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惜字编辑

外舅蕭公(繼昌)佐賀耦耕先生(長齡)於蘇藩任時,辦海運。先生勤於政,除夕觴幕中客,執杯問曰:「有遺事否?」蕭曰:「惟一小事,尚宜辦。」賀肅然曰:「願聞。」蕭曰:「署中字紙灰向不準收,飛積廁穢,何如以大竹簍盛之,發交糧艘帶至津門,再擲諸海,既鎮風波,又為惜字之一道,推之各州縣,亦應遵辦。」賀為首肯,立即通飭照行。嗣據州縣呈報,合本署所收者,共三千四百餘簍。先大夫聞知,作書有云:「一言之福,公之後其無慮無讀書識字者乎?」

論加廣學額编辑

戊辰之秋,湖北學政張湘濤太史(之洞)《以團練捐輸加廣學額太濫,請飭疆臣切實核減部臣變通定章》一疏有云:「初學者略識『之』、『無』,便懷僥幸之想。幸中者,未嘗學問,更無求進之心,將向來文物薈萃之區,浸變為荒蕪譾陋之習。不學者以為得計,老成者深有隱憂。況人數過眾,則官師之約束難;取類過寬,則士林之流品雜。其於士習文風,殊有關系。」云云。夫進取難,則真才出而國強;進取易,則偽士多而國弱。太史之論,合乎正本清源之道矣。

正定府十四屬對句编辑

直隸正定府屬十四州縣,好事者各綴二字,曰「正定將軍,行唐使者,元氏夫人,阜平老人,晉州客人,獲鹿道人,井陘童子,靈壽仙官,贊皇丞相,無極大帝,平山大王,欒城公子,新樂公主,槁城草寇」,如小說中之稱謂然,頗覺連貫,誠匪夷所思也。山左戴紫垣集成對句,更見巧思,其句云:「公子何翩翩也,喜仙官暗系赤繩,於是夫人議婚,老人主盟,彼童子無知,但憑使者行媒,聘定藏嬌公主。大帝其巍巍乎,賴丞相借籌玉箸,因而客人亨利,道人服教,雖草寇竊發,可卜將軍報捷,削平恃險大王。」

精忠廟聯编辑

武昌精忠廟祀岳王,實創於此,唐書臣大令撰聯云:「入其國,不非大夫、若宋高宗且不論。古之人,責備賢者,於張魏公又何誅。」運以史筆,下語如鑄。

回文集编辑

朱文公、劉靜修文集,俱有《菩薩蠻》回文詞,隨句倒讀,不免意復,總不如自尾讀回為妙。邱瓊山(浚)有《秋思》回文《菩薩蠻》詞云:「紗窗碧透橫斜影,月光寒處空幃冷。香蛀細燒檀,沈沈正夜闌。更深方困睡,倦極生愁思。含情感寂寥,何處別魂銷。」謝默卿司馬依調《詠春閨》云:「飛花落盡春歸早,客遊遨處青青草。芳樹曉啼鶯,愁勞夢又驚。魂銷香惹袖,翠積眉山皺。微顰小立時,多愛意遲遲。」又張紫蘩《寄懷素蘭六妹》回文《虞美人》云:「明窗半掩一庭幽,夜靜燈殘不。得留風冷結陰寒,落葉別離長坐倚高樓。遲遲月影移斜竹,疊疊詩餘賦。旅愁將欲斷腸隨,斷夢雁飛連陣幾聲秋。」女士名芬,一字月樓。

張文毅撰聯编辑

鄂撫青墨卿中丞(麟)待士卒有恩,眾樂為用,徇一總兵請,移兵就饣襄入湖南境,天子震怒,正法荊州。死之日,三軍皆哭。張文毅(芾)挽一聯云:「雷霆雨露總天恩,早知秉節孤忠,久拚一死。成敗功名皆幻境,即此蓋棺論定,巳足千秋。」九京知此,魂其無所恫乎。

板橋詞句悖律编辑

《百字令》收句:平(可仄)平平仄,平(可仄)平平(可仄)仄平仄。音節如斯,不能改易。板橋先生《懷古》詞有云:「世間鼠輩,如何裝得老虎。」上句第三字,下句第五字,宜平而均易為仄。既礙口,便悖律矣。此老自成一家,動多率意之作,豈可取法?

