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盈川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

卷第三 楊盈川集 卷第四
唐 楊炯 撰 景江南圖書館藏明刊本
卷第五

楊盈川集巻四

  碑

   大唐益州大都督府新都縣學先聖廟堂碑

   文并序

叙曰銀衡用九天門壓西北之荒銅蓋虛三地戸拆

東南之野逈七星於上列太清不能濳混茫之機環

四海於中州巨塊不能秘生成之業聖人有以見天

下之賾擬諸形容聖人有以見天下之動行其曲禮

靈圖廣運百姓日用而不知神理潛行萬方樂推而

不厭古者熊山南眺金崇橫上帝之居鳳穴西臨玉

室考爰皇之宅五龍乗正按天䜟以希㣲六羽提衡

驗星謡而汗漫洎乎尊盧赫胥之代驪連栗陸之君

皇圖始於中葉莫不慿三靈之寳位鼓舞隂陽籍六

合之尊名財成宇宙未有貴而無位博而無名大禮

由其再造大樂出其一變蕩蕩乎人無得而稱焉巍

巍乎其有成功者也若夫司徒立勲於天地還承帝

嚳之家㣲子開國於商周仍纂成湯之業雖𤣥禽歴

數推移於景亳之都而白馬旗裳赫奕於風丘之國

由是千年有屬萬物知歸乾坤合而至徳生日月㑹

而明靈降奎婁胃昴風駈白虎之精角亢房心雲鬱

青龍之祉君王異表儀石紐而法丹陵輔相宏資狀

臯陶而圖子産豈上鑿執𤣥象摛光芒於北斗之宫

括成地形騰瑞氣於東山之曲非天下之至精其孰

能與於此神𡨋造化德合陶鈞獲冲用於生知運幽

機於性道窮庻事之終始協庻品之自然覩者不識

其靈仰者不知其徳歩三光於太極照曜三門含萬

象於中區聲明萬國惟深也能通天下之志惟幾也

能成天下之務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與於此道尊

徳貴挫銳同塵始於中都宰終於大司寇能使長㓜

異節男女别途路無遺亡器不雕僞奸雄獨立初明

兩觀之誅正教未行仍赦同狴之罪盟齊侯而歸四

邑夷不亂華黜季氏而覆三都家無藏甲非天下之

至剛其孰能與於此青光歇滅赤籙衰㣲一注為海

岱之尊一戰有河防之覇故得三王不相襲禮亡於

寇戎五帝不相㳂樂入於河海是以哀生靈之版蕩

痛㝢縣之分崩歴聘諸矦栖遑異國其爲大也法𧰼

莫之能容其爲高也黎元莫之能覩時非我與遂厄

宋而圍陳道不吾行終樂天而知命非天下之至柔

其孰能與於此太山不辭土壤故能成其高滄海不

讓細流故能成其大自季孫之賜我也交益親矣自

敬叔之乗我也道彌尊矣於是歴郊社之所考明堂

之則金人右對仍觀太祖之階斧扆前臨還訪周公

之位然後删詩書而續易𧰼動天地而感鬼神運百

代之舟車開千齡之戸牖是故雷精日角聞道德而

摳衣月頰山庭奉琴書而撰杖非天下之至文其孰

能與於此智以藏徃有感而必通神以知來無㣲而

不照論五行於帝輔潜觀大皥之先揆七廟於天灾

預察釐王之過星流十月徴暦象於衰周日汎三江

