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盈川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

卷第二 楊盈川集 卷第三
唐 楊炯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刊本
卷第四

楊盈川集巻三

  序

   王勃集序

大矣哉文之時義也有天文焉察時以觀其變有人

文焉立言以重其範歴年兹乆遞為文質應運以發

其明因人以通其粹仲尼既沒游夏光洙泗之風屈

平自沉唐宋𢎞汨羅之跡文儒於焉異術詞賦所以

殊源逮秦氏燔書斯文天喪漢皇改運此道不還賈

馬蔚興已虧於雅頌曹王傑起更失於風騷僶俛大

猷未忝前載洎乎潘陸奮發孫許相因繼之以顔謝

申之以江鮑梁魏羣材周隋衆制或茍求蟲篆未盡

力於丘墳或獨狥波瀾不尋源於禮樂㑹時沿革循

古抑揚多守律以自全罕非常而制物其有飛馳倐

忽倜儻紛綸鼓動包四海之名變化成一家之體蹈

前賢之未識探先聖之不言經籍為心得王何於逸

契風雲入思叶張左於神交故能使六合殊材並推

心於意匠八方好事咸受氣於文樞出軌躅而驤首

馳光芒而動俗非君之博物孰能致於此乎君諱勃

字子安太原祁人也其先出自有周濬哲文明之裔

隠乎炎漢𢎞宣髙尚之風晉室南遷家聲布於淮海

宋臣北徙門徳勝於河汾宏材繼出逹人間峙祖父

通隋秀才髙第蜀郡司戸書佐蜀王侍讀大業末退

講藝於龍門其卒也門人謚之曰文中子聞風睹奥

起予道惟揣摩三古開闡八風始擯落於鄒韓終激

揚於荀孟父福畤歴任太常博士雍州司功交阯六

合二縣令爲齊州長史抑惟邦彦是曰人宗絶六藝

以成能兼百行而爲徳司馬談之晚嵗思𢎞授史之

功楊子雲之暮年遂起叅𤣥之歎君之生也含章是

託神何由降星辰竒偉之精明何由出家國賢才之

運性非外奬智乃自然孝本乎未名人應乎初識器

業之敏先乎就傅九嵗讀顔氏漢書撰指瑕十巻十

嵗包綜六經成乎暮月懸然天得自符音訓時師百

年之學旬日兼之昔人千載之機立談可見居難則

易在塞咸通於術無所滯於詞無所假㓜有鈞衡之

畧獨負舟航之用年十有四時譽斯歸太常伯劉公

廵行風俗見而異之曰此神童也因加表薦對䇿髙

第拜為朝散郎沛王之初建國也博選竒士徴為侍

讀奉教撰平臺鈔畧十篇書就賜帛五十疋先鳴楚

舘孤峙齊宮乗忌側目應劉失歩臨秀不容尋反初

服逺遊江漢登降岷峨觀精氣之㑹昌翫靈竒之肹

蠁考文章之跡徴造化之程神機若助日新其業西

南洪筆咸出其詞每有一文海内驚瞻所製九隴縣

孔子廟堂碑文宏偉絶人稀代為寳正平之作不能

奪也咸亨之初乃叅時選三府交辟遇疾辭焉友人

陵季友時為虢州司法盛稱𢎞農藥物迺求補虢州

叅軍坐免嵗餘尋復舊職棄官沉跡就養于交阯焉

長卿坐廢於時君山不合於朝豈無媒也其惟命乎

富貴比於浮雲光隂踰於尺璧著撰之志自此居多

觀覽舊章翾翔羣藝随方滲漉于何不盡在乎詞翰

倍所用心嘗以龍朔初載文塲變體爭構纎㣲競為