陳耕雲詩编辑

楚北陳耕雲送唐太守子方之任鞏昌,有句云:「二千石正為良佐,一萬里原是壯遊。楊柳歌殘辭鄂渚,葡萄酒熟趁涼州。」工致極矣。「楊柳句」用韋臯從武昌移蜀事唐,亦從武昌赴隴,用典雅切。

黃雲孫先生詩詞编辑

丁卯夏,於都門購得武進黃雲孫先生(永)詩詞。詩名《秣陵刪》,僅百十餘首。詞名《公車詞》,僅七十餘首。春合讀而考證之,蓋國初人物也。其詩則筆力清遒,不同凡響;其詞則意旨雄邁,亦脫恒蹊,頗於朱、王各大家獨標一幟。特錄其《聽蛙》句云:「多言勿乃躁,群聚近於爭。」《祁莊》句云:「空庭花習靜,深院鳥長饑。」《過有秋堂小飲》句云:「年來貧病無休日,說到文章有戒容。」《小樓曉起》句云:「雄心過去翻成俗,好夢圓時每自危。」又:「花月有情成痼疾,山川無恙作深交。」又:「一二酒徒盟鐵卷,尋常花徑嘆銅駝。」《虞美人》二闋詠虞姬墓云:「馬嵬坡下昭君塞,幾件傷心外。虞姬墓上不須悲,猶與項王白首兩同歸。垓心一劍香魂渺,變作風前草。我今折得草歸來,欲與斷腸秋色一齊栽。」「英雄自古推劉季,差有人強意。一意辟易呂家狐,願與食其審老大家夫。一姬死後難相顧,枉自歌聲楚。項王聞此目猙獰,應與虞姬長笑幾千聲。」

墨劫编辑

常山王灼齋(昶)太僕,富而有墨癖,所藏自唐代迄本朝名煤不下數百種,殊珍異之,弗輕示人。戊午春,髮逆突擾,倉卒奔避,未及攜以俱行。寇退亟歸,則各墨融煮兩鍋,以刷印偽示,而用其半,翁為痛哭。

八字官人编辑

相傳高廟精於月旦,嘗以「同、田、貫、日、氣、甲、由、申」八字評定人才,以決用舍。中如「貫」字、「氣」字為最得形容之妙,能知人者能官人,大知固不獨虞舜也。

二賢祠编辑

開州長垣之交,有閔子騫、公西華墓,隆阜相望,祠祀二賢,地借以名。黃河繞流,從未沖沒,難黎均結茅其上,以避水災。祠聯云:「父母昆弟,人不間其言。宗廟會同,孰能為之大。」本地風光,不煩雕琢。

破句別字對語编辑

相傳一納資為宰官者,遇童試出對云:「父母千戈(干誤),朕琴朕弤朕二嫂。」一童對云:「達尊三爵,一齒一德一朝廷。」破句別字,竟成絕妙對偶。

嘲鹽城令聯编辑

某明府宰鹽城,不甚愜民意,有人大書聯語粘於照墻云:「當時只說此之謂,今日方知惡在其。」可為一笑。

詠楚霸王编辑

鄭板橋先生詠巨鹿之戰有云:「項王何必為天子,只此快戰千古矣。」後讀康書臣《止馬河》一詩,亦不蹈人云亦云之習,均可為項王吐氣也。其詩云:「楚人此止馬,漢人此得鹿,得鹿不必歡,止馬不必哭。太尉不安劉,幾乎易產祿。重瞳雖敗亡,令人舌難縮。楚王不用賢,亞父保骸骨;漢王能用賢,淮陰滅三族。楚王有烈妃,漢王無賢後,貞淫判兩途,青史分芳臭。鴻門遇高祖,不失其為厚,取敗在欺敵,故爾功不就。後世多滄桑,李趙慌忙走,作詩尉重瞳,江山非漢有。」

