花。一別匆匆如夢裏,由來門外即天涯。」「白石青松證舊盟,江天何異隔層城。海棠只為愁紅死,胡蝶偏教傅粉生。已過光陰殊造次,未圓心事怕分明。人間絕少埋憂地,便擬驂鸞上玉京。」「晶簾十丈引遊絲,瘦骨青衫嬰母知。醉後卻嫌天地窄,春來便覺性情癡。綠波南浦愁江草,細雨荒墳唱鮑詩。記得小紅猶未嫁,合歡不贈贈將離。」

又一聯云:「蕉葉裁成描蛺蝶,菱花留得嫁鴛鴦。」句亦新雋。

《蒙求》釋註编辑

唐李瀚《蒙求》一書,以四言韻語類列古人,而各系以事,後仿其體而為之者,若王令、方逢辰、陳櫟凡數家。近日通行之《龍文鞭影》,較此詳備而不及其古簡。貴陽蔣允之太守為之釋註,所謂日記一事,久自貫穿,益初學之見聞,不是過也。

月當頭编辑

「萬事不如杯在手,一生幾見月當頭」,前人句也。每歲以十一月望日為月當頭,是日子刻,立竿無影。他月不然,否則常有團圓,何必云「一生幾見」耶!憶吳竹橋太史詠月當頭《喝火令》詞句云:「笑說今宵明月十分圓,笑說今年明月還有一回圓。」意特新倩。

任丘題壁编辑

有人題詩四首於任丘壁上,僅記其三聯云:「花開三蒂從來少,梅為分嘗分外酸。」「願從世界栽紅豆,敢向天涯錄小名。」「一枕夢回雙蛺蝶,百年人得幾團圓。」下署「蠡莊」二字,蓋深於情者。

嘲潘编辑

崇川潘公子幼隨父宦京師,弱冠成翰林,意得甚,旋里集諸少年為征逐遊,甚至登場演劇。有人嘲以偶語云:「京調唱昆腔,這翰林另有班子;斯文更曲譜,那秀才好個優生。」斯可謂善謔矣。

詩有來歷编辑

鄭板橋《詩鈔》中有句云:「貪看斜陽婢倚樓。」人謂「焉有如此雅婢」。予笑曰:「胡為乎泥中?此誰氏婢也?豈如小家之豢於廚下而蓬頭赤腳者哉!」板橋詩固自有來歷。

挽塔忠武聯编辑

曾侯相挽塔軍門(齊布)云:「大勇卻慈祥論古略同曹武惠;至誠相煦嫗,有章曾薦郭汾陽。」彭雪琴宮保亦有挽聯云:「謚並武鄉侯,湘鄂戰功青史在;壽同岳少保(忠武以積勞嘔血薨於九江,年三十有九),古今名將白頭稀。」相國與忠武同患難,而彭公則稍間矣,情誼有別,辭氣不同,而確切莫移則一也。

哀挽運典编辑

哀挽以抒真性,自應白描為妙,而運典真切者,如余上歲挽妹一聯撰句云:「汝性最聰明,曾伴阿兄吟柳絮;甥儕均稚弱,忍看若輩著蘆花。」

詠曹操编辑

漢陽戴景臯(喻讓)詠曹操云:「賣履分香兒女情,讀書射獵英雄氣。如何橫槊對東風,老年想作喬家婿。」予亦有詠曹操云:「文章功業兩稱奇,歷代奸雄奉作師。九錫自加尊武帝,千金尚肯贖文姬。老而不死真謂賊,謁者之監尚有兒。聞說當年能治許,阿瞞可惜出非時。」末二句令阿瞞見之,當又大笑。

秦檜王氏對語编辑

湯陰武穆公廟前有秦檜、王氏、万俟卨、張俊四鐵像列跪其下,反縛如就刑狀。有人制一對語,其粘於秦檜者云:「咳!我縱喪心,有賢妻必不若此。」其粘於王氏者云:「啐!妾雖長舌,無鄙夫何至於斯。」作互相怨懟口角,是亦妙謔矣哉!