雕刻糅之金玉龍鳳亂之朱紫青黄影帶以狥其功

假對以稱其美骨氣都盡剛徤不聞思革其𡚁用光

志業薛令公朝右文宗託末契而推一變盧照隣人

間才傑覽青規而輟九攻知音與之矣知巳從之矣

於是鼓舞其心發洩其用八絃馳騁於思緒萬代出

沒於豪端契將往而必融防未來而先制動搖文律

宫商有奔命之勞沃蕩詞源河海無息肩之地以兹

偉鑒取其雄伯壯而不虚剛而能潤雕而不碎按而

彌堅大則用之以時小則施之有序徒縱横以取勢

非鼓怒以為資長風一振衆萌自偃遂使繁綜淺術

無藩籬之固粉繪小才失金湯之險積年綺碎一朝

清廓翰苑豁如詞林増峻反諸宏博君之力焉矯枉

過正文之權也後進之士翕然景慕乆倦樊籠咸思

自擇近則靣受而心服逺則言發而響應教之者逾

於激電傳之者速於置郵得其片言而忽焉高視假

其一氣則邈矣孤騫竊形骸者既昭發於樞機吸精

㣲者亦濳附於聲律雖雅才之變例誠壯思之雄宗

也妙異之徒别爲縱誕專求恠説爭發大言乾坤日

月張其文山河鬼神走其思長句以増其滯容氣以

廣其靈已逾江南之風漸成河朔之制謬稱相述罕

識其源扣純粹之精機未投足而先逝覽奔放之偏

節已滯心而忘返廼相循於跼歩豈見習於通方信

譎不同非墨翟之過重増其放豈莊周之失唱髙罕

屬既知之矣以文罪我其可得乎君以爲摛藻彫章

研幾之餘事知來藏徃探𧷤之所宗隨時以發其惟

應便稽古以成其殆察㣲循紫宫於北門幽求聖律

訪玄扈於東洛響像天人每覽韋編思弘大易周流

窮乎八索變動該乎四營為之發揮以成注解嘗因

夜夢有稱孔夫子而謂之曰易有太極子其勉之寤

而循環思過半矣於是窮蓍蔡以像告考爻彖以情

言既乗理而得𤣥亦研精而狥道虞仲翔之盡思徒

見三爻韓康伯之成功僅踰兩繫君所注見光前古

與夫發天地之秘藏知鬼神之情狀者合其心矣君

又以幽贊神明非杼軸於人事經營訓導迺優游於

聖作於是編次論語各以羣分窮源造極為之詁訓

仰貫一以知歸希體二而致逺為言式序大義昭然

文中子之居龍門也暏隋室之將散知吾道之未行

循歎鳳之逺圖宗獲麟之遺制裁成大典以贊孔門

討論漢魏迄於晉代刪其詔命為百篇以續書甄正

樂府取其雅奥為三百篇以續詩又自晉太熙元年

至隋開皇九年平陳之嵗褒貶行事述元經以法春

秋門人薛收竊慕同為元經之傳未就而歿君思崇

祖徳光宣奥義續薛氏之遺傳制詩書之衆序危舉

藝文克融前烈陳群禀太丘之訓時不逮焉孔伋傳

司㓂之文彼何功矣詩書之序並冠於篇元經之傳

未終其業命不與我有涯先謝春秋二十八年唐上

元三年秋八月不改其樂顔氏斯殂養空而浮賈生

終逝嗚呼天道何哉所注周易窮乎晉卦又注黄帝

八十一難幸就其功撰合論十篇見行於代君平生

屬文嵗時不倦綴其存者纔數百篇嗟乎促齡材氣

未盡歿而不朽君子貴焉兄勔及劇磊落詞韻鏗鍧

風骨皆九變之雄律也弟助及勛揔括前藻網羅群

思亦一時之徤筆焉友愛之至人倫所及永言存歿

何痛如之援翰紀文咸所未忍蓋以投分相期非𢎞

詞說潸然擥涕究而序之分為二十巻具諸篇目三

部盛作恨不序於生前七志良書空撰得於身後神