論《聊齋誌異》编辑

衡陽曾耕樓曰:「《聊齋》一書,效左氏則左氏,效《檀弓》則《檀弓》,效《史》《漢》則《史》《漢》,出語必古,命字必新。《葉生》一則中有尺牘云:『僕東歸有日,所以遲遲者,待足下耳。足下朝至,則僕夕發矣。』語簡意明,效魏晉亦似魏晉也。」又云:「《聊齋》論斷,即《後漢》論斷。《楊忠湣》一則論云:『先生生為河嶽,死為日星,世多以遇仙為先生惜,然鄙意謂天上多一神仙,不若世上多一聖賢。』此等議論,前人未道,有功於儒不小。」又云:「《聊齋》善於用典,真如鹽著水中也,讀其四六,可以見其無一字無來歷。」又云:「『人知之,喪汝德,人不知,亦促汝壽』,是絕好語。愚謂『德』字不如『名』字。」又云:「輕薄之態,施之君子則喪德,施之小人則招禍。』此言可以為佩。」

謝給諫疏語编辑

儀征謝夢漁給諫(增)《請誅已革兩江總督何桂清》一疏有云:「何桂清蒞任以後,惟以張宴演劇為事。常州知府平翰等競進玩戲,男歌女舞,日集於庭,遂置軍事於不問。及和春、丹陽敗衄,退往常州,何桂清即ㄈ裝思遁,紳民聞信,遮道攀留,願效死守,何竟令親兵開放槍炮,傷死士民吳九喜等二十餘人,突門而出。逃至常熟之十里亭,縱令兵丁放火劫掠,居民鋪戶實受其害。迨經奉旨逮問兩年之久,屢奉嚴催,始行到部。」又云「跡其所為,既屬形同寇盜;延不就逮,尤為藐視王章」云云。聞和春軍潰時,有營員奔告之何,何適舉茶欲飲,杯落於地,神色無措。夫無膽識者,必無志節,詎解泰山、鴻毛之義哉?

古人抄襲编辑

秦少遊《臨江仙》詞,直抄錢起詩「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二句。宋子京詞:「問牧童,遙指孤村,道杏花深處,那里人家有。」全取小杜詩「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句意。沈石田啟南老景詩有云:「今日殘花昨日開。」此七字與唐崔惠和句一字不易,可見古人亦不免抄襲也。

論三焦编辑

《蓉塘詩話》云:蘇黃門《龍川志》云,彭山有隱者,通古醫術,與世諸醫所用法不同,人莫知之。單驤從之學,盡得其術,遂以醫名於世。驤曰:古說左腎其府膀胱,右腎命門,其府三焦,男子以藏精,女子以系包。以理主之,三焦當如膀胱,有形質可見。而王叔和言,三焦有臟無形,不亦大謬乎?蓋三焦有形如膀胱,故可以藏,有所系,若其無形,尚可以藏、系哉?且其所以謂之三焦者,何也?三焦分布人體中,有上、中、下之異。方人心湛寂,欲念不起,心火熾然,翕攝三焦,精氣入命門之府,輸瀉而去,故號此府為三焦耳。予後為齊州從事,有一舉子徐遁者,右守道之婿也。少嘗學醫於衛州,聞高敏之遺說,療病有精思,予為道驤之言,遁喜曰:「齊嘗大饑,郡郭相臠割而食,有一人皮肉盡而骨脈全者。遁以學醫故,往觀其五臟,見右腎下有脂膜如手大者,正與膀胱相對。有二白脈自其中出,夾脊而上貫腦,意此即道家所謂夾脊雙關者,而不悟脂膜如手大者之為三焦也,單君之言與所見悉合,可以正古人之謬矣。」今醫家者流,皆執叔和三焦無狀空有名以自信,不聞有此說,故錄之,予謂此論可補諸醫書之缺。

別號编辑

古人有字無號,別號不知始自何人。然別號太多者,幸而名傳,後人將不知誰何矣。鄭板橋先生云:「八大名滿天下,石濤名不出吾揚州,何哉?八大純用減筆,石濤微茸耳。且八大無二名,人易記識,石濤曰宏濟,又曰清湘道人,又曰苦水和尚,又曰大滌子,又曰瞎尊者,別號太多,翻成攪亂。八大只是八大,板橋亦只是板橋,吾不能從石公矣。」此論極當。