採謳謡於覇楚神無方而易無體聖人通變化之津

河出圖而洛岀書聖人悟興亡之兆非天下之至明

其孰能與於此極天蟠地之禮周旋揖讓之規百神

於是㑹昌二儀以之同節非禮無以别父子兄弟親

踈之序非禮無以辨君臣上下長㓜之位本之於元

氣徴之於太古定足以法於九圍道足以周於八極

服先王之制度黜紅紫而無施歛上帝之明威感風

雷而有變非天下之至恭其孰能與於此五行四氣

十二月還相為本五聲六律十二管還相為宫至音

將簡易同和廣樂與神明合契盛於中國還陳武像

之容奄有四方自得文王之操南風奏雅知大舜之

温北里宣淫體殷辛之暴非天下之至和其孰能與

於此悲夫日中則昃動靜之常也月滿則虧虛盈之

數也自太平王佐委龍翰於芳年禮義覇臣摧獸文

於華月則知天之將䘮也則知道之將廢也雖頽山

壞木兆悲歌於兩楹夏棟周墻陳盛則於用禮猶使

文明炤爛百王知察變之機鍾石鏗鏘萬代挹希聲

之樂信可謂備物致用立成器以為天下利者莫大

於聖人也旣而三河失統九州之寶幣不歸四塞提

衡萬里之長城繼作星祅日祲乾象暗而恒文乖禮

壞樂崩彛倫斁而舊章缺洎夫碭山休氣潜膺赤帝

之圖沛國真人宻召黃星之錄尊褒成之厚級殷崇

聖之榮班學校於是大興文武由其不墜年當晉宋

運柜周隋太山覆而崑崙倒天柱傾而地維絶三重

赤暈還開爭戰之端千里黄埃荐有干戈之務亂罹

瘼矣黔首何依王室蠢然蒼生無主閭閻匝地今來

爲講武之塲荆棘參天昔日作談經之市皇家撥亂

返正應天順人鼓之以雷霆潤之以風雨馳SKchar搶而

掃穢上廓鵬雲决河海以澄奸下清鼇極今天子握

大象運洪鑪星重輝海重潤乾廻北列垂衣裳於太

紫之垣日岀東方備法駕於中黃之道混沌之無天

無地盡入提封伯陽之有物有象咸乗禮節太階三

襲明瑞氣於朱符中極四遊法祥光於玉燭東膠西

序雲閣蓬丘國號陶唐家成鄒魯遂使西山童子陳

歌謡於璧水之前南國老人受几杖於環林之下乾

坤之大德行矣皇王之盛節明矣江茆鄗黍晨昏薦

帝之祥鳳穴麟洲晷刻因天之瑞乗輿乃選吉日協

靈辰詔風伯以行觀促雷師而岀豫房爲天駟仍施

列缺之鞭斗為帝車即動招摇之柄奠玉帛奏金絲

登介丘下梁甫擁神休而尊明號莫之與京按玉册

而考銀繩於斯爲盛於是廻輿轉斾臨曲阜之郊畿

駐蹕停鑾訪雲壇之軌跡若使九原可作大君得廊

廟之才千載有知夫子記風雲之㑹即以乾封元年

追贈太師禮也咸亨元年又詔宣尼有縱自天體膺

上哲合兩儀之簡易為億載之師表顧惟寢廟義在

欽崇諸州縣廟堂及學舘有破壞并先來未造者遂

使生徒無肄業之所先師闕尊祭之儀乆致飄露深

非敬本宜令州縣速加營葺新都學廟堂者奉詔之

所立也因三農之暇陳複道之規考幃帳於西京訪

埃塵於東魯梅梁桂柱深沉風雨之津鏤檻文軒曠

望江山之表納流雲於上棟白日非遥披濁霧於中

階青天在瞩雕鐫暐曄窮妙飾於重欄山海高深盡

靈姿於反宇門生偘偘如培文杏之壇胄子鏘鏘若

預崇蘭之室每至南方二月草樹華滋北陸三秋風

烟摇落莫不列蘋蘩於上席行禮敬於質明奠椒桂