陳忠湣祠堂聯编辑

陳忠湣(化成)以江南提戎督軍禦外夷,於吳淞中炮陣亡,敕建專祠。熊觀察一本題聯云:「昔時未讀五車書,雅量清心,溫如玉,冷如冰,是大將,實是大儒,使天下講道論文人愧死;此日竟成千載業,忠肝義膽,重於山,堅於石,忘吾身,不忘吾主,任世間寡廉鮮恥輩偷生。」借題發揮,大力包舉,直是下語如鑄。

陳慶雲编辑

陳慶雲軍門(國瑞),湖北麻城人,初為黃殿臣(開榜)養子,後復本姓。驍勇善戰,性嗜殺,斬皰丁不勝計,執刀匕者恒惴惴也。歷戰克捷,功頗偉。嘗語人曰:「戰要戰得穩,追要追得狠,退要退得緊。」予謂此乃名將語。又助修黃鶴樓,擬聯云:「黃鶴飛來復飛去,白雲可殺不可留。」人怪其下句之奇,慶雲笑曰:「君未讀唐詩乎?『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浮雲比安綠山,非其可殺者乎?」雖自作聰明,尚有可采。

家夢樓先生詩冊编辑

予曾於友人處見夢樓先生(文治)手錄近作一冊,書法秀勁,詩調鏗鏘,令人把玩不釋。其實獲我心者,如「破風萬里餘豪氣,策蹇三年有淚痕」,「實愧頭銜稱著作,徙教僮僕費饔飧」,「芳草心情淹妓館,梅花時節上僧樓」,「英雄溫飽有髀肉,文士依羈無遠謀」,真不啻為浪跡半生者寫照也。

詩意含蓄编辑

友人潘慎初,粵西孝廉,積功至觀察,有《榕陰草堂詩集》。《金陵雜感》七律二章,詩境閑遠,備極含蓄,不受前人束縛。首云「山形平遠水氵榮洄,地到江南氣象開。讀史不無興廢感,濟時空論古今才。眼前勝景非金粉,劫後余灰付草萊。尚有近年征戰跡,等閑步上雨花臺。」次云:「恣遊東北遍西南,世味親嘗苦與甘。名士過江多習氣,丈夫投筆總空談。清涼近挹青山色,妙相閑尋古佛龕。我本書生慣戎馬,頻年僑寓又何堪。」他如「名利兩途羞畫虎,詩文一道付雕蟲」、「詩情敢謂江山助,豪氣難將湖海除」、「春風原野縈荊棘,落日林丘灌菜蔬」、「花前得句詩情遠,亂後談兵膽氣豪」、「飽嘗世味休吞棗,馳逐名場類嗜痂」等句,皆可誦。

金陵士人编辑

賊陷金陵後,聞一士人夙有文名,令作偽王府堂聯,士人援筆立就云:「一統山河七十二里半(金陵周外城計七十二里半也),滿朝文武三百六行全。」某賊怒殺之。嗣以一論一詩開科取士,詩題為《四海之內一東王》。一士人極力作頌揚語,偽東王楊秀清大悅,賜狀元及第,秩同統制。遊街之次日即逸出。二士或激烈,或明哲,均合乎道也。

宣化風俗编辑

宣化以每歲季春出郭外踏青,男女雜坐,席地飲酒,墮珥遺簪,日昳不禁。解裙掛於樹杪曰掛紅,遙望之,紅綠飛揚,殊有可觀。又於五月十四至十六日,原為總戎晾甲之期,土人訛為晾腳會,故於此三日,無論貧富婦女,群坐於大門以外,日必易著新鞋,其富厚者日凡四五易,遊人指視贊其纖小,則以為榮,此俗尤陋。

詠村學詩编辑

《隨園詩話》載有「牧童七八縱橫坐,天地元黃喊一年」之句,已形容盡致矣。趙雲松先生句云:「惟有村童讀書聲,都都乎文喧不已。」謂錯讀「郁郁乎」二字也。許文恪公(乃普)句云:「杖藜扶出村夫子,多少兒童散似鴉。」均是詠村學詩,亦足稱傳神之筆。

名言不必出自賢哲编辑

今州縣大堂戒石箴曰:「爾俸爾祿,民膏民脂,下民易虐,上天難欺。」按張瑞義《貫耳集》本二十四句,為蜀王孟昶語,宋高宗摘取之。又「清慎勤」三字為司馬昭訓長史之言,見《三國志》。可見至理名言,不必盡出自賢哲。

御挽林文忠聯编辑

林文忠一代偉人,近罕倫比,強疾視師,中途星隕,天下惜之。相傳有御挽一聯云:「答君恩忠慎清勤,四十年盡瘁披誠,解組歸來,猶是心存軍國。迪朕德馳驅險阻,六千里出師未及,騎箕竟去,空教淚灑英雄。」見者莫不流涕。

潘文恭公编辑

潘文恭公富貴壽考,亦近時之有一無兩者也。公成童時,應蘇郡試,太守李公器之,出句命對云:「範文公天下為任。」公應聲曰:「韓昌黎百世之師。」李公擊節,拔冠一軍,書其卷尾云:「此子早安排作狀元宰相矣。」人服李公之先識。文恭自挽聯云:「鄉夢久無憑,那有閑情問松菊。主恩慚未報,好留余悃付兒孫。」時金陵已遭淪陷,公雖予告而歸,其忠君愛國之思,溢於言表。