大銜借補小缺编辑

江督曾公(國藩)奏武職各員大銜借補小缺,前經奏準,嗣經部駁。此次奏補長江水師各缺,甚至以提鎮之銜而借補千把之缺,以入營之資格極久,列保之次數較多,而家中貧寒如故,情願一小缺為終身衣食之資。統計各省軍營保至武職三品以上者,不下數萬人。將來軍事大定,各路撤兵,此項有階無缺之員,難保不滋生事端。同治三年,沈葆楨請安置此項人員,自提鎮至都守,照實缺例給予俸銀米石。飭下臣議,臣以糜費太巨,未經議準。或每年將借補者酌補六七成,序補者酌補三四成,截至同治二十七年止。此後仍按班序補,請旨將綠營將備借補小缺一案,一並飭部核議。見同治七年三月京抄。

折福编辑

程拳石先生謂終日無事,寫字讀書亦為折福。予生平最好此二事,忙裏偷閑,非握一管,即把一卷,然則予之福折多矣。

論軍需報銷编辑

倭相國仁等請以同治三年六月前各處軍需概免冊報,自七月初一日起,事竣後,一體請銷。疏略有云「其造冊按例定之數不溢一絲,而陰將款目浮開巨萬者,與例既符,即在準銷之列;其以實用之數登之銷冊而並無絲毫浮冒者,例稍未符,即難核準。然則報銷一事,即能弊絕風清,而實數不準銷,準銷非實數,虛文相襲,甚無謂也」云云。「實數不準銷」二語確切,時下虛文之病,片言足抵千百。

有文在手编辑

益陽胡宮保有文在手如「田」字,劉省三爵帥兩手如指斗文,予有文在兩手如「井」字。考唐叔有文在手,曰「友」、曰「虞」(古文作{從從}),劉淵有文在手曰「淵」,彭神符有文在手曰「神符」,張文潛有文在手曰「耒」,故以為名。

劉霞仙中丞自陳語编辑

湘中劉霞仙中丞(蓉)初以胡文忠密薦,嗣在駱文忠幕府,又叨薦剡特簡川藩。蔣京卿(琦齡)有慎名器之奏,論列及之。方伯自陳乞退,中數語云:「民力既盡,尚為竭澤之漁;苛政未除,更獎催科之績。事非出於得已,情實迫以難堪。」確切沈痛,是不忍人之言。

昭雪故相编辑

柏靜濤相國(葰)清廉端正,不阿肅順,肅頗銜之。咸豐戊午典京兆試,以失察家丁靳(祥)舞弊,肅順竭力構陷,己未二月十三日特宣「情有可原,法難寬宥,言念及此,不禁垂淚」之諭,遂與羅(鴻繹)等同棄市,觀者流涕,監刑者肅順暨趙公(光)也。趙則悲泣不勝,肅則揚揚得意。都人痛恨肅順始此。今上御極,肅順等伏法,任侍御(兆堅)以柏公情罪未明,奏請昭雪,有云「永建嗣統,先明楊震之忠;隆慶改元,即贈夏言之謚」。又云「爾時承審之載垣等,意在攬權,多方羅織,靳祥之口供未吐,交關之實跡毫無,附會科場,妄議定案」云云。諭旨通行,中外欽悅。

《淮海秋笳集》编辑

《淮海秋笳集》詞為甘泉李冰署所輯,共十二家,都為哀怨之音。蓋因兵燹仳亻離,有感而作也。冰署自序有云「雍門之操,非媚賞於聾俗,車子之奏,期躐佞於溫胡,苦調文心,是所望於觚俞之聽也」云云。我也目斷湖山,魂驚鼙鼓,偶披此卷,輒愴予懷。以名作如林,分選志賞。蓋掬新亭之淚,步石帚之塵,不僅以搓酥摘粉為工也。

李、韋二逆禍本编辑

道光戊申,吾湘新寧令李博平糴,勒價二千文一石,次年差役訛詐雷再浩之妻黨,以致李沅法乘時倡亂。廣西桂平韋正因謬懸登仕郎匾額,疊次訛詐,因倡亂,後稱北王。官吏詐贓,實為痼本。嗟乎!地方不安,由官邪也?犯上作亂,是誰階之厲乎?

養氣编辑

聖賢工夫以知言、養氣為主,而氣之難養,總由七情六欲不能制耳。何也?怒則氣上,喜則氣緩,悲則氣消,恐則氣下,寒則氣收,靈則氣泄,驚則氣亂,勞則氣耗,思則氣結。善養則無是矣。

 上一卷 下一卷 
椒生隨筆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