於中罇敬神明於如在爾其邑居重複原野平蕪岀

江干之萬里入參星之七度龜城藹藹煥繁霞於百

尺之樓蛟浦澄澄洗明月於千秋之水文翁舊學日

往年歸劉禪平堂烟荒霧慘武侯龍伏猶觀八陣之

圖壯士虵崩仍辨五丁之石左巴右䝤之勝域陸海

三江之奥壤大都督周王天皇第八子也𤣥元繼天

而作降仙才於玉斗之庭武昭應運而生開覇業於

金城之域五潢高暎流滋液於咸池十日旁羅散光

華於若木星懸帝子遥澄井絡之郊岳列天孫遠控

彭門之野姬公以明德之重行寶化於周南曹植以

懿親之賢發金聲於魯北通議大夫行長史南陽來

恒隋十二衛大將軍榮國公之元子申侯太岳鎭其

靈襟傳說長河昭其神彩龎士元蓄西申之逸羽始

踐題輿管公明絆東道之雄姿初臨别乗朝議大夫

守司馬宇文紀左衛將軍靈州都督之次子台門𪔂

族傳呼棨㦸之榮玉質金相海若河宗之寶庾氷清

識得嚴令而非常桓温貴遊無君公而不樂縣令鄭

玄嘉滎陽人也東周玉裔北海金宗列矛㦸之森森

吐風流而蒨蒨尺兵不用瑕丘有上德之君枹鼓希

聞洛陽有神明之宰丞京兆韋德工主簿扶風馬仁

礪尉清河張嗣明北地傅懷愛等荆藍灼爍鄧杞扶

踈許𤣥度入風月之清關郭林宗獲神仙之妙境南

昌晦跡共梅福而齊衡左部韜眞與喬玄而等列博

士張玄鍳助教費仁敬等碧鷄雄辯則滄海沸騰白

鳳宏辭則烟霞噴薄一州聞道親居典學之官四子

乗風來聽中和之曲圓冠列侍執巾舄於西階大帯

諸生受詩書於北靣泮宫之上更聞通徳之門小學

之前復見華隂之市鄉望等魚文驥子震耀於平原

漢女巴姬駢羅於甲第杜陵亭長終成輔相之才桐

鄉嗇夫且著㢘平之號莫不公私務隟即聽絃歌隂

雨時閑仍觀爼豆逍遥城郭拜夫子之靈祠髣髴風

塵見夫子之遺像機衡莫測下問書生遠近未知來

求小子當仁不讓思齊於上古之名遊聖難言有愧

於中郎之石其銘曰

太虚寥廓洪鑪噴薄上綴三宫旁清八絡𤣥津獨化

聖人攸作鼇柱為居龍門是託爰清爰凈惟寂惟寞

龜䜟韜名魚圖表靈火紀雲紀天正地正君臣禮

制宇宙輝明文武旣没成康遂行群飛海水若羽天

玉筐曾裔金符逺系鐘石雖遷山河不替乾坤

降德隂陽合契虎嘯風清龍騰雲逝三元載佇萬方

攸濟魯道旣昏綿綿若存禄移公室政在私門學

而方仕謙而彌尊聽之也厲即之也温義責齊國刑

徴季孫多能惟聖道廢惟命天下莫容諸侯走聘

至於是國必聞其政仁義立身温恭成性不徒爲樂

終悲擊磬九野八方栖栖遑遑從周返魯考夏觀

商先王道術夫子文章可乆可大爲龍為光星衡入

室月凖昇堂智周通塞神兼語黙幾然而長黯然

而息漢承周運胡亡秦國察徃知來研精茂德無必

無我自南自北萬象皆尊千靈共同惟變所適居

常待終樂天知命匪我求䝉北辰之北東海之東百

王遺訓萬世餘風時亡玉斗運鍾陽九周井龍沉

秦原鹿走生人巻舌道路鉗口禮樂崩頽典章殘朽

萬邦請命三靈授手日角昇圖星精應符載揚風

教重闡規模數遷三國年當五胡星芒夜指日暈朝

枯環林摧折璧沼荒蕪赫矣高祖越若稽古丕哉

文皇照臨下土地維旁綴乾紘上補鯤化三千龍飛