其不逺道或存焉

   宴族人楊八宅序

僕聞八音繁㑹合其徳者宫商萬壑沸騰殊其流者

涇渭方以類聚物以羣分出言斯應則四海之内可

以爲兄弟吾道不行則同舟之人可以成胡越夫俗

徒擾擾天下喧喧風雲竭而交道衰勢利行而小人

長固知深期罕遇所以縱傾蓋之談髙契難并所以

泣相知之晩道之存也獨在兹乎楊八官金木精靈

山河粹氣一門九龍之紱冕四代五公之緒秩天資

學業口談夫子之文日用温良身佩先王之徳獨遊

山木髙歩烟霞諸侯聞之而願交三公禮之而爭辟

暫同流俗薄遊朝市人倫賞鑑同推郭泰之名好事

相趨畢詣揚雄之宅爾其年光六合草色三春膏雨

零於山原和風滿於城闕遥遥别舘花開玉樹之宫

望望八川苔發璜溪之水當此時也披雲霧傲松喬

坐忘樽酒之間戰勝形骸之外雕蟲壯思則符彩驚

人非馬髙談則鑑鏘滿聽亹亹然信天下之竒賞陶

陶然誠域中之樂事若使陳雷可作攝齊於廊廡之

間管鮑再生擁篲於髙門之外蓋因文㑹共記良遊

人賦一言同裁四韻

   送東海孫尉詩序

東川孫尉文章動俗符彩射人官裁下士宣大夫之

三徳運偶上皇作東南之一尉庸才擾擾流俗喧喧

談逺近為等差叙中外為優劣殊不知三元合朔九

州同軌蓬瀛可訪還疑上苑之中日月不占更似靈

臺之下彼其之子未為後時凡我友朋無勞疑别徒

以士之相見人之相知必欲軒蓋逢迎朝遊夕處亦

常烟波阻絶風流雨散去矣孫侯逺離隔矣但當晨

㸔旅鴈君逢繫帛之書夕望牽牛余候乗槎之客未

能免俗何莫賦詩綴集衆篇列之如左

   登秘書省閣詩序

若夫麒麟鳳凰之署三臺四部之經周王羣玉之山

漢帝蓬萊之室觀星文而考南北大象入於璣衡披

帝册而質龍神負圗出於河洛司先王之載籍掌制

書之典謨劉向沉研揚雄寂寞之士於兹翰墨馬融

該博傅毅文章之才此焉遊處莫不出言斯善有道

則尊黼黻其徳行珪璋其事業心同匪石逹人千載

之交手握靈珠文士一都之㑹陶泓寡務紬素多閑

命蘭芷之君子坐芸香之秘閣徒觀其重欄四絶閣

道三休紅梁紫柱金鋪玉鳴平看日月唐都之物𠉀

可知坐望山川裴秀之輿圗在即虹蜺為之囘帶寒

暑由其隔闊豈直崑崙十二瀛海千尋西州有百尺

之樓東國有千秋之觀于時五行金王八月秋分風

生閶闔之門日在中衡之道烟雲悽慘白露下而四

郊空林野蒼茫青天髙而九州迥登山臨水無非宋

玉之詞髙閣連雲有似安仁之興列芳饌命雕觴扼

腕抵掌劇談戯笑假使神仙可得自蔑松喬富貴在

天終輕許史間之以博奕申之以詠歌陶陶然樂在

其中矣登髙而賦群公陳力於大夫聞善若驚下走

自強於𤣥晏輕為序引綴在辭章

   崇文舘宴集詩序

天下之器也神立貳者所以經其化聖人之寳也大

建儲者所以贊其庸易所謂照於四方禮所謂貞於

萬國皇家以中樞北極清都有天子之宫儲后以大

火前星蒼震有乾男之位因心也孝常問安於寢門

行已也恭每不絶於馳道有父子君臣之道焉有夏

干冬羽之事焉於是發徳音降明詔封紫泥於璽禁

傳墨令於銀書齒于成均所以明其長㓜通於博望

所以昭其賔客東方曼倩之文史即預禖祠甪里先