詠譙周编辑

予有詠譙周詩,怒罵痛快,錄其三首之一云:「諸葛年才五十四,遐齡高壽乃譙周。老而不死真為賊,降表煩伊兩次修。」

周太守编辑

周太宋(沐潤)寄籍汴城,以庶吉士散館出宰江南,歷任繁劇,所至有聲。然素負不羈之才,未免忽於細行。有富金者,吳門名妓也,嘗贈以聯云:「我富文章卿富艷,兼金聲價斷金交。」遂為臺諫官糾參。迨有事復官宰常熟,題堂聯云:「十日雨,五日風,歲乃常熟;九年耕,三年蓄,民其姑蘇。」二聯均膾炙人口,後擢守常郡。

兒時詩编辑

予九歲初學詩,一日,遊郡北育嬰堂,樓上祀武穆王神像,下跪秦檜等,口占一絕云:「育嬰樓接岳王祠,日冷風寒積樹枝。扇擊佞臣揮涕罵,有人匿笑道予癡。」塾師見之,謂此子後必工吟,及今思之,真不脫小兒氣。

胡文忠公编辑

益陽胡文忠,父諱達源,官至少詹事。母湯太夫人娠公時,夢五色鳥飛集屋後叢,張兩翼翔鳴,群鳥從飛,啄林中芝草,因名林翼,字詠芝。年八歲,陶文毅(澍)見而驚為偉器,遂以女字之。公後以翰林典試江南,緣案詿誤,家居養晦,題齋居聯「池圃足高臥,圖書供古歡。」尋以林文忠敦勸出山,乃以知府分發貴州,洊擢至湖北巡撫。咸豐十一年七月,顯皇帝龍馭上賓。八月,公以勞瘁薨於位,曾侯相請以功績宣付史館。疏略云:「六年十一月攻克武漢,以次恢復黃州等郡縣,悉師越境圍攻九江,又分兵救瑞州,督撫之以全力援剿鄰省,自湖北始也。後功蕆,復奏明以全鄂之力辦皖北之賊,越二千里援解湖南寶慶之圍;援湖之師未返,又議大舉圖皖,先滅髮匪,保三吳之財賦,雪敷天之公憤,繪圖數十張,分致與官文暨諸路將帥,晝夜咨謀。」又云「每遇捷報之折,皆不專奏,恒推臣處主稿,偶一出奏,則盛稱諸將之功,而己不與焉。其心競競,以推讓僚友、扶持善類為務。」又云「臣與該故撫共事日久,相知最深,曾奏稱胡林翼之才勝臣十倍,近則遇事咨詢,尤服其進德之猛,不敢阿好溢美,亦不敢歿其忠勛」等語。又挽聯云:「逋寇在吳中,為先帝與藎臣臨終憾事;薦賢滿天下,願後人補我公未了勛名。」紀實之言,誠非溢美,侯相真公之知己哉!」

盜鼠兵貓编辑

嘉慶戊寅,閩有海濱小盜船竊發,兵船大而不能遍搜。阮文達撫閩,謂此等如蝗有蝻,尤宜撲滅。遂雇民船配弁兵扮作客商,專走淺河小港,誘緝小匪,從此盜絕。有因無盜而議撤者,公曰:「養貓所以捕鼠,若無鼠而不養,則鼠又出矣。」比喻最確。

專責集事编辑

嘉慶甲戌歲,楊忠武入京陛見。上問:「從前三省軍務(湖北、陜西、四川)何以延至十數年之久,現在兩次軍務(河南教匪、陜南饑民之亂)何以蕆事之速?」公對以有專責,則事易集,上首肯者再。公,武人也,而一言能發修齊治平之蘊。

貧士「增減」编辑

貧士「增減」數則,可供一噱。其語云:「愁日增,意氣日減;藥方日增,酒量日減;奔足日增,交遊日減;子女日增,婢僕日減;索債人日增,借債人日減;典票日增,質物日減;妻孥怨恨日增,帷榻柔情日減;市兒牙儈之穢語日增,登臨賞玩之清緣日減;厭態日增,佳趣日減;慈悲心日增,計較心日減。」予又加四則云:「詩日增,睡日減;案牘日增,酒量日減;親友獎譽日增,田間樂事日減;零碎書畫日增,完善玩器日減。」

◀上一卷 下一卷▶
椒生隨筆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