九五爰有列聖重規襲矩其十我君文思念兹在兹

金鏡八海珠囊四時三雍九室秋禮冬詩絳帳語道

青衿質疑載垂仙渙廣創靈祠其十丕圖按籍逺求

陳跡玉檻烟開金牎雨闢晬儀偘偘雲居寂寂弟子

摳衣門人避席階列簠簋庭羅絲石其十地接臨卭

山橫劔峯滇池躍馬沮澤蟠龍中望擊節高門扣鍾

隂靈肸蠁文雅雍容書池必變坐席常重其十今還

古往寂寥無尚太山旣頽吾將安仰梁木斯壞吾將

安倣異代風行殊塗影響敢立言而徴聖冀得意而

忘象其十

   遂州長江縣先聖孔子廟堂碑

法象莫大乎天地變通莫大乎四時懸象著明莫大

乎日月備物致用莫大乎聖人夫子諱丘字仲尼魯

國鄒人也龜龍負䜟帝鴻驅八翼之軒魚鳥呈文天

乙降三分之璧五十二戰權輿驟帝之基二十七征

草昧馳王之業平域中之禍亂掃天下之䖍劉以盛

德大業之尊當開階立隧之重及其山崩海竭日薄

星廻暦數不還謳謡遂遠元子賔周而建國二王之

車服可尋上卿翼宋而承家三命之衣冠再襲是故

隂陽混合洩符瑞於平鄉宇宙氤氲灑休徴於闕里

龍峻而龜背月角而雷聲有軒帝之殊姿有殷王之

異表山開遁甲尼丘落於紫垣星掌巫咸鈎鈐墜於

蒼陸凈光童子來遊姬旦之郊乾象明靈下俯庖犧

之國十五而志學三十而有成申下問於伯陽屈帝

師於郯子天爲木鐸九州知發號之期吾豈匏瓜一

國有來蘇之望嘗登委吏稍踐中都天下可臨諸侯

取則以之禮而國定司空之官以成禮以之義而國

平司冦之官以成義掌山林於夏典物得其生聽獄

訟於秋官人忘其死大夫亂法仍行兩觀之誅陪臣

執權即問三雍之罪強公室弱私家叙君臣明長㓜

用能使犧牲秬鬯不登闤闠之庭羽㦸旌旄不列壇

塲之位當是時也三光薄蝕九土分崩夷狄有君中

華無禮周京赫赫成康之至教蔑聞魯國巖巖賢聖

之餘風可墜河圖未岀吾道不行周流八方經營四

海治亂運也窮通命也荷天下之至聖仍逢盗跖之

軍仗天下之至和猶有匡人之逼徳生於我樂天命

而何憂文不在兹臨大難而無懼使仁者必信安有

伯夷使智者必行安有王子豈三千擊水牛蹄不能

鼓橫海之鱗九萬摶風鷄羽不能扇垂天之翼然後

上不臣天子下不事諸侯乗殷之輅服周之冕或屈

伸於季孟之間或動靜於魚龍之際下學而上達將

聖而多能博而無名信而好古察殷周之禮樂損益

可知觀杞宋之文章賢才不足數年學易伏羲龍馬

之圖三月聞韶嬀帝鳳凰之典信存乎徳術數貫於

神明意見乎時制作侔於造化巳所不欲則一言可

以終身人之莫違則一言可以亡國惡鄭衛之亂雅

樂惡利口之覆邦家榮辱定於樞機褒貶存乎簡牘

精誠宻召北門開紫掖之星福應全來中極敷𤣥雲

之氣乃若知幽明之故見天地之心有感而遂通不

行而克至年當甲子潜知啟漢之萌音協宫商預察

亡秦之兆星移大火追責天司月入純陽無勞兩備

季桓子羵羊之井推木石之禎祥陳惠公集隼之庭

騐變夷之貢賦然後歴三辰而玉歩照四極而金聲

坐於緇帷之林浮於亶州之海門生七十仰天路以

無階弟子三千望宫墻而不入哲人之能事畢矣先