生之羽翼仍叅獻夀為賔者四友等黄龍之簡才論

奏者八人同赤烏之下士莫不縉紳舊徳縫掖名儒

衣簮拜髙闕之門驂駕陪直城之路琢磨其道王質

而金相黼黻其辭雲蒸而電激琴書暇景風月名辰

周旋揖讓觀禮儀之溢目合異離堅聞辯論之盈耳

八珍方饌寒温取適於四時一獻雕觴賔主交懽於

百拜爾其清垣繚繞丹禁逶迤魚鑰則環鎻晨開雀

牎則銅樓旦闢周廬綺合廨署星分左輔右弼之官

此焉攸集先馬後車之任於是乎在顧循庸菲濫沐

恩榮屬多士之後塵預群公之末坐聽笙竽於北里

退思齊國之音覿瓌寳於東山自耻燕臺之石千年

有屬咸蹈舞於時康四坐勿諠請謳歌於帝力小子

狂簡題其序云

   李舎人山亭詩序

永嘉有髙陽公山亭者今為李舎人别墅也廊宇重

複樓臺左右煙霞棲梁棟之間竹樹在汀洲之外龜

山對出背東武而飛來鶴阜相臨向東呉而不進青

溪數曲赤巖千丈寥廓兮惚恍似蓬嶺之難行深邃

兮𦕈然若桃源之失路信可謂赤縣幽棲黄圗勝景

從來八子闢髙陽之邑居今日四郊逢舎人之置驛

故知樊家失業遂作庾公之園習氏不游終成濮隂

之地其人也凝脂㸃漆瓊樹瑤林學富文史言成凖

的葭莩為漢帝之親枝葉是周公之裔田孟嘗之待

客照飯無疑孔文舉之邀懽樽中自溢三冬事隙五

日歸休奏金石而滿堂召琳瑯而觸目心焉而醉徳

焉而飽大隱朝市本無車馬之喧不出戸庭坐得雲

霄之致於是乎百年無幾萬事徒勞唯談笑可以遣

平生唯文詞可以陳心賞既因良㑹咸請賦詩雖向

之所歡巳為陳迹俾千載之下感於斯文

   送徐録事詩序

徐學士風流蒨蒨容貌堂堂汝南則顔子更生洛下

則神人重出書有萬覽之者實符於鄭𤣥州有九游

之者頗類於班固懐岐嶓之舊迹想江漢之遺風粤

在於永淳元年孟夏四月始以内率府録事出攝蒼

溪縣主簿同彼漆園之莊周聊居賤職異乎安定之

梁竦不殫勞人騑驂而欲行紛紜而戒道是日也鶴

鳴于野龍昇於天詩成流火之文易占清風之卦聖

主以叶時同律義在於省方皇儲以守器承祧任隆

於監國留臺務靜博望時閑於是乆敬之善交平生

之故友臨御溝而帳飲就離亭而出宿居成别易坐

覺悲來平原二客追子高而已遠河上諸公餞林宗

而有慕兩鄉風月萬里江山脩路爲下泣之思長天

非寄愁之所何以處我戒之必軾何以贈行上路不

拜孫子荆傾國之送豈若是乎潘安仁金谷之篇盡

於斯矣

   送并州旻上人詩序

三元日月不能改弦望之期四序炎凉不能移變通

之運况乎人生天地嶽鎮東西良時美景始雲蒸而

電激臨水登山忽風流而雨散道之常也復何言哉

旻上人天骨多竒神情獨王法門梁棟豈非龍象之

雄晉國英靈即是河汾之寳道尊徳貴所以名稱並

聞盡性窮神所以身心不動徧觀天下暫游城闕劉

真長之遠致雅契髙風習鑿齒之宏才深期上徳芝

蘭一靣暫恱新知垂棘連城將游舊府鷄山法衆餞

行於素滻之濵麟閣良朋祖送於青門之外是日也

河山雨氣原野秋隂風烟凄而禁籞寒草木落而城

隍晩雲中振錫有如鴻鵠之飛水上乗杯更似神仙

之别左右為之魂動金石由其色變恒山岱岳看寳

鼎於風雲帝里神州對長安於白日兩鄉綿邈何當

惠逺之遊千里相思空有關山之望群賢僉議咸可

賦詩題其爵里編之簡牘

   晦日藥園詩序

天下皆知禮之為貴用周旋揖讓之儀天下皆知樂

之為盛節金石絲簧之變是則忠信之薄餙容貌於

矜莊風俗之㣲陶性靈於歌舞殊不知逹人君子遺

形骸於得䘮之機心照神交混榮辱於是非之境非

若諸公者大夫之相知也以為烟霞可賞嵗月難留

遂欲極千載之交歡窮百年之樂事莫不如珪如璋

令聞令望濟濟鏘鏘同㑹於文塲者也于時丁丑之

年孟春之晦嵗隂入於星紀斗柄臨於析木衣冠雜

㳫出城闕而盤游車馬駢闐俯河濵而帳飲乃有神

州福地上藥中園左太冲所云當衢向術潘安仁以

為靣郊後市九莖仙草搖八卦之祥風四照靈葩SKchar

三危之寳露豈直帝神農旋赤鞭而驅毒崔文子擁

朱幡以救人山圖採之而得道姮娥竊之而奔月若

斯而已哉加以回溪潄石茂林脩竹澹風日之逶迤

妙山泉之體勢然後芳杜若籍芝蘭高論叅𤣥飛觴

舉白凡我良友同聲相應心𡨋寵辱推富貴於皇天

事一窮通任運随於大命若使適情知足則玉帛子

女為伐性之源逹變通機則尊官厚禄非保全之地

所以列坐羲皇之代安歌帝堯之力陽光稍晚髙興

未闌請諸文㑹之游共紀當年之事凡厥衆作列之

於後

   群官尋楊隱居詩序

若夫太華千仭長河萬里則吾土之山澤壯於域中

西漢十輪東京四代則吾宗之人物盛於天下乃有

渾金璞玉鳳戢龍蟠方圓作其輿蓋日月為其扄牖

天光下燭懸少㣲之一星地氣上騰發大雲之五色

以不貪為寳均珠玉以咳唾以無事為貴比旂常於

糞土諸侯不敢以交游相得三府不敢以辟命相期

與夫形在江海心游魏闕跡混朝市名為大隱可得

同年而語哉天子廵於下都望於中嶽軒皇駐蹕將

尋大塊之居堯帝省方終全潁陽之節群賢以公私

有暇休沐多閑忽乎將行指林壑而非逺莞爾而笑

覽烟霞而在矚登坱圠踐莓苔阮籍之見蘇門止聞

鸞嘯盧敖之逢髙士詎識鳶肩憶桑海而無時問桃

源之易失寒山四絶烟霧蒼蒼古樹千年藤蘿漠漠

誅茅作室挂席為門石隱磷而環階水潺湲而匝砌

乃相與旁求勝境遍窺靈跡論其八洞實唯明月之

宫相其五山即是交風之地仙臺可望石室猶存極

人生之勝踐得林野之竒趣杯浮若聖已茂松喬清

論凝神坐驚河漢游仙可致無勞郭璞之言招隱成

文敢嗣劉安之作

   宴皇甫兵曹宅詩序

皇甫君冠冕於安定李校書羽儀於隴西岑正字明

目於漢南石宫坊抵掌於河朔髙侯邦之司直下走

齊之濫吹若夫風雲龍虎水火隂陽隔千里而應之

莫不濳契於同聲矣聖明千載區宇一家掩八㢬以

得之莫不髙㑹於中京矣是日也河圗適至海鯨初

死五嶽四瀆漢皇帝崇其望祀一日三朝周天子展

其莊敬君臣慶色朝野歡心𤣥晏先生開甲第而留

賔二三君子赴龍門而廣讌隂雲已墨肅氣彌髙霜

寒萬里之園氷納千金之水靣郊後市即為潘岳之

居累代通家咸言李膺之客百年何計相知在於我

心四海何求為樂止於名教抽毫進牘皆請賦詩日

暮途逺聊裁序引





楊盈川集巻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