王之至徳行矣配乎二象不能遷必至之期叅乎兩

曜不能稽有常之動南遊楚國遂聞衰鳳之歌西狩

魯郊獨有傷麟之泣夫子周靈王二十一年冬十月

庚子生至魯哀公十有六年夏四月巳丑卒凡享年

七十二于今一千餘歳泰山頽而梁木壞㣲言絶而

大義乖傳饗祀於百家奉琴書於十代秦始皇見登

床之識始亂衣裳魯㳟王看壞壁之書猶聞絲竹漢

圖起於六千日賜金之禮載優魏德行於五十年刻

石之風未冺述文武者皆憲章於聖人修學校者僉

折衷於夫子自革鞲玉暦毳幕瑶圖皇天無皁白之

徴戎狄起豺狼之釁摧六律絶笙竽塞師曠之耳天

下之人廢其聽矣散五彩滅文章膠離朱之目天下

之人黜其明矣我高祖神堯皇帝因三靈之寶暦藉

萬國之歡心風起北方月行中道削平宇宙戢干戈

於羊馬之年彈壓華夷照文物於龍蛇之代太宗文

武聖皇帝昇瑶壇於曲洛受玉版於平河經天緯地

盪海夷嶽坐𤣥宫而宻轉紫㣲光帝宅之尊戴黃屋

以深居赤縣列神州之貴今上天無私覆道不虚行

馭六氣而平太階乘八風而制群動星連月合層臺

而有觀羽之勞海晏河移直筆有書祥之倦封太山

而禪梁甫千載同歸敞衢室而築明堂百靈咸秩雲

行雨施品物流行天尊地卑乾坤定矣若乃虞夏商

周之禮考正朔而三遷東南西北之人混風聲而一

變環林拂日映高栁而對扶桑圓海澄天走鯤池而

涵象浦粤以乾封元年有詔追贈夫子為太師咸亨

元年又詔州縣官司營葺學廟慿風雲於異代照日

月於殊塗死者有知殁而無朽如綸如綍大君於號

令之嚴匪朴匪雕上宰極司存之敬長江令楊公𢎞

農華隂人也即華山公之孫大將軍之子朱宫帯地

明河一葦之西黃闕中天神嶽千花之北山川壯麗

於區宇人物繁多於海内齊九龍而闊歩一門鍾豹

變之榮襲五公而長驅四代赫蟬聨之祉岀忠入孝

誕秀興賢冠蓋城邑池臺鐘鼓英靈輻輳鏘鏘萬玉

之門嘉瑞駢羅濟濟千金之子是故北方多士太一

壯其魁梧南國仙人中書偉其端雅椅桐可仰丹漆

兼施照明月於胷懷吐清風於襟袖臧武仲之智卞

莊子之勇可以為大臣矣韓尚書之臨八座發跡下

邳卓太尉之踐三階來從宻縣自操刀入仕聞魯邑

之絃聲觧劔分司察豐城之寶氣汝隂徐令人號無

雙河内王君時稱未有飛雪千里不能改松栢之心

名都十城不能動夷齊之行先是殊方暴客常嚴鉅

野之兵絶磴奸豪每縱潢池之虣數州常以為弊歴

政所不能移行人為之聚衆耕父由其釋耒公英謀

獨斷銳氣無前奮一劔以戮元兇馳單車而躡遺噍

道旁牛馬並屬羅衡縣内神明皆稱傅琰若乃山林

猛獸動星象而垂文江漢貙甿鼓風飈而作氣城門

六閉未防虞吏之災都市三言終有三君之暴公雄

心烈眥壯髪衝冠按東海之金刀飛北斗之石箭岡

巒不擾有符劉孟之城坑穽無虞更似童君之邑自

非愛人猶子視物如傷豈能躬斬兇渠親除災害與

夫青繩不用道被於瑕丘桴鼔希聞化移於京洛可

同年語哉然後示之以禮儀陳之以庠序興役鳩工

慿三時之閑暇薄賦輕徭視四野之川原依城負郭

青泥險蹬斜連白馬之關赤岸長波逺注黄牛之峽

懸四刀而開益部照參伐於天光賦上錯而闢梁州

絶岷嶓於地德背山臨水掩全蜀之膏腴望日占星

採公宫之法度丹墻數仭吐納雲霞椽柱三間蔽虧

風雨瑠璃曉闢東宫雀目之窓玳瑁朝懸西漢虵鱗

之桷圖光芒於北斗聖質猶生赫符彩於連珠宏姿

可想至於月衡月凖山額山庭偘偘星文堂堂日角

莫不向之如在疑遊北上之山望之儼然似瞩東流

之水博士助教某等西州聞望南國英靈駭飛兎於

文塲躍雕龍於筆海揚雄博識神遊象繫之端李郃

幽通思入璣衡之表每至韶光令月朱鳥乗春爽氣

高天玄龜送暦瓊籩玉豆中堂奉先聖之儀石磬金

鐘南面習諸侯之禮華陽曾子鼔箧來遊蜀國顔生

摳衣請學絃歌在側還昇武騎之臺禮樂居前重覩

文翁之室祁祁茂徳濟濟時英聖人千載之風儒者

一都之㑹丞主簿尉某等青田戒露望華蓋而長鳴

綠地生風下仙閣而直轡大夫貞節還居内史之丞

文學明經猶歴南昌之尉鄉望姓名等王孫獵騎騁

原隰之盤遊公子文鋒叙江山之體勢符偉明以都

官謝職逢有道而相推趙元淑以郡吏從班見司徒

而不拜僉以鄉閭少事風月多懷命童子於雲臺就

門人於相圃冬禮春詩之化再造䨇川淹中稷下之

風一匡三蜀若夫平南壯烈沉流水於裁碑逐北勲

庸登燕山而刻頌庾太尉新亭之墓尚有黃金鄭康

成通徳之門猶存白瓦况乎功苞大象績被蒼生豈

使銘典闕如音塵不嗣是用雕墻峻宇列冠蓋於宜

城塞陌塡街考春秋於太學小人狂簡不知所以裁

之夫子文章今可得而言也詞曰

西崑玉闕南海金堂惟惚惟恍一隂一陽三辰赫赫

九土茫茫太極天帝神州地皇驪連上古混沌中央

降及軒頊終於夏商四時玉斗五緯珠囊聖徳千載

淳風八荒天開赤籙日照青光識協金匱兵符玉潢

化隆文武澤盛成康天子穆穆諸侯皇皇春秋代謝

宗社危亡帝典垂象人倫不綱山河命徳天地興祥

禮樂三變文明一匡原承少典祚啓成湯吹律丹鳳

鉤符白狼三仁去國再命循墻不有積善其何以昌

降靈鄒邑誕哲平鄉月角摛彩星鈐吐芒文行忠信

恭儉温良或黙或語能柔能剛學而不厭師亦何常

通禮明徳尊賢毁方古之君子昔者明王道恊公旦

神交帝唐攝官從事冕服端章示之以徳臨之以莊

澤如春雨威若秋霜男女斯别尊卑克彰時逢版蕩

運属悽遑入齊損味居陳絶糧登山極目臨水倘佯

無道斯隠舎之則藏季孫大賚叔敬揄揚問官郯子

受樂師襄神明協贊雅頌鏗鏘紫麟遥集丹烏逺翔

生靈水火家國舟航功符日用徳協天長倐嗟崩嶽

奄歎摧梁昧昧神道悠悠彼蒼書開壞宅䜟識登床

與代輕重因時弛張氊裘黼黻沙漠壇塲璣衡慘

載籍膏肓汾河水白晉野星黃軒電臨斗殷雷入房

九圍臣妾八極城隍東序西序上庠下庠粤惟銅墨

實號金箱靈山地輔徳水天潢芝蘭秀岀羔鴈成行

玉匣孤劒瑶臺驌驦懲奸摇右濟猛移蝗風傳積石

道被滄浪絲言渙汗經葺相望夏井蓮植秋窓桂芳

綉楹文琰綺綴明璫四注飛閣三休歩廊禮行釋菜

敬盡明薌圖非有若地異空桑伏羲書契女媧笙簧

匏土金石珪琮璧璋髙門程鄭碩學王楊威儀秩秩

宫徴瑲瑲山棲烏鳥水宿鴛鴦蜀門荷㦸江津濫觴

落星髙堰明月囘塘丹碑不朽清廟無疆






楊盈川集